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锺情于文艺片>>《老炮儿》,时过境迁的顽主

《老炮儿》,时过境迁的顽主

加入收藏

2016-7-7 9:40:27

管虎偏爱在自己的电影里设置两个或多个不同的时空,从《头发乱了》开始,到《斗牛》,观众能在电影里看到多个“时”或者“空”穿行、交叉和勾连,如同音乐中的复调,多维叙事产生了丰富和耐人寻味的意蕴。《老炮儿》也不例外,只是将两个时代平移到一个时空。处于局促胡同的“老炮儿”,讲义气按规矩办事;处于开阔洋楼的“二代们”,有着自己的新秩序和行事逻辑。

《老炮儿》开篇就提醒观众,两个时代有道难以逾越的“代沟”:小偷拿了钱,随手将钱包身份证件扔进垃圾箱,把老辈的“盗亦有道”全不当回事;三轮车夫调侃着六爷,死守老业不如去蹬三轮,“一趟一张儿”;城管小哥得理不饶人,张手就向小贩儿脸上招呼,不交罚款就甭想放人放行。在老炮儿眼里,这些年轻人都是认钱不认人的种儿,没有一成不变的规矩,“面子”可供消费也便舍得弃放得下。他抬头望着天,只有天空还依稀熟悉。

老炮儿所处的时代,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北京胡同。他们祖辈都生活在全中国最炙手可热的政治中心,政治人物走马灯地换,他们却只能过着市井生活,永远被排除在权力体制核心之外,他们无正经职业,游荡、无事生非之余,平日里遛遛鸟,擅长京味调侃和针砭时事,外表高傲,色厉内荏,在外人不懂或鄙夷他们时,内心却始终有着坚定的自我认同。

这是王朔笔下的顽主,也是冯小刚的本来面目。只是时代变了,他们老了,与时俱进的,下海经了商,做些《顽主》《甲方乙方》里“替人解难、解闷、受过”的买卖;不愿妥协的,窝在胡同里靠着祖辈留下的产业勉强维持生计,三根大血管堵了两根,依旧是喝酒抽烟涮羊肉,这便是《老炮儿》里的六爷,时过境迁的顽主。

只是时代来到了新世纪第十五年,宣武早已并入了西城,人们的生活已被五花八门的经济活动所主导,大家伙都在盘算着自己的生意经,拼命奔向远大“钱”程。年轻一辈,得到父母荫庇的成了“二代们”,就像小飞和他的“三环十二少”,干的事无非是赛车、夜店和泡妞,闲来无事看看古龙,偶尔向往一下那个并不存在的江湖;白手起家的,或麻木工作疲于奔命,或浑浑噩噩茫然不自知,大抵心里每天都在想有朝一日让自己的下一代成为“二代们”。

管虎将两个时代的人物并置,延续了他作为第六代导演一贯的敏感和自省,也与《头发乱了》、《斗牛》和《杀生》在叙事技巧上一脉相承,均在并行的时空中建立了导演与人物之间、人物与人物之间的对抗或对话关系。这种对抗或对话关系,在《老炮儿》里存在三个层面:

一是六爷与小飞。六爷尚“义”明“理”,遇到事儿有一股狠劲,无论对方是谁,“铲”不平就搭上自己一条性命,无所畏惧;小飞是权贵的接班人,也是新秩序的受益者,遇到事儿都能折成一串儿金钱数字,“钱”作为工具似乎能摆平一切事儿。他与六爷不打不相识,实际上是新秩序与老规矩的对抗,是两个阶层理念与行为方式的对抗。好在小飞虽然我行我素、目中无人,内心却藏着一个江湖,住着一个李寻欢,只是在一个满是利益交换的时代无法兑现,于是遇到六爷,很容易被他身上那股“孤剑天涯不惧险,衣袂决然过江湖”的侠气所折服,因此小飞对六爷态度的转变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但小飞毕竟不是权贵,这个世界也还没轮到他接班,他与六爷内心的和解并没有达成两个阶层的对话与和解,他与六爷用手势达成的协议最终也不过是一场昙花一现的相识罢了。

二是六爷与晓波。六爷与晓波作为父子两代人,最初的关系也是充满隔阂和对抗。晓波看不惯六爷的顽主陋习,六爷也觉得在孩子面前没有尊严,双方许久不联络,连起码电话问候也没有,若不是三儿和霞姨的暗渡陈仓,若干年后两人恐怕也会“相忘于江湖”。晓波的性格与六爷很像,死要面子,不肯为对方让步。经历了“被绑”事件、两人在小馆子把话谈开后,父子关系才得以峰回路转、重回正轨。令人意外的是,父亲权威的建立和父子关系的修复作为影片的一个主题,头一次出现在管虎的电影作品中。作为中国第六代导演(被“阉割”的一代)的代表人物,管虎所有电影中父亲形象都是缺席的,他电影里的叛逆和狂欢都在脱离权威审视的地下完成。而《老炮儿》中父子关系的弥合,几乎与同为第六代导演的张扬(《向日葵》)、王小帅(《日照重庆》)和贾樟柯(《山河故人》)同步,似乎预示着第六代导演逐渐开始离开那个刚愎自用的地下年代,集体向主流意识形态靠拢。与此同时,管虎将“老炮儿”这个角色交给有代际差异的第五代导演冯小刚,风格上也不再执着于描绘光怪陆离的都市景观和无序、无因、无理的人物状态,似乎说明这种对话存在于戏里戏外的方方面面,难怪有人说管虎身上那躁动不安的荷尔蒙终于被冯小刚收服,并在《老炮儿》里终于爆发。

三是老炮儿与时代精神。影片中最让人唏嘘的恐怕还是老炮儿与时代精神的关系,那是“理想主义者”与“现实”之间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我有时在想,老炮儿的这种遥远的侠骨柔肠,在今天这个时代还有多少生存空间?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顽主只是在政治上被孤立,经济上他们与众人平起平坐,讲规矩、重义气和守信用是他们自我价值认同的资本(至少活出了精神气儿);而这个时代,他们的游手好闲和超脱让他们与整个时代精神脱节,在经济上被甩出了核心圈,这或许远比在政治上被孤立难受的多。在一个只看结果不求过程的时代,老炮儿的那点规矩、义气和信用,还有聊以自慰的尊严,还有什么值得得瑟的?被时代挤压了生存空间的老炮儿们,不正像关在四合院牢笼里的鸵鸟,他们与时代的对抗/对话,终会以一方的失衡而消亡,于是《老炮儿》的结尾,是他们与这个陌生的新时代,做的最后一次挽回尊严的努力。

出租车上,老炮儿带上墨镜,老泪纵横。与其说他不相信现代医学,不相信搭桥手术能让他起死回生,不如说他不相信这个时代,对没有尊严的活着的决绝和失望。于是他没有手术,把身后事“托付”给话匣儿(霞姐),配上军衣、军靴和军刀,在斑驳又摇摇欲坠的冰面上,孤身赴约,那只能是理想主义者的最后一根稻草,尊严的死,并向这个时代宣告,永不妥协。

赴死前,老炮儿看到了逃出四合院在街上奔跑的鸵鸟,这个根本不属于城市的“异类”在城市里茫然失措。管虎意味深长地给鸵鸟脸部一个特写,这不正是老炮儿吗?

《海南日报》

标签: 冯小刚(437) 管虎(46) 老炮儿(17)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175740/blog/7966956/
--------------------
电影开始的两个小时,我的脊梁微微抽搐,许诺自己,这是天堂。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锺情于文艺片

13980名成员1851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