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意大利黄金时代>>认识罗西

认识罗西

加入收藏 已经被1位会员收藏

2010-4-12 0:28:55

潘若简

 

      对于意大利电影导演弗朗西斯科·罗西,此前我了解得不多,只知道他是一位充满斗争性和批判精神的导演,作品多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像纪录片一样。直觉上这类电影不太好看,你不能指望在其中看到花哨的叙事,也很难从中体会什么人生的道理,虽然那些真实的故事本身是曲折的和充满戏剧性的,但政治上的表述常常会舍弃人物的塑造而对政治理念喋喋不休。所以,对于罗西,下意识里觉得他是个政治大于电影的人,除了对他批判社会的勇气有些钦佩,并没有对他和他的电影多作关注。


      直到这次有机会观摩了罗西导演从1959年至1990年的七部作品,虽然不是他作品的全部,甚至还缺少他几部非常有名的作品,但就此次可以看到的作品而言,已经让我非常感叹,看来是我对“政治电影”的“政治”二字理解得太狭隘了。在罗西这里,“政治”就是生活,他在其电影世界里所描绘的政治就是构成我们每天生活的一个严密的网络,它由各个利益集团相互联系,你看不见它们,它们却无处不在,处处左右与控制你的生活。这本不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但罗西接着在他的电影中刻画了那些在政治的打压下有尊严地生活着人们,使得生活在政治之余还有它的意义和光彩。


      弗朗西斯科·罗西1922年出生于意大利南部城市那波利。那波利是意大利南部最大的城市,那里有明亮的太阳、狭窄的石板路、飘飞着的晾晒的衣物,轻率但不令人讨厌的男人和健壮的女人——那波利是意大利和意大利人的缩影,意大利人称那波利是“意大利永恒的剧院”。从古代希腊到意大利统一的二千年时间里,那波利一直受到欧洲主要民族的统治,古罗马人、哥特人、伦巴第人,直到8世纪中期到11世纪那波利公国在这里定都。12世纪时被一支起源于北法兰西的诺尔曼人统治下的西西里王国吞并,随后它先后被德国须哇比亚家族、法国的安吉文家族、西班牙的阿拉贡王国统治。在与这些不断变化的统治者和平相处中,那波利人形成了一套独特的处世艺术。在不断变换统治者这一点上,那波利的历史与意大利著名的西西里岛的历史非常相像。意大利南方与北方截然不同的政治、文化、历史背景和经济发展甚至气候的差异都是显而易见的。南部地区广阔的大海、贫瘠干涸的土地、褐色的山坡、落后的农业和错综复杂的政治势力是罗西电影中的基本元素。他的目光几乎凝滞在这里,冷峻地分析着这里的腐败和阴谋,充满同情地关注着这里的普通百姓。理解罗西也许首先要明白他身上的南方血脉。


      1946年,罗西首先从戏剧领域开始了他的创作生涯,之后进入电影界。从1948年到1954年,他先是作为鲁基诺·维斯康蒂的助理导演跟随他拍摄了《大地在波动》《小美人》和《情欲》三部影片;之后,他为鲁恰诺·艾麦做助理导演,参加了《八月的一个星期天》《永远如是的巴黎》和《重婚》的拍摄;然后是作为拉斐尔·马达拉佐的助理导演参与拍摄了《折磨》和《弃儿》两部影片,之后他跟随安东尼奥尼拍摄了影片《被征服的人》;还为马里奥·莫尼切利的影片《禁忌》做助理导演。1952年,由于原来的导演阿列桑德里尼因故无法继续拍摄,罗西接替他完成了影片《红衫军》;1956年, 他与人合作编剧和导演了影片《狂才金》。至此,罗西已经为自己拍摄电影作了10年的准备。这10年也正是意大利电影从新现实主义向现实主义逐渐过渡的时期,罗西接触到了各种不同风格的导演,这些没有造成他日后独立拍片时因循守旧,反而帮助他逐渐确立了自己的拍摄方向。


      1957年,罗西的第一部作品《挑战》问世,影片基于那波利黑社会的敌对黑帮的火拼事件而拍摄,这部影片呈现了罗西此后电影创作的所有主题:取材真实事件,富有社会意识。从那时起,罗西就一直不懈地用他的摄影机纪录意大利现实社会中的黑暗、不公正和腐败,他的批判意识和严肃态度形成了意大利“政治电影”的主体,其独树一帜的风格也在世界电影史中占有独特的地位。

 

      罗西的影片创作在选材上偏好这样两类题材:一是对真实事件的再观察和思考;一是对文学作品的改编。


      1959年,罗西拍摄了影片《布商》,这是一个关于黑手党对移民的暴力控制的影片。在这部影片中罗西继承的仍然是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的风格和传统,同时我们也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戏剧功底。影片中的叙事流畅自然,场面调度非常丰富,人物在空间中的运动看似自然,实际上经过精心的设计和安排。《布商》延用了情节剧的模式,它仍然是一个封闭的叙事,但已经显示了罗西对黑社会题材的关注和探讨。


      1962年的影片《萨尔瓦多·朱利亚诺》真正形成了罗西的个人风格。《萨尔瓦多·朱利亚诺》给我的第一个感觉是震惊,我没有想到一部纪录片可以拍得如此惊心动魄。人物传记影片容易出现两种矛盾,或者是太过强调戏剧冲突而放弃了对人物的客观分析;或者是仅仅理性地将人物的生平做流水帐似的纪录而缺少作者的认识。在这部根据西西里地区名声显赫的游击队抵抗组织的领袖萨尔瓦多·朱利亚诺之死拍摄的影片里,罗西将个人的目光与历史、与人物命运相交汇,他放弃了《布商》的情节剧叙事和新现实主义风格,转而进行了一场对主人公死亡的社会调查。影片从1950年7月9日朱利亚诺的尸体被发现开始,摄影机从高处拍摄在西西里一个庭院里趴在地上的尸体,画外是人们在纪录他身上的附属品。镜头长长地围绕着这具尸体,他的鞋,他的衣服,他的枪,他的戒指,毫无表情的声音和默默围观的人群,接着是蜂拥而至的记者围着拍照。一个记者的问题传来:“他衣服上那么多血,地上却是干净的。”——对朱利亚诺之死的疑惑由此开始。这是一个非常有力的场面:曾经的游击队领袖,一个被官方称为土匪、被当地老百姓看作是劫富济贫的意大利“罗宾汉”以如此这般的姿势被观望,被纪录。罗西在这个场面里所表现出的不仅仅是客观现实的纪录,不仅仅是一个历史事件的真实再现,他的冷静纪录中同时包含着对朱利亚诺之死的悲悯,他不动声色地描绘了看客们的冷漠,描绘了当局对死者的不尊敬,他描绘的死亡场面没有尊严,而死者本应得到尊重,不论他是英雄还是强盗。从一开始,罗西就以这样的视点和态度确立了影片的整体风格:既是冷静客观的调查,又有深刻的人文关怀。1943年至1950年间西西里地区错综复杂的政治斗争,各个政党组织、军方、黑手党和所谓匪徒的游击队之间的微妙关系使得这场调查扑朔迷离。朱利亚诺虽然是一个中心人物,但在影片中却几乎没有出现,罗西不准备渲染他的传奇,也不想刻画什么人物性格。他始终存在于事件的中心,但却总是不在现场。罗西不想把这个人物理解为一个神话(像官方和黑手党所描绘的那样),他坚信朱利亚诺是各个利益集团之间的一颗棋子。所以在影片中,朱利亚诺永远处在与世隔绝的境地,关于他永远是各种各样的传说和描述,他是谁,他究竟做过或没做过某事都无从可考,直到他被自己的亲信杀死时我们才看到一个孤独的领袖,全然不知阴谋的到来。传说中的英雄不过是政治斗争和利益分配的牺牲品。罗西虽然借用了侦探悬疑片的外形开始他的叙事,但在最终却没有以真相大白而结束,而是更深地描绘了政治交易的阴谋,描绘了看不见的势力集团的影响。


      在本片中罗西极度自由地使用电影语言,剪辑节奏很快,大量插入纪录片素材,他自如地运用远景、全景镜头展现时空环境,这样的镜头语言也形成了一种客观真实的历史纪录的感觉;同时,罗西又极为切近地贴近人群,贴近法庭上的辩论,贴近势力集团之间的内幕交易。前者的冷静观察的目光给他的叙事带来了历史真实感,后者的切近则显示了导演身份的存在,他带着深深的同情看待着这片土地上的普通人们。本片虽然是黑白片,但罗西要求他的摄影师创造出三种不同的影调效果:一是以强烈的明暗对比来表现回忆中抒情悲剧的特征,大街上突然的冷枪,军队的大搜捕, 夜色中的行动……这些场面因而具有一种强烈戏剧性的效果;在表现朱利亚诺的死亡时采用过度曝光手法使得他的死亡格外刺目;采用粗颗粒摄影来营造一种电视采访的效果。罗西以令人信服的调查,结合当时及此后各大报纸的报道指向了在西西里岛上的众多问题——不断的灾难和创伤以及道德的败坏和腐败的社会恶习。同时,当罗西描绘军方抓捕农民时,当他描绘朱利亚诺的母亲在墓地的恸哭时,罗西将一个对历史事件的调查提升到了社会悲剧的高度。而这,也正是罗西的社会调查的意义所在。


      延续着本片的风格,罗西连续拍摄了多部根据真实人物、真实事件改编而成的影片,如《城中黑手》《马泰依事件》《好运鲁恰诺》《无头凶案》等,这些影片形成了20世纪60、70年代意大利政治电影的主流。这个时期也正是意大利的“经济奇迹”时代,罗西敏锐地将目光投射在“奇迹”的背后,关注那些奇迹产生的原因、背景和为此付出的代价。1963年的《城中黑手》为罗西带来了当年的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那波利城中一所房子倒塌了, 一人死亡,好几个人受伤,承包建筑工程的市政议员和右翼党员诺多拉受到谴责和调查。尽管调查毫无结果,诺多拉却成为不受欢迎的人,同党成员要求他撤消对即将开始的市政议席的竞选。就在选举前夕,他与他的四个议会朋友转投中间党派,致使他以前的右翼党成为少数党。因为他的熟人担心因此会失去一个大型建筑项目,他们任命他担任工程审批官员。一切如旧,只有左翼党在唯一一个中间派成员的支持下,继续为公共事物的诚实管理而努力。《城中黑手》仍然是一部鲜明的社会批判影片,罗西在其中显示了他完美的场面调度能力和对影像的控制能力。在影片开始部分,罗西用一组俯拍镜头展示城市里那些密集的楼群,它们建立在老旧的土地上,以一种逼仄的气势扑面而来,这组镜头中所表现的城市意象不是经济奇迹的欣欣向荣,而具有一种压抑的非人的力量。接着,罗西以一种冷静得近乎残酷的目光让我们目睹了一座楼的倒塌,完整纪录的时空没有受到一点破坏,然后是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人们,人声、汽车声、消防车和救护车的到来,最后,罗西终于把镜头推近到楼前,我们看到一个孩子被从窗户中运出来,放上担架,被救护车接走。如果说楼房倒塌的完整时空体现了罗西对所谓经济奇迹背后隐藏的“豆腐渣”工程的无情批判和揭露,他对于那个孩子所代表的无辜民众却给予了无限的同情。他没有再费尽心力地描绘其他的遇难者,而只是选择了一个孩子予以关注,这“一个”与一座楼房的倒塌构成了强烈的对比。在这个场面里,没有哭泣和呼喊,也没有义正严辞的批判,但我们却从中感受到了强烈的社会批判意识和深切的人道主义关怀。


      在罗西的社会调查影片中,大量的政治党派之争描写,大量的法庭调查场面和众多的人物构成了一幅纷繁复杂的社会政治生活和日常生活图景。在处理人物和观点众多并互相冲突的场面时,罗西显示了非凡的场面调度能力,尽管对话很多, 但并不枯燥乏味。1972年的《马泰依事件》更是一部对话很多,动作相对较少的作品。影片运用了大量的声画对位,在一点点发现谋杀的阴谋的同时,也表现了人物的心理空间。这使他的影片远远胜于一部普通的社会调查纪录片,而体现了罗西作为电影作者的价值。


      社会调查影片一直是罗西电影的重要组成部分,直到1990年和1992年,罗西还在拍摄这种题材的影片。《遗忘巴勒莫》和《那波利日记》仍在继续揭露黑手党的秘密。但与他早年的影片不同,这时的罗西电影在叙事上吸收了情节剧的很多特点,影片情节更流畅,线索更单纯,结论更明确,但多少丧失了他早期同类影片的尖锐和深刻。

 

      罗西是以他的社会调查和社会批判影片著称于世的,但在罗西长长的创作表中还有一批根据小说改编的作品。这些作品体现了罗西作为一名电影艺术家把握不同题材和背景作品的出色能力,这些作品也一样充满了罗西对社会道德和人性价值的关注与探讨。


      1970年, 罗西根据艾米利奥·罗素1938年的小说《高原上的一年》,罗西拍摄了影片《另一场战争》。影片描写了1916年到1917年在与奥地利接壤的阿夏戈高原上的意大利军队的故事。与传统的对战争期间的英雄主义歌颂不同,罗西再一次以冷静的目光审视战争的疯狂,战斗、英雄与想象之间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虽然罗西将“历史”“虚构”在银幕上,但这个虚构的内在思考却异常真实。战争的荒谬,战争机器的残酷,个人生命的微不足道以及为生命的尊严而进行反抗和斗争的脆弱和光辉并置一处。当影片结尾处,年轻的萨索上尉由于反对他那冷酷的战争狂人莱奥内将军而被军法处决时,空荡、荒凉、岩石裸露的行刑场和孤伶伶的个人所构成的视觉冲击震撼人心。


     1996年,罗西根据普里莫·列维的小说拍摄了影片《停战》。在这部史诗性的作品中,罗西真实纪录了从战争中走向和平的各色人等。希腊人、俄国人、德国人、意大利人,从战争阴影中走来的人们艰难地学习摆脱过去,走向新生。如果我们把这两部电影连起来看的话,我们会看到罗西对战争坚决的批判和对人性尊严的无比尊重。


      在罗西的创作中, 《基督不到的地方》是一部非常重要的作品。影片根据卡尔洛·莱维的自传体同名小说改编。1935年,都灵的医生和画家卡尔洛·莱维被法西斯独裁政权放逐到了意大利南方一个偏僻的角落软禁,在两个警察的押送下,他在一个叫做艾波里的地方下了火车。“基督真的停在了艾波里,从那里,公路和铁路远离萨勒诺的海岸线和大海,拐进了荒凉的卢加尼亚地区。基督从未来过这里, 时间也没有来过,血肉之躯、希望、因果及理性和历史关系都对这里不屑一顾。”从这里,他们改乘汽车继续前行,到达了他的目的地加利阿诺。在这个荒凉的、偏远的、贫瘠的地区,一方面是政治的宏大语言,通过收音机里传来的领袖演讲,通过镇长的训话,通过各种行政命令而描画出的“强大的意大利”;另一方面是普通百姓艰难贫困的生活:空无人迹的街道,破败的教堂,家家门口悬挂的象征死亡的黑色幔帐,疾病、缺医少药、被迫屠宰的牲畜、被流放的政治犯们,展示一个了无生气的景象。


      就是这个看似死去的小镇上,医生莱维既更深刻地认识了法西斯政治的荒谬和反动,又出乎意料地从当地的人民中得到了尊敬和感情——外表麻木的人民内心蕴藏着强烈的情感。影片结束于意大利占领阿比西尼亚之后,大批政治犯被赦免, 莱维也将离去。村民在雨中为他送别,与他孤零零的到来形成强烈对比。罗西选用了冷灰色的影调,以平缓的节奏娓娓讲述着莱维在这里的所见所感。与他的其他大多数影片一样,本片没有所谓的情节开端、发展、高潮、结束之类的东西,但却在细节的堆积中渐渐达到了情绪的高潮。《基督不到的地方》完美体现了罗西电影的精髓,那就是深刻的社会批判所带来的反思精神和深情的悲天悯人的人文精神。


      如果我们用一部影片来概括罗西对意大利文化和现实的思考和对电影语言的探索,那么1981年的《三兄弟》是很好的例子。在这部影片中,罗西继续回顾他的南方血脉。影片描写了农业文明的终结,他在面对意大利当代现实和恐怖主义时表现为三种不同的态度:愤怒、理性和乌托邦。大哥是罗马的检查官,老二是儿童教养院的教师,老三是都灵的工人。三兄弟中,大哥理性,希望用法律控制一切犯罪和不公正,但却正受到黑暗势力的威胁;老二充满理想,他的学生们白天是温顺的孩子,夜晚却翻墙出去偷窃,他渴望奇迹的出现,能扫清一切丑恶的东西;老三正面临失业的困境,他同来自北方富裕家庭的妻子的婚姻也出现了问题,他坚决地认为只有罢工、斗争才能解决一切,而大哥却认为国家的安定才是最重要的,一旦国家陷入混乱,政府垮台, 一切也就完了。三兄弟都被意大利的社会现实问题所困扰:恐怖主义,少年犯罪和工人罢工等。他们各自面临的问题恰恰是意大利各阶层人们普遍关心的问题。罗西自己在面临这些问题和困境的时候也没有真正的解决办法,他是兄弟三人共同的化身,他支持和同情每一个人,又知道无论谁都没有最终解决社会问题的万能钥匙。三兄弟带着各自的问题回到家乡为去世的母亲送葬,他们难得聚在一起交谈,却并没有办法改善现状。在梦中,大哥被刺杀;老二与孩子们清扫一切垃圾;老三与妻子平静地言归于好。清晨,三个儿子抬着棺木远去,小孙女对爷爷说:“只有奶奶不在了。”而生活与问题仍在继续。

 

      在《三兄弟》中,罗西依然在进行着他对于电影语言的探索,大量的闪前、回忆和梦境交织在叙事当中,使得一个原本沉重单调的故事极富吸引力和表现力。罗西在他的影片中一贯地注重用电影的语言来讲述他的社会调查,讲述他的人物命运。所以,虽然是“政治电影”的代表人物,他的影片却一点也没有“政治”的枯燥和乏味,而是充满了感情和力量。


      也许,《三兄弟》中老二的梦境也是罗西的梦想:在鞭炮声中,一群孩子提着扫帚在卖力地扫除散布在大街小巷的可口可乐空瓶、注射器和连环画册,他们在进行一次声势浩大的清扫毒物的运动,身为教师的老二也在其中。基督画像在大灯泡的照耀下高悬在被扫除的垃圾上方——罗西清醒地看到了这个社会中的一切垃圾:丑闻、毒品、阴谋、黑暗势力,他也清楚地知道法律、政治和道德的孤立无助,然而他仍然怀着希望等待奇迹的发生,怀着美好的愿望努力着。所以,罗西的电影批判但不咒骂,严肃但满怀深情。

 

8.2 

弗朗西斯科·罗西

影评(7)

收藏(55)

弗朗西斯科·罗西/Francesco Rosi
--------------------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3分!
2010-4-13 20:08:26
看过《萨尔瓦多·朱利亚诺》,牛!比后来的《西西里人》强多了。试问有哪个导演敢让自己影片的主人公从头到尾只出现不到2分钟——连脸都没看清。
--------------------
每个人的个性里都有那么一点点善一点点恶和一点点丑
回复 举报

1 楼

管理员给此回复奖励了 1 分!
 
 
2010-4-16 12:28:45
呵呵 一个风格明显的导演
--------------------
这就是世界结束的方式 并非一声巨响 而是一阵呜咽
 
 
2011-2-15 23:18:30

 

    

   这本书我刚好有   意大利的十面体      3个月前刚看完

   有幸突然搜索到这篇关于罗西的详细介绍   很高兴

   关于  罗西介绍这么全面的还是挺少的   谢谢楼主分享

--------------------
回复 举报

2 楼

管理员给此回复奖励了 1 分!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意大利黄金时代

102名成员38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