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李安论坛>>三十八年还故国(土)长篇小说7热情忆江南(原创首发)

三十八年还故国(土)长篇小说7热情忆江南(原创首发)

加入收藏

2016-8-27 21:08:49

林自强跟在值班小姐身后,走在铺着红地毯的长长过道上,穿过大厅,来到贵宾楼,趁等电梯时问值班小姐:“你是听林老先生说我是他的侄子吧?”小姐说:“不是,是省台办陈蓉安同志说你今晚要来会你二叔。”

到了五楼503室,小姐一看,门上未挂“请勿打扰”的牌子,按了门铃,林文雄忙开门迎接。林自强热情握住二叔的手说:“二叔!三十八年离别,今天终于又见面了。”二叔:“侄儿已经四十九岁了吧!快进去坐下慢慢说。”值班小姐很有礼貌地道了一声再见。叔侄俩进了卧室。

双人卧室富丽堂皇,应有尽有,林自强四处打量,二叔问:“你看啥?快在沙发上坐,茶刚泡好。”林自强:“听说锦江宾馆客房内都安有窃听器。”二叔:“我们叔侄俩只叙家常,不谈时政。”林自强:“对!只谈家事,不谈政治。”二叔:“你爸爸、妈妈还好吗?你夫人怎么没有来?你女儿、女婿怎么没有来?”自强:“爸爸、妈妈都好,他们派我代表全家人来看二叔,这也是省台办陈蓉安的意思,可能怕人来多了打扰二叔。”二叔:“打扰甚么?我巴不得早点看到他们。明晚我就到你们家住去,方便吗?不知省台办允不允许?”自强:“爸爸、妈妈也是这个意思,说:‘一两千元一晚上,住什么宾馆啊,不如请二叔来我们家去住。’我明天给省台办申请一下。”二叔:“行!”自强:“赵文华先生怎么不在?”二叔:“他出去办事去了,可能要十点过才回来。”叔侄俩侃侃而谈,林文雄从如何在朝鲜战争中第五次战役后被俘,关押在济州岛集中营,后来又押送台湾,当了国民党炮灰,在金门、马祖一待就是二十多、三十年,现退伍为‘荣民’。就是不谈他遇旧情人张玉华,提前退伍经商发迹之事。林自强也详细介绍了他是如何读上中学,以烈士养子名义,享受甲等助学金读完中学,以优异成绩考进大学,读完大学后分配到成都郊区一所丘陵区中学,一待就是十五年,“四人帮”倒台后,如何到省人民出版社工作直到现在。还详细介绍了婆婆、舅婆是如何过世的,爸爸、妈妈是如何到的成都,现在的生活情况,如何同爱人一起供养两个子女上大学,大女儿已结婚,女婿很能干,在省政府工作,二儿子很有天赋,现就读于浙江美术学院油画系。还详细介绍了二婶及她的三个女儿全家的情况。林文雄通过侄子的谈话,心中已有了家乡亲人的底。他送走侄子后坐在沙发上沉思,直到赵文华进来他才起身问:“事情办好了吗?”赵文华:“办好了,我有意等你们叔侄俩多叙叙旧,在大厅休息室等到你侄子出宾馆。”林文雄:“难为你了,我明天打算到我侄子家去住,只好你一个人留住了。”赵文华:“我已挂了德阳老家长途,明天我父亲亲自来接我。”林文雄:“那好,明天12点前我们就办好退房手续。”

十五、亲人团聚

一个八十年代普通知识分子的家庭,屋内除了几书柜书,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两把藤椅沙发,几个小木凳,一张方圆两用桌子,一张写字台上一头放着一台14英寸黑白电视机,一头堆放着一摞书稿和翻开的一本书。

五十岁左右的省人民出版社编辑林自强正在家里张罗一场欢迎二叔林文雄(也是他的养父)从台湾回来的盛宴。林自强将方桌变成圆桌,拿出了珍藏多年的茅台酒和剑南春摆在桌上。然后边数一、二、……十二,边摆放了十二双碗筷。他自言自语地说:“挤是挤了点,条件有限,只好将就了。”厨房内母亲的喊声:“自强!鹆子蛋是不是多了点,团鱼抱蛋那能抱这么多啊?盘子也装不下。”林自强说:“閤家大团圆嘛!三十八个鹆蛋象征二叔三十八年还故国,一个大团鱼象征大团圆,这是一道主菜,盘子装不下用菜盆。”他走进厨房,看见父亲(林文杰)、母亲(张玉琼)、妻子(王芳)正在忙着准备饭菜,他问:“要不要我帮忙?”妻子说:“不需要。蒸菜、炖菜、烧菜、凉菜、腌卤菜都准备好了,炒菜等 客人上桌再炒。”父亲说:“你把茶杯拿去洗一下,细心点,我们只有六个,另处六个是借别人的。”母亲说:“不要他洗,你到外面去买两包红塔山,你女婿和周家的两个女婿都要抽烟的,顺便看看你二叔他们来了没有?”林自强下楼去买烟,正好碰上女儿林茜和女婿张绍祥提着大包、小包烟、茶、酒和水果上楼。女婿问:“爸!二爷爷他们来了吗?”林自强:“还没有来,我下去买两包烟,顺便看看你二爷爷他们来了没有。”女儿(林茜)说:“爸!烟、茶、酒、水果我们都带来了,不用买了,自芳孃孃和二爷爷他们从郊县来,不会这么早,我们还是在家里等好了。”三人进屋,林自强坐在三人藤沙发上小心取包里的礼品,女婿、女儿进厨房招呼:“婆!爷爷!妈!你们好!需要我们帮忙吗?”妈(王芳):“不需要,你们陪爸拉拉家常。”女儿:“对!是需要先跟爸商量商量。”女儿、女婿坐在沙发两侧,爸坐在中间。女儿问:“爸!这次二爷爷回来是定居还是投资、探亲?”爸:“我和你爷爷在第一次和你二爷爷见面时就试探过他的口风,他只说:先回来看看,到底是投资好,还是定居好,还没有决定。”女婿说:“如果定居,爸估计二爷爷会定居在哪里?”爸:“定居在我们家的可能性大一些。”女婿:“为什么?”爸:“我是他的养子,又在省城工作,定居省城比定居郊县小镇方便,况且二爷爷与你爷爷、婆婆的关系在到台湾去以前非常亲密、融洽,还有一个原因我不便告诉你。”女儿:“我早就听婆婆说过:二婆婆对二爷爷不忠,自芳孃孃不是二爷爷的亲生女。”爸发怒了,说:“这事非同小可,决不能乱说,说出来是要出乱子的。你二婆婆总是二爷爷的结发妻子嘛!”女儿反驳说:“二婆婆改嫁二十六年了,都替人家周家表爷爷生了两个女儿了,二爷爷回来了二婆婆才提出与表爷爷离婚的,二婆婆显然是冲着二爷爷的钱来的。”女婿:“二婆婆离婚会不会遭到表爷爷的拒绝?”爸:“不会,周表爸是个最讲江湖义气的爽直人,他已向你爷爷说过:人家以前的男人从台湾回来了,我应该把老婆还给人家。”女婿:“这一下问题更复杂了,定居还没有扯清楚,又闹出个复婚问题。”女儿:“复婚是二爷爷的自由,我们作晚辈的不好多说,回国定居对将来弟弟出国留学和绍祥的事业发展都不利。”爸:“这也是我在考虑的。”女婿:“最理想的是回国不定居,只探亲,不复婚,在大陸投资办企业。”爸对女婿说:“如果在大陸投资办企业,你二爷爷肯定选你当总经理,他对你这个清华大学的高才生非常赏识,在你爷爷和我面前多次夸你聪明有才干,是个干大事的人。”

“咚!咚!咚!”几声敲门声,三人起身,女儿开门迎接,一看来的是比她大五岁的周表爸的二女和比她小三岁的三女。她满脸不高兴说:“甚么风把你们两位稀客吹来了?”三女周燕说:“怎么不能来?你的二爷爷是我妈的男人,来看一下都不可以?”林自强连忙阻止女儿,请客人坐下,说:“休得无理,这是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孃孃,人家二爹从台湾回国理当来看看,这也是你二爷爷的意思,二妹、三妹请坐!”二女周琼说:“妈与爸快要离婚了,还要跟二爹复婚哩!二爹快要当我爸了,还不可以来看看?”女儿说:“我又没有说不可以,只是说你们是稀客。”女婿说:“两位孃孃真是稀客,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请坐!”周燕:“这位就是妈和爸经常提起的侄女婿张绍祥了,他二老夸你是清华大学高才生,在省政府工作,又聪明、又能干。我还要加两句:又英俊、又年轻,我找着像你这样的老公就好了。”绍祥:“三孃不要拿我们小字辈开玩笑了,怎么不把三姨父一起带来?”周燕:“他一个小工人,上不得大场面,妈和二爹又没复婚,名不正,言不顺啊!”周琼也说:“我老公都想来见见二爹,是我阻止他不要来,何况人家又没有请他。”林茜:“那谁请你们来的?”周琼:“是大爷爷带信来说爸和妈今天在这里吃团圆饭,爸和妈请我们来的。”林茜:“你看好不害臊,二爷爷与你妈婚都未复,就叫二爷爷是爸了。”妻子王芳听见人声,从厨房出来,周琼、周燕招呼:“嫂嫂好!需要我们帮忙吗?”王芳:“都准备好了,你们坐着休息。”她俩趁机一起进厨房招呼:“大爷爷、大孃好!需要我们帮忙吗?”大孃满脸不高兴的样子说:“不需要!”大爷爷笑容可掬地说:“你俩真是稀客,以前没有结婚还经常来看你哥和大爷,如今也不常来了。”大孃说:“算哪门子亲戚啊,她妈已改嫁二十八年了,甚么哥啊大爷的,不肉嘛!”周燕说:“马上就要正名了,妈已与爸决定离婚了,还要与二爹结婚哩!”大孃:“甚么?结婚!揭了帽子老壳婚!”大爷说:“好啊!那真是好事。”

“咚!咚!咚!”又响起了敲门声,自强三人出门迎接二叔、二婶和自芳妹与妹夫(江山)。女婿张绍祥:“二爷爷、二婆婆好!自芳孃孃好!江山姨父好!”女儿林茜:“二爷爷、二婆婆请坐,自芳孃孃请坐,江山姨父请坐。”周琼、周燕也从厨房出来,娇声娇气地喊了声:“妈!”二婶(李素贞):“傻女儿,爸都不喊!”自芳满脸不高兴责备她妈说:“我的爸怎么变成大家的了。”二叔林文雄对自芳笑着说:“姐妹多两个有什么不好?这就是你给我提起过的二女儿、三女儿啰!”周琼:“二爹从台湾回来都不来我们家坐坐!”周燕:“就是嘛!姐也不带二爹来我们家耍,二爹一回来就像囚犯一样被大姐关在郊县家里。”自芳:“我是为爸的安全考虑,出了问题谁负责?”江山发话了:“爸上了年纪,出门要人陪,我们都要上班。”张绍祥接过话头:“爷爷、婆婆都不上班,正好陪二爷爷、二婆婆在这里耍几天,老年人也好叙叙旧。”林茜趁热打铁问:“二爷爷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这时林文杰、张玉琼、王芳从厨房一起出来,林文雄避开侄孙女的问话,招呼道:“哥哥、嫂嫂、侄媳好!你们忙!”林文杰说:“弟弟、弟媳、自芳、江山你们好!路上顺利吗?”林文雄:“转了几趟车,还算顺利。”自芳:“我说包一个车,妈嫌贵,县城又没有出租车,市内我们坐出租车,一直把我们送到楼下。”林文雄:“还是市内交通方便。”林文杰:“弟弟、弟媳还是进城来住方便些。”林茜:“自芳孃孃能答应啊!不是把二爷爷抢走了。”自芳说:“我是想让爸爸享享三十八年未享受过的天伦之乐,对爸爸和我们都是一个补偿。”林自强:“我们开饭了,边吃边谈。”大家围桌座下,林文雄上座,左边是林文杰,右边是李素贞,然后十二个人只剩王芳和张玉琼在厨房炒菜、上菜。林文雄说:“嫂嫂、侄媳一起来吃顿团圆饭。”林自强说:“妈、芳,二叔叫你们一起来吃顿团圆饭。”十二人围成一桌。张绍祥给二爷爷、二婆婆、爸爸、妈妈、江山和自己各斟了一杯剑南春酒然后举杯说:“今天是中秋佳节,又是二爷爷从台湾回国与亲人团聚的好日子,祝二爷爷、二婆婆、爷爷、婆婆健康长寿!祝爸爸、妈妈永远幸福!祝三位孃孃和江山姨父工作顺利!大家干杯!”说着一杯酒一饮而尽,又给每人斟满一杯他带来的五粮液。林自强说:“三十八年前,二叔到了台湾,如今回大陸与亲人团聚。正是:三十八年还故国,每逢佳节倍思亲。这么多年来,我们每时每刻都在想念远在台湾的亲人二叔,今天閤家团聚,好好庆祝庆祝这个来之不易的大团圆。为二叔的归国团聚干杯!为大家的团聚干杯!”大家一饮而尽。接着他打开珍藏多年的国酒茅台,说:“这是我珍藏了八年舍不得吃的国酒茅台,今天特为二叔回归故土,閤家团聚拿出来大家品尝、痛饮。”他一一给每人各斟了一小杯。林文雄举杯祝贺:“感谢自强侄子,也是我的养子,选择这么好的一个节日,为我举办这场閤家团聚的家庭盛宴,回到离别三十八年的故土,我的感慨万端,首先是共产党将一个千疮百孔、满目疮痍的旧中国改造成繁荣富强的新中国,真是不容易啊!中国有这么大、这么多人,能做到人人有衣穿,个个有饭吃,真是不简单。抗日战争胜利那年我到过成都,现在大变了样,跟国际上的大都市豪不逊色;另外使我感到安慰的是自强、自芳都有出息,子女成才,哥哥、大嫂儿孙满堂,晚年幸福,我一个人漂泊在外,如水上浮萍,如今已是六十八、九岁的人了,也想叶落归根,回国定居,享享天伦之乐了。来!为我们今天的大团圆干杯!”大家干杯。林茜说:“二爷爷回国定居的决定非常正确,我和绍祥负责帮二爷爷办理定居手续,绍祥给二爷爷说说有哪有些手续。”绍祥说:“持归国护照到省台办登记审核,只要有本人和亲人申请,定居处亲人条件考查,定居人生活来源保障验证即可办理定居。现在,首先必须确定定居地点。”自强问:“二叔!你觉得定居在哪里好?”自芳抢先回答:“当然是自己家里了!”林茜:“现在二爷爷有两个家,由二爷爷自己决定好了,二爷爷你说定居养子家,还是女儿的家。”周燕发话了:“以前妈一直在我和二姐家住,二爹回来后就到大姐家住去了,现在我和二姐还不能要求二爹定居在我们家。不过妈已与爸决定离婚,不久就与二爹复婚,请问侄女婿,复婚后我们有条件要求二爹定居我们家吗?”周琼连忙更正说:“不是要求,是邀请。”张绍祥说:“若二爷爷与二婆婆复婚,二爷爷就有四处可供定居选择。一处在远郊县,三处在成都。”自强说:“大家都不要争了,还是由二叔自己选择决定。”林文雄说:“大家都是一家人,就不要说两家话,感谢大家都肯收留我,不过定居的事,现在还不能决定,明年十一月底护照到期前,我还要回台湾办理很多事,然后再回来办理定居手续。”林茜说:“二爷爷可以先确定定居哪里,我们好进行准备、申请。”自强说:“对!地点可先确定下来,大家好有个准备。”林文杰说:“你们就不要逼着二爷爷表态了。”林文雄说:“表个态也好给大家吃个定心汤元,不要以为我是推诿,一回台湾就不回来了。我有个长远的考虑,回来定居总不能坐吃山空啊!必须利用大陸这么好的条件和改革开放的政策投资办一个经济实体,为国家发挥点余热,为人民立功赎罪!从长远考虑还是定居成都好!”自芳满脸不高兴地说:“三十八年了,我与父亲才第一次见面就要分开住,定居成都我坚决不同意。”林文雄马上制止说:“怎么能这样说喃!好!暂时不谈定居的事。”自强说:“大家只顾着说话,吃菜、吃菜,这道团鱼抱蛋的菜是我精心设计的,一只团鱼包三十八个鹆蛋,象征二叔三十八年还故国与家人团聚,大家为大团圆尽情的吃,喝酒。”张绍祥又打开自己带来的泸州老窖酒给每人斟了一杯。这时林文雄掏出两个精致的首饰盒子,送给周琼和周燕,说:“上次没有见着你们,我一直把这两份礼物留着,今天閤家团聚给你俩补一份礼。”二婶李素贞一直插不上话,这时说:“你们二爹爹一听我说自芳还有两个妹妹就说都是自家女儿,喊她们一起来见见,我有礼物送她们。”周琼、周燕说:“谢谢二爹!谢谢妈!”周琼、周燕打开首饰盒一看,一条24K纯金项链,少说也有18克,一颗宝石戒指,光芒四射!周燕说:“我又多一个爸爸爱了!好幸福啊!我醉了!”自芳一看大吃一惊,说:“爸!你亲疏不分,她俩憑啥得这么厚的礼,哥就不说了,这三十八年来你知道我们为你背了多重的黑锅,她们受过这些罪吗?”林文雄:“她们是你的妹妹,都是一家人,还说两家话,我知道这么多年来你们俩兄妹为我背了黑锅,吃了不少的苦,受了不少罪,我是会补偿你们的。” 张绍祥说:“自芳孃孃看远点,钱财如粪土,仁义值千金嘛!再说,你们毕尽是亲姐妹,只要二爷爷与二婆婆一复婚,不就成了一家亲了。”林茜也说:“就是嘛!自芳孃孃离家早,参加工作吃了不少苦,还要受港台家属黑五娄子女的歧视,我爸就因为这个不能提干,更不能入党,还惑疑过与台湾特务是否有联系,文革中还挨过批斗,弄得我读小学、中学在学校都抬不起头。”绍祥用手扯她衣服,制止她不要再说下去。自强说:“今天是大团圆,大家高兴的日子,不要说这些扫兴的话了,现在一切都颠倒过来了,我们有港台关系,人家都羡慕得不得了,自芳你说是吗?”自芳笑而不答。绍祥早就看见二爷爷带来价值几千元的索尾相机,说:“二爷爷带有索尼相机,我们照个合家欢如何?”林文雄说:“行,你来给大家照,就在客厅照好了,以免太扯眼,影响别人。”绍祥说:“价值几千元的高档相机我还没用过,平时照相都用海鸥相机。”林文雄说:“你若喜欢,我就送给你用,今天就试试。”自芳又不答应了说:“爸!啥子东西都送人,你咋不送给我?”林文雄:“送自己的侄孙女婿都不可以?你又不会照相拿相机干啥?”自芳:“几千元的东西也不心痛,随便送人!”林文雄说:“我送定了,你要,下次回来我给你带个新的,几百美金就买了。”江山一直只顾吃菜、喝酒,这时发话了:“爸!下次回来一定买个更好的送我,我也学着照相。”林文雄:“行!买个一千美金的最新索尼摄相机送我女婿。”大家在客厅站成两排,由绍祥给大家照相。林茜说:“弟弟能回来就好了。”林文雄:“侄子还有几年大学毕业?”自强说:“还有三年。”周燕:“聪儿读的是浙江美术学院吗?”自强:“是,他是学油画的。”林茜:“他是当年浙美考生的第一名。”林文雄:“毕业后有何打算?”林茜:“他想到巴黎留学,出国深造。”林文雄:“巴黎是学西洋画的聖殿,仅罗浮宫里的西洋名画,你看一天也看不完,侄孙出国留学的费用我出!”林自强:“有二叔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聪儿得知二爷爷从台湾回来的消息后,高兴得一夜未合眼,满脑子是巴黎罗浮宫珍藏的西洋名画,甚么波堤切利啊!达•芬奇啊!拉斐尔啊!米开朗琪罗啊!提香啊!鲁本斯啊!哈尔斯啊!伦勃朗啊!弗美尔啊!普桑啊!路易•勒南啊!安托尼•华托啊!布歇啊!夏尔丹啊!弗拉戈纳尔啊!长长的五张信纸上尽是一些画家的名字和他想到巴黎留学的梦想。”自芳满脸不悦,悄悄跟她丈夫江山说着什么。林文雄说:“侄孙儿的这个梦想很好,当二爷爷的一定成全他实现。”自强:“我替聪儿感谢二叔了,今晚我就给他写信,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并要求他像付雷的儿子付聪一样一举成名,感谢二爷爷对他的关怀。”自芳说:“爸!你自己的外孙女将来留学怎么办?”林文雄说:“一视同仁,这就得看她将来的造化了。”江山:“爸这样说你外孙女就吃亏了,论造化她能初中毕业就是我女儿最大的造化了。”林文雄说:“这叫什么吃亏。你们哥小时一边放牛一边读书,解放后终于成了全乡第一个大学生,如今又在省出版社当编辑;把两个子女都培养成名牌大学生,在子女身上花的心血还少吗?你们能像哥那样把我外孙女培养成大学生、研究生、出国留学生,我一定全力支持。”林茜:“可不是吗?爸爸为我们俩姐弟的成才费尽了心机,每天起早贪黑,辅导我们的学习,四处奔波,为我们创造最好的学习工作条件,现在每周给弟弟写一封信,每月给弟弟汇100元生活费,五年大学毕业,把爸爸写给我们的信汇集起来也抵得上一本《付雷家书》了。”林自强示意女儿不要说了。林文雄说:“这就叫不问收获,但问耕耘。”自芳说:“爸!你就不要苛求我们了。谁让你我还未出生你就离开我们母女俩了。”林文雄说:“所以我才决定用有生之年给你们作补偿了。”林自强说:“据省台办的人说,二叔若定居成都需要在省公证处办一个养父、养子关系的证明。”林文雄说:“那就去办一个好了。”林自芳又不高兴了,发问说:“叔侄关系那不成了父子关系了?”林文雄说:“那是解放前早就造成的事实嘛!只不过现在正正名罢了。自强把需要准备的东西准备一下,下周抽半天时间请个假,我们去把公证手续办了。我们也该早点回去了。”林茜说:“二爷爷、二婆婆就在爸这里多耍几天,自芳孃孃、江山姨父先回去,下一个星期天我和绍祥送二爷爷、二婆婆回来。”林自强:“对!二叔、二婶就在成都多住几天,爸和妈陪你们到草堂寺、武侯祠、王建墓、青羊宫到处去走走,周末我陪二叔、二婶到都江堰、青城山去玩。”张绍祥:“对!我在省政府找个车。”林文雄对李素贞说:“我那们就留下不走了。”李素贞点点头说:“对!”自芳发火了,说:“对个屁!只顾耍,爸的安全谁负责?”林文雄说:“我自己负责!我一个人不是从台湾飞香港,又从香港飞回大陆了吗?我一回来原打算在自强家多住几天,叫自强等几天再通知你,你哥当晚就通知了你,你第二天就把我接走,到今天才见第二次面。”江山说:“她也是为爸好,如果爸不回去,我们就给单位请几天假,一起留下来陪爸爸、妈妈耍。”李素贞说:“那怎么行?你哥这儿也住不下嘛!”自芳:“爸有的是钱,还是像回来一样住锦江宾馆啊!我们也去享受一下五星级宾馆贵宾待遇!”林文雄:“兰兰要读书,一人在家里生活怎么办?你们还是回去吧!”自芳:“爸不回去,我们就不回去!”林文雄:“好!好!好!还是大家都回去。我还是回到家里当个金丝鸟!”大家送二叔他们走后,周燕说:“哥!我们也回去了,你今天知道姐姐、姐夫的利害了吧!斗争才只是开始哩!”林自强:“她和你们都是我妹妹,当哥的当然应该高姿态了,以后多来玩。”

十六、复婚

郊县小镇林自芳家,二室一厅的房间内布置得井井有条,应有尽有,就是没有一本书。家里只有林文雄、李素贞两位老人在看电视。女儿、女婿在上班,外孙女兰兰在镇上上小学。林文雄关掉电视对李素贞说:“你和老周抓紧时间先把离婚证办了,不然我们住在一起是违法的。”李素贞:“我们本来就是夫妻,违什么法?”林:“这你就不懂了,三十八年前我们就造成事实上的离婚,二十八年前你改嫁后就在法律上肯定了你与老周的夫妻关系,现在你与我没有复婚就是非法同居。”李:“离婚老周最初是同意的,周琼、周燕也是支持的,后来他前妻给他生的大女周玲说:离婚可以,喊你拿肆拾万元给她爸作补偿,我不敢给你讲。”林:“有什么不敢讲的,人家的要求也是合情合理的,不就四万美金嘛!给人家就是了。周琼、周燕是怎么想的。”李:“就是她们告诉她大姐的,她俩支持她爸与我离婚,同意我们复婚,但也要你出这笔钱。”林:“这是可以理解的,她们爸已是七十多岁的人了,老有所养嘛。明天就通知老周,我们想个办法到成都去一趟,我带有全球通金卡,把钱划给人家。对自芳就说去找自强办公证手续,你与老周去办离婚证,我与自强去办公证。”李:“听说办离婚证要两人先写一个协议,然后带上身份证、户口簿、照片找单位、居委会和街道办事处出证明,两人一起去民政局才能办。”林:“你就在成都住两天,把这事办妥。协议我替你写,钱写成你出的。你给我找两张复写纸,复写三份协议,你俩各执一份,民政局一份存档。”李素贞找来两张复写纸,林文雄开始打草稿,写协议。写好后将

 

标签: 原创长篇小说(178)
--------------------
刘先觉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李安论坛

1357名成员280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