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时光码字委员会>>降头术世界的边界与罪孽

降头术世界的边界与罪孽

加入收藏

2016-12-3 14:14:20


泰国恐怖片崛起的时间不长,却凭借自身过硬的质量,已经出现了数部能与美式、日式恐怖片相抗衡的经典作品,如《鬼影》《鬼乱5》《厉鬼将映》等,既有泰式本国风采,更皆有能令各地观众寒毛直竖的痛点。

《恶魔的艺术》三部曲的名气稍逊,但就我个人的观影体验而言,这是一个可以媲美《电锯惊魂》的电影系列。如果说《电锯》的中心建立在老爷竖锯高超技术、人情练达的主角设定上,那么《恶魔》以群体之愚奠定基石。

美国终究是一个仍然年轻的国家,相信着能力超群的英雄;相比之下,浸润亚洲中华文明的泰国仍有佛家悲天悯人,众生皆苦的思想,抱有善恶天报的观点。

在过去的四年中,《恶魔的艺术》系列我看过不下五遍,第一遍时汗毛直立,第二遍时耻笑怒骂,第三遍时含悲且叹,第四遍时悲喜交加,到了第五遍竟觉佛家跳出因果的主张是如此勇敢而懦弱。

虽然感触颇深,但不敢妄言这是一个可以传世的系列,只愿有志同道合者偶尔涉猎。

这三部曲由点到面,全面构筑起一个被降头术笼罩的泰国,一个普通人也能触碰禁忌的世界——这已是一个关于人性的寓言。

点:道教本土化的异变——《恶魔的艺术》首部

 

#恶魔的艺术/Khon len khong(2004)

恶魔的艺术
Khon len khong
(2004)

即便我如此喜爱这个系列,也不得不承认系列的第一部水平差强人意,甚至因为导演对于多线叙述的掌控无力,造成一定的叙述性混乱,大大的降低了本片的观赏性。

就算是故事内容本身,都不过是多年来传统恐怖片的老套路。

不过作为系列开山之作,它借助一个老套路揭开了降头术世界的帷幕。

降头术虽然是配角,但是作为流行数千年的一种亚文化,任何试图利用它来叙述世界的行为都会自然的受到它的影响,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也是一种降头。

降头术源自中国,但除了耳熟能详的蛊降来自于中国云南蛊毒,它的另一大派别灵降则源自中国传统宗教道教,例如现在依旧盛行的“养小鬼”,其基本原理建立在道教“今生成仙”的理念。至于降头术的原理,只要稍对周易或者对道家世界观有点研究 ,就能明白其最基本的三点:药理的运用,精神的运用,和宏观联系的运用。

电影第一部中展现了三种降术:

1蛊毒

传统蛊降借助于蛇、蜘蛛等自然毒物,借此加害于人,电影中出现过鳗鱼和刀片,显然在一个现代都市中这些才是真正的毒物。


其实从这里可以看出《恶魔的艺术》的独特性,它已经学会了因地制宜,不拘泥于传统。虽说直到如今,现实中的降头术依旧认为各种自然毒物乃是真正能够致人死地的蛊毒,但事实上现代城市将人与自然阻隔,完善的医疗也大大降低了人对于各种毒物的恐惧。

2灵降

鬼怪在降头术中处在一个很奇妙的位置,既相信施术造成的伤亡将造成灾祸,但是另一方面又认为只要去寺庙中进行忏悔就可以消弭灾祸。


这是一个很功利的主张:驱使鬼怪本是道家巫术的范畴,道家邪术本身的理念中就包含力压鬼神的强悍态度。

术士收钱为普通人施法害人,自然不会认为鬼怪有能力影响自己,却有可能会加害付钱的人……这种为人施法造成的不确定,恰好让因果论进入,随之而来的便是主张脱离因果律影响的佛教。所以术士主张术法在人与人之间造成的影响要靠佛家化解。

总而言之,一如现实,原本人与天地之间的关联一旦划入人与人之间,关联就会错综复杂间纠缠不清。

电影所呈现的降头术世界里,如果本身并没有和鬼怪有一定的因果关系,既不受到鬼怪的伤害,也不会受到鬼怪的影响。

源自道家邪术的降术一脉,其基点建立于精神和环境,不能像蛊毒一脉那般置身事外,就受到了佛家影响,最终产生这种既矛盾又自洽的思维逻辑。而这种逻辑,大大的降低了灵降的威力。

不过降术一如水,这边被逼迫收敛,就会蔓延到另一个极端——养小鬼。

3养小鬼

电影中的小鬼在降头术理论上来讲,是纯正小鬼——未出生就被父母之恶因致死,并被术士练成了施术的法器。

事实上像这个未出生就死在母亲肚中的孩子,按照南洋的邪术理论,应该可以练就相对平和的古曼童。而古曼童虽同样险恶,却仍有消灾的机会,反倒是如电影中那般将自己的孩子练成了小鬼,最终不会得到好结果。一旦了解这一点,也就能明白电影中反派的怨恨是如何的强烈。

了解了电影中施展的降头术,这部电影的主线也就脱离了原本的家庭伦理剧的框框。

从降术的角度看,事情的起因是情妇为了复仇找到了术士,而术士为其第一次施法直接造成了四人的死亡,邪术的反噬又令情妇肚中婴儿早夭,失去孩子的情妇进而选择将婴儿练成小鬼咒杀仇人的血脉,但情妇终究只是一个人,她的欲望不过是为钱财与爱,养小鬼的结果却只有惨死。


电影中,作为配角的降头术师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即便他的法坛被破坏。另一方面,施展了如此凶残法术的术士得到的只是些微的钱财,住在饭店楼上简陋的房间里。如果不是接下来的佛学大师拯救的失败,法坛失败之后降术仍然能在普通人的操作下运行,或许没有人能够意识到这样一位老先生竟有这样的能力。

或者在电影的设定上,降头术被视为一种机械,只要了解其原理就可以操作和避免伤害。但故事的逻辑又指出降头术的凶残和不可避免的破坏,指出这种东西即便能够操作也没有保护操作者的机制。

降头术中源自道教邪术的降术,占据其基本原理之二:精神和宏观关联。在第一部中,虽然在表现降头术上仍旧沿用药物(蛊毒),内里推动发展的却是降术。

道教邪术承认道法自然的道家基本学说,所以在降术的施展中运用和抑制人这一被视为灵体的自然之物,并脱离人与人之间的联系。这可以从降头术士不直接接触受害者,并且收取微薄酬劳的行为中看出。不过这种主张本身仍然无法化解施法所造成的反噬,也就自然而然的选择了佛家理念来修正,也就承认因果关系做为术法的前提。

原本试图“今生成仙”的道教邪术在其理论里因人本身的精神弱点,引入了佛家因果消业的思想,最终就成为了现在所谓的降头术,一个理论自洽,但是市侩的术法理论。

再回过头看看第一部所呈现的降头术,它缩在一间老旧饭店的楼上,凡人触手可及,只需花上稍许钱财就可以凭借鬼神之力满足自己的欲望。但同时它也是无力的,是一个缺口,打开之后除了被吞噬毁灭,没有其他的结果。

术士为了保存自己,至少部分的放弃了对抗天地的精神追求,堕入了相对微观的社会联系中,为此不得不承认因果律,借此得到佛家消弭罪业的保障,避免被吞噬。

这就是第一部的降头术,一部机器,没有精神的市侩术法。

线:佛家因果的介入——《恶魔的艺术2邪降》

 

#恶魔的艺术:邪降/Long khong(2005)

恶魔的艺术:邪降
Long khong
(2005)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因为第二部迥异的气质,我一直有种错觉,认为第一部不该是都市,而是这一部中粗糙而凶猛的泰式乡村——相比之下,第一部实在是太友善了。

手边的电话,随时打开的网络,设备完善的医院以及等待候命的警察,统统不见。诚然在都市中面对古老的邪术,能表达出一种无力感,但也使叙述的节奏变得急促——如果没有在短时间内完成,面对现代科技的邪术也不过是几具尸体。

邪术成了单独几个人的犯罪,格局也小的多。

第二部的开头便是受到术法迫害的人前往巫师的家中寻求帮助。同时,没有人选择报警,没有医生在一旁候命,可见没有完善医疗和科学观念的民众第一时间只会选择巫术,这在降头术的世界中是正确的选择。

白巫师第一次登场就呈现出一个受到佛教影响的巫师形象——家中供奉着佛像,而手头上紧紧握住的是念珠。


其实说到佛教和邪术间的关系,就很有意思:一方面佛教不太看重术法,另一方面,它却被视为化解一切法术反噬的最终手段。

佛教的悲悯以及其化解恶业的主张,使其成为了化解邪术反噬力量在精神方面的武器,放弃道法自然理论的邪术徒回归到世俗化的生活中,也只能靠类似于赎罪卷的佛教文化得到精神上的慰藉,以此使人不至于滑入黑暗的深渊。

不过,正因为放弃了“今生成仙”、“道法自然”等追求,转而被世俗所困,堕入了微观上的人与人间的社会联系,放弃了降头术中宏观上人与天地间相抗衡的精神力量,才会真正被降头术中的传统巫术理论所吞。无法踏出世俗的降头术也就成为了现代的可笑的邪术,巫术的残留——蛊毒反而成它术法形式的代表。

电影中白巫师的出现也预示着《恶魔的艺术》脱离了故事,开始讲述一个降头术世界。

一切喃喃细语中的咒法,一切凶残血腥中的杀戮,都有了根基。

第二部同样讲述复仇,但是第一部中的降头术更类似于一个不详的机器。说到底,都市中的人类有着更多的复仇手段,而降头术士在某种程度上被视作了杀手一样的职业。

在第一部中,降头术和手枪又有什么区别?无非是更难防御,更难追踪罢了。

第二部则不同,非常的不同。正如开场中被人搀扶着走来的白巫师一样,降头术已经成为了生活中的一部分。

如果说之前我们还要考虑怎么找到降头术士,怎么能得到这些人的帮助,在第二部中,降头术士已经成为了一个随处可见的人物,连高中生都可以轻易接触到。

这个电影世界与现实世界表现出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形式:人的生活与鬼神之间再也没有了隔幕,他们夹杂在一起,分不清谁是人谁是鬼。

于是属于人的因果律进入了降头术的世界,随之而来的佛教隐没其后,这也是为什么在第二部中的术士从来没有劝别人去寺庙还愿,而人却会自觉去寺庙。

电影主线的开始便是主角五人在寺庙中的集合,人分不清鬼神,唯有佛辨别的出。

鬼神的驱使者和监视者竟然分的如此明白。

第二部为人称道之处在它建立于降头术上的逻辑性,一步步被推入深渊的人都是抱着简单的欲望而来,而降头术打开的黑洞不放过任何东西。

包括施法的降头术士。

术士渐渐的多了,为了各自的欲望撕扯,最终将这个黑洞扯得越来越大,再也不能像第一部中的老者那样置身事外,成为单纯的操作者。

面:鬼神的冲击——《恶魔的艺术3鬼影随行》

 

#邪降3:鬼影随行/Art of the devil 3(2008)

邪降3:鬼影随行
Art of the devil 3
(2008)

人不但是物质的生物,也是精神的生物,任何的行为都要对自己的灵魂做出解释。

邪降3要和邪降2一起看,才能品尝出其独特的味道。

这一部的格局是前两部所无法比拟的,格局之大,将降头术从一个深山中的虚幻传说变成了一个拥有自己独特体系的江湖。不但填满了第二部的坑,更在填坑的过程中树立了“三眼邪神”这样一个近乎于上帝的形象,将人的欲望引入了命运。

如果说前两部还是在人的欲望中打转,这一部成功的建立了降头术世界的宿命,在题材上可以说是开宗立派的一部电影。可惜,之后再也没有如此精彩的关于降头术江湖的电影出现了,对我而言,仿佛胡金铨之后却没有张彻徐克一样。

有些人不明白帝特这个角色的重要意义,觉得这个角色最后莫名其妙的死掉,似乎只是一个血肉模糊的恐怖元素。但正是这个不断追寻三眼邪神,为此不择手段的降头术师,是一味拉升《邪降3》档位的关键调料。

其实自第一部开始,这个系列的叙述方式从开始的混乱到此片的夹杂有序,可说是进入正轨。降头术也从第一部的机器进化到第三部的一个宿命,真正成为了“恶魔的艺术”。

第一部塑造出一个拥有真正力量的降头术的世界,第二部中又将这个世界又扩大了一些,将置身事外的降头术士们从神坛上拉下,扔到了现实生活里,更有巫婆光明正大的救治降头术受害者。

随着降头术世界的不断扩大,就会有更多的矛盾产生——既然降头术这么有用,为什么巫师都要躲藏起来?如果说降头术这么可怕,那么术士怎么会被杀死?

巫师帝特正是为解释这一切矛盾而塑造的角色,所以他突兀的出现,游离于主线之外,又莫名其妙的死去。


他是个高手,能够驱使鬼,这解释了第一部中受害者的鬼魂为什么没有杀害巫师,反而从头到尾都只是在增加恐怖氛围;他无视法律和道德,杀死好友与陌生人,为所欲为,表现了一个拥有世俗能力无法制约的巫师生活,进而解释了第二部结尾潘老师看似疯狂实则自信的虐杀行为;最后,巫师帝特也明明白白的告诉了观众,施行降头术的巫师也是有极限的,他们终究是人而已;而他孜孜以求的三眼邪神,打下了整个降头术世界的根基。

正是这个巫师帝特,才让降头术变得有血有肉,这个电影系列通过帝特这么一个人物来塑造了整个降头术世界,他就是降头术师的缩影,这可比让男主的巫婆奶奶跑出来说明高出了许多啊。

如果只关注那些血腥场面,而没有理解帝特这个人物,就不会明白为什么潘老师会不停的说着要给三眼邪神献祭,也就不明白前两部中的虐杀行为的含义。

电影将这些血腥的虐杀行为赋予了比仇恨更深的意味——献祭。

另一方面,三眼邪神为什么会选择一个半路出家的潘老师而不是能力高强的巫师帝特呢?这突出了鬼神的疯狂以及与人世完全不同的生存观念。

为什么选择潘老师?因为潘老师当初借助降头术许下的愿望——“希望所有男人的爱慕。”

“希望所有男人的爱慕”,其重点在“所有”。如果说只是期待几个、几百个、几千个人,那么关联性依旧在人与人之间。但是“所有”这个接近于无限的数字造成了潘老师脱离了人,而站在了人与社会这个更宏大的关联性上,进而脱离了社会的因果律。虽然在某种程度上仍能被佛教的宏观因果所涵盖,但由于其重点又有“人”这一被视为天地灵性的事物上,可以说她已经提出了一个跳脱因果的人与自然相抗衡的精神主张。

整个系列中,潘老师的这个愿望是最切合降术本身的欲望,可以说是真正的深渊。如果说当初降头术放弃了道法自然的主张,转而一头栽进社会世俗的因果论里,潘老师的这个“所有男人的爱慕”,就是依靠接近无限的数量走到了世俗化降术的尽头,因此完全跳脱出社会关联。

她站在了降术的边缘,单靠降术本身无法满足这个欲望,于是引来了鬼神。

相比而言,似乎无所不为的帝特其实在欲望方面是很克制的一个人,他想活着,活的更好,仅此而已。这和潘老师相比如同浅水洼比之深海,三眼邪神又怎么会看的上他呢?

注意到三眼邪神的存在,也就明白了三部电影的悲剧因素:人是不可能没有欲望的,正因为如此,才成为了邪神画布上的颜料色彩。

当降头术抛弃了道教的成仙欲望,转而到了现实生活中,它必然被人的欲望所沾染,也必然无法克制这股欲望。

巫师帝特选择不断追寻三眼邪神,并且试图禁锢住邪神,显示出一个道教邪徒对于鬼神的蔑视;但是当他接触到三眼邪神的献祭过程,见识到鬼神远超过人类的精神力量,他终于崩溃了。他回到了人的欲望中,哀求着邪神的眷顾,只求活命,但这点欲望吸引不了鬼神。

巫师帝特或许永远不明白鬼神,但他一直知道自己的渺小。

第三部中还出现一个和尚,他正是降头术世界外的佛教对于邪术的看法。

“你们都是要遭报应的,没有办法,只能吞下这苦果。”主张因果律的佛教仍然选择悲悯世间恶人,但是追求跳出因果律的佛教依旧没有拯救世人的决心,只能选择置身事外。

金刚一怒,斩妖伏魔,但终究只得金刚果位,成不了佛,跳不出因果。

你不知道自己所为究竟是善因还是恶因,因为评价善恶者是鬼神而非人间。

恶果没有所谓功业来消解,唯有承受。


 

 

 

6.9 

邪降3:鬼影随行 (2008)

影评(59)

收藏(118)

邪降3:鬼影随行/Art of the devil 3(2008)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7219575/blog/7987853/
--------------------
发誓,有一天,当这一切又开始,你们还会回来...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1分!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时光码字委员会

5524名成员17867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