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华语世界的武侠梦>>分享文字——二当家

分享文字——二当家

加入收藏

2010-7-19 23:56:26

这是一篇失败的文字,我希望大家可以指出它的不足!Thank you !     
  
 
------------------

                    二当家
    皓月高悬,夜色中,一个黑影几经腾挪,轻巧的落在一扇门前。
   “叩叩叩”寂静中传来一阵敲门声。紧接着,房内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何人呐?”
   “大当家,是我!”听声音这黑影俨然是个女子。
   “哦?”惊讶的语气还在空中传递,门已经“吱呀”的开了。门外的人闪身进了屋内!
 
   “那家主人身体可还康健?”问话的老者已是满头鹤发,然而双目却依旧闪着精光。
   “恩,精神矍铄!”顿了顿,黑影中的人迟疑道:“大当家不问事情办得如何?”
   “呵呵,不到三日即返!你又已见到雇主了,事情还需多问吗?”拍了拍黑影的肩,“阿霏做事,我放心啊!只是……”老者迟疑道“那件事你不多考虑了吗?”
    许久,烛影下,女子终是摇了摇头。
    退出了大当家的小楼,女子卸下了强提的一口气,转身没入了悠长的门廊中。提前走完这趟镖是要付出代价的,三日了,都不曾合眼,这下可以好好的休息了!正想着,一只大手自灌丛中忽的伸出,来不及惊呼,口鼻已被那人捂住。双手被钳的牢固,正欲后踢,身后却传来一声轻唤“阿霏,是我!”恍然认出来人是谁,她不再挣扎,身上的禁制也慢慢松去!
   “骆晨?子时都已过了,你怎么还没休息?”
   “不是两日后回来吗?怎么如此提前?”
   “我……这趟镖还算顺利,所以回的早!”
   “哦?一路上大大小小的劫镖贼遇到七八伙,还算顺利吗?回来的路上好像还中了人家的埋伏,报复你坏了人家的好事,是吧?”忽略她眼中的惊异,那男子继续说“别死撑了,我刚把过你的脉,你的内伤不轻……这个拿去吃吧,回去好生调理内息”说着塞给女子一个小锦盒。顿了顿,他又说“那个,你身上应该还有什么皮外伤是我看不到的吧!这个回去自己抹上,每日早晚各涂一次。”
    这若是白天,没准还能见到他脸红呢!“咯咯”心里想着,她竟笑出声来。月光下窘窘地看着她轻笑的样子,男子的脸色却一点点僵硬起来,眼眸中闪着不解。轻叹一口气,他对着月色喃喃道“你已有了心上人?”
    这才是他夜不安寝的原因吗?抬起头,正对上那张被月光映得苍白的脸。若是旁的男子,她定会说已有了心上人,而面对他,那答案自是……“没有!”
    他终是松了口气,因为这是他期盼已久的答案。可,这不就代表…“那么你是如旁人所传,想做大当家了?”要取代他父亲的位置?
   “什么?”
   “有人听说父亲与你有约。在大当家的位置与我之间选择……你没有选我,不是吗?”被他神情间的黯然触动,她竟隐约觉得这黯然也在牵动着她!
   “这是谁和你说的?”她记得谈话是极秘密的。
   “没有谁,道听途说罢了!”
    不对,他的神色显然在说谎!定是有人在他耳边吹风。     
   “那样的鼠辈不是朋友,莫要深交!”
   “我的朋友还不致到‘鼠辈’那般不堪!”他的语气竟一下子生硬起来,让她不愿再多说“不早了,我回房了。”
   “等等!”他猛地拉住她的手,情急之下,他用了十足的力气。“你心中究竟是怎样想的?自你七岁入府开始,你我已青梅竹马十二载,你……你当真用一个镖局当家的位子,就把我比下去了吗?还是,我就如此让你讨厌,让你宁愿接一趟九死一生的暗镖,也不愿与我携手一生吗?”
   “我……我只是不想这般的被人如棋子般安排!”
   “被人安排?……也就是你并不情愿了?”
   “我只是想自己决定。”
    沉默,长久的沉默……静默的仿佛连月光也凝注一般……
   “呵呵……你就当我醉了,说的是疯话吧!”醉在这月色中,醉在你的眼眸里……
    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男子转身即去。
 
   “晨!”她惊呼。
    然,这一声呼唤也只是在她的心里,梦里才会这般叫。平日里,她做她的二当家,他做他的晨公子。两个人的身份几乎是对立的,毕竟大当家只有一个。自大老爷子前些天放出话,要从大当家的位子上退下后,不单是镖局里的人这样想,外面的人更是将俩个人的关系传的水火不容。一个是大当家的亲子,虽不怎么走镖,可毕竟是嫡亲血脉,无人能比;另一个则是近年来在走镖这一行当里名声鹊起的天远镖局二当家,其实一个镖局的当家本不稀奇,且不说还是个副手,但沈霏在这里却混出了不大不小的名堂。不仅因为她是一介女流,且年方十九。更是因为她自接镖以来从未失过一趟镖!她的武功并不算上乘,厉害便厉害在她的天资聪灵。精明如她总会将事情的利害分析清楚,尔后趋吉避凶,安然将镖运到目的地。不败的经历使她一时间成了传奇!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不知哪里来的邪风,说她对骆家父子有二心,她当真有二心吗?……扪心自问,她并无二心……二志却是有的!
    睡梦中她眉黛深锁,闷闷的翻了个身。
   “阿霏呀,你与骆晨最近怎地生疏了?”
眉心微蹙,她回那老人“恩,可能是近日镖局内的事多些吧!”
   “哈哈,我们阿霏对镖局可真是尽心啊!”她虽低着头,却已察觉,头顶有两道精锐的视线正盯着自己,仿佛每一道呼吸都已被监视。
见她不答,老人又自顾自的说下去“做二当家也有些年了,有些事情依旧会因为我这老头子而束手束脚吧?”一听这话,她的心更是打鼓,老爷子在怀疑什么?忠心?
   “不必紧张,你这丫头天生聪灵,我当年正是因此才选中你。可就是太聪灵了,也没有什么事能瞒得了你啊!”似是慨叹一般,老者的神色有些黯然,“你已看出我是为了晨儿才这般做的吧!无论是当初收养你,培育你,还是如今的这桩婚事,都是想为晨儿铺一条康庄大道,而你也果然不负我所望,几个寒暑便已脱胎换骨,不但在镖局内,乃至江湖上都已闯下大名!二当家并非我送你,是你实至名归,正是这样,有了你,晨儿就等于到了最大的助臂。而且……”
   “而且,若想尽量减少我背叛骆晨的可能,就需把我牢牢栓在他身边,吃定我……成亲就是极妙的方法。同心锁扣上,这一生我都逃不掉了,是吗?”
   “嗯……”那老爷子只是沉吟,半晌,“你这丫头,何苦看得如此明白?苦了别人也苦了你自己。世上的人心本就险恶至极,看的太透彻,迟早你会绝望的!”
   “……”
   “只是我不明白,你和晨儿青梅竹马,却为何不愿嫁他?”她仍是不答。   “莫不是,你觉得晨儿配不上你?以致上次我和你谈过此事后,你就对他避而不理?”大当家的语气有些愠怒。她自是听得出来,于是她终于开口“阿霏的出身,骆伯您是再清楚不过的,又何须再挖苦我呢?”
   “你……”大当家已然动气,她这丫头竟看穿了他的心机!没错,他当真是想借着身世压制她的气焰,可 ……
   “这样吧,我这有趟暗镖。”
    可毕竟,他的棋局已成了一半,就算最后破了道口,总也要再补回来!平了平怒火,大当家继续道“成功的走完这趟镖,你和晨儿的婚事便可作罢!”
   “……作罢……作罢……”口中反复低喃这两个字,女子深锁的眉宇总算舒解开来,噙着丝微笑终是睡去了。
    青梅竹马,她与骆晨之间,怎么能无情?可是,她不甘,不甘就这样地被别人操纵一生,自打七岁来到这里的那日起,她便注定了要被骆晨的爹爹操纵,她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渴望!可……在这之前,先要遵从另一个人的命令!开心?多年来,她鲜少有过,可是,她知道什么才能让她真正开心,就是那两个字——离开!
    第二日,天远镖局的二当家便消失不见了,据说,骆家的晨公子曾疯了似得找过她,可问到最后,却是谁也不清楚她的行踪。这件事便就此不了了之!江湖盛传是二当家自知上位无望,便早早地退出了;也有人说,是她与骆晨公子之间两小无猜的感情破裂,独自游历去了!如此众说纷纭!
    但不管外界如何传说,在大当家的弥留之际,她已然无声无息的回到了天远镖局。
 
   “阿霏,我将大当家之位传给你,你今后为我守着镖局和晨儿如何?”老人满眼希冀以为她会让他安心,可是……她竟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老人吃惊,却听她说“二当家只会是二当家!骆伯,你要相信骆晨,这镖局和他自己都不用我来守!您护得他太紧,都不曾低头看到他已长大!”
   “啊!”老人陷入了回忆,“是啊,他在我眼中依旧是个黄口小儿!唉,你这丫头又早我一步发现了”老人一副很失落的样子,当真有些可爱。
   “呵呵”她禁不住笑出声来。
    见她莞尔一笑,老人才惊觉这丫头笑起来竟是这般灿烂,他岂止是忽略了儿子的成长,那个小阿霏不也已经出落成少女模样了吗?唉,这些年,都怪自己太过压制她了,忽地觉得亏欠,一心想要报偿。“丫头,我走后,你与晨儿成亲吧,让他照顾你!”
    然而,她再次摇了摇头,拒绝了老人的意思。“骆伯……人生毕竟是自己的,旁人安排不得!您已经安排了这么多年,后面的棋,还是我们自己下吧!”
   “嗯!又是我多事了!……把门打开吧!”久闭的大门终是敞开了,门外的人纷纷向里面瞧着,迎面出来的却只是沈霏一人。
    不敢抬头看骆晨的脸,她只是茫然地看着下面的人说“大当家还有话,快些进去吧!”一众人马上蜂拥而入,她急急地向外跑去,然而,还是在跨出镖局大门的瞬间听到那小楼里的悲号!她害怕听到这哭声,然而,奔至此处她已经没了力气,颓坐在地上不住地想,想着过往,也想着未来……
    当骆晨回过神,出来找她时,已经没了她的身影!
   
    骆老当家的灵堂上,年轻的继任者收到了一块锦帕,娟秀的字迹昭示着主人的身份——沈霏!上面仅有寥寥数字
   “他日,君能振臂一呼百相应。沈霏自现,珍重勿念。”
    向虚空望了许久,骆晨敛回了不舍的目光,小心将锦帕收进袖中,转身回了灵堂。
    同时,在远处的树下,一抹倩影也转身隐没于小巷转角,隐隐的,风中有咸咸的味道划过,咸咸的,像泪一样的味道……
      
 
 

--------------------
额……那个啥,随便!

楼主

2010-7-20 0:11:10
一个老者的爱犊,一个女人的感情,还有一个男人的成长。《二当家》里面的人物不多,但故事的发展环环紧扣,最后还留有悬念,引人深思。   希望LZ以后多多分享吧~
--------------------
小怜初上琵琶,晓来思绕天涯。不肯画堂朱户,春风自在杨花。
回复 举报

1 楼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华语世界的武侠梦

83名成员15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