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诗人之血>>October 16 ,2011

October 16 ,2011

加入收藏

2011-10-16 11:06:37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拿着一本小说往外走的时候,天空还未全暗下来,远处有一只飞鸟往南掠去,只一瞬就陷在了黑暗中。

 

到了约定地点,推门进去在她对面坐了下来。谁都没有开口,只是把书轻轻推了过去,这场阔别已久的会晤的开场好似一场仪式交接。她亦从对过递来一本诗选,说了句:觉得你会喜欢。

 

识于微时。

 

 

同一班朋友告别独自归家之时,想着此刻的生活与少年之时一直期盼着的一种所谓自由的东西之间已然有一条经纬分明的分割线。但事实呢?

 

六年前看《活不明白》,里头一段类似独白非常精彩:就像和面,弄碗面,兑点水,开始和,水多了,就续点面,面多了,再倒点水,水还多,就再放点面,再接点水,和呀和,最后他妈的把自己和里面了。越来越多的人在交流过程中露出仿似迟到多年的对于生活难处的了悟。他们企图选择用一些能令自己感到欢愉的方式结束漫长的麻痹自己的过程。了却之后的转折确是另一番难以根除的瘾。

 

从不横加干涉个人喜恶。西方文化的登录让此后的一代代人意识到精神独立的存在,言论自由让每个人变得不用再为进行腹诽觉得憋屈。

 

思想自由了,话语权也掌握了,那么为何还要郁郁寡欢?此刻,众人在寻觅回味年少之时的简单与自然。

 

 

“如果不用对过去负责,回忆的确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同意,但我想向前看,尽管前方一无所有,也总比揪着往事自己搧自己耳光来的强。”

 

“你觉得朋友是什么?”

 

“盲目而无用的热情。”

 

“不是一堆往事?”

 

“你说呢?”

 

“当你们坐在一起,彼此间没有说过一句话。却在离去之时感觉经历了一次非常精彩的对话。”

 

“所以你总是不会先开口。”

 

 

安慰的拙劣之处在于听的人当时把它当了一回事,却也不排除转瞬即忘的高概率。

 

  

往往最想走出去的,一直被囚禁在了过去。脑中存了的这个念头形成了一种代入感的惯性想抛下潜意识的执念去相逢一段新的人生。感觉却在这一刻钻了往事的空子。

 

临到九点,昏昏欲睡。她提议出去溜个弯,尾随其后。过街的时候同我说起又一件趣事,依旧带着岁月的悠长反光。街上人流稀少,她缓步在左,说不上两句便转头看看。动作还是同过往般如出一辙。

 不懂事的时候总是先放弃世界,随后再慢慢找回过往从肩上一一卸下的防备,打点行囊重新回到这个世界。只是因为不确定,生活的代价如此之大,我们是否还有资本,抛下来之不易的稳定,去追求漂泊。

八月的一天,同母亲阿姨去歌城。在看到她们拿着麦声嘶力竭的唱着崔健的《一无所有》时忍不住上前拥抱住她们。此前从来不曾想过每个人在看似无害安逸且循规蹈矩的生活之下早就将年轻之时大部分劫难磨平了棱角包圆了放在心窝的一角。当这些过往感受在某一刻被翻搅上来时,如同有个人拿着一把刷子轻拂去浮面之上的蒙尘。一切的发生都像是理所应当一样,心被挠得片刻失了日复一日理应慢慢堆砌起的坚硬禀赋……人们总是觉得自己是唯一痛苦的人。力求在人生征途中找回失去了的掌控权。惶恐、挣扎、怨悔,内心不断泛起长串无因叹息,带着点被教育过后的宿命论想着梦想的我与现实的我迟迟不肯相认。他们互相推搡、贬低、辱骂对方。你能做的却是只能像个在马路牙子边遇到争执的路人站在一旁无动于衷。 

 

空无以求全,当制止的行为到来之时,你已负了你自己。

 

 

五月中的时候,学校教室的风扇总是被调到最大档,底下是一片瞌睡不醒的家伙。外头突然变天,衬着粉笔蹭在黑板上的吱吱声,耳朵里的广播出现了短暂的信号干扰。走廊靠左响起了轻微的咳嗽声,三秒后听到手指有力的叩击桌板散出的震音,随之入眼的是半掌蒙了一层白色粉笔灰的皮鞋。手心渐渐沁出了汗,在考虑用何种方便周转的说辞开释时,眼下的皮鞋有规律的踮起、放下,又踮起、放下,频次越来越快……调频里响起当季的流行乐,和着皮鞋踩出的节拍错落有序。被同桌不经意间地拉了一下衣角,当不得不抬头的时候,可笑的晃过一句成语: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最后还是按规矩办了,轻轻扯下耳塞漫不经心放进搁在桌上的那只手中。双手伸进口袋慢慢攥紧,感觉衣料好像也带着某种濡湿的温度散着暴雨下的阴沉气味……

 

这些细节,都记得。记忆里磨白泛黄的地方,留住再也不能复刻的感动。像是失了曝光的胶片潜藏在黑影里呈现的永远是不曾会忤逆你分毫的恰当情绪。虽知青春必死,反去日,却无奈存不了一丝怨怼。有些人一直等在一个地方不曾走开一步,不是为了等一个人,只是为了等一句当初共同谋说的盟约被偶然记起的万一。

 

 

幸福本身就是长期的忍耐。

 

                        ——(法)卡缪

 

 

 

道别的时候她言觉意犹未尽,扬了扬手中的书说回去就会读。一场邀约到最后总是一番阔别。许是岁月让人们意识到挣扎的徒然,遂渐生绝望。哀悯与踟蹰的年岁总是无处不透着生而为人被迫搁浅的表意与焦楚。但答案依旧隐没在一次次被置于负缺了某种纵向情感知觉的尝试中。

 

转身独自归家。红灯。念起离去之时依旧残存在她眼中的若有似无的质问,翻开手中的诗选。扉页上是蓝色墨水写就的钢笔小楷,遗意藏锋的九个字:我自是年少,韶华倾负。

 

标签: 活(2) 细节(31) 加缪(7) 反抗的人(2) 疑窦(2)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5110675/blog/6741535/
--------------------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3分!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诗人之血

826名成员380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