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亚历山大·索科洛夫 的群组>>索科洛夫:不要侮辱精神领域工作的人

索科洛夫:不要侮辱精神领域工作的人

加入收藏

2010-6-12 20:17:00

“灵魂的苦恼已经很厉害了,外部的扼制和压力更是常常摧毁一个人。不可以羞辱医生,不要羞辱教师,不要羞辱任何在精神领域工作的人。这些职业需要格外的纯洁和淡泊,需要鼓励而不是伤害。”
——亚历山大•索科洛夫

  
  今年的第59届洛迦诺电影节将终身荣誉金豹奖颁给了俄罗斯导演亚历山大•古拉耶维奇•索科洛夫。2002年,51岁的索科洛夫借助数字技术,用一个镜头拍出了《俄罗斯方舟》:19世纪的法国外交官,穿越时空,与导演索科洛夫一起游览埃米塔什博物馆,并一同目睹400多年来发生在埃米塔什博物馆的前身冬宫中的种种重大历史事件。一个镜头,你能想象吗,这惊人的尝试使1000名演员,在87分钟,两公里长的空间内一次完成了表演!接下来的连剪接都省去了。
  
  儿时的索科洛夫没有想过自己会有如此漫长的电影生涯,那时候他想做的是一个广播剧导演。“在中学我就意识到我感兴趣的是文科。直到现在,与电影相比,我也更喜欢广播剧。”索科洛夫说,那时候的广播里有很多文学和艺术类节目,定期还有莫斯科戏剧学院的广播。“那是真正的艺术,诚恳而朴素。今天我仍然不解,那遥远的声音怎么就能如此触动一个普通学生的灵魂———我出自普通人家,父亲是军人,家里没人跟艺术沾边。”在家里,只要一谈起想当广播剧导演的愿望,父母就会说那是白费工夫———广播界是个封闭的圈子,没点关系是进不去的。索科洛夫还是很有自己的主意,自修了基本的文科课程。
  
  18岁时,索科洛夫在高尔基市电视台完成了自己的处女作。他说,自己在电视台已经学会制作电影的全部知识。在前苏联时期,电视台招的人文化水平都很高,集中了各地的知识分子。“无论知识还是德行,电视台都是很好的学校。他们教会了我很多,在经济上帮助我,还经常保护我。”
  
  中学毕业后,他想考国际关系学院,但体检没合格,进入高尔基大学历史系。从高尔基大学毕业后,索科洛夫进入莫斯科电影学院。
  
 因为在电影创作中毫无顾忌地表达己见,索科洛夫跟学院管理方以及电影委员会都有矛盾,在他面前摆着两条路:要么被开除,要么被分配到少数民族地区喀山或中苏交界的哈巴罗夫斯克去。在第四学年,他提前修完所有课程,自行离校。在塔可夫斯基(前苏联电影大师,代表作有《乡愁》、《潜行者》、《伊凡的童年》等)推荐下,他在列宁格勒电影制片厂找到一份导演的工作。

  在他的职业生涯中,经历了前苏联时期、苏联解体,经历了改革和后改革时期,但他一直坚持着这样一项事业。索科洛夫的电影生涯从1978年开始,那一年他完成了他的电影处女作:《人类孤独之声》。这部电影因为“形式主义”和“反苏维埃”被禁止公映,直到1987年。1980-1987年,在他近30年的职业生涯里,最黑暗的时期占了三分之一,他的电影计划都被批准,给资金,但是禁止公映。国家投资为了想要反应统治需要的题材,但是索科洛夫关注生命关注人性的方式不能受到国家体制的认同。索科洛夫回忆说,“尽管为了工作,我愿意接受一切,那段日子还是很难过,看不到前途。”在 8月24日那一期《南方周末》对他的专访中,他说:“我家里有面镜子,照的时候能看到身后的书房,契诃夫、托尔斯泰、布宁……没有你自大的余地。从这些作品里我们得到那么多东西,从这里边不太能成长出一个新人。我是说,我的内心一直就是传统的俄罗斯精神之中。”

    苏联解体后,索科洛夫成为一名独立导演,至今生活在圣彼得堡。近30年的职业生涯中,他拍摄了28部纪录片和15部剧情片。镜头之间漫长的时间跨度,是他影片的显著特征。有电影学者评价,这是“把塔可夫斯基‘雕刻时光’的哲学发挥到了极致,恐怕连大师自己也从未想像过。”比如,他在1995年完成的5小时纪录片《灵魂之声》,长达35分钟的第一部分只是一个静止的远景镜头,画外音缓慢地教你体会几段古典音乐,耐心注视才能察觉画面中光线与色调的渐变。他的这种“癖好”,在《俄罗斯方舟》中玩到极致,至今无人能够模仿。

  索科洛夫拍出28部纪录片和15部剧情片,其中最著名的是“权力三部曲”:《莫洛克》、《金牛座》、《太阳》,还有多部纪录片以“挽歌”命名,如《莫斯科挽歌》、《苏维埃挽歌》、《只是挽歌》。但是他一般不把自己的电影叫做“纪录片,”而叫做“非虚构片”,他说因为不能说他是反应真实的,拍摄的态度是很主观的,是用他自己的方式来看事物。在纪录片中他表达对俄罗斯民族精神的理解,对世界的看法。《生命挽歌》中他借助歌唱家维什妮芙斯卡雅来表达他的看法:俄罗斯精神是一种情感的无止境。俄罗斯人的所有情感都是无限的,如果残酷,我们就比谁都残酷;如果忍耐,我们就比谁都能忍耐。这也正是索科洛夫自己的写照,30年来,甚至说从儿时起,就不懈地追求一种对于电影表达的境界。

  记者:您说起过1980-1987年的那段经历,您的电影可以拍但不能公映。但这当中的逻辑让人糊涂:既然不能放映把钱赚回来,为什么还能得到国家的投资?
索科洛夫:这是因为每一次他们都希望我能拍出他们想要的那种电影。但每次我都坚持自己的,不按他们要的方式去做,这让他们又吃惊又失望。另外,在体制内也有不少人热心地帮助我,这对我非常重要。他们的方式是给我的电影项目换个人名,不说是索科洛夫的项目,用一个假名,把制作的钱拨过来。

“我的职业通常被称作电影导演,但我认为目前的电影对我并没多么重要”
———亚历山大•索科洛夫


  索科洛夫是个电影导演,但是他关注传统的文学艺术更多,对于流行的文化并不太关心,影响他的是瓦格纳和斯卡拉蒂(Scarlatti),专注于相对严肃的东西。他没有多么高捧电影,因为毕竟电影还是太年轻了,在我们这个时代创造些什么是需要尝试的,但是一定不能高估自己的作品。电影的语言还不成熟,只是零散的音节和字母,虽然有的大师已经拼写出好的词汇,但整段话的意思还不是那么好懂。索科洛夫把自己定位为一个电影导演,而非更高称谓的电影艺术家,对他而言,整个社会中更为重要的是科学实验,学术研究,而非被大众捧得很高的电影。
  
    关于俄罗斯精神,他借用他最近完成的第十部纪录片《生命挽歌》里的主角,歌唱家维什尼芙斯卡雅的话说,如果要给俄罗斯精神下个定义,那就是情感的无止境。俄罗斯人的所有情感都是无限的,如果残酷,我们就比谁都残酷,如果忍耐,我们也比任何人都能忍耐。这种解说是恰当的。无论是尼古拉二世时代,还是希特勒-斯大林时期,那些在上面出现的精神领域工作者的悲惨遭遇告诉我们,磨砺对于人才而言是一种莫大的烦恼源泉,外部的扼制和压力更是摧毁一个人的常见方式。但是,情感,一种贴着大地行走,至死仍热爱所生活着的唯一地球的情感,是不会被时间的沙漠永久埋没的。很多人凭靠着对苦难的承受能力和崇敬情感,对光明和温暖的信守,坚持到了他们看到高贵的灵魂自由飞翔的那一天。这些凭靠都在心中,更有着一面时刻返观自我的镜子。索科洛夫正是这样一个经受磨难、有所信靠和鉴照,并实现了某种精神着地、抵达的人。
这些影片中,《俄罗斯方舟》借助数字技术,任时空穿梭于有400年历史的埃米塔什博物馆,以此来揭示那些珍藏的艺术品所联系的俄罗斯历史事件和文化精神脉象。“权力三部曲”分别刻画了20世纪掌握着显赫权力的政治人物:希特勒、列宁和日本天皇裕仁。索科洛夫对这些政治人物的再现,是带着一种平常人的视角的。他认为这些影响世界和时局的人并不是什么天命使然,其显赫的地位和复杂的政治行径,都改变不了他们作为人的所具备的普通性格。性格决定命运,社会和人类体系决定一个人的存在及其影响。
  
  在索科洛夫看来,他电影里的政治主题毋宁说只是具体的个人化的命运主题。所谓的政治意义,相对于普通而浮泛的大众来说,其实都是虚无的。对于他自己而言,“权力三部曲”与其说是有公共意义的政治电影,不如说是有个人态度和价值立场的“作者电影”。他不过想通过它们,来反思一下个人的生存特殊状态,以及这种特殊状态带给周围人的反应和体验。如果有种声音自以为是地认为它们是反党、反社会的,那么,那只能说,是它的政治器官过于敏感;其宏大、强制和整齐划一的附庸规制和法令,不过像一块惧怕公众喜好和舆论评断的遮羞布一样虚妄、卑劣和丑恶。无论是什么样的电影,其目的都是在创造一种艺术作品。艺术的意义在于疗救,发挥出一点“药物治疗”或者“外科手术”的效用,而不是在于拨弄是非,与政治和时代潮流或风气同流合污。任何审查的制度,干涉个人艺术创作的政治机构和强力个人,都是对精神领域工作者的羞辱。
  
  索科洛夫的“挽歌”纪录片系列,之所以以此命名,我想,其原因可能即在于,他认识到了个人的坚守和信靠,苦难和光辉,都无法抗拒了被阿伦特称之为“黑暗时代”的包围、困负和埋葬。“挽歌”是对曾经存在过的生命的一种纪念,也有一种对标榜伟大和崇高之物的讽刺意义,比如《苏维埃挽歌》、《只是挽歌》。这些生命或物体之所以有值得纪录或者纪念的意义,是因为在其间有一些在苦难中升起悲悯和希望,在黑夜中升起光明和未来的东西。在俄罗斯这片寒冷而广袤的大地上,很多人的命运都是一曲挽歌。
  
  索科洛夫提到对他影响很深的电影导演塔可夫斯基的遭遇时候说,这个“雕刻时光”的著名导演于1979年之后竟然在莫斯科家中每天闭门不出,也很少打电话、接电话,“他的周围是个真空”,充满敌意和咒诅。这不仅仅是一个人的悲哀。在残酷的人性和政治之下,在媚俗而附庸权力的社会里,挽歌随时都在忧伤地低吟浅唱。能够歌唱已经不错了。这种知足而低调的态度,在索科洛夫身上表现很明显。他并不想让他的电影制造多么大的社会影响和声响。他甚至这样淡然地说,“我们的时代,尝试创造些什么,但一定不能高估自己的作品。……我的职业通常被称作电影导演,但我认为目前的电影对我并没多么重要。”
陀思妥耶夫斯基说,“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他又说,“在我们的地球上,我们确实只能带着痛苦的心情去爱,只能在苦难中去爱!我们不能用别的方式去爱,也不知道还有其他方式的爱。为了爱,我甘愿忍受苦难。我希望,我渴望流着眼泪只亲吻我离开的那个地球,我不愿也不肯在另一个地球上死而复生”。是的,因为苦难和哀伤,我们才学会如何去爱。索科洛夫的电影是崇敬苦难,表达个体情感和生存基本道理的电影。他也是一个继承俄罗斯高贵精神和俄罗斯伟大遗产的精神领域工作者。与陀思妥耶夫斯基在文学作品中的悲悯和大爱不同的是,他对平凡生命和平实真理的爱,都在电影里以一种精致和缓和的艺术形式记录和反映了出来。但是,它们的共同点都是崇敬精神,尊重个人的境遇,坚守精神的高贵和纯洁。与那些人格卓越、思想精深的精神导师和前辈相比,索科洛夫的伟大,或许就在于他的淡然和谦卑,他的电影可以给很多在生活中遭遇“政治文明”和遭遇偶然命运的人,带去一点清醒,一点平和,以及一点精神上的安慰。
美国导演马丁•斯科塞斯曾感慨:“为什么美国人就拍不出索科洛夫那样的电影?”
  
  记者会上,客串主持的法国《电影手册》主编让-米歇尔•傅东给索科洛夫提的第一个问题是:30年来,经历了前苏联时期、苏联解体,经历了改革和后改革时期,你是怎样走过这个转变,并且坚持着电影职业?
  
  “事实上,我不是一个人在经历这些变迁。”索科洛夫回答说。

记者:在《金牛座》里,您也用个人的视角描写了列宁。是否可以说,这多少反映了俄罗斯在观念上的解放?
索科洛夫:没有的事。这部电影只是一小群人在艺术上的成果,跟俄罗斯电影传统或者俄罗斯社会的变迁扯不上什么关系。事实上它证实了旧问题还完全没有解决。

记者:您在“权力三部曲”中想要表达的统一主题是什么?
索科洛夫:我们表现这些人物,是想说那些重大的事件,极端的状况,并非出自异常的环境或命数的注定。所谓重要的历史人物都是由人类体系赋予的,是他们日常生活的环境、遭遇和复杂性,驱使他们做出那些“非常”的举动。性格和行为才是决定性的。艺术的目的是重复最基本的道理,年复一年,十年复十年,百年复百年。因为人是健忘的。

记者:您似乎很少处理当下的政治话题?
索科洛夫:我介入政治话题一点意义都没有:谁会听我说什么呢。不管我谈民族主义或者俄罗斯国家主义,出来都没听到有什么公众反应。我的言论没什么公共意义,我是很个人地拍些个人态度的电影,或者叫作者电影,在俄罗斯没人认真看。与其说我的电影影响政治……不如说影响具体的人的命运更多吧。

8.9 

亚历山大·索科洛夫

影评(31)

收藏(279)

亚历山大·索科洛夫/Aleksandr Sokurov
--------------------
众人皆有馀,而我独若遗。我愚人之心也哉!众人皆有以,而我独顽且鄙。我独异于人,而贵食母!

楼主

2010-6-13 15:05:57
我已将此日志分享给我的好友
--------------------
艺术不是数学,也不是说教,能引起人们的联想与思考足矣!
回复 举报

1 楼

2010-6-13 15:06:06
--------------------
艺术不是数学,也不是说教,能引起人们的联想与思考足矣!
回复 举报

2 楼

2010-8-20 23:22:24
艺术的目的是重复最基本的道理,年复一年,十年复十年,百年复百年。
--------------------
保持善意和真诚 胸怀悲悯与宽容
回复 举报

3 楼

2010-8-21 4:18:06
搞艺术不容易啊,哈哈
--------------------
众人皆有馀,而我独若遗。我愚人之心也哉!众人皆有以,而我独顽且鄙。我独异于人,而贵食母!
回复 举报

4 楼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亚历山大·索科洛夫 的群组

1名成员4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