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时光码字委员会>>王冠:用尽一生去冒险、心碎、无法替代,然后就可以去死了······

王冠:用尽一生去冒险、心碎、无法替代,然后就可以去死了······

加入收藏

2017-2-8 11:21:14

 

无论是谁,

若是想要占据在社交舞台上的前列地位,

就必须分裂出双重人格,

一种是公共场合的社交人格,

一种则是必须隐藏的私密人格。


我已经很久没有参与一次正式的社交活动了。

所谓正式的社交活动,第一,需要有足够多的陌生人;第二,你无须在群体中强制自己融入,完全的寻找自己专属的团队,进行自我界定。

上次正式的社交活动已经是两年前。

我想,我是为了求欢去进行有意社交的吧。但是那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无用社交。我难以在陌生人中间获得交友带来的直接体验。尽管我是在努力的假装出真正的快感,以及融入集体的信任。

我在用看起来自己能表现出的最好状态,在社交场合显示出来,从而掩盖了自己内心深处的孤寂和空洞。所以在那次旅行当中,我很受欢迎,尽管是群体中的只身一人,我平易近人的和每个人谈笑风生。

这与旅行地的景致无关,毕竟我们去的是个偏僻的农村,就连土菜烧制的也十分可怖。既然来了,需要和一群陌生人度过一天,我取悦自己,从而取悦群众。



在整场旅行中,我做了很多毕生都忘记不了的事情。

我和他们一起去漂流,和一个陌生的小伙子乘坐同一条皮筏艇,从山顶随着融雪的冷彻骨的水流激荡而下,而在下山途中胳膊因为磕在坚硬的石块上,肿起了一块淤青。

我和陌生人同住一间宿舍,半夜被鼾声吵醒后整夜失眠。而后我披起外套,整宿的在这个偏僻的小乡村散步,听着黑暗中的犬吠与鸡鸣,直到第二天太阳升起来。

······

然而这次旅行最大的收货不是我被孤寂所吞噬的过程,而是在那座山上,我感受到了另一种人性的疯魔。

从山腰走到山顶,我们花了将近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我手上持着相机,一路走一路拍一些石头与树。上山的路很顺,被刻意的修整过的青石小道。陌生人组成的一个一个的小团体一直在前面赶路。

路上不时的会出现一些年纪轻轻,但是面容安宁的人们,穿着一身素净的轻纱长袍,背着一个大箩筐下山。上山的也有,只不过上山的人们,箩筐中装满了石头。

只有石头,别无其他。

有人说他们是在山顶的寺庙里修行的人。具体为什么修行,我不得而知了。


------------------------------------------------------------------------


如今两年后想起在那座山上看到的这些人,他们能够忍受单调,就像是特意参与漫长的苦行。脖子上挂着收录机中传出不断循环的诵经念佛。

我一直觉得人生都是在演出,修行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表演。

然而我难以企及的高度在于,这些修行的人把自己多样性的人格统一在了单一的生活方式当中,在佛前把所有的痛苦都凝结了,因为悲伤与痛苦的隐藏,反而形成了一种格调。一切自我矛盾的东西,在背着石头上山下山不断循环往复的苦行之中,取得了完美的统一。

所以他们看起来那么不容易愤怒,那么“无用”。



我想在这个记忆中挖掘出与《王冠》所阐述的有共鸣的东西。

万事万物总有一天会消亡的。似乎在伊丽莎白一出场,她就明白了这个道理。随着自己的父亲乔治从生病到死亡,她一点点的在蜕变,在面对巨大的悲剧下,以超出常人的理智展开了自己的政治之路。

这是让人无法抗拒的命运,从乔治生病伊始就已经告知她了。

人都是复杂并且多面的,而在少不更事的时候,也就是人性单纯与美好的初始。

伊丽莎白在没有进入婚姻之前,是个单纯美好的女人,嫁给菲利普,做一个妻子,这就是她必将走的路,充满幸福与快乐。

但是,活着不仅仅是拥有幸福与快乐的婚姻就能够结束,活着是一个不断自我分裂的过程。随着世界的改变,周围人的改变,你会离开本初的自己越来越远,就好像你从来没有单纯和美好过。


单纯的生活是有期限的,而不断的分离与裂变,遥遥无期。

老国王乔治在手术后没有康复,身体每况愈下,但是举国上下都隐瞒了他真正的病情。在这条纠葛的线索当中,预示着两条互相纠缠的命运:

一种是老国王乔治自身的命运——垂死的英雄无法拒绝生命的光辉,正像是一生都处在舞台的灯光当中,而这种演绎出的幻象构成了国王的生命本身。

另一种是伊丽莎白即将经历的,两个自我的分裂,专属于菲利普的乖巧单纯的妻子即将随着老国王的死去而陪葬,而另外一个伊丽莎白,即将开始冒险,在扑朔迷离的人生棋局中,在自己扼杀自己的迷幻的令人心碎的王位上,开始经营自己头顶上沉重的责任。

而这一个自我,别人无法替代。



《王冠》在处理这两者命运之间的交接时,显示出大师的手笔。

伊丽莎白和菲利普代替老国王世界巡回访问,她第一次感受到要么成功要么失败的两种必然结果。而在白金汉宫面临死亡威胁的老国王即将战败于死亡。两条线在伊丽莎白得知到父亲的死讯后,回程的飞机上形成了交汇,在飞机上,她还是一个普通的公主,而机舱门一打开,她即将成为女王。

而在观众看来,伊丽莎白似乎别无选择。然而在命运来临,就算身为女王,也会面临两条完全不同的路途,必将有一条是享乐与自由的,另一条是充满艰辛与苦行的。她选择了后面一条路,将自己逼向一种身不由己的伟大。


--------------------------------------------------------------------------------------



但是人怎么能够做到个体性的完全忽视呢?

而恰恰相反,我们对自身的感受那么重视。

在某个层面上,我们的自身正因为如此的微不足道,遇到一点点小事情都能够感受到备受凌辱,所以我们才对于那些注定要失败的命运之途如此执迷不悔。

然而选择保护自身的个体性,把身体的自由当做比王权更重要的事,这在某方面失败了,但是对于“个体性”层面,他们获得了短暂的成功。



伊丽莎白的叔叔温莎公爵,她的妹妹玛格丽特都选择了同样的命运。

正如我们经常会遇到一个人生的十字路口,伊丽莎白选择了一条光明坦途,而她的叔叔和妹妹选择了一条向阴暗的崎岖小路。

温莎公爵跟随自己的情妇出走,抛弃了王位和群民。玛格丽特公主和有妇之夫偷情,甚至抛弃家族荣辱。这两条非常戏剧化的感情线索,就像是在伊丽莎白的王权之路上洒下了个人与命运反叛的种子。

如果说伊丽莎白是坦然接受自己的命运,并且决定在王权之路上与命运同舟共济,那么在她内心深处由于自己的叔伯和妹妹的抉择所引发的一次次冲击,她本身自带的多面性造成与丈夫菲利普之间的关系日渐恶化,这成为她在全剧强烈的焦虑状态的原因。



但是婚姻生活的焦虑,只能算作是自己私人的焦虑,伊丽莎白无论如何在王权至尊的信念之下,要与自己的私人情愫作斗争。

这听起来更像是一场赌博,在罗曼蒂克的短暂之美与永恒历史意义的人生旅途之间,她选择了后者。

王权之路,在某方面相对于浪漫主义的个人情感来说,是更加确实可靠的。你能够体验到把握历史的快感。

在巨大的历史事件发生的时候,你需要判断的是在静静等待和采取行动之间选择其一,这让她能够瞬间强大到能够承载起自己的王冠,同时也会经历撕心裂肺的痛苦。

她需要抛弃她丈夫的感受,需要在伦敦雾霾危机的时候镇定自若,与首相丘吉尔之间进行斗争,她要坚决不顾与玛格丽特之间的姐妹之情,为了保卫温莎家族的名声坚决反对自己妹妹的不伦婚姻······


------------------------------------------------------------------------


但是伊丽莎白知道驻足于静观,这是生为王权最为必要的天赋之一。与之相反的是丘吉尔的骄傲与超越人世的使命感。

对于丘吉尔如此骄傲的内心来说,他的生命没有中间的选择。“应当与时间共生死。”他一生强硬的政治手腕带领着英国走出二战,然而随着历史的变迁,时代一直在变化,而如此强硬与孤傲的政治作风已经不能够适应群民的要求。

丘吉尔在某些层面被时代淘汰了。

但是他的偏执的个性让他把跟随英国共存亡作为了自己的最高使命。

丘吉尔就是丘吉尔,要么掌控一切,要么什么都不要。没有任何中间地带。



《王冠》把丘吉尔的政坛落幕处理的也如神来之笔,他邀请了一位艺术家为自己作画,用在自己的谢幕典礼上,展现与歌颂自己老来的英雄。

但是现代派的艺术家用自己敏锐的感知力捕捉到了丘吉尔内心的恐惧——他在与时间抗衡,在这个抗衡的过程中充满了老年的疲惫与无奈。


     


在谢幕礼结束后,丘吉尔举着拐杖回到自己的住所,怀着满腔的愤怒与画家之间展开了一段最为激烈精彩的对话:

“你来这干嘛?”

“我听得出来你排斥这幅画。”

“确实。”

“为什么?”

“那不是一幅画,那是对我的侮辱。我今天要怎么画他呢?有了,坐在椅子上拉屎。一个残废、松垮垮、可怜巴巴的老头拼命挤啊挤。”

“它看起来并非如此。”

“就是如此。我绝不会接受他的。这是不明智的。”

“这是议会大厦的成员为了向您致敬,而委托我创作的。”

“那他们就该派个尊重我的画家来。而不是找个挥霍着死亡笔刷的叛徒。你看看,这是对友情的背叛。也是个人主义留下的,不忠不义、卑鄙怯懦的侮辱。”

“说道友谊······”

“显然不存在什么友谊。”

“我接受委托,是处于对您的敬意。通过这次创作也更敬佩您了。”

“你把每个你敬仰的人都画成怪物吗?”

“这不是报复,这是艺术,跟个人情感无关。”

“你肯定迷失了。你是一个没有方向和目标的自恋狂。”

“拜托了,阁下,不要反应过度,慢慢接受。整个创作过程我都有把画稿给您的夫人看。她觉得画的很真实。”

“这就是关键。这不是我真实的写照。”

“它是的,先生。”

“不是,这太残忍了。”

残酷的是时间。如果你看到衰老,那是因为你就在变老。如果你看到虚弱,那是因为你真的很虚弱。我不会责难现实,我拒绝掩饰和伪装亲眼所见的东西。如果有什么让你挣扎,那绝对与我无关。是您自己拒绝面对。

“你该走了。”

 

他的一生就仿若被时间裹挟的附庸者,带着他催促着历史往前赶。

然而这个时间是有期限的,似乎丘吉尔面临的时间一到,他就必须要宣布死亡,容不得半点个人的迟缓。

正如我们大多数人一样,面对死亡与衰老,无能为力。



标签: 斯蒂芬·戴德利(4) 英剧(237)

8.4 

王冠 (2016)

影评(3)

收藏(106)

王冠/The Crown(2016)
--------------------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时光码字委员会

5534名成员18062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