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我鬼窟>>知性中的 神话与权力意志

知性中的 神话与权力意志

加入收藏

2016-7-22 23:08:20

       丘也与女皆梦也  予谓女梦亦梦也   是其言也    其名为吊诡    万世之后   一遇大圣   知其解者   是旦暮遇之也 ————庄子 齐物论


       我们承接昨天关于休谟的话题   休谟在人性论中分了两大部分  知性部分 和 情感部分  由于休谟过分的在意对错的问题  导致了 他只是单单 略微意识到了 在道德之中  权力意志的本体地位 很遗憾的没有将这个权力意志贯彻到认识论中  这其中的顾虑恰恰在于他的那些看上去好像是普遍的怀疑  严格说起来 休谟的怀疑 非常的肤浅  不够彻底  当他在某个地方思考累了  他也就不求进取了  在那里停了下来  以此为基础  当基础被确立时   怀疑也跟着停止了  这个基础也就导致了正确与错误的出现  正式这个荒谬的对与错 导致了权力意志没有被贯彻到认识论   休谟排斥情感相知识的侵占  最大的顾虑  其实就是他认为 情感的不稳定性  在他的怀疑中就是综合的不稳定性  其实我们可以反问  难道分析就稳定了  那个稳定的基础在哪里呢?  再追问什么是分析 什么是综合呢?这些何以可能呢? 这都是非常麻烦的事  休谟还是比较怕麻烦的   在 休谟的眼中  数学是比较坚固的  看上去 数学没有错   但是数学又 为什么没有错呢?  为什么1+1=2呢?多么令人匪夷所思  所有的数学都是被预设了  我们规定1+1=2   问题本身就已经被规定了一个 必然的答案  我们说 1+1等于 老虎 就是错误的  因为 他不符合我们的规定   可是我要是用枪逼着某些废物说 1+1就是等于老虎  恐怕那个废物也是会认同的  谁知道呢? 就像经验问题一样  当昨天那样的红黄争执出现时  我们也可以用强力去逼迫他人 同意 我的观点   在道德问题上休谟 可以将基础归为  我们个体的快乐与痛苦  但是在黄红争执中  争执的双方本身就很快了吗? 谁知道呢  可能争执本身就是快乐的 


         为什么 要发生争执呢? 又 为什么 在争执中  迫使我们去观察去注视呢?去争论呢?  可不可以这样想  对方不符合我们的观点时  我们不开心呢?当然 休谟不会将他的 情感 蔓延到 认识论的  因为在休谟的思想中 知性只要看(感官)就可以   他根本无视  他者的否定力量  这个他者倒是在他的论情感中 出现了  也正是从论情感中的权力意志的强力  导致了后面康德 黑格尔  海德格尔  哈贝马斯一脉相承 核心思想   那个否定者出现了  就像海德格尔书中的上手问题  权力意志在被否定时  人被迫去观察 去思考  哈贝马斯的社会交往  那个他者站出来否定我们   只是哈贝马斯 好像不理解 用枪杀人也是一种否定   以言行事和取效行为 其实没什么不同   


       正是这种权力意志 导致了双方的争执  也只有在这种争执之中  知识 才会被建立起来   争执本身就被预设了一种统一   或者说共识  语言本身就是权力意志  说本身就欲求着 被理解  


        其实休谟在论情感那章  也没有什么反思精神  他没有追问的热情  比如说作为他构建道德学说基础的 愉快和痛苦  这概念本身就是需要被追问的  快乐是什么呢?他是一种印象还是观念呢?(虽然我们并不知道 印象或和观念到底是什么)  休谟的意思是 至少在 人类社会构建道德的基础时人感到愉快就是道德的  不愉快就是不道德的  但是我们在生活中 所经历过的 所有关于道德问题的感受中   我们的体验都是不一样的  休谟是这样处理这个问题的  他认为道德构建的最初是因为个人的愉快和不快  但是后来 经过 习惯(我更喜欢说文化)教育有了不同  这就是为什么休谟要将道德还原为愉快和痛苦   这种还原式的想法本身就是有问题的  当然还原工作做的很不错  但是 这个还原行为有一个 有问题的观念 那就是 追溯到自认为是最初的开始  就万事大吉了   其实这个开始也只是开始而已   就像红和黄的争论那样  不过就是一个人指着一个地方说 那是红色的   我们对什么都一无所知  就像我们现在不理解愉快一样   我们要想思考愉快 并不是思考那 道德建立的最初时期  而是 思考我们生活中的体验   和道德体验    在道德的建构上 休谟是承认社会中的他人的力量的   也正是这个他者  他的快乐可能成为了 我的否定   其实我们在道德体验中  有时并不是快乐的    那又是 什么感觉了  埃德加 莫兰 口中的复杂性思想  不过就是 被他者破坏了统一性的思想   对方否定着你  就像   不承认你说那是红色的那个人 让你生气  你要与他争论     在道德中我们所体验的是快乐吗? 当然休谟总是能从 价值的衡量中 说出收益的部分   然后从这个受益中 推论出  受益就是愉快的   埃德加 莫兰 给他者敞开了大门  接纳了他者  可问题是如何是接纳一个人呢?休谟依靠他的逻辑一贯性 完全的忽略了他者   而莫兰承认了他者 接受了他者  当他敞开心胸的时候  却忘记了   那种敞开  所谓的概念的堆积 是毫无意义的   比如 道德在复杂性思想中 有快乐和 痛苦  这无意义  我们依旧不理解 道德  愉快和痛苦   我们可以看到  在黄红的争论之中 双发 恰恰是不敞开  那种权力意志是要试图 消灭对方  在争论中获胜 从而 要列举各种证据  (当然 如果有力量的话 也可以直接消灭对方   ) 迫使对方同意自己的观点    可能 莫兰喜欢这种悖论  因为 他的 复杂性思想支持悖论  那就是 在这种不敞开中  敞开了   在争执中 最后 互相理解了 对方   在道德中所谓的快乐  也不是 逻辑中的无聊的东西   推论出的快乐 根本就不是快乐    我们口中所说的  现在比上次更快乐   其实 与 颜色的过渡是一样的   快乐和痛苦 成为了  红色和黄色的 争论话题  道德本身也进入了争论  休谟论情感中的 基础  也不稳固了  


        休谟从还原论中 得到的基础之所以不稳固  主要是他过于迷信那种  信仰中的 基础了  就好像有些人迷信什么都有个开始  比如 宇宙的开始   好像 认识事物 只要看(感官)就可以了  所谓的概念与存在相符合  观念与印象符合  这都是一种迷信  当我们说我看到那是红色 这个存在本身就被概念所规定了    这里就像前面 1+1=2 一样是已经被规定了的 必然了   他是不会错的   之所以 有上面的那种符合 并不是看的问题   而是他者的强势介入   比如海德格尔 上手问题  或者 哈贝马斯社会交往中的他者问题    这种介入 导致了 概念与存在 以及 印象与观念的不协调      我们回去看 那个 红与黄的争论   在双方的争论中 都为了各自的获胜  指出各种 可以证明自己的 证据   这时 人开始综合那些被列举的证据 进行反思    只有在这种综合中   我们才会理解 颜色的过渡  或者说  这次比上次快乐   单纯的两种感受 也根本谈不上 感受  也就谈不上比较   双方在争执中 互相理解了对方是因为 他们产生了新的认识  他们更理解红和黄了  那么  先前的理解就被否定了(或者说升华了 )  恰恰是这种综合 导致了 先前的基础遭到了质疑    所以人们为了避免争执  从而造出了 橙色这个概念   休谟没有注意到 综合的意义  被他忽视了   恰恰是这个综合可以否定 休谟自己理论的基础   正是这个忽略  休谟的怀疑 不够彻底  


           休谟在重视 看 重视印象时 在论情感中 重视 权力意志时  也忘记了说  如果没有 最开始 那个人说  这是黄色或者这是红色时  没有他者的否定  知识 也不会被建构起来    记得某位吧友说   哲吧也常有胡扯时空的  省省吧   留给后代不好吗       这里有两个问题  第一个是 当那个人指着说那是红色时  他认为那就是红色   他说的 没有错误    没有错为什么不能说呢?  说本身就有意义   就是这句那是红色  才使得 争论展开   也正是争论 才迫使人们去观察和认识  没有说   认识都不会发生  我们如何知道自己的说  有问题呢?  至少要有一个他者吧   那个他者也至少要在我们说之后出现吧   第二 是  如果我们不知道  那神秘的 绝对的正确  (就像原罪一样我们永远有罪) 我们就不说   恐怕后代 也会呈现一种失语状态  所有的认识 都停止了     与其说 留给后代不好吗?  不如说  不去认识不好吗? 没有知识 不好吗?     让我很费解的是   这种不让我们表达的倾向  算不算霸权 或者独裁呢?  真有意思 


          我以前就提到过  维特根斯坦 对弗雷泽金枝的评论 中 维特根斯坦 为了给信仰留地盘   高举巫术   否定神话   这有点类似于 宗教认为科学 对宗教不利 就否定科学一样  在这点上  维特根斯坦与休谟类似  停留在习惯上 就可以了  认为弗雷泽的那些追问为什么的精神 以及 对为什么的解答   都是没有必要的   更准确的说  是有害的  因为 恰恰是 这个问 为什么  破坏了信仰   其实并不是 神话破坏了信仰    神话和信仰 就像 休谟的 印象与观念一样    他只有产生差异时  才有破坏的力量   古代的巫术和神话 也是伴生的 神话 解释着 当时 人们的信仰与观念  包括他们的巫术仪式     弗雷泽的解释是用 如今的神话 去解释古代的巫术仪式与神话  与如今的神话相伴的是如今的信仰    可见之所以大家不再遵照当时巫术仪式来执行  没有了古代信仰 并不是因为解释当时的巫术  而是因为 信仰本身就变了  新的神话开始了   弗雷泽的神话 只是在当时的信仰中如此   就像如今的 人类学 神话学  在反驳弗雷泽时  不过是依靠 如今的信仰与神话一样   前面红与黄的争论  当认识转变之后  先前的神话系统 就被完全否定了    人们不再用先前的观念来理解和思考了    对当时的红与黄的 解释  也 建构在  已经了解了 红 黄 橙 这三种颜色的神话基础之上   记得很久以前  在哲学爱好者中 非常流行 邓晓芒对康德的解释  有些还认为这是金科玉律   其实对文本的解释 本身 就是很随意的   就像 弗雷泽用他的神话 去 解释古代巫术  以及 后面的学者用 新信仰与神话  去解释弗雷泽以及 反对他     每个人都可以 在康德文本上 加入自己的 解读  编造神话

 阐释本来就是一种创造   他不在是红与黄  他要创造出 橙色 以及重新理解红与黄   当然 如果认为 有某种 最终的正确  都不让说出自己的不成熟的想法(其实现实中是不可能的   每个人想说什么 就说什么  我只是觉得 这种看法 比较有意思而已)   那什么都创造不出来   


            权力意志就是独裁吗? 什么是独裁什么是自由呢? 独裁和自由是多么伟大的神话呀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2711972/blog/7969863/
--------------------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我鬼窟

38名成员441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