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时光码字委员会>>三少爷的剑:尔冬升究竟怎么就扑了呢?

三少爷的剑:尔冬升究竟怎么就扑了呢?

加入收藏

2016-12-4 22:41:38

 

 

武侠,如果没有微信大号“六神磊磊读金庸”别出一格的文章,差不多已成为一个无人探讨的话题。即便是六神磊磊,也是挂羊头卖狗肉,借着武侠与金庸的壳,品谈的是当下的人与事。

 

武侠之风,近乎断绝。具体到电影上,陈嘉上的《四大名捕》系列就不提了,大烂片一个。《剑雨》《绣春刀》相当不错,却碍于格局太小,没有折腾起太大动静。《龙门飞甲》《狄仁杰》系列则属于徐克一个人的胜利,不过也基本上属于吃老本,透支声誉,并没有起太多作用。

 

 

《三少年的剑》横空出世,还齐齐打着尔冬升、徐克、元彬等人的烙印,实在是担负起了重振武侠雄风搅得江湖风云再起之重任。武侠迷们都在翘首以待。结果,它却扑了,扑。。。了。。。

 

中国传统文学中一直有“侠”的精神,却没有“武侠”这个品类。传统文化中有武林,也有江湖,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武林属于正统,有门派传承,门内人可以从军,可以护院,可以保人,都属正当职业,是正经行当,也是受人尊敬的人。当然,武林中也夹杂着黑社会等陈杂与冗余,类似毒瘤,这跟所有行业没有什么区别。而江湖则属于旁门左道,归属于下等人,是杂耍、货郎、伶人、游医、匠人、傜役等人生存的领域,靠出卖形体加坑蒙拐骗挣些小钱,皆属不入流之辈,向来为人瞧不起。

 

到民国时期,传统武林发展到了极致,出现了霍元甲、大刀王五、黄飞鸿等一批武术大家,然后盛极转衰,迅速沦陷,大量武人流向江湖,模糊了两者之间的界限。(徐浩峰的民国武侠就偏于武林多一点,不过正好展现了武林与江湖的融合的过程,《师父》就是典型。)不过,无论是武林还是江湖,大都以一字不识的莽撞汉子为主,他们的故事绝大部分都没有得到流传。加上文武自古分家,隔行如隔山,由文人去写作另外一个世界,传来的并不精确。清末民初文人创作的早期侠义小说,从一开始就偏向于底层阅读,说的是武林故事,却拥有明显的江湖属性。那时期涌现出了《三侠剑》《 雍正剑侠图》等一批作品,这些侠客基本上既不属于真正的武林又不属于江湖,生活在一个较为模糊的空间。而且,尽管这些小说故事比较生动,但文学水平却不高。

 

 

之后,随着报刊杂志的发展,大众阅读的兴起,又出现了还珠楼主、平江不肖生、王度庐、宫白羽等一批拥有良好写作技巧的文人作家,他们的作品中,正式推出了“武侠”的概念。这批小说家也成为了第一代武侠小说家,他们的笔下,整体上模糊了传统武林与江湖的分野,创造出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新世界,并把这个新的世界命名为江湖。这个江湖与传统江湖截然不同,是糅合了传统武林与江湖元素的由文人想象出来的一个全新的文学概念。这些武侠作家,写出了《卧虎藏龙》《蜀山剑侠传》《刺马案》《江湖奇侠传》等起一大批作品,文学水平已经相当不错。从此,武侠成为了一个文学品类的概念,江湖则成为了武侠世界中侠客们的生活空间。

 

1949年民国自大陆泯灭以后,大陆的文化传统则随着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入侵而中断,又迸发了文化大革命,文化传承随之崩塌,武侠也随之濒于灭绝。而部分传统文化的游魂则随着部分文人的南下,进入了香港与台湾,武侠文化也在这股遗脉中被挟裹到了香港。(《一代宗师》讲述的就是中原武林与南方武林的合流,然后齐齐南下香港的过程。)终于,在金庸、梁羽生、倪匡等人顺势而起,接过了老一辈武侠文人传下的大旗,并发扬光大,开辟出了新境界。这就是“新派武侠”,并蔚为大观。金庸拓荒之后,台湾文人又接过了这股创造热潮,又涌现出了古龙、司马翎、卧龙生、温瑞安等一批新秀,形成了一个长达数十年得创作高潮。最终,金庸与古龙脱颖而出,成为两大高峰。

 

 

金庸本身世家出身,家学深厚,深谙传统文化之道,成长中又学得西方文学的真髓。作为一个精英人士,由他来写作下里巴人关注的通俗文学,不自觉地就将阅读性与文学性糅为一体,为武侠开辟了一个新境界。历史掌故、琴棋书画、诗词唱曲,在他的作品中处处可见,绝不是随意的点缀。最重要的是,金庸提出了“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理念,彻底摆脱了传统侠文化所遵循的“行侠仗义”“知恩图报”等窠臼,开创了一代先风,将武侠的境界开拓出了新领域。

 

如果金庸小说功劳在于将武侠的外延拓到了最大,那么古龙的贡献,则是将武侠的内涵运用到了极致。当大部分武侠小说都在想方设法去刻画江湖的恩恩怨怨时,古龙却只将江湖恩怨作为载体,而是将人性、自由、平等等理念糅入了武侠之中。典型作品所她中后期的《七种武器》,表面上依然是江湖恩怨,但古龙真正要写的是人性中的七种性情,勇气、不放弃、笑、诚实、自信、相聚、仇恨,这些才是他真正想要表达东西。像在《离别钩》中,主角是普通偏远县城小铺快杨峥,他却能扳倒冠盖一时的一等王侯狄青麟,靠得不是武器也不是武艺,而是靠决心、靠爱、靠绝不放弃的勇气。《三少爷的剑》也是古龙计划中的“江湖人”系列中的一篇。不过,还没来得及写第二篇,古龙就因病去世了,《三少爷的剑》就成为了“江湖人”系列的唯一一篇。所谓“江湖人”,大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意味,古龙想写的是一种生活状态。《三少爷的剑》写的正是一种身在江湖中的无奈感,说是写故事,其实是写人。

 

 

武侠被古龙写到这个份上,基本上后来者已经难以企及了,唯有高山仰止。后来,随着金庸的封笔,古龙的去世,武侠的热潮也就维持不下去了。还好,有电影电视剧可以将文字再现,让武侠流风得以换了一种形式继续繁荣了数年。

 

尔冬升,年纪轻轻时(19岁)靠出演《三少年的剑》出道,数年磨炼,已发展成为了一代宗师。经年之后,他重拾年轻时的梦想,再次将古龙小说《三少爷的剑》搬上大屏幕,只是由演而导,变了身份。对于有梦想的男人,对于有追求的成功男人,是值得尊敬的,尤其他的梦想完成度还狠漂亮的时候,更是值得让人献上膝盖。

 

电影《三少爷的剑》的完成度很好,色彩很漂亮,故事也完满,人物形象也撑得起来。实在是近年不可多得一部武侠电影。它当然不完美,但绝对不应该扑街。可怜的三少爷,可怜的尔冬升导演。

 

在尔冬升年轻的时候,由邵氏开辟的武侠电影风云一时,卷起了一股武侠狂潮。楚原、张彻、傅声、狄龙、姜大卫都是风云一时的大咖,只是,现在的武侠已经变得很淡了。尔冬升明显是想要恢复邵氏雄风,在这部新版的《三少爷的剑》中,他特意营造出了一种邵氏风格,甚至连主角谢晓峰的装扮都在向狄龙饰演的傅红雪致敬。

 

 

 

所以,凡是喜欢武侠的人,凡是喜欢邵氏风格的人,对这部片一定会赞不绝口,爱的要命。但这种既喜欢又有闲去看电影的人却不多,无法转化成有效的票房。面对95后观影主力,尔冬升的复古并没有明显效果,反而显得有些刻意。最终体现在票房上,成为了一个尴尬的存在。

 

下面就说说《三少爷的剑》哪里不好吧。要知道,古龙的代表作是“小李飞刀”、“陆小凤”、“楚留香”、“萧十一郎”系列,《三少爷的剑》尽管也不错,但并不完美,反倒是存在致命的缺陷,不能算是古龙的经典,就单册而言也不如《流星·蝴蝶·剑》。很不幸,古龙犯过的错,尔冬升再次犯了一遍。当市场好的时候,可以一俊遮百丑,大家会接受其他的优点而忽略掉你的失误,但在市场不景气的时候,你的一个小错误就可能会被放大,然后“Duang”一下让你撞一个大跟头。

 

《三少爷的剑》有古龙小说的典型特点,是他巅峰时期的作品。不注重写故事,而且重在写人,写人心上的江湖。《三少爷的剑》的核心是“孤独”,高处不胜寒的孤独;另外一个主题则是无奈,身不由主的无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作为“江湖人”系列,我们原本可以看到更多这些专门写人的作品,可惜了。开始即结束!而且,晚年的古龙,沉湎于声色犬马,对于创作又往往多个故事同时推进,这对于单个故事来说实在是分身乏力,于是《三少爷的剑》完成度并不好,这是客观存在的现实。

 

 

《三少爷的剑》里的故事,讲述神剑山庄是名满天下的武林正派,与七星塘慕容世家等一起成为江湖霸主,一览众山小。对于谢家的孩子来说,继承家业的需求,世家联姻的无奈,兄长不给力的现实,功名利禄都压在了神剑山庄的三少爷谢晓峰的身上,让他喘不过气来。这还是已有的名位,新势力要崛起,新人物要成长,各种挑战又需要谢晓峰去面对。而这些压力,这样的生活,又不是谢晓峰想要的,于是他备受煎熬,孤独而无奈。这谢晓峰,就像现实中的王思聪,在维持家业与开创新局面的压力下,国民老公如何还能做自己,就成为了一个难题。不过,古龙毕竟是文人,他笔下的谢晓峰远不如王思聪那样洒脱,国民老公就会活得很好,也很自我,不装不Low,深得网民喜爱。谢晓峰就纠结多了,他就像《红楼梦》里的贾宝玉,有补天之才,却只愿意自由自在地活着,不愿意理会江湖上的打打杀杀,也不在乎为什么荣华富贵。只要能躲开,他甚至愿意做个没用的阿吉,苟活于妓院之中,去做一个打杂的小伙计。

 

 

止于此,这个故事,其实可以拍的很好。这个故事的框架,反主流、反世俗,还有一个类似《红楼梦》的大背景存在,作为导演,玩好了是真的可以拍出一部大格局的反武侠巨制的。甚至,可以拍成史诗一样的作品。李安就可以将《卧虎藏龙》那样一部不太好的原著拍成了一部玲珑剔透的艺术品,还有浓浓的人文意蕴在其中。

 

但是,框架搭好之后,古龙马上就露了怯。故事一收,却以一个很弱的线来收底。不止《三少爷的剑》,古龙很多小说都存在这已致命的缺陷。开始是布下一个非常抓人的局,最后悬疑揭开时却很low逼,让人想骂娘。《江海英雄》就是典型,方宝玉苦苦挣扎的渊源,不过是对他由爱生恨的小公主的一己之私念。看了前面一个宏篇巨构,涉及到中日关系,以后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故事,结果结局却只是一个女人的怨念。于理,也能说得通,但这样的处理手法与前面的故事架构相比,实在是太不够对称,头重脚轻,有一种糊弄读者的意味。

 

要知道,《江海英雄》是古龙创作生涯中早期的作品,是摆脱武侠窠臼形成自己风格时期的代表作,而《三少爷的剑》则是他中后期创造顶峰时期的作品,时间跨越了那么久,写作技法已经大变换,故事架构上的毛病却没有变,虎头蛇尾。《江海英雄》里犯的错,到了《三少爷的剑》,他又犯了一次。

 

 

 

铺下了一个宏篇巨构的局,收官解谜的却是一个压不住阵脚的小谜题。

 

燕十三是一个非常有魅力了人物,但他显然构不成谢晓峰的敌手。谢晓峰什么都放下了,生死荣禄全不在乎,境界上甩出了燕十三十万里。燕十三始终陷在剑招之内,无法出乎于外,也就做不到人剑合一。慕容秋荻才是谢晓峰真正得敌人,这位歹毒的女人,她想要的正是谢晓峰想要放弃的,荣华富贵功名利禄她全想要,嫁给谢晓峰可以给他带来这所有的一切。而且,她还真的爱三少爷,这一点才是最最重要的,也是最致命。她爱他,她却得不到他,她又不是普通人,她已经是天之骄子了,她希望能够予取予求,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不过,慕容秋荻还是错了,错在了她真的爱谢晓峰。三少爷的灵魂是自由的,他已经过上了自己想要的自由和生活,你怎么可以再拉他回去呢?论境界,慕容秋荻连燕十三都不如。燕十三都不是谢晓峰的对手,慕容秋荻连给谢晓峰提鞋的资格都没有了。但慕容秋荻却不这么看,刚愎自用终究害了她。于是,她毁了一切,也毁了自己。

 

古龙将一个大架构,最后落脚于一个女人的嫉恨上,实在是没有玩好。而且,古龙的大男人主义还在于,他无法给出一个合适的逻辑,为什么小公主那么爱方宝玉,为什么慕容秋荻那么爱三少爷谢晓峰?他们就是男版的玛丽苏吗?还别说,实际上真的如此,古龙笔下的侠客很多都闪烁着玛丽苏的影子。李寻欢、叶开、楚留香……都是如此。古龙是一个玩弄过众多女人的家伙,但他玩过了又不知珍惜,还从心底上瞧不起女人。于是,他的作品中,极少有小龙女、香香公主、苗若兰那样完美的女人,要么毒如蛇蝎,要么身份卑微。

 

 

 

而今,尔冬升导演的《三少爷的剑》,既有古龙的原著中的优点,又没有摒弃其中的缺点,高度还原了原作精髓的结果,就是带来了结构上的根本失衡,无法创造一个完美自洽的武侠世界。眼下的这部《三少爷的剑》,谢晓峰有身不由己的无奈感,好不容易装死化身成为了没用的阿吉,却还是被人找到,还是要去承担责任。同时,作为天下第一的剑客,谢晓峰也是孤独的,只是这种孤独感,更多地通过燕十三演了出来。作为高手,却没有一个合适的对手,那种感觉,既孤独又寂寞,很不好玩。而且,即便找到了对手,两人变成了朋友,但最终还是要交手,必须要除去其一。这种命运的荒谬与无力感,虽有弱化,但还是传达了出来。尔冬升自己也说,拍这部电影主要是为了拍人,讲述人的故事。

 

尔冬升努力了,他精准传达了古龙想要表达的意蕴,却没能更进一步,创作出新境界,最终功亏一篑,实在可惜。正如我开头所说,现在已经不是武侠的时代,而是奇幻与超级英雄的时代,要想开创新局面,你不能抱残守缺,而是要有新的表达,六神磊磊就是这样酒瓶装新酒,然后火了。尔冬升不是六神磊磊,他太保守,终于没有火起来。唉!

 

 

 

大概,只有古龙与尔冬升的铁粉才会喜欢这部电影吧。毫不讳言,我是这样子粉丝,我很喜欢这部《三少爷的剑》,因为它让位想起来中学时期那个挑灯夜看武侠的我。

标签: 中国(2829) 动作(2410) 尔冬升(102) 江一燕(36) 鲍起静(29) 何润东(35) 蒋梦婕(1) 林更新(22)

6.5 

三少爷的剑 (2016)

影评(85)

收藏(955)

三少爷的剑/Sword Master(2016)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691139/blog/7988081/
--------------------
前资深媒体人,影评人,喜欢挖掘电影背后的故事,微信公号:yirenfilm 欢迎关注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1分!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时光码字委员会

5535名成员18051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