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侯斯顿之恋※张国荣>>的灰 因张国荣而诞生的名字

的灰 因张国荣而诞生的名字

加入收藏

2010-9-20 21:45:30

的灰,是一个网上的著名ID,因为香港电影,更因为张国荣而出名。
  原名姚婉琳的的灰生于1972年,大连人。的灰希望,并且相信姚婉琳和的灰是两个割裂的身份,关于姚婉琳她说的很少,极少。这里主要讲的是的灰的事。
  她说,“的灰”这个ID是张国荣出演的电影《东邪西毒》的英文名字《Ashesof time》(时间的灰)的缩写,“这只是网上的一个ID而已”。
  采访之前,不知的灰在网上已经红成这样。因为采访的缘故,问了身边几个长期在网上混的人,他们都能说出的灰的两三个名头:比如她是天涯论坛的大侠级人物,有许多粉丝;比如她曾是网易红版的版主,而红版几乎是张国荣网站中最著名的一个;最后凡是喜欢张国荣或者香港电影的人,大多都知道“的灰”这个名字,读过她的文章。
  采访的灰,是她来北京给关于张国荣的新书签售那天,用“低调”来形容眼前的这个人是不恰当的,因为“低调”至少还有调,而的灰什么调也没有。虽然因为张国荣而为人所知,但她并不喜欢“荣迷”这个说法,因为她说她只是一个普通的欣赏张国荣的人,只想站在他背后,悄悄地看电影,悄悄地感动或快乐。
  

  
  明星启蒙,从邓丽君、许文强开始
  像大多数“70年代”一样,的灰的知识结构里顶重要的一项是香港电影。的灰说:“那时候还很封闭,香港电影是俺们认识世界的窗口,而且香港电影还很人性,当时大陆电影大多数是‘高大全’那种。”
  在看到香港电影之前,的灰也像大多数那个年代的人一样困惑于“什么叫靡靡之音”这个问题。她说,初一那年,和同学们走在放学的路上,互相问起:“你知道什么叫靡靡之音吗?”答曰:“邓丽君的歌就是靡靡之音。”立即有人尖声尖气地唱起:“美酒加咖啡,我只要喝一杯,想起了过去,又喝了第二杯……”笑声中大家的脑海里一齐浮现出一个满头卷发的妖艳女特务形象,并对这样的人和这样的歌全部嗤之以鼻。但是后来的灰喜欢上了邓丽君,正是因为她的歌和她的笑容。
  时间走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在《上海滩》放到最后五集的时候,的灰家也买了电视机,虽然几天后,那个叫“许文强”的人就倒在乱枪下,但的灰还是死死地记住了他的风衣、白围巾以及眼神。后来又是万人空巷地看电视剧《射雕英雄传》,那时候的灰除了迷翁美玲版的黄蓉,还有就是曾江版的黄药师。的灰说,书上的黄药师是个书生形象,但曾江演了之后,她就接受并喜欢上了这个海龙王样子的黄药师。
  的灰说这些事的时候,围观采访的人就点头附和,会然于心的样子。
  接着就到了租录像带看的年代了,那时的灰刚从大学毕业,没有地方可住,就睡在单位的会议室。的灰后来回忆,单位的同事挺同情她,但她自有一些不为旁人所知的快乐。比如说,可以借单位的录像机看香港电影。那种租录像带的牛皮纸卡片,大多数人都还记得,那时候每个周末,的灰就邀来妹妹,用这样的一张卡片,抱回十多盘香港电影,不停地看。
  “最喜欢的是‘文艺片’,像《秋天的童话》、《阿郎的故事》、《新不了情》什么的。”的灰淡淡地说,好像电影中的那一幕幕就在眼前。而有时冷不丁听到《阿郎的故事》里的那首《你的样子》,她还会怦然心动,甚至想掉眼泪。
  
  因为太帅,开始并不喜欢张国荣
  就是在那个时候,张国荣被的灰看见了、记住了,并日渐熟悉、喜欢,直至痴迷。
  的灰喜欢张国荣并不是因为他长得帅,相反还因为张国荣长得过于帅,耽误了的灰对他的喜爱,还耽误了好几年。“我甚至觉得他长得太帅了,很多人的误会都是从帅而来的,觉得你长得那么帅绝对不是一个好人。”
  大学时代的灰欣赏的歌星是谭咏麟,即使当时满大街男孩大唱的“THANKS,THANKS,THANKS,MONICA……”正是张国荣的歌。后来听同宿舍的女生放《英雄本色》的那盘引进版,磁带的封面照旧是年轻俊美的张国荣,但的灰无意中听到那一首《倩女幽魂》,立刻就被镇住了,她实在不能相信“怎么长相这么柔嫩的一个人,竟然有这么沧桑醇厚的声音,然后才开始对这个‘奶油小生’刮目相看”。

 

 

的灰说她是从《霸王别姬》开始,才真正认识到张国荣的“不简单”。“但更深的被张国荣的魅力所打动是看他的告别演唱会。”而那时,张国荣已经退出歌坛好几年了。
  有次的灰在新华书店闲逛,一片嘈杂之中,听见了《风再起时》的前奏。循声而去,在音像区的大屏幕电视上,看到了走过拥挤的人群,正在踏入红磡大门的张国荣。乐声渐隐,一身黑袍的他从舞台中央升起,缓缓唱出:“为你钟情,倾我至诚……”
  天哪,这是张国荣告别歌坛演唱会,是在放《告别》的影碟。
  的灰立刻跑下楼去给同样喜欢张国荣的妹妹打电话。当时没有传呼机,没有手机,妹妹的宿舍里也没有电话,要找她只有打到她学校宿舍楼的楼下去,十次有八次都只能留口信,很难找到她本人。“而这一次,电话铃只响了一声,就有人接了起来,随口念叨了一句我办公室的电话号码。那就是我妹妹,她正巧要给我打电话。”
  电话里的灰说:来书店,看《告别》。
  于是那天,“两个女生,搭着肩膀,一动不动,站在喧嚷的书店里,一个小时,目不转睛地看电视”。
  那一幕便永远地留在了的灰和妹妹上世纪90年代的记忆里……
  
  名古屋演唱会,让台下的她目瞪口呆
  就这样,的灰开始搜集张国荣的所有电影、唱片、每一个访谈、每一条新闻旧闻。
  像所有内向的女孩那样,这样的痴迷都只是停留在自己的天地里,她会悄悄收藏他的一切信息,也会默默祈祷能看一场他的演唱会,于是,这一天就来了。
  2002年,复出的张国荣在日本名古屋开“热情演唱会”,而那时的灰刚好也在名古屋,的灰惟有感叹这是天意,似有神助。“要知道张国荣以往在日本的演唱会都没有在名古屋开。”的灰说。
  的灰还记得那天张国荣唱的第一句是“云飘浮半公分”。当一束追光把他送出来的时候,的灰目瞪口呆,因为十多年过去,这个男人还有如此摄人心魄的体力、爆发力和控制力。的灰用“他唱出第一句歌,君临天下”来形容那一刻的感受。
  “那是个大冬天,日本人那么沸腾,所有人都在喊,我就在那儿坐着,特别害羞。旁边的日本歌迷跳到只穿一件小背心,但我自始至终一动不动,就是觉得怪不好意思的。”想了想她又说:“现在一个韩国、日本的影星来中国,现在的孩子把他们当天皇似的对待,他们可能不知道,当年我们也有巨星横扫韩国和日本。”
  但如今的灰还很后悔,因为那天的演唱会她没有为自己喜欢的那个人欢呼过,她一动不动地看完了演出。她说:“我这个人太内向了,不习惯在公众场合暴露自己的感情。”
  这一点,的灰比较羡慕妹妹,因为妹妹是个在这方面从来不缺乏激情的人,在张国荣生前她就给过他掌声、欢呼声,给他送花,演唱会时拉起十多米的布标,上书“我们永远都爱这样的你”,五年前,当妹妹还是一个“网络盲”(的灰语)的时候就凭一腔热情,做起了“荣迷”的第一个中文网站“荣门客栈”。说起妹妹当年的各种事情,的灰觉得又可爱又可乐。她说:“她当时挺得意,说要整个木刻的效果,现在想起当年的那个大牌匾实在太傻了。”
  而今,当这些事都成往事,妹妹做过的那些事也一并留在了“荣门客栈”的“当年情”里了。
  
  喜欢他、找寻他,却从不打搅他
  的灰说,她从来缺乏粉丝的激情,不会在家贴张国荣的大头像或者在钱包里夹他的照片,也不会索要他的签名,甚至近在咫尺也羞于露出自己的感情。甚至她还想过,没准几十年过去,她倒真的把他忘了,或者偶然碰到,就走过去含蓄地说曾经自己还为他的歌和电影感动过。所以在张国荣生前,的灰没写过他的电影,他的歌。“因为那时候有所期待,总想着下一部才是最好的。”
  2003年,张国荣走了以后,的灰开始翻出了张国荣的所有电影一部一部重温,并且开始在网上贴一些文字,起先仅仅只作为一种感情的排遣,那些字写得很简单,只想介绍一下。哪知这件事,一经开始,就越做越深入,没法停住。

 

 

 

 

 

也是从那一年起,张国荣开始脱离巨星的光芒,以一个平常的人进入了的灰的视野。
  的灰说,如果不到香港,没法知道张国荣真正的意义。
  去年张国荣生日那天,的灰去张国荣家给他献花。因为张国荣喜欢兰花,的灰送了一盆兰花给他。的灰说,不去那里不知道,张国荣的家并不是什么深宅大院,他家的门就临着街,谁都可以去敲。记者们就架着机器,等在那里,准备拍某明星去祭奠张国荣的照片。的灰说,只有亲眼看见那扇门才会明白张国荣生前所说的:我什么都可以奉献给你们,只求你们别来敲我家的门。
  那次以后,的灰再不愿去张国荣家,今年写张国荣电影的书《与他共度61世》出版后,的灰托人把这本书带给张国荣的家人,自己再不愿去打扰。但是她去一切留着张国荣旧日踪迹的地方,去“海逸酒店”、“太平山”还有各式各样张国荣生前爱去的小馆子。
  当然不得不提的是“文华酒店”。的灰说,她站在路边,想起张国荣的最后一个电话,想起那句“我想趁现在看清楚香港”。而的灰所看到的风景是,傍晚时分,华灯初上,美丽的维多利亚港。
  的灰说:“想想,那时正是4月,下午6点半,细雨蒙蒙,维多利亚港尽收眼底。”
  
  不喜欢当“荣迷”,更不当“荣迷教主”
  在网上,的灰名气很大,因为张国荣,更因为她自己。
  的灰有很多粉丝,她在网上的每一个帖子都会引发许多人的追捧,而写的一系列怀念张国荣的文章更是让她似乎成了“荣迷”的代表人物,但的灰本人并不喜欢“荣迷”这个叫法,因为在大家眼中,“迷”都有狭隘、偏执的一面,她不愿意让这样的印象影响了人们对张国荣的了解。
  对于有人给她“荣迷教主”的封号,的灰更是厌恶之至。她说:“大家都是欣赏张国荣的人,人家来看我的文章,说支持也好,抬举也好,都应该怀着感激的心,不应该分什么等级,更不应该凌驾于别人之上。”
  的灰说,她另一个不愿意说自己是“荣迷”的原因是“我迷的人还有很多,很不专一”。比如说,李连杰、周星驰,还有徐克的所有电影,每一部她都喜爱之至。“如果张国荣没走这一步的话,说不定我先写的应该是周星驰,他的48部电影我都看过啦。”的灰说。的灰喜欢的不单是张国荣或者电影,还有很多,就连“70年代”那拨人都看过的小人书,也被的灰齐齐整整地收集好,写清楚出版社的名字、出版的时间,再写清楚内容简介,还有这个版本好在哪里,当时还有一些什么版本,再配上重要的插图,工工整整地挂在了网上,而那个帖子下面跟着的是无数人的回应。
  的灰的博客人气很旺,而她在上面写的除了那些关于电影的文章,更多的是生活上的家长里短,的灰写了她爸爸、妈妈收藏一切可收藏之物,比如布票、糖票、粮票,她还写了他们每个家庭成员过生日的时候,大家送的生日礼物,写她的丈夫,写她的孩子,甚至聊天的录音……而许多人把的灰那个网络上的虚拟空间似乎也当做了自己的家,和的灰一起,在那里高兴或者悲伤。
  原来,生活真是这样,有一些人会从某一个明处或者暗处,找到许许多多不同的其他人,相互伴着,弯弯曲曲地流向同一个地方。
  
■印象
  怀旧,不是因为幸福丢了
  一
    总觉得,的灰喜欢张国荣,更多的是喜欢那个过去的年代。
  张国荣、周星驰、香港电影,甚至是小人书,都是那个时代的缩影,的灰就记录着这些东西,然后把上个世纪一点点地拽到了这个世纪,铺到了每一个同样没有忘记这些东西的人的面前。
  二
    在大约21岁的时候,我也学会了怀旧(现在的孩子学会这个的年龄可能更小一点)。有天我和朋友走在路上,她告诉我,怀旧是因为你的幸福丢了。
  我现在反而不怎么怀旧了,是因为我发现那丢了的幸福已经丢得越来越彻底了,怀是怀不回来的,但我身边的这一代人都在怀旧,不光我们这一代人在怀旧,上一代人都还怀得正起劲呢。
  某日,在阿尔山下喝酒,那种粮食酿的酒真好喝啊!旁边一桌人在猛烈地怀旧。一人说,小时候我就最喜欢吃动物饼干泡牛奶。又一人说,你说的那已经是后来的事了,早先最好吃的还是油渣拌饭。后来他们又开始回忆从前的景山公园、中山公园等。我们就着他们所怀之旧不知不觉喝光了两斤白酒。
  三
    我看的灰的书,也是因为怀旧之需。那种拿着小卡片去租录像带看的时光;那种初中的几个小女生走在路上偷唱邓丽君歌的时光;那种毕业晚会上全班女生合唱一首歌,唱后大幕拉上发现大家都哭了的时光;那种骑着单车穿过学校听见后面男生一齐唱“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的时光。
  某一场电影,某一盒卡带,还有那个张国荣、小马哥……记忆纷乱复杂。
  四
    关于自己的生活,喜欢怀旧的的灰说的很少,但她说:“俺觉得俺现在很幸福。”
  的灰有一份能够让她投入去干的工作,有个爱他的灰老公,有个灰宝宝,还有双亲和姐妹。
  她写她今年4月,“达明”在上海开演唱会时,她带着灰宝宝去看。一边要顾惜身边的宝宝,看他喜不喜欢,回答他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问题,一边死心塌地地听黄耀明唱她喜欢的那些歌。后来黄耀明开始唱快歌,她担心小孩子的心脏快要蹦出来了,的灰自己还没听够,但她想她要当理智的妈妈,要为孩子的健康考虑,就说服自己和孩子,一起走了。
   五
    读她和宝宝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想,怀旧,也许是因为我们都到了该结婚生子的年纪,该精打细算着时间和财物过日子的年纪。
  六
    这是一个深夜,我独坐在庞大北京城的某个小角落里,一遍一遍被逝去的东西冲刷着的感觉,仿佛海浪来了又去。




原作者: 苏娅 
来 源: 华夏时报·华夏网 
共有984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感谢作者
 

--------------------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阔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楼主

2010-9-25 22:19:42
原来的灰是这样
--------------------
天空不留下鸟的痕迹 但我已飞过
回复 举报

1 楼

管理员给此回复奖励了 1 分!
 
 
2010-9-27 15:37:37
--------------------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阔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侯斯顿之恋※张国荣

337名成员164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