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张叔平 的群组>>【转】专访张叔平--带给我们平庸之外的想像

【转】专访张叔平--带给我们平庸之外的想像

加入收藏 已经被1位会员收藏

2011-12-9 19:24:00

 

今天,让我们随着这么华丽丽的专访,走进我心中的艺术指导大师——张叔平。

 

热爱电影的人几乎没有人忽略过“张叔平”这个名字,当然更多时候他是和另外两个名字——杜可风、王家卫连在一起被人们传奇般地重复着。这位被视作香港电影界首屈一指的美术鼻祖获奖无数,从香港电影金像奖到台湾电影金马奖到戛纳最佳艺术成就奖,但他极少接受媒体的采访,于是在外人眼中更抹上一层神秘色彩。

  见到张叔平是7月6日下午,上海虹桥迎宾馆一楼的咖啡厅,那会儿他正附身仔细地看着桌上的一叠底片,没和任何人说话。我坐在他正对面的沙发上观察眼前这个中年男人,眉目清秀,面色白皙,尤其是那双握着底片的手,细腻、修长,近乎苍白——这很吻合想像中一双出色的美术师的手。

  我说“来采访您之前我的心情有些忐忑,因为您似乎一直不爱跟记者打交道”,他很温和地看着我笑,神情中带点无奈的懈怠感。他的国语还算流利,语速很慢,常常一个话题说到一半会跳开去,或者因受到现场某个人或声音的干扰而停顿,这时他就会笑着问:“刚才我们说到哪儿了?”然后抽出手边的“沙龙”点上,幽幽地吸上一口。

  “您的名字总让人跟‘华丽’、‘优雅’之类的词产生联想”,张叔平很吃惊:“为什么?我以为人家听到这个名字会以为是个老头。”我告诉他没想到他这么年轻,他很文雅地说“谢谢”,然后感叹:“老了,50岁了。”“听说您是上海人?”他摇手:“那是他们乱说,我爸爸是无锡人,妈妈是苏州人。”

  忽然发觉眼前的张叔平真的很坦白,完全没有戒心,而话题一旦打开,气氛便变得无比轻松。

  -初发电影梦——“我从14岁开始喜欢电影,到现在这个想法都没有改变。”

  想像中14岁的张叔平应该是一个瘦削白净的少年,寡言而充满幻想。那是1967年的香港,一切氛围都不像现在这般新潮、明朗。那一年,张叔平看到了平生第一部让自己沉思的电影,并坚定地认为这一生会与电影结缘。

  “当时看了一部电影叫《毕业生》,看完后心里很忧郁,不舒服,就像失恋了一样。等了一个礼拜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又去看了一遍,然后觉得完了。它跟我们平常看的电影不一样,以前我们小孩子都是看詹姆士.邦德那样的电影,很随便、很好玩,而《毕业生》讲故事的方法跟平常不一样。那时有很多严肃的影评和分析,我也就此喜欢上电影,看美国的、欧洲的各类影片,每个礼拜要看四五部。”

  17岁那年,张叔平离家出走。回忆那段经历,他脸上有释然的笑意。“我爸爸很厉害,那时如果晚上超过12点不回家,他就会把门铃关掉,怎么按都不响;他不喜欢我的朋友到家里来;而老师不很认真打分的品行报告也常令我挨打……”再后来,父母离异,正处于反叛年龄的张叔平决定离开。先住在朋友家,慢慢找到了工作,在服装厂做过设计,也给一些影片做过副导演——张叔平开始接近梦想。

  -步入影视圈——“电影其实没有理论可讲!我做的时候觉得自己一定可以。”

  给导演唐书旋做副导演的时候,张叔平决定去国外读电影,虽然他觉得并没有这个需要,因为“你做一部电影就知道整个过程了”,但那种环境吸引了他。不过传统的父亲很不乐意,好在当年答应过前妻,儿子想念书的话一定要让他念,但父亲告诫张叔平千万别对亲戚说是学电影,“爸爸认为那算什么玩意儿!他觉得很丢脸”。

  至今张叔平都固执地认为理论知识全然没有用。“在加拿大念了三年电影,念完了也觉得没用。什么理论,每个理论都可以打破!你不觉得其实没有理论?一部电影你从头讲也可以,从中间讲也可以,全是碎片也行,只要好看。”

  三年后的香港早就物是人非,很多人都不认识张叔平,接下来的一年他都没有找到工作。第二年去了一家美国品牌的服装公司,年轻的他整日做着40岁女人的衣服,“很闷的”。然后,有了转机——导演谭家明找到他。

  张叔平真正意义上的美术设计就此起步,他还记得那部片子的主角是林青霞。“我觉得非常有把握,没有怕的东西。那次我做得特别过分,墙壁是蓝的,女人穿的是红的,林青霞又很漂亮,像广告一样,真是头脑简单(轻笑)!因为谭家明很喜欢戈达尔,而戈达尔非常喜欢红蓝白的色调。”于是,那样的浓烈让人们记住了张叔平,这跟他当初步入电影圈抱定的想法一致——第一次做表现多一点,人家就会留意你。

  -不想谈风格——“我有风格吗?如果没有写我的名字,你看不看得出是我做的?”

  从《旺角卡门》开始,王家卫的每一部电影都有张叔平的帮衬,到《花样年华》这里可谓达到极致,所有人都为张曼玉缭乱而妖娆的旗袍倾倒,但张叔平对于夸赞淡淡地笑:“那些衣服美吗?我原本的意图是想俗气一点的。我不觉得漂亮,花花绿绿的,不是有品位的,因为苏丽珍只是个秘书;至于《春光乍泄》,那里面的衣服其实很烂的,都是旧旧的;《东邪西毒》是古时候的故事,侠士不可能每天梳头烫衣服,所以穿得也很破……我觉得看一部电影的美术要从总体看,灯光、摄影、构图,不能分开。”

  我请他评价一下自己的风格,他马上反问我:“有吗?我觉得是因为他们知道是我做的才说我的风格怎样怎样,如果没有名字,你看不看得出来是我做的?我的每一部戏都不会重复,用过的颜色、质感都会尽量避免。每部戏我都希望能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都把它当作第一部去做。”

  那么灵感呢?“我先要知道做一部什么电影,然后会跑来跑去看一些东西,可能从一双鞋、一只皮包、一只碗、一棵树或一面墙壁就此引申开去,慢慢地放大了。”一直这样做下去,张叔平说希望不会有灵感枯竭的那天。

  -投缘王家卫——“我们有共同的目标,特别想做世界上没人做过的事,现在还是这么想。”

  眼前的张叔平说话时常常给人“可有可无”的随意性,很少坚持,可从前他决不是这样的。那时年轻的他在创作上的坚持得让人不能相信。“我平常对吃什么穿什么去哪儿无所谓,但做事比较坚持,我要那个东西无论怎样都要出现,所以会想尽办法弄到,比如为了一种布的颜色,我会在家染好多遍。那时的想法是导演要什么,我一定给他更多,不允许别人批评我一句,不能有一点差错。我设计好的东西不能改一丝一毫,如果你不喜欢就算了,也不要给我钱!个性强得不得了。”要求完美的他很少跟导演讨论,更讨厌“规范”,这点和王家卫特别有默契,因此合作最顺。

  “我和王家卫合作他的第一部电影时我们已是相交7年的朋友了,几乎天天在一起聊电影。我们一直有个目标,就是想做没做过的事。所以有一天他说要拍戏,我们一拍即合,彼此信任,沟通很好。”然后,张叔平也在不知不觉间感染了王家卫式的“随意”,“拍《阿飞正传》很幸运,想要的服装、道具都找得很顺利,到《重庆森林》时我开始换一种方式,下午拍戏我上午才去随意买些衣服,回来一试也不错。后来我觉得,创作是很奇怪的东西,哪有两个月前就设计好了的?其实王家卫不像外界说的没有剧本,当天要拍的戏当天会有剧本的。”

 

#张叔平/William chang张叔平
William Chang

8.9 

张叔平

影评(30)

收藏(184)

张叔平/William Chang
--------------------
电影是我们终生的记忆,我们必须让之栩栩如生——Martin Scorsese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张叔平 的群组

1名成员4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