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我鬼窟>>中国人的爱情观

中国人的爱情观

加入收藏

2016-6-23 22:15:01

        这个题目 可能有些问题了   严格的说应该是中国古典的爱情观  现代中国 由于过于的近  还没有成为一个可以讨论的视角   所以不太好说   我主要是 针对 邓晓芒在人之镜中提到的中国爱情问题 做一个发挥

 

        邓晓芒在他的人之镜中  讨论了 中国人的爱情观  在他的眼中  中国人的传统爱情 有些像长不大的孩子  其实邓晓芒才像长不大的孩子  只有孩子才会不假思索的接受一些观念   比如一些无聊的西方观念   当他否定柏拉图式的爱情时   其实 邓晓芒已经预设了一个 他认为 理所应当的爱情观念了   这个不要紧  至少还可以分析 中西方的差异呀   但我不理解的是 为什么 就到了中国人长不大的孩子气上呢?就因为中国文化中的 赤子之心  和 中国文章中 被隐晦的那部分呢?

 

        首先 要说的是 中国人并不像 邓晓芒说的 没有火热的激情   只是这个激情 看上去与西方不同罢了   我们不能说与西方的不同  就不算激情吧  中野美代子 在他的中国人的思维模式中中说  中国人 没有悲剧意识和讽刺精神   如我前几篇文章所说 中国人拒绝对话  这样为了 让对话消失 就要高一个  绝对的标准  让大众受用  而这个标准中 就有 大家如何生活是幸福的标准  如中野美代子说的  中国人给红楼梦  写了 30多部 大团圆的续作   所谓的大团圆 就是  要回归那个幸福的标准   另一个方面 在中野美代子的眼中   中国的儒林外史 并不是讽刺之作   他说  马修 豪家特说过  讽刺家为了撕掉别人的面具而戴上了假面  而吴敬梓为了撕掉别人的假面具却暴露了自己的真面目   这个真面目 就是 他讽刺官场的不公  所要追求的还是那个中国人集体追求的那个 绝对的大众标准  古代中国观念   看过克尔凯郭尔 的讽刺概念 的都很容易理解  苏格拉底式的讽刺  这种讽刺 恰恰是与传统观念背离的  所以苏格拉底被传统杀死了   从这两个例子可以看到  中国人的激情 表现在维护这种客观传统上面  中国人的内在意识中 有这种 主客融合的意识   维护客观传统 是深植于内心之中的   并不是西方政治人物的作秀  而是真正的主体激情   当然中国人的圆融精神  天人合一 就有这种 避免主客对话的意蕴在里面

 

        中国人的爱情观念 也在这种主客相容的传统中体现出来了   民间的礼俗繁琐的可以  婚姻之中各个角色应该做什么  不应该做什么 都有严格的规定   谁对谁错是很容易评定的 连吵架都避免了   说实在的就连审美都是有规范的  所以会有谁配得上谁之说   在这方面的艺术创造  也都是围绕着 那种 失去对话的方向来创造的    就如邓晓芒书中所说  宝玉和黛玉的恋情  是一种不含肉体渴慕的恋情  但又完全不同于西方人所谓柏拉图式的爱   理性的抽象的爱   而是与对象从心灵到体感   从喜怒哀乐到冷暖动静无不直接相通相感  互相共鸣 你我不分的一种体验   正所谓眉目传情  一颦一笑 一举一动  都是语言  都是体悟  这是心与心的勾连   这是中国式的爱  中国人习惯说理解   是失去他者的圆满壮态  

 

         至于邓晓芒说中国人 不说 我爱你 和 没有肉体渴慕这点是有问题的  这个我爱你之所以被隐晦掉了  是不属于中国人的审美特点  我们知道语言 和文字符号  并不是事物    我们只不过姑且用这些 语音符号或者文字符号 去代替他  但是这些代替物一旦出现 谎言和欺骗也会随之出现  中国人不喜欢谎言 和欺骗  也就不太喜欢 说这种  庸俗的东西  (所谓的庸俗  就是没有艺术创造性的东西  通俗而直白的东西)在中国审美中 那种失去对话的 心灵相通的状态  是不需要语言的   这个我爱你就成了   中国人爱情的一个否定  唯一可以证明的就是我们还没有爱   我还不能理解你   当然 如果你说 不用语言表达怎么知道呢?  我只能说 现代人已经没有 艺术欣赏能力了   更直白点就是没有了生活能力了  只能在庸俗的谎言中 过活   中国人的生活是感悟 体悟 是用艺术的心去与生活交流   从而与天地合一    至于邓晓芒口中说中国人的爱中 没有 肉体渴慕  这就更荒唐了  难道时下批判的 逗新娘子 逗伴娘 邓晓芒不知道吗?  这里大量的肉体暗示都是什么呢? 他为什么要将那些肉体渴慕  在大众面前表现出来呢  而且却是要在特定的场合   在其他场合却又要被隐藏呢?

 

            现在的中国人接受了些许的不入流的西方观念后 得了一种文明病   又将维护绝对观念的激情运用到了 逗新娘这里来了   这些人根本就不理解这种风俗的由来 和意义  更不知道什么是低俗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刻低俗  而不再其他的时候   伊利亚德在他的神圣与世俗中 提到过这种 高贵与低俗  那种一体两面的意识   中国的爱情 连说句我爱你  都觉得是对爱情的亵渎   这种语言的表达 本身就证明了  两个人不是一条心  没有彼此理解   可以看出中国人的爱情 是多么排他   对话中的他者是没有的  那么两个人的神圣仪式也就完全的避免他人的介入   可以说在中国人的审美意识中  两个人 的所有神圣的私密性仪式   都是不可显现于他者的    就算是现在这个 国人都认为非常开放的时代里   电视中 也没有公然交合的场面存在呀  那种神圣性的东西  高贵的东西 是需要我们去维护的    当这样的审美意识 成为了大众的观念时  与这种神圣相对立的那不就是肮脏和卑贱吗? 一个排他的意识  要袒露在他者面前 难道还不肮脏吗?  妓女就是因为这种袒露 才被中国人 从审美上 鄙视的     但是这种 私密 完全贯彻下去  就成了不透风的墙   很难成为一种传统性的东西   所以需要一个通风口    弗雷泽在他的金枝中  提到过 很多节日 庆典中的  放肆的狂欢  其实 都是社会的通风口   中国婚礼中 逗新娘就成为了  这个通风口   (可能是我孤陋寡闻  我不太理解 为什么要 逗伴娘 )

 

            我并不认同邓晓芒说中国人的爱情观是长不大的幼稚行为   我反而认为西方人才幼稚呢  他们在爱情这方面  其实什么都没有创造   如果我爱你这句话有意义的 话  那唯一的意义就是  爱中不再有审美 (当然你要是认为 看对方长得美不美就叫审美的话   那只能证明 我说的  西方人的爱情观 是非常幼稚的)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2711972/blog/7964809/
--------------------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我鬼窟

37名成员435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