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张一白 的群组>>张一白作品中的空间与人物分析——以《开往春天的地铁》与《好奇害死猫》为例

张一白作品中的空间与人物分析——以《开往春天的地铁》与《好奇害死猫》为例

加入收藏

2010-1-28 22:45:00

 

    《开往春天的地铁》与《好奇害死猫》同是导演张一白的作品,分别诞生于2002年,2006年。张一白善于把握现代都市的脉络与精髓,并惯于将之在影片之中通过营造细节与氛围加以体现。个人认为这两部片子比起“都市浮光掠影”般的《夜•上海》,《关于爱》(《爱情地图》)成功得多,加之对北京与重庆的了解,让我可以尝试运用城市空间视像与人物族群背景的方法来进行解读。
    《开往春天的地铁》讲述的是一系列的“大城小爱”,或者说主要讲述的是一个“七年之痒”的爱情故事。故事的主角是两个“北漂”者,这一身份的出现即已具有了浓重的北京味儿。在90年代这是一个群体性的社会事件,就业、租房、异地成家、融入新的生活几乎是每一个北漂者需要面对的压力。每一个北漂的人心里都充满了美好的梦想,或许可以这么说,地铁承载了他们的梦想。《开往春天的地铁》就在这个大背景之下一一展开,让我们得以窥探主角们的内心世界——建斌与小慧是一对儿“新北京人”,七年的时间让他们慢慢认识了生活与爱情,可他们的爱情又不得不被现实所左右,最大的压力来自于建斌的失业,房租交不起,连当初一句“要你幸福”的承诺也难以兑现,加之旁人“老虎”的介入,两人陷入了对爱情与生活的苦恼之中,需要在此时将七年的感情作一个明明白白的了结。
    由耿乐扮演的建斌特别具有代表性,从第一次来北京,到成为这个城市的一员白领,他身上集中了所有的矛盾,是一个典型的北漂知识分子青年形象。印象最深的一句台词是他所说的:“就比如说你是鱼翅我是燕窝,那总有吃腻的时候吧,吃一辈子。就是在这个时候,咬咬牙,就能坚持住。”坚持仿佛成了这个爱情童话的主题词,从某种意义上说,对于他俩,北京是爱情的坟墓。这个城市为他们提供了生存的空间,但是也提供了纠结的缘由——誓言,谎言,流言都是爱情不能承受之轻。丽川讲的那个天使的寓言也在说明,玛丽和天使即建斌和小慧的幸福都没有实现,尽管他们都曾义无反顾地去为对方实现自己心中的梦想。建斌的无奈让人惋惜,而这正是中国城市化进程中青年一代真实的情感体味。
    片中几乎所有的感情都发生在地铁里,影片的一半场景也发生在地铁站——北京的老式地铁车厢、拥挤的人群、冰冷的站台都在向我们传达一个信息:在这个古老而又现代的城市,每天的人来来往往,无数的感情正在上演,有辛酸也有无奈,但每个平凡的人都有守护爱情,追寻幸福的权利。加之范伟、高圆圆等两对男女的感情经历,仿佛组接出了一幅北京“老中青”三代的感情生活图景。这两条复线穿插在主线之中,调整了情绪与节奏,也扩展了表现的张力。地铁注定是流动的,封闭的,在城市的黑暗中前行的,这也为这三段爱情蒙上了一层淡淡的不确定性。
    影片中的“北京味”无处不在,除了主角们字正腔圆的京味对白,导演还从很多细节中泄露出这个城市的气息。我们可以明显看到站牌上的“天安门东”等的字样,北京大大小小的过街天桥,还有那凌晨时分空无一人的宽阔笔直的大街。如地铁报站的声音,本土歌手“羽泉”的歌唱,京味二胡的配乐,都在透露出这个城市的空间视像。尤其是暗红色的北京一号线地铁呼啸而来又飞快远去的镜头,唯美而又富有动感气息,尽管穿越于城市底部,但却是对北京这个中国首都的一个完美切入点,如同“公路片”一般,一层层,一幕幕展现这个城市普通人爱情的众生相。
    《好奇害死猫》的形式感就更强了一些,但是去掉了《开往春天的地铁》中冷酷的,带有个体感情色彩的独白,完全依靠精巧的叙事展开,却被官方错判为“惊悚恐怖片”。导演为了凸显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以及所处阶级的对立,选择了重庆这座迷离的城市。首先,重庆是一座对立冲突感十足的城市:历史的古都,当代的新直辖市;有食不果腹的棒棒儿,也有无数住在“海客瀛洲”那样的玻璃建筑之中的富人。所以我们可以从镜头中看到高楼大厦与棚户区的对立,过江索道与老式渡船的对立。但它们又不是完全没有交集,如同棚户区坐落在大厦从林的谷底一般,有着很多的碰撞与对话,继而就引申出了这个故事之中人与人之间的复杂关系。《好奇害死猫》中的人物是张一白所有电影中最丰富的,他们年龄不同,社会地位更是千差万别,这些人不再像《开往春天的地铁》中只是陌生的乘客,他们同处一栋大楼,从顶层,一层到地下室,这个悲剧故事由这些人共同完成,可以说,每个人都是凶手。
    我非常同意老师讲过的“告诫人们不要跨越自己所在的社会群体”的这个说法,这个主旨贯穿于全片。其中小保安的表现最明显,从一开始对上层生活的病态向往到后来的贪婪索取,他越过了界,所以最终只有死路一条,留给他的巨额金钱不再有任何意义;郑先生为了事业前途与千羽结合,这也是一种越界,爱情掺入了利益关系,所以最终结果也只能是破裂;梁晓霞作为一名“小三”,闯进郑家的生活,也远离了洗头妹应在的位置,结果还是死;洗相店的小妹貌似没有失去什么,但她尽管好奇心得到了满足,却深陷迷惘之中。正如片名——好奇害死猫——猫有九条命的“不死之身”,最终却被自己的好奇心而害死。这样的偷窥与欲望的满足注定也是病态的,是以牺牲自我灵魂为代价的。观众一定会觉得,这样的爱情阴谋与诡异行为显得如此荒诞,但同时,又必然会反思自身所在的都市现状,这便是影片希望达到的目的。
    重庆被称作“山城”、“雾都”,很有些诡异的气质在其中,“光怪陆离”,张一白所谓的“好奇”选对了地方。导演选择的拍摄天气都是重庆雾最重的时候,黏得化不开,甚至都没有什么城市风景可言,营造了十分适当的叙事气氛。由于地理条件的限制,山和水让重庆这座城市变得如同天井,给人以极大的压迫感,印象最深的还是朝天门两江汇合的景色与梁晓霞的居住环境的对比:郑家住在海客瀛洲的最顶层,象征了他们至高的社会地位,(小保安的住所则在昏暗的停车场里),而那座装修奢华,宽大而又空旷的房子又体现出两人之间感情的空白。而在表现梁晓霞时,摄影机展现给我们的是山城的石板路、雾与水汽、棚户之间隐隐约约透露出来的Canon招牌,还有那个造型诡异的沙发,梁晓霞也好像总是潮湿的,透露出暧昧的欲望与他们之间的危险关系来。这个强有力的对比冲击着我们的视觉体验,重庆本来就是这样,或者说在电影中它应该是这样——是这个城市的独特景观包裹了所有这些情节,所以在打开这个包袱的时候会觉得特别地有冲击力与穿透力。
    当然了,城市的空间也不是一直都是依照人们的定势思维来表现的。北京向来以大而著称,而《开往春天的地铁》中的租赁房却拥挤得可以,潮湿,杂乱,甚至还有北方不常见的蟑螂;重庆的山把建筑堆砌得密密麻麻,活动空间封闭而集中,而海客瀛洲却大到讲话还有回声,立于其上还可以看到全城之景,这大概也是一种富于张力的表现吧,大与小的相对性让我们产生了全新的审美体验,也产生了对城市现象的重新思索。
最近看到老徐的一篇博客,当中说道,没有张一白导演,就没有当年的文慧(《将爱情进行到底》)和小慧。不管是对北京上海局部特征的抽离,还是对老家重庆于细微之处的感悟,张一白都在努力塑造繁华都市中的视觉隐喻,或许,这些城市“只是文本和符号化的空间,已经脱离了它们的某种物质属性” ,但是,这样的重新组合仍然是富有魅力和有直抵人心的力量的。表现现代化或者说城市化进程中中国人的变迁或者异化,这大概是导演一直以来在影片背后的终极思考,似乎,这些电影将成为这些城市的代言,并给予我们一个重新思考城市微观与宏观景观的机会。

5.7 

张一白

影评(41)

收藏(122)

张一白/Yibai Zhang
--------------------
我大概是个不相信爱情的人~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张一白 的群组

1名成员3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