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诗人之血>>聶魯達 二十首情詩

聶魯達 二十首情詩

加入收藏 已经被1位会员收藏

2010-8-29 22:03:18

1、 女人的身體

女人的身體,白色的山丘,白色的大腿
妳像一個世界,棄降般的躺著。
我粗獷的農夫的肉身掘入妳,
並製造出從地底深處躍出的孩子。



我像隧道般孤單。眾鳥飛離我,
夜以它毀滅般的侵襲籠罩我。
為了拯救我自己,我鍛鑄妳成武器,
如我弓上之箭,彈弓上的石頭。



但復仇的時刻降臨,而我愛妳。
皮膚的身體,苔蘚的身體,渴望與豐厚乳汁的身體。
喔,胸部的高腳杯!喔,失神的雙眼!
喔,恥骨般的玫瑰!喔,妳的聲音,緩慢而哀傷!



我的女人的身體,我將持守妳的優雅。
我的渴求,我無止盡的欲望,我不定的去向!
黑色的河床上流動著永恆的渴求,
隨後是疲倦,與無限的痛。

--------------------
来去如飞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3分!
2010-8-29 22:04:07
2、光籠罩妳

光以它致命的光焰籠罩妳。
失神而蒼白的送葬者,
面對那繞著妳旋轉的
古老的曙光的螺旋槳﹐那樣站著。

別再說了,我的朋友,
獨自在這死亡時刻的孤寂中,
充滿生命之火--
這遭燬燼的白晝最純粹的繼承者。

水果的枝芽自太陽落在妳深色的外套上。
夜的巨碩的根
自妳靈魂中迅速生長,
隱藏在妳體內的事物再度顯現,
所以妳新生的藍而蒼白的人群,
獲得滋養。

喔,華麗、豐饒而迷人的奴役,
輪流以黑色與金色繞圈轉動:
上昇,引導並擁有一個創造,
生命如此豐富以致花朵枯萎,
而且充滿哀傷。

--------------------
来去如飞
回复 举报

1 楼

2010-8-29 22:04:49
3、 松樹的龐大

啊,松樹的龐大,碎波浪的呢喃,
光的沈緩的嬉戲,孤寂的教堂的鐘,
玩具娃娃,曙光落入妳的雙眼,
地殼,大地在妳身裡歌唱。

在妳體內眾河吟唱,我的靈魂將消逝其中,
如妳渴求的﹔我的靈魂﹐將被妳帶到妳所願之處。
在妳希望之弓上我瞄準我的去路,
一陣狂熱興奮中,我釋放所有的箭束。

我見到妳如霧的腰身纏繞住我,
妳的沈默追逐我悲苦的時光;
在妳身上﹐妳透明石頭的雙臂,
讓我的親吻下錨、讓我的欲望築巢。

啊妳的神秘的聲音讓愛低鳴,
讓充滿回聲的死去的夜更加幽暗!
深夜的千陌上我看見,
麥子的耳朵在風的嘴裡低鳴。
--------------------
来去如飞
回复 举报

2 楼

2010-8-29 22:05:33
4、早晨充滿

在夏日的心臟中
早晨充滿暴風雨。

雲流浪﹐像道別時白色的手巾,
遠行的風以雙手搖動它們。

不可計數的風的心臟
在我們愛的沈默上方跳動。

管弦樂的而且屬神的,在樹叢中共鳴
像充滿戰爭與聖詠的語言。

以迅速的襲擊帶走枯葉的風
讓悸動箭矢的鳥群偏離。

風翻攪她﹐在沒有泡沫的潮水中,
在沒有重量的物質裡,在傾斜的火焰中。

她的千吻,碎裂並且沈沒,
在夏日微風的門上狂擊。

--------------------
来去如飞
回复 举报

3 楼

2010-8-29 22:08:25
6、 我記得妳往日的樣子



我記得妳去年夏日的樣子。
妳是灰色的貝雷帽、一顆靜止的心。
在妳的眼中,曙光的火焰瞋鬥。
樹葉紛紛墜入妳靈魂的池中。



讓我的雙臂如攀爬的植物般緊握,
樹葉收斂妳的聲音,緩慢而平靜。
敬畏的冓火中我的渴求燃燒。
甜美的藍色風信子纏繞我的靈魂。



我感覺妳的雙眼游移,秋日已經遠去;
灰色的貝雷帽,鳥的聲音,像一座屋子的心,
我深切的渴望朝彼處遷徙﹐
我的千吻墜落,如琥珀般快樂。



孤帆的天空。山丘的千陌:
妳的記憶以光製成,以煙,以沈靜的水的池塘!
越過妳的雙眼再過去,夜正發光。
乾燥的秋葉在妳的靈魂裡迴旋。
--------------------
来去如飞
回复 举报

4 楼

2010-8-29 22:11:33
5、 所以妳會聽見



所以妳會聽見我
我的話語
有時轉薄
如沙灘上海鷗行過的痕跡。



項鍊,沈醉的鐘
妳的如葡萄般光滑的雙手。



我看見我的話語揚長而去。
它們更像是妳的而遠非我的。
它們像長春藤爬上我老邁的悲傷。



它爬上潮濕的牆,
這個殘酷的游戲將歸咎於妳。
它們從我暗瘖的虛空中逃逸。
妳充滿一切,妳充滿一切。



在妳面前,它們將妳所佔據的孤寂填滿,
而它們比妳更習慣於我的哀傷。



現在我要它們說我想對妳說的,
讓妳聽見我想讓妳聽見的。



悲苦的風拖曳著它們一如往昔。
有時夢的颶風將它們擊倒。
妳在我痛苦的聲音中聽見其他的聲音。



古老的哀歎之口,古老的哀求之血。
愛我,同伴。別捨棄我,跟隨我。
跟隨我,同伴,在這悲苦的潮水中。



但我的話語已沾染上妳的愛。
妳佔有一切,妳佔有一切。



為了妳光滑如葡萄串的白色雙手
我將把我的話語綴成綿延無盡的項鍊
--------------------
来去如飞
回复 举报

5 楼

2010-8-29 22:12:33

7、倚身在暮色裡

倚身在暮色裡,我朝妳海洋般的雙眼
投擲我哀傷的網。

我的孤獨﹐在極度的光亮中綿延不絕﹐化為火焰,
雙臂漫天飛舞仿彿將遭海難淹沒。

越過妳失神的雙眼﹐我送出紅色的信號﹐
妳的雙眼泛起漣漪﹐如靠近燈塔的海洋。

妳保有黑暗,我遠方的女子,
在妳的注視之下有時恐懼的海岸浮現。

倚身在暮色,在拍打妳海洋般雙眼的海上
我擲出我哀傷的網。


夜晚的鳥群啄食第一陣群星,
像愛著妳的我的靈魂﹐閃爍著。

夜在年陰鬱的馬上奔馳,
在大地上撒下藍色的穗鬚。

--------------------
来去如飞
回复 举报

6 楼

2010-8-29 22:13:19
8、 白色的蜂

白色的蜜蜂,妳在我的靈魂中嗡鳴、醉飲蜜汁,
妳飛翔在緩慢的煙的迴旋中。

我是個自暴自棄的人,一句沒有回聲的話語,
失去一切,並擁有一切。

最後的船索,我最後的渴求緊繫住妳。
在我最荒脊的土地上妳是後的玫瑰。

啊,妳這個沈默的人!

閉上妳的深邃雙眼。那裡夜色飄散。
啊妳的身體﹐驚惶雕像般的﹐赤裸著。

妳的深邃雙眼﹐那裡夜色拍擊著雙翼。
冰冷的花的雙臂﹐玫瑰花的足膝。

妳的乳房如雪白的蝸牛﹐
影子的蝴蝶飛來﹐安睡在妳的腹上。

啊妳這個沈默的人!

這裡是妳隱身而去後的孤寂。
雨中,海風正襲擊迷路的鷗群。

流水赤足般的行過潮濕的街道﹐
那樹上的葉子罹病般的抱怨著。

白色的蜜蜂,即使妳已經離去,妳仍然在我靈魂中嗡鳴,
在時間中妳再度復活,纖瘦並且無語。

啊妳這個沈默的人!
--------------------
来去如飞
回复 举报

7 楼

2010-8-29 22:13:50
9、 陶醉在松林中

沉醉在松林與深深的千吻中,
像夏日般﹐我引領玫瑰花的帆船,
航向瘦弱白日的死亡中,
陷入我純粹的海洋的狂亂裡。

蒼白的﹐在我貪婪的海水中下錨。
我在空盪的天氣的酸味中巡航,
以灰而苦澀的聲音、
以及遭離棄而哀傷的浪水偽裝自己。

由激情錘鍊,我爬上我自己的海浪,
月亮的,太陽的,燃燒而且寒冷的,突然地,
在潔白且甜蜜如冰涼臀部的群島之間,
在幸運群島的喉嚨中停航。

潮濕的夜裡我千吻的外衣顫抖,
因充滿電流而神智不清,
猛烈的碎裂成許多的夢、
在我身上迷醉的玫瑰逐一湧現。

上游,在外圍的潮水中央,
妳和我併躺的身體彎身在我的雙臂中。
像一隻魚一樣,無盡的緊繫我的靈魂,
又快又慢,在天空籠罩的能量之中。
--------------------
来去如飞
回复 举报

8 楼

2010-8-29 22:14:10
10、 我們失去了黃昏



我們失去了黃昏的顏色。
藍色的夜墜落在世界上,
夜裡沒人看見我們手牽著手。



從我的窗戶中我已經看見
在遙遠的山頂上落日的祭典。



有時候一片太陽
在我的雙掌間如硬幣燃燒。



當我的靈魂與妳所明瞭的哀傷緊緊相繫時
我憶及了妳。



彼時﹐妳在哪裡呢?
那裡還有些什麼人?
說些什麼?
為什麼當我哀傷且感覺到妳遠離時,
全部的愛會突如其然的來臨呢?



暮色中如常發生的,書本掉落了下來,
我的披肩像受傷的小狗踡躺在腳邊。



總是如此,朝暮色抹去雕像的方向
妳總是藉黃昏隱沒。
--------------------
来去如飞
回复 举报

9 楼

2010-8-29 22:25:24
完了?
--------------------
岁月轻狂 苟且偷生
回复 举报

10 楼

2010-8-29 22:26:24

插楼了?

--------------------
岁月轻狂 苟且偷生
回复 举报

11 楼

2010-8-31 0:57:41

11
几乎在天外,停泊两山间
是那月亮的一半。
转动着,流浪的夜挖掘着双眼。
看看有多少星星被打碎在水面。
它在我额头画上十字,悄然离去。
蓝色金属的锻造,无声搏斗的夜晚。

我的心儿在飞转,犹如疯狂的螺旋一般。
来自远方的姑娘,从极远处被带到此间,
她的目光在苍穹下永远保持辉煌灿烂。

哀怨,风暴,愤怒的旋涡,
穿过我的心脏,你一刻也不留。
墓地的风裹挟,撕裂,粉碎着你酣睡的发根。 风把她身旁那些大树连根拔去。
可明快的姑娘,你是烟的引信和问题。
是你和发亮的叶片形成了大风的来去。

夜幕下的群山后面是燃烧着的百合,
啊,我什么也说不出口!它由万物混合。

焦虑,你用刀劈开了我的胸口,
到了另择道路的时刻,
因为在那里她不开笑口。
风暴埋葬了钟楼,风暴造成了混乱
为什么现在敲钟,为什么让她难过?

要走那条远离一切的道路,
因为它不拦阻死亡,冬天和痛苦;
她可以睁大眼睛,伫立在细雨之中。


      12

有你的胸脯,我就心满意足,
有我的翅膀,就足以使你自由。
一向睡在你心田里的事
将由我的口中直达神明。

每日的梦想都在你身上。
你的到来犹如露水洒在花冠上。

你用缺席截断了远方的地平线。
你像海浪一样永远处于逃亡线上。

我说过你曾在风中高歌
仿佛松树,宛若船的桅杆。
你像它们一样细高,一样寡言。
突然间,一次旅行使你伤感。
你像熟路一样热情待客。
为你响起回声和思乡的歌。
我醒来是因为睡在你心上的鸟群
时时要迁徒,时时要逃避。


     13

我用火的十字一一烙上
你身上雪白的地图。
我的嘴巴是个躲躲藏藏的蜘蛛。
它在你身上,身后,既胆怯又饥渴。
伴着晚霞给你讲故事,
甜蜜又悲伤的娃娃,为了不让你难过。
一只天鹅,一颗树,遥远而欢乐的故事。
葡萄的季节,果实成熟的时刻。
我住过的港口,爱上你的地方。
孤独交织着美梦,交织着宁静。
我被包围在大海与忧伤之间。
沉默或胡言,处在两个不动的船夫中间。

在嘴唇和声音之间,某种东西在垂死挣扎
某种有鸟翅的东西,痛苦和忘却的东西。
这就如同鱼网拦不住流水一样。
我的娃娃,残留的滴水颤抖不停。
可是某种东西通过瞬间的词句在唱。
某种东西在唱,一直飞升到我饥渴的嘴巴上。
噢,你尽可以用全部欢乐的话语庆祝。
唱吧,烧吧,逃吧,仿佛狂人手中的大钟。
可怜的甜人儿,突然之间你变成了什么?
当我到达那寒冷和最危险的顶点时
我的心如同夜间的花朵把自己关上。


      14

你每天都同宇宙之光嬉戏。
精明的女客人,你乘着鲜花与流水而至。
你赛过我掌中可爱的小白花
我每天手里都要攥着一束花。

自从我爱上你,你就与众不同。
让我帮你躺在黄色的花环里面。
是谁用烟云般的字体
在南方的群星间写下你的名字?
啊,让我告诉你当时你是怎样的,
因为你还不谙人世。
突然之间大风怒号,敲打着我那关闭的窗口。

天空是一张网,挂满了阴沉的鱼儿。
这里产生各种风,全部的风。
雨儿脱去了衣裳。

鸟群纷纷逃去。
风啊,风。
我只能与人类的力量斗争。
狂风把黑色的枯叶堆成一团团
吹散了昨夜系在天空上的小船。

你在这里。啊,你没有逃!
你要回答我,直至最后的呼号。
偎在我身边,像真的害怕一样。
但是有道阴影闪过你的双眼。

现在,就是现在,小心肝儿,你带来了忍冬花儿,
甚至连你的酥胸也带着沁人的香味儿。
就在凄厉的风追杀着一群蝴蝶的时候,
我爱你,我的欢乐咬着你樱桃般的香唇。
幸亏没有让你习惯我的生活、我粗野而孤独的心灵,
我那人人都回避的名字,否则会给你带来多大的痛苦。
你和我无数次看到了启明星一面燃烧一面亲吻着咱俩无数次看到了曙光在咱们头上像扇面式地盘旋飞舞。

我的话像雨点般地抚摸着你,洒满了你的身躯。
很早以前我就爱上了你那闪烁珍珠光泽的玉体。
甚至我认为你是宇宙的女主人。
我要从大山上给你采来欢乐的花,那喇叭藤花,
那褐色的榛子,那装满了亲吻的野藤花篮。
我要在你身上去做
春天在樱桃树上做的事情。



 15

你沉默的时候叫我喜欢,因为你好像不在我身边,
你从远方听见我在喊,可是我的声音没有打动你。
似乎你的眼睛早巳飞去
似乎一个亲吻封住了你的唇。

因为万物之内都有我的灵魂,
充满了我的灵气你才脱颖而出。
梦中的蝴蝶,你就是我的灵魂,
就像是"忧伤"这个词组。

你沉默的时候叫我喜欢,你好像十分遥远。
你似乎是在呻吟,簌簌作响的蝴蝶。
你从远方听见我在喊,可是我的声音没有打动你。
请让我跟你的沉默一起保持沉默。

请让我跟你的沉默一起谈谈沉默
你的沉默像灯光一样明亮,像戒指一样简单。
你仿佛黑夜,沉默无语,繁星满天。
你的沉默属于星星,既遥远又简单。

你沉默的时候叫我喜欢,因为你仿佛不在我的身边
你既遥远又悲伤,好像早已死去一样。
那么,只要一句话,一丝笑,万事足矣。
我感到高兴,高兴的是这并非真模样。


         16

(这首诗是对泰戈尔的《园丁集》第三十首诗篇的意译之作)

在我那晚霞的天空上你宛若一片云彩
你的肤色和体形正是我所喜爱。
你是我的,嘴唇甜蜜的女人,你属于我,
我无限的迷梦都存在于你的生活。

我的灵魂之灯为你的双脚染上玫瑰红,
我的葡萄酒经过你的嘴唇变得更蜜甜,
噢,是你打断了我的黄昏之歌,
我孤独的迷梦感觉到你就是我的女人!

你是我的!我迎风高喊,你是我的!
黄昏的风带走了我孤零零的叫声。
是你套出了我眼底的隐情,这一盗窃行径
如同拦截水流,截获了你夜间眼中的神情。

亲爱的,你已经被我的音乐之网捕获,
我的音乐之网赛过天空般地广阔。
我的灵魂诞生在你泪眼的岸边。
你的泪眼就是梦乡边界的起点。


       17

我思念着,一面把忧郁卷入深深的孤独。
你也在远方。啊,比任何人都更遥远。
我思念着,一面放走小鸟,消除印象,
一面埋葬各种灯光。

雾里的钟楼,多么遥远,简直在天上!
抑制着叹息,磨碎黯淡的希望,
做个无言的磨工,
黑夜突然来到你身边,那远离城市的地方。

你的出现让我感到陌生,仿佛是个怪物。
我思考,我走路,在你之前走很长的生活之路。
我的生活,那比任何人都更冷酷的生活之路。
面对大海,处于岩石中间的呼声,
自由、疯狂地流动在海雾之中。
伤心的怒火,叫喊,大海的孤独。
满嘴脏话,粗野暴躁,指向天空。

你,女人家,算个什么东西?在那把大扇子上,
你是扇骨,还是扇面?你总是像现在这么遥远
森林大火!大火烧成了发蓝的十字架。
燃烧,燃烧,窜出火苗,火星飞溅到树上。
轰然倒下,劈啪作响。大火。大火。
我的心带着火花的烫伤在跳舞。
谁在呼唤?什么样的寂静会充满回声?
思念的时刻,欢乐的时刻,孤独的时刻,
种种时刻中的我那一刻!
风唱着歌从喇叭里通过。
大量的热泪激情集结在我体内。

挣脱了种种盘根的羁绊,
冲破那道道波浪的阻拦!
我的心跳动着,快乐,悲伤,没了没完。


我思念着一面把灯光埋进深深的孤独。
你是谁啊,你是谁?

 

      18

这里我爱你。
在黑暗的松林里,风脱身而去。
月亮在迷茫的水面上发出磷光。
天天如此,时光总是互相追赶。

晨雾化做一些舞蹈人形。
一只银鸥从落日上下来。
间或有一条帆船。高高在上的星星。

间或是一条木船的黑色十字架。
孤独一人。
有时清晨醒来,连我的心都变得潮湿。
远海传来声响,又传来声响。
这里是个海港。
这里我爱你。

这里我爱你。地平线也无法遮掩你。
尽管处于这冰冷的万物中,依然爱你。
有时这些沉重的船会载着我的吻驶去,
从海上驶向没有到达过的地区。

我想我已被人忘却,犹如这些破锚一般。
黄昏时分停泊,这些码头显得格外凄凉。
我对这种饥寒潦倒的生活已经厌烦。
我喜欢我没有的东西。你是那么地遥远。
我的厌倦与那缓慢的暮色在争辩。
但是黑夜来临,它开始为我歌唱。
月亮转动起它那梦一般的圆轮。

借助你的眼睛望着我,那些最大的星星。
因为我爱你,风中的松树,
愿意歌颂你的名字,借助它们那钢丝针叶。


         19

灵巧、漂亮的黑姑娘,使水果成熟的太阳,
使麦粒饱满的太阳,使海藻弯曲的太阳,
它让你的身体快乐,让你的眼睛明亮,
它让你的嘴唇有着水纹般的微笑。

当你舒展双臂时,一轮焦虑的黑太阳
卷动着你披肩发上的根根青丝。
你同太阳嬉戏,仿佛它是一条小溪,
它在你漆黑的眼睛里留下一泓秋水。

灵巧、漂亮的黑姑娘,没有什么能让我接近你。
你的一切都让我离去,如同我离开南方一样。
你是个蜜蜂般发狂的青年,
你是因海浪而陶醉,你是谷穗生长的力量。

但是,我那颗悲凉的心依然在寻找你,
我爱你快乐的身体,爱你无拘束的声音。
黝黑、甜蜜、最后的蝴蝶,
你像麦田和太阳,你像露水和芙蓉。


      20

今夜我可以写出最伤心的诗,

比如写下:"夜空布满了星辰,
发蓝的群星在远方抖颤。"

夜间的风在空中盘旋,歌唱。

今夜我可以写出最伤心的诗。
我爱过她,有时她也爱过我。

许多像今天的夜晚,我把她搂在怀中。
在无边的天空下,我无数次地吻过她。

她爱过我,有时我也爱过她。
怎么没爱上她那专注的大眼睛呢。

今夜我可以写出最伤心的诗。
想想我已经没有了她,失去她我会难过。

我感到夜空漫漫,没有她更加漫漫。
诗歌落到心田犹如露水落到草原。

我的爱不能留住她又有何妨。
夜空布满星群,她已不在我身旁。

这就是一切。远方有人在歌唱。在远方。
失去了她,我打心底里不痛快。不痛快。

似乎是为了接近她,我的目光在寻找她。
我的心在寻找她,可她已不在我的身旁。

同是今宵使得同样的树木泛出白光。
我俩,同是我俩,已不再是同样的我俩。

的确,我已经不再爱她,可是我曾经多么爱她哟。
我的心声在寻找着和风,为的是能吹进她的耳中。

属于别人,她将属于别人。如同在我亲吻之前。
她的声音,她那鲜亮的身躯。她那不可测的眼睛。

的确,我已经不再爱她,可是说不定我还喜欢她。
爱情是如此短暂,可是负情却如此长久。

因为像今天这样的夜晚,我曾经把她搂在怀中。
失去她,我打心底里不痛快。不痛快。

尽管这或许是她最后一次让我痛苦。
尽管这或许是我为她写下的最后的歌

--------------------
来去如飞
回复 举报

12 楼

2010-8-31 14:32:57

恩,我静静等待喜欢聂鲁达滴人的到来

 

--------------------
来去如飞
回复 举报

13 楼

2013-1-6 17:43:23

我喜欢聂鲁达,在高中时也读过诗歌,像普希金,纪伯伦,泰戈尔,大学读过郑愁予,布莱克,直到那段精神苦闷又加被甩的的时光里,聂鲁达的诗歌来了(老早就买了它,可惜当时产生不了共鸣)。我感觉那些诗句渗入了我的灵魂,塑造着我自己不知道的灵魂最深处还具可塑的土地形状。聂鲁达的诗是激情的诗,你没有同样的激情,低于诗中无形中所设的激情海拔高度,你就完全不能领会聂鲁达的精妙,它是给有强烈感情的人看的,你的心中必须有高于它所设的激情海堤的感情,才能被引导,被聂鲁达的感情,被自身的感觉与感情淹没并沉醉。与欧洲的传统诗歌相比,包括英语,法语,德语在内的一切,似乎都已失去了大部分色彩(最近读了,发现叶芝,荷尔德林,曼杰什坦姆,特朗斯特罗姆也很好),从此我坚信欧洲西班牙语与美洲的西班牙语才是国外最优秀的诗歌,西班牙语自身的优势很明显,让我一直隐隐想学西班牙语去领略原味,可惜自己连英语都学不好,也就只是愿望了。国内目前还没有聂鲁达的诗歌全集出版吧,一直很期待有那一天聂鲁达的作品能够完全出版。楼主所引用的这个版本我印象里是从英译本转译的,英译本还是不错的,但转译成中文的这个女老师似乎功力欠火候,柔情到位,但用词简短,给人感觉是找不到恰当的词汇来传达,失去了许多意蕴。对照其他几个版本看看不无益处。记得这个实体书中有插画,每一首诗一副插画,插画中有本首诗的一句诗,配合着诗与画看还是很有感觉的。

--------------------
回复 举报

14 楼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诗人之血

826名成员380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