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异度风景>>印记城生存法则

印记城生存法则

加入收藏

2009-12-31 10:28:04

印记城生存法则

                                
                               Pksunking


  生活在这样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难免容易肝火上升。让一个低等巴特兹在街上为一队高等塔那厘让路,那简直比杀了他还难——一个魔族可不会这么容易就把血战里结下的梁子忘了。当然,善良的种族也同样不会善罢甘休。有很多时候,一个阿西蒙斗士(agathion)就是容不得一个呆头为非作歹。其次,这里还有各种各样的派系。每一个都有自己的计划,而这些计划通常是水火不容的。除此之外,还要加上各种老派的黑道生意,这使得笼城具备了成为混乱之都的一切潜质。也许革命同盟和混乱会会为此击掌相庆,但对其他家伙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然而印记城并没有陷入无政府状态,有些事情使它没有滑入混乱的深渊。DM应该简要的向玩家说明这一点,同时告诉他们印记城的行为守则,当然,前提是玩家的角色是个位面生物。这些秘密对于土生土长的笼民来说不过是些常识,然而巴佬们就必须睁大眼睛自学成才了。

2 W# \7 C( O! D: }5 @9 z

维持众门之城秩序的是:痛苦女士、她的迷宫和达巴斯


                  痛苦女士




印记城真正的大佬,那个在幕后照看着笼城的人是痛苦女士。她并不是一位女士,她甚至不是人类——没人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最靠谱的猜测是:她是个神,很可能是一个强大的神,不过也有一种理论认为她是个洗心革面的塔那厘领主,假如塔那厘也能洗心革面的话。不管她究竟是什么,她就是痛苦女士,除此之外,其他的都无关紧要。



大多数情况下,女士(人们就是这样称呼她的)并不插手笼城的凡尘琐事。她居无定所,没有宫邸也没有神殿。没人崇拜她,这有充分的理由:那些向她祈祷的人得到的回应是被开剥——这足以挡住其他的追随者。


% m# B9 P' M( a# i7 M' _& U* W

有时,人们会看到她在街道上飘过,长袍的一角掠过鹅卵石的路面。她从不开口。她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可以把那些上前搭讪的呆头大卸八块。精明的强鸟们在她偶尔出现的时候总会退避三舍。最终,她的身影会渐渐暗淡融入虚空。印记城的本地居民对她十分敬畏,因为正是她不动声色的保护了他们的家园。

2 H, I% p% {0 _! _3 I
/ |. @9 L+ ^6 H* V

老实说,在异度风景战役中,痛苦女士只不过是一个给整个战役定下基调的商标。玩家角色从来不会和她打交道。从她那里得不到任务,也不会得到神力,人们甚至不能洗劫她的神殿,因为她压根就没有神殿。假如她真的出现了,那也不过是为了让整个多元宇宙显得更奇妙和神秘。



然而从另一方面讲,仅仅是痛苦女士的存在本身,就使得一切皆有可能。她备受推崇,因为她正是印记城(乃至整个异度风景战役设定)品质的保证。正是她保障了所有等级的玩家在印记城的安全。正是她把神力阻挡在印记城外。正是她使得所有传送门法术都无法生效,并把印记城和星界隔绝。正是她创造了迷宫,并把那些潜在的威胁者困在里面。

                             
                        迷宫

迷宫是印记城最严酷的惩罚,痛苦女士把它留给那些对她的权利威胁最大的家伙。它们是城市的一部分但又不在城市之中,没有一个头脑健全的强鸟会想去那里参观。迷宫是女士为印记城中那些潜在的神力贩子特别准备的鸟笼。

# I/ b9 d/ ]1 H" T
4 w+ j8 O. y1 l; N8 p3 {3 |# |

迷宫就是它字面上的意思。尽管笼城中有些地方比迷宫更令人困惑,但迷宫和这些地方是不同的,当然了,否则它也就称不上是一种惩罚了。对于新人来说,迷宫并不真的是印记城的一部分。当女士创造一座新的迷宫时,城中的一小块地方——比如一条小巷或一个庭院——就会自我复制成为一个小型的半位面。然后,她打开一扇传送门,把这个副本丢进深层以太的中心。在那里,这个半位面通过不断的自我复制变成一座无始无终、无穷无尽、扭曲变形的迷宫。(事实上,管理者们坚持认为迷宫仍然是印记城的一部分,尽管它们处于以太位面,于是连这些迷宫的位置本身也成了一个谜。)



一个被判进迷宫的家伙从来不会知道自己已经大难临头,等他意识到的时候早就大势已去。有时,当他穿过城市中一片特别荒凉的地带时,迷宫就在他周围形成了;他转过街角却发现这不是他熟悉的那条小路,这时为时已晚。那些知道自己已经被女士盯上的家伙——那些狡猾的野心家——总是想尽办法躲避她的圈套。有些人从不离开他们的宫邸,这样就绝不会走进一条死胡同,而另一些人则总是和团队一起行动以免落单被抓住,但这些都无济于事。一个强鸟踱进自己家中一间空旷的大厅,却发现许多陌生的房间组成的迷宫正等着他。而迟早一个呆头会把朋友们甩在身后,当他再回头看时,就会发现他们全不见了。一座迷宫总会逮住那个可怜虫,不管他有多小心。


5 W, [* @9 c$ |" D9 w9 ]

仅仅把她的对手丢进深层以太并不能使痛苦女士满意。每一座迷宫都是位面旅行的单行道——可以用魔法传送进去,但休想再出来。比如说,食物和水就会被传送进去,使得困在里面的人不至于饿死。不过真正使人痛苦的却是:所有被困在迷宫里的人都知道有一条出去的路,因为痛苦女士总是把一座通往印记城的传送门藏在某处。也许这是为了让达巴斯在必要的时候能进来查看,也许这仅仅是为了折磨困在里面的呆头。



当然了,既然有一座传送门在那儿,想逃出迷宫就并非痴人说梦——是的,非常困难,但并非不可能。也许一个交了狗屎运的呆头会误打误撞的找到了传送门。也许他那些见钱眼开的朋友们会组织一支救援队。毕竟,他们要做的只不过是找到那扇通往印记城的传送门否则就被困在这个深层以太中的半位面里。这又能有多难呢?


                            达巴斯

+ G- X) Z4 ?0 A: n! s% J! G

达巴斯既是印记城的仆人又是它的主人。他们只生活在笼城,在任何其它位面都找不到它们的踪影。换句话说,达巴斯从来不会离开印记城。据此,有些强鸟推测,达巴斯不过是印记城这个有机体新陈代谢的表现,这听起来不无道理,因为正是这些生物维持了城市基础设施的正常运作。

" s7 l0 i( Z% Z. K9 T2 u- I+ ~- K, {1 a
6 m' }# d1 s) R0 M3 E& `& g6 A0 x& ?

大多数时间里达巴斯都在印记城中修修补补。他们加固街道下面的排水道和陵墓,铲除过于茂盛的剃刀藤,铺设鹅卵石路面,修补城市中摇摇欲坠的危房。对大多数人来说,达巴斯不过是些神秘内敛的工人。


: Z$ g  U; g2 y$ W8 y

然而,那些以身试法的呆头却见识了达巴斯的另一面,达巴斯是作为痛苦女士的代言人而存在的。有时他们会现身惩罚那些过于狂热的骑士,有时他们出手用武力平息暴乱,但他们对普通的罪行却漠不关心。处理印记城中的盗窃和谋杀是派系的工作。只有在他们的女士受到威胁时,达巴斯才会出现,而这通常意味着另一座迷宫将要产生


                          行为守则


         


那么一个强鸟要怎么做才能避开女士的注意呢?印记城的律法到底是什么?

" y! u% [2 {+ V5 W

需要记住的并不多。

. U+ C+ T7 U9 L# n3 K5 D1 L4 Y
! z7 X$ I3 L. b$ b9 l

印记城是一个一切皆有可能的地方,而这些可能往往会变成现实。痛苦女士对日复一日的蝇利之争毫无兴趣。谋杀也好,抢劫也罢——她都不放在心上,因为那是和谐会的职责。只有当威胁到印记城的安全——也就是说——她的安全时,痛苦女士才会采取行动。她所不能容忍的事情包括:尝试砸开传送门好让神力能够进入;试图在她设下的星界屏障中找出破绽;谋杀达巴斯;一砖一瓦的拆掉这座城市;组织大规模的叛乱反抗她的统治。没有几个家伙会蠢到做这些事情,所以大多数时候女士看起来与世无争。

+ Q$ h, f( k) _) Z4 h& O
5 A5 ~) N. R% b/ i% ~6 u

有时,一些不那么惊世骇俗的罪行也会导致当事人被写进女士的死亡之书。一个呆头要做的就是使印记城的芸芸众生开始怀疑女士的力量。太多的谋杀和罪行会使得人们恐慌,开始怀疑女士是否有办法保护他们。因此,毫不奇怪,这时达巴斯们就会严打犯罪,直到人民重新安居乐业。

; A7 Z. R5 M, M2 u% F' b- b2 d
' ~& `. N+ y( s2 N: s$ K

很显然各派系也会对女士的权利构成威胁。毕竟,对于什么才是印记城的王道每个派系都有自己的观点,而这些观点并不都把痛苦女士放在金字塔的顶端。事实上,如果他们越界太远她就会把他们像臭虫一样捏死。现在,各派系都变得理智起来,因为他们都看出印记城是躲避敌人最好的避风港,也是位面旅行最佳的中转站,所以没有一个派系想在印记城中出局。相信那些愚蠢到挑战女士权威的哲学只会使自己进迷宫,放弃信仰总比在迷宫里发臭好,因此不难理解为什么有些哲学理念湮灭无踪了。一个最常被提起的例子就是公社党(Communals),这些傻瓜坚信一切都应公有,包括痛苦女士享有的权力。一天,公社党总部的所有人都消失了。最接近的猜测是他们都被丢进了以太位面的一座迷宫。很快,再没有一个家伙宣称自己是公社党了,不过据说在星界的某处还有一小撮忠实的信徒。



毫不奇怪,由于这个教训,所有的派系都学会了自律。


--------------------
喝完哈药六厂的东西,我的电脑就蓝屏了!

楼主

2009-12-31 10:48:40
印记城的教母——唐.舍米莎卡
掠夺者舍米莎卡
pksunking




最好别惹她翻脸,呆头——假如她能给你好脸色的话
——一个老鸟保镖对新来的说

以下摘录自格里莱尸魔克斯迪奥斯正在修订中的煞托版《看守之书》:6 \6 N4 X- F% R

大多数印记城的凡夫俗子们对那位黑道之王【1】,掠夺者舍米莎卡都略知一二。这凤毛麟角之中甚至包含少许真相。% t$ K& H  W0 G$ F

但真相极少与舍米莎卡并肩同行——事实上,每隔差不多一百年他们才会擦肩而过一次。关于这个恶魔,我只能确定三件无可争议的事实,在她身上“连尤格罗斯都不如”这谚语真是一语双关(译注:尤格罗斯以狡猾无信著称,因此这句谚语的意思是人品一钱不值,用在舍米莎卡身上又指她不是一般的尤格罗斯)。第一,她是个奥等罗斯魔。第二,她对自己的外貌极为自傲。第三,她编织了一张谍报网,可以在一夜之间扼住一个派系的喉咙。
' \. A9 Q* T$ A8 J4 ?$ J
关于第三点稍后详述。至于前两点:舍米莎卡确实是一个高等尤格罗斯魔,不过和这一卷中提到的其他许多乏味的奥等罗斯魔不同【2】,她更像一只来自世外桃源的爱整洁的狐狸而不是一头龌龊不堪的豺狼。她一尘不染的金黄色毛发柔软而整洁,细细的白色条纹从她长吻的末端一直延伸到嘴角。她总是戴着一个蛛网般的剃刀藤头饰;显然,她是想模仿印记城令人生畏的女王,痛苦女士,以便让那些潜在的敌人在越过界前三思而行【3】。* K( A8 {; a4 P1 j4 k

当然,女士决不会像舍米莎卡那样满身珠光宝气,俗不可耐;她的每个手指上起码戴了一个戒指,尽管我相信那其中根本没有几个是有魔法的。与之类似的是恶魔身上威仪的长袍,这是多年前一个感觉者的礼物。从远处看,这件宽大的长袍从上到下都是宝蓝色的;然而走近却发现,它实际上是由蓝、绿、紫三色的上千个宝珠组成。通常,舍米莎卡连爪子都不用抬一下就可以保持她那雍容华贵的仪表,因为她周围总有一群泰夫林随从。当她踏上大街或出现在命运之轮时【4】,这群马仔就像飞蛾一般环绕在她周围。他们为她开路,替她梳理毛发,掸去她长袍上的尘土,为她修剪头饰上剃刀藤的新枝(在这么做的时候经常划伤了手指)。印记城里许多人误以为这些溜须拍马的泰夫林软弱可欺,然而很少有人有机会第二次犯这种错误——每一个位面混血儿都是老练而嗜血的杀手。
( A1 ?6 p4 L  ]2 V$ s9 l+ p
在这群护卫之中,有一个精瘦的男性,名叫库尔库克(Colcook),他看起来有一件独一无二的任务,就是举着一面试衣镜跟随在左右,因为舍米莎卡喜欢不时的顾影自怜【5】。据说,在这个恶魔所有的跟班中,库尔库克是最忠心的一个,或者说,起码是最常出现在她身边的一个。他的这种形影不离,很可能是出于自己惟利是图的目的(毕竟,他是个泰夫林)。而最近,他向我提供了许多关于他那令人作呕的主子的密闻。
5 D3 O# P( V% v
这个奥等罗斯魔看起来在印记城里颠倒众生。大多数情况下,舍米莎卡优雅、威严但并不盛气凌人。觐见她的人会觉得仿佛是在面对皇室,但从来不会觉得自己是被她踩在脚下的幼虫。在谈话的时候,舍米莎卡总是笑容可掬——那笑容十分迷人。她看起来是一个平易近人的恶魔,喜欢用那优雅修长的手指来强调她的观点。

不幸的是,对于她身边的人来说,这种和蔼可亲的假面随时会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撕得粉碎,变成一种毫不宽容、充满憎恨、令人毛骨悚然的歇斯底里。如果一个呆头仅仅是被骂个狗血喷头,那他真是走运到家了。剩下的要么中了恐惧术四散奔逃,要么被她的毒爪抓成重伤。对一些人来说,舍米莎卡锋利的头饰可不仅仅是用来装饰。她可以快如闪电的从头上的剃刀藤折下一根藤条,用它无情的鞭打一个冒犯者。(这恶魔皮糙肉厚又拥有非比寻常的触觉,因此自己不会被刺伤。)因此毫不奇怪,即使是她的亲卫在她身边也待不过几个月【6】。

恶魔的这种危险的两面派作风源自上面提到的第三个事实,也正是这一点,使得舍米莎卡在实用性和危险性上都超过了其他奥等罗斯魔。毕竟,一个用六七打派系间谍布下重重机关的敏锐头脑,一定是被善变而多疑的灵魂所驱动。事实上,这恶魔乐于让她的爪牙们相互制约,这不仅是为了磨练他们的技能,也是为了确保没人能够背叛她【7】。每个间谍手中都拿着一块拼图,至多两到三块,但是只有舍米莎卡才能看得到最后的谜底。. V8 B, H' k- R! j# b

熟悉印记城派系的读者也许会奇怪,那些好斗的家伙为什么不干脆把舍米莎卡像臭虫一样掐死,或者把她踢回焦炎地狱(Gehenna)的老家去。这种幼稚的想法是对这城市错综复杂的权利斗争一无所知的表现。今天,末日守卫团(Doomguard)的会长潘塔(Pentar)也许会为了舍米莎卡的间谍刺探了一些机密而大发雷霆,而明天,付钱给恶魔换取和谐会最新巡逻路线的就是潘塔本人了。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定命会(Fated)、自由联盟(Free League)和混乱会(Xaositects)等等派系身上——他们全是一丘之貉。$ N% e5 ?5 O3 x" {( f# _7 T

这些派系有多恨舍米莎卡就有多需要她;毫无疑问,他们也害怕她的死会让那些失窃的机密如潮水般涌出。毕竟,这恶魔在每个派系里都至少安插了四到五个间谍,有些据说已经坐到了副手的高位。比如这个间谍——法罗,我相信他是一个来自主物质位面的影精灵——舍米莎卡一度非常倚重他。然而,最近我越来越少听到他的消息,似乎他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别的事情上了。
0 r, \6 q: r( h" A
基于她那恶魔的本性,舍米莎卡乐于让那些凡人知道,她就是各种机密的储藏室。然而,在展示这些知识的时候,她却喜欢用一种漫不经心、欲言又止的方式,让大多数当事人都惊出一身冷汗。当她在街头和朋友、熟人或是“崇拜者”聊天的时候,这个奥等罗斯魔经常语出惊人,在只言片语中涉及某些机密或违法的行为。“你还在为下一个反高峰时奇袭军械库做准备吗?”她会微笑着问。或者,“我真的希望城市的守卫还没有找到你埋在地板下面的那个爱刺天族商人。”自然,那些“受害者”对舍米莎卡是如何知道这些的毫无头绪,并且马上发现自己不得不对她必恭必敬了。( M  s; @$ P% N8 k
: S3 a1 a! R5 ^" v2 o1 j, @
有趣的是,似乎舍米莎卡偶尔会故意放出一些假消息,然而,这些谣言最终必定会弄假成真,这也算是舍米莎卡在印记城“糟糕”影响力的绝佳印证。举例来说,某一天她可能会散布一些不着边际的谣言——比如悄悄说革命同盟里两个相互敌视的分派将要开战。随着这些消息在笼城里传播,它们变得越来越有说服力,然后不知怎么的,几个呆头就起而行把它变成了事实。也许,上面提到的这两个无政府主义者帮派里会有一个过分狂热的傻瓜,受到这些谣言的启发,真的引发一场冲突。靠这种手段,舍米莎卡把众门之城玩弄于股掌之间。
3 ^# w# s* ], A9 l. z4 K) p/ C7 S
也许是因为对这一恶名太自鸣得意了,舍米莎卡作为间谍头子的事实是印记城保守的最差的秘密,当然,没有人会愚蠢到公开讨论这一点。这个奥等罗斯魔每晚都在命运之轮用餐;她的泰夫林随从确保没有人能够打扰她,除非他是来购买或出售消息的【8】。许多来到舍米莎卡桌前的家伙都希望赚几个铜板或是了解一些他们不知道的事情;酒馆的顾客们会为她刺探一切事情,从星界使徒(deva)到弗洛魔(vrock),而恶魔则会和蔼可亲的接待每一个人。(当然,前提是这个用餐者没有口无遮拦的使舍米莎卡进入她那著名的狂暴状态。【9】)

她那些在编的间谍可不喜欢这种投机;如果一个局外人呈上了一个本该由他们首先发现的秘密,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被解雇。有时,一条新消息会让舍米莎卡觉得这是一个要挟利用别人的好机会,这时她会设下一个陷阱,让那个可怜虫入套,而唯一通往自由的道路——就握在她手里。2 [# O# q. w; J8 x
6 o) \& e* Z, \  b* \2 m9 x
她就是这样设计奥拓陈.响铃者的——这位信差们的总霸头在舍米莎卡的建议下,向无底深渊神庙祈愿以保护他的信使们。而她明知道他这么做很可能引得钟魔(the Demon of the Bells)大怒;现在,奥拓陈不得不穿着一身魔法盔甲【10】——这是舍米莎卡友情提供的——以保住他的小命,为此他每周都要让舍米莎卡提成。这个奥等罗斯魔甚至还要求他确保一个名叫凯莉的泰夫林的安全,这个奥拓陈的前手下背叛了他,去开创她自己的包打听事业。大多数人猜想,一旦凯莉的事业变得有利可图,舍米莎卡就会把它据为己有【11】。9 R& z. n' s' g& n7 z
, h9 C; a3 h7 O: o% w/ g$ U
她用同样的手段收买了智者雷曼德(异界生物/男性人类/18级法师/定命者/中立邪恶)的忠心。雷曼德自以为是这座城市的传送门之王,他派手下们在笼城里穿梭,尽一切可能寻找女士一时兴起打开的新传送门。这巫师试图买下每一座传送门所在的地方,然后向需要使用它的旅行者收取买路费——这种胆大包天的作法早晚要遭到被关进女士可怕迷宫的报应。但舍米莎卡却向雷曼德保证,她,并且只有她,可以保护他不被女士盯上;为此他向她付了可观的保护费。" d1 ]& I  p; h
2 u8 s! a* J" ^
当然,那个人类是个冤大头。舍米莎卡根本没有能力保护他免受女士的“关照”。那恶魔和我一样清楚这一点。事实上,她根本没有做任何事来保护雷曼德;她只不过是坐在那儿数钱,并计划着等到女士终于把他扔进迷宫以后全盘接管他的生意。, ]# l1 `9 }; }* M& v

作为操纵这座城市的幕后黑手,舍米莎卡把她的爪子伸向每一桩买卖的核心,无论黑道还是白道。我的说在这座城市中流通的金币有四分之一最终装进了奥等罗斯魔的保险柜。虽然几乎没人了解她的过去,但我猜测她是在血战中作为一个走私贩子学到这身敲诈勒索的本领的,也许她移居到印记城是因为发现在这里赚钱冒的风险更小【12】。5 b0 {8 T. z. r; J+ n# ^" x3 U! m
: y" p1 i8 ?. g: ]$ C6 E' \4 D( W
她的这些品性让我得出了进一步的结论,这是那些缺乏洞察力的眼睛所不能发现的。掠夺者舍米莎卡很可能是位面贸易协会的一员,这是一个庞大的商业联盟,其总部很可能位于外域的商贸城(gate-town of Tradegale)。印记城的凡人们在谈起这个协会时,那神色就好像它已经悄无声息的把触手伸进了位面一半赚钱的买卖中一样。舍米莎卡可能是协会的代理人,被派到印记城来不动声色的控制尽可能多的买卖,以便进一步加强他们对所有位面贸易的垄断。然而,迄今为止,我还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证明这个恶魔有一位上司。

当然,另一种可能是,这位黑道之王正不遗余力的和协会的商业巨头们唱反调。举例来说,那个在书记区过着奢华生活的食人魔法师伊斯塔梵,就是协会在印记城的三位代表之一,而他看起来绝不是奥等罗斯魔的朋友。舍米莎卡费尽心机的控制印记城如此多的买卖,可能是为了在和协会的高层讲价钱时占得先机。他们无疑想把这座浮城的大多数东西都据为己有,然而,我认为,他们很快会发现舍米莎卡和他们针锋相对、寸土必争。于是,自然的,他们便不得不和她谈生意。
1 K$ I) O: T- }
另一个逐渐进入奥等罗斯魔视线的竞争对手就是那个黑皮肤的泰坦泽达拉,她看起来对各种买卖都十分精通【13】。尽管舍米莎卡听到我这么说一定会把我的眼睛挖出来(就是说,如果她知道我的存在的话),我还是怀疑这恶魔对泽达拉的仇恨到底是由于她的财富和影响力还是仅仅因为她也是个女性。毕竟,印记城可容不下两位女强人——不信去问问舍米莎卡【14】。

我听到一些凡人评论说舍米莎卡并不真的需要那么多间谍,而她在生意中赚的钱也足够多了。确实,如果舍米莎卡的谍报网在一夕之间土崩瓦解,第二天她仍然可以作为一个富有的恶魔体面的退休。但是我觉得正是这些间谍带给她无穷的快乐。舍米莎卡沉迷于搜集秘密,并把它们用于印记城永无止境的争权夺利之中。毕竟,在这座城市里,你认识谁并不重要——你知道什么才重要。
' ]) l& a' N/ r$ H# P
1 要想让她恼羞成怒,就问她为什么不称自己为黑道女王。
( Z$ g! w! M3 D6 I* v; o
2 那令人生厌的店主埃金就是绝好的例子。1 x4 o! N& G' N" n1 m- G

3 以下引自吉娜.伊莉(Jeena Ealy)的《帽子,头饰与发夹》“……哈利斯.哈切斯曾说,舍米莎卡的头饰看起来就像一只刚孵出来的狩魔蛛,在她头顶上蠕动了几下便死在了那里。- `5 ^8 r" v7 D1 K3 W% d5 {

4 女士区一家奢华的赌场,在那里富人和权贵们进行不可告人的交易。

5 我得知这镜子实际上是一面灵光镜(mirror of mental prowess)。靠这件东西,舍米莎卡可以探知(甚至达到其它位面),并穿过镜子来到所探知的地点,读出映在镜子里的生物的思想,并籍此推断隐藏的秘密。
) {" [) e" r) [' R- _
6 大多数辞职了,也有一部分死掉。

7 “这恶魔可以骗得一个家伙去监视自己”这是这一带的俗话。3 s/ K+ }& ]* R& ?$ k
! ~* }  l  v* ?$ T$ R. d) M
8 命运之轮的赌徒们至今还在谈论,那天晚上刀锋怪猎人艾达莫可.爱坂不顾保镖的阻拦去见舍米莎卡。这恶魔对爱坂的行事风格印象深刻,,于是给了刀锋怪一份工作——有人说是做刺客。(如果那天的保镖不是库尔库克的话,他一定难逃厄运;参见脚注6。)/ c- F* t: f- l% w9 e8 f/ [$ A7 ^
7 d* H: p. }  a/ {  i+ j
9 她曾经杀死了一个傻瓜,仅仅因为他把她和埃金相提并论。尽管我一直在寻找答案,但我还是不能肯定这两个奥等罗斯魔到底是亲戚、朋友、恋人还是敌人。不管怎样,起码埃金不那么令人讨厌,尽管我忍不住要说“讨厌”和“尤格罗斯”是同义词。
4 Z. @. A4 P$ y  Z% E. g
10 这盔甲来自灰色荒野,用一种灰暗的金属制成,可以吸收那些几乎把那人类逼疯的声音。有趣的是,这板甲是舍米莎卡的一个手下在“友善的恶魔”买的,这是一家存货颇丰的商店——猜猜是谁经营的?——埃金。
6 }( ~# [  l' {8 Q
11 有人说——背地里——凯莉是舍米莎卡和一个不知名的人类男子的孩子。! ]: C' Z% X/ z

12 像所有的尤格罗斯魔一样,她贪婪狡诈到了骨子里。  [) j0 q! j. j# i( }% n. P' q

13 有趣的是,前面提到的伊斯塔梵正在向泽达拉大献殷勤以便进一步扩大协会的势利。在恶魔,泰坦和食人魔法师之间可能会爆发一场不小的战争。
- {5 v! V. h- \, X
14 当然,人们会说痛苦女士才是印记城最不可忽视的、最伟大的女性。也许有一天舍米莎卡会扔掉她那难看的头饰而直接把刀片粘在头上来模仿女士。让我们拭目以待。3 s2 b: h8 z8 u5 P

基本信息
- h) Z, [. U" j4 @4 g0 y
掠夺者舍米莎卡(异界生物/女性奥等罗斯魔/生命骰12+24/中立邪恶)4 \5 Z1 Y1 }2 `" t7 G! d- z
+ X$ J, o5 }8 m/ ?7 U
防御等级-8;移动12,飞行18(B);生命值98;零及命中率(THACO):7;攻击次数:3;伤害:1d4/1d4/2d6 (爪/爪/咬啮)或1d6(剃刀藤);) J- I& Q. {# N% u+ {4 c
特殊攻击:法术,毒;( {' z4 z% v* E0 _5 Z: Q* L( n6 W9 m
特殊防御:+3 以上武器方可击中。在下层位面时,突袭无效;被保镖环绕,免疫;. o9 t. I7 Y4 l  H$ g9 @. _! ?
特殊弱点:寒冷$ \5 J1 J% L) F
魔法抗力:60%;3 g& v) W1 U& r
体型中型:(6 英尺高)
士气:冠军(16);& o  l. I: |; z9 u8 w$ a
智力:超级天才(19); % |3 I- S% L% }% U# ]8 F& x) a; k/ l
XP:20000
! t$ _7 k4 d4 o" X( o. z
来源:PS MC

注释:6 ^6 l  p- L# F

特殊攻击——相当于12级的法师等级,毒爪攻击可对其敌人的攻击检定造成累积的、永久性的-1惩罚,除非被祝福术,中和毒性或或延缓毒发等法术所抵消。

特殊防御——永远被1d4+6个泰夫林盗贼所保卫;免疫精神魔法;酸、火、铁制武器、毒不能对其造成伤害;毒气只能造成一半伤害;19的智力使其对1级幻术免疫9 v* [% _( c; }

特殊弱点——寒冷伤害加倍。3 x* i0 G. h" E( p
& Z2 y& X+ O* K5 g! Z" G3 t
舍米莎卡可以读写所有已知语言。

个性:喜怒无常,诡计多端,目中无人。  v0 d1 V3 Q: U
3 \. U2 o& r' g# g7 m' S
特殊物品:剃刀藤头饰,防定、位防侦测护符,真知宝石,灵光镜,魔弹项链(9魔弹:1 8-HD, 2 6-HD, 2 4-HD. and 4 2-HD),精神防护之戒。5 x8 e2 w3 ?0 y
3 \; z1 x# I! R. \  b
法术(4/4/4/4/4/1):DM可以任意给予舍米莎卡任何1至6级法术。她偏爱那些效果夸张、破坏力惊人的法术。她最喜欢的法术包括燃烧之手,混乱术,闪电术,幽影咒法术,塔莎狂笑术。

类法术能力(1/轮,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意志豁免):高等幻像(1/天),变形自己,操纵死尸,疫病术(与治疗疾病相对应),魅惑人类,永久黑暗术,控制温度(10码),恐惧术(1/天),飞行术(无时间限制),异界之门(1次/天; ld6只梅佐罗斯魔, ld2只戴戈罗斯魔, 或1个奥等罗斯魔; 40%概率成功),灼热金属,高等幻影术,隐形术,魔法飞弹,火种术,变形(任何类人生物),心灵传动,无错传送术,曲木术" ^8 A7 r$ j, E# c1 E% L, w4 F
9 z7 Q; y; ?$ ^
位置:命运之轮,女士区的一家赌馆。
3 S! F! n3 y! v% E% b9 f8 y
角色扮演:一开始,舍米莎卡会对遇见的每一个人都平易近人、彬彬有礼,总是对别人要说的话表现出极大的兴趣。然而转眼之间,她就可能转头去整理仪表或者和另一个家伙谈话,要不然就是陷入她那比铡刀还快的爆脾气当中。她还有一个令人不安的习惯就是喜欢在谈话时漫不经心的揭对方的隐私。, J9 i+ x: f% o7 _- y$ V

战斗:当被激怒时,舍米莎卡会从头饰上抽出一根剃刀藤鞭打冒犯者。真正的威胁经常来自她的护卫们。尽管舍米莎卡很乐于使用恐惧术、疫病术和火种术来击退敌人,但只有在必要时才使用魔弹项链。7 x$ A. o( l& o9 A# q* L" V
2 ^; s; ]; d4 _' a
参见:A'kin (pg. 8), Autochon the Bellringer (pg. 10), Adamok Ebon (pg. 28), Estavan (pg. 30), Farrow (pg. 32), Jemorille the Exile (pg. 50), Kylie (pg. 56), Qaida (pg. 80), Rule-of-Three (pg. 84),  Xideous (pg. 114), and Zadara (pg. 118)./ d$ Z- f% _" _  Y+ V
--------------------
喝完哈药六厂的东西,我的电脑就蓝屏了!
回复 举报

1 楼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异度风景

14名成员9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