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我鬼窟>>我也谈谈非理性主义

我也谈谈非理性主义

加入收藏

2016-9-12 0:12:42

          前几天  千手关叔 写了一篇关于非理性主义的文章  感觉很有意思   勾起了我的一些想法   打算在这里说几句 

 

        我个人认为 千手叔 过于在乎语言中那些僵死的 东西    这点 部分回复他帖子的人也差不多   比如 千手叔 动不动 就爱区分 这个人是理性主义者  这句话是理性主义的话  其实主要的问题还是他已经假定对方是理性主义者了  因为 无论任何的话   用不同的观点去解释  都可以支持和反对任何的主义   意义来源于解释  而解释本身就是一种创造   用什么视角切入  就有什么样的效果  语言游戏 本身不就是这样吗?(如某些吧友所说  这是文字游戏  那就文字游戏好了  哲学不就是文字游戏吗) 比如很多否定非理性主义的人会说  非理性主义是另一种理性主义   我也可以反过来玩弄  理性主义就是非理性的  其实我们可以看到 理性这个概念  就在语言中 不停的游走    我发现只要一个回帖的人语言中 有一丝一毫的统一的意图  他就指责那个人是理性主义的思路  其实 非理性主义者  也会有这种语言  只要我们变换一种视角切入就好了  理性主义的统一性来源于 认识论中的理念部分 (或者理型  观念)   可是当康德认识论转向之后  渐渐的将认识论转向了 意志论  尤其是到了 叔本华 尼采那里   非理性主义 可以将 这种统一  归入意志之中  那样 就是我要统一   这里就没有什么理念了  他只是我的意志而已    两种看似截然想法的思维形式   却可能说出完全一样的话    千手关叔如果没有先假定了对方是理性主义者  然后去反驳的话     也就是当他失去了这种定势思维的惯性时   他是可以理解 这句话也可能是非理性主义说出来的   很多人思考一个问题时  喜欢先将对方固定在一个 理论形式中  这样 他的话 就都是这个形式了  其实 你一但跳出去  就会发现 有很多新鲜的东西  我个人就经常被人误认为是 康德黑格尔这种古典唯心论时代思维的人   怎么没有想到那些后现代的东西呢?   这都是一种思维的固定形式造成的


          说道非理性主义  其实他的内在差异还是非常大的   如果细致分析的话  那就不是哲学家与哲学家的不同了  甚至  个人在不同时期 都是不同的   那什么才是非理性主义呢?  这很麻烦   因为严格的说  会导致一个可笑的言论  所有的人都是非理性主义者  所有人又都不是     大致哲学界是从康德认识论转向之后   来划分非理性主义的   但是康德只是有一个苗头  按有些人的话  就是还不自觉   到了叔本华那里   才明显起来   认识论的理性规定性失去了本体论上的价值   意志论有了本体论上的最高地位  可以看到  如果在这里划分理性与非理性的话   主要的问题 并不是千手叔口中的统一性问题   而是人类的认识和行为并不是来自于理性而是来自于意志的问题   


        这种观念是如何形成的呢? 那就要提康德的认识论转向  思考到这里  那就不得不提 休谟的怀疑论    是休谟的怀疑  导致当时整个理性主义的任何学说  都有了问题    他将所有知识都拆解成  感觉的碎片(虽然并不彻底)   直接攻击理性主义的软肋   那就是 感觉的碎片被什么综合到一起的  这种综合有什么依据没有  这种依据有没有必然性     rmdfmb对我的误解 就在这里   他以为我是休谟之前的理性主义者 其实我只是一个玩弄理性的人  现在哪里还有人抱着几百年前的东西不放的    康德自己说他 被休谟从理性主义的睡梦中叫醒了   于是 康德就沿着休谟的路子  走到了极致  中国人说 物极必反  玄德深矣  远矣  与物反矣     看来走到极易  走远了 也就该反了     于是康德的哥白尼式革命也就出现了    休谟之前的理性规定性  再也没有了  那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客观理性  规定着人  成为人类 认识和行为的 绝对正确的标准的 客观理性不见了  黑格尔说过这样的话   我们时代的伟大进步在于  主观性被视为绝对的环节   而这便是本质的规定    当然康德著作 也在谈论理性  但是 那已经和休谟之前  对理性的观念完全不同了    后来叔本华  就直截了当的将意志  推入了本体论的最高位    没有像康德那样  还要走审美的合目的性等 那么遮遮掩掩  可是这种直接 也导致了看上去比康德肤浅得多  从叔本华那里   反过来  看 这段历史   就更清晰得多了   休谟将一切拆成碎片   发问  有什么依据将这些综合到一起成为知识   那种综合从何而来    其实休谟已经知道了  这种综合 来自于 人的联想力  想象力  记忆 和创造能力  但是这些没有 先前客观理性的那种必然性呀    显然这种怀疑导致了理性主义的崩溃    康德直接承认了 联想力 想象力 创造力  认为这是人的先天综合能力  于是将客观意识  转入主观   也就是 前面黑格尔的那些话  但是人为什么要将这些碎片综合到一起成为知识呢?  康德的意图就是意志(欲求力)  他从审美的合目的那里   一点一点的将意志与认识链接到一起了   途中也讲述了 意志和认识何以可能的问题     


       我们可以这么说  从意志论开始  就可以算 非理性主义了   可是严格说起来   叔本华他的意识之中 有两个意志   一个是那本体论上高高在上的意志  另一个是他本人的意志    这就出现了近代哲学 最有意思的一幕   一个哲学家 要用意志逃避意志   显然一个意志  已经被他排斥到非我的地位上了   那个前休谟时代的 客观规定性 (休谟极力要否定的理性)借尸还魂了    理性主义的尾巴   从后门进入了叔本华的体系之中    我能不能说叔本华是理性主义者呢? 好像不能把  又好像可以   


       尼采  发现了这个问题  他看到  那个被排斥出去的意志 也是我的意志  只是那个意志背负了太多的苦难  以至于叔本华要否定他  于是 尼采承担起来了 生活的苦难   信仰中苦难的十字架    叔本华那个被排斥的 带来痛苦的意志  被承认了  归入了我的意志   到这里我们发现  尼采在这个意志问题上要比叔本华彻底    我们再深入 尼采的观点 去看待这个问题    尼采有一种别人 尤其是哲学家不太常见的高贵气质   以至于在他的思考中  有过多的价值倾向   这点 导致了  他无法理解  他所反对的对象  其实和被他肯定的 没有什么不同    他没有看到在他眼中  那些卑贱的意志  也是生存中的意志  也在做着自我肯定  甚至呐喊说  我们是一样的        从外观上看  好像 哲学从 外在的客观理性规定  进入到了 个人意志    可是如我们上面所说的  尼采由于他的高贵气质  导致他的意志 非常类似于前休谟时期的 客观规定性   然后 一切理论从意志那里演绎出来   所以海德格尔说 尼采是最后的形而上学家   那么尼采是理性主义者吗?  是非理性主义者吗?


          刘小枫曾经在一篇序言中 这么说  没读过 从黑格尔到尼采以前  我不会 去想  卢卡奇的论述为什么从谢林起步   海德格尔讲了一学期  形而上学导论  同样致力澄清  从黑格尔到尼采这一思想历史的问题  海德格尔一上来讲的主要不是哲学  而是作为虚无主义的 现代政治现象  如果与霍克海默  卢卡奇  洛维特的相关论述对观  我不难感觉到  海德格尔 对虚无主义问题的考虑要深远的多 海德格尔从康德跳到柏拉图和前苏格拉底  把康德成问题的哲学来源追溯到古希腊的柏拉图主义   从而使得虚无主义问题 与整个西方哲学的内在传统沟连起来


        按照刘小枫的话头看  海德格尔将这个问题 直接追溯到了 哲学的开端  从他的形而上学导论中 就可以看到 他用语言学 还原那些哲学概念最初的意义  从而追溯思想的源头    当然 用我们如今的眼光来看的话  包括海德格尔在内的所有哲学家  其实都是问题重重  我们先假定了 那些哲学家有问题  然后再追问那问题的源头   如我们前面所看到的  每个哲学家都有 属于他时代要解决的问题  以及 下一个时代要被凸显出的问题  如果我们将这些 哲学知识 综合一起 向前追问   可以说哲学从一开始就有问题   因为哲学追问的方式  本身就是虚无主义式的(形而上学的) 海德格尔 看到了这种虚无主义  于是 将思路进入到 人类生存中的 此在的自我抉择上  可是 哲学追问  并不是此在抉择   关于意志的这部分  康德审美判断中提到了 那种 前概念阶段  那种无目的的合目的性  无概念的普遍性  无概念的必然性   可以看到  这种生存之抉择  几乎是无法谈的(概念还没有被创造出来)   事情就如此这般发生了   像神圣之显现   只有他显现了  哲学才可能说点什么   这样直接导致了海德格尔 向诗靠近  也就是向人类灵魂最深处  的审美机制靠近   但是显然  海德格尔又说不出什么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海德格尔在追问这些问题时  就已经假定这些哲学问题是错误的  就像刘小枫所说康德哲学才是  极大错误的 肇事者   不过回到我们上面的考察 就会发现  用这种思路  其实每一个大哲学家  都是一次错误的肇事者  因为他们问题重重   但是问题来源于什么地方呢?突然显现出的差异   这种差异 逼迫着哲学家去追问   可是哲学家都是反思性的 于是 将向回追溯  彻底一点 就要像海德格尔 追到可以看到的历史起点   总之  我们将历史经验 综合在一起  然后 再从这种历史经验的演绎中 向前走 是非常容易的   你走不到尽头  那是你的哲学基础不好   问题是为什么 很多理论  在当时看来  其实问题并不大呢 ? 又或者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在质疑   而且大部分人还认为那部分人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呢? 海德格尔为什么追溯到最后  却导致了自己的 哲学失语了呢?他确实看到了那些问题   可是他没有理解  那些问题的意义  如rmdfmb所说 我们为什么非得要有知识呢?
知识不过是对经验自恋的称呼罢了    是的  人类在第一次规定时  就已经  与他们所规定的对象分离了   人类在这点上是挺自恋的   迷信自己的规定    规定了几千年   随着外在 的他者  起来否定我们   用那强力攻击我们  迫使我们反思到底是为什么    我们发现了先前的那个规定错了   海德格尔 发现全错了     但是我们反问人类文明是如何来的呢?这点我想大家参考一下我上一篇文章  关于认识论的一些思考  如果没有 最先对那个对象的规定  也就不会 有后来的错误了   但是也就没有 红色和黄色的争吵   导致 橙色被创造出来   当然在生活中 也许有天我们发现  橙色也有问题   但   正是这些 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错误   一个一个 不可避免的错误  构建出了 我们人类文明  (当然 你可以说 这文明没什么意义  我又能说些什么呢?)是的我们都错了   错了就让他错吧  就连那些大哲学家 有哪个没有错的  没有被超越的?  但正是这些错误 构建着  我们人类文化     如果你不想错  那就什么也别做好了    把嘴闭上最安全   可是没有了错误  什么都没有了   海德格尔是理性主义者吗?或者是非理性主义者


        什么是理性主义   什么是非理性主义 呢?  我并没有提到  千手关叔 说的  统一性问题   那是理性还是非理性呢?  比如我就要统一  我说什么你们都要听    我不管有没有道理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2711972/blog/7976449/
--------------------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我鬼窟

38名成员435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