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功夫熊猫>>十八集电视连续剧《余蛮子-清末余栋臣起义5》刘先觉取得版权证

十八集电视连续剧《余蛮子-清末余栋臣起义5》刘先觉取得版权证

加入收藏

2016-9-19 20:41:08

唐司事:“川南教区德来赛在写给法国驻北京公使的报告中说,(用拉丁语)谁在欧洲人面前都要屈服,可是在此处却与欧洲人对着干。余蛮子、蒋赞臣、唐翠屏这三位英雄多么荣耀啊!余蛮子,抢劫致富的煤炭业工人,最得人心的,也是最危险的人物。写有他的名字的小册子四处传播,所有的秘密社团都以他为榜样。余蛮子的名字在穷乡僻壤中尽皆知晓;好似他是一个救星。由于他的作用,欧洲人与教士将被驱走而永远不再出现,而统治王朝终于将要摆脱外国人的桎梏,中国要收复失地,黄金时代终将重新到来。此事将怎样结束呢?除非中国人停止主宰四川的念头。我们没有走到绝境,总有外国不可避免的干涉发生,他们把这块国土分成若干区,以目前事件来说,在一切人眼里都以为我们行动太软弱,使得法兰西声望下降。企业的扩张未有足够的更新,人们知道英国的联合企业却在该省取得矿藏和铁路的特许权,人们看见英国工程师就地勘察铁路路线,人们听到进入扬子江上游(重庆、嘉定府)的英国船只的汽笛声,人们看见英、美的新教徒,对其将来充满信心,正采取步骤以获得新的声望。法国报纸以过去我们少见的清楚意图指出:我们丧失了华南。一条从东京湾边界起到达云南省的线路,无疑这是针对另一些市场,不管来得早迟,将来必须首先取得特许权,走从东京湾开始的渗透路线,然后一直到扬子江(即长江)。在行动之前探索的时间太久了,亲爱的法兰西啊!嗯,听天由命吧!对于一个即将到来的牺牲,即爱国者所喜欢的牺牲,大不列颠(英国)对手,不会亚于另一个(美国)的,他所要解决的即是一切为了保留下次自由行动的权利,到那时我们没有权利来诉苦了。哪怕就是瞎子也不会使劲地拒绝去看中国巨人,至少今天看来要战胜这个巨人的顽固性是永远不可能的。但愿这个巨人给它带来的不幸不会积累太多的毁灭,它让各国教会的头头们为了将来的割据地位常常生活在冲突之中。”

华司铎:“听,殿上义军在议论什么?”

大殿上义军正在激烈讨论。

张桂山:“我们应先攻合州,拿下江北厅,然后直捣重庆府。”

袁海山:“我赞成!我是江北厅仇教被执在逃人员,从湖南来川,对江北厅、重庆府和湖北、湖南都很熟悉,攻下重庆府后,义军应乘胜东进夺取武汉,逼鄂督张之洞交权,然后进军南京、上海、广州,占领华东、华南,再北上燕京,消灭满清王朝,拥立新皇于燕京!”

余蛮子:“滕远发参军你的建议喃?”

滕远发:“我赞成张桂山五哥和袁海山师爷的计划,这是一个谋求长远发展的宏伟计划。”

一老僧面貌狰狞,双目炯炯,视人眈眈,眼若出火,坐于余蛮子侧,余蛮子:“我自幼信佛重道,请铜梁大庙老僧发表高见。”老僧起立双手合十,侃侃而谈,说:“《论语》子路曰‘子行三军,则谁与?’子曰‘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必也临事而惧,好谋而存者也。’赤手空拳打老虎,没有渡船要强过河,有勇无谋,冒险行事是不可取的。孙子兵法云‘故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也;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没有倚仗,是不能进攻的。依老衲之见,江北右长江左大山大河,形势险狭,万一官军暴戾阻止与君等为患,势必进退维谷,后悔已迟。何不回师荣昌,人地相熟,虽有大兵亦不难牵制之,以挫其锋地,后方巩固,再图东进、南下、北上,何愁大业不成喃!”

余蛮子不住地点头。

斗室内,黄司铎说:“法国人徐司铎和中华赵教士均避难于合州署内。”华司铎说:“但愿余蛮子采纳老僧之见。”唐司事:“若是如此,老僧功劳不小。”

殿堂上,余妻发言支持老僧,她说:“老僧之见甚高,没有巩固的大后方谈何东进、南下、北上。况且义军家属,妻儿老小均在大足、荣昌,我们要汲取后方不稳定,光绪十七年至二十一年二蛮子、三蛮子、李玉亭、李尚儒、余化龙相继被杀戮的教训,不要忘了我们的媳妇还带着小孙子在大足龙水镇。”

张鸣坷本想发表高见,一听智多星一席话忙改口说:“请余大哥定夺。”余蛮子:“回师荣昌!”时铜梁绅士派人送信。张鸣坷接信小声念:“铜梁诸绅顿首义军统领余栋臣阁下:谢义军兵临城下未入城之恩,黄司铎、唐司事在署时,请县令拘为首毁甘瞿教堂之人,法国人徐司铎、华人赵教士逃往合州署内,可能是唐司事所为;请义军杀之,以报其怨。”

5、唐司事被杀

夜,华司铎之斗室,有义军数人至门外来,来势汹汹,用一根绳子将黄、唐捆绑在一起,唐问:“何故捆我们?”一义军说:“狗子你怕死不怕死?”唐答:“惟此而已。”另一义军说:“老子老实告诉你,铜梁诸绅告你俩在署衙时,请县令拘为首毁甘瞿教堂之人,故促义军杀你们。”黄司铎:“没有的事,他们是恶人先告状。”华司铎:“我从未听他们说起这事,县令把人和银子都交出来了,还会听他们的。”又一义军:“至少你们两人中总有人告过状。”华司铎:“你们就行行好,黄司铎已是68岁的老人,唐司事也不年轻,他们能干什么坏事?”义军不领情,说:“拉去见余统领。”华芳济一齐撵出去见余蛮子。

余蛮子高坐堂皇,兵卒提黄、唐至。华芳济站立旁边,对余蛮子说:“请饶二人性命,像我一样拘为人质,亦可增加与官方谈判抗衡的法码。”余蛮子默默点头,张桂山说:“留一个华芳济足也,留他二人必是拖累,又是华人,容易逃脱,不如统统处死!”袁海山:“养虎遗患,非谋之善也,杀掉为妙!”滕远发:“我等从湖北、湖南来此原为驱逐洋人,依我之见连华芳济统统杀之。”华芳济倒抽了一口冷气,后镇定说:“黄司铎在法国人和教民眼中德高望重,已是68岁的老人,谅也不会养虎遗患,求余大哥饶了他吧!”张鸣坷:“杀了唐司事,也好给铜梁诸绅士一个交待,留下黄司铎,亦可增加与官方谈判抗衡的法码。”

余蛮子:“放了黄司铎!”

钟鸣九下,余蛮子对唐司事说:“我知道你是好人,你往日在铜梁行医,董士都还看重你。单单你进了鬼教,那是免不了的,所以今天杀你。”既而对侍者下令:“你们就带出去杀罢。”

唐司事起立,径直到华司铎面前说:“与神父作别,请神父祝福。”言未竟,侍者已拽唐出,数分钟后,唐方念亚物经,未念毕,号筒一响,刀斧手手起刀落,唐司事已身首异处。

6、周统领来县二次讲和

大足县衙正堂。周统领上坐,丁昌燕知县及十一县巨绅郑达邦、如干掉等下座。安定营旗帜在衙署内飘扬,安定营卫士及县衙兵丁在衙署内外把守,个个神色慌张,如临大敌;包括周统领,丁昌燕和巨绅代表民不例外。

张统领说:“法国驻华公使毕大臣和北京樊主教国梁,坚请总署奏恳皇太后、皇上亟行设法营救华芳济。鄂督张之洞致电宜昌镇台电:四川文护督院电云,大足县余蛮子仇教纠党,约于八月初十日倾巢出动,恐越界生事,请一体饬属防范。又致四川护理总督电:效电悉。承示余蛮子仇教出巢滋扰,已电饬宜,施各州文武防御。惟余蛮子因仇教而起,与土匪有别,鄙意此事似宜令官绅抚谕,劝令将洋教士送出,解散胁从,善为了结。否则,恐愚民仇教易于煸动,不惟他匪乘机激成大变,兼恐害及洋人,转难收拾。”

念完电文张统领又继续说:“四川护理总督文慎重,诚恐余蛮子造次,华芳济有生命危险,又派我周万顺统领安定营来县,会同丁昌燕县令重申讲和,并饬令川东道任锡汾,召集安岳、乐至、江津、长寿、巴县、安居、荣昌、隆昌、永川、壁山、铜梁十一县之巨绅郑达邦等六十四人,集中永川,开列出和约十条。现十条和约已成,八月十二日我们将赴余蛮子在荣嘉石的营寨面会余蛮子,息兵修好,释还华芳济。到时大家都去,诸位有何高见?”

丁昌燕:“和协成败的关键是法国驻渝领事要先交出教民罗国藩才能换回华芳济。”

周统领:“这事我们已经通过洋务局多次向法国驻渝领事进行交涉,法国人态度很强硬:‘坚决不肯。’我们只有在和约的其它条款上多作让步,使这次和协成功。”

郑达邦:“我们应先安定余蛮子的军心,这次周统领的官兵虽至,然绝无害他之心;万一对垒有期,亦惟放空枪,眩人耳目;官兵即将投入义军,联两军为一气。”

周统领:“这个主意很好,我先遣兵士至余寨,照郑达邦绅士所言,解除他的顾虑,壮他的胆,直爽地答应他的条件。只请他退避三舍,息兵修好,弃干戈而受朝廷的加官进爵,然后释还华芳济。大家先谈谈你们了解到的义军情况。”

丁昌燕:“余蛮子所带一支义军,捉获华籍司铎黄用中后,改道由三教场、跳石河抵永川,焚黄瓜山天主教堂,驻永川城外,受到附近十多个乡镇贫苦老百姓的热烈欢迎。”

大足绅士:“蒋赞臣率部由大足铁山坪攻入安岳县天宁、永清等场,正准备向成都进发。”

永川绅士:“唐翠屏率部攻永川、江津后,又回师铜梁,转战荣昌、隆昌,攻入资州境,后又转战内江,进兵沪州、叙州。”

安岳绅士:“马代轩率部攻安岳李家街后与蒋赞臣部会师,正准备向成都进发。”

江津绅士:“何希然率部攻内江,何师另一部攻入江津县十都、太平、石蟆等场,后与唐翠屏部会师,进兵泸州,叙州。”

铜梁绅士:“铜梁易昏、唐培臣聚众数百人,假余栋臣之名,攻入潼南县太和镇,梓潼镇和双江镇等地,撤毁当地教堂。”

武胜绅士:“武胜县邹南山、雷德安等人率众数百人焚毁该县兴隆教堂及复兴场、烈面溪教民房屋数处。”

乐至绅士:“南充县马俊率众毁天主教堂及福音教堂。”

长寿绅士:“长宁刘昏王等率领数千人踞安宁桥起义。”

荣昌绅士:“郫县李小霸王率领千余人起义,拟与蒋赞臣部配合攻打成都。”

隆昌绅士:“叙州陆土司之子率领千余人起义,开展反对教会侵略的斗争。并准备配合蒋赞臣攻成都。”

巴县绅士:“合川民众焚毁天主教堂房屋还捣毁了美国医院。”

壁山绅士:“遂宁、壁山、泸州、南溪、江安、永宁、高县、筠连、兴文、纳溪、珙县、合江等州县也都发生了打教事件。”

周统领:“起义军分兵出击,声威大振,四川全省百姓纷纷而起响应,反对教会及外国侵略的斗争,在四川接踵叠出。声威所播,湖北省宜昌、施南两府所属利州、巴东、宜都、长乐、长阳及湖南省澧州等地都有民众借余栋臣旗号,揭示余栋臣起义檄文,打毁教堂,反清灭洋;云南、贵州与四川南部接壤地区的民众亦纷纷效法余栋臣起义,余栋臣起义的火种已成燎原之势,形势相当严峻,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釜底抽薪,解朝廷之危。”

7、周统领被扣作人质

永川荣嘉石,余蛮子营寨。余蛮子高坐在虎皮交椅上,严然南面称王。两边张鸣坷、唐翠屏、袁海山、滕远发、张桂山、余金枝、罗成分坐左右,下面是五百侍卫护驾。华司铎被兵丁看守,坐于堂下。周万顺、丁昌燕率领十一县绅士六十四人齐到余寨。余蛮子上座岿然不动,只张鸣坷、袁海山离座迎接。张鸣坷问:“丁县令,这位就是周万顺周统领吗?”丁昌燕:“这位就是成都提督安定营统领周万顺周大人,这是川东道十一县巨绅代表郑达邦等六十四人。”余蛮子:“赐座。”丁昌燕:“这就是义军总统领余栋臣大人。”周统领:“余大人好!”余蛮子:“周统领好!”周统领:“前几次我派武员前来表明和息诚意,约定今日亲自带丁知县和十一县绅士代表六十四人前来议和,请余大人先提和约条款。”余蛮子:“中国义民、皇朝百姓余栋臣布告,你看过吗?”周统领:“下官早已拜读。”余栋臣:“檄文中指出,那些与义军为敌,站在洋人一边的官史兵役,应与洋人同样对待,皆在诛剿之列!”周统领:“下官知道,下官不敢。”余蛮子:“我要你在和约中写上:先交出罗国藩,后掉回华芳济。”周统领:“洋务局正在和法国驻渝领事馆交涉以罗国藩换回华芳济。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张桂山:“我坚决反对议和,实质上就是就抚投降!”唐翠屏:“我也坚决反对和息修好,这是给朝廷以喘息的机会,然后派大兵镇压。这次我专程从泸州赶来就为制止这事。”周统领:“这两位将军之言差也,这次朝廷给的优惠是多多的,就抚决不是投降,而是加官进爵,也不会派兵镇压,而是合两军为一军,还有什么要求条款我和丁昌燕知县为和息主使人,我们可以一一写上。”余栋臣:“我要带兵三十营,欲得洋枪二千杆,先给银三万两,赦免起义军所有官兵和有关的地方官员,这一切要法国政府保证,敢写上吗?”周统领看一眼华司铎,华点头,周:“可以,可以,周师爷快写入协议。”师爷连忙写补充协议条款。余栋臣:“我还要朝廷革职并交出光绪十七年到二十一年诛我弟兄儿子等四人的桂天培刽子手,由我罚办行吗?”周统领犹豫不定,余蛮子进一步威胁,说:“不行就拉倒!”周统领:“行,行,师爷快写上!”师爷继续写。余蛮子:“我要朝廷保证,逐德国人出胶州、旅顺,驱日本人出台湾,叫法国政府还我安南,强迫洋人尽出中国境地,可以保证吗?”周统领与丁知县耳语,又看了一眼华芳济,华点头,周说:“可以保证,师爷先写上。”师爷继续写。余蛮子:“大家有何看法?”袁海山:“和约只是一纸空文,好似空手套白狼,我们不能上当,不签!”周统领打了一个冷战,抬头看了此人一眼,问:“这位是?”余栋臣:“这是袁海山袁师爷!”周统领:“袁师爷不能坐失良机,朝廷已经作了最大让步,可以说是有求必应。”丁昌燕:“我是山东人,余栋臣总统领的要求我是支持的,袁师爷的话我不能苟同。下官和十一县六十四位巨绅代表可以担保和约的履行。”郑达邦:“是,是,是!我们都可作和约担保人!”众绅齐说:“我们可以担保。”袁海山、滕远发等聚在华司铎近处商议。滕远发:“我们从湖南、湖北来此投余大哥,原为驱逐洋人,推翻满清,看看起义烈火已成燎原之势,大功即将告成,签了和约等于功亏一篑;放了洋人,然后大军围剿,你我皆作阶下囚,刀下鬼,我侪决意不从!”

张桂山:“干脆杀了华芳济,将周万顺等人全部扣为人质!”说着向华司铎处奔去,已举刀欲砍。

余蛮子忙起座制止:“张桂山休得无理!”张桂山已举起的刀又放下。

余蛮子:“将和约及附加协议呈上!”

周统领忙叫师爷:“快把和约及附加协议呈上。”师爷必恭必敬,跪地双手举过头,呈上和约。张鸣坷军师接住,看后交余蛮子,说:“还是没有写明先交出罗国藩,再换回华芳济。”余蛮子一看,勃然大怒:“我栋臣有言在先,非交出罗国藩掉回华芳济不可!”唐翠屏:“余大哥,干脆把周万顺、丁昌燕和所有绅士扣作人质!”余栋臣与张鸣坷交头接耳,秘密商议。以郑达邦为首的六十四位巨绅及丁昌燕苦苦哀求,丁昌燕:“请余总统领开恩,下官的所作所为没有那一点是与义军为敌的。扣了我谁来两头作合?周统领也是奉朝廷之命,无意与义军为敌的。统统开恩吧!”余栋臣:“不行!”唐翠屏、张桂山等已将周统领、丁知县及众绅士抓住。

郑达邦说:“余大哥太不讲义气了,义军所到之县众乡绅无不从人力物力财力道义上给义军以支持,现在你余蛮子成大器了,却忘了老朋友!”余蛮子:“谁说我要抓你们了!放了众乡绅及知县,扣住周统领作人质!”丁知县及众乡绅被放,周统领被捆绑,余蛮子:“押下去!”周统领被押下去。余蛮子:“送客!”丁知县及众乡绅被送出。余蛮子:“接管安定营一万五千官兵及枪械,准备攻打重庆!”

第十二集  重庆惊慌,湖北、湖南震动,成都告急

1、朝天门码头

海关囤船旁排满了美国、英国、法国的妇女和儿童。江中停着挂有美国、英国、法国国旗的三艘轮船,有的已停靠在囤船边。码头上人心惶惶,一片惊慌。大家争着上船,突然远处传来呼声:“余蛮子率两万义军打向重庆来了!”“揭帖上说,9月30日攻城!”各国轮船全部靠拢囤船,妇女儿童全部上船,汽笛长鸣,三艘轮船分别下航。

四乡绅富坐着车轿,蜂拥入城。城外一片混乱,有十余个土匪在抢店铺,店家纷纷关门。一批身着军装,带有檄文印信的徒众在四处散发,张帖传单、檄文。一大队官兵赶来,擒获十二名散发、张帖檄文的信徒。十二人被带走,周围又恢复平静。

2、重庆府道台衙门

郑道台与法、英驻渝领事正在交涉。法国驻渝领事我穆照怒气冲冲:“华司铎已经被虏达四个多月,至今未能释还,北京海外传教会给法兰西公使的信中说:在这个不幸的地区,今天是余蛮子行使官吏的职权,儒弗神父被打伤,周万春牧师被捕,在合江县城外几里路的地方,余蛮子洋洋得意,在泸州城里周道台与严知州炫耀他们未受处分,并策划他们的阴谋;儒弗神父最近受到攻击的长山剧场的教堂被焚毁;宝禅寺的基督教徒的破产,在贵州边境地带还有周子文一帮准备参加战斗。总理衙门还没有回答我们请求的问题。请阁下与法维埃主教慎重商谈我认为十分严重的这种情况。”

郑道台:“穆照领事,情况确实严重,重庆海关给英海关总署的报告中说,9月27日,余栋臣率领全军占领荣昌城附近成渝大路上三个据点,抢掠焚毁教民房屋,并向绅富募捐;他纪律严明,禁止抢掠非信教人户。同时,领事们急电总督,总督当即命令军队四千人由成都及其他地方集中重庆。城外附近开始出现土匪,四乡绅富蜂涌入城,引起居民最大惊慌。揭帖出现,声称9月30日攻城。”

法国领事:“北京主教法维埃给兵部尚书荣禄大臣打了报告,请求他马上派兵镇压,惩治这些玩忽职守而造成叛乱的官员。因此四川总督才派兵集中重庆。法国公使已通知四川总督,万一被掳的华司铎出事,将唯他是问!”

英国领事:“重庆英国海关给英国海关总署的报告中说:余栋臣被最多数人,包括不少中国官员敬仰为爱国之人而不是叛逆。他的徒众采用了军装,并且得着大批边发来复枪,还自己制造枪炮,开始顺序地攻打教民房屋和教堂。此时,余向官方要求在他释放俘虏之前,先给银三万两,并要毛瑟枪二千枝,外加赦免他自身和有关地方官员,这一切要法国政府保证。并要清廷政府保证,要求德国人退还胶州和旅顺,要求日本人退出台湾和琉球,要求法国人退还安南,强迫欧洲人尽出中国境地。这个暴动领袖发布的布告之一《中国义民、皇朝百姓余栋臣布告》是值得注意的,因为它表明了这次起事自认不讳的目的。”

郑道台:“请各位领事放心, 我们已命各知县绅商成立团练日夜巡行街道,张贴告示申明暴徒出现格杀匆论。各知县尚能应付事机,在重庆西南之九龙坡处,擒获十二名身着军装,带有余蛮子印信檄文的徒众,并公开行刑斩首示众。”

3、湖北湖南震动

湖广总督府。湖广总督张之洞正在与英、美、法、德使馆人员会晤。

张之洞:“欢迎英国领事史密斯先生到来,感谢贵国大力支持我湖广总督府开办汉阳枪炮厂、制铁局和马鞍山煤矿,并筹办南段芦汉铁路,使我湖广之地足以与北洋李鸿章一比高下。史密斯先生劳苦功高。”

史密斯:“哪里,哪里,谁不知你湖广总督张之洞原任两广总督,在中法战争中起用老将冯子才击败法军,收复镇南关、谅山等地,现又大办洋务,成为后起的洋务派首领。张总督才算劳苦功高哩。”

张之洞:“今天请领事来是想请英国政府在出面干涉两湖地区反洋教的斗争和镇压唐常才自立军起义的事。”

史密斯:“四川的余蛮子起义迅速波及湖广地区,我大不列颠帝国的耶稣教传教士和教徒也深受其害,为了我们两国的共同利益,我大不列颠帝国义不容辞,一定鼎力相助。”

卫士通报:“德国领事万斯先生到!”张之洞离座迎接。张之洞:“欢迎德国领事万斯先生到来!”待万斯入坐后,张之洞:“感谢贵国大力支持我湖广总督府开办湖北织布局、湖北丝局,湖南制麻局,我是竭力主张‘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为了‘东南互保’,镇压两湖地区反洋教斗争和唐常才自立军起义,特请德国领事万斯先生出谋出力。”

万斯:“余蛮子起义震动两湖地区,我德国耶稣教内地会传教士和教徒也深受其害,只有共同出力平定叛军,才能保我德意志帝国在华利益。”

卫士通报:“法国领事圣马丁先生到!”张之洞离座迎接。

张之洞:“欢迎法国领事圣马丁先生到来!”待圣马丁入座后。

张之洞:“鄂、湘两省借余蛮子之势,宜、施各州匪徒四起,假其名号焚掠教堂,掳杀教士,宜昌大为惶扰。我惟有进兵攻剿,教士生死在所不顾。领事以为如何?”

圣马丁:“这是张总督的个人意思还是皇太后的清政府行为?”

张之洞:“这既是我从大局出发提出的计划,奏请皇太后批准后叫我与法使协定后执行。”

圣马丁:“闻余蛮子要挟无厌,索饷、械过多,还要我法兰西政府担保,近日不知已就范否?”

张之洞:“没有,余蛮子还扣了我们安定营统领周万顺,我们已派立字营统领张济前去再次息和,若息和不成只有派重兵攻剿。”

圣马丁:“我也深以为然,只是.......”

张之洞:“设或华司铎受害,我当厚给抚恤,重诛匪徒。一面重赏密行购线,保护洋铎;一面进兵攻剿,毫无瞻顾。彼见我一意进兵无所顾惜,或竟不敢害洋铎,以留为剿败赎罪之地,亦未可知。不知法领事肯照办否?”

圣马丁:“这.....”

卫士来报:“美国领事迈克斯到!”张之洞离座迎接。

张之洞:“欢迎美国领事迈克斯先生到来!”待迈克斯坐定后。

张之洞:“今天请四国领事共同协商进兵攻剿余蛮子及其匪徒一事。自川匪余蛮子闹教以来,湖北接界之施南、宜昌两府,讹言纷起,匪徒群起与教堂为难。前月二十九日,施南属利川县教堂、育婴堂被匪毁,并焚掠教民多家,系假托余蛮子旗号。十月十六日,宜昌属长乐县教堂亦被匪毁,杀毙教民一名。查宜昌各属,平日教民恃符欺扰良民,怨恨已深。今借川匪余蛮子声势,匪徒鼓煽,纷纷报复。自川匪余蛮子挟华芳济司铎肆闹,邻省愚民痞匪以为得计,纷纷效尤,必须破其狡计方能措手。各国领事大人以为如何?”

法国领事:“此风万不可长!”

英国领事:“此风万不可长,政府必须派重兵清剿,我大不列颠帝国在这个问题上将作贵国政府的坚强后盾,可以提供有偿的洋枪、洋炮援助。”

张之洞:“谢谢英国领事支持。因全国有教堂处所尚多,倘以掳教士为护符,则匪焰益张,各省教案接踵,直无办法,大局将不可收拾。”

美国领事:“此乃一定不易之理,我美利坚合众国愿作贵国政府的坚强后盾!”

德国领事:“此乃一定不易之理,我德意志政府坚决支持贵国政府的平叛行动!”

张之洞:“谢谢四国领事,我速致电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在请各国公使最后签约之前,今天先请四国领事签约,允助我进剿。不然迁就过甚,假以羽毛过丰,以后此匪仍为川省教堂之患,且各省效尤,恐教士被掳之事日不绝书,教案真无办法矣。”

四国领事纷纷表态:“同意签约”,并各自签约。

4、成都告急

内江万家场。唐翠屏所部起义军打着《反清灭洋唐翠屏部义军》的旗号,浩浩荡荡朝成都方向进发。唐翠屏骑一匹红棕烈马,身佩宝剑、洋枪,显得十分英武。属下近万人的队伍个个精神抖擞,斗志昂扬,都穿着团勇军装,身佩大刀、长矛或洋枪,前面还有马车拉着大炮(牛儿炮)。传令兵从后面骑马飞奔而来,向唐翠屏报告说:“何希然所部义军攻入江津县十都、太平、石蟆等又攻入内江,现与我部主力会师齐攻成都。”唐翠屏:“好啊!大家作短暂休息,等何希然部义军到来!”义军进入万家场一寺庙休息,义军所到之处秋毫无犯,商贾照常营业,农户照常耕作。不少老百姓夹道欢迎义军到来。当地富绅送来热气腾腾的饭菜,义军正在庙内吃饭,何希然部义军打着《反清灭洋何希然部义军》的旗号进入大庙。唐翠屏热情迎接,放下碗筷与何希然热情拥抱。何希然与唐翠屏同桌用餐。唐翠屏:“我们下一个进攻的目标是简州石桥乡,再下一个目标就是贾家场,这是成渝大路上进入成都东门的第一个门户。”何希然:”我重点攻石桥,唐三哥重点攻贾家场,然后我们在龙泉驿会师,直攻成都。”唐翠屏:“行,蒋赞成大爷所率义军攻下安岳后正转战乐至向成都进发,马代轩部攻下安岳后已与蒋大爷所部会师齐攻乐至向成都进发,到时我们四军合一,攻下成都不在话下。”何希然:“攻下成都后唐三哥把四川总督的位置夺了。”唐翠屏:“还有蒋赞臣大爷往那里撂?”何希然:“蒋大爷不是要南下广州吗?两广总督的位置还等着他哩!”唐翠屏:“我当了川督后成都府的道台就由你来当了。”何希然:“但愿如此。”

四川总督衙门。四川新任总督奎俊与布政使王之春正在议事厅紧急议事。王之春:“奎俊总督大人,大人到任前,鄂督张之洞大人致电前任四川护理总督文慎重、文光大人,惟余蛮子系因仇教而起,与土匪有别,宜令官绅抚谕,劝令将洋教士送出,解散胁从,善为了结。文光大人照此办理,不但洋教士未放出,还把周万顺统领、提督扣押。文光大人为此丢了官。奎大人不能再手软啊!”奎俊:“我从江苏巡抚调任川督时,就向朝廷上奏:余栋臣无就抚之心,提出以剿为抚的主张。十一月初五,朝廷电谕认定:目前兵力过单,防剿不易,更恐开衅洋人,事势愈形棘手。如有可抚之机,仍以设法招降,从权了结为是。所以我派出立字营统领张济再去与余蛮子讲和。”王之春:“可十月二十六日,鄂督张之洞又致电给我说:“四川布政使王之春函电均悉。闻法国欲借端生衅,余蛮子事不宜久延,总以诱令速交教士为要。彼扎营虽多,皆系团勇;事定以后,无饷安能久聚,无械又何足畏。此时,似稍从权迁就为宜。”奎俊:“对啊!我这次派张济统领去再次与余蛮子息和已给他交待,无论余蛮子提出什么条件,你都答应。总之采取空手套活虎的办法,和约只是一纸空言,只要放出华芳济和周统领后就进兵围剿。”王之春:“有奎俊总督这话我就放心了。到时候我主动请缨督军清剿。”

奎俊:“没问题,剿余乱的总兵非你莫属!”

一电报收发官拿来一份电谕说:“这是皇太后和皇上新发来的电谕。”奎俊接过电谕看后说:“圣谕令我等相机剿办,体察情形,暗中厚集兵力,绝其出路,俾成坐困之势。令你亲率泰安、安定、长胜三营,从湖北调取立字右营,新招募十营,拨照信股票银五十万两用作军饷,并调团勇随官兵对余匪进兵攻剿!”王之春:“真是大快人心啊!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奎俊:“圣谕还说,在调集大军进剿前,仍虽抓紧谈判,同意我们空手套活虎的办法,只要放出提督周万顺和华芳济后就派大兵攻剿!”

第十三集  张统领三次讲和

1、余、蒋二部会师汪平镇

余蛮子所部义军押着周统领、华芳济、黄用中从荣昌朝泸州方向进发。远近乡民齐来祝贺。成百上千乡民主动要求参加义军,准备与官兵鏖战。首尾二、三日,来附者约三、四千人。

汪平镇。义军营寨泸卫九姓司(土司)任大光与把兄弟刘焕旺来汪平镇拜见余蛮子。

值日官报:“泸卫九姓司任大光与把兄弟刘焕旺来见。”

余蛮子:“有请!”任大光、刘焕旺进寨。

任大光:“我是泸卫九姓司任大光,这位是我的把兄弟刘焕旺。欣闻余总兵扣押了周万顺统领、华芳济洋司铎和黄用中华人司铎,真是大长义军的威风大灭洋人的气焰啊。我泸卫九姓司官员协助我的把兄弟刘焕旺也抓住了伍安东洋教士,现关押在泸卫衙门。”

余蛮子:“你们作得好,就是要多抓几个外国教士作人质才好,大举起义。”

刘焕旺:“我们义军所到之处得到各地大小官员的支持和保护,起义的烽火迅速在各地蔓延,特别是永宁道台周廷揆,他从不向各地下达命令制止起义,并拒不接见教士,从未公布一纸保护洋教的告示。因此,在他管辖的十二个县的县令、大小保正、乡约等大多支持义军的行动。”

余蛮子:“周廷揆好样的,将来给他加官进爵,张鸣坷军师给他记上一功!”

张鸣坷:“据我所知,还有泸州知州严书林、筠连县令江岁同,长宁、高县、兴文、永宁、纳溪、隆昌、宜宾、屏山、珙县、江安、合江、内江各县县官和保正、乡约,他们都是支持义军的。”

余蛮子:“统统记上一功,任大光、刘焕旺记一大功,把事迹搞清楚,将来好论功行赏!”

值日官报:“蒋赞臣所部义军已拢汪平镇与我主力义军会师。”

余蛮子:“出寨远迎!”

汪平镇场外,蒋赞臣所部义军打着“反清灭洋”“蒋赞臣部义军”的旗号,扛着洋枪、土炮、大刀、长矛、着装整齐,斗志昂扬地来汪平镇与余栋臣部义军会师。余栋臣上前热情拥抱蒋赞臣,说:“蒋大爷在川南地区战迹显赫,我向你表示祝贺!”蒋赞臣:“显赫什么啊,二十六个教堂的外国神父全跑光了,只逮住一个伍安东,而且还是刘焕旺的功劳。”余栋臣:“这次请蒋大爷来跟我一起与张济统领议和,蒋大爷认为息和好喃,或是继续我们原来的计划好?”蒋赞臣:“我认为还是息和的好。”余栋臣:“我也是这个意思。但一批从湖北、湖南来的义军都主张杀了华芳济、黄司铎和周统领打到燕京去。”蒋赞臣:“华芳济和周统领决不能杀,周统领还宜于早放,不然官兵大兵清剿,你我皆成阶下囚。”余栋臣:“所以我才请蒋大爷一起定夺。”

2、张统领派官员接洽

汪平镇余蛮子义军寨中。余蛮子、蒋赞臣、张鸣坷在一起商议军机大事。张鸣坷:“据可靠消息,清廷从湖北调取立字右营从宜昌入川,准备对我义军进行清剿。”余蛮子:“远水难救近火,他来了,我早跑了。”蒋赞臣:“我们不能掉以轻心,这次朝廷可能要动真格的了。”余蛮子:“只要华芳济在我们手中,朝廷不会把我们怎么样。”

卫士来报:“张济统领派一武官前来议和。”

余蛮子:“张统领来了吗?”卫士:“没有。”

余蛮子:“岂有此理!请!”武官及随行乡绅入寨。

余蛮子一见大足县总舵把子李铁等陪一武官到来,忙上前迎接说:“李大爷甚么风把你吹来了?”李铁向余蛮子介绍,说:“我是奉命行事,陪立字营武官前来息和的。这位就是义军总兵余栋臣。”余蛮子笑着说:“还是叫我余蛮子好。息和可以啊,只是要张济统领亲自来谈。”武员说:“张统领派我为全权代表,条件你们尽管提,今天是初次和谈,和约最后由张统领签字生效。”余蛮子:“这次是第三次息和了。除了前两次提出的十项条款外,外加给我银三万两,洋枪二千杆,带兵五千,这一切要法国政府保证。并要朝廷保证,逐德国人出胶州,驱日本人出台湾、琉球,赶法国人出安南,强迫欧洲人尽出中国境地。你敢签字答应吗?”武员:“不敢,不敢。”蒋赞臣说:“张鸣坷军师给张济统领写封信请这位武官带回,请张统领亲自来谈。”余:“对!”张鸣坷写信毕,念:“张济统领顿首:和好固所愿也,特非一武员所能成事。果有要言和诚意,请移趾辱临,当面见教。义军总兵余栋臣即日。余:“行!”武员拿信后告辞,李铁等乡绅全留下。

李铁:“这次我等绅良是特来给余总兵通风报信来的。朝廷已派四川布政使王之春为总兵,率领清军泰安、安定、长胜三营,从湖北调取立字右营,新招募十营,拨昭信股票银五十万两,并调团勇随官兵进剿起义军。”余:“官兵何时动手?”

郑达邦:“前一段时间是调兵遣将,现湖北立字右营已一并规张济统领调遣,共有一万二千人。”荣昌县袍哥总舵把子王大爷:“他们还从湖北汉阳枪炮厂运来了大批洋枪、大炮。”永川县袍哥总舵把子张大爷:“据说王之春总兵是采取分个击破,先攻外围,逐步缩小包围圈的战术。”余蛮子:“好在蒋大爷已与我会师,叫唐翠屏等部暂时停进兵成都。”蒋赞臣:“对!清军人数、军械皆占优势,分散出击,对我义军极为不利。”张鸣坷:“形势对我义军极为不利,我们必须退守龙水镇,集中兵力与官兵周旋。”余:“待张济签了和约后坐镇龙水镇,等官兵履约后再放华芳济。”蒋:“那周统领何时放?”李铁:“这次张济统领请我们来求余总兵先放了周万顺统领。”余:“可以,张济一签和约,我就先放周万顺。”

张鸣坷写好调兵令说:“令唐翠屏何希然部暂停进兵成都的军令已写好,派谁送去?”余:“由罗成和余金枝扮作夫妇送去!”

3、张统领亲来议和

汪平镇余蛮子营寨

众绅士陪张济统领和丁昌燕来余寨议和。余蛮子一看丁昌燕及众绅陪张济统领来营寨,开寨门迎接说:“欢迎省宪张统领亲来议和,今日之事可为也。”“丁昌燕:“这就是威震川、渝、鄂、湘、云、贵的义军总兵余蛮子,这是省宪立字营张济统领。”余蛮子:“请!”

众人进寨内大厅入座。余蛮子:“我重申,在上次永川和约十款的基础上,再加昨日张统领所派武官商谈的附加协议七款,若张统领签字即为和约生效,为表我义军履约的诚意,和约签字后我先放周统领,待官方真正履行和约条款后,我才能放华芳济。”张济:“前十款已有前议在先,不再有异议。只是补充条款中一欲得枪炮二千杆,一欲带兵五千人,许你总兵衔,我一人无权同意。”余蛮子:“无权同意你来干啥!”张济:“我连夜电报总督府,最迟今天傍晚就能得到总督府的电报批文。”蒋赞成:“今晚我们等你。”余:“送客!”张统领、丁昌燕被送走,部分乡绅留下。袁海山:“这是官府调兵谴将的缓兵之计。若张军门不允所请,先杀张,旋杀华芳济,旋又杀周军门,然后率张军门投降之兵一万二千人,加我义军两万人向重庆、泸洲进发。”

余:“就这么办,这叫破釜沉舟,与清军拼个鱼死网破!”

张桂山:“对!破釜沉舟,鱼死网破!”

腾远发:“这才是我们的余蛮子大哥!”

这时,华芳济、周军门、黄用中关押之室距大厅不远,大厅所议之事他们一一听清。

夜,张济在丁昌燕及众绅陪同下又来余蛮子寨中。余蛮子热情迎接。张济首先说:“一接到王之春布政使的电报我就赶来了,王藩宪(藩宪为布政使的别称)说:可以许余总兵衔,带兵由五千人减至二千五百人,另给洋枪一千五百杆。其余条款不变。”余:“为什么带兵减半,洋枪少了五百杆?”张济:“王藩宪的意思是看其诚意再酌情增加。”蒋赞成:“我们也要看其诚意再酌情放人。”张济:“这……”余:“这什么?和约可以签,周军们(统领)暂时不放,华芳济要等到和约完全履行才放!”张济:“丁知县以为如何?”丁昌燕:“大家都作了让步,我看可以签约。”在一阵协商修改后,双方在和约上签字。

甲方签字人:立字营统领张济。大足县知县丁昌燕

乙方签字人:起义军总兵余栋臣、副总兵蒋赞成

大清光绪二十四年九月十一日

张济:“我和丁知县看看华司铎和周军门可以吗?”

余蛮子:“可以。”张、丁在卫士带领下来到另一斗室,里面关着周统领、华司铎和黄司铎。丁知县:“立字营张济统领和我看你们来了。”华司铎生怕余蛮子出尔反尔,忙问:“和协签字了吗?”张济:“和协签字了。你关了快半年了吗?”华司铎:“还有二十天就半年了,你们赶快走。”张:“你们三位受委屈了,要不了多久就可恢复自由了。”华司铎、黄司铎:“张统领和丁知县请马上离开这里。不要担心我们。”

张济在丁昌燕及众绅士陪同下离开余寨。

余蛮子、蒋赞成、张鸣柯、袁海发、腾远发等在大厅议事。

余蛮子:“和约已签,下一步怎么办?”

张鸣坷:“等待官方履约不是办法,继续执行原计划已不可能,只有兵分两路,一路暂驻汪平镇,一路回大本营龙水镇,若官方果能履约,放了华芳济、周统领;若官方毁约,杀了华芳济、周统领,照原计划执行。”

腾远发:“和约只是一纸空文,官方签约是为了放出周军门和华芳济,只要华芳济、周军门一放,大军立至,你我定为齑粉!”袁海山不住点头称:“是!”蒋赞成:“依你俩之见如何?”

袁海山:“息和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好在我们手上还有华司铎、周军门这两张王牌,我们可以凭借这两张王牌,先攻江北,绕道重庆直下湘、鄂,利用湖北、湖南民众对清军的仇恨和对义军的支持响应,在湖北、湖南站住脚根,再赶鄂督张之洞下台,只要有了华中这块根据地,东进金陵、上海、西攻重庆、成都,南下广州,北捣燕京,推翻满清王朝,拥立新皇,不是不可能的。”余蛮子:“袁海山师爷的宏图大略我不是不想,但今非昔比,还是照张鸣柯军师的计策办。只是谁留谁去?”

蒋赞成:“我、袁师爷留汪平镇,余大哥、张鸣柯、藤远发去龙水镇。”

余蛮子:“就这么办。”

第十四集  张统领被扣作人质

1、余蛮子派人杀汪芳

余蛮子率义军部队往大足县方向进发。余蛮子、张鸣柯、腾远发各骑一头马,威风凛凛地走在前头。中间三匹马上各捆着周统领、华司铎、黄司铎,由执枪卫士牵马行走。

行抵华罗场,众乡绅热情迎接,民众挤满大街小巷,争睹周统领、华司铎、黄司铎三个囚犯。一老者高喊:“快来看啊!义军捉到一个统领,两个司铎,还有一个是高鼻子洋人。”民众蜂拥而至,余蛮子走上广场台阶高声讲演:“这人是清军安定营统领,四川提督周万顺。(群众中有人高呼:”杀之,杀之!“)我义军在《中国义民、皇朝百姓余栋臣布告》中说:本义民但诛洋人,非叛国家。倘官兵视义军为仇敌,反戈相向,则兵丁官役皆是洋人,并非我朝臣子,于国家,法在必诛,于义民理难容宥。这个洋司铎叫华芳济,这个华人司铎叫黄用中,(群众中有人高呼:“该剐,该杀。”有人扔鸡蛋)他们都是我义军俘获的人质,(群众高呼:义军为民除害,百姓拥护!)朝廷百官大都贪图禄位,惛不解事,徒知受西人之贿,畏西人之权势,而国将瓜分,民将瓦解,茫然不介于怀。我们和洋人签定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随着洋枪、洋炮而来的是洋人的传教士,早在同治四年,法国传教士就窜到

 

标签: 原创影视文学剧本(886)
--------------------
刘先觉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功夫熊猫

49632名成员116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