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一个人的寂寞星球>>六 记

六 记

加入收藏

2011-10-20 11:49:16

 

 

 

 

11年8月31     星期三    秋老虎很厉害啊

 

改天真的要买双人字拖了 旧的快不能用了 碰到积水容易打滑 布带也有点松了 可心里就是有点不舍 不知缘由 大概我是念旧的人吧

和阿盖 他女朋友开玩笑道 叫他们替我在鼓浪屿好好玩好好吃 不过他们回的留言可让我摸不到头脑 什么帮我找到另一半了 呵呵 还是开心的 期待他们俩给我汇报旅行零零总总

上午煮了半个小时的马铃薯 抠门的导师只给了我短的可怜的玻璃棒搅拌 结果在电炉旁烧得苦不堪言 可还是打趣地同同伴说 我的腿毛都快烧焦了 我是多么会苦中作乐啊晚饭没事因为要惩罚一下自己的馋嘴 心里老想着各种好吃的 可是摸摸口袋空的让我情何以堪 只能拍拍肚子安慰自己 还是去喝蜂蜜水吧 那个省钱

忽然发现自己已有两年没有滑轮滑了 懒 当初买的时候信誓旦旦如今呢总是一推再推 就像暑假给自己定下的锻炼计划胎死腹中 有时摸着自己的一整块腹肌恨铁不成钢的心是多么凄凉

憋尿非常不好 不过他们说有瘦脸的功效 真不明白 那些女的想着法的折磨自己只为了一张易老的面具和一副残缺的皮囊

 

 

 

 

11年9月1日     星期四    早起打完开水居然出了身汗

 

 

 

不承认并不代表没有撒谎

这天气实在让人没法活了 早上中午热的汗直冒 而傍晚到夜里居然开始刮大风从自习教室出来穿着短裤短袖人字拖的我真得是楚楚冻人了

昨天买的李子很好吃 一不小心又吃了三个 呵呵

心情犹如过山车般 一上一下 钱婆的歌已经无法满足我日渐苍老无力的心了总的来说 今天过得不好不坏 幸亏实验没去做否则被导师骂个狗血淋头 除了看书看得有点走火入魔外 百分之九十还是快乐的

晚饭本着填饱的目的想草草了事 结果巧遇陈炮和欢欢 然后三人嘻嘻哈哈的吃了不太地道的东坡肉 最重要的是点了我心仪已久的西红柿炒蛋 酸的带劲 我恨不得舔干净盘子 没有啦 玩笑玩笑

下午把午睡让给了理发 可是发型师不那么行 剪了个不三不四的发型办了60块的剪发卡 心疼地直掐自己的大腿

回来看着床上如同狗窝一般 臭衣服臭袜子一堆一堆的 不想洗

黑色幽默

 

 

     11年9月2日    星期五    整日在实验室不知天气

 

 

你我共同点 可能就剩 悲伤时心痛的是同一边

再者 等着 偶尔 没了

 

没有像今天这样没状态 明明想过的问题 可就是没那么重视结果一天的努力白费了

大概每个人都会有一个能够让自己放下所有的戒备所有的防御所有的坚强所有的希望的地方吧那时你可以不顾他人对你的希冀对你的指责对你的愤愤不平 扯下面具放下包袱痛痛快快的做一回真正的自己

窝在实验室浑然不知外物如何 明白了不是努力就能达到想要的或许换来的可能一而再三的失败

今天书一点也没看 却累得没有道理

我们往往很有说服他人的能力 而总不能很好的当一回自己的说客

当我打完导师的电话后 我是如此的想 打开手机 按下通讯录找到你的名字 然后拨过去 接着一阵熟悉的彩铃过后传来你那慵懒的话音 我会情不自禁的开始小声的哭泣起来 最后在你一句 怎么了没事吧 后 心踏实起来 可我还是没有这么做这是件多么没出息的事儿

纠结

 

 

     11年9月14日      星期三      晴朗

 

 

忙得有点快疯掉

其实我真的觉得 只有我也只剩我自己能受得了我自己了 geoffrey和我聊了蛮好玩的 我一边跟他讲着对面宿舍小**的轶事 一边各自自嘲着一个人也无所谓的调调然后又很煽情的给对方加油鼓劲 可谓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呵呵

中秋节那天破天荒去打了篮球 以为这几年没打球会很生疏可上篮擦板进框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由于没鞋借了宝宝的 太大了 脚趾被踩了几脚又扭了一下 右脚大脚趾的指甲似乎有脱落的迹象 血印了整整袜子的前端 好笑的是 我看着流血的脚趾甚是奇怪自己的感觉 打了将近三个小时一点没觉得疼 等鞋脱了却是硬生生的痛 这让我想到了你 两个人时什么烦心事狗血事都是多么开心 可分开了 一想到曾经的快乐就是无比的苦楚生活多么有哲学

      做了疯狂的事 开心的 傻逼了

 

 

 

 

11年9月14日     星期六    满是扬尘

 

 

 

可能是晚上没拔耳机就昏昏睡着的缘故 整日的神经性偏头疼

睡得有些晚 入眠甚是困难 迷迷糊糊过惊醒几次 梦境却是记得异常清晰

深紫色的天空 漫无边际的水泥地 远处迷蒙的光源 忽近忽远的声响 光源深处走来一人 逆光的缘故无法看清面容只能从身材辨明是个小孩 没过多久便到了跟前 齐腰的高度天使般的容貌 明眸皓齿 一般磊落 然后他抬起头 伸出一只手 “你要吗” 刚想接过兀地发觉竟是人的心脏 我缩回手 只见男孩换了副面孔 张开獠牙猛地窜上来 只觉颈部一凉倒地片刻已是没了知觉 然后又是无止境的画面 看着鲜血顺着地面无规则的四散 眼中满是异象 有小学被人孤立时常去的煤渣操场 有奋力直追一个一个超越的五千米决赛 还有隐隐约约的人声沸腾的锅炉 飘扬的红旗 看流星雨的教学楼天台 沙尘漫天的阁楼

又是几段记忆 收到情书的抽屉 被女生围追堵截的放学校门 单调发出咯吱的吊扇 刻上英文名的课桌 写满各种奥数公式的黑板 呼呼作响台风来临的雨夜 废弃很久锈迹斑斑的铁栏带着玻璃碎片渣子的高墙 从未开过的昙花 …

最后口干舌燥的醒来

不知是哪本教科书上看过 如果一个人做梦的话 那时机体太过劳累 而做梦是在恢复 还有当人进入睡眠时 眼球的转速非常快而不是停滞的

头痛得厉害 起来后便觉得得去走走 然后中午穿过半个城市 来到书店 看了安妮编的大方 还有读了hansey写的寂静本想买本春宴 可想着还要买考研复习书便十分知趣 我找了个没人的角落 窝着身子坐在冰凉的瓷砖地板上 一本一本一篇一篇的看下去 读到蓝颜时用手机记下这样一段话

 

“一定会有那么一天。记忆与想念,不会比我们的生命更长;但我与那一天之间,到底要隔多长的时候,多远的空间,有几多他人的、我的、你的事情,开了几多班列车,有几多人离开又有几多人回来。那一天是否就掺在众多事情、人、时刻、距离之间,无法记认?那一天来了我都不会知道?我不会说,譬如一九七六年四月五日在天安门广场,我忘记了你。当时我想起你但已无法记得事情的感觉。所以说忘记也没有意思,正如用语言去说静默。”

 

最后在一楼的楼梯端发现了LP泰国 就是有点贵 没买

回来时挤着公交 思想发散着 想到最近的事情 觉得很糟 许是家里教育的原因 我首先想到的往往是自己的问题 呵呵 很是清晰的记得那时八岁那年夏天 我和邻里的小孩们玩然后大家玩斗鸡 翘着一条腿的游戏 同岁大的另一个男孩想赢过便很是迅速的向我撞来结果重心不稳 我一闪他便冲过了头撞到了地面 接着他就哇哇的大哭 地面坑坑洼洼 他的腿划了道不深的口子可血止不住流我爸正好经过 看看我看看倒在地上那娃 不由分说的抓起我的衣领将我扔了三四米远 我也哇哇大哭 我爸管都没管我 径直抱起那个男孩走了 从那以后我便明白 找原因就找自己的虽然我爸除了那次之后就没打过我  

路堵的厉害 走走停停 觉得反胃 有些事我们通常身不由己 不放过自己逼着自己 可事实却是即便再努力你也休想好过一点

可能你会觉得我是气场很强大 不屑记恨的人 而后根深蒂固的记忆描绘的愈发美好 事情就会偏离原来的轨迹 而你喜欢的却是你所想的那个我 虽然无可厚非 可那些强加的细枝末节往往会因为我的种种不成熟而后放大然后顿时不认识 开始挣扎 理想化过分的扭曲便是裂隙的开端 甚是美好的爱情观就会崩塌 然后 原来你不是这样的啊 就会烙印开来 一点点失望一点点非难 便有了借口 最后逃

可能我喜欢那种点到即止的爱情吧

诸行无法 诸法无我

 

 

2011年10月04日

 

 

 

 

 

来时未可知,去时亦不知。

前些日子看了R级片《伴娘》。觉得女主很幸福,可以有一个即便彼此大骂甚至干出一些疯狂至极的荒唐事的朋友。在平日不见说话不超过五句的现实里,人是冷漠的,即使热络的交谈也往往伪装出一副他人喜闻乐见的模样来迎逢。十分吃力也不讨好。毕竟都是淡水之交,除了盲目的强颜欢笑,更多便是对世间的不信任与自我的隐忍。我们都似乎充分明白别人的个把不诚实。无非对己的不负责是可耻的,而自身之外的便不可知亦不去知。都渴望别人对你敞开心扉。所以就连朋友间说话也如履薄冰,生怕一两句的臆断伤了对方的敏感脆弱神经。

 

回宿舍的路上抬头便看见一轮弯月,已记不得上次看月亮是什么时候了。十月初的夜有点微凉,梧桐路上尽是些下自习的人儿,熙熙攘攘,有点冷的热闹。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2420492/blog/6765411/
--------------------
什么时候 我能 这样 不用想你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一个人的寂寞星球

3名成员10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