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我鬼窟>>一些 问题的再讨论

一些 问题的再讨论

加入收藏

2016-7-23 23:05:35

        满脑子形式逻辑的人  总是会被驱赶的到处跑  累了的话  就干脆野蛮的独断一个基础  然后 以这个基础作为绝对的标准  说 这是红色的   胆敢反对 就是…………   在他们的脑中 只有A和非A  没有生活 


         当没有问题的时候  一切都是非常简单的  万物皆备于我  哲学所思考的 并不是那种完全状态    哲学不是空想    需要面对问题   生活中什么时候   问题会进入我们的思考之中呢? 就如我前几天所说的   为什么有些东西 被我们忽视了  而有些东西 成为了我们注视的焦点 成为了我们的经验    这里并不是单纯的看  那么简单  知识 也不是 单纯的看  就可以被坚固起来的     当然 这里有一个 有意思的问题  形式逻辑的头脑  在被否定时 会像 被训练过一样 走向他自己认为的反面  那就是 非A    他们会反问 不看 我们可以认识吗? 没有经验 我们可以认识吗?  我从来没有说过不看 就可以认识  我是在说 知识的建立  并不是只有看  以及  在追问 什么是印象 什么 是观念  什么是经验  也就是说 再追问中 看到更细节的地方   看到 那些 先前 被忽视的深处  


         今天有人嘲笑我 不知道什么是愉快   当然  如果指着某个人说 那是男人  指着某个地方 说 那是红色的   或者说  我现在 很愉快  就叫知道的话  那我也知道  这只是在没有出现问题的情况下 的知道   也许那个人没有问题  但不代表所有的人 没有问题  说的范围小一点  不代表我没有问题   就像有另一个人说 那不是红色  那是黄色   我就感觉 有一种差异出现了 这种差异 就像 休谟的 印象与观念的差异 如果没有差异  也就没有什么问题 了   为什么 会有人如此 有人不如此呢?  这导致我们追问 红是什么  黄是什么  这是概念问题吗? 可能是吧 如果我们不理解红和黄 又怎么会理解他们在争论什么呢?  当然 可能某些讨厌独裁的人会站出来说   不需要争论  说红 也可以 说黄也可以    问题是 这个争论本身就在呀  我们就在思考这个问题  


         我在前几天的文章中 说的 红与黄的问题  并不是在说颜色  而是在说 文化的创建问题  认识论问题 为什么有些东西我们视而不见    我们又为什么偏偏去注视某物  思考某物呢?   从这个问题中 再去 深思认识论问题   如果单纯的认为我在说颜色问题  而没有 联想到  印象与观念  等 生活中以及哲学中的 所有概念的话  比如 男人和女人   橘子  苹果   动物 星星  等 那这个例子 也没有什么哲学乐趣


         我们来看一看   rmdfmb的一些观念


""xx是什么“是的不是一个概念,而是它是一堆感觉。概念只是名称的堆砌
感觉才是这些名称指称的内容,感觉是不可怀疑的,我思故我在中不可怀疑的不是我而是”我的感觉,胡塞尔把这叫做:知觉的绝对被给予性,哲学上讲的感觉不可怀疑不是指感觉不会错误,错觉不存在,而是指错觉是错觉,你感到了错觉就是感到了,正是错觉促使我们寻找造成错觉背后的原因,没有感觉的思维就是一张没有写字的白低,没有指称的名称堆积就是生产废话


  显然当怀疑论逼迫人倒退的时候  我们就只能退回到贫乏的感性确定性了   如rmdfmb 所说  感性   是不会错误的   这里我有个疑问什么是错误呀   这真的让人匪夷所思   比如我说 这里有一个苹果  他说错 这里没有苹果   你是不是困了  他说 不是的  我只是在沉思    显然所谓的对错 是一个判断  或者说 我判断我有感觉 ?我好想感觉到了什么? 只有我们判断时 才会有错与对   那么知识就是那些 不会错误的感觉吗?(不会错误好像也是成问题的  如康德所说 没有判断的东西 谈不上对错)显然这个判断  最适合形式逻辑的头脑了    我们思考的是知识  感觉并不是知识  说这是红色的人  与说这是黄色的人 难道不是都凭借了自己的感觉吗?  他们真诚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难道你要说  难道不能等 以后 科学上真的研究出什么是红 什么是黄再说吗? 就像研究出 时间和空间是什么时再说一样?) 如果没有他们的真诚 没有他们的说 和他们的争论 我们如何理解红色和黄色呢? 不理解的概念 有什么意义呢? 当然 先前说 这是红色时 那个人也是自认为自己理解了  可是 当争论过后  对红色和黄色有的新的认识后  他又认为现在的自己 比先前的自己更理解这个颜色了  当然 也许以后又会觉得现在的理解不够深入   可是 这些认识的建立并不是只有看 甚至先前我们看到过无数红色与黄色  但是他们都不被我们重视 反而是这个争论 迫使我们去注视他  去探讨他 去反思他  没有了问题 哲学也就什么也谈不上了  单纯的感觉 也就只是感觉  可是感觉又是什么呢?


   在争论之前 那个人说 这是红色 或者 这是黄色 这时候 印象与观念 感觉没有什么分别 休谟分别这些东西概念时  依靠的是直观和想象 但是 这个直观与想象  无法让 这是 红色 产生差异 在看中他判断这个直观的对象是红色的 就像有人说概念要与存在相符合  可是存在又是什么呢 ? 不过就是我们的一个判断  当我认为这个直观的对象是红色时  我闭上眼睛等一会 再看  我们还是认为这个对象是红色的 什么是存在什么是概念呢?反正在这里我们很难在 印象与观念中 产生一种差异  问题也就不可能发生 在这种 和谐状态中 我们也就谈不上哲学思考   就像某人嘲笑我不懂愉快一样 愉快就是愉快着 这种直观的判断 没有受到阻碍 也就谈不上思考  他就处于没有争论之前那个人的状态 还只是最初的指着某对象说 这是红色的  还没有一个否定者的介入


   从这里我们看到感官只是 知识的一个方面 比如rmdfmb说 概念是无法让生下来的盲人理解颜色的 但是我们也从这几天的文章中以及上面的描写中了解到 感官并不是全部 他只是认识论的一个方面而已  难道我不了解 感官的意义吗?  我只是在试图让大家看到更深入的东西  能够更细腻的去理解 被休谟忽略的地方    在争论中这个红色和黄色成为了一个焦点 是我们去注视他  不再像先前那样 对周围我们看到的东西视而不见了   在列举各种红色和黄色时  这种经验的增加  才会导致将这些经验 综合在一起 从而有了 由红色到黄色的一种过渡  颜色本身都是他们自身  这种过渡是我们的一种把握   如果没有这种把握   休谟在书中说的 这个颜色 比那个颜色更浓 是无法理解   至少心中要有 这些颜色之间的 排列  才会分辨出 浓和淡  否则 他们不过只是单纯的颜色而已    单纯的看 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认识中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有意义的  休谟的还原工作 做的非常好  但是他的理论基础是有问题的  她以为追溯到最开始 (他自以为的)就可以一劳永逸的组建知识了  这只是一种迷信   


        如上面所说  是一个突然闯入的否定者(他者 )导致了一种差异   才让先前完满的混沌整体分开了   如海德格尔的上手   工具不再能让我们完成工作时  我们才去观察他   一个否定我们的人说 那不是红色  才迫使我们去反思那个颜色问题   印象与观念 才被分开  休谟只是说了 直观与想象  却没有思考 如何分开的直观与想象 (当然在很多不懂哲学的人严重  这都是理所当然  没有必要去想的) 从那里就更可以理解 印象与观念是什么了    当那个他者说 这不是红色时  那个观念 和 我们的印象就被分割了  这是红色 中 ‘是’ 分来了这与红色  当那个他者指着同样的地方说 这是黄色时   我的理解是 我们所直观的对象是相同的  也就是都在说这  但是后面的颜色不同    我们认为 我们看见了同样的对象 当然 有些人会所  眼睛的问题 等等 总之  在生活中 我们要排除所有的差异   看一看能不能确定 我们在讨论同一个对象  也就是说 是不是同一个“这”  印象与观念就在这里被区分了  之所以rmdfmb 要确立 感觉在认识论中的地位  就是因为 感觉在讨论中 是那个 有同一性的东西  可以说 这个看似是 讨论的基础   如果连“这”都是不同的  那就没有必要讨论了 


         记得以前和 千手关叔讨论一个问题时  我就追问他如何确定 这有一个苹果  他一退再退  我就一再的怀疑  最后他说 至少我有感觉到  明显千手关叔也被逼入了 休谟那里    休谟发现了综合的不稳定性  于是乎推到了 认识论之外   其实他退到了哲学之外   当印象不与观念产生综合时  (这不可能)也就谈不上哲学了  因为我们无话可说   哲学不是单纯的感觉   他需要表达  需要判断   哪怕是错误的  对错误的反驳 也会产生知识    哲学表达并不惧怕错误  


          我们现在已经理解了 印象与观念 因为 否定者导致了 他们的差异   这样我们才了解到了 印象和观念  但是  随着双方在争论中 经验的累积 互相的理解   以及创造出了新的概念来时  感觉印象与观念 又非常的合适了  但是我们已经经历了先前的差异  已经了解了  印象和观念是不同的  现在我们要向更深处思考   休谟依靠分析 将所有的综合都切割了   将认识拆解得七零八落   在他的思路中 综合的都是值得怀疑的   可问题来了 有不综合的东西吗?  我说这是一个苹果 这是红色  我已经判断这是苹果 和这是红色   这里没有观念的把握吗? 我们一旦在看  就是在把握着我们的看  在判断着我们的看    哪怕只是说 我看到那里有某物  也是你用观念去把握某物这个概念  去体验我们的感官吧  我们真的看的见某物吗? 我们看到了什么?  比如某物更远 某物更近 以及一系列的   叔本华在谈论认识论时 谈到了 刚可以看到东西的人  是分辨不出远近的  这些都是观念的把握    而那个某物 不过是从 感性杂多中 去分析出了一个 与感性杂多中其他的相异的东西  这时候有个差异出现了  为什么感官中的一部分为某物与 感官中的其他不同呢?  这不是一个把握 吗?没有观念的介入吗?   什么是印象 什么又是观念的  在更深层次的思辩中 他们又是无法被分开的   


         休谟千辛万苦找到的基础 基本没有什么意义 单纯的感觉根本没有不说   失去观念的印象  根本无话可说  你当然可以说 ""xx是什么“是的不是一个概念,而是它是一堆感觉。概念只是名称的堆砌   如果这些感觉无话可说的话  这些感觉连哲学都不是   可以这么说    印象必然要伴随着观念  感官只是认识的一部分 在认识中 他并不高于 想象  观念  判断  他者 等等一切 与认识有关的东西 


           休谟可能思考了当时的所有问题   可以这么说 休谟可能没有问题    没有他者  也就谈不上问题  很多都是后代的反思造成的   可是 作为如今的人 再看不到这些问题  就有意思了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2711972/blog/7969975/
--------------------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我鬼窟

38名成员444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