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我鬼窟>>高贵与卑贱

高贵与卑贱

加入收藏

2016-6-25 23:13:23

     卑贱意识只有 当他彻底否定传统秩序   与既存的权威立于决不妥协的对立面   乃至将整个世界颠倒过来也在所不惜时  他才成为一种真正的高贵意识  才能成为 恩格斯所说的   世界历史的杠杆  和 社会真正进步的动力 ——邓晓芒  人之镜   

    今天说一说 邓晓芒在人之镜中   卑贱意识与高贵意识那一章 的问题  我个人觉得邓晓芒的意识中 表面上 被大量的西方观念充斥着  但是根基还是中国式的

 

     记得好多年前看芥川龙之介的书时   他提到过水浒传  他说水浒传好就好在 想杀人就杀人   牟宗三从佛家的角度 说  红楼梦是小乘   金瓶梅是大乘  水浒传是禅宗    水浒传好就好在  当下即是   通俗的翻译过来  就是想杀人就杀人 毫不顾忌    这点邓晓芒在书中也提到了   我摘一些原文 

 

       第七十三回写李逵四柳村捉鬼 撞见狄太公的女儿与其相好私通  冲进去一斧一个  尽皆杀了 说这等腌脏婆娘要你何用   狄太公的女儿与他何等怨仇  就值得如此恶做 要说是性急顽皮  这顽皮也太残忍了 

 

     水浒中 杀人的场面很多  这里没有必要提了   邓晓芒过于执着于一种无聊的西方观念  所以一方面如上面所说的 要 彻底否定传统秩序  另一方面还不能想杀人就杀人  其实这有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就是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就是要按照邓晓芒个人的审美观点去做 才是对的  他虽然接受了大量的西方式审美   但骨子里还是那个 讨厌对话  喜欢一个客观的行事标准的一个中国士大夫 

 

        中国本身是有高贵意识和卑贱意识的    那个高贵意识就是中国人的 仁德  仁义的观念   邓晓芒受到西方的阶级观念的影响   将中国的等级  尊卑意识也西方化    无论你处于什么地位  只要你符合中国人的道德观念  你就是一个高贵的人格   西方的阶级观念不适用于中国   比如很多人都说中国将 皇权制打垮之后  中国人站起来了  其实在我看来  中国人连跪下的资格都没有了  神圣和高贵就这样被践踏了  破坏了   我前几天的文章说过  因为中国人的审美中讨厌对话  这样导致很多观念没有深入   宗教崇拜的观念也没有深入到信仰阶段  还停留在 拜物教的阶段   而皇帝就是一种拜物崇拜的象征  并不是说 文武百官在给作为皇帝的那个人朝拜  而是在向一种神圣的精神 朝拜  直接破坏了中国千年的道统    在中国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现象 那就是因为中国人不懂辩证法(因为不爱对话) 导致两种对立的观念  无法辩证的融合 而是一种被严格的形式划分后的杂糅    最突出的就是 儒释道的河流   举个学术性的例子吧  牟宗三的道德坎陷(良知坎陷)说 就是很好的例子   我很难理解 一个喜欢大谈辩证法的人 尽然不懂辩证法   形式化的搞出 个幺蛾子   圣人为了做善事 要先变成普通人 做了好事后 再变回圣人  这思想 也太形式化了吧    回到我们的话题上来  前面说 中国的高贵意识就是 道德规范中的形式观念  不符合这些观念的 都是卑贱的人  那肯定有一批人 在审美上并不赞成这一套观念   于是就有了中国的 儒道两股观念的产生    做不了社会人  那就上山 成仙   这两种思想一直都没有尖锐的对话产生  也就这样 相安无事地形式化的对立到如今  甚至两种观念已经完全 杂糅到了主流观念之中了   水泊梁山 就象征着中国古代秩序的一个对立者   那里的人也都是与主流社会不协调的人    想杀人就杀人 这就是对秩序的一个破坏  但又不能说 这些人的所有审美意识 都是和主流社会对立的     所以邓晓芒也提到了 梁上好汉的座次的排位也是与 主流社会类似  这些人 本身都是因为各自的原因与主流社会对立的  他们其实并没有什么共同的革命精神   邓晓芒在这里搞出 恩格斯那一套是不匹配   道教的逃逸精神 作为一个主流社会的通风口  只不过是给那些 没资格拜物的人一个暂时的栖息地  一点活下去的氧气  西方式的革命  要么有强烈的对话精神  要么一个有高级文化基础的异族入侵  可历史上中国周边 并没什么武力和文明都非常强大的民族

 

       邓晓芒不只是不理解中国文化   他其实连西方的意识也不理解  想杀人就杀人这种中国佛教的禅宗思想  只是看上去很美   更准确的说是 在没有辩证法思想的 中国审美中才是美的    了解西方文学的人  一定知道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地下室手记    整部小说都是地下室人的喃喃自语   这样的人在佛教想杀人就杀人的思想中 根本没有半点的美感  地下室人也没办法杀人   禅宗的这个杀人理论的基础是 当下即是  可地下室手记中  当主人公 阐述了自己的一些意识时  马上就有说出了自己的另一些相对立的意识   如果一个人同时想杀人又不想杀人 那该如何呢?这是很难表现出来的内意识  所以地下室人 呈现出来的壮态 就是拖延    小说最后的一幕因为拖延  主人公失去了丽萨   我摘录一段地下室手记开头的描写

 

       我是一个有病的人    我是一个心怀歹毒的人  我是一个其貌不扬的人  我想我的肝脏有病   但是我对自己的 病一窍不通 是指不清楚我到底患有什么病 我不去看病   我不去看病时出于恶意  当然 我向你们说不清楚我这种恶意损害的到底是谁  我非常清楚  我不去找医生看病 对他们丝毫无损  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我这样做 只会有损于自己的健康 而损害不到任何人  但是我之所以不去看病  毕竟是处于恶意  肝疼 那就让他疼好了   让他疼的更厉害一些吧 

 

          我们不去考虑陀思妥耶夫斯基这种文章格式在嘲讽谁   单纯看内容  主人公就在自诉中 向卑贱一步一步的迈进   诚然有开头 那所谓的 恩格斯的话  恐怕邓晓芒也不会给地下室人以任何的审美上的肯定把   当然地下室人 在后面的自述中 更是让自己完全处于卑贱的地步  去嘲讽主流社会观念  尤其是关于牙痛那一段的描写  简直是绝了   主人公说  他自己也知道  这样哼哼绝不可能给他带来 任何好处  他比所有的人 都知道 的清楚  他这样做事徒劳的   只会刺激自己和刺激别人   是自己痛苦 也是别人痛苦   他这样做无非是出于恶意  由于心怀歹毒 而任意妄为  正式在所有这些意识和耻辱中  他感到一种极大的快感    我是你们不得安宁了? 我伤你们的心了? 而且不让家里所有人睡觉了? 那你们就不睡觉好了  我要你们每分钟都感到我在牙疼   我不过是个可恶而讨嫌的人  是个无赖   那就随他去好了   你们终于看我是怎样的认了   我很高兴  你们听到我的下流的呻吟声  感到难受了吗?  那就难受去吧   我还偏要怪腔怪调的让你们更难受        多么精彩 我牙疼  我就要让所有人都 陪着我一起痛苦 一起难受  来吧   地下室人就是要让人格走到大众认识的最低点  从而在哪里将审美观念完全解构掉  邓晓芒 没有注意的一点 是  革命并不是要创造一个新秩序  可能就是单纯的要破坏秩序  甚至最单纯的就是我不好过 那么大家一起不好过好了    当西方观念侵入中国时  那我们就不跪了   打倒皇权统治  推出的却是中国人并不理解的一些东西  这都不重要  我们先不跪再说   邓晓芒在很多时候 都在用一种 形式化的审美在思考问题吧   他又如何看懂地下室人的美呢? 我没有能力给社会一个新秩序  那我可以杀人呀   我没有能力杀成年人  我可以去杀幼儿园的小孩呀   反正我不好过 全天下的人都要不好过    如芥川龙之介小说中所描写的   主人公的孩子死了  听到朋友的孩子也死了   主人公产生了莫名的快感    死的好    我想这又不符合邓晓芒的审美了

 

         邓晓芒之所以不理解这种 卑贱意识的美感   因为他骨子里那中国式的 对话排斥症  他就只接受他认为的一种符合他意识的形式美感   可是当一个人脱离了主流观念之后  他是要寻求与主流对话的  他需要被认同  可是谁会听呢?因为大家都在观念之中  你那一套是主流观念之外的  不合理呀   为了进入对话   就需要一种强力   这种强力迫使人们进行反思   当然这种强力 有武力暴力  比如去幼儿园砍人   也有精神暴力  那就是地下室人   他让他的存在本身 就是对主流观念的破坏  总之这样的暴力 就是要试图 与主流观念对话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2711972/blog/7965150/
--------------------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我鬼窟

38名成员437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