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好剧本>>我的原创剧本《沙袋男》

我的原创剧本《沙袋男》

加入收藏

2014-7-2 21:18:55

剧本《沙袋男》

 

简介

晋生,一个普通大学应届毕业生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在一家私人拳击馆做陪练,挨打赚的钱冒充“工资”,骗父母说他在一家不错的公司上班。一次偶然的拳击赛,晋生打伤了拳手东子孰料东子隶属于一家私人保镖队。保镖队对晋生进行考验,以高薪邀请他入伙,参与护送一位女士去西北戈壁的任务。

从 莽莽内地到西北黄沙,原本以为是一趟轻松的行程,却因为一次次意外和神秘袭击而变得艰险和神秘。神秘女士的父亲究竟是什么人?这趟护送任务真实目的是什 么?是谁对他们一次次痛下杀手?随着旅程展开,真相变得扑朔迷离。一个初出茅庐的青年,也因此面临着意志、忠诚、寻找真相甚至荒野生存的重重考验。

构思

这 是一个关于成长的故事,踏上护送之旅那一刻,晋生想到的是逃离不如意的现实,想到的是挣高额报酬;危险来临时,他曾手脚无措,甚至误伤到客户;当真相变得 越来越复杂、生存受到考验,他也想过放弃、自保;但最后,他选择了坚持、努力和责任。旅程结束,一切真相大白,他对自己、家庭和人生也有了新的看法,变得 坚强和勇敢。

这也是一个关于历险和悬疑的故事。旅程刚展开,情节就一波三折,神秘的跟踪和攻击接连不断,一次次的险情超出所有人预期。一个菜鸟保镖能否扛起重任,似乎每一次都山穷水尽。严峻的考验让一个巨大的秘密逐渐显现,不到最后一刻,没人知道谁是坏蛋、谁是无辜者、谁是卧底。

剧本融入大量公路旅行和西部片元素,如果有幸能拍成电影,会是一次震撼视觉的荧幕盛宴。

 

 

 

 

沙袋男

编剧:小林多喜钱

 

1、内景  卧室  日

狭窄的卧室。墙上贴着李小龙、泰森、克里琴科的海报;往下是书桌,摆放着书籍、文具;再往左下,一张单人床,床上躺着一个二十岁的青年,睁眼看着天花板,表情忧郁。

晋生(画外音):我叫晋生,23岁。去年大学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我父母是普通工人,在这方面帮不上忙。因为不想他们过分操心,我骗他们说我已经在一家不错的公司上班。

“叮铃铃”闹钟响起。

 

2、外景  公交车上  日

晋生头靠着公交车玻璃,默然地看着乘客上下车,窗外是高楼大厦。

晋生(画外音):周一到周五,我8点出门“上班”,带着妈妈准备的盒饭,坐到城郊森林公园,呆到下午6点回家。

 

3、外景  城郊公园  日

老爷子们在打拳,老太太们在跳广场舞,小孩子在玩闹

“嘭”一个男孩滑梯时没站稳,脸朝下扑在水泥地上。人们惊呼,围过去。晋生坐在旁边凳子上,出神。

晋生(画外音):每天大部分时间,我都待在公园里。除非——“硬江湖”叫我过去。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迎着革命前辈的光荣传统”——手机铃声响起。

晋生接电话:喂,欢哥。

对方:晋生,有会员想打实战,需要陪练,这活儿你接吗?

晋生:接,我马上过来。

 

4、内景  硬江湖拳击馆  日

拳馆招牌上写着“硬江湖”三个遒劲的毛笔字,晋生走进

馆中心是拳击台,四周散布着健身器材区、沙袋区和自由练习区。

晋生(画外音):“硬江湖”是一家私人拳击馆,来练拳的龙蛇混杂——有一时兴起跑来打打沙袋证明自己还有活力的宅男;有叫骂声比出拳有声势的小混混;也有专业拳击队的运动员——

馆里有二十来个练拳者,有的高大健壮、有的赤膊露纹身、也有戴眼镜文弱者。一片嚯嚯哈哈的声音。

晋生(画外音):大多数练拳者很平庸,没有真功夫,他们只是通过消耗体力和汗水,来证明自己“要强壮”的决心,以此掩盖越来越明显的啤酒肚和日渐消磨的斗志。打腻了沙袋和靶子,他们有时会多花点钱打打活人,满足充当武林高手的欲望,这时候就该我上场了。

拳击台上站着一个高胖的拳手,手指朝着晋生勾了勾,示意他上台。

 

5、内景  拳击台上  日

实战开始。拳手出拳,招招击向晋生的面部和咽喉,都被他避开。对方出脚,想踢晋生的裆部和头部,也被灵巧避开。闪过一腿后,晋生逼近拳手右侧,只需一拳就可以将拳击倒,但他没有出手。拳手呆了一下。

围观者冲拳手发出嘘声。

拳手发怒,拳脚急攻,晋生在躲闪几下后,故意吃了他一腿,跌倒在拳台边缘。拳击馆老板立刻出来,举起拳手的手,示意他获胜。

围观的人鼓掌叫好,吹口哨。

拳击台下,老板把1百元钞票递给晋生。

老板:没事吧?

晋生笑了笑,走出拳击馆。

晋生(画外音):说是做陪练,其实是让人打上一顿,然后拿钱走人。时间一长,我有了个挺傻气的外号——

出片名字幕:沙袋男

 

6、内景  卧室  夜

晋生揭开床单,从床头夹缝里拿出一个信封,把钱放进去。可以看到里面有七八张一百元和一些零钱。

晋生(画外音):我把每笔陪练费存下来,月底交给妈妈,冒充“公司”发的工资。略有结余时,就攒起来,当做以后干点什么的启动资金。

晋生打开台灯,写日记。

晋生(画外音):我常常迷惑自己在做什么,未来又往何处去,怎样才能改变这不如意的现状?这些苦恼没人可以诉说,只能把它写在日记里,锁起来。

晋生望着窗外,陷入沉思。

晋生(画外音):如果不是那场拳击赛,我恐怕会在这无望的颓丧中一直过下去。

 

7、内景  卧室  夜

闹钟指向凌晨4点半。晋生睡着了,眉毛拧着,像在做一个不愉快的梦。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晋生半睁开眼,看见窗外仍是黑色,闭上了眼。手机铃声停,紧接着又响起来。晋生拿起手机,是拳击馆老板打来的。

晋生(没睡醒):喂,欢哥。

电话那头挺吵,不时传来碰杯和划拳的声音。

对方:晋生,快过来,有人找。

晋生:谁啊?

对方:你“罐头”大哥。

晋生:这么晚,他找我干嘛?

对方:“罐头”和他一个哥们打赌,说你能打赢他,有人不信,我们都下注了,你快过来吧。

晋生:我只是个陪练,不负责打架,而且现在这么早——

对方:早起的虫儿有鸟吃,给你500出场费,赢了再奖1000,赶紧过来!

对方挂断了电话。

 

8、内景  晋生家客厅  夜

晋生悄悄地穿鞋。

父亲的声音(从隔壁卧室):晋生?你干嘛?

晋生:公司出事了,我赶去处理。

父亲(沉默片刻):注意安全啊,有什么事打电话。

晋生出门。他卧室的门忘了关,台灯亮着,日记本摊在桌上。

 

9、外景  出租车上  夜

车窗外,街灯照着寂静的街道。城市还没苏醒,小部分房子和店铺亮着灯。

晋生望着窗外,陷入回忆。

 

10、内景  拳击馆里  日 (回忆)

字幕:一个月前

晋生走进拳击馆。馆里的气氛有些异样。练拳者虽然打着沙袋、练着哑铃,但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自由练习区。那里有个人正在练习踢靶。

那人身高一米七左右,块头很大,光膀子,运动时身上的肌肉像泥鳅一样游动。他踢靶很猛:一个鞭腿踢得脚靶弹起来,打在持靶的拳击馆老板脸上;一个侧踹,踢得老板连人带靶直飞出去。所有人都沉默地看着这个练拳者,知道他是个不好惹的角色。

拳击馆老板看见了晋生,立刻爬起来,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老板:啊!沙袋男孩!我们的沙袋男孩来了!

老板领晋生到练拳者面前。

老板:“罐头”大哥,这是我的镇馆之宝——百折不挠、百炼成钢,打不死的——沙袋男孩。你呢,接下来就跟他玩,不要再搞我这把老骨头了。哈哈哈。不过,他像泥鳅一样滑,要打到也不容易。

外号“罐头”的练拳者:小朋友,经常做陪练?

晋生:有一段时间了。

罐头:经不经打?

晋生:大大小小的拳脚见过几百只。

罐头:我这两个拳头恐怕不一样。

晋生:那请您手下留情。

罐头:有点意思。

老板正擦汗,笑。

罐头:跟我求饶?但这态度像是挑衅嘛。今天你完了——运气好,以后还能跟人吹牛被我揍过;运气坏,可能一辈子都不愿再上拳台。

晋生微笑。

 

11、内景  拳台上  日

晋生和”罐头”对擂。

晋生用搏击基本姿势等待。“罐头”双手虚垂,上身前倾,如猛兽欲扑食。

观众安静,几乎能听到拳手的心跳。

罐头”进攻,晋生闪避,拳擦着脸颊过。“罐头”起脚横扫,晋生闪开。“罐头”把晋生逼近护栏,拳脚组合攻击。晋生闪挡。交手迅速,观众几乎看不清往来拳脚

晋生忽然一脚横扫,踢中”罐头”右腿,将他逼退,自己仍稳稳地站在护栏旁。观众叫好。

观众甲:看见没有,关键时刻,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

观众乙:“罐头”太水货了,这男孩连我都打不过的。

罐头”惊讶地盯着晋生。

晋生脸上躺汗,眼睛余光看见拳击馆老板正冲他摇头。

罐头”进攻,增加了肘击和膝盖的泰拳动作。晋生被逼到死角,“罐头”肘击打中他脑门。晋生被打得仰起,灯光晃眼;耳朵里是嗡嗡的噪音,观众的呼喊像是隔着玻璃。

老板的声音打破噪音“快躲开!”

晋生低头,翻滚,脱离死角。“罐头”的高鞭腿“嘭”地落在台柱上。

观众甲:“罐头”怒了,要下死手!

观众丙:牛逼!这功夫在街上打架,能一挑五,打死小混混了。

观众丁:沙袋男孩也不错,还能扛五分钟。

观众丙:扛不过,我打赌!

观众丁:我跟你赌。

观众丙:输了的话,把你们前台妹妹的手机号给我。

观众丁:滚!

罐头”进攻。晋生闪躲,他的视线摇晃,听力嘈杂。“罐头”飞腿直奔晋生脸部。

观众丁:完了,沙袋男孩废了!

晋生捞住这一脚,绊倒了“罐头”。两人较量摔法。最终晋生左手握住“罐头”手腕,右手从他手臂下穿过,进行反关节固定,使出“木村锁”。“罐头”眼睛瞪大,一次次想要挣脱。晋生死死地控制住他。两人低吼。

观众丁(傻眼握拳叫嚷):摁住摁住,不要放!

观众丙:逆天了,沙袋男孩逆天了!

罐头”拍击拳台认输。观众沸腾。

 

12、外景  去拳击馆路上  夜 (回到现实)

晋生从出租车下来,走在寂静的街道。

路边有个废弃的乒乓球。他踢它,球打在墙壁上反弹回来。他连续出拳脚,将球一次次打回墙壁,球始终没他的脱离控制。

运动的影子映在街道上。

 

13、内景  拳击馆休息区  日 (回忆)

晋生和“罐头”对坐,“罐头”盯着晋生。

两杯茶才泡上,茶叶尖儿悠悠舒展。

罐头:刚开始,为什么要让我?

晋生:不存在让不让,我的工作就这样。

罐头:那还是让了?你侮辱我

晋生:我是做陪练该做的事。

罐头:这里的每一个人,你都让?

晋生:我不争输赢。

罐头:为什么最后又还手?

晋生:没办法,不打败你,你就打到我的脸了。

罐头:不能打你脸?

晋生:不能。

罐头:为什么?

晋生(沉默片刻):我不想我父母知道。

罐头:原来我输给了善意的谎言,妈的

 

14、内景  拳击馆  夜 (回到现实)

晋生开门。馆内乌烟瘴气,十几个人坐在地上,抽烟喝酒,打牌划拳。 

罐头”站起来,同时站起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

罐头:看到他,我更确定了。

刀疤男:确定什么?

罐头:你不是他对手。

刀疤男(注视晋生):等会儿你被打趴下,要怪就怪他,是他把你吹得太厉害。

罐头(把晋生带到一旁):这位是东子大哥,我一起长大的哥们。我们一起练拳,他总觉得比我厉害。我们谁也不服谁。你跟他打,挫挫他的傲气。我们赌了千块,只要你赢了,这钱给你,我一分不要。怎么样?

晋生没说话。

罐头:我知道你做陪练辛苦,又挣不了多少钱,这一次就能赢千呢。他跟我一个水平,不是你对手。

晋生思考,点头。

罐头(大声地):忘了说了,东子打赢过省搏击冠军,在缅甸当过保镖,狠着呢。你当心点。

东子冷笑。

 

15、内景  拳击馆  夜

晋生与东子搏击。晋生出手比平时更果断,他闪过两拳,一个鞭腿抽在东子大腿上。观众叫好。

东子连环踢,晋生拉开距离。东子出刺拳,步步紧逼。晋生闪避,突然左右摆拳击中东子脸部。东子硬吃两拳拳,抱着住晋生,将他摔个跟头。东子冲过去想要猛踩,晋生爬起躲开。

东子(伸脸,挑衅状):疼——说明我还活着爽!

晋生再次直拳击中东子的脸,后者生生承受。

东子踢中晋生,晋生跌倒,爬起后动作稍显迟缓。两人相互击中,东子越被打越兴奋。晋生接连两脚踢中东子,第三脚时腿被抓住。晋生被摔倒,在台上拖行。东子想抱摔晋生,两人滚成一团互打。晋生脸部中了一拳,他好像清醒了。

晋生终于摆脱了纠缠,拉开距离。晋生摸了摸眼角,那里出现了淤青。晋生近身快攻,连续打中东子;东子反击,都被闪开。东子喘气,头顶的灯光摇晃,他发出愤怒的嚎叫,朝晋生扑去。晋生顺势一托,一扔。东子被摔出拳台。观众欢呼,有的朝东子跑去。东子已经晕了。

“罐头跳上拳台,举起晋生的手。

罐头:冠军!Champion !

忽然一个声音插入:放手!

晋生和“罐头”回头,发现台上多了一个人。

罐头:你谁啊?

晋生:爸——

晋生看见爸爸拿着他的日记本。他出门时忘了收,上面记着所有秘密。

爸爸:跟我回去!

罐头:大哥你好,你儿子很厉害,是家传的功夫吗?我是小王,也是练拳的……

“罐头想和晋生爸爸握手,后者没理他。爸爸把晋生拖下拳台。

晋生:钱还没拿。

爸爸:还敢要钱?

晋生:……我赢的。

爸爸:不能要这个钱。

罐头”走过来,递上一沓钱

爸爸拖晋生走,晋生挣脱,要回去拿钱。

爸爸:我跟你说——不准要

晋生:爸,我自己挣的,为什么不拿。

罐头:大哥,你儿子靠力赢钱,够男人,配拿这个钱。

爸爸气得浑身发抖:不准!

晋生接过钱。父亲转身就走。

晋生追上去:爸爸,爸爸——

 

16、内景  晋生家厨房  日

晋生妈妈(四十多岁)在厨房做早晨。她听见从客厅传来晋生爸爸的责骂声。

 

17、内景  晋生家客厅  日

爸爸:工作!加班!怎么不说去拯救地球?我儿子好本事,骗爹妈眼睛都不眨一下! 

晋生:我不想你们担心,现在工作不好找。

爸爸:工作不好找就去干这个?辛辛苦苦把你养大,就是为让你去跟人打架?上这么多年学,就是为了去挨打?

晋生:挨打也是靠本事挣钱——

爸爸:这叫屁的本事。

晋生:没偷没抢——

爸爸:——你还想杀人放火吧!

晋生生气,欲反驳,忍住了。

晋生妈妈从厨房出来,摆放早餐。

妈妈:吃饭,吃饭。

一家三口吃饭,各自压抑着情绪。

妈妈:哪怕是稀饭咸菜,也是爸妈辛苦把你养大,以后大事小事,不要再瞒着我们。

爸爸:给你找个正当职业,不准再跟人打拳

 

18、外景  一条街道  夜

街灯冷清,车少人少。其他店面都关门了,只有一家24小时超市的灯亮着。透过玻璃可以看见有个青年在看店。

 

19、内景  24小时超市  夜

挂钟:23点

两个醉鬼走进店里,一个在挑选商品时摔倒,晋生帮另一个把他抬出超市。

挂钟:凌晨1点

一男一女买东西,女趁男不注意猛摇易拉罐,男开罐,喷一脸白沫,女狂笑。

挂钟:凌晨2点

壁挂电视——足球比赛,巴塞罗那进球,晋生独自激动。

挂钟:凌晨4点

晋生打瞌睡,街道上有人在飙车比赛。

挂钟:早上7点

另一个店员上班,晋生下班。

枯燥的生活就这样日复一日。

 

20、内景  24小时超市  夜

“叮叮叮”,超市玻璃门铃铛脆响。

走进来甲乙两个表情凶恶的男人。晋生抬头,看见之前交过手的东子也走进来他手臂吊着绷带,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后面跟着一个清瘦的中年男人。

东子靠着收银台,挑衅地注视晋生。

晋生:什么事?

东子:打晕我……还跑了……有种。

中年男子:小朋友,别怕,我们不找你麻烦。

东子介绍中年男子:我老大陌哥,特地来瞻仰你的风采。

晋生:我没风采可瞻仰,如果你们不是来买东西的,就请出去——

陌哥:开门做生意,礼貌最重要。

“嘣”几箱零食被推倒在地,“啪”两瓶啤酒被砸在地上。

甲乙两男(无辜状):不好意思,失手。

话音未落,乙男手上的啤酒瓶又掉在地上,粉碎。

晋生:你们要干嘛?

陌哥:想看你露一手,学习学习。

晋生想起父亲叮嘱他不准再跟人打拳的话。

晋生:我不会跟人打拳了,请你们走。

东子:我们看起来像是苍蝇吗?嗯?

他的同伙怪笑。

东子:还是像老鼠——你挥挥手我们就得夹着尾巴滚蛋!

晋生:我现在的职业是售货员,不再是陪人打拳的了

陌哥:小朋友,现在没顾客,我们是同道中人,切磋切磋,没什么吧?

晋生:不可以。

甲男把货架上的东西扫落在地,乙男拿着啤酒瓶砸零食包装。

晋生:住手!

晋生冲出去阻止。东子和陌哥挡住他。

东子:你还是报警吧。不然我们以后天天来,搞点零食,喝点酒,开开party……直到没有人再敢上门买东西,没人敢雇你做事……但是你如果现在报警的话,我们还是会暂时放你,睡一觉再来。哦对了,你们家门牌号是不是3单元5—10嘿嘿,嘿嘿嘿。

晋生压抑怒火。

陌哥:你要是生气,打一架吧,打赢了有好处,打输了我们也不会再找你麻烦。

 

21、外景  超市外面街道  夜

晋生和陌哥对峙。甲乙两男围观。东子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拿着啤酒。

东子(小声):我赌这男孩

甲男(藐视地):200块!

陌哥:小朋友,一定要使出全身本身,我会点到即止的,不要怕。

晋生深吸一口气,做了“打就打”的决心,出手进攻。陌哥身法极快,晋生拳脚几度落空,反倒被对手随手击中,好在陌哥只是用掌轻拍,没有用力。

晋生暴躁,攻击更加快速和用力。陌哥喝声“走”,以力打力,晋生被自己反弹的力道打倒。

晋生爬起,游走、进攻,忽然看到墙壁上对手快速移动的影子,他有所领悟。他留意看对手的步伐,寻找规律;进攻和后退时不再那么被动。陌哥露出吃惊的表情。晋生进攻,陌哥反击;晋生看着墙上对手的影子,提前判断反击方位,一腿将对方踢开。

陌哥停止打斗,露出笑容。

陌哥:小朋友,聊聊?

 

22、内景  24小时超市  夜

晋生站在柜台里,陌哥靠着柜台,两人各拿着一瓶开启的啤酒。

店外,东子和他的同伙在抽烟

陌哥:那么,你跟我走吗?

晋生:我想想。

陌哥:日薪五百还犹豫? 

晋生:我……回家问问我爸妈。

陌哥:我们天亮前就走,没时间等你。

晋生犹豫不决。

陌哥:你面试了多少个工作?

晋生:啊?

陌哥:毕业到现在,你——面试了多少个工作?

晋生(思索):五六十个吧,有时候一天面试两三家公司,有时候好几天没有面试。

陌哥:为什么这么多公司没人要你?你干嘛要去承受这五六十次拒绝?

晋生:学历一般,没有背景,专业也……

陌哥:后来呢?

晋生:我……

陌哥:找不到工作,就去做陪练,让别人打。空有一身好功夫,却只能——输输输。

晋生:所以我不做了。

陌哥:哼哼,你肯定爱死收银员这工作了吧!终于不用挨打,你幸福吗?

晋生:我不想聊这个话题。

陌哥:你存在的意义在哪里?凭什么——别人都在睡觉,你只能守着这三四十平米的小铺子。这些砸掉的啤酒、破碎的零食、无礼的顾客,都得你来应付——就为了那点可怜的店员工资?

晋生:生活就是这样。

陌哥:错!生活不是越滚越烂的泥坑,如果你总在泥坑里打滚,那是因为你走错了路,才掉进去的。

晋生:错路……什么又是对的路?

陌哥:你的特长是什么?

晋生:好像没有。

陌哥:搏击呢?

晋生(沉默):有什么用?又不是古装剧、混江湖。

陌哥:你知道你错在哪儿吗?

晋生沉默。

陌哥:错在看不见自己的价值,你拘泥于世俗的见解,认为读书考试、上班下班才是“生活”。结果处处不如意。能打,可以做保镖,可以干押运,可以广游天下。功夫不灭,行走江湖——不是老去的传说。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做点比看超市更有价值的事情?给自己一个机会,从泥坑里跳出来吧。

 

23、外景  超市外街道  夜

陌哥抽烟。手机响起。

陌哥(接电话):说——

对方:找到花小卷了,你们什么时候来。

陌哥:马上。

 

24、内景  24小时超市  夜

晋生趴在柜台上写信。陌哥带同伴进。

陌哥:写完了吗?我们马上出发。

晋生:嗯。

晋生把信交给东子。

晋生:麻烦你,把这封信给我爸——地址你知道,让他不要担心……你的手,挺不好意思,回来请你吃饭。

陌哥拿出几张钱给东子:赔东西的钱。还有,你把这里扫干净。

东子:我?

晋生:不是你是谁。

甲乙男幸灾乐祸地笑,众人出门。

东子:哎——你们!

 

25、外景  超市外街道  夜

众人上面包车。陌哥坐在司机旁边。晋生和乙男坐在后排。

陌哥(开始介绍):马大山,我们的司机,喜欢开快车(甲男回头致意)。杨七宝,另一个身份是非著名驴友,擅长通讯、地理、荒野生存这一类的奇葩玩意儿(乙男耸了耸眉毛)。我自己就不用介绍了吧,你们的领队和老大,主要负责接生意和带队。

晋生:大家多关照。

杨七宝(拍晋生肩膀):嘿,给我介绍个女朋友!

马大山(回头):别理他,他跟谁都这么说,饥渴得要死。

杨七宝:(向马大山)滚滚滚——(向晋生)你有姐姐吗?

晋生:不好意思,没有。

杨七宝:表姐呢?

晋生:也没有。

杨七宝:堂姐呢?

晋生:没有。

杨七宝:没结婚的女同学呢?

晋生:这个有。

马大山(回头,也感兴趣):哟!

晋生:不过她在参加相亲节目。

杨七宝:被牵走了?

晋生:还在台上。

杨七宝:她肯定要求特高吧?

晋生:他给每个男嘉宾都留灯。

杨七宝没反应过来。马大山“噗”大笑,陌哥也忍不住笑。

 

26、内景  24小时超市  夜

东子用一只手滑稽地整理摔坏的商品。

晋生的信摆在收银台(特写)。

 

27、外景  公路  夜

面包车行驶在公路上。晋生靠着车窗,沉思。

晋 生(画外音·念信):爸爸妈妈,我又一次违背了你们的意愿,这个决定来得突然。我想做点自己的选择,去做感兴趣的事情。从小到大我努力做好孩子,以为听从 你们的安排会一切如意。但是现实不是这样,我被一次次拒绝。没有特长,没有理想。我不想做个店员,或者小职员凑合过一辈子。我想证明自己的价值。我找了个新工作,要去外地一段时间。你们放心,我不会做坏事。我会经常打电话回家,不要担心。爱你们。

 

28、外景  公路  夜

前方有人拦车。那人身后,一辆汽车歪停着,一辆摩托车翻在地上。马大山停车陌哥、杨七宝、晋生下车察看。

拦车人(脸上有血):救命!

杨七宝:怎么了?

拦车人:救命去医院!

陌哥打开车门,摇晕厥的司机。晋生去看骑摩托车的人。那人躺在路上,晋生刚伸手,手就被拽住,一支枪顶在晋生头上。摩托车手爬起来。晋生回头看见陌哥和杨七宝也被拦路人和装晕的司机控制

 

28、外景  公路旁空地  夜

一行人都被绑住,跪着。

摩托车手(对陌哥):目的地是哪儿?

陌哥:你老婆床上。

拦路人殴打陌哥。

摩托车手(对马大山):目的地是哪儿?

马大山:你妈床上。

拦路人殴打马大山

对方司机:老大,有个生面孔(指晋生)。

摩托车手:你长得乖些,大哥哥带你去谈心。

摩托车手把晋生往野地拖去。

 

29、外景  野地  夜

摩托车手把晋生推倒在地。晋生屁股撞在一块尖石头上,疼得咧嘴。

摩托车手:告诉我,目的地是哪儿?

晋生:我不知道。

晋生悄悄往前移,用屁股下的尖石头磨绑手的绳子

摩托车手:是不知道,还是不说?

晋生:第一,我不知道;第二,知道也不说。

摩托车手(掏出消音器慢慢拧在枪上):你是新手吧了解你的同伴吗?你觉得你不说,其他人也不会说?知道目的地的不止一个,先说出来的只有一个。谁说谁活,谁不说谁死。(停顿)你还是不说吗?等等——我想你要先考虑一下。(向公路)把姓路的带过来。

对方司机押着陌哥走过来。

摩托车手:目的地还是我老婆床上,对吗?

陌哥:她脱光了在等我,能不去?

摩托车手:我还没老婆。

陌哥:等你有了,我一定爬到她床上去,也许当着你的面。

摩托车手:那你现在准备去哪儿?

陌哥:你妈床上。

摩托车手:不去其他地方?

陌哥:不——

摩托车手开枪,陌哥倒在草丛中。晋生震惊,更用力磨绳子。

摩托车手(对晋生):想起了什么吗?告诉我,你们要去哪儿?

晋生磨断了绳子,出其不意将摩托车手打倒,夺枪,朝准备扑上来的对方司机开枪。枪响,但没有子弹射出。

背后一个声音:假的!

摩托车手爬起来,笑。对方司机在笑。陌哥坐起来在笑。马大山和杨七宝不知何时走近,也在笑。

杨七宝:我说他不会出卖朋友吧。

马大山: 操,又输了(掏钱)。

陌哥:把枪放下吧。

晋生拿枪指着陌哥。

晋生:你们他妈什么意思?

陌哥:枪是假的。

晋生拿枪轮流指着每个人。

晋生:你们他妈什么意思?

陌哥:我们跟你开玩笑。

晋生:我很好笑?

陌哥:不是那个意思。

晋生(把枪扔到旷野里):那你们他妈什么意思?

大家停止笑。

陌哥:你们去车上等我。

其他人离开。

陌哥:刚才只是个测试,看你是否忠诚,没想到——

晋生:结果满意吗?

陌哥:很满意。

晋生:我不满意。

陌哥(笑):我们必须找值得信赖的人。

晋生沉默。

陌哥:以后不会了,我向你保证。

晋生:我要知道目的地是哪儿?

陌哥:什么?

晋生:我们去哪儿?干什么?我要知道。

陌哥:在店里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们是私人保镖公司,主要进行商业押运和护卫的工作。这次的任务出于保密原则,暂时还不能跟你透露太多。你刚才也同意不问的。

晋生:你没说有枪,也没说会死人!

陌哥:枪是假的,死人也是演的。

晋生:既然是考验,就是说会面临这样的事情。

陌哥:到那个地步的概率很小,最多就是跟找麻烦的人打打架。

晋生:我不管概率大不大。我开枪了,刚才我开枪了!

陌哥:假枪!

晋生:我他妈知道是真枪还是假枪!我开了!

陌哥:好了好了,你也是自卫,别想太多。

晋生:我们去哪儿?干什么?我要知道。

陌哥:这是商业机密。

晋生:你不说,我退出。

陌哥(思考):好,我告诉你。但是你知道以后,如果退出,或者告诉他人,将承担你想象不到的严重惩罚,你敢接受?

晋生点头。

陌哥:你不问是什么惩罚?

晋生:无所谓。只要不违法、不违反道德,我比哑巴更可靠。

陌哥:昨天,一个老客户打电话给我,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立刻去找他女儿,护送她到一个西北小镇,他在那里等她。具体见面地点只有她女儿知道,我只要把她送到一个叫“赤须海”的地方就行。

晋生:赤须海?

陌哥:别我,我跟你一样不知道,地图显示是一片戈壁。

晋生:客户是做什么的?

陌哥:你是不是问得太多了

晋生沉默。

陌哥:好吧,据我所知,他是一个考古专家,也是一个古董商人。我给他押运过很多次货物,他出价公道,不拖欠。而且接他的业务,从没出过事。所以这次你一起去,可以说是免费旅游,如果东子手没受伤,能有这样的好事?我能告诉你的就是这些。

晋生:我做什么?

陌哥:贴身保护客户的女儿,像保护你命根子一样保护她。

两人朝公路走去。

 

30、外景  公路  夜

陌哥的车队驶过一个三岔口。

岔路的黑暗里突然亮起车灯,一辆等候已久的汽车开动,悄然跟踪在车队后面。

 

(未完待续……)

标签: 电影(20302) 编剧(207) 剧本(251)
--------------------

楼主

2016-9-6 15:21:30

支持,不错,加油

--------------------
吾梦与影同行
回复 举报

1 楼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好剧本

2282名成员613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