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时光码字委员会>>为了忘却的仇恨——《记住》

为了忘却的仇恨——《记住》

加入收藏

2016-8-12 10:21:47

 

 

人们常说,时间是这世上最好的灵药,能够治愈痛苦,淡化一切仇恨和伤害。然而,并非所有仇恨都可以被时间治愈,有些黑暗与罪恶就应当被世人铭记。虽然同为二战时期的受害国,虽然同样承受了法西斯的残害,我们却并不敢说,能够对犹太人在那个时期所受到的迫害与屈辱感同身受。不过,通过许多文字、影像的记录,我们仍然有机会看到那段历史的真相,或者甚至可以透过犹太人强烈的复仇,间接地感受到那份沉重。

   

这部电影讲述的就是一位犹太老人,向当年谋杀亲人的纳粹复仇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没有出现关于纳粹罪行触目惊心的一面,而是从人性、社会的角度,从已经渐渐被淡忘的今天,再去追溯那一段黑暗的过去。执行复仇计划的是一位90多岁,并患有老年痴呆症的泽夫,他根据同为幸存者的麦克斯,放在他上衣口袋里的一封信,不断地提醒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下一步需要做什么。根据信上的记录,他是集中营的一位幸存者,在妻子去世之后,决心完成多年的心愿,向纳粹复仇。伴随着他支离破碎的记忆,颤颤巍巍的身体,镜头跟着他一起拜访了一个又一个可能的目标,有的是资料记录错误,有的是早已去世。跌跌撞撞的复仇之路,让观众不禁一次又一次的揪心,生怕他哪一次睡醒之后,就忘记了自己的使命,最后,终于找到了所谓的“奥拓瓦莱莎”,然而剧情在此出人意料的反转,泽夫本人才是真正的“奥拓瓦莱莎”。于是,这场在开始时,始于两个老人看似软弱的复仇,在结尾的瞬间变得强大起来,这仇恨背后旷日持久的计划,令人叹服的谋略,以及所暴露出来的人性,甚至是社会文化的层层深意,像是一条一直缓慢流淌的溪水,在悬崖边突然汇成了壮烈的瀑布。

一、仇恨不会老去

衰老是生命的必经之路,在路边看见一个颤颤巍巍的老人,我们总是不免心生恻隐,可是并没有人知道,他在年轻的时候,是否和如今一样无害。虽然我们常常会不自觉的产生这样的错觉,白发和皱纹是操劳的代言,衰老和善良也仿佛总是相得益彰。但是事实上,岁月让人老去,同时也会企图掩盖罪恶。

泽夫就是这样一个让人心疼的老人。他每次睡醒之后,都会惊慌失措的喊着:“Ruth”,Ruth是他妻子的名字,而妻子刚刚在两周之前去世。泽夫的老年痴呆症,让他在每次睡醒之后,都会忘记之前发生的事情,于是,他每天都会再次听到妻子的死讯,每天都会重新悲伤一次,他脸上的无助与深沉的失落,让人于心不忍。

另外一个犹太幸存者麦克斯,看起来比泽夫更加衰弱,他行动不便,并且终日依靠吸氧维持。他已无力亲自出门寻找隐匿的纳粹,泽夫的复仇进展,便是他唯一牵挂的事情。

   

很难去比较犹太人对纳粹的仇恨,与我们对当年日本人的仇恨,说是同样的似乎太过简单,然而又有太多相似之处。纳粹对待犹太人的残忍程度,让人触目惊心。可是这部以老人视角切入的电影,放弃了对血腥、残酷的回忆,强调了漫长的岁月,和这样久远都无法淡化的伤痛,通过长度让我们感受到伤害的份量。我们看见的是坐在轮椅里行动不便的老人,是记忆模糊行动迟缓的老人,那段历史已经渐渐淹没在了时间的长河,大多数的年轻犹太人,慢慢开始淡忘。而这些老人,从没有对历史释怀。即便是已经到了生命的最后一程,那些记忆依然如鲠在喉。或许他们已经衰老了,可是他们所经受所忍耐过的屈辱和恐惧,仇恨与记忆,却永远不会老去。

二、复杂的人性

在心理学历史上,曾有一个著名的实验叫做服从电击实验。考验的是人们对于发布错误指令的服从程度,这些指令代表着权威,同时也可以免责。当时的实验结果令人震惊,大部分人在不必负责任的情况下,都在指令下对实验对象实施了致命的电击,并且是在完全知悉电击致命程度的情况下。也就是说,一方面不必负法律责任,另一方面不必承担伦理责任(并非本人意愿,是服从实验安排)的情况下,人们会盲目的服从,从简单的肉体惩罚到杀害。这一实验的目的就是为了解释纳粹行为。尽管后期许多人对实验的过程和数据真实情况进行了怀疑,然而这个实验存在的本身,就说明了人们对于纳粹行为中复杂性的思考。有多少纳粹是主动并坚定的执行着希特勒的命令,而又有多少是在混乱中盲从,甚至有些行为只是为了跟上那个时代,却并没有去思考它背后的含义。泽夫又属于哪一种呢?

   

    人性的复杂程度是超乎我们自己的认知。在电影未进入最后揭晓时刻之前,泽夫在所有观众面前,是一个温和、儒雅并且可爱的老人家。他会亲热的和孩子打招呼,他会不顾衰老的身躯坚定地要去复仇,他对死去的妻子时刻充满深情,他惩罚纳粹的信念从不动摇。在影片中,泽夫向我们展示了这样一个动人甚至有点高大的形象。然而最后一幕,当我们得知这一切都是麦克斯的精心策划,泽夫本人才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奥拓瓦莱莎”时,大跌眼镜之余,也不免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人们常说,最好的欺骗是连自己也骗了。泽夫在德国战败后,为了逃脱军事裁决,偷取了犹太人的身份,在自己的胳膊上纹上犯人编码,来到美国隐姓埋名生活。在这漫长的半个多世纪中,他成功的骗过了所有人,甚至可能包括他自己。他以犹太人的方式生活,不可避免地以犹太人的方式思考。影片为他的过去留了一个小小的情节,当他找到所谓的目标后,看着客厅的钢琴,鬼使神差的弹奏了一曲,没有琴谱,全靠深藏在脑海的早年记忆。也许是老年痴呆症作祟,远记忆更加清晰,也许是钢琴的少年功底更难以磨灭,总之,记忆支离破碎的泽夫,弹的是一首瓦格纳。直到现在,因为政治问题,瓦格纳的音乐在以色列都是被禁止的,他身后的目标兼“战友”,低声的说了一句:这可不是一个犹太人应该弹的音乐。被半个世纪犹太身份洗白的泽夫,表情泰然的回答:可是你很难去厌恶一种音乐啊。可见,他的犹太人伪装已经深入骨髓,即便是他自己,只怕也早已混淆哪一种才是他的真实身份。从当初激进的纳粹,到享受犹太身份,这种变化,在人性上究竟意味着什么?我们穿戴着各种标签作为身份活在这个世界,如果有一天和敌人对换了一切,是否也会将立场变得对立?那么我们曾经坚持的东西究竟有什么意义?泽夫从纳粹变成了犹太人,如果是一个犹太人在那个年代伪装成纳粹,又会是怎样的光景?为了活下来,他是不是也会犯下可怕的罪行?我们的底线到底能有多么分明,我们的对错又是否如黑白一样明晰,而宽容与正义,究竟哪一个有更重的份量。

    三、纳粹的影子

泽夫受伤在医院治疗,身边的小女孩帮他念信,抬起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问:纳粹是什么?这个词,那个年代,已经离孩子们太过遥远,他们完全不知道,这两个字背后有多少沉重。从二战以后,军国主义、法西斯一直在接受着制裁,似乎再无回天之力。集中营、屠杀、人种论似乎和那个年代一样久远了。可是,这些偏激狭隘的理论,真的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吗?

    

泽夫寻找到的目标之一已经死去,他的儿子守着父亲的遗物,孤独的生活在一个偏僻的房子里,对于父亲朋友的突然造访,他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热情,坚持邀请泽夫进来小坐。泽夫在他的家里看到了玲琅满目的纳粹收集品,而这,也仅仅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大部分则被爱好者收购走了。这世界终究还是太大了,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里,仍然有人狂热的追随着纳粹,信奉着某种偏激的理论。并且,上一代纳粹消失了,他们还把这种思想遗留给了下一代人,房间现在的主人就是一个疯狂的纳粹份子。他无意中发现了泽夫的犹太人身份突然暴怒,叫嚣着肮脏的犹太人怎么可以进他的家,肮脏的犹太人怎么可以坐他的沙发。他不知道,在他眼中这个颤颤巍巍的老头子,甚至吓得尿失禁的泽夫,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犹太人,恰恰是一个“优秀”的雅利安人种。这一幕,要到影片结束时,才能回过头去体味到其中的讽刺。

    四、精巧的复仇计划

从影片一开始,我们就跟随者步履蹒跚的泽夫,踏上他的复仇之旅。一路跌跌撞撞,每一次睡着再醒来,老年痴呆症的他都面临着忘掉了自己要干什么的危机。我们和泽夫一样,因为他的老年痴呆症,从未怀疑过信上内容的真假。他总是会忘记Ruth已经死了,那么他忘记了其他重要的事情,也是理所应当。

   

麦克斯正是巧妙的利用了这点。他在信中,按照泽夫一直以来的犹太人身份,为他编造了一个故事,在故事里,泽夫的家人全部在集中营遇害,当他多年之后来到老年中心,和同为幸存者的麦克斯一见如故,共同回忆起了悲痛的往事,麦克斯多年来一直未停下复仇的脚步,如今病重,而那个纳粹的面孔只有他和泽夫认得出来,泽夫便决心等妻子去世,自己毫无顾念之后,出发完成这一未竟的事业。然而事实上,泽夫才是麦克斯苦苦寻找了多年的仇人。他出现在老年中心的第一天,麦克斯就认出了他,并且开始暗中计划。麦克斯有很多种办法可以实施他的复仇,然而,他选择了最解恨的一种。他要让糊里糊涂的泽夫向自己复仇。他让伪装成犹太人的泽夫在自己的故事中,变成一个真正的犹太人,感受他们的仇恨与痛苦,再把他引向唯一知道他身份的,同为纳粹的同伴,让血淋淋的事实,更加残酷的,更加没有回还余地的彻底暴露。看到最后一幕,再去回味泽夫这一路复仇的点点滴滴,瞠目结舌之余更多的是对于麦克斯的计划的拜服。

   

老年痴呆对很多人来说,是一种有点可怕的病,它会让人忘记很多不该忘记的事情,忘了深爱的人,忘了家住哪里,甚至忘了自己的名字。但是,对于泽夫来说,一辈子都活在两种身份之下的他,遗忘或许是一种解脱。麦克斯要做的,就是把他从解脱的安乐园中逼出来,让他面对真实的自己。因为老年痴呆的病症,我们甚至麦克斯都并不知道泽夫是否记得自己曾是个纳粹,是否知道如今的犹太人身份是假,但是我想,既然瓦格纳的曲子,可以顺着手指流淌而出,那么年轻时,曾经那么固执的所谓信仰,应该并不会完全磨灭。或许在某个瞬间,他会有迷茫,怀疑着自己究竟是谁,不确定的记着自己曾做过什么。经过半个世纪的洗礼,他已经和其他犹太人并没有什么分别,犹太人的仇恨也成了他的一部分,这种迷茫就会更为加深。麦克斯并没有揭破这份迷乱,而是用一封信,帮助他在摇摆中,坚定自己是一个真正犹太人的信念,最后,再把真相赤裸裸的放在他的眼前。在麦克斯精巧的复仇计划中,泽夫像是一个玩偶,被他支配着,一步步走进设好的陷阱,一步步走进无路可退的死亡。

    

泽夫死的时候,已经完全明白了真相,然而,他是作为纳粹因悔恨而自杀,还是作为犹太人为复仇而杀死“奥拓瓦莱莎”,却很难界定。那一刻,他在混乱的激情之下,在震惊、悔恨、痛苦之中,或许这两种心理兼而有之,这也是最真实的泽夫,背着纳粹的血债,匝味着犹太人仇恨,混合着半个世纪的五味杂陈,终于,在注定中结束了这份沉重的生命。

    影片中大量的情节,发生在温暖的当下,淡化了血腥的历史,却用持续了半个世界的仇恨,反衬出那段记忆的份量。麦克斯的复仇,泽夫的复杂,把纳粹与犹太人旷日持久的深刻矛盾与仇恨,纠葛在一起。像是一团乱麻,只在最后几分钟,轻轻的抽中了最关键的线索。随着泽夫的死亡,再多的沉重也像云烟一样散去了。随着时间的步伐,这些故事将越来越少,这段记忆也将越来越远。记住人类曲折的历程,忘却那些沉重的仇恨,惟愿世界永远和平。

7.7 

记住 (2015)

影评(7)

收藏(109)

记住/Remember(2015)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2312611/blog/7972756/
--------------------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时光码字委员会

5420名成员16904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