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我鬼窟>>他者与民主

他者与民主

加入收藏

2016-8-18 21:53:23

     今天我准备从 认知中的他者   来看待民主问题  事先声明  我个人并不支持什么民主  专制 独裁之类的东西  不要问我个人支持什么   我觉得这些比较愚蠢 


       前几天    我围绕着认识论中的他者   写了点东西   试图表明   在认识中他者的重要性   感觉有些问题无法被接受   这里有很多观念性的东西  比如   有些人迷信一种还原论  认为在还原中可以发现一个最终的基础  然后从这个基础就可以构建人类知识的大厦了   比如 有些人认为  经验就是认识的基础   但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一方面我们知道了这个基础没什么用   我们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另一方面 很多说这个的人 其实连经验是什么都不知道    他根本没有反思过经验是什么    整个还原的过程被他无视了   以至于那个被追溯到的基础  也没什么意义可言了     当然就算这个还原的过程都像机械一样的稳妥   我们知道了按下开关就可以生产出东西  我们一样不认识机器是如何运作的    要想了解这些 需要深入到整个的过程中去   并不是提出某些无意义的基础  就完事了    还有一种对他者的反对意见是来源于唯我论   其实他者也是可以被包含于唯我论中的呀  当然这个唯我论不能有像前面那种还原论的心态   


         如果我们用还原论的心态来看待这个唯我论问题的话   我们当然可以说  所有的意识都是我的意识  那么所有的认识都是我的认识    我不知道这样的人在思考什么  他们只需要逻辑就可以了  他们没有必要生活   其实这些所谓的基础  根本 没有什么意义   我们能认识什么呢? 我们只能知道所有的认识都是我的认识  然后就没有了 ?难道你会做西红柿炒鸡蛋  就是知道他们的基础 西红柿和鸡蛋就可以了吗?  我们必须在 制作之中 了解到制作的所有过程  体验这个过程中的所有的细节 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说自己会做西红柿炒鸡蛋  而不是说什么 西红柿和鸡蛋是这道菜的基础  这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说经验就是认识的基础的人 也一样  他们自以为他们的对方好像说的与他不同一样   因为他们不想前进一步  思想在哪里累了  就在哪里停下来 以此为基础   对那些继续探索的人说到  那些没有意义 那些是科学的地盘  我们只要知道基础就可以了   当然其实那个基础他们也是不知道的   因为那里只是你累了歇脚的地方   说不定还会嘲笑 在其他地方歇脚的人


          我前几天写的东西  说的就是在文化建设中 在知识的发展中  发生的争执  也正是这个争执  导致了 人们的新知识  那就是他者的否定力量   他者逼迫我们去反思我们的固有认识   如果用唯我论的眼光来看   那些与我相对的他者   也只是我们的认识     他者好像在认识之中消失了  因为 那些不过是我的认识而已   我们回到生活中去体验这个他者的 否定   这个他者依靠他的强力   否定着我们的认识    有些无理取闹  他不符合我固有的认识   他让我不好受   他让一切都变得那么的不和谐   如唯我论说所有的认识都是我的认识的话   这时我只能说  这个否定的他者我不认识 我不知道     我不理解他为什么无理取闹     就像我常举的那个例子   那本来就是黄色  他为什么偏要说 红色呢?  我们要注意知识在组建中的每一个细节   在橙色被我们所创造出来之前的这个争执 所带给我们的意义是什么呢? 那个他者 逼迫我们去注视这些颜色    这就是我常追问的  为什么 有些对象被我们所注视   而有些在我们的视线范围之中却被我们视而不见呢?  我们到底是如何看到的他呢  什么是看呢? 当然在争执中  我们被迫要去各自举证自己的观点  从而大量增加我们对 黄色和红色的经验   这样我们才可能将这些经验综合到一切   产生一种有红色到黄色的一种过渡   这样我们才会发现这个过渡的中间  是产生争执的区域  于是就创造了橙色   只有在此时 我们才会说 我认识了那个他者  我理解了他   但是 我们不要忘记这个过程的每一个细节    曾经我们根本不知道他者为什么要否定我   我曾经认为他是无理取闹的   可以这么说 那个他者就是否定者  当他被我们所理解时  其实他已经被我化了  也就称不上他者了   当唯我论完全反思自己的知识时  当然会说 所有的认识都是我的认识   可是那个你无法理解的他者    来否定你的时候   至少你感到了不舒服   你也要承认这个你的不知道吧   所有的不知道 也是我的不知道呀   那么我不知道这个他者  也是可以被唯我论所接受的 


          民主观念中   这个认识论中的他者也是非常关键的    有个网友曾经这么说过  认识论中感官中获取经验,不会导致专制。感官经验的多样与有限,恰好反对独断。你的经验不能替代我的经验,最不可能接受所谓的智者统治。反对权?没有经验由来的自我,你的反对没有内容,单纯的喊反对,就成了臆语与文字游戏。如同自由意志,意志的内容是自我经验规定的。没有内容就没有意志,行为也没有方向,最后坐而论道,什么也改变不了。看到最后,我发现你完全没看过政治哲学。


          显然他在否定我的这个他者的观念   其实经验论或者意志论 都很难支持民主观念 (严格意义讲这个他者对民主政治观念 也没有什么帮助 )  诚然如那位网友所说   感官经验的多样与有限    可是不能说这样就不会导致专制     当我们承认感官经验的多样与有限时    我们最多否定一个无限的全知全能者      我们如果建设所有的人都是 依靠经验的有限来认识的  都是有限的  可是我们还是要在有限的知识中生活呀  我们在生活中 如何抉择的呢 ? 难道不是全知全能  就不可以抉择了吗?  什么才是我们 稳妥的选择呢?   显然 有些人选择听从那些  经验更丰富  更有专业知识的人的话 也是可以理解的   至少在有限的经验知识中   在量上 那些人更大一些  也就更稳妥一些    至少我在选择中会更倾向于我经验更多的把握更大的那一项    显然我击中了那个网友的逻辑要害  于是他用另一种方式来回复我   


        11735290: 回复 前后看 :其一,既然都是经验,专家能保证确定的结果?其二,还有即使接受专家意见,也不意味着你放弃自我权力。去医院接受治疗,本人不同意哪个能对其强制?


        他的其一本来就没有意义   我们已经确立了 经验的有限性 也就是说谁都不是全知全能的   如前面所说难道就不生活了  就不在生活中抉择了? 要选择一个自己认为更稳妥的吧     其二就已经  脱离了他的经验论基础了   当然对思想懒惰的人来说  她可能不知道自己已经偏离了  这里说的并不是经验的有限性了  而是个人的权力意志    很多人对尼采的权力意志有一些偏见  认为这是支持独裁统治   其实不然  如这位网友所坚持的  我个人的权力意志 不接受任何与我意志相悖的东西    他也显然没有看到  在权力意志面前  哪怕那个否定者是全知全能的无限知识者  你也是可以反问 本人不同意哪个能对其强制?  要是从这里看 权力意志的话  他恰恰也可以是支持民主的   但是权力意志成为民主观念的基础  也成问题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批判 尼采支持独裁统治的原因


         民主观念中有一点   比较重要   那就是知识 和权力意志中的他者问题    在我前几篇文章中  已经 说到了  正式这个权力意志 导致了  各自对自己认识的肯定  产生了争执  也正是在这种争执中  我们才会去 注视某些对象   去思考他们 从而了解 他们 产生知识   在这个过程中 我们发现   知识并不是一个人 去观察事物就可以创造出知识来的   这个过程 需要 思考 需要看 需要注视  也需要个人意志和他者的否定  当然更需要同情性的理解力   单纯的去观察其实我们什么也看不到   我们之所以去观察 是因为某些对象 成为了我们的问题  而这个问题的出现 是从某种差异之中产生的  这种差异 就是一个否定的他者   让我们感受到了他的强力  这种不和谐让我们不好受   我们要去否定他  才产生了问题    在这个过程之中  那个他者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没有他者的强势介入   知识根本不可能    也就是说  我上文说的 专家   在失去他者的否定后   专家也失去了 对知识的理解能力  没有知识的专家还算专家吗?   民主观念之中  就有对这个他者的肯定  也可以说是对权力意志的肯定  


        不过要是以他者观念作为民主的基础  也是想当然了    因为这个他者 不过就是一个未知的否定   我们回到那个过程之中就发现   整个过程是对他者的一个否定过程  如果非要强调这个他者的绝对地位  那也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他者其实会和  前面的经验论和意志论一样  同时也可以支持民主观念的反面  专制   


        这样我们就有了一个新的追问   什么是民主 什么是专制呢?  哲学就是这么可笑   我如果不知道什么是民主 什么是专制  前面在说什么呢?  那不都是废话吗?  如果知道的话  这个追问不是多余的吗? 其实我前面是真诚的在说   说着说着  我也真诚的不知道了   苏格拉底的无知 恐怕就是在这种追问中   真诚的说出来的吧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2711972/blog/7973574/
--------------------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我鬼窟

38名成员443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