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时光码字委员会>>《路边野餐》:你会因为一首诗难懂,就彻底拒绝诗吗?

《路边野餐》:你会因为一首诗难懂,就彻底拒绝诗吗?

加入收藏

2016-7-15 13:20:58


谈《路边野餐》时,人人在说长镜头。


甚至,会具体到某个镜头的长度:42分钟。都怪社交媒介太发达,无孔不入,传染一切,让电影可以更容易地寻找理想观众,又在悄无声息地破坏观影的理想感受。不止一个观众说,看片过程中,他在时刻等待那个长镜的来临与结束。这TM还能有完整的惊喜,或者纯粹的懵逼么?

 

你会在黑暗中掐着表,计算一部电影有多少长镜头、一个镜头有多长吗?肯定不会。当然,也有例外。美国影评人詹姆斯·乌登,写《无人是孤岛:侯孝贤的电影世界》一书时,计算过侯孝贤、小津安二郎、沟口健二、蔡明亮、西奥·安哲罗普洛斯等长镜头爱好者导演的电影镜头数量和平均长度。

对于影评人,研究电影有时就像搞科研,得解剖、观察、统计。对于多数观众,长镜头是个可疑词汇,当长镜头让人感受到长、太长,就是个麻烦,意味着让人煎熬,让人厌倦。


 《路边野餐》的所有秘密和答案,都藏在那个42分钟的长镜头之中。


导演毕赣混淆了现实与虚幻,让过去、现在和未来交融在同一空间。主人公陈升,去镇远找侄子卫卫,顺便帮女同事给病重的老情人捎几件物品:照片、磁带和衬衫,当他进入荡麦——毕赣虚构的一个地理空间,他遭遇了逝去的爱人,还有成年卫卫和他暗恋的姑娘洋洋。


可以称之为一场梦,这场梦是个情感宇宙,爱意、孤独、情义、屈辱、淡然、浪漫、恐惧、虚无、怅然,皆漫不经心而又处心积虑地流淌、漂浮于其中。

“荡麦”长镜头扛住了毕赣的充盈情感与表达野心,技术上的简陋与拍摄时的故障,也意外地构成了文本的一部分——梦的变形与褶皱


在无法进入影片的观众那里,长镜头来临之前,很可能就已和导演分手,长镜头的斑驳瑕疵只是加剧了灾难般的感受而已。而对于这部电影意欲搜索的那些沟通对象,镜头长短至此变得无关紧要,荡麦浓缩的巨量乡愁与诗情,几近于睡眠中一波又一波的梦幻狂喜

毕赣没有让人忽略掉镜头之长,不时插入的诗歌、不断转换的视角甚至在提醒镜头的长度。他是以文本的复杂性与情感的丰富性,来消解长镜头可能带来的单调与乏味,最终,让人不再在意镜头长度,而沉溺于黔东南的山水与雾气中。


无处不在的时钟,陈升与女医生的梦,都在吐露着时间与记忆的主旨表达。开场的《金刚经》引文暗示过,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李泰祥的磁带《告别》明示着唱道:“原来的归原来,往后的归往后。”

那时间和记忆里,有什么呢?就是那个贯穿于所有时空的情感宇宙。

 

毕赣处理人情时,显示出超越于年龄的成熟世故——他生于1989年,还不到30岁。禁欲似的浪漫,克制中的浓浓深情,平静待生死的超脱,似极了侯孝贤电影世界中的人与物。我们谈一位青年导演时,总是忍不住谈起他的精神源泉。黔东南与台湾地理有相似之处,片中的摩托、公路、火车、台球、黑帮、暴力、流行曲,都有《南国再见,南国》与其他侯孝贤电影的影子。

 

关于现实与虚幻,贾樟柯谈日本导演是枝裕和的《下一站,天国》(1998)时,曾说:“我一直想,如果一个非常现实的东西,现实到极点,会不会出现某种表现主义、抽象的东西,但我一直没能做到,看到是枝的影片,他做到了。”现在来看,此招已不算新鲜。后来的泰国导演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热带疾病》《恋爱症候群》)、墨西哥导演卡洛斯·雷加达斯(《寂静之光》)这些人,更不在乎现实主义与神秘主义之间的界限。毕赣以《路边野餐》,加入了这一打通虚实二脉的作者阵营

 

令人欣喜的是,毕赣将通过阅读、观影获取的美学经验,与自身的生命经验进行了有机融合。他拍的是他的眼前,他的故土,而非陌生远方。他没有困于某位大师的庞大阴翳中,进而折腾出一个不伦不类的精神赝品。


理论经验没有构成包袱,他构建的是自己的影像世界,在《路边野餐》中,他自信、大胆、无拘无束地释放了一次无与伦比的才华,完成了一次注定被影史铭记的经验探索

 

费尔南多·佩索阿在《惶然录》(影片一开始拟定的片名)一书中,描述过这样的两种人:“有些人把他们不能实现的生活,变成了一个伟大的梦。另一些人完全没有梦,连梦一下也做不到。”毕赣无疑是前一种人,他把一群人、一个小镇、一座小城所能拥有的最大浪漫,最浓诗意,最冷又最暖的人情,变成了一个看得见的梦。


接着,通过拷贝,这梦不再只属于黔东南,也属于北方、黄土高坡、巴黎纽约鹿特丹。

 

只是,复杂而非简单,暧昧而非明确,难免会让一些人觉得难懂、难看。难懂、不懂,是比长镜头更令人望而生畏的玩意。


你可以因“难懂”而拒绝《路边野餐》,你也可以试着与模糊共处,感受整体氛围后,再来厘清具体线索。毕赣说他上大学时,初看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的《潜行者》,觉得实在是难看又难懂,但他收获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他现在拍片,就是与那种感觉对话。《潜行者》是部科幻片,原著的中译名,和本片一样——《路边野餐》。

导演的话,可能含有传奇化的成分,不必完全当真。再来一个例子。詹姆斯·乌登在成为影评人之前,看《悲情城市》时,完全不知导演侯孝贤是谁,对影片他也并没看懂,但他没有排斥影片给予他的感受。后来呢,他写了前面提到的那本侯孝贤电影专著。

 

你会因为一首诗难懂,就彻底拒绝诗吗?如果不会,也请不要因此轻易拒绝毕赣的、你的《路边野餐》。


<end>

合作请联系:415697276(微信&QQ)

电影交流QQ群:2399854

7.5 

路边野餐 (2016)

影评(98)

收藏(833)

路边野餐/Kaili Blues(2016)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102317/blog/7968496/
--------------------
搞搞新意思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1分!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时光码字委员会

5701名成员18789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