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张彻 的群组>>阳刚武侠——张彻导演的武侠电影

阳刚武侠——张彻导演的武侠电影

加入收藏 已经被2位会员收藏

2009-8-10 0:12:00

 

在武侠电影史上,真正已经盖棺论定的大师级人物大概只有两个,一个是胡金铨,一个是张彻。胡金铨以《大醉侠》、《龙门客栈》、《侠女》等片享誉国际;而张彻以“阳刚武侠”和“百万导演”(在张彻的年代,“百万”是一个天文数字)名世。作为武侠电影导演,胡、张二人都有着强烈的个人风格。张彻的个人风格似乎要更强烈一些,在拍武侠电影之前,张彻就在他的影评里打出“阳刚武侠”的旗号;获得拍武侠电影的机会以后,张彻在电影题材上虽然一变再变,引领风骚,但始终贴上“阳刚武侠”的标签。可以说,“阳刚武侠”已经成了张彻的个人品牌,张彻就是“阳刚武侠”,“阳刚武侠”就是张彻。
在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六、七十年代,其时邵氏电影一统天下,也可以说是邵氏电影的时代),张彻的名字如雷贯耳,他导演的电影是票房的保证,他也就当之无愧地成为邵氏兄弟公司的头号招牌导演。张彻当年捧红了很多电影明星,如王羽、姜大卫、狄龙、傅声等,他也提携了一大批电影制作人,如刘家良、唐佳、午马、吴宇森等。当年的明星,我们在今天的电影和电视里仍然能够看到他们的身影;而当年被张彻提携的电影制作人,很多仍然活跃于今天的香港电影界。明星也好,电影制作人也好,他们可以说是张彻导演的弟子。环顾今天的香港电影界,张彻导演的弟子比比皆是,也可谓“桃李满天下”了。这样一位在电影上取得巨大成就的电影导演,对今天的普通观众甚至许多影迷来说,却已经是一个极为陌生的名字。相信很多人是通过一个叫昆汀的美国痞子重新了解张彻的,本人正是这样。昆汀可谓世界头号影迷。这个曾经于1994年以《低俗小说》在法国嘎纳摘下金棕榈又在2004年以嘎纳电影节评委会主席的身份把金棕榈颁给《华氏911》的美国痞子对张彻导演极为推崇,在新作《杀死比尔》中,不失时机地向张彻老师致敬了一下。最近,大嘴巴昆汀又跳出来说,他打算重拍一部邵氏电影,而张彻的名作《独臂刀》很可能成为首选。所以,我们又知道张彻了。本人有幸在最近两个月内看了张彻导演的十三部电影,这十三部电影都可以说是张彻导演的名作,在张彻执导的上百部电影里面,也属上乘之作。三、四十年前的武侠电影,它们的可看性即使在今天看来,也毫不逊色于那些使用大量特技、花样百出的武侠电影。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些电影和它们的导演张彻。
张彻的名作,自然首推《独臂刀》。《独臂刀》于1967年推出,轰动一时,票房大收,是香港首部突破百万票房的武侠电影,张彻也因此赢得了“百万导演”的称号,此后,张彻导演的电影,也鲜有有愧“百万导演”的称号的。当然,《独臂刀》不是那种叫座不叫好的电影,它同样得到了评论界和业内人士的一致赞叹。在《独臂刀》之前,张彻已经执导了不少武侠电影,也基本形成了自己的个人风格——阳刚武侠。但真正奠定他一代宗师地位的,还是这部《独臂刀》。《独臂刀》以110分钟的篇幅讲述了一个非常完整的武林故事:影片一开始,武林名门齐家遭仇家暗算,齐家仆人方成护主身亡,留下一把断刀和儿子方刚。方刚为齐家收养,齐门掌门人齐如风视如己出,全心授予武艺。方刚天资过人,武艺于众师兄弟中脱颖而出。然而,其性格孤僻,念及身世,又仇恨太深,故难与一些师兄弟相处;这些师兄弟亦视之为异类,以戏弄嘲讽他为乐。方刚自认难容于师门,立意出走。方刚出走当夜,被刁蛮任性的师妹(也是齐如风的唯一女儿)和两位师兄挑衅,无奈之下,只得与三人过招。方刚打败师妹后,不料师妹使诈,乘其不备砍下他的右臂。方刚负伤而逃,为一村姑小蛮所救。方刚失去右臂,习武不成,万念俱灰。小蛮见其情状,于心不忍,找出家藏的半本武学残卷,交与方刚。此武学残卷正适合左臂练武,方刚的武艺于是日益精进;他又从中悟出使用断刀的道理,亡父所遗之断刀正好派上用场。几个月后,方刚练成了武学绝技——独臂刀。方刚与小蛮长期相处,日久生情,已互许终身。小蛮不愿方刚过问武林中事,一心要与他归隐田园,方刚也答应了。但值此之时,方刚意外得知师门有灭门之祸,不愿就此离去。于是,方刚先是从师门仇家救出师妹,后又在师门即将灭门之时赶到,以独臂刀力战长臂神魔,并将其歼灭,保住了师门。报答师恩后,方刚拒绝了师门的挽留,与小蛮归隐田园。《独臂刀》的故事也许并不新鲜,但张彻能够在110分钟之内将故事讲得如此完整而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展示了非常高超的叙事能力。《独臂刀》几乎包含了一个武侠故事所有的元素:主人公的身世、武学绝技、师门恩怨、武林争斗、江湖险恶、爱情、归隐田园,等等。这么庞大的故事,要在110分钟里面有条不紊、分寸合理地处理,绝对是不容易的。但张彻却处理得非常好,节奏的缓急、情节的轻重、故事的推进,无一不处理得天衣无缝、滴水不漏。在今天这个特技至上的时代,武侠电影往往一味追求眩目的效果,在叙事上却往往显得苍白无力。重温张彻的《独臂刀》,细心体会其完美的叙事,也许是那些丧失了叙事能力的导演和编剧势在必行的一件事。当然,《独臂刀》的成就决不单单体现在它的完美叙事上,它的人物塑造、情感描写同样出色,它的武打设计更是堪称典范。关于武打设计,下文还有论及,此处暂且略过。
张彻的电影以“阳刚武侠”著称,《独臂刀》在他的片子里面可能要算不够“阳刚”的了。所谓“阳刚”,从电影的基调来说,要悲壮、惨烈,往往有血肉横飞的大战场面;从人物来说,主人公要立场坚定、视死如归,最后往往激战而死,并且死状可怖,但令人肃然起敬;从情感来说,主人公往往非常重视男性之间的英雄惺惺相惜的友谊,而儿女情长总是退居次席。《独臂刀》不失壮观的打斗场面,但都处理得比较简洁利落,缺少一点渲染;而方刚的性格比较复杂,最后也没有激战而死,不够“阳刚”;《独臂刀》中有爱情,有师徒情谊,却缺少男性间那种肝胆相照的友谊。所以,《独臂刀》虽是张彻的代表作,却不能算张彻“阳刚武侠”的代表作。在我看过的十三部张彻的电影里面,最能代表“阳刚武侠”的应该是《保镖》、《马永贞》和《荡寇志》。
在《保镖》(1969)中,姜大卫饰演的骆逸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侠客,自称“我是一个过路人”。骆逸武艺高强,极有骨气,也正因此,他一直怀才不遇,落得穷困潦倒,为填饱肚子,不得不卖掉心爱的坐骑。此事为无敌庄庄主殷可风的女儿飘飘所见,飘飘敬重骆逸是一个英雄好汉,偷偷将他的马卖下,并托马店老板送还给他。骆逸得飘飘赏识,感激不尽。正好此时无敌庄庄主殷可风武功全失,但应官府之命,不得不护镖上京;殷可风知押镖路上,必遇强敌,此行凶险。骆逸得知情况后,念及飘飘的赏识,甘为镖局的保镖,并不计报酬。镖队与劫镖强盗于古塔激战,骆逸力战强盗,又为救一直对他心怀芥蒂的向定,最后战死。张彻把骆逸的豪侠情怀和血性之勇拍得荡气回肠。《保镖》可以说是张彻“阳刚武侠”的一个完整的体现。古塔激战一场戏,场面极为壮观,武打设计也非常的精巧。与《独臂刀》的简洁利落不同,张彻在这里把他的“阳刚美学”推向了极致。在整个打斗的过程中,张彻放开了手脚,大量使用“番茄汁”来渲染气氛,真正达到了悲壮、惨烈的效果。也许,你会认为张彻过于渲染暴力,难以接受;但这些场面并不恐怖,因为张彻竭力营造的氛围转移了观众的注意力,观众更多地从中体会到那种热血沸腾、痛快淋漓的情怀,而不是术目惊心的血腥场面。也可以说,张彻的血腥更多是美学上的,而不是纯粹为了追求简单的感官刺激。这正如吴宇森的枪战片里面的“暴力芭蕾”,“暴力”但是“芭蕾”,所以,你只看到一半的暴力,另一半是美感。古塔激战的最精彩部分自然是最后的塔内之战。塔内之战一出戏里,骆逸为救向定,层层登塔,而古塔当中,处处设伏,而且花样百出;这样一来,武打设计就大有可为,各种兵器的展现,各种招式的较量,各有千秋,纷呈迭现,令人拍案叫绝。本片的武术指导是唐佳和袁祥仁,这两人都是当时的金牌武指;而姜大卫和狄龙又都是武行出身,都身手了得,对两位指导的指点自然心领神会,所以里面的动作戏都极富真实感而且不失好看。
在我看过的张彻的电影里,要我挑一部最喜欢的,肯定是一个大难题,因为除了上文已经分析的两部,《马永贞》也是本人极为喜欢的一部片子,此外还有《金燕子》等佳作呢。但就人物塑造而言,我的首选肯定是《马永贞》。 武侠小说也好,武侠电影也好,往往有一个通病,就是人物脸谱化,正面人物往往侠肝义胆、正气凛然、爱憎分明;而反面人物往往忘恩负义、心狠手辣、十恶不赦。不可否认,张彻的某些电影也犯了这个通病,像他“南少林”系列电影,里面的人物都是正邪分明、鲜明对立的。(不过,“南少林”系列电影的主要看点不在人物和情节,而在武术指导,下文将有论及。)不过,有张彻和倪匡的共同把关,张彻的不少武侠电影中的人物大都血肉丰满、真实可信,马永贞一角的塑造尤其成功。在武侠电影中表现人性,在今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内容;但要把人性表现得让人信服却不容易,像徐克和程小东的《东方不败》和《再起风云》里面的人性表现就显得牵强、苍白,过分夸张,毫无说服力,而《马永贞》中马永贞一角的塑造却让人觉得毫无生硬之感,人物形象鲜明而丰满,让人有感同身受的感觉。马永贞是一个拳脚功夫非常了得的山东青年,他从山东来到上海滩谋生。由于贫困,他到处受人鄙视和欺凌。有一天,他遇到风流倜傥、武艺高强的青年流氓谭四(姜大卫饰),与他较量一番后,对其极为敬重,视之为知己,也很羡慕他的“成就”,并决心凭拳脚打出一片天下来。马永贞凭着一身武艺,很快在上海滩扬名立万,并拥有了自己的地盘。马永贞的地盘始终受到杨老板的威胁,后来,他又目睹知己谭四为杨老板所杀,于是,他决心为谭四报仇并巩固自己的地盘,与杨老板决战。在茶楼与杨老板决战之时,马永贞惨遭暗算,腹中插斧;马永贞负伤与杨老板及其手下恶战,最终与他们同归于尽。这部电影的人物塑造并不体现在故事的结构上,而体现在一些细节上。作为一个习武之人,马永贞深知江湖道义,所以有他和谭四不过萍水相逢却愿为他赴死复仇的侠义情怀。马永贞也极为重视“苟富贵,勿相忘”的底层友谊,他在获得地盘后,千金散尽,让一起受穷的朋友尽情享乐。与其他流氓相比,他还是一个比较仁慈的主人,他不愿强行收取穷人的保护费,也不愿意干强人所难之事(他喜欢一个卖唱的姑娘,却不愿意强逼她),他为保护一直跟随自己的小江北,在与杨老板决战之前,给他一笔钱让他回乡。但是,这都改变不了他的流氓本性。他在贫困之时,靠做苦力赚了两块钱,就念念不忘去“打野鸡”(与底层妓女进行性交易)。他贪慕虚荣,把拥有一辆豪华的马车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得到豪华马车后,他又以坐着马车威风八面地招摇过市为乐事。他迷信武力,行事武断,相信拳头能够给他换来一切。他也希冀过爱情,但从不愿为爱情付出什么,他以为金钱和地位能够买到这一切;失去了爱情,他似乎并不十分在乎,只用耽溺酒色来宣泄一时之痛。马永贞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有许多优点,但他的人性缺陷也暴露无遗;在互相倾轧、明争暗斗的黑社会世界里,他也许算得上一个让人尊敬的流氓,但他改变不了自己的流氓本性。马永贞的性格非常复杂,而张彻恰如其分地表现了这种复杂性。作为一部卖座的商业片,不可否认,《马永贞》里面有很多夸张的成分,但剔除了这些夸张的成分,马永贞的形象依然有血有肉。这部电影也可以说给了我们一个启示,在一个夸张的故事里面,人性的表现可以是不夸张的,同时,细节的表现力可以拯救一部电影陷于空洞和脸谱化。《马永贞》的优越之处,绝不紧紧局限于它的人物塑造,他的武打设计同样令人侧目。而东南亚武术冠军陈观泰(饰马永贞)的赤缚上阵,拳脚招式,都大有看头。回到“阳刚武侠”这个题目上来,马永贞与谭四之间的肝胆相照般的友谊,让人敬意油然而生,而马永贞茶楼血战杨老板帮众一场戏,高潮迭起,让人血气愤张,久久难以平静。
《荡寇志》(1973)在张彻的作品里面,难称上上之作,但也有不少看点,一是“阳刚美学”,一是“大场面”。《荡寇志》是《水浒传》(1972)的续篇,但我以为它要略胜《水浒传》一筹。《荡寇志》的故事一直为世人所诟病,因为它可以说是违背了水浒精神的。但这个狗尾续貂的故事,被张彻拿来贯彻他的“阳刚美学”却是正好。《荡寇志》讲的是梁山好汉受朝廷招安之后,奉命征讨方腊。梁山好汉最终剿灭了方腊,但也元气大伤,损兵折将,108好汉里死了不少。这部片子的开篇交代了故事的前奏,N名好汉在攻城中倒下,当然,这些好汉都死得悲壮惨烈,尽显“阳刚”。损失惨重的梁山军队,痛定思痛,决定不再“蛮攻”,而求“智取”。但即使是“智取”,也仍然牺牲了很多好汉。每个好汉的牺牲,张彻就狠狠地“阳刚”一把,先是阮小二探水关遇机关惨死水中;接着史进、石秀、孙二娘夫妇、李逵等城内血战身亡;然后是张顺破水关力挺水闸而死;最后,燕清、武松城外力战方腊败军,遭到暗算,血洒丛林。在众多的血战场面中,城内之战最为惨烈,每个好汉之死,都是伤痕遍身、血肉横飞的。如果我没说错,这应该是张彻用“番茄汁”最多的一部电影,恐怕要以“桶”来算的。“番茄汁”的飞溅,确实造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但并不恐怖,也没有刻意渲染的痕迹。可以说,张彻用的“番茄汁”虽多,但还在观众的承受范围之内,也许也没有超出观众所渴望看到的分量。张彻电影中最暴力最血腥的场面应该是《十三太保》中的“五马分尸”一场戏(本人是从预告片中看到的),这一场戏虽然引起了不少争议,但很多观众还是可以接受的。因此,只要有正常的心理承受能力,《荡寇志》中的暴力场面应该不致引起观众的心理不安。此外,由于当时的“造血”技术水平比较低,“番茄汁”的血腥味弱了许多,同时也减轻了暴力的表现力。总而言之,更多的是“阳刚美学”,而不是“血腥渲染”。
上文言及《水浒传》不及《荡寇志》,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水浒传》选择卢俊义上梁山一段作为拍摄内容本非一个高明的选择。在水浒故事里,卢俊义那样性格的“好汉”,大概很难为大众所“喜闻乐见”。这很直接地导致了他的故事并不精彩。而且,限于故事,《水浒传》在大场面的表现方面空间有限;反而是《荡寇志》里有一些能够让人记住的大场面。张彻导演那时的电影几乎都是在邵氏片场里面拍摄的,外景极少。在片场里面建城池,建皇宫,拍军队,都绝非易事,但张彻却做到了,他动用了邵氏片场的最大资源!《荡寇志》中的大场面在今天看来已经不算什么,但仍然让人感到激动,气势不减。
回到“阳刚美学”,我觉得张彻的“阳刚美学”是说不完的。张彻的电影,并不是每一部都是以“阳刚”为基调的,但就我看过的十三部片子看来,每部都或多或少有些“阳刚”的气味。被认为最不“阳刚”的《金燕子》(1968),基调虽然是浪漫和悲情,但也不失“阳刚”的细节。像胡三(午马饰)为阻止王雄偷袭萧鹏和韩滔,虽然知自己武功不及王雄,也要力战相阻,至死方休,不可谓不刚烈了。而萧鹏为使韩滔免遭王雄暗算,不惜冒险相救,结果为韩滔误伤,萧鹏负伤战王雄及其手下,杀尽敌人后,血流过多,伤重身亡。萧鹏为情为友而死,也不可谓不“阳刚”了。
既言及《金燕子》,不妨多说几句。《金燕子》的故事极为简单:萧鹏深爱师姐谢如燕(金燕子),苦寻无门,于是借她之名(金燕子)到处惹祸,想借此引出谢如燕。萧鹏出手狠毒,但他只杀自己认为该杀之人。谢如燕也猜到了萧鹏的用意,于是出来见他。大侠韩滔为助谢如燕,紧随而来。萧鹏妒忌,决意与韩滔决战。决战之日,王雄杀死胡三后赶到,欲暗算韩滔,萧鹏出招相救,而韩滔误以为萧鹏攻击他,出招迎战,重创萧鹏。萧鹏最后战死,而谢如燕归隐山林,韩滔黯然离去。以爱情作为故事的主线,在张彻的电影中极为少见。但一向“阳刚”的张彻并未因此而丧失分寸,他对情感的把握非常准确,把一个爱情故事拍得凄婉动人。而且,张彻还在《金燕子》中露了一手填词的才华,该片的主题曲即为张彻所作。“萧然一剑天涯路,鹏飞江湖,九霄云高不胜寒,关山万里,枝栖何处,问王谢旧时燕子飞入谁家户?”这一曲悲歌,既是影片的基调,又巧妙地镶入了萧鹏、金燕子的名字和他们的悲剧爱情。
在我看过的十三部张彻导演的电影里面,我个人比较欣赏的还有《五毒》、《新独臂刀》、《独臂刀王》、《少林寺》等几部,如果逐一说来,还要费不少篇幅,所言恐怕也无新意了。所以,下文我想在总体上谈一下张彻的武侠电影。
张彻的武侠电影曾经在香港影坛独领风骚近二十年,这二十年,也是张彻不断革新武侠电影的二十年。张彻导演的电影近百部,而我只不过看过十三部,难窥其全貌。关于张彻对武侠电影的革新,我不得不参考一下陈墨先生所作的《刀光侠影蒙太奇——中国武侠电影论》一书。陈墨先生认为,在题材与类型上的开拓上,张彻是一位不断开风气之先的人物。陈墨先生列了七条,如下:
(1)    以《独臂刀》开创古装刀剑片的高潮;
(2)    以《报仇》(1970)开拳脚功夫片风气之先;
(3)    以《马永贞》(1972)开“上海滩”影片的先河;
(4)    以《少林五祖》(1974)开“南少林”电影风气之先;
(5)    以《方世玉与洪熙官》(1973)开始了正宗国术的探讨;
(6)    以《洪拳小子》(1975)创立“小子片”的类型;
(7)    以《哪咤》(1974)创出“神话武侠片”的新招。
陈墨先生的概括较为精细。其实,大体来说,剔除第(7)项,第(1)项可归为一类,而第(2)到第(6)项可归为另一类。香港人对武侠电影的分类,极为简单,一是“武侠片”,一是“功夫片”。这种分类法,和我的归纳是一致的。一般而言,“武侠片”重刀剑打斗,而“功夫片”重拳脚对抗。“武侠片”中的武打,设计成分较多,而“功夫片”中的武打,往往是硬桥硬马的真打。无论如何,张彻在“武侠片”和“功夫片”当中,都是一位不断求新求变的导演,唯一不变的可能是他的“阳刚美学”。
张彻的武侠电影中的武术指导,都是当时武指行当中的金牌人物。与张彻合作最多的要算刘家良和唐佳了。刘家良和唐佳都堪称武指行当中的宗师级人物,他们都有自己的班底,人称“刘家班”和“唐家班”。后来,他们两人都离开张彻当了导演,而且都很有成就。当时的武打演员,也大多武行出身,像狄龙、姜大卫、陈观泰、傅声、戚冠军等人,都是武行出身,有些直接来自“刘家班”和“唐家班”。一流的武指,加上武行出身的演员,使得当时的电影中的武打十分逼真动人。这时候的香港电影中的武打,往往被称为“硬桥硬马”的武打。当时,武指行当中还没有大量使用技术辅助手段,蹦床、吊钢丝之类的辅助物很少使用,电脑特技更是还没有出现。电影中高难度动作,一般都是由演员亲自完成。由于缺少技术手段,为求逼真,往往只有采用真打。所以,那时的武打演员受伤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幸好他们一般都是武行出身,身体的承受能力极强,虽然伤痕累累,却并无大碍。今天电影电视中的武打和当年相比,已经大异其趣。今天的武打可能更好看一点,但一般都非常虚假,而且往往没有劲力的感觉;有些武打借助特技搞得玄之又玄或者软糊糊的,武打武打,有“打”而无“武”了。我无意反对特技,我只是觉得,被大量特技蒙惯了以后,回头去看一下那些“硬桥硬马”的武打,别有一番新鲜的感觉。今天的武侠电影电视中,那些武打场面往往是由大量的短镜头接起来的,一个镜头最多三五招,因为再多,演员肯定吃不消了;有不少镜头都是一招一个镜头,甚至一招几个镜头的,这样,演员只要摆一下动作,就可以“CUT”了,换一个机位再拍,演员又摆一下“POSE”,又“CUT”,再用蒙太奇接起来,看上去很美。这是一种非常容易和简便的拍法,一点武术功底都没有的演员也可以把一些招式拍得像模像样。但张彻的电影里面,武打场面却往往是用长镜头来拍的,这一点在“功夫片”中体现得尤其明显。在张彻拍的“功夫片”里面,如《少林五祖》、《方世玉与洪熙官》,两人对打的时候,往往一个镜头就是二、三十招,整一套拳打出来,显得非常的流畅自然,双方的进退攻防,一招一式,有板有眼。这些电影里面的武打虽然是真打,但跟生活中的真打却是有区别的。生活中的真打,过分讲求实效,往往并不好看。而电影中的真打,是经过设计的真打,那些不好看的招式动作,均已剔除,剩下的都是好看的,虽然“硬桥硬马”,却不失“行云流水”。而且,生活中的真打,我们看到的往往都是“全景”,无法注意细节,而电影中的真打,却可借助摄影机的运动,拍下打斗中的精彩细节。所以,拍武打片的摄影师,如果对武术不略知一、二,很难捕捉到武打中的精彩细节。香港摄影师协会的主席黄岳泰先生,他拍的武打镜头往往为同行击节赞赏,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本人的武术造诣相当高,很清楚武打场面的一招一式的变化,所以总能捕捉到最精彩的细节。要论“功夫”的展示,《少林五祖》可谓经典。《少林五祖》的五位主演:姜大卫、狄龙、傅声、戚冠军、孟飞,均是武行出身,而且身手在同行中都是出类拔萃的。狄龙本人是“咏春拳”的传人,而傅声是刘家良的得意弟子,一直练“虎鹤双形拳”,戚冠军的也可谓“十形拳”的高手。他们在片中的角色所练的少林武技,也正是他们的看家本领。这样一来,他们在片中的武打表演,可谓如鱼得水,看起来自然非常养目。《少林五祖》、《少林寺》、《方世玉与洪熙官》等片在故事和人物塑造方面都难以令人满意;但它们凭它们片中的完美的“功夫”展示,成了经典。
武侠片是一种类型片,它有很多内在的游戏规则。张彻可能突破了很多规则,创立了自己的规则,却又陷于自己的规则。重复自己,自己跟自己的风,是张彻在八十年代后走向没落的原因。那么,张彻创立了那些规则呢?或者说,张彻的电影中,通常有那些个人标签?就我看过的片子并结合陈墨先生的总结,本人将之概括如下:
(1)“白衣大侠形象”。我看过的十三部电影中,只有《金燕子》中的萧鹏是“白衣大侠”;但我还看过张彻不少其他电影的预告片,这些预告片里面,出现了好几个“白衣大侠”,如王羽在《边城三侠》中的扮相;此外,《新独臂刀》中的雷力(姜大卫饰)一开始也是“白衣大侠”,断臂后就不是了。“白衣大侠形象”对后人影响颇深,至少吴宇森说他的《喋血双雄》中的周润发的一身白的灵感来自《金燕子》。
(2)“主角之死”。张彻之前,“主角之死”在武侠电影中是一个禁区,因为那时很多电影人认为观众无法接受“主角之死”。但张彻决心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没想到竟然取得意外的成功。张彻于是拍了一系列“主角之死”的电影,竟然大都口碑不错。我看过的十三部电影里面,有七部属于“主角之死”的,它们是《马永贞》、《金燕子》、《保镖》、《少林五祖》、《少林寺》、《荡寇志》、《无名英雄》。“主角之死”对吴宇森同样有很深的影响,《豪侠》、《英雄本色》、《喋血双雄》构成的“浪漫三部曲”系列,无一不是“主角之死”。
(3)“赤膊上阵”。“赤膊上阵”是张彻的“阳刚美学”的一个典型体现。“赤膊上阵”在张彻的“功夫片”中比比皆是。《少林寺》、《少林五祖》、《方世玉与洪熙官》这几部以少林寺为背景的片子,最后决战时刻,总不免“赤膊上阵”,恶斗一场。《荡寇志》当中,也有好几位好汉是“赤膊”战死的。张彻的电影中的男演员,大都身架不错,肌肉丰满,“赤膊上阵”更能体现男性的阳刚之美。
(4)“手提拍摄”。武侠电影属于动作片,动感效果是其一个很重要的卖点。张彻在片中使用“手提拍摄”,增强动感效果,也是其武侠电影的一大特色。“手提拍摄”在《金燕子》、《独臂刀》等片中均有精彩的表现。
(5)“西乐配音”。这应该又是张彻的电影的一大标签。同为武侠电影大师,胡金铨一直坚持使用“民族元素”,他的电影里的每一个画面都如一幅山水画,而他用的配乐一般都得自京剧,甚至他的片头字幕往往都是精美的书法。张彻却不同,他的片子多多少少有点“西化”,他大胆使用新技术、新元素,一次又一次吃螃蟹。“西乐配音”在今天的武侠电影中可能已经司空见惯,在张彻的年代却是一条戒律。张彻可不管这个,他大胆起用当时只有十七八岁的陈勋奇用西乐给他的电影配音。中国民乐,以“柔”、“慢”见长,与张彻的“阳刚美学”多少有点不协调。西乐却可以大气磅礴、奔放开阔,正合张彻的“阳刚美学”。张彻用西乐配音,按他的主张和电影风格,是势在必行的。
上文所言,都是赞张彻的电影的。张彻的电影虽好,其缺点也多。
与胡金铨慢工出细活不一样,张彻拍片的速度极快,高峰时一年执导电影将近十部。这种高速拍片的做法,导致了张彻的电影往往在制作上显得比较粗糙,不注意细节。张彻的电影中的人物的造型、衣着,往往和史实不符,这在他的以清初为背景的电影中体现得尤其明显。清初有“留发不留头”之说,满清统治者强行要求国人剃去前额的头发,并在背后留辫。若说反清志士不剃前额的头发,以示不愿归顺,似乎还情有可源;但“满清鞑子”也前额留发,很明显是于理不通的。张彻却一犯再犯这个错误。可惜我对服饰毫无研究,否则,张彻电影中的服饰方面的种种硬伤,相信也能找出不少来。就感觉而言,我看过与张彻同时代的李翰祥和楚原的电影,觉得李、楚二人的电影中的置景、美术,都做得非常漂亮、合理,道具的摆设,也能突出细节;张彻的电影中,置景、美术都显得比较空洞,缺少表现力,而道具的摆设,全无层次感,很马虎的样子。这与张彻高速拍片,无暇顾及有关,但恐怕还与张彻本人的美术修养不高有关。
张彻平生导演的电影近百部,本人虽然未能遍观之,但“水平参差不齐”一语大概是不会用错的。胡金铨与张彻不同,胡金铨为艺术追求,有时甘愿牺牲一下票房。所以,胡金铨的武侠电影,几乎部部经典,但卖座的并不多,像他的《侠女》,国内外影评界一片叫好之声,普通观众却不卖它的帐。张彻却十分在意票房,什么市道好,他就拍什么。张彻的确很有才华,但他一部电影成功后,他就马上大量制作同类型的电影,趁观众兴头未减,狠狠地赚他一笔。说白了,张彻喜欢跟自己的风,因为这是赚钱的捷径。等到此路不通了,张彻才另谋出路。张彻不但跟自己的风,有时还跟别人的风,看到改编金庸的作品行情看好,他就立刻上马几部,粗制滥造。张彻是一个典型的片厂导演,他的电影不赢利,他就会失业。为保饭碗,他也许不得已而为之;但不够争气恐怕也是原因之一。总而言之,张彻是大师,但“大师”并非电影质量的保证。纵观电影史上的大师们,作品水平始终保持在一个很高的标准上的,恐怕不过塔科夫斯基、库布里克等几人。张彻不能免俗,也在情理之中了。
 
 
转:三元里 发表于04-10-25  本文写作参考了陈墨先生《刀光侠影蒙太奇——中国武侠电影论》一书,特此致谢。

8.9 

张彻

影评(117)

收藏(131)

张彻/Cheh Chang
--------------------
我的淘宝店铺:http://shop33685432.taobao.com 专业定制小海报,卡片大富翁实体卡,小卡片,小相册!欢迎时光网友光临!

楼主

2009-8-10 9:40:10
话说,这个可挺长。。。
--------------------
Yakamoz。。
回复 举报

1 楼

2011-6-26 17:27:22

写得很棒,真的,

--------------------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我们走向天堂;我们走向地狱!
回复 举报

2 楼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张彻 的群组

3名成员10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