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理想堂>>一曲灵魂的悲歌——麦克白

一曲灵魂的悲歌——麦克白

加入收藏

2016-11-24 16:41:51

 

 

麦克白在历史上确有原型,他是11世纪苏格兰国王邓肯的表弟,两人同为苏格兰国王马尔科姆二世的外孙,都具有王位继承权。在国内战争中,麦克白在战场上杀死邓肯,以王室后裔的身份继承王位。十几年后,邓肯的儿子在英格兰军队的协助下,战胜麦克白为父复仇,即位为马尔科姆三世。

莎士比亚创作的《麦克白》沿用了历史事件的基本架构,将历时多年的王权更迭,浓缩在了短短的五幕话剧之中。在莎翁笔下,征战归来的大将麦克白,路遇三个女巫,她们吐露了一个他将要加官进爵,并会君临天下的预言。这个预言为麦克白埋下了一个欲望的种子,也唤醒了他心中对王权的向往。他将秘密告诉了妻子,在妻子的怂恿下,麦克白将国王邓肯暗杀,并取而代之。在莎翁的故事里,几位主人公的情绪发展与情节走向相互递进,时而是命运左右言行,时而是言行写就命运,很难说,是麦克白难逃预言中的命运,还是女巫借助麦克白之手,实现了她们诡异的预言。作品中充满了巫术、罪恶与杀戮,用大量诗性的对白和语言,在一片诡异的氛围中,写满了对人生与命运的思辨。这是莎翁最著名的四大悲剧之一,也一直是电影界钟爱的题材。

最新一版的《麦克白》,由“法鲨”迈克尔·法斯宾德与玛丽昂·歌迪亚领衔主演,于2015年在英国、法国与北美上映。导演贾斯汀·库泽尔在这一版本中进行了大胆的改编,延用了故事的基本脉络,却又并不着力于讲清楚这个已经被观众熟知的故事情节,而是把重点放在了人物内心与情感的表现上。在影片中,库泽尔通过光影的技术效果,配合绚丽的色彩美学,将苏格兰高地壮阔的景致与恢弘的战争场面完美呈现,带来令人惊艳的视觉效果。虽然在嘎纳电影节上空手而归,却收获了评论界的一致赞誉。 

     
    一、 强大的阵容与全新的演绎

一个有魅力的演员,总可以让一部电影焕发出迷人的效果。本片的两位主演,都拥有势不可挡的光环,无可挑剔的表演。

法鲨一直是公认的演技派,对不同类型的角色都能够驾驭自如。为了更好的表现麦克白这个复杂的人物,他显然与导演进行了深入的切磋。法鲨版的麦克白更难单纯地去界定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影片在故事情节不变的基础上,给了麦克白更多的心理展示空间。

    

电影一开篇,便将三女巫开场的的原景,改为麦克白夫妇埋葬幼子,接着,麦克白亲手送年幼的士兵上战场,又亲手埋葬他的尸体。从人物个人情感的角度,影片为麦克白后期的情绪崩溃与暴戾做了这样一个铺垫,在莎翁大命运背景下,选择了人物个人情感作为切入点。让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一个有野心的篡位者,也是一个战争和创伤的受害者。在电影中,导演不惜浓墨重彩地配合悲情色调与音乐,着重刻画着他内心惶恐与折磨的一面,并从这样的角度,理解和表现着他对命运中的注定,无奈而又本能的承担。

法鲨和库泽尔携手,试图将这个弑君的悲情英雄,引入到更加可能会被同情的角度。呈现给观众的,更多的是一个阴郁而哀伤的男人。他在生死的边缘厮杀,在失去亲人、战友和得到殊荣之间迷茫。一开篇的战场上,导演让一快一慢的镜头交错,快节奏中是他英勇杀敌的面孔, 慢下来甚至静止的时刻是他迷茫的灵魂,在慢镜头中,他与女巫们无言相对,女巫冷漠的面孔背后是更加冷酷的命运。这种仿佛灵魂出鞘的镜头穿插,贯穿了电影的始终,尤其是在麦克白的人物内心矛盾激化时,女巫、死去的灵魂、迸出的鲜血等等,不断的在现实中闪现,不断提醒着麦克白灵魂深处隐藏的伤痛。

   

作为一个法国演员,玛丽昂·歌迪亚从面孔到口音,都是彻底的法国范儿。事实上,当时欧洲各国王室通婚普遍,即便她有着典型的法国气质,扮演苏格兰的王后也并不奇怪。玛丽昂所饰演的麦克白夫人,眼神魅惑,个性强硬,浑身散发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是她让这个角色从一个配角华丽地转身,焕发出耀眼的光彩。在她的演绎下,麦克白夫人不再仅仅是情节的推动者,而是和麦克白平分秋色,共同驾驭着欲望的谋略者。当她读到麦克白的来信时,在小教堂昏暗的光线下,她表现出的,不仅仅是一个虚荣的女人,对尊贵尊贵与荣耀的向往,而仿佛是她在心中藏了太久的阴谋,终于被女巫道破。比起麦克白,她表现出了女人特有的坚韧,和对权谋的深沉的渴望,正像她的独白所说,是她用罪恶灌满了丈夫的灵魂。

   

原著中的麦克白夫人,在放回杀死邓肯的匕首时,双手染满了鲜血,自那一刻起,她从一个幕后的怂恿者,被推倒了阴谋的第一线,见证了残忍的死亡,从此埋下了心理崩溃的种子。而在这一版电影中,库泽尔将她塑造的更加强硬,并未被染血的双手击溃,而是仍旧对丧子之痛耿耿于怀。在麦克白残忍的杀害了王子的追随者麦克德夫的一家时,看着他幼小的孩子无辜的眼神,却无力阻止疯狂的丈夫,麦克白夫人从意识到为了这份王权,要付出的也许不仅仅是邓肯国王的生命,还有更多的杀戮,更多的灵魂。莎士比亚曾在《哈姆雷特》里写到:“王权就是一个漩涡,把靠近他的人全部席卷”。正如此刻的麦克白夫人所想,她已经被卷入一个再也不能回头的漩涡。

   

影片将她的结束做了大的改动。在原著中,她被梦魇困扰,夜夜梦游,并说破了弑君的秘密,影片中却改为她前往谋杀邓肯的旧地,在教堂里精神恍惚,和早夭的孩子对话。从表面上看,这只是选用了不同的形式,同样是在表现被良心折磨,但是在深层次的心理活动中,却有大有不同。梦游是在刻意逃避良心的谴责,妄图继续隐瞒真相,却在压抑之下,难以承受的良心之重,引发了梦呓的行为。教堂的忏悔,则有明显的主动反悔情绪。莎翁在剧中写道:“怜悯,像一个赤身裸体游荡在狂风中飘游的婴儿,又像一个御气而行的天婴,它脆弱又无比强大。”这句话应验在始作俑者的麦克白夫人身上,产生了更深远的回味。

    

 不仅如此,导演还为两位主演增加了激情戏。如果说在莎士比亚的时代,适当的诙谐和黄段子,是舞台剧吸引观众不可或缺的元素。那么两位戏骨之间的激情戏,就是时下电影市场最引人眼球的砝码。这段戏码加设在麦克白夫妇策划弑君时,将不同类型却是同样难以抗拒的欲望纠葛在一起。罪恶与欢爱所带来的刺激,让两个麦克白沉溺其中难以自拔,也让犯罪的激情以欢爱的形式具象化的的表现出来。

     

    

二、 艺术风格的完美转身与些许遗憾 

莎士比亚的作品,一直是大荧幕所热衷的对象,麦克白也不止一次的被拍成电影。每一版都在忠于原著的基础上,力求突破。在这一版本中,剧本的整体风格发生了改变。诙谐的人物和段子几乎全部取消。大量的诗性对白,甚至是情节过渡都被大手笔的删减。作为故事发展所需要的写实细节,也转而变为情绪的呻吟,流淌着串起了整部影片。这不是一个典型的莎士比亚,没有华丽的宫廷布景,没有插科打诨的戏谑角色,没有朗朗上口的对白,这是从另一个角度在表现莎翁,是一个躲在对白与表演之后,不讲故事,只是轻轻吟唱的一曲命运悲歌。

影片一开篇,在苏格兰荒原的战场上,厮杀中的麦克白,通过慢镜头,呈现出的另一个分身,拨开纠缠在一起的战争双方,看见了女巫从高地的浓雾中走来。让观者有一瞬间的错乱,是女巫找到了麦克白,还是麦克白的灵魂一直在寻找命运的启示。

   

影片将表达方式做了很大的调整,许多表现情节发展的镜头,在角色无言的表情中交错,如同哑剧一般,同时缩略了大量转承的角色和情节,用旁白者(基本都是麦克白本人)的思虑进展,充盈故事的进程,产生了一种类似意识流的形态,让故事在真实、虚幻与重现中交错前行。这种电影艺术方式的探索,在许多文艺类电影中常有出现,不再刻板的拘泥于剧情,不再专注于故事的写实,而是用情感意识的发展状态作为主线,辅以情节支撑,最大化的强调剧情背后的情绪与灵魂的份量。

   

如果说这部电影还有什么遗憾,那就是为了最大化的体现两个麦克白,其他角色的魅力均不同程度地被削弱。比如邓肯国王的儿子马尔科姆,他在父王邓肯被杀之后,泪流满面的逃离,亲情过于饱满,却失去了王室子女对于政权交叠的敏感与智慧。这让年轻的王子显得懦弱甚至笨拙。这种情绪化的表现,与本片重心理轻情节的整体基调统一,却大大的弱化了最终为父亲复仇的王子形象。

为了保持电影情绪的延续性,许多精彩的对白被删掉,使得一些情节的转承略显生硬。而这本是莎士比亚最为擅长的部分,他常常借用大段的对白,交代故事发展,同时,在其中写满了智慧的思辨,那些让人深思的台词未能完整呈现,令不少莎迷叹息不已。

 

三、结尾的精彩改编

不同年代的《麦克白》电影版本,都不约而同地对结尾部分进行了改编。也许是原著的结尾过于仓促,也许是导演们都想要在悲情的结局中,为麦克白找回几分壮丽,这一版本也不例外。

为了更好的领略这个结局,让我们再回到麦克白弑君之后。当时,登上王位的他,一直被内心的谴责和欲望共同折磨,几近癫狂。女巫的预言既然全都实现了,那么命运果然是可以被预见的,为了平静自己那癫狂的心,麦克白主动前往荒原寻找女巫,想要聆听她们的巫术,想要再次得到命运的明示。在这次预言中,女巫说到:没人能够打败英勇的麦克白,除非勃南森林移动。只要是妇人所生之子,都不能杀死麦克白。而这,就是整个故事的结局。预言可以告诉你结果,却无法帮你经历过程。知道自己的结局,对于人生来说,反而成了一种痛苦,你活着的分秒,都不再是为了当下,而是在等待命中注定那一刻的到来。

   

邓肯国王的长子马尔科姆,在英国军队的协助下,在忠诚的将领麦克德夫的追随下,已经率领大军来到了勃南森林。在原著中,莎士比亚借助英军统帅之口,提出想要掩盖兵力,于是让士兵砍下树木举起再前进。而这正好应了女巫所言:勃南森林在移动。这个巧妙地设置,也是为了舞台剧表演便利。在本部影片中,导演进行了大胆的创新。麦克德夫燃烧了勃南森林,趁着风向,尚未燃尽的树枝与浓雾缠绕,向着邓西嫩,向着城堡绵延而来,如预言所说:勃南森林移动了。不同于舞台剧,电影中可以更好的利用特效与光影,营造氛围。森林燃烧带来了火光冲天,将整片荒原染成了红色,辅以悲壮的音乐,马尔科姆的复仇之战,麦克白的死亡之战,就在这片炽热的火焰中拉开帷幕。

有最后一道预言防身,本来就英勇的麦克白,更加难以战胜。不同于话剧中,在麦克德夫说出自己并非妇人所生(未足月剖出)之后,他很快提着麦克白的首级恭迎马尔科姆登基。在本片里,一片血光之中,麦克白将他对命运的控诉,对欲望的无奈一起倾泻而出。法鲨在红雾之中,像个英雄又像个恶人,他沉重低吟的台词,像是呢喃又像是宣言,他演出的不仅是角色,更是角色的灵魂。此刻的麦克白,正如他的台词所说:“他们把我绑在了命运的桩子上,我逃不掉了,但我要像熊一样,战斗到死!”

    

在迷雾中厮杀,麦克白比命运安排中的更加英勇,他几乎要打败麦克德夫的时候,女巫和鬼魂开始渐渐浮现。他们缄默的注视,令人寒颤,不得不再次对命运中的注定,肃然起敬。随即,已经被重伤的麦克德夫,道破自己正是预言中的非妇人所生之子,癫狂的麦克白瞬间失魂落魄。女巫的预言,既是命运的安排,也是他深埋内心的力量,预言就是心中的魔,既成就了他短暂的王位,也摧毁了他的一切。不同于原著的一笔带过,麦克白先占上风后又被杀的设置,体现了现代人对命运一说的嘲讽与思辨。命运,它带来勇气也把你变得懦弱,很难说,命运和你,究竟谁成就了谁。

电影弥补了原著中未提及的另一半预言——班轲的子孙将继承王位。马尔科姆在光影重重的宫殿中,擦拭着宝剑,班轲的幼子在红色迷雾中,拔出麦克白遗落的武器,他们手提宝剑,一个走向王位,一个奔入血色,为了完成命运,正如麦克白在夫人死去时所说:“明天,明天,再一个明天。。。。。。我们所有的昨天,不过替傻子们照亮了到死亡的土壤中去的路”。

   

苏格兰高地染成红色,始终浓雾弥漫,音乐长久的悲伤,影片在这里结束。人类总是在失去一切的时候才知道欲望的可怕。可是新一代的生命,或许会听从你种植土豆的经验,却不愿相信你关于欲望的谏言。所以,无论文明延续了多久,下一代人依然重复着祖辈的悲剧,时至今日,我们再看麦克白,还是唏嘘不已,却丝毫无法阻止他的故事在身边的不断上演。

7.0 

麦克白 (2015)

影评(17)

收藏(376)

麦克白/Macbeth(2015)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2312611/blog/7986784/
--------------------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3分!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理想堂

400名成员1696个主题

性质: 公开, 批准加入

可用积分: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