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动画基地>>《滑头鬼之孙》观后——浅析女一号加奈为何会路人化

《滑头鬼之孙》观后——浅析女一号加奈为何会路人化

加入收藏

2011-4-7 8:58:02

 

 

 

在进入正题之前,我们姑且把在《滑头鬼之孙》这部作品中登场的女性角色分为三类:女主角、女配角、女路人。女配角包括毛娼妓(毛姐)、陆生的母亲、天邪鬼淡岛(没人会觉得她是男的吧……)等等;女路人则包括经常跟在加奈身边的那两个女孩,拜金女纱织和黑马尾夏实,番外篇里有1/8血统的白蛇凛子也算一只;而女主角方面,京都篇登场的羽衣狐暂且不提,在奴良组阵营,宽哥原本应该是计划开三女主的模式:加奈、冰丽、柚罗。

 

三个女主中,加奈是标准的日系作品女一号模式——和男主是青梅竹马,性格温顺,另外身边跟了两只女路人这一设定,也显示出其原本的女一号地位。而柚罗虽然是“清十字怪奇侦探团”成员中最后一个登场的,却因为有京都篇的关系,还有弥弥切丸这种早早就埋下的伏笔,其女主地位也毋庸置疑。至于冰丽,就不说什么了,由众多fans组成的“陆雪党”与“和路雪组”,足以证明其超高的人气。

 

随着漫画连载《京都篇》中战斗的愈演愈烈,原本的女一号加奈持续路人化的问题,已经成为公认的事实:从感情上来说,陆生明显与冰丽更亲密;从关系远近上来说,柚罗对陆生身为妖怪的底细完全了解,可是加奈却仍然被蒙在鼓里;而从因缘上来说,加奈那8年的同学之谊,在冰丽这边妖怪之间的羁绊,和奴良组与花开院一族400年的因缘面前,也显得太无力了。

 

为什么加奈会路人化呢?

 

在我看来,这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人设的问题,而第二个原因,就是加奈没有能够融入奴良组的契机——没有与妖怪的因缘。

 

第一个原因:人设

 

我们先来看看人设的问题。加奈的人设虽然是日系标准的女一号模板——这套模板在普通的校园剧、感情剧里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在滑头鬼这样一部讲述百鬼夜行的作品里,却显得没有力度和深度了,尤其是与冰丽和柚罗相较。

 

在性格上,冰丽既有照顾陆生时体贴、可爱、甚至是傻傻的一面(陆生高烧事件),也有在战场上强硬果敢、可以被男主依靠的一面(与四国决战时击破夜雀),还有身为女性软弱的、需要被男主保护的一面(在梅之乐园差点死在牛头丸手上)。除了多面的性格,冰丽与陆生的关系也是多重的:她既是侍奉陆生的下属,也是一起战斗的伙伴,更是在奴良组一同生活的家人,即使是单单“下属”这层关系,在剧情上又有未喝喝交杯酒,与喝过交杯酒之别。哪怕退一步,完全抛却感情因素,陆生与冰丽也还一同背负着“畏”字代纹。

 

而柚罗在性格上同样既有傻傻的、可爱的一面(式神与优惠券搞混……),又有直率、单纯的一面(面对糜烂的战局,却仍然认为秋房没有背叛;即使心里明白陆生是妖怪,也希望他告诉自己是人类),更有对自己的选择坚定不移,兼且一往无前的一面(在哥哥龙二面前,坚定地保护陆生)。在关系上,花开院与奴良组之间深深的因缘,导致陆生与柚罗之间,又无可避免地产生了“敌人与同伴”这两种相互矛盾的关系共存的情况。

 

除了性格与关系,还有信念和觉悟。与陆生一同背负着“畏”字代纹,冰丽所背负的信念,并不仅仅只是单纯要守护陆生那么简单的东西,而柚罗身上同样背负着花开院一族400年的责任。如果说冰丽因为是雪女,所以还能有几分游戏人间的逍遥与自在,那么柚罗背负着的,则是令人无法喘息的沉重枷锁了:雅次曾经说“我们讨论的不过是早死晚死的问题”,而羽衣狐攻击第二封印当夜,在救了加奈他们之后仍然毅然决定前去的柚罗,其实是有战死的觉悟的吧——她回头对加奈他们说“我是花开院一族的阴阳师!”,那一幕着实令我难忘,明明她和加奈她们是同龄人,却必须背负和面对他们难以想象的东西。

 

在自己所坚持的信念下,无论是冰丽,还是柚罗,又都有过同样的选择——自我牺牲。面对旧鼠,柚罗牺牲过,面对四国的偷袭,为了保护陆生的爷爷,柚罗也一直隐忍不发;而面对沦为土蜘蛛的人质,成为吸引陆生的诱饵的这个局面,冰丽一样有过类似的选择。因此,无论是外表的可爱也好,还是人物所谓的“萌度”也罢,一个角色所持有的信念这类更深层的东西,才能更充分地展现出一个角色的力度。而这种力度,在外表与萌度之外,能够让读者感受到强烈的魅力。

 

反观身为女一号的加奈呢?性格除了温顺就没别的了,关系除了青梅竹马也没别的了。同样身为青梅竹马,毛利兰至少还有“空手道冠军”这样可以拿来展示性格强悍一面的设定,可是加奈呢?完全没有这些东西。至于信念、觉悟这类深层次的东西就更不要提了。

 

不要说和同样身为女主的冰丽与柚罗相比了,哪怕是和那些女配角相比,加奈都不如。比如天邪鬼淡岛,她登场算是比较晚的了,在远野一派里也不是领头的,可是京都篇第一封印一战,却将她的女性魅力展现到了极致——这个“女性魅力”甚至还包含了三种:少女、母性、女武神。尤其是母性,虽然稍后的最后一击,她还展现了一下所谓的“父性”……不过大家无视就好,因为在黑田坊的吐槽下,我们几乎可以肯定,淡岛虽然是可以变男变女的天邪鬼,还整天叫嚣着“别把老子当成女的——!!”什么的,但是其实她内里就是女性人格吧……遭遇突如其来的莫名袭击,面临生死存亡的一刻,瞧她那眼泪流得……太少女咧~

 

又比如毛姐,她的外表咱们就不说什么了,毕竟有所谓“萝莉控”这种生物的存在,毛姐那成熟妩媚的风情,对此类生物的吸引力为零……因此也不能说加奈在外表上就输了毛姐一筹。第六封印一战,无头鬼的过去得到深度揭露,于是我们这才知道,原来无头鬼和毛姐是一对啊——虽然一开始无头鬼就说过,他的绳子是用毛姐的头发做的,但是毕竟那个时候还不能确定,这个事情是发生在他加入奴良组之前,还是之后。

 

毛姐的名字唤作“纪乃”,令人在意的是,无头鬼第一次与二代目相遇之时,毛姐似乎还只是个人类,因为那个时候她企图用自己的命,来求得二代目放过无头鬼,虽然这个“命”也有可能指妖怪的命,但是,无论是那副与现在迥异的花魁穿着,还是那为无头鬼求饶的弱女子模样,都很令人在意,特别是那时候无头鬼一直唤她“纪乃”——完全就是在称呼人类的样子。到目前为止,无头鬼都是一直管毛姐叫“毛娼妓”的,而唯一一次出现无头鬼唤毛姐“纪乃”的情况,是在第六封印战结束、毛姐重伤的时候,无头鬼扑过去喊“纪乃,你要不要紧……”。也就是说,其实有关毛姐的过去,还是迷雾重重:她和无头鬼是怎么相识的?她又是怎么变成妖怪加入奴良组的(如果在桥上相遇之时,她仍然是人类的话)?

 

另外顺便说一句,毛姐的性格也是多面的,平日里奉茶时的妩媚大姐姐样,和无头鬼联手时却又展现着豪放的一面——这也是我为什么觉得,与二代目相遇时的毛姐仍然是个人类弱女子的一个原因了,和现在的毛姐那有担当、女豪杰的一面差太多了,这里面一定是发生过什么吧。其实,虽然是弱女子,愿意舍弃自己的性命,也要保护无头鬼,也算是“有担当”的体现,即使表现出来的行为不一样:现在的毛姐会拖下一边外套,露着一边肩膀,你要战,我便战……那啥,貌似毛姐是攻,无头鬼一直是受嘛……当初在二代目面前,也是无头鬼被毛姐抱在怀里。

 

与身为女配角的毛姐和淡岛相比,身为女一号的加奈,却完全没有这些可以深度挖掘和发展的东西。给一个独立的章节,淡岛可以展现出三种不同类型的女性魅力,毛姐的过去则仍然只展露了冰山一角,而加奈呢?宽哥曾经也给过加奈一个独立的章节,试图拓展、挖掘一下这个女一号,但是在我看来,这次尝试很失败……也就是那个镜子妖怪的故事。

 

第二个原因:契机

 

加奈路人化的第二个原因,就是没有能够融入奴良组的契机,没有与妖怪的因缘。

 

宽哥想通过那个镜子故事实现的目的,应该是加深加奈与妖怪世界的联系,巩固其女一号的地位。这个目的是用两个方式来实现的:其一,就是那个突然冒出来的,从小就做的妖怪的梦——宽哥想让人觉得“原来加奈不是个普通人,她的生活跟妖怪一直是有关系的嘛”;其二,就是事件结束后,陆生带加奈去了化猫组的地盘喝酒玩乐——“宽哥之野望”在于,当年爷爷也是突然就带着奶奶樱姬去奴良组的地盘喝酒玩乐的。

 

但是很可惜,“宽哥之野望”没有能够实现,我个人认为,这个故事无法承担加强加奈女一号地位的重任。我们可以拿这个故事,与其他的一些故事来做下比较。

 

首先是奶奶樱姬的故事。同样是带女人去和妖怪吃喝玩乐,爷爷当年是直接把樱姬带去奴良组的“老巢”,和樱姬一起喝酒玩乐的是牛鬼、鸦天狗、雪女诸如此类的大干部,而陆生,却只能把加奈带去化猫组的夜店。这其实就揭示出一个问题,加奈确实可以跟妖怪扯上关系,但是终究很难融入到奴良组的核心圈子里面去。这跟陆生本身的魄力无关,并不是陆生的魄力不如爷爷,而是哪怕宽哥想扶正加奈的位置,也会碍于加奈本身的角色模板,而感到很难操作——无缘无故,一下子就把奴良组本部人马的全貌展现给加奈,很显然是不现实的,因此只能退而求其次,带去化猫组的地盘,让加奈接触妖怪的圈子,而不是奴良组的圈子。

 

说白了,就是没有契机——没有告诉加奈事情真相的理由。

 

同样是和奶奶相比,奶奶本身就不是普通人,摸一下就能治愈——这根本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啊……何等的妖孽!爷爷当年本身就是被鸦天狗八卦樱姬的种种事迹,才会动了去看看这是个怎样的女人的念头。并且,樱姬的故事本身并不是独立存在的,而是400年前,爷爷与羽衣狐、奴良组与花开院之间因缘际会的序幕——与羽衣狐的战争,本身就是让樱姬融入奴良组,成为奴良组主母的契机。

 

另一个可以拿来比较的故事,就是加奈身边的“女路人”夏实被袖衣神袭击的故事——也正是这个故事,让我觉得加奈这个所谓的女一号,连她身边的路人都比不上了……

 

那个故事本身设计得就很好,首先是展示了夏实与黑因坊的因缘,其次就是与袖衣神的孽缘,最后是与土地神千羽之间的因缘,三段因缘环环相扣。故事既是夏实和她奶奶,与土地神千羽因缘的故事,与此同时,又是奴良组对四国玉章反击战的揭幕战,期间还包含了土地神千羽的内心独白。夏实和千羽的因缘,因为可以展示千羽的内心独白,因此比在加奈那个故事里面,硬生生插入与一个妖怪的孽缘要丰满很多。而与黑衣坊之间的因缘,既是对之前故事情节的交代,同时又有给了以后故事发展的空间,以后黑衣坊继续与她产生交集也就顺其自然了。同时,因为这个故事不是独立存在的,而是包含在四国篇之中,因此就故事本身的精彩程度来说,也不是加奈的妖怪故事可以相比的。在这个故事里,袖衣神的袭击,其实就是加深夏实与黑衣坊因缘的契机,也是加深夏实与土地神千羽之间因缘的契机。

 

反观加奈的妖怪故事,故事结束也就结束了,与陆生的关系没有任何实质上的改变,对陆生身份的怀疑仍然只是怀疑而已。故事本身的精彩程度不能与前两者相比,与奴良组之间妖怪的因缘也没有任何加深,至于被拉去化猫组喝酒,能够接触到一点妖怪的世界,更像是身为名义上女一号的福利——也就是宽哥不想让加奈跟这个妖怪的世界彻底脱节了。整个故事没有留下其它任何可以拿来“展望一下未来”的东西——就这一点来说,加奈的故事连白蛇凛子的番外篇都不如。

 

番外篇中,白蛇凛子算是和陆生结缘了,她隶属奴良组,本身也就不存在难以融入奴良组的问题,同时性格上又是颇为积极的类型,可以在平时和冰丽唱唱对台戏,另外因为白蛇的属性,加入后宫的话,一定可以给陆生带来幸运的嘛……因此这个番外篇虽然简短,却会让人在看完以后产生一种期待,会让人产生这样的念头:如果白蛇凛子这个人物,能够在以后的剧情中进入正篇就好了。

 

如果说加奈的镜子妖怪故事有什么后续影响的话,那就是再一次让冰丽吃醋……明明是为她设计的故事,最后的最后,增加的却是别的女主的魅力,再一次让人产生“吃醋的冰丽好萌”这样的想法,这只能说加奈就好比是那茶几上摆着的杯具了吧……

 

现在的加奈,缺少能够融入奴良组的契机,本身的人物模板没有什么可以深挖的东西,在一次次重大的事件中,又缺少可以介入的机会——比如最近一次,又被青因坊给搞昏迷了,反倒是成了展示阿青感人过去的契机。随着故事的全面铺开,远野一族的加入,今后宽哥需要照顾的妖怪会越来越多,陆生今后还要跟毛姐合体,跟淡岛合体……要想再插入加奈,会越来越难,只要这种趋势一直这样下去,加奈这个所谓的女一号就算是彻底废掉了。其实现在已经废掉了吧……在羽衣狐这么重大的篇章中,却没有任何戏份,还能有什么好说的呢。

 

 

2010年8月

标签: 滑头鬼之孙(5)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4661157/blog/5803852/
--------------------
一个魔法师的灵魂要在魔法的严酷考验中熔炼

楼主

2011-6-13 19:30:21

看完此贴好舒畅……  

--------------------
回复 举报

1 楼

2011-7-17 2:15:58

雪女~永远支持

--------------------
Take a chance,Make a change.
回复 举报

2 楼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动画基地

440名成员58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