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陈凯歌>>十八集电视连续剧《余蛮子-清末余栋臣起义6》刘先觉取得版权证

十八集电视连续剧《余蛮子-清末余栋臣起义6》刘先觉取得版权证

加入收藏

2016-9-20 22:00:57

第十四集  张统领被扣作人质

1、余蛮子派人杀汪芳

余蛮子率义军部队往大足县方向进发。余蛮子、张鸣柯、腾远发各骑一头马,威风凛凛地走在前头。中间三匹马上各捆着周统领、华司铎、黄司铎,由执枪卫士牵马行走。

行抵华罗场,众乡绅热情迎接,民众挤满大街小巷,争睹周统领、华司铎、黄司铎三个囚犯。一老者高喊:“快来看啊!义军捉到一个统领,两个司铎,还有一个是高鼻子洋人。”民众蜂拥而至,余蛮子走上广场台阶高声讲演:“这人是清军安定营统领,四川提督周万顺。(群众中有人高呼:”杀之,杀之!“)我义军在《中国义民、皇朝百姓余栋臣布告》中说:本义民但诛洋人,非叛国家。倘官兵视义军为仇敌,反戈相向,则兵丁官役皆是洋人,并非我朝臣子,于国家,法在必诛,于义民理难容宥。这个洋司铎叫华芳济,这个华人司铎叫黄用中,(群众中有人高呼:“该剐,该杀。”有人扔鸡蛋)他们都是我义军俘获的人质,(群众高呼:义军为民除害,百姓拥护!)朝廷百官大都贪图禄位,惛不解事,徒知受西人之贿,畏西人之权势,而国将瓜分,民将瓦解,茫然不介于怀。我们和洋人签定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随着洋枪、洋炮而来的是洋人的传教士,早在同治四年,法国传教士就窜到大足来,在马跑场的燕子窝修建了第一座天主教堂。光绪八年以后,法国传教士彭若瑟又在龙水镇和三驱、万古等场相继修建了多座天主教堂。这些洋教士伙同教徒,霸占田地、矿山,包揽词讼,欺压百姓,奸淫妇女,吞吃小儿脑髓、眼睛,简直是无恶不作。特别是光绪十一年中法战争后,《中法新约》签定,外国传教士的气焰更加嚣张,民教之间的仇恨愈积愈深,我带领广大义民从光绪十二年起,到光绪二十一年举行了第一次起义,我的四个弟兄和一个独子相继被官府杀戮,我也险遭教民陷害;光绪二十一年,中日战争后签定的《马关条约》更加丧权辱国,朝廷与洋人互相勾结,残酷镇压义民的爱国起义。我义民忍无可忍,于光绪二十四年三月又掀起了第二次起义。现在,我义军影响所及,除川东、川南、川西、川北外,还有鄂、湘、云、贵四省,我们虽与朝廷签定了和约,但只要朝廷毁约,我义军誓与官军鏖战到底!”群众高呼:“誓与官军鏖战到底!”

大街上义军张贴告示,远近乡民齐来要求加入义军。

荣昌县袍哥舵把子王大爷:“义军威名远播,余总兵带兵有方。昔日余总兵在荣昌县监狱中受尽差役汪芳的凌辱,今汪芳在距此三十里的沙和场茶铺与四个差役在一起赌博,余总兵可派人去抓来报仇。”

余蛮子:“谢谢王大爷提供的这个情报。张金山、周老幺!带两百人去沙和场把汪芳给我抓来,如果拒捕,杀无赦!”张金山、周老幺带两百义军直奔沙和场。

沙和场茶铺,一桌赌徒在下着注,一摇骰子的幺师手拿一个大碗上扣一个小碗,在摇着骰子。赌徒们各人喊着各人下的注数:“六六顺1”“五星魁首啊!”“四季发财啊!”幺师故意反复摇着骰子,就是不放下揭开碗盖,等各人下的注数已定,才放下碗揭盖。轮到汪芳坐庄了,幺师高喊:“荣昌县差役长汪芳坐庄!”跟随汪芳的四个差役为他鼓劲:“祝汪差役长红运当头,步步高升!”“祝汪差役长赌运长久!”第一盘汪芳赢了!赌徒一个也未押中。汪芳狂喜,正大把大把地把钱朝自己当面揽。张金山、周老幺带领两百义军包围了茶铺。张金山大吼:“谁叫汪芳?给老子站出来!”汪芳:“你爷就是。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周老幺:“老子就敢!你还记得余栋臣大哥么?”汪芳一听,吓得屁滚尿流,忙叫一起来的四个差役:“余蛮子报仇来了,快从后门逃走!”汪芳同四个差役一起朝后门逃去。张金山、周老幺提枪直追,汪芳边逃边命四个差役:“开枪还击!”一场枪战在茶铺打响,包围的义军兵士寻枪声追去。眼看汪芳等五人快要逃走,张金山命令:“给老子朝死的打!”张金山一枪击毙汪芳,周老幺又补了一火,汪芳所带的差役一一被义军击毙。

2、余蛮子龙水镇南面称王

龙水镇西山巅之玉口阁,余蛮子的大本营。该地距龙水镇三十里,一条山路盘旋而上,每一弯道口都修有暗堡,每一制高点都筑有炮台,山顶之玉口阁是一座寺庙,四周修有碉堡、炮台。玉口阁有七、八千义军驻守。余蛮子正在大殿上与张鸣柯、腾远发议事。旁有一老僧在指手画脚说着什么。余蛮子说:“对!我们要作好两手准备,若官方真正履约,我们可以释放全部人质;若毁约管他周统领、华司铎、黄司铎,统统杀掉,打到江北去,按原订计划行事。”

张鸣柯:“首先我们要稳住大足、铜粱、壁山、永川、荣昌、隆昌、合江、永宁、泸卫、纳溪、江安等后方根据地。然后才能向江北、重庆扩张。特别是壁山、还要加派兵力。”

余蛮子不住点头,说:“可派张金山、周老幺带兵前往壁山。”腾远发:“永宁也应增派兵力。”余蛮子点头同意,说:“叫刘定远、谭海亭带兵前去永宁。”

张金山、周老幺来报告:“汪芳及从者四人统统击毙。”余蛮子:“干得好,今派你们两人各带兵一千去壁山驻守。”张金山、周老幺:“遵令!谢余总兵!”刘定远、谭海亭来报告:“刚才我们俩在龙水镇听说丁昌燕知县和李铁总舵把子要来玉口阁拜会余总兵。”

余蛮子:“很好啊!我正要向他们问履行和约的事。”刘定远:“我们还探得罗国藩设伏、抓捕、陷害余总兵的亡命之徒郭占春、罗文轩、孙锡林、谢连五等已潜回龙水。”

余蛮子:“你们两位速带两千义军抓捕此四人,不准一人漏网。抓捕后就地处决,然后带兵前去永宁驻扎。”

刘定远、谭海亭:“遵命!谢余总兵。”

卫士报:“丁昌燕知县、李铁总舵把子到!”余蛮子、张鸣柯、腾远发出殿迎接丁、李入座后,余蛮子问:“丁知县,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与张统领签约的,可和约签了半月还不见洋枪的影子,怎么说?”

 丁知县:“余总兵稍安毋躁,以如许多枪械岂旬日可致?善待毋躁,善待毋躁,必当来也。”

李铁:“余总兵可否先放了周统领,朝廷也好有个台阶可下,到时军器、银两一并送来,这也是张济统领的意思。”丁知县:“我今天特带来了王藩宪的电旨,说洋枪正在从湖北运来途中,不信你看。”张鸣柯接过电旨看后说;“枪械二千杆,已从湖北宜昌装船上航。”

余蛮子:“看在丁知县和李总舵把子的面子上,我就先放了周统领。”

丁知县:“能否连华芳济一起放了,就再给我们一次面子。”

余蛮子:“不要得寸进尺!惹毛了我一个都不放。”

丁知县:“是,是,是。只放周万顺统领。”

李铁:“请余总兵带我们去领回周统领,再看一下华芳济。”

余:“腾远发传我的命令:放周统领回去;带丁知县、李大爷去看一下华芳济。”腾远发领丁、李二人先到周万顺囚室中放了周万顺,又一起去华芳济囚室看华芳济和黄用中司铎。丁知县对华司铎说:“周万顺统领今已释放,你们不久也回被释放的。”华司铎、黄司铎手画十字,说:“愿天主保佑!阿门!”余蛮子派腾远发送丁知县、李大爷、周统领下山。卫士来报:“刘定远、谭海亭已将郭占春、罗文轩、孙锡林、谢连五就地处决。”余:“干得好!”

3、小院寺余金枝、罗成被捕

余金枝、罗成乔装成农村夫妇,刚出资中地界,来到资阳境内的小院寺,正遇立字营统领张济带兵前去清剿唐翠屏所部义军。张统领几次在余蛮子寨中见过余金枝和罗成,一眼便认出了他俩。张统领:“那对青年夫妇不正是余金枝公主和驸马罗成吗?去给我抓来。”一队兵丁前去捉拿,可那里是余金枝和罗成的对手,他俩抽出随身带的刀、剑,来一个杀一个,近的杀倒一大片,远的又被余金枝的飞镖杀死十几个。张统领命令:“四面包围,捉活的!”上千官兵包围,余金枝、罗成退至小院寺庙中,官兵包围小院寺。余金枝的飞镖用尽,剑也砍断,罗成的刀也砍缺,终因寡不敌众,被官兵捉获。一搜两人身上,从余金枝身上搜出余栋臣签署的军令一张。搜身的军官向张统领报告:“两匪已抓获,还从女的身上搜出一份余蛮子签署的军令。”张统领:“押回营中,严加看管。”

4、张统领被扣作人质

张统领在丁昌燕知县和李铁总舵把子的陪同下来龙水镇余家大院营寨谈判。这是余蛮子在西山脚下的又一个营寨。营寨守备深严,明碉暗堡处处皆是,重重关卡把住各处路口。大院中蒋玉梅和余妻带着一个四岁的小男孩在玩,余妻智多星问蒋玉梅:“他姑姑和姑爷去给唐翠屏送信已有半月了,怎么还没有回来?会不会出事了。”蒋玉梅:“妈!不会的,罗成和金枝姐武艺高强,谁还敢伤害他们。”余妻:“连续三晚上我都梦见海娃他爸,他都叫我照顾好你和金枝。”蒋玉梅:“也难为化龙夫了,死了四年了,在阴间还惦记着我和他妹妹。他还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出生就死了,多怨啊!”

余蛮子从屋内走了出来,一看见他的孙子海娃,就亲切地叫着:“海娃!快来,爷爷抱抱!”海娃飞快地跑到他爷爷处,余蛮子深情抱起小孙子。海娃一眼看见爷爷身上的盒子枪,叫嚷着:“爷爷我要枪枪!我要枪枪!”余蛮子解下洋枪,下了子弹,交给小孙孙玩。余妻说:“不要给他玩枪,将来长大了也不要教他玩枪!”余蛮子说:“我的家孙乖,不玩枪好不好?听婆婆爷爷的话。”蒋玉梅:“海娃听话,我们去看姑爷、姑姑回来没有。”海娃从爷爷身上下来,一溜烟朝大院门口跑去。蒋玉梅也跟着跑去。余妻还在给余蛮子说着什么。守大门的卫士跑来报告:“张济统领、丁知县、李大爷进寨。”余蛮子:“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警卫队集合,有请。”警卫队数百人齐集院中,列队迎客。余蛮子、张鸣柯、腾远发等出大厅迎接。张统领、丁知县、李大爷进院。余蛮子:“欢迎张统领大驾光临!”余蛮子等引三人在大厅就座。张统领拿出一封书札,说:“这是布政使王之春藩宪给余总兵的信札。”余蛮子将信札递给张鸣柯,张鸣柯念信:“本藩宪严令余蛮子马上释还华芳济,否则大军临境,不稍恕也。四川布政使王之春 饬。”

余蛮子大怒:“岂有此理!和约只字未兑现,我还没有来找你,他反道命令起我来了。”张统领:“今日不放洋人,明日本军门带兵前来,你亦知大兵已在四周,万不能脱我掌握之中。”余蛮子勃然大怒,语不成声,只向侍者说:“杀之!杀之!他明日攻我,我今日拘你,看官兵敢来与否?”卫士拥至欲拘张统领,张:“且慢!我再给你看一样东西!”说着从身上拿出了余蛮子签署的军令。余蛮子一看,顿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高叫道:“你将我女儿、女婿怎么了?如果他们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偿命!”张统领:“你女儿、女婿被我在小院寺捉住,我们来作笔交易,你放了华芳济,我放你女儿、女婿!”余蛮子沉思良久,一言不发,腾远发:“华芳济一放,大军必致,我们只有这一张王牌了!”余蛮子:“放华芳济除非你们兑现和约条款,否则,我先拘了你,看你能将我女儿、女婿怎么样!”张鸣柯:“孤注一掷!背水一战!”余蛮子;“绑了张济!”众卫士将张济执住,丁昌燕:“小不忍则乱大谋,我劝余总兵还是放了华芳济和张统领。”余蛮子:“再来当说客,我连你们两个一齐绑!”李大爷:“不关我们的事,我们还不是为了龙水镇的百姓,真的,现已大军压境,情况十分危急!”余蛮子:“把张济另关密室!送客!”丁昌燕、李大爷灰溜溜地走了。

5、罗成单独放回,罗成偷放张统领

余蛮子在大厅中与张鸣柯、腾远发等一起议事。卫士来报说:“张统领的幕府送来一信,要求面见余总兵。”余:“叫他进来面呈,我有话问他。”一幕僚进大厅。余高高在上,大声询问:“我女儿、女婿怎么样了?”幕僚:“均好!我们幕府有一书札呈余总兵。”余:“快快呈上!”张鸣柯读札:“余总兵大人台鉴:令爱金枝公主和罗成驸马均好!王藩宪实无用兵之意,因军门误会,致有此言。张军门所许军器不日将来,请耐以待之,必不失言。为表诚意,先释放令婿罗成归营,请先将张军门释放,我们再释放金枝公主。 立字营、立字右营幕府顿首。”余:“我被官方骗怕了,回去告诉你们幕府,张统领我是不得放的,华芳济更不会放,除非和约条款完全兑现。”

幕僚:“现洋枪、弹药、银两等物均经接到,不日送来;但张军门以触怒被留,亦满一个月,若不先送其归,不特军门之脸面无存,即绅士、县令亦难于为情,因请护送出境,待以体面,余总兵素以信义为重,万勿别起狐疑。”

腾远发:“我们不能再上当受骗,轻易丢失张济这张王牌。”

余蛮子:“回去告诉你们幕府:枪械、银两到手,金枝、罗成全部放回,我才能放回张统领。”幕僚:“只好如此,能容我看看张统领。”余:“可以!”腾远发带幕僚来到关张统领的密室。幕僚:“张统领我代表幕府看你来了。余总兵坚持要枪械、银两到手,金枝公主和罗成驸马全部放回,才能放回统领。”张济:“好,照我们的计划办事。”幕僚点头。腾远发:“什么计划?”张济:“就是按余总兵的要求办事。”张济给幕僚以手势暗示,幕僚会意。

幕僚走后,罗成果然先被放回。罗成见余蛮子纳头便拜,说:“泰山大人,小的没有完成任务,无颜面见岳父大人。”余蛮子:“回来就好,金枝还好吗?”罗成:“金枝现关押在内江监狱,一切均好。只是看管很严,若不放出张统领,恐她有性命之险。”余妻也在场,忙叫丈夫:“何不带兵攻打内江,解救我们的女儿。”余蛮子:“此一时,彼一时,内江不是荣昌,你一发兵,他又把人转移,不是白白送死吗?”余妻:“那你不是要我们断子绝孙吗?”余:“我正是为了不绝孙,才不轻易发兵,离开龙水。”余妻无言以对。余蛮子对罗成说:“你下去休息,张济统领就由你负责派人看管。”罗成:“谢过岳父大人。”

夜,守张统领的两个兵丁正在打瞌睡,罗成手拿一个包袱走来叫醒二人,说:“你们辛苦了,回营去休息,我替你们守下半夜。”二兵丁:“谢罗营长。”二兵丁下。罗成打开囚室,叫醒张统领,张统领已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罗成说:“这是哨长的军装,你快换下,你从金枝身上搜走的军令还在吗?”张济:“还在身上。”罗成:“那正好派上用场,你穿上义军哨长的军装,又有军令在身,下山的各处路口就畅通无阻了,你快走吧,只是不要我放了你,你却不放金枝!”张济:“我会放她的。”罗成将张济送出寨门。

天亮后二兵丁来接班看守张济,发现室门大开,屋内只剩下一套张统领脱下的衣服,一下子惊呆了,忙高声喊叫:“张济张统领逃跑了!”余蛮子知道后,跑来一看,一下子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高声叫道:“叫罗成来见我!”余妻也跑过来问:“是罗成放走了张统领吗?”余:“肯定是罗成那小子干的好事。”罗成一来就给余蛮子跪下,说:“岳父大人,人是我放的。”余蛮子气极,吼道:“我毙了你!你知不知道,张济是我的一张王牌!”罗成:“幕府放我时就说过,如果不放张统领就要杀金枝。”余:“你也该征得我的同意。”罗:“我知道泰山大人是不会同意的。”余:“来人啊!”这时张鸣柯、腾远发和卫士都来了。余:“把罗成给我拿下!”众人上前捆了罗成,余妻扑通一下给余蛮子跪下,哭道:“是我叫女婿放张济的,要毙你就毙我,我不能没有女儿,也不能叫金枝守寡!”张鸣柯:“大嫂请起,大哥息怒。目前正是用人之秋,大嫂说得对,女儿、女婿一个都不能少。看在大嫂和我们面上,就放过罗成。”腾远发:“余大哥看远一点,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只要守好华芳济这张王牌,就不会有大问题。”余:“拉下去责打五十大板!”卫士:“是!”

 

第十五集  王藩台大兵进剿外围义军

1、唐翠屏牺牲于贾家场

王藩台(布政使王之春)亲督大军进剿义军,张济领立字营、立字右营围住贾家场唐翠屏所部义军营寨。“剿匪”、“战乱”、“立字营”、“立字右营”的旗帜漫天飘扬,“四川布政使王藩台督军”的旗幡(垂直悬挂的长方形旗子)高挂。几十尊大炮,上万士兵,人人身背洋枪,个个杀气腾腾。

唐翠屏寨中,到处是残兵败将,个个神色慌张。唐翠屏来回视察防守的义军,每到一处都鼓励士兵:“不要被清军吓破了胆,从资州展转到内江也没有把我们打垮,义军是斩不尽杀不绝的!”营长说:“贾家场是义军的根据地,不会有事的!”士兵问:“余总兵能派兵支援我们吗?”营长说:“我想一定会的,不是说罗成、余金枝公主都来过内江吗?”唐翠屏:“我想他们可能出事了。”

几十尊大炮齐发,寨内营、哨兵被炸飞。清军大军掩杀,义军奋勇抵抗,杀生震天,义军死伤无数,清军乘胜追击,唐翠屏带领几个卫士开枪自卫还击,最后弹尽,唐翠屏被俘。被五花大绑押到王藩台、张统领处。王之春:“将唐翠屏砍头示众!义军士兵投降的遣散回乡,顽抗的杀无赦!”唐翠屏头颅被砍下,高悬于贾家场闹市口。

2、何希然阵亡于内江万家场

    内江万家场,何希然义军营寨。“反清灭洋”、“何希然部义军”的大旗迎风飘扬。何希然在议事大厅内对下极军官分析目前形势。何:“情况不容乐观,唐翠屏昨日在贾家场遇难牺牲,今日官兵又来万家场围剿我部。若我们能在天黑前突围就向江津县十都、太平、石蟆等场转移,那里有我们的根据地。若不能突围,我留下艰守营寨,其余的人能逃生的就逃,不能逃的就自己找活路。总之,我是不会向官兵投降的。”下级纷纷表态:“战斗到底!决不投降!”

万家场义军营寨外,王藩台亲督泰安、安定、长胜三营清军围剿义军。“剿匪”、“戡乱”、“泰安营”、“安定营”、“长胜营”的旗帜满天飘扬,“四川布政使王藩台督军”的旗幡高悬。几十尊大炮,三万官兵,人人身背洋枪,个个威风凛凛。

一阵排炮轰击,义军营寨灰飞烟灭,何希然带领义军向东突围,东面有“泰安营”把守。何希然骑马舞刀,与泰安营统领刘毓松对战,刘骑马舞剑,大战二十回合不分胜负。副统领闵祖越骑马持枪射击,一枪射中何希然头部,何希然从写上摔下,死于马下。义军纷纷逃窜,清军乘胜追击,不少义军缴械投诚。闵祖越向王之春督军报告:“何希然被我击毙,所部义军全部歼灭。”王之春:“闵祖越副统领戡乱有功,刘毓松统领指挥有方,均记一大功。”刘、闵:“谢布政使王藩台大人。”

3、马代轩战死安岳县李家街

安岳县李家街,马代轩所部义军营寨。“反清灭洋”、“马代轩部义军营寨”的大旗迎风飘扬。马代轩在营寨内来回察看营寨守备情况。马代轩对街口栅门,楼上楼下的守卫士兵吩

(为防止剽窃留点尾巴不发。有拍摄、投资意向者,欢迎电话联系:18384286315)

标签: 原创影视文学剧本(865)
--------------------
刘先觉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陈凯歌

84名成员227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