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动画基地>>独抚断剑向黄昏-盖聂

独抚断剑向黄昏-盖聂

加入收藏

2013-3-1 16:26:55

开端——这条路,你一定要走下去

故事,从他出咸阳的那一天开始。
看着城门前那一列列装备精良的士兵,他没有任何表情,孤寂的身影,像极了那个曾以命相博,刺杀过秦王的死士。
不,他不是那个死士——尽管他在这个强大的秦王朝里,走的是与荆轲一样的不归之路。
真的要逃离吗,哪怕之后伴随着你的是无止境的追杀?秦王朝是无法容忍叛徒的,就算你是剑圣也一样。
但他还是上路了,一个剑客、一把剑、一个孩子,还有,一个承诺。
但他还是上路了,离帝都越来越远,也离那个被预定好的结局越来越近。
而他依旧走着。

他是盖聂,那个在《秦时明月》中剑法无双的剑圣。
——在历史上,他只是一个曾将荆轲吓跑的能人。
不得不承认,笔落无情,那史册终究太狠。在足够沉淀一切的千年的时光里,一切都太过苍白。无论是怎样波澜壮阔的生命,
动漫新闻也都只能被磨进浓浓的墨,藉由史官的笔,缩写成那么一两句苍白的话语,在泛黄的史册上印下些许微微的叹息。
而《秦时明月》中的盖聂,极大地丰富了我对他的想象。这部动画里,盖聂脱离了那史册上的泛黄的字迹的限制,成为了一个……人。
他不再是历史,而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一个我们可以去接近,并且能够接近的人。
一个背负着过去的人,
一个反抗着命运的人,
一个实践着承诺的人。
机关城——我只是在保护我要保护的人

或许,有许多词可以用来形容他,比如强大,比如隐忍,比如温柔,比如坚定。
然而在他身上我始终看不到血性。甚至在有人对他刀剑相向的时候,我也不曾在他的剑上感受到过哪怕一丝一毫的杀气。
他其实最能理解儒家的大同。
他其实最能理解墨子的非攻。
然而,却没有人能理解他的非攻。
如果可以的话,就建一个能让人们兼爱的地方,摆脱了满目的杀戮,告别了战争的残酷。如果真的可以的话,我想,他也许可以不要名剑,不要仇恨,只愿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那个与桃花源如此相似的地方,安安稳稳地度过一生。
而机关城,便是这样一个类似乌托邦的国度。
为避过乱世所建的这座城池,如今已成为了诸子百家抵抗秦王朝的据点,亦被称为天下唯一的一块乐土。

但这里,却不是他的乌托邦。
因为他杀了荆轲,墨家憧憬的英雄,水寒剑高渐离曾经的大哥。
这背后的事实是怎样,我们不得而知。但,这是他的错么?被秦的苛政统治的人们,早注定连爱也不能。所以,他只能在征战的时间里拿起渊虹,用血来换取片刻的安宁。他的剑上,没有豪情,也不在乎忠诚。有的只是承诺与无奈,一切的杀戮与征伐,其实无可指摘,他只是在做他该做的事,保护着他要保护的人。
然而,他却是那个人的仇人,杀父仇人。

所以,就算他被人们仇恨,就算他被人们误解,就算他被关入那间石室,他也没有丝毫反抗,没有半点怨言。
如果这,可以赎回他所犯下的罪。
他知道这赎不回。

战——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再做出选择

他还是出现了,在端木蓉被擒,盗跖报信,雪女高渐离被阻的时候,当所有人都以为再没有什么办法的时候,他出现了。剑上,早已不知沾了多少的血动漫玩具。而他依旧波澜不惊。
“小庄。”他这样说。
被誉为最后乐土的机关城早已破了,
手办吧流沙的剧毒,将这里变成了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
然后,他出现了。手执渊虹,他静静地面对着那个命中注定的敌人。
“一个是纵,一个是横。两个之间只能留下一个人。”而那两个人,便是他与卫庄。
他唤的“小庄”,便是卫庄。
如果不用战斗,该有多好。
只是现在,我已无法退却。
如果这一战无法避免的话,就战吧。

渊虹轻叹,鲨齿斩落。寒光四射,如坠星河。
刹那间,天地似已不存。
然而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是注定打不过卫庄的。
他的剑没有钝,但他的心钝了。
卫庄只为胜他而战,而他,却不愿意伤害卫庄。
这样的起点,从一开始,就相差太远。

新动漫情报

百步剑出,世人皆惊。
他本可以赢了卫庄的。
然而他太过天真。
他想拯救所有人,但他不愿意牺牲任何人。
结果他没能拯救任何人。
人,终究不是神,大多时间都要做出哪怕是不情愿的选择。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多数人都会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然后,再给出一个看起来冠冕堂皇的理由,或者说,一个借口。
例如,杀了卫庄,以盖聂的能力,是做得到的。更何况,在这之后,会有无数人感激他的恩惠,为他找出所有人,甚至包括他自己都可以接受的理由
手绘漫画教程
听起来似乎很残忍,但这就是现实,一个人要融入现实,就必须学会残忍。
然而盖聂,却似乎永远也学不会残忍。
他太过善良,所以太过软弱,他太过注重他人,所以他注定无法成为枭雄。
所以他输了,就算他为端木蓉的受伤而愤怒,就算他已打破了剑的束缚,他还是输了。
输的狼狈无比,他一败涂地。
这是多么可笑的一幕呵,
新番动漫推荐作为那个英雄,他居然在最后的一刻倒在了人们面前。
若无法下手,当初,
动漫玩具你又为什么要出现?
若无法拯救,那个时候,你又为什么要给人们希望?

剑——剑之所以如此锋利,是因为害怕人们看到它受的伤

端木蓉是爱他的吧。不然的话,她就不会三番五次地阻止高渐离刁难他,也不会在他与卫庄战斗的时候,不顾一切地出手救他。
然而面对垂死的蓉,他的自称依然是那个“在下”。艰涩、冷漠,却又如此顺理成章。
就算是泪,也流得不动声色。
他始终是那个隐忍而沉默的剑客。

“不可以靠近他,即使你觉得他十分孤独也一样。
“因为剑,本来就是孤独的。”
端木蓉在记忆之中如是说。
她知道的,是他的危险与冷酷。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他之所以用冷漠和杀气来使他人远离自己,是因为他害怕伤害到自己。
剑为双刃。在伤害他人的同时,也无可避免地会伤害到自己。何况,相比有形的伤,无形的伤其实更深,痛入心扉,深入骨髓。盖聂把不该挑的担子挑在自己心上,
动漫周边产品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一直在想,盖聂这样的人,是不是注定要孤独一人?在这样的世界里,不会有懂他的人,就算有,也无法靠近他,亦无法与之交心。因为剑本来就是孤独的,而他,也是一把锋利的剑。不管心里如何渴望知己,却依然锋利得让人无法靠近,只流泪,泪落在心。

握着剑的那个男人,我们甚至无法对他寄予同情。
同情这种东西,对他来说或许从一开始就是多余的。
他是一柄由最好的寒铁铸成的剑。
而他却厌倦了锋利,或者说,是厌倦了像剑一样锋利的自己。
这是他的解脱,亦是他的悲哀之源,渊虹已断,他只能独向黄昏。
齐鲁大地的一间茅屋之外,他削一把木剑,极慢,极认真。仿佛刻的不是剑,而是一生。

--------------------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动画基地

440名成员58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