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中国电影,你还好吗?>>《大唐玄奘》:荒唐透顶的现象级“旅游风光片”

《大唐玄奘》:荒唐透顶的现象级“旅游风光片”

加入收藏

2016-12-4 10:19:14

《大唐玄奘》:荒唐透顶的现象级“旅游风光片”


              和运超




    《大唐玄奘》是今年代表中国内地“申奥”的重量级作品,从题材来说,毫无疑问绰绰有余。如此伟大和具有深远影响的历史人物,加上传记片的类型,肯定是绝佳的题材。可惜,目前这部《大唐玄奘》和之前那部《王朝的女人》一样,都是中国制造的荒唐透顶的话题性作品,其实全片空洞无物,折射了当今中国影视病入膏肓的普遍行情了。


    多数人都知道,原本《大唐玄奘》的诞生是官方的“国家使命”。编剧邹静之是业内一线大咖,看过这部电影感觉与邹静之的大名很不相符,可又确实有他的一些烙印。为什么这样矛盾?邹静之的戏一般喜欢透着某种“韵味”,之前比较成功的电影有张艺谋的《千里走单骑》,也是带着某种“韵味”的戏,不大符合业内常见的冲突不断的通俗情节剧。对于玄奘这个历史人物,糟糕的恐怕就在于编剧希望“反其道而行之”吧。


    原本艺术的可贵之处的确是突破常规,形式多种多样。历史上也有许多好电影未必真的都讲了一个好“故事”。《大唐玄奘》作为霍建起这类抒情范、文艺腔十足的导演,本来如此尝试无可厚非。可在中国市场环境下,大量观众真的可以接受一个充满“文艺气质”(如影片监制赫然挂着王家卫的大名)的玄奘故事吗?从接受的角度而言,“市场”百分百是失败的,《大唐玄奘》的一败涂地感觉就是这样注定的。更尴尬的是,以黄晓明、徐峥加盟的本片来说,自然也不算标准的文艺片,更不能说成功,仅仅带了一些廉价的文艺气质而已。


    从题材来判断,若主打“文艺气质”对表现玄奘来说是不可取的。因为玄奘这个人物已经很“高冷”了,和大众喜闻乐见的《西游记》可以说是两个极端。玄奘也并非单纯是一个僧侣,而且是非常厉害的大学者,可以归入文化学者之流。那么,的确需要通过戏剧化的表现方式讲述他的经历,才能拉近当今观众的认知,这是第一层;其次,对于他高僧的背景,最终开创的唯识宗也是当时非常冷门的一派,与唐朝流行的禅宗几大派都不同,所以唯识宗这一派别在唐末五代就趋于衰亡了,当然,唯识宗的佛学还有流传,其特点是倾向于佛教的哲学层面,艰深复杂,与其他派别为了扩大影响,通过某些手段深入世俗阶层,好比禅宗宣称可以“一朝顿悟”,其典型就是比玄奘稍晚一些的六祖慧能(慧能被敲脑袋“当头棒喝”的典故偏偏后来很巧合的写进《西游记》,开篇孙悟空在菩提老祖门下学艺就有这个桥段),根本不管修行者有没有佛学根基。用今天的话说就是炒作,制造“噱头”,吸引一些普通民众加入禅宗。而玄奘的唯识宗与电影中大谈什么“普渡众生”这些老生常谈根本是两码事,根本不是玄奘在佛学方面的成就。也就是说,这部标榜“大唐玄奘”的电影在表现佛学方面和真实的玄奘大师的成就竟然是没多少关系的,这是电影第一大荒唐和失败。


    电影开头部分,按说是交代玄奘为何要西行求法。从历史来说,玄奘并非第一个“挑战不可能”的人,早在两晋南北朝佛教在中国真正流行开始,就有过西行求法的僧人。即便大量观众无须知道这些幕后的渊源,从讲故事的角度,唐朝初年才完成统一不久,社会才从隋末大乱中开始恢复,老百姓的生活依然很糟糕,那么,具有大慈大悲之心的玄奘正是从乱世不断,灾祸连绵,“众生皆苦”的社会现象萌发了寻求帮助人们解脱(也就是“普渡众生”)的“真经”,这未尝不是一个非常世俗化层面的原因。可惜,电影同样并没有涉及什么社会背景。哪怕就从玄奘自己的身世来说,他娘为何会把孩子抛弃?难道玄奘大师的娘是一个狠心弃子的女人吗?难道不正因为隋朝后期天下大乱,老百姓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的社会根源吗?(须知玄奘的家乡是河南,正是北方战祸最为频繁的地区),可这部标榜真实玄奘历史的电影竟然离奇的攀扯无稽的附会之说,讲什么注定他就是当和尚的江流儿这样的荒谬说法,完全抹杀当时的中国之所以会产生玄奘这种伟大高僧的真正原因。


    笔者以为,恰恰就是历史上的中国人大多都活的太苦,如小的方面关涉玄奘的家世,而大的方面是包罗社会万象。尤其电影不应该忽略玄奘在青年时已经走访许多地方,拜会了许多名师,所闻所见很多,他是一个既读万卷书又走万里路的人,因此才具备勇闯天涯,西行求法的大志向,否则,未必就能够达成如此成就。其实,古往今来留学海外名校的人何止千万,难道只要去了天竺就一定可以修成正果,成为高僧大德吗?这中间也根本没有任何因果关系。另外,之所以不断有心怀慈悲的高僧敢于冒重重艰险去西行求法,渴望为世人脱离尘世苦难(“苦难”说的根源既是印度古代等级森严的社会特色,也是中国古代相类似,加上乱世战祸太多的特殊背景。当然,主流宗教诞生的地方往往都类似,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诞生的西亚,也是历史上各方势力反复争夺,民众的生活一样苦不堪言)。假如没有这种精神境界,也就解释不了玄奘骨子里的勇气和毅力,可作为演绎玄奘西行的电影,竟然无法解释他行动的初衷,这又是怎样的荒唐和失败。


    还有,唐朝为何要禁止僧侣出关?不论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知道唐朝是思想开明,风气开放的社会,对西行的阻挠感觉很没有来由。事实上,唐朝初期对隋朝进行一种反正。隋朝才是佛教鼎盛的时期,隋文帝杨坚小时候出生于寺庙,还被智仙尼姑抚养好几年。相传就是今天陕西省渭南市大荔县的般若寺和金塔寺遗址。而隋炀帝杨广灭陈时更拜天台宗祖师智顗(读以,顗字没有简体字)为师。隋朝两代皇帝都是坚定的佛教支持者,僧侣事业相当繁盛(玄奘正是隋朝末年成长于洛阳的寺院)。而后人多数也知道,李唐立国却以老子后裔自居,前期一直崇道尊儒,包括魏征、李靖一些文臣武将在隋末乱世有当道士的背景(像《隋唐演义》等通俗小说写魏征、李药师做道士装束并非出于虚构),所以唐朝初期的休养生息,很大程度也是道家清静无为理念的反映,对佛教僧侣比较打压,管理也非常严苛,所以玄奘想要西行就属于“偷渡”行为。但这一重要的时代背景再次被电影忽略了。


    电影在演绎西行的故事,看起来唯一符合历史记载的仅有玄奘和高昌王麴文泰的一段戏,主要出于《三藏法师传》。其实这份文献今天看来也是有虚构和夸张的,当然从艺术加工而言并不过分。可之后,玄奘在西域的行程就匆匆忙忙,转眼就到了天竺。除了“剧情需要”“控制节奏”来说,对于表现西行塞外的艰难困苦,哪怕对于西域的万里风光也太过浮光掠影。


    有一个很引人深思的问题,通过结尾呈现的路线图可以看到,当玄奘在离开高昌以后是北上,通过草原绕行一大圈远至中亚以后又才往南前往天竺印度。为什么玄奘要北上“绕一大圈”才往南走?是出于旅游目的?显然不合情理。天山南北的两条所谓丝绸之路线路是从汉朝以来就逐渐清晰的,且玄奘在高昌受到高昌王麴文泰相当高的礼遇,给他提供了向导和护送人员,还为他准备法服30套,黄金百两,银钱3万,绢500疋,马30匹,仆役25人,又修书请龟兹等24国让玄奘顺利过境,怎么会带着我们的玄奘大师走“冤枉路”?难道向导竟然会不知道从那条路去天竺更近吗?



    若不了解当时西域的情况,谁都会一头雾水。事实上,高昌国同唐朝是敌对势力,他们属于西突厥的控制。麴文泰让玄奘北行正是为了觐见西突厥的统叶护可汗,唐高祖李渊反隋建国那会儿,曾向突厥示好,还嫁过宗室之女和亲。因此,统叶护可汗对唐朝比较友好,对高僧玄奘西行求法比较敬重。当时统叶护可汗在位十年,西突厥是西域霸主,他在中亚的碎叶河畔接见了玄奘,还安排玄奘游历一番再派人护送南下,玄奘更加增广见闻,这才是北上绕行的原因。作为玄奘和代表《大唐西域记》的最重要内容,这部电影竟然几乎一闪而过,这难道不是有一个巨大的荒唐和失败吗?笔者大胆揣测,恐怕是害怕表现突厥部族在西域的影响,如果这部电影真的有机会走向国际,难免会显得非常敏感。这个原因好比《王朝的女人》莫名其妙把十分重要的安史之乱彻底淡化为最后的一点背景。作为表现重要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的电影,竟然可以与重要史实完全割裂,这种极其荒谬和不科学的粗暴做法,偏偏在一部又一部中国电影中连续发生,这究竟是作为编剧的无知还是作为导演的悲哀。


    最后,在印度的故事是表现玄奘经过十来年苦修自成一派,成为宗师凯旋归国。前面也说过,天竺作为佛教发源地,玄奘西行不是一个单纯的事件,他除了有希望找寻解脱众生的社会原因外,还有一种学术意义上对佛学本源的“寻根之旅”。在东传中土的过程中,不论经西域也好,还是从海路也罢,佛教在中国发展基于两晋南北朝几百年的乱世,产生派别很多。在隋朝统一,佛学昌盛的时期,玄奘反而感到一种认知的迷茫(当然不是他脑子糊涂了,而是哲学意义上的思辨)。最终他经过西行求法,提出融合天竺佛学与中国化解读的一种新宗派,这才诞生了“唯识宗”或“法相宗”,直指佛学本质、根本的理论,是偏向于逻辑哲学与思辨色彩的学说。玄奘能创立这种佛学理论,自然归功于学识的广博和融会贯通的超高智慧。


    尽管《大唐玄奘》邀请了不少佛教人士坐镇,但笔者还是要说,这部电影中涉及的佛学内容与玄奘大师几乎都没多大关系。例如有一个细节,高昌王麴文泰向他请教某种可以保佑国家的“护国经文”,这同样不是玄奘的佛学,甚至也不是当时普遍流行的佛学教义。但是,这种经文和说法确实存在,是从“杂密”中传下的经文,隋唐之前的佛教宗派并未清晰,普遍是“杂密”学说,同样高僧辈出。而佛教之所以能在两晋南北朝快速发展,的的确确是密宗教义盛行,吸收中原道教符咒和西域祆教的神秘色彩,例如流行咒法和举行仪式。到唐代后期就是密宗佛学的一个鼎盛阶段,衍生为“纯密”,密宗正式成为中国佛教一大宗派。这一点笔者在对《王朝的女人》评论中也提起过,那么所谓护国、镇国的教义,在唐朝经历安史之乱后,密宗派别利用这一历史契机大肆宣扬佛教具有这一功能。一个典型就是陈凯歌近来正在拍摄的《猫妖传》,讲述著名的日本真言宗大师空海在唐朝求法的故事。空海到唐朝在青龙寺密宗祖庭修习佛法,后来回日本和本土神道教迅速结合,也大肆宣扬宗教的护国理念,毫无疑问这一思想影响日本非常深远,如后来就有了臭名昭著的靖国神社。不光空海,其他地方的僧侣也在唐朝青龙寺求法,诃陵国(今印度尼西亚爪哇岛)僧人辨弘,新罗僧人惠日、悟真也从青龙寺学习密宗教法(密宗盛行到吐蕃便有了藏传密宗,进入云南南诏大理就有了滇传密宗,与中原的汉传密宗相并列)。


    电影《大唐玄奘》一直宣称要表现玄奘的真实历史,可通篇看下来都能发现,许多环节都回避了历史,既看不出他究竟为什么要西行,也没有让观众明白他的成就,甚至也没有表现他组织翻译经书的功德。十九载的艰难跋涉所得为何?这部电影在真实历史的厚重感前几乎一无是处。要是拿摄影师拍摄的美丽风光来作为这部影片的亮点,几乎是对玄奘西行的亵渎,也是对这一段伟大历史的不负责任。


    漫漫黄沙的戈壁古道,在古人面前本就充满“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悲壮色彩。玄奘是为了苍生黎民寻求“解脱”出发(尽管带着宗教色彩),另一方面,隋唐时代的仁义豪侠气质在许多僧侣文人心中也是有的。但是,若把沿途风光作为旅游欣赏的美景,时不时透着对丝绸之路的抒情和诗意,完全是今天的编导意淫想象。须知唐朝前期和西突厥对西域是通过反复争夺厮杀才控制的,玄奘游历的背景除了有大自然的“天险”外,更有穿越战场火线的人为风险。除了我们知道玄奘曾因为穿越戈壁缺水少食险些毙命外,他同样出于侥幸赢得了敌对势力高昌王麴文泰的敬重(可以想象,要不是他有过人的才华和魅力,作为一个唐人,被高昌人发现也可能随时被杀掉),加上统叶护可汗对唐朝比较友好,可之后,统叶护可汗就被伯父莫贺咄暗杀了,导致西突厥衰落,才为后来唐朝征服西突厥控制西域创造了时机。


    今天的影视界有一种诡辩,认为电影对时代和历史都不是再现和重复,恐怕除了当前的中国无关现实的电影,好电影一定是时代的某种反映,哪怕是艺术化的反映。当今中国电影躲避现实,意淫太平盛世其实充斥犬儒主义的反映。所以,《大唐玄奘》作为一部历史传记片,最终提炼的玄奘思想仅仅是小乘佛法是“度自己”,大乘佛法是“不光度自己,还要度众生”,以这种肤浅的境界来指代玄奘,简直是荒谬绝伦。


    到涉及电影核心的这一步,我们的编导偏偏又希望“通俗化”的传递某种基本理念,这显然与主打“走心”的文艺气质产生自相矛盾,这也是本片显得荒诞不经,不伦不类的又一特点。例如,本该属于高潮部分的无遮大会辩论,颇为轻飘,完全不像一场重头戏。这个段落不论从历史事实还是渲染加工,完全都可以非常戏剧化的呈现,作为玄奘成就的最佳切入点。可惜,不知道是不是编剧导演认为戏剧化通俗剧的方式,显得过于轻浮,他们坚持走一种“内心路线”,希望与众不同。可结果对佛学的认识,对世间万物的理解,整个《大唐玄奘》其实也非常空洞乏味,顶多渲染了一下与那匹马的亲密关系。


    那么,最后一个致命的败笔,偏偏导演选择黄晓明来刻意地表演,很多时候反而显出这个玄奘有些“轻浮”的感觉,这恐怕是意料之外的了。导演霍建起曾觉得玄奘本人是属于高大俊秀的型男,黄晓明尽管俊秀了,但他的修为岂能同年轻的玄奘相比?他的奢华做作的人生经历怎能沉淀出玄奘走南闯北,一路西行所经历的思想升华相提并论?更遑论不论是佛学还是传统文化,即便让黄晓明用尽吃奶的力气“装”都装不出那种模样,“修为”二字岂是一帮靠脸吃饭的演员“装”得出来的?所谓戒律论三藏,所谓中观学说,所谓八识和瑜伽理论,估计连编剧对这些知识都未必能了解多少,如何能够通过对一场“西行”的呈现(更何况是坐车,简单选择了几个点“意思意思”),就妄想把玄奘的精神和伟大传递给今天普遍心浮气躁的观众?真正触碰这些,编导又要说他们其实只是想讲一个“故事”了,这就是中国人狡黠的“双重标准”。如果单纯的“西行”还能够是玄奘吗?历史上西行的僧人并不少,但凡史书上能够留下名字的都是著名高僧,撇开这个特定人物厚重的学识和思想,演什么玄奘西行?岂不是成了冒险动作片?更何况所有历史上的冒险家几乎都是有学问的非一般人,就连虚构的印第安纳·琼斯还都是大学博士教授呢。


    这个电影本就带着“折扣”的廉价表现,加上稀里糊涂、不知轻重的剧本结构,把一个异常厚重,感天动地的人物故事,莫名其妙变成了一部“旅行风光纪录片”,怎么配得上“大唐玄奘”的题目?这种出于官方上层对“一带一路”下达的任务指标,居然能把实景拍摄转场辛苦都当作卖点的电影,堂而皇之标榜中国电影对伟大先贤有着无比的“景仰”之情。如果说《大唐玄奘》真的有什么典型意义,那么,看看今天的后人对所谓文化传承的虚伪和做作也算是有板有眼了。


     2016年11月

 

标签: 霍建起(23) 黄晓明(194) 徐峥(100) 大唐玄奘(4)

5.4 

大唐玄奘 (2016)

影评(49)

收藏(1059)

大唐玄奘/Xuan Zang(2016)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4395923/blog/7987968/
--------------------
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中国电影,你还好吗?

213163名成员5324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