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张申英 的群组>>【剧评】【黄金帝国】EP01:欺世

【剧评】【黄金帝国】EP01:欺世

加入收藏

2013-12-14 18:45:00

 

 

 

 

昏昏欲睡的冬日里,锋利的风,冷冽的温度,躲被窝里被自己过去写下的逗笑那是再好不过的消遣。

 

 

EP01:欺世

 

     (之前的悚标题必须整一整啊)
 
   很大部分原因是冲着《追击者》的班底而来。朴作家果敢利落的计谋环环相扣,人物各有特色,跨越篇幅极大,几条线交织的毫不累赘,复杂的线每条看的吸引不已,全篇木有刻意的做作煽情,有的只是恰到好处的戏剧化发展,推动每个卷入漩涡中不可自拔的人们在面临人生时所作下每一个抉择:肇事逃逸,女高中生、警察、检察官、律师、政客、幕僚、财团、媒体,几乎囊括社会各界所有不可或缺的人群。题材、事件接了地气,具社会舆论性,观众们自然会关注,口口相传,自是必然,因此即便当初《追击者》这匹黑马没有华丽夺目的阵容也令观者收获了份挖到宝的惊喜。 今次背景转移,房地产开发、金融危机,泡沫经济、风投这些每一个都是更为艰涩的话题。有豪门有俊男有美女有演技派有大叔有小弟有小妹,大妈们多爱看你爱我我不爱你或是恨不相逢未嫁时的狗血,多爱棒打鸳鸯从中作梗的戏码,偏偏现在这副牌,一个不好,便容易沦为蒙尘的明珠,怎么平衡?处处透着追击者逻辑理念的影子,字字珠玑,将大的环境换成财团顶端的帝国夺位之战,男主凭借自己的力量与周遭人不断向上爬,BEHE都不敢想,过程肯定是艰涩难过,结局什么乃浮云只求不让半途而废。 
 
 
  1990的他,还只是个刚考入司法研修院的法大学生,人生多讽刺,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非每人皆有那份际遇与运气及能力,彼时的张泰,三样都齐了。韩国的法大生,不是浑水摸鱼之辈能混的进去,九十年代,报名人数14365人,最终通过考试人数为298,仅2.54%的比率,通过人平均年龄在28~29岁之间。可想而知,我们男主人公过了第一轮,是无论如何不能被卡在半途中。 别忘了,运气也分厄运与幸运。
 
 
  生活面,永远以生存为先。活得好,也得活下去,才有向往美好希望的机会 。作为家中的希望之光,泰柱充分认识到整个家全靠父亲这个顶梁柱不分日夜地撑着,赚来一份份学费与生活费。他迫切地想分担这份责任,不想再继续当那个被施予者,于是靠着自己的头脑给有钱人家的孩子做课外辅导获取酬劳,解决当前家中妹妹读书的困难,问题来啦,一向软弱、与世无争的好好家长好好丈夫,这次为了能拿到面馆土地赔偿金,意外滴硬气起来,说到底张爸还是为了老婆孩子们而坚强,执着地不妥协,不甘心自己拉了30年黄包车换来的店面就这么被开发商低价收购夺去,泰劝不了他放弃,虽然他们都了解现实的残酷与不公。也许正因为了解,所以身为儿子的他选择读法律,走这条明知可能会压垮家中所有却依然抱着心中那团改变现状的理念之火,迎头逆流而上,父亲宁愿惹上一辈子不愿意惹的麻烦,也坚持着从来未有过的决定。世上任何形式的爱,到了极致,便是伤害与负担。轻则言语肢体上的攻击,重则人格尊严上的否认,所有担忧裹着无奈令泰说出了诛心的最后一句话:你现在就是我的包袱。他不是不知张爸等不及了,他知道父亲觉得自己若是错过了这次机会,也许再也熬不住,反而可能成为儿女们对生活不断妥协的拖累,不想他们在大好前程面前因为操心生计而得过且过、勉强度日。泰所求的愿望很简单,他要家人平安,即使全家人再苦再累,只要他们一直在一起,才可继续撑下去,他知道自己的掂量,不够强大之前,宁愿绕着那帮得罪不起的权贵走,像他说的:这个世界,是赢的人说了算。作家的台词对白看似简单浅白,实质深藏奥妙,每句都不是废话,每个镜头都含着悬念,无时无刻雕琢着剧中人物特有的性格特点,如张泰,寥寥几句话便勾勒铺垫出他未来以微薄之力与整个帝国还有自身命运抗争的倔强个性,正因为想赢,在现实面前,走合法的常规正义路线走不通(入司法系统当律师当公务员),只能铤而走险踏上另一条知法犯法的不归路 
 
 
 
  等等,看这孩子苦逼的,明明那么孝顺父母、疼宠着妹妹,有礼中还带着点憨气,有能力却迫于家庭而不得不挣扎求生求学,要的也就是一家人能齐齐整整地熬到他出头,莫非定律告诉咱,您越怕啥它就越来啥,看似一件事好与坏的几率相同的时候,事情都会朝着糟糕的方向发生——泰通过司法第一轮考试,加上张爸的土地购买,应当都算是件不错的好事儿,弊就弊在家里所有的钱财都作为供给,耗在了儿子身上,连熙珠也只能去女子职专,这节骨眼上,偏偏赖以为生的拉面店成了钉子户,古往今来,为了土地而使的手段,明的暗的相随一起来,按大的来说,国与国之间的侵略,不过是为了明天活的更踏实,最出名的岛国不就日益活在震动当中凝炼出危机面前淡定从容的强大内心?按小的来说,新的淘汰旧的,为了和谐完整地规划统一,有能力的都想分杯羹,占着那未来无限可估的黄金地带。所以呢,当糖衣炮弹不管用了,那就撩起衣袖看胳膊拳头木棍的结实度说话……这场持久战,在失去耐性并且忙着争权夺利贪心不足蛇吞象的开发商面前,人命,不值一提。 望着因为强拆引起的火灾而烧的面目全非的父亲,一切隐忍还有折服的不争,都变得如此脆弱与无力,生命与尊严,低如尘埃,没有金钱没有权力,这世上的不公平体现的淋漓尽致,那么憨气、和蔼可亲的人,骨子里有股连父亲也无法打压下去的傲气,那是他最后的底线,可为了父亲能活过来,挺过那48小时,他无从选择,只能率先放弃自己的自尊与自傲,近乎于以卖身的血誓,哀求学生家长给予自己预支的帮助,结果如何,不问便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只是不到实处的马虎眼与打太极。 
 
  在他大闹了遇难家属的现场后,再也无法忍受他们妄想如同蚂蚁推倒大树般的抵抗,看着黑白照片中死去的人们,失声平静地被拖了出去。春浩怎么建议的?让他去找雪熙,那个对他们还不错的高中前辈,泰是宁愿等价交换也不愿欠人情债还要是欠女人债的个性,他起身忽略春浩的话到跑去学生家长那里企图以自身的能力筹得父亲的医药费,结果呢?自取其辱,按我说这委婉的拒绝还算好的,换位思考,人家有钱学生的老爸还心想凭什么我借钱给你还得提供工作给你养你啊,你肯卖身卖脑力卖体力卖智慧,我还不一定非要用你!那位有钱的家长不知自己看走眼了什么,不知道面前这位是个不逼到死处不爆发的潜龙,他很荣光地成了加速燃烧泰内心的那把柴火,令这男人走向了求助高中前辈雪熙的路途。相比下来,出钱,泰为了能得到救命的钱,出力,非常等价交换的一场交易,男人已经将自己的前程弃于一旁不顾女人没坑他赖他账啊,一买一卖,给了韩币三千万劳务费,还让人放心,亏得还是认识的人,谁叫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呢,要有人不计酬劳地供钱给他,被赠者都得掂量掂量施予者是不是另有所图别到时夹带人情提出种种要求把你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刀,倒回第一集开端,布谷鸟的咕咕声中,滴落的稠血,望着镜中的自己,清醒过来,他递到她手上的凶器,一连串看似缠绵不已的吻,吐出残忍冰冷的二选一,让女人自己考虑,姜东润不就说过:考虑是在有选择的情况下作的。张泰性格上隐藏的狠绝与个人领袖魅力,在于他对人心的把握,掌握的那个度丝毫不差,不轻不重,足以令为数不多的知己好友甚至曾经的敌人(预备役赵弼斗啊)为他前仆后继。女人,实质是被自己困在了名为爱的牢笼之中,无法翻身,还有得选择么?朴作家使了这招,不得不喝彩他敢这么用,演员们也敢演。作文前,老师会提醒我们,没有把握,就走循规蹈矩的平铺直叙、前后呼应即可,保守,得分也容易。像这类倒叙开篇,还要是从中间或靠后的买卖行贿不成偶发杀人栽赃嫁祸的胆大桥段,替编剧及两位演员叫好,意想不到的设置意想不到的火花,契合的连Dramabeans写剧评的观众都对他两离奇的关系欲罢不能。朴编有点鬼才,开端便把男主人公设计成这样,没点儿足够的信心与心胸逐步往后过渡、合理地衔接安排好,怎敢癫狂到挑战传统观念里滴正派人物形象不是自寻死路?从这点上只想知他究竟在下一盘多大的棋张泰之于“对不起”的定义是:先累积着透支,待最后再一次性说抱歉,这种明知而故犯,与其虚伪地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说对不起,不如抱歉到底,再好好弥补。对于父亲的抱歉,来得太迟。父子俩最后一次说话,没能好好收场,以致活着的人遗憾终生。对不起雪熙的呢,依仗的不过是她爱他。雪熙迫于爱答应担下不属于她的罪,泰甚至替她想好了一切的说辞,这男人可怕的强大,所学所用都钻了现实中法律盲点的漏洞,犯罪现场啊,那么多指纹……是否为BUG,后头见分晓 
 
 
  庄严恢弘的教堂,古典的时钟指向了五点过五分,两个人的婚礼,一场无人祝福的婚姻,只有神见证着。杀完人,手都没洗干净,带着血之罪孽的男人,给眼前尊贵的公主戴上圈中彼此承诺的戒指,成功似乎只在一步之遥的彼端。他们倆严肃的表情——顶多是泰温和了点?无法让人觉察出那种情不自禁的爱意横流,有的只是神圣背后的冰冷期许:对面这个人,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如果没有身后那么多附带的利益考量,我会相信他对她是单纯的为爱而结合,否则不会有人拿婚姻大事开一辈子的玩笑。韩剧惯有狗血的是让男女主成为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的悲情人设,可以说若真是此等写法就落了下乘,也许大妈会很爱,但必定成我等剧饭眼中不耐的因素。这是朴庆秀的作品啊,他没那么多闲情逸致去描绘一段宿命般的悲恋,逻辑尚算紧密的编剧,要的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主角是只担着反派形象的出头鸟,作家试图真实再现一整个资本世界与社会贫富不均的缩影,想塑造的是企图以一己之力踩在弄权富贵之人上立于顶端赢一次的狂人,这个剧本中,没有谁是谁的配,有的只是演技的大迸发。他们皆是自己人生里的主角。 
 
 
  无法忘记他掐着人家金议员的脖子从牙齿缝里说:你是要和我一起欺骗世界的人。合作关系在不知足的人面前从来都是那么不堪,你以为只要不给予真正的信任,大家有钱一起赚有利一起图,顶多你给他占的多一些,他只需一点便利替自己守住秘密就好,结果人就是得寸进尺、不到黄河心不死、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劣根。我不知道他是有多信任雪熙,以至于算准她的一切,让她守着那么大的秘密顶罪;不知道女主人公之于他是什么位置,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在前一刻把身后的女人推出去,下一秒毫无顾忌滴与另一个女人结婚,定下荣辱与共的合作关系。要和他一起欺骗世界的人,首先得学会自欺欺人,骗不了自己怎骗得了他人。同路时,有商有量,大方得体,一旦道不同,违背诺言侵犯到他的利益,不死都脱层皮,见着他最好绕路走,你担不起他对你的利用以及合作后最终所带来的惨痛代价,将利己的利用最大化,损害降低到最小化,这就是遭逢巨变后张泰的处世哲学。

 

追击者,智秀、姜东润、申惠拉,公主、驸马爷、驸马爷背后的女人。比起东润明媒正娶的千金小姐智秀,惠拉更似议员事业上的妻子、理想的伴侣,有着同样不甘于人下的执拗劲儿,她很像这里面的女主人公:崔书润。冷然、安静、自持,把一切看在眼里。只是申惠拉依然是申惠拉,崔书润还是崔书润,终究是两个人。前者如东润身边一潭沉静汪水似的影子,后者似午夜中暗香浮动的空谷幽兰。雪熙与智秀,爱着她们的男人,甘愿被利用,作他们手里牢牢掌控住的情感上的傀儡,前者能否挣脱出来,很是期待呢。崔家兄弟及其儿女堂兄妹之间的斗争白热化,一场场内斗,互有把柄在手,就看最后谁亮牌亮的最狠,谁在最佳的时间内抓住底牌晒冷(Show Hand)。背叛,从来是自己人插刀最狠呐,伤不起,仁爱慈祥温和的夫人,原是最大的插刀教教主?怎一个家庭,心怀鬼胎。孙贤周的演绎无需多言。万分期待他的更多面貌。 
 
 
 
  PS19901月,时任总统卢泰愚联合统一民主党领导人金泳三,宣布同意合并包括执政党在内的三大党派。民载他爹说大总统是他的大队长……崔家显赫之后是否会盛极必衰?政商不分家,出身重要,人脉更重要,我们泰什么都不缺,就是师出无名。有多少爱可以透支重来,也许,猜测着,有那么一瞬间,他跟书润是相爱的,女方自然爱的会没男方那么多考量,这就注定了女方在得不到想象中期许时,会逐渐失望心灰意冷,男人的爱永远是有限度的,说他心太大,自私也好,他们的世界绝不只有儿女情长,那种对权力财力的亢奋追求比一切情爱还要来得吸引,天生的斗士。所以,这也是我无法相信张泰仅仅是因为爱而赶去跟书润结婚,否则他抛开一切道德良知的冷绝,对待预备携手一生的人又能有几分真呢?女人总以为能改变男人,男人总以为能改变世界…… 
 
 
  背景: 
 
  80年代——政策调整时期 
 
  房地产投机是韩国80年代最主要的社会问题之一,因此,这段时期土地政策的方向主要侧重于稳定价格及调控投机。首先是规范房地产中介业,1983年制定了《不动产中介业法》,中介业转换为许可制。1984年依据《国土利用管理法》,对京畿、忠南、忠北地区实施土地交易申报制度。1985年对忠南大德研究团地附近实施土地交易许可制度。土地交易制度规定,若交易预定价格过高或取得目的不明确,可以禁止私人之间的交易行为。 
 
 
  1989年出台了《地价公示制度》,要求每年对地价进行调查,根据公示地价核算新房价格,以此来限制土地投机,为调控土地投机采取了各种措施,为了纠正由地价暴涨而引起的分配不公平现象。 
 
 
  政府在1988年至1992年之间实施《200万户住宅建设计划》,该措施包括在首尔郊区发展五个新的城镇,以容纳30万户家庭。到1991年其完成第六个五年计划之时,韩国已经是中等收入水平的国家了。韩国的经济奇迹并非是自由市场经济作用的结果,而是在政府的强力主导和干预下实现的。 
 
  这也能解释为何尹雪熙会从事这个职业了,炒楼卖楼,相貌头脑身材一样不差,偏偏走上了这条称不上善良的人生之路。听春浩的意思,她在学校也不弱喔,引得人人众憎,还顶着世人舆论的压力走到现在,呵呵,年少时同样是个不甘于自身命运的 
 

 

 


 

7.9 

张申英

影评(12)

收藏(21)

张申英/Shin-yeong Jang
--------------------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张申英 的群组

1名成员2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