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福楼拜>>卡夫卡喜爱的书籍

卡夫卡喜爱的书籍

加入收藏

2011-5-30 16:37:37

以下主要根据悠哉《像弗朗茨·卡夫卡那样阅读文学作品》一文,欢迎补充。

  弗朗茨·卡夫卡是西方现代派文学的鼻祖之一,他对二十世纪世界文学的影响,用美国剧作家W·H·奥顿的话说:“就作家与其所处时代的关系来说,当代能与但丁、莎士比亚和歌德相提并论的头号人物就是卡夫卡。”

 

  马克斯·勃洛德的《卡夫卡传》和克劳斯·瓦根巴赫的同名传记提供了许多这方面的资料。勃洛德告诉我们,卡夫卡热衷于阅读名人日记、书信、传记和自传,例如他对19世纪德国作家克莱斯特的《O侯爵夫人》等小说十分钦佩,“怀着特殊的兴趣阅读克莱斯特的信件”,对福楼拜、海涅书信和《克鲁泡特金回忆录》也反复研读。

 

      卡夫卡自视为福楼拜的精神的孩子,他很早就培养了从法文阅读福楼拜小说的爱好。他在给勃洛德的第一封信中说:“瞧福楼拜!在他的作品里你只读到关于一些事实的讨论,你明白,那可不是多愁善感的废话。”但是他最推崇的福楼拜作品并非我国早已熟知的《包法利夫人》,而是《情感教育》。这部“语言华丽”的虚构作品成为卡夫卡得闲边品咂得津津有味的枕边书,也是他外出旅行时的箱底之书。卡夫卡曾说:“《情感教育》多年来如同仅有的几个朋友陪伴着我,无论在什么地方,一翻开这本书,都会使我激动不已,全然被它给迷住了。”

 

      对于歌德,卡夫卡自然是十分景仰的,他嗜读其全部作品,但是对《少年维特之烦恼》又颇有微词。在给勃洛德的上封信中他说:“你说‘《维特》写得多么美!’,我说‘可要是我们准备讲真话的话,其中毕竟也有一大堆多愁善感的废话哩。’” 批评《维特》包含“一大堆多愁善感的废话”,这就体现了卡夫卡别具慧眼的阅读眼光。歌德曾对爱克曼夸口说,《维特》包含着他“大量的情感和思想,足够写一部比此书长十倍的长篇小说”。 二者参照,我们不难悟出二十世纪的文学趣味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而且至今仍处于变化之中。

 

  在英国作家中,卡夫卡最服膺查尔斯·狄更斯。卡夫卡的《失踪者》就是对他的《大卫·科波菲尔》的一种仿写。卡夫卡自称是个“独特的自传型作家”,他笔下的每一个主人公都是自我,或者说是自我的变形。基于上述理由,我们不难猜测,卡夫卡心仪狄更斯的主要原因是,钦佩他编故事的惊人天赋和利用自己经历进行“化实为虚”式的虚构改写的能力。

 

  在俄国作家中,卡夫卡对托尔斯泰较淡漠,托尔斯泰的三大长篇小说《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和《复活》,卡夫卡似乎从没读过。卡夫卡唯一钦佩并多次阅读的是托尔斯泰的短篇小说《伊凡·伊里奇之死》,可以说,若不是这篇以描写死亡为主题的小说,卡夫卡对托尔斯泰简直是不屑一顾的——描写死亡,这也是卡夫卡小说的主题,这点我们从《判决》、《变形记》、《绝食艺人》、《官司》(又译《诉讼》或《审判》)和《在流放地》等看得很清楚。但是卡夫卡对契诃夫和陀思妥耶夫斯基很喜欢,尤其是后者。

 

  卡夫卡酷爱阅读包括格林童话在内的童话故事。

 

  卡夫卡喜欢阅读《十日谈》。

 

  卡夫卡喜欢阅读《中国鬼怪和爱情故事》,该书据推测是《搜神记》、《聊斋志异》和唐传奇的选本。

 

  作为犹太人,卡夫卡对《圣经》和犹太宗教经典自然是熟读的。此外他酷爱阅读哲学著作,古希腊哲人的,印度的《奥义书》,马丁·路德著述,阿西西的圣方济各的著述,叔本华和尼采的著述,丹麦哲学家克尔凯郭尔的著述,老子、孔子和庄子的著作。

 

 
  卡夫卡的格言写作堪称一绝,其精辟得益于《老子》和孔子《论语》之涵养。至于《庄子》一书,卡夫卡对其雄奇诡异的想象力钦佩之至,其小说《变形记》和《猎人格拉胡斯》就深深地烙上了庄子思想的印记。例如,《猎人格拉胡斯》有这样几段文字:
  
  尸架上的人立刻睁开了眼睛,露着痛苦的微笑将脸转向那位先生说:“你是谁?”跪着的先生并不惊奇地站起来答道:“里瓦市长。”
  尸架上的人点了点头,软弱无力地伸出胳膊指着一把扶手椅,待市长顺从他的邀请坐到椅子上后,他说:“这我以前知道,市长先生,可我总是立刻就把一切忘得干干净净,一切都在和我兜圈子。最好还是由我来问,尽管什么我都知道。您大概也知道,我是猎人格拉库斯。”
  “毫无疑问,”市长说,“关于您的事是昨天夜里告诉我的。当时我们早已睡下。午夜时分我妻子喊道:‘萨尔瓦托尔’——这是我的名字——‘快看窗边的那只鸽子!’那的确是只鸽子,不过大得像只公鸡。它飞到我耳边说:‘已故猎人格拉库斯明天要来,请以本市的名义接待他。’”
  猎人点了点头,舌尖在双唇间闪了一下:“是的,那些鸽子是在我之前飞来的。不过市长先生,您认为我该留在里瓦吗?”
  “这我还说不上来。”市长回答说。“您死了吗?”
  “不错,”猎人说,“正像您是一个所看到的。那还是很多年以前,不过这很多年肯定是个大数目,在黑森林,那是在德国,在追一只岩羊时,我从一块岩石上摔了下来。从那时起我就死了。”
  “可您也还活着。”市长说。
  “在某种程度上,”猎人说,“在某种程度上说我也还活着。我的死亡之舟行错了航线,一次错误的转舵,船长走神的那一瞬,我那美丽的故乡的吸引力,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我只知道,我依旧留在这世上,我那小舟从此就行驶在尘世的水域里。我就这样漫游着,本来只想住在自己山里的我,死后却遍游世间各国。”
  “这样说来,天堂并没有您的份?”市长皱起眉头问。
  “我”猎人答道,“总是在一个通往天堂的大梯上。在这广阔无涯的露天台阶上,我到处游荡,一会儿在上边,一会儿在下边,一会儿在右边,一会儿在左边,永远处于运动之中。我从猎人变成了一只蝴蝶。您别见笑。”

      “我没笑。”市长辩解说。
  
  可以依稀辨识的是,这里包含着庄子“齐生死”、“吾丧我”和“庄周梦蝶”寓言的影响,还混杂着古希腊哲人赫拉克里特的“一切皆流”思想。

标签: 卡夫卡(32)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810029/blog/6051903/
--------------------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福楼拜

9名成员6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