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Affinity>>《Affinity》書影對比詳解之①--作者:Orange & 阿朗

《Affinity》書影對比詳解之①--作者:Orange & 阿朗

加入收藏

2010-3-6 21:55:53

Affinity and the Adaption (1)
Affinity 文字與影像 (1)
 
以前分析Tipping The Velvet, Fingersmith,是將原著文字與影集兩相比較.因為三集長度的電視影集,較有空間去忠實原著,但是一個半小時的電影則是完全不一樣的邏輯.在這個條件下,影像上的考量絕對優於文字.不只情節精簡,還要能用視覺說出故事精神,製造氛圍.
Andrew Davies(戴老)是本片的編劇,要評<Affinity>,最好從他下手.從60年代英國電視編劇起家,40幾年來一直是活躍多產的劇作家,2008年被 Telegraph 報社列為"the 100 most powerful people in British culture" (英國最有影響力的百大藝文人士)排行第48.你可以想像自己是Andrew Davies,會怎麼看特這個故事?
 
Lang:
要我是戴老,WOW!首先提個要求,把Sarah Waters電話號碼手機號碼都給我,我要隨時和她探討問題,二是把那個Anna Madeley給我找來當女一號,其它好說。
哈哈哈,不開玩笑了,OK,既然只是"based on",我就把它接受為基於小說的另一個故事吧。顯然時間是不夠的,所以只能抽取最戲劇化的東西,瑪姐和小杜的關係,其它的枝節全部砍去,當然監獄的故事就沒有了,這不是一個五集連續劇,否則可以拍一個維多利亞版的Bad Girls of Millbank,把幾個特別的女囚和看監細細說來。但要保留瑪姐和海倫的關係,實際上瑪歌仍是很看重海倫的,日記裡有之,書信有之,我覺得她仍在那段關係的傷痛之中未能擺脫。這也是為什麼一見小杜立刻淪陷,因為她需要rebounce。
 
我對影劇從業者總有幾分同情和敬佩,這是個群體工業,有太多人事物要溝通協調.我最怕幾句話就把一部影片說得一文不值(尤其在意Sarah Waters的改編作品),總希望好的、壞的都能公平檢視,所以我決定不厭其煩,一段一段細看.幸好Lang也有興致,一起雞蛋裡挑骨頭,免得一人一言堂,也多些趣味.
 
片頭前
 
Brink(平克)夫人在驚恐中去世,捨去原著於1873/8/3,Peter, Selina對Madeleine暴力失控的場面,保留到最後,一次揭開謎底.
關於在電影後半這段暴力失控的情節,起先我沒有特別的感覺,後來想到Davies自行增加大鬍子追求Margaret,而且有場意圖強暴戲,這兩組對照就有點意思起來.但是那個男演員真的演得太爛,完全破壞這個角色的價值.
 
片頭
 
不知名的身影沉入水底,預告這不是一個快樂結局.片頭與最後片尾呼應,但氣氛截然不同.在片頭,觀眾是從局外人的角度來看,她沒有面孔也沒有情緒;在結尾,要觀眾認同主角臨終的想望,水中出現的是美麗的容貌,飛舞的衣衫.
 
第一次獄訪 1874/9/24
 
原著很快就進入Millbank監獄,在電影版還加了一小段導引「交待」:Margaret服用藥物、藥物對她的影響、她戴著項鍊、有日記習慣、為何去獄訪. 我用「交待」一詞,是因電影處理手法太廉價且沒有較高的效益.例如藥物的影響,後面即未再著墨,只是不相干地表現Margaret在電影中出現幾個夢境.這一段寶貴的銀幕時間,實在浪費.
 
Lang:
藥物一帶而過,再無解釋,觀眾根本無從知曉原委,無法建立對Margaret的背景認識。吃藥的原因,自殺經歷,我不明白為什麼隻字不提。她喝的Chloral(水合氯醛),是麻醉劑的一種,久用上癮,用於失眠煩躁不安驚厥,過量可產生持續的精神錯亂,昏迷,甚至死亡。 Margaret也吃過Laudanum(鴉片酊),有鎮定止痛功效,是上癮藥物。
Fingersmith裡也提到的醫生給莫德吃Laudanum。
Millbank監獄的全景真不及格。你說成本不夠吧,好歹都去羅馬尼亞出外景了,怎麼還用畫的呢?
 
電影版有段自創對話很有意思:
Shillitoe:我覺得令尊在天之靈也同意我的看法
Margaret:您覺得他看得見我們嗎?
Davies在電影版中強化Margaret一種困境,所有人都認為她走不出父親去世的陰影,於是那位大鬍子追求者便把Margaret每一件事都與戀父情結扯上關係.妙得是,原著中的Margaret有些柔弱怯懦、自怨自哀,可是電影版的她便多了幾分力道,很多時候出手反擊,於是便出現上述回話,當場讓Shillitoe顏面無光.同時,這也顯示Margaret一開始無神鬼的態度.
 
Lang:
鬍鬚男多餘的廢物,長得又不好看,拿來何用,平衡男女人數嗎?每次看到他我就想,作孽,那鬍子裡有多少衛生隱患啊?
 
 
之前提到Margaret初訪監獄,由上往下俯看,女犯圍著圈子行走,宛如意喻女陰.這是電影人的想法.原著只說她們排成三個橢圓形,是三個各自獨立,還是三環,沒有細說.但是電影版就排成三環圓形,而且還要站個人,形成中心點.....
 
Ridley第一次領Margaret走入獄中,這一段是電影的最大敗筆.導演採用手持攝影,跟隨人物行走,形成視覺上的不安定感,意圖讓我們感受Margaret的不自在.但是攝影動輒使用快速zoom in、短鏡頭連接,獄卒好像在現代忙碌的辦公大樓穿梭,完全改變觀眾的心理節奏.而且,我覺得那讓Margaret走路的姿勢顯得左搖右擺.獄中步調緩慢,似曾相識的走道彷彿永無止境的迷宮,反而應該用較慢的鏡頭去凝視.至於Amanda Plummer則讓我很失望,她所飾演的Ridley像個笑話.
 
Lang:
同意Orange,這裡真不該用手持。才進入陌生壓抑的環境,試探、緩慢才是合適的反應,當時並沒有緊張的原因。這其實也契合了我的閱讀體驗,當初讀日記第一段,Margaret初入監獄,形容Millbank內部結構,讀得較仔細,也因為監獄的物理構造十分複雜奇特,花了些時間慢讀,可以想見 Margaret初去時四處張望之狀。我後來找到了歷史上Millbank監獄的平面圖。
  
原著中,Margaret駐足在Selina的囚室前,是因為一聲「完美的歎息」,而從眼洞中望入.電影版放入這個歎息,但你要仔細一點才會聽到,因為它太短,而且稱不上完美.不過,電影版在許多聲音處理確實相當講究,很值得買來正版,配合音響播映.
 
Lang:
典型的未見其人先聞其聲的出場,看來東西通用。這聲完美的嘆息,要完美,恐怕只在文字中。怎樣去拍,也未見得有好效果。
 
Margaret初次印象,形容Selina像是Carlo Crivelli畫像裡的人物.我想像中的Selina是閉眼仰頭,沈浸在陽光中.畫面是偏向明亮的暖色調,而不是電影版一片冷藍的持花祈禱貌.小說裡,Margaret第一次走進Selina的囚室,就被陽光照得睜不開眼.電影版統一獄中的冷色調,如果給予Selina出人意表的光線處理,可以塑造反差的吸引力.
 
Lang:
讀Affinity的人,看完後大多會去找Carlo Crivelli的畫,一睹小杜究竟怎生形容。但這幅Veritas我至今沒找到,一位愛讀此書的網友也沒找到。這事一直在心裡擱著。看完書後我一心想去意大利,今年終於了了心願,去了羅馬和翡冷翠。但在Uffizi裡面也沒尋著此畫。 Crivelli的作品給我的顏色印像是暖的,多黃,紅和金,比較鮮豔。如果Margaret第一想到的是Crivelli的話,我同意你,我也一直是這樣想像的:那應該是一幅暖色的畫面,金色和黃色明亮得讓人心動。
 
電影版改成Margaret直接要求訪視Selina,而不是如原著在下一次行程才開始逐一訪視女囚.書中許多女囚的故事都被刪除,有一段令我印象深刻.Margaret不解為什麼女囚都喜歡對她說話,但又說得結結巴巴.一位女囚解釋:"....So many hours, and not a soul to speak to. Sometimes you wonder if your tongue ain't shrunk up or dropped clean off. Sometimes you do fear you will forget your own name." 名字好似與靈魂相連,要詛咒一個人,必指名道姓.要控制靈魂,就讓他忘記名字.日本動畫<神隱少女>的小小女英雄如何脫困?最終在想起自己被取代的本名.
這段話後來在電影版交給Selina全權代言:「在這裡他們叫我姓杜的,就像叫傭人,如果有人叫思林,我會轉頭想想,誰是思林?我已經忘了那個女孩是誰,我不過行屍走肉!」Margaret可沒忘記Selina,在日記裡一遍一遍地惦記著她的名字.但是誰惦記Margaret?是叫她Maggie的弟弟?還是喚她Aurora的Helen?
 
Lang:
從1830年代開始,英國的監獄實施“separate and silent system”,隔離與靜默制,在監獄裡服刑人是被“禁聲”的,我覺得這一點十分恐怖。 Affinity寫的就是這個情況,可惜電視裡因不是主線,取捨掉了。 Aurora這名字也踪影全無。看個電視,誰有那個心思跟你那麼文藝,去找這個羅馬神話,那首長詩? Selina雖也不知道Aurora名字的典故,但她卻會把這名字用得彷彿施法,叫Margaret聽在耳裡,顫在心裡。
所以,私密的名字,一定不要隨便告訴陌生人,特別是漂亮陌生人。
 
倆人在原著中的第一次交談,在電影版被拆成二次:把Selina情緒激烈的部份放在第一次,平靜的部份放在第二次,讓電影的情緒比較專注,不似原著忽高忽低.
Selina一開始抗拒詰問甚是精采.妳問我感覺如何,妳說呢?妳說獨處是好,為什麼?妳要我反省,說這些廢話嗎?妳要我述說過去,為什麼?Selina的詮釋非常稱職,不屑的嘴角和鄙視的眼神,讓Margaret像備受打擊的小鳥.
我後來用陰謀論的觀點來看Selina,就覺得她每個眼神都有意味.當Margaret說道獨處時可以計劃未來美好的生活,鏡頭移到Selina,她淺淺地笑了.
 
Lang:
哈哈哈,那個淺笑,我也看到了。她後面還經常擺出陰謀論的臉。兩人談話的拆分和合併,電視必做些提煉和壓縮,我倒覺得沒所謂,只是我不喜歡他們明顯的賣破綻。破綻賣得多了,就沒意思了。

--------------------
少跟我廢話!把你的心交出來!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Affinity

6名成员27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