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初体验』Club招待所>>山河精茄:(50)邨是村 邨又绝不是村

山河精茄:(50)邨是村 邨又绝不是村

加入收藏

2016-10-30 6:14:17

 

有“邨”,也有“村”,是上海民宅的特色。但邨是村 邨又绝不是村。


 

之前,上海的电视荧屏曾放过一部公益宣传短片,一位面貌知性的中年妇女,在自家门口摆了一张小桌,桌上放了十来份当天的报纸,就算是做好事,让小区有一个报纸“自助餐”,没有指望把钱收回来;但是所有走捷径来取报纸的人,没有一个顺手牵羊吃白食的,都留下了硬币……


宣传片取景的小区,自然是安闲干净,还看得出是有些年份的洋房风格;不仅是这个小区外观符合宣传片的取景,更在于宣传片中的“中年妇女”确有原型,恰是居住在这个小区。


陕南邨


这一个小区就是远近闻名的陕南邨。也只有像陕南邨这样的小区,才符合取景的需要,也才会发生如此的故事。在上海,“邨”所代表的含义,既是住宅的格局,也是文化的境界。


上海的民宅,从经济文化的落差上,可以分为弄,里,坊,邨,楼五大民宅的类型称谓,档次和身份尽在其中。住别墅的人过于的少,可以不算作普通民宅。



弄是最低档的穷人窟,滚地弄,蕃瓜弄,杨家弄,房子结构就是矮平房,一块手帕可以当窗帘,以前苏北人集中居住的地方往往以弄冠名。里是最广泛最普通的房子了,几乎所有的石库门都被称作XX里,步高里,渔阳里……比石库门好一点差一点的房子,也常常归类其中;里和弄是构成上海最普遍的民宅架构,叫做里弄。坊,上了层次,有卫生设备,所谓的新式里弄房子,可以算作坊,花园坊,淮海坊,尚贤坊,巴金曾经住在淮海坊,在淮海路和陕西南路的路口。


以邨冠名的房子,也可能是在弄堂里,最具有标志意义的是蜡地钢窗——长条柳桉打蜡地板和钢窗,有独用的卫生设备,弄堂口有铁栅栏门,或许在大跃进时拆去练了钢铁,但是铁门痕迹还在;几十年后,虽然钢窗略微变形而开启困难,主人不愿意更换为铝合金窗。长乐邨,四明邨,光明邨,愚谷邨……


四明邨及邨内的过街楼


陕南邨更是邨中堪称完美的花园小区。1930年代由比利时人列文设计的,原名为“亚尔培公寓”,据说当时是以比利时国王的名字命名的。2010年世博会的时候,比利时王储菲利普王子还专程造访陕南邨。这里属于上海的高级住宅之一,住户多为在上海经商的外国人、律师、教授、医生、艺术家、买办等。


楼的档次或许还更高一点,所有的公寓都是楼,有一些公寓就以楼相称。凡是住在邨和楼的人,都是有知识有文化有经济能力的人。


                   

常德公寓旧照


还应该有村,村是1950年代造起来的房子,相当于里。因为是成批成批造起来的工人新村,后来也叫做新公房,火柴盒结构,比如曹杨新村、邮电新村、上钢新村,任何一个新村地块可以延伸造下去,于是就有了一村、二村……十村。


第一批“新村”,当年刚刚落成时,非常了得,只有劳动模范才能住进去,没想到一住就是四十年,到了1990年代转换成了另一个名称“二万户”——几代人混杂蜗居、只等着动迁的特困户。


既有“邨”,也有“村”,是上海民宅的特色。


1982年5月13日外国友人在曹杨新村一工人家庭造访


邨是村的异体字,现在已经通用于“村”,从现代汉语的意义上两个字没有区别,但是在上海民宅的意义上,邨不愿混同于村,而村不敢高攀于邨。邨里的人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村里的人都是普通工人阶级。凡是工人新村,没有一个称之为工人新邨的;凡是XX邨的,未必逢人就说自己住得怎么怎么好,但是对邨和村的区别,一点也不马虎。


在文革的时候,住陕南邨的一位医生的儿子插队到了安徽农村,写信写到家里写成了“陕南村”,落款是是某某公社某某村,信是请一个老乡代寄的,老乡也识几个字,一看信封就笑了:你住在上海的农村里?还要来插队干嘛?

小知青跟老乡说不清楚,小知青自己读书不多也说不清楚。信寄回家里,父亲不高兴了,回信时候跟儿子说,以后要写邨,不要写成村;在信封上,父亲郑重地将陕南邨写在右下角;信寄到安徽,老乡更加看不懂了,他不认识这一个邨,把它读成“屯”,他问小知青,你们上海人到底是住在村里还是屯里?跟安徽差不多啊。


直至如今,所有的邨都有名有姓地标榜在弄堂口,没有一个自贬为村的。陕南村的那一位老医生还健在,他非常坚持“邨”的理念。早些年在拍社保卡照片时,电脑里还没有邨这个字,陕南邨又一次被写成陕南村,老先生不同意,坚持让制作者改回来。老先生理由有二,第一,我住在陕南邨,不住在陕南村,你们无权改变我的地址,第二,当然也是更重要的,如果将陕南邨写成陕南村,好像很不搭配。事实上,在文革的10年间,陕南邨,也是上海所有的邨,都改为村,也算是不经意地表现出邨和村在意义上的差距。



上海人是苛刻的,也许可以说是刻板的,红绿灯文化一方面培养了人的纪律,一方面也造就了人的拘泥。对别人是不露声色的挑剔,对自己常常就是在几近于自虐式的苛求。


已故翻译片厂厂长陈叙一家住陕南邨。很多年之前,有一天刚刚到厂里上班,突然肚子痛,问旁人有没有手纸,当时单位厕所不提供手纸,男人一般也不带手纸。旁人随手从办公桌上撕了几张便笺条给他。陈叙一迟疑了一下。旁人就去向女演员索求,陈叙一接过手纸,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上厕所了。出生于买办家庭,投身于电影译制,陈叙一对便笺纸充当手纸,当然会迟疑,迫不及待之时仍旧不愿委曲求全。这一个生活细节,与陕南邨似乎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陕南邨居住者本身就有符号意义,其中有文化、文明、体面、考究的内涵。就好像又过了几十年之后,在陕南邨,会有一个面貌知性的中年妇女,在自家门口摆了一个报纸的“自助餐”。


(文字来源:马尚龙《上海的邨与村:邨就是村,邨却绝不是村》)





标签: 山河(28) 精茄(28) 邨是村(2) 邨又绝不是村(2)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2208617/blog/7983588/
--------------------
kangkang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3分!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初体验』Club招待所

23128名成员6300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