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我鬼窟>>休谟问题

休谟问题

加入收藏

2016-7-21 23:31:32

          当一个人指着某处说 那是红色的  而另一个人却说 那是黄色的时  他们中有人眼瞎了吗? 有人眼睛有问题吗? 或是别的呢?反过来想匪夷所思的是 为什么会想到这些呢? 为什么不可以 我说这是红色的 而另一个人说是其他颜色呢? 这是不是也是一种霸权思想呢?可是没有这种统一性  思想会继续追问吗? 人为什么要追问呢?  人本身有问题吧    或者说思考哲学 就是思考这些问题   谁知道呢


           休谟的历史意义 我想就不用我再废话了  稍微了解哲学的人都懂  今天我准备用 如今的哲学眼光  来看待休谟问题    休谟在认识论方面的追问  非常精彩 基本上将一些通俗的观念已经 拆解的七零八落了   我个人认为休谟最伟大的地方 就是 在人性论中  将人的权力意志提到了 道德的本体地位   可以这么说以后哲学中的 意志论  浪漫主义  都是从 人性论的第二卷 论情感开始的  但是以如今的眼光来看休谟的 话    他的那些理论 都非常的 肤浅   根本没有经过追问   有些甚至非常的独断  比如在自由与必然   或者可分性问题上   当然 这些问题之所以他有胆量独断 是 建立在他的认识论 也就是他的论知性的基础上的  可见 他的论知性也是问题重重  他的思考模式是还原式的  (后来胡塞尔的现象学还原  也经常提到休谟 虽然更多提到的是 笛卡尔)这个思想方式本身就没有经过追问和反思   这种思考是想追溯到一个坚固的基础 然后再从这个坚固的基础上 构建他的大厦  但是那个基础在哪里呢?  当然在我们思想的懒惰处   只要我们想停下来 休息一下 那干脆就走到这里吧  这里 就成为了我们的基础  于是一个神秘的 印象概念 就出现了  到底 什么是 印象 什么是观念呢? 多么令人匪夷所思呀 休谟理论的基础 就建立在 这两个神秘的概念上     这里有哲学思考和 通俗的思考之间的不同  在生活我们可以很所以的说自己懂了 比如 我知道什么是男人  于是就指着某个人说  那个就是男人   来期待他人对自己的认可  以证实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可是哲学不是那么简单   哲学只思考问题   也许你指过很多人说  那是男人都没有问题   但是可能有那么一次  你被人反驳了  另一个人说  这并不是男人   这就到了文章开始的那个追问了  问题来了  哲学思考也就开始了  追问男人是什么  


     休谟也提到了这个色调的问题  也提到了两个极端色调的同一性问题   我能不能说 白色和黑色的同一性呢?  黄色与红色的同一性呢 ?  绿色与黑色 蓝色 白色 紫色 红色 的同一性呢?   如休谟所说  你如果再承认两个极端不是同一的  那就不能不陷于荒谬之中了 


     我知道 我在这里 改变了 休谟所要说的话  这里有一个语言游戏  我为什么如此游戏呢?  因为我要故意让休谟与我接近  休谟只是在表述一个色调的极端 之间的同一性 而我要让所有颜色成为同一的   当时休谟还停留在 观念来源于印象的阶段   还在分析  人类是如何在观察中  在 感性直观中 如何认识这个世界 和 如何 从印象中创造的观念  康德的超越是将这种观念反转过来  人类创造观念来 规定感性直观的印象 这个反转本身就是认识的飞跃 


          在现代哲学的观念中  认识完全来源于 看(感官) 本身就有问题  感性到底是什么谁又能知道呢? 我们回到休谟的颜色问题 来看   休谟未加反思的 说 在对比中一个颜色比另一个颜色深  以及颜色浓淡的推移  这本身就是有问题了  颜色就是颜色本身 他又怎么会与其他颜色成为递进或者递减的 有次序的排列呢?另一方面我们要追问 为什么人会说 这个颜色比那个颜色淡或者深呢?  显然休谟在这里并没有追问 以至于 他的认识论(论知性)非常有问题    


          如果我们是茫然无知的(对颜色)  我们会在看到两个颜色时候 说出 这个颜色深 或者淡吗? 两个单纯的颜色 其实并没有任何的意义 我们人根本就不去看他  不去注意她  休谟将认识建立在 看(感官)的基础上  可是  他忽略了很多东西 都是被人视而不见  我们很自然的忽略了很多我们可以看到的东西  为什么有些东西 被我们注视 观察  思考 而 有些东西  进入了我们的视线范围却无视了呢 ? 记得有个科学家感叹  他曾经也看到了那个红色射线  但是他却忽略过去了 那个发现也就不再属于他了   到底是什么东西 吸引着我们去看呢?或者我们为什么要看 某对象 而忽视其他的 对象呢? 


           回到休谟的颜色问题  他的本意是 一个关于颜色的观念  比如 红色  这其中有很多种类的红  我们是可以判断其中的差异的  但是这些不同的红色哪怕是最极端的两个红  都是同一的红  休谟一方面忘记了追问 这个颜色浓淡次序排列何以可能  另一方面也没有注意 到 那 极端的红 在排列队伍中 和 一个非红非常的接近甚至 他本身就可以说是非红    于是我们开篇的那个问题就出现了  当一个人说 这是红色 的  而另一个人说 这并不是红色  这是黄色时   问题就出现了  就如 前面说男人这个概念一样  一旦有人反驳  这种哲学问题也就出现了  什么是红色 什么是黄色  我们先前很自然的指着某处说这是红色  是没有人反驳的   我们也自认为自己了解这个颜色  根本不去追问他  可是这次问题来了   一个他者 突然闯入  反驳了你  这种哲学追问也就开始了  两个人都为了证明自己的正确性    拉着对方 指出各种自己认为的红色和黄色  来争取对方的认可   有很多颜色竟然双方都同意了   虽然 每个颜色 就是他自身的样子  可是 人是可以将他们统一到一起去思考的  在他们指出的 那么多的红色和 黄色中  人们用审美的判断力 将更为相似的颜色和不那么相似的颜色才渐渐的排列出来   可见 两种颜色的对比  要想分出 浓淡  我们需要更多颜色的观念 才可以 思考的   另一方面 浓淡的说法 也并不是 单纯一个颜色观念 就可以 被认识的    也就是说 两个 同样是红色观念的对象(单纯的去思考这两个颜色的话)  我们是无法说出 一个比另一个浓或者淡的    这种浓淡的划分 恰恰是 来源于这种颜色的争吵中  由争吵 和列举各种颜色 到对这些颜色的反思  从而形成了 一个颜色观念 向 另一个颜色观念的过度的颜色排列表中  才会有所区分的    我们才会说 这个红色 比那个离黄色比较近的红色更浓   当然 这个浓和淡 也有其他问题的联想  与本片文章无关 也就不做讨论了     当大部分人 都理解了这个争论的由来时    发现这个争论的颜色 正好 处于黄色和红色 过度的中间位置  可以这么说   我们说他是红色也行 说他是 黄色也可以   为了避免这种 争论  人们就发明了一个新的观念橙色   


           当然 这种争论是非常多的   比如  说中国 以前 将猪和鹿 看成同一个东西 比如彘这个字 就是猪 它下面也有 鹿下面的 比 是鹿腿的象形 就因为这一点 就联想成一个动物了 英文的鹿是deer 而亚洲野猪 的英文是 pigdeer   但是在争论中 人们 渐渐的对 猪和鹿 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再去看 猪和鹿  发现 先前我们虽然看到了猪和鹿  可是 很多细节方面的差异  完全被我们无视了    我们人类的认识 真的 只是观察吗? 印象又是什么呢?  比如 我们对 猪的印象  鹿的印象   红色的印象  黄色的印象  橙色的印象  现在的印象和先前的印象一样吗? 比如以前的红色 黄色 和 现在的 红色 黄色 和 橙色  我们如何 说一样和不一样呢?  印象中附带着 橙色 红色 和 黄色的观念  什么是 印象 什么又是观念呢 ? 没有 橙色观念的那个 黄色印象  和 有橙色观念的橙色印象是同一个印象吗?  我们看到了什么呢 ?  我们又 无视了什么呢? 我们如今看到的东西  就是 本真的东西吗?没有被无视吗?  什么是真 什么又是假呢?这些都是让人匪夷所思的  我们再回到 那个争吵中 去 追问 这些细节  


   休谟不只是将认识论基础  盲目的设定在看(感官印象)上 他还将这个看(感官印象)类比成  他的还原后的原子基础 这就是为什么他反对无限可分  因为他迷信那个原子基础 也就是那个还原到不可还原的原子那里 如我前面所说  你在哪里懒惰了  哪里就可以是你的原子基础 于是无限可分也就是成问题的 在这种盲目的独断论上 二律背反就有问题了 那个被休谟盲目的独断的原子基础是无法被反对的 休谟在哪里出问题了呢?  


   再回到颜色的争论之中 前面的追问 就被我们很轻易的看到了 问题是被他者的突然闯入 所带来的 这个他者 逼迫着 我们去认识  去理解  那些我们曾经自以为理解的东西 那些我们可以轻易的指着说 这是男人  这是红色  这是橘子 这是猪的东西 这种争论的结构也是很突出的  首先争论双方必须是自我肯定的 通俗的说 各自都认为自己是对的 而且都必须有权力意志 才能迫使对方 进入争论 继续探讨 一旦一方没有这种争论的兴趣 或者说 无权力意志 争论也就无从继续了  那么 后面的认识也就不再属于他了  在人们一起指着这个颜色那个颜色时 双方各自认同的开说逐渐多了 于是那些被指出的颜色 才可以排列成 一个渐次序列 否则毫无公式的话 什么都是无法被排列出来的   当那个序列被渐渐的排列出来时  其实争论的双方对红色和黄色的认识 已经不是先前的那种抽象的认识了 如今的这种认识 要比以前更具体 更详细 从而也看到了 先前 被忽视的东西 


   显然休谟这种还原论 忽略了太多的东西 他迷信的认为 还原到一个原子基础 就可以组建他的理论大厦了 却没有认识到 人类对很多东西 都是视而不见的 恰恰是那个他者的突然闯入 迫使我们去看  去观察  某些对象 才呈现在我们的注视中 他这才成为我们的对象  当然 他者也并不是认识的原始基础 我们不要再回到原子论那里去了 也不要迷信看 更不要迷信有什么基础 是可以还原到最开始 就会被被认识的 开始本身就有问题  哲学就是思考问题的  要知道争论之前 是前面的一场争论 争论中迫使争论者去注视一些对象 迫使争论者去说出证明自己的东西 在这些经验中 才会形成互相理解的东西 这种理解导致了不同的看 和那些与看相伴随的观念 当然这种印象与观念的划分 更哲学化 因为一旦你让我说清楚他们  就非常难了  就像分清楚红和黄  男人和女人 以及世上的一切东西 总之 印象总是要伴随着观念 但是这种观念 却在争论中导致了变化 这种观念的变化 也导致了看的不同 但我很难说 印象到底是相同还是不同 这很难说 但是观念的改变 也就导致了语言的改变 以前说 红色 或者黄色 如今说 橙色  休谟的伟大就是在认识论上 分析的非常细腻  可是还不够彻底 休谟试图将一切都拆散 所有的综合都是有问题的 可是从上面的分析中我们会发现 那些休谟认为直观的东西 其实还是可以去再分析的 随着争论 以前认为不可以再分析的 又变成可以再分析的了 那些直观上的东西 也站不住脚了  如果我们再彻底一点的话 我们可以再去思考 分析本身  这问题就更大了 分析本身就成为哲学问题了 可以这么说 只要是人的判断他就是有问题的  除非印象不是人的一个判断 可那样的话  人又怎么知道自己有印象呢? 印象本身就是一个判断  有判断就有可能成为问题   就有可能被哲学所讨论  从另一方面看  休谟之所以忽略了 他的原子基础问题  没有 更细致的去追问印象与观念的问题  就是因为他在怀疑中完全没有给 综合以 任何地位   从上面的红黄之争中 我们发现了  对本来基础的再认识 恰恰是从综合中 返回来的  如果没有了综合  我们的反思也就没有了  休谟的怀疑工作做非常好 但是  我们不能说 康德 黑格尔那些 就没有了意义  恰恰是 那些综合的反思  是休谟所没有的    要是对比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  可以这么说 休谟的认识论  停留在精神现象学的 第一章意识 的第一段落 感性确定性     二律背反休谟就更无法理解了     虽然休谟在论情感中将权力意志推到了道德的本体的地位上  但是的认识论是有问题了  所以 导致他后面的论情感 也是建立在一个非常有问题的 还原方法上  


      休谟有一句话 我们是可以追问的   休谟说 知识所以发起  完全是因为 我们根据经验 看到某些特殊的 物象 是恒常德互相联合在一块的   很奇怪的是 我们如何会知道 恒常呢 ? 我们如何 知道这个物 就是以前的那个物呢? 


     休谟说 因果之被人发现 不是凭借于理性   乃是凭借于经验   当然 这个理性可能 有休谟自己的含义  但是 单纯的经验 又是什么呢?  比如感性直观 我看到了  是直观吗?  我说 我看到了  也是我所判断了 我看到了  这已经不是 单纯的直观了   所有的经验 都不是单纯的感官印象 或者说 感官印象中已经有其他的东西存在了  纯粹直观中 难道有 因为和所以嘛?


      当休谟 提到原因与结果是  重视的是 感性的直观经验问题  这有他的历史任务  但是 另一个方面 我们要反问了  我们为什么要直观呢 ? 纷繁世界中有那么多东西 我们为什么要 看这个呢? 我们看这个的目的是什么呢 ? 我们的直观经验 要说明什么呢? 他是不是总是与问题有关系呢? 而这个问题是什么呢?  如果没有问题  我们只是单纯的欣赏吗?  问题 从何而来呢?   就如 休谟所说  人类理性所极意努力的  只是 借此类 经验和观察  实行推论  吧 能产生自然现象的各种原则  归于较简易的地步   注意 这些推理都直接与 问题相关 


      数学的确定性  是因为 答案已经被预设了   我不理解1+1等于几  只是我从小被训练为 1+1=2 所以 1+1这个问题 我会本能的说 答案是2 这没有什么稀奇的 你预设了一个答案  那么 不是这个答案就是错的  哲学则不然  哲学没有预设  我们只能在讨论中 在追索中 茫然的前行  当然这也是哲学的魅力  休谟认为 概念的含糊  我想问有不含糊的答案吗? 哲学可不是预设了1+1=2 我们只能在这种 姑且的规定中 互相的攻击  互相的去理解 然后 慢慢的 更可以理解彼此 更可以理解这些概念 在各自语言中的意义

 

  休谟  反问 为什么  我们不可以像支配 手脚  那样去支配肝脏和心脏呢?  谁说支配不了  那只是 休谟 过于的形式化 才造成的这种感觉  如果我们更形式的去看  那么我们也可以说  人连手脚 都无法支配   


     关于神迹 奇迹的第二段  完全证明了 休谟的无知   他将他的理论完全贯彻在 他一经验为基础的上面 不反思  导致了他所有思辨都是有问题的  首先我们看到  休谟一自然规律去反对奇迹中的证据  但是 问题来了  他有什么依据 去反对呢?  就是因为 经验吗? 就算在经验中 有与神迹相反的证据 又怎么去否定神迹呢?这是最大的问题   于是就又牵扯出一个 原则性的命题  那就是前面的  我在过去  一切例证中  曾见有那些相似的 可感性质和那些秘密的能力联合在一块  相似的可感的性质将来总会恒常的和相似的秘密能力连合在一块   按照休谟的思路  这个命题也是从经验中来的  可是却不是真的 经验是无法推论的   而休谟 却在这里一这句话为依据来反对神迹  这简直太荒谬了   其中的原因 就是因为休谟 无知的将 绝对确定的东西 形式化的固定在经验那里导致的   以至于无论什么 他都要从 经验那里出发去看待事物   所以 他无力反思  奇迹神迹  这些概念为什么出现 为什么被人所重视  为什么人们对那些超越经验的奇迹那么崇拜   然后再用历时性的眼光看一看  奇迹 认识 以及 自然规律等等   可这一切休谟都办不到  因为他的基础问题 导致了他的思路狭窄而偏颇 


         休谟最主要的问题是  他的怀疑论 并不彻底  所以导致他虽然将权力意志高高的举起  却还是感觉非常的愚蠢  什么都没明白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2711972/blog/7969709/
--------------------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我鬼窟

38名成员444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