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我爱哥哥>>All about Leslie

All about Leslie

加入收藏 已经被10位会员收藏

2008-8-14 17:15:04

网易看到的

 

转自www.lesliecheung.cc

攝影 Photographer: 清水安雄

出版日期 Release Date: 17/4/1999



訪問 Interview:志摩千歲

身世 Family Background

--首先,請允許我從你的身世問起。

我的家是香港典型的中產階級家庭。父親是挺有名的裁縫,像馬龍.布命德、斯奇可、威廉姆.和爾頓的衣服都曾出自我父親之手。因此有一段時期還是非常賺錢的。但是父親從中國大陸出來,對香港這個地方還不太信任,所以把賺來的錢都存起來帶回了大陸。可是文化大革命中,所有的財産都化成了泡影。

--你的父親是怎樣的一個人?

我對父親沒有什麽印象。因爲我沒有和父母在一起住過。父母工作很忙,在中環工作的地方附近借了公寓住,而我們兄弟姐妹全部都被寄養在外婆家。

--那麽說,小時候最疼你的,要算外婆了?

因爲外婆已經上了年紀,照顧我的是一個叫“六姐”的保姆。小時候最能理解我的,應該算是她了。

--六姐是怎樣的一個人?

她是我所知道的人中,最偉大的女性。是從不求報答,卻把自己全部的愛奉獻出來的人。對誰她都是那樣,特別是對我格外疼愛。像六姐這樣的女性,非常遺憾至今再沒有遇到過。

--她的晚年呢?

上了年紀之後,一直一個人住在我買給她的房子裏。於90年,在她八十多歲時去世的。

--在你小時候的記憶裏,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什麽?

六歲的時候,外婆去世了。外婆在去世前幾年開始腳就不能動,每天都是坐在椅子上,只有睡覺時回到床上。那天我回到家,發現外婆坐在椅子上已經去世了。那一幕,直到現在我還清清楚楚地記得

--你的兄弟姐妹呢?

我是十兄弟姐妹中的老小,但是排行第三的哥哥、第四的姐姐、第九的哥哥小的時候就去世了,因此實際上是七個兄弟姐妹。我和去世的第九的哥哥是同一天生日,所以一直被說是哥哥的轉世再生。但是兄弟姐妹雖然多,我和其他人年齡差的很大,所以也沒怎麽一起玩耍過。加上父親是那種不高興孩子呆在身邊的人,母親又很忙,孩提時代真的是不怎麽快樂的。如果是讓我回憶有過什麽快樂的事,我腦子裏是什麽都想不起來的。

--你是怎樣的一個孩子?

是個有點怪的孩子。不像個孩子,又不太說話,從不被人注意。我家雖然並不是什麽特別大的家庭,可是客人來的時候,從不會有人意識到我的存在。不知道是不是天生就是這種性格。一直非常孤獨,又沒有傾訴自己感受的物件,或許是不知什麽時候形成的造種性格。

--沒有和鄰居的孩子們一起玩耍嗎?

我的父母非常嚴厲。放風箏啦、拍公仔紙啦,鄰居的孩子們愛玩的東西,父母絕對不允許我們玩。當時的香港,從孩子玩什麽遊戲就知道這個家庭的層次,也許父母不願意讓人把我們看做是層次不高的家庭的孩子吧。


有關父母親 Parents


--看來你對你的父母,沒有什麽好的回憶呵。

也許是因爲緣分太淡的緣故吧。父親只有過一次,舊曆春節時曾經回到家裏住過五天。可是其中三天是喝醉了睡覺的。那是在一起住過的唯一的托憶。所以我不理解像一般家庭的那種親情。而且我長大成人之後,這種關係與其說父母親情,不如說僅僅是像朋友一般的關係。

--你的父親去世是在?

89年,我從歌手引退那一年。父親去世時,我正好在進行引退記念的巡迴演唱,沒有看到父親的最後一面,真是緣分太淡了。

--你對母親的回憶呢?

*注:張國榮的母親于98年十月十八日去世*

跟父親相比,母親的印象還是比較深。88年我曾經接母親來我住的來帕路斯海濱的公寓,一起住了半年多。但是,怎麽說呢,……我一個人住慣了,母親和我在那之前並沒有那種母子間的親密關係,突然一下子住在一起,也不可能立刻感受到那種感情。我一直努力想把這之前的距離縮短,並且試圖盡可能從精神上去進行交流,可最終能夠給母親的,仍然僅僅是錢和物這些物質上的東西。因此母親看上去並不怎麽快樂。

母親那個時候,正好跟父親的關係開始産生破綻,精神上也十分的不安定,雖然她曾經非常愛父親,父親卻反過來再也不理她,對於當時的母親來說,除了父親以外,無論是誰爲她做什麽,也無法令她快樂。當時無論我想怎樣地給母親打氣,卻始終無法撫平母親心中的傷痕。

--但是,跟父親相比,對於你的母親總還是有那麽一種特別的感情吧。

是的。比如說我留學的事。我一直以爲支援我在英國留學的是我父親,一直到我母親去世以後,我才從叔叔那裏知道了真相。說那時候,母親曾經向父親要求過多次,允許我去英國留學。……所以說,儘管我的教育並不是完美無瑕,給我打下現在這個基礎的,應該說還是我的母親。

--在你的母親去世之後,是不是會回憶起各種事?

實際上,我原以爲母親去世之後,再也不會想起什麽了,可真的當母親走了之後,回想起很多事情。那並不是各種回憶的一幕幕,而是母親的存在本身的重要。自己的出生,各種高興的事,傷感的事,各種各樣的事,仔細想一想都是從母親那裏得到的呵。……所以我非常地感謝母親。

--你是否想應該在母親還在世的時候,多多孝順孝順她?

*短暫的沈默之後*……作爲我自己的話,我覺得已經盡力做了該做的事情。因此並不後悔。即使問問那個世界的母親,她也一定對我感到滿足了。

我這個人,可能有些守舊,非常相信因和緣這些東西。母親和我之間,直到母親去世前幾年,才感覺到互相之間存在的必要性。當我們互相明白這一點時,已經實在太遲了。所以這一生的「最佳拍檔」雖然無法實現,卻也是我和母親之間的的宿命,無法改變。沒有辦法。

初戀、學生時代 First Love

--初戀是什麽時候?對方是怎樣的女性?

十三歲的時候。實際上那算不算初戀也說不清。對方是個跑步很快、經常鍛煉的女孩子。稍微有一點好看、身材也苗條、看上去很高傲的樣子。我那時候就是喜歡這種女孩。

但是當我們認識之後不久,我便到了英國留學,便再沒有了下文。三年之後有一次回香港再次會面後,兩個人一起去澳門玩了一趟,就在那一次經歷了我的初次性體驗。

--十六歲就有初次性體驗?在當時來說是不是算早的?

嗯,算是吧。但是那時、覺得彼此相愛,自然就到了那一步。

--那時?那麽說後來發現互相並不相愛?

不如說,漸漸發現各自考慮問題的方式、人生觀並不相同。她後來和我的同學結了婚,已經有了孩子。去年偶然碰到,也不過是稍微閒聊了幾句就分手了。

--現在她還是令你很介意的存在嗎?

沒有沒有。現在她好象住在海外。反正即使現在見面的話,也沒有什麽特別的感情了。

--你在學生時代一定是很得女孩子寵愛的了?

你是說我嗎?*非常乾脆*沒有這樣的事。我連想也沒有想過,有哪一個女孩子會喜歡我。儘管同班同學都非常想討女孩的喜歡,但是我卻不是這樣。我那時只知道玩網球呀排球這樣的運動。

--你是說你性格很內向嗎?

也許是吧。至少不能說是外向了(笑)。

夢想的職業 Dream Occupation

--在你小的時候,你想將來做什麽?

其實我有兩個夢想。一個是想做醫生。但是我是遺傳體質,手有時會發抖。所以不行。另外還想做飛行員,但是我不敢登高,所以這也不行*笑*。現在如果坐飛機碰到亂氣流,我還是非常害怕。

--什麽,如果問你現在你想做什麽,你怎樣回答呢?

我想做室內裝飾設計,或者美術評論之類了。我對這些非常有興趣啊。另外,我非常非常想成爲一個有才華的鋼琴家。我感覺鋼琴真是一個偉大的發明。當你感覺到重壓時,只要彈彈鋼琴,就能夠解脫了。

特別因爲我自己作曲,所以非常想能夠彈鋼琴。不過呢,假若我真的能夠彈鋼琴的話,也許我卻不能自由地作曲了呢!

--要彈鋼琴,現在開始也不遲啊!

不行不行。過去不行,現在不行,將來也不行……我還沒有告訴你,我的左手和右手是不一樣的。二十二歲的時候,左手手腕的後面和手骨兩處長了兩個腫瘤,還作了手術。可是後來左手變得小了。而且用不上力氣。爲了保持和右手的平衡花了很多工夫作理療,現在從外面看上去已經相當好,但是左手還是用不上力氣。

英國留學 School Days in England

--去英國留學是你十三歲的時候,留學是你自己希望的嗎?還是父母希望的?

當然是我自己希望了。我小學的時候成績相當不錯,進入中學後成績就掉下來了。原因是我的數學真是一塌糊塗。你知道,進中學以後,代數什麽的,突然課程難了起來不是?我本來就是文科型的,文學啦、音樂什麽的比較擅長,碰到數理就完全不行了。不擅長理論性的東西。正巧聽說去國外的話,數學會比較容易;啊,原來還有這麽一手,我那時想。*笑*

--那麽,英國的學校數學真的是很簡單嗎?

對。即便像我這樣的,不是也過來了。學校裏最擅長的是英國文學,而且是班級裏最好的,還得過獎呢。

--作爲專攻的英國文學的作家是?

D.H.勞侖斯和莎士比亞。我在香港的時候就喜歡朗讀詩,而且在好幾次的比賽中得過獎。我是擅長和不擅長的東西分得很清楚的人。

--剛才你說想當裝飾設計師,可是數學不好的話就比較困難不是嗎?

就是嘛。實際上我對建築啊、設計什麽的很感興趣,可是真要是讓我設計的話,說不定很快就會垮掉,所以即使真是要幹的話,只能做一下內裝,*笑*。比如說這裏放這樣的家具啦,那裏擺放那樣的裝飾品啦,也就只能到此爲止,否則的話會惹麻煩的。*笑*

--你在英國上大學的時候並不是讀的文學啊。

是的。學的是紡織。是我父親的希望。作爲父親的話,到底還是希望孩子學跟自己的工作有關的東西。可是還沒有畢業,因爲父親喝醉酒成了半身麻痹,突然把我叫回了香港,所以結果也是半達而廢了……


成爲歌手和偶像時代 Being a Singer and Idol
 
--回到香港以後,你參加了RTV(麗的電視)、現在的ATV王辦的歌唱比賽,那段的經過是?

從我在英國的時候開始,我就常在朋友的店裏唱歌。回到香港後,發現英文歌曲相當流行,就想試著出出場,實際上有一半是鬧著玩的。當時可是一點都沒有想到當歌手。

--但是結果你拿到亞軍,而且與ATV 簽了合同……。

是的。但是並不是立刻就走紅的。從77年出道直到83年的一曲「莫尼卡」打響爲止,基本上是被冷落的。那時的我是牛仔褲和無袖汗衫的打扮,唱的是英文歌。當時的時代是穿著西裝一本正經的風格受歡迎,而我又年輕又是副娃娃臉,可能是沒有符合當時時代要求的形象吧。

--在你沒有走紅的那段日子裏,有什麽特別難忘的回憶嗎?

有很多啊。我想應該是最痛苦的,不,是最慘的那些事。有一次有許多當時的名歌手出場的演唱會,輪到我的時候,我把戴的帽子扔向觀衆席,卻不僅沒有一個人接,反而將帽子扔回了舞臺,簡直太過份了。*笑*

我也有過那一段啊。現在是覺得好懷念,當時可是受了相當的刺激。

--但是你在電影上卻是在相當早的時候就開始當主角的,是早就對演員這個職業感興趣的嗎?

我早就喜歡演戲。在電影方面我的確很幸運,從一開始就是從主角演起。沒有記錯的話,最初的電影是在79年的時候。是一部喜劇和稍微有點性感成分的片子。但是因爲最初自己沒有辦法選擇,因此出演了各種各樣的角色。年紀輕、又想賺些錢,什麽都演。雖然有很多並不能引以爲榮,但是我並不後悔。人就是在這樣的過程中,並且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成長起來的。

--現在回憶起來,有沒有再也不想看第二次的片子?

那倒是沒有。但是看到當時的電影,回想起當時辛苦的生活會不好受。那時,我的銀行帳號裏從未超過1000港幣過。那時常常想,要是有1000港幣就好了。

--在七年不遇的時期,有沒有灰心過?

實際上,我從來沒有覺得那段時間長。爲什麽那麽說呢,當時的香港演藝圈,基本上沒有誰從一出道立刻就成偶像的,到走紅一般都要花十年左右時間是當時的常識。

--那麽說,你相信總有一天,自己也會走紅?

嗯,怎麽說呢。雖然沒有那麽確信,事實上我一直在等待機會的到來。當時的名歌星許冠傑、羅文、林子祥給我的影響也不小。但是在香港,只靠摹仿是絕對不會成名的,也不會受歡迎。沒有自己的特點是不行的。

--當時日本歌星的影響也相當大對嗎?

正是那樣。我覺得自己受日本歌手的影響比香港歌星的影響還大。西城秀樹、澤田研二、五輪真弓等等……特別是山口百惠的影響非常強烈。我以演繹她的《風繼續吹》,拿到了金唱片獎。《莫尼卡》更進一步,拿到了白金唱片獎。對我來說,《風繼續吹》給我留下的回憶更深,所以我把金唱片擺在我的咖啡店作裝飾。

--從那時起你作爲偶像獲得了極高的人氣,偶像時代的生活是怎樣的?

那時的每天都比現在忙得多。身兼歌手和演員,當時主要是作爲歌手的活動,而且。一定要取勝的意識非常強烈。……就是所謂「饑餓的藝人」。只要有機會,不管是廣告還是外國公演什麽都接。那個時候,始終強迫自己處於精神緊張的狀態。

偶像的生活並不像常人所想家的那麽令人羡慕。爲了滿足和迎合觀衆的夢想,必須始終保持瀟灑、英俊,爲了歌迷、爲了觀衆,在這樣的想法支配下,漸漸失去了自我,好像自己再也不是自己。


引退、複出 Retire and Come back

--89年,在你作爲偶像的巔峰期,你從歌壇引退,是不是因爲你已經疲倦了偶像的生活?

是的。遊戲的規則太苛刻了。當時和譚詠麟的競爭非常激烈,歌曲以外的所有的東西都被比較,媒體也變得非常不健康,即使是不足爲奇的一點小事也會被大大的報導出來。演藝這種行當沒有媒體報導是無法成立的。當時的我還很孩子氣,自己不願意的事情被報導出來立即就會生氣。偶像其實是一種一日受到傳言的傷害、就很容易破碎的存在。所以才想不再當歌手。因爲歌手的世界離不開競爭。從勝負的世界脫身出來,希望過安安靜靜地生活。

--有人說你的引退是受了山口百惠的影響…

是有一些影響。她在自己的巔峰期遇到自己喜愛的男性而引退,選擇了結婚後相夫教子的生活。我覺得這是有勇氣的行動。那時候我就曾經和梅豔芳談起過,我們也要在達到自己的巔峰的時候引退,然後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看到以前的好幾個前輩,我想到的是,如果要退出,就要在巔峰的時候退才是最聰明的選擇。如果不退的話,就必須不斷改變自己的形象而不能一成不變。……觀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殘酷的,他們不斷地追求新的東西,而對相同的東西立刻就反感。

--不僅從歌壇引退,而且下決心移居加拿大的理由是什麽?

香港回歸天天迫近,擔心政治上是否會出現大的變化。另外溫哥華這個地方,自然、環境都非常優美,對於在香港大都會長大的、而且在激烈的競爭中已經疲倦的我來說,是一個非常有魅力的避難場所。

--但是還不到一年,你又回來了:…。

是的。 Something was missing……好像缺了點什麽。我才三十三歲,躲到鄉下還太早了。米朗.昆蒂拉的書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日文譯名《無法忍受的輕薄》這本書,

你讀過嗎?就是那種心境。每天都是過同樣的生活,周圍沒有你愛的人也沒有關心你的人。那種生活的確是很自由很輕鬆,但是一個人,生活得太放鬆的話,存在的價值就太稀少了。要說起在加拿大最大的收穫,就是發現自己實際上是一個非常喜歡工作的人。

--是不是覺得演藝圈很值得懷念?

是的。演藝這個行當,就和中毒一樣。一旦成功,名譽、金錢、地位都隨之而來,始終是倍受矚目的存在。確實,要一直維持這樣一種狀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令人痛苦的事、討厭的事很多,可是從一個有名人完完全全變成一個平民百姓同樣很難。

--但是複出後的你,已經和從前作爲偶像的你大不相同了。

當然。我自己,已經逃入了一個和從前不同的階段了。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也就不會再複出。而且我已經不年輕了。不管怎麽說,也沒有什麽上了年紀的偶像。現在我不必再像偶像時代那樣拼命地幹,只是做自己喜歡的事、做自己想做的事。這種狀態我覺得非常好。


有關唐先生的事情 Mr Tong

--你認爲自己的性格適合做演藝人嗎?

我想,還是算適合的吧。我對有固定作法的工作本來不太適合,但是這個工作,周圍的人都幫助我,我自己來規定作法。當然做藝人,自己的隱私有時就被曝光,很不愉快。但是我本來就不喜歡按部就班的工作,做藝人的話,只要做出好的工作,你就能創造作法,這對我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你對流言輩語很頭疼嗎?

與以前相比,現在已經好多了。我想這是因爲我的歌迷和影迷都不相信街頭巷尾的小道新聞,而是相信我這個人的緣故吧。如果是相信流言的人,不管我怎麽說,他也不會相信我。所以你再介意也沒有辦法啦。人呀,最終還是相信他想相信的。

--話雖這麽說,心裏總也不開心吧。憑什麽讓人家這樣寫……。

當然,心裏不會舒服了。前些日子我母親葬禮的時候也是這樣,與母親的去世相比,大家都把焦點放在唐先生(張國榮的朋友)身上。我認爲那很不公平,那是不尊重死者的態度。儘管我是演藝圈中人,被人寫很多也沒有辦法,但是我無法容忍我的兄弟姐妹,還有我的朋友們也被亂寫。他們不應該成爲媒介亂寫的物件。所以我很想保護他們,而且我覺得我也有保護他們的權力。

--對你來講,唐先生的地位如河?

他是我最知心的朋友。對他,我什麽話都可以說。對我來說,他宛如我的弟弟。我與他在小時候就認識,我母親是他的乾媽(注:在中國,除了真正的父母以外,爲了小孩的前途,有認乾爸乾媽的習慣,一輩子作爲親戚相處。)特別是在他家人移民美國以後,他就象我們家人一樣了。

我想,我一輩子都應該感謝他。在我還沒有走紅的時候,有一次,因爲發生一件事使我急需一筆錢。那是我一生中最困難的時候了。那時他什麽也沒說,就設法弄到了相當於他好幾個月工資的錢借給了我。後來我才聽說,爲此他好幾個月,每天都只吃最便宜的盒飯。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待我這麽好的朋友,只有他一個。所以我把他作爲一生的朋友看。他不僅僅是我許多朋友中的一個,他對我來說,是一個特別的、非常重要的朋友。

--媒體對你和唐先生的關係一直在興風作浪。你怎麽看這個問題?

實在非常厭惡。我不要緊,他只是一般的上班族,卻被記者們追到東追到西,還亂拍照片,搞得工作也做不好……我實在覺得我對不起他。

我的兄弟姐妹也一樣。不要因爲我哥哥姐姐離婚的事,媒體去就此大做話題。你們寫我什麽我都沒有意見,但是我不希望你們寫我的親戚朋友。這怎麽說也不公平啊!


戀愛和結婚觀 Love and Marriage

--讓我們還是講講你自己吧。你被認爲你的魅力的很大一部分,就在於你的神秘……。

這是因爲我不公開自己的隱私,也不經常在媒體上出頭。你想,什麽都暴露了,那多沒意思。當然,我也並不是說,我每天都把自己關在家裏,跟誰都不見面。我開咖啡館,就是爲了創造一個可以與我的歌迷影迷們碰面的地方。只要求到我,我也簽名,還一起拍照片。我的門戶一直是打開著的。

但是,我不想公開我的家,我的生活,還有我的親戚朋友等等。我只是想藏起我的隱私。經常有人問我。你不想結婚嗎?!這是我私人的問題。我想我沒有必要回答這個問題。

--但是作爲你的歌迷影迷,他們當然要在乎了。他們會想,象你這樣有魅力的人,爲什麽會不結婚,或者說,不想結婚?

你真地那麽想知道嗎?*笑*簡單地講,我沒有結婚這樣一個夢想,我不敢相信婚姻。因爲我家裏離婚很多,我爸爸和我媽媽關係不好,從小時候開始我就看到我哥哥和姐姐離婚。所以我對自己結婚這件事也完全沒有信心。我對結婚沒有好印象。所以也許一輩子不會結婚。(向採訪者提問)你結婚了嗎?與你老公處得好嗎?考慮過離婚嗎?(非常快地提問)

不過呢,雖然我也許一輩子不會結婚,但是我非常重視我的家庭。從小時候開始我就與家,還有親戚無緣,所以我非常在意家。我要在自己的家裏只放自己喜歡的東西,創造一個可以放鬆的空間。

--到現在爲止你從來沒有想到過要結婚嗎?

有啊,那還是我非常年輕的時候。我想那時候我還只有二十二歲。那個女孩比我稍微大一點,我們非常認真地考慮到了結婚。但是後來她突然精神錯亂,行動變得很怪。我也不知道爲什麽,而且那時候我還年輕;--總之,結果是非常辛酸的結局了。

--以後你就再也沒有認真地考慮過結婚嗎?

沒有。一定是因爲我要求太高的緣故吧。我對自己對別人都非常嚴格。一般的人70%就能滿足的事情,我要95%左右才能滿足。所以其實能夠滿足的事情,到我這裏也變成了不能滿足的了。唐也經常這樣說我:“你是完美主義者。即使非常好,你也不能滿足,所以很可憐。”實際上我看他,哪怕是很小的一件事情,他也會感動、高興,有時我真的很羡慕他。但是我仍然不能降低自己的標準。

--對女性也是這樣嗎?

這個嗎,可以說我如果喜歡上對方的話,就會對對方期待很多,結果就會失望,我就是害怕這種失望。更何況我已經四十二歲了,已經到了喜歡一個人的年齡限度了。即使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喜歡我,我也覺得她不錯,但是無論從我的年齡上說,還是從我的立場上說,我都知道只有愛是不能走到一起的。還有將來的問題,環境的問題,不得不考慮的問題太多了。年齡大了,除了要求越來越高,年青人的沖勁和熱情也越來越少,所以很難啦。

--話雖這麽說,喜歡你的女性肯定很多了。

我也不知道。到了現在這個年紀,是不能隨隨便便就墜入愛河的。比如即使女孩說:“我愛你,”我也要想。怪啊,這是爲什麽?!*笑*。真的。考慮到許多將來的事情,我就害怕起來了。因爲兩個人要一起生存下去,除了愛情,還需要對各自性格、想法、生活方式,等等許多方面進行互相理解。從我和母親的例子來看,我們雖然是親生母子,但是炮了幾十年以後突然一起住,相互理解也是非常難的。當然,如果能夠從心底互愛,能夠互相理解當然是最好的了……。

--看來心理面還是非常重要的。

當然是這樣。只要心靈相通,做愛這種事並不重要。當然,我也不想否認其重要性嘍!*笑*

--那麽請問、你現在最愛的人是誰呢?

如果說到最愛的是誰,我想首先是自己。如果說還愛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可以說只要是真正喜歡,不管是男的還是女的,都沒有關係。

--也就是說,你是兩性愛者?

我是想說,如果有一個人喜歡我,我也同樣地喜歡對方的話,是男是女並不重要。不管怎麽說,反正我是碰不到這樣的幸福的。如果男女都OK的話,機會也翻倍,你說有什麽不好?*笑*


作爲明星 As a ‘Star’

 
--在《霸王別姬》和《春光乍泄》,還有音樂會上你穿紅色高跟鞋跳探戈,你的一系列展開都超過了你的性別,你是否在試圖傳達一種資訊?

不是,這些並沒有什麽特殊的關係。我也沒有試圖傳達某一種資訊。在《霸王別姬》中時,陳凱歌導演告訴我,我一直是比較多地演英俊小生,形象比較固定,所以想要把我作爲演員,也能夠演出可愛女性的部分。而《春光乍泄》,則是因爲當時社會上流行同性戀問題,所以我想演同性戀也許也會有意思的。至於音樂會,是因爲我需要一點小刺激。但是那可不是我想出來的,那是負責服裝和美工的設計師的主意。DAVID BOWIE在舞臺上女性化的表演,反響非常大,所以他說在亞洲這樣做一定也很有意思。

其實本來是想演京劇的,但是因爲化妝和衣服都很難,所以想找一個可以代替的。所以就根據《紅》那首歌題,想出塗口紅這個主意,但是香港紅勘體育館非常大,從觀衆席到舞臺很遠,光口紅看不見,所以索性穿上了紅色高跟鞋。

--從演唱會或者電影上看,似乎總讓人覺得你非常的自我陶醉,現實中的你也是個自我陶醉者嗎?

我扮演的角色中,的確自我陶醉者比較多,我自己嘛,怎麽說呢……*考慮了相當長的時間後*在電影或演唱會上,總是希望提供給觀衆以最佳狀態的我,但是在工作之外,我連鏡子都不看,而且對自己的容貌也幾乎毫不關心。至少我不是那種喜歡在家裏或店裏挂自己照片的人啊。

--但是客觀的看,你的確很英俊哦。看到鏡子裏映出的自己的臉,你會怎麽想?

「哇、好英俊呵!」*笑彎了腰*。不不、開玩笑。其實對自己的容顔是無法作出客觀評價的。

你不想、從小就看慣了的臉而已嘛。

我從很早以前,就常被不瞭解我的人說「嬌生慣養」啦、「酷」啦、「高效」啦等等,實際上是沒有的事。但是我自己想到的事情喜歡直話直說,因此會被認爲是個高傲的家夥。中國人講究什麽都不要太直接不諱,而是盡可能旁敲側擊,婉轉地表現,像我這樣什麽都直話直說,就容易引起麻煩嘛。不過、這個跟自我陶醉沒有關係吧。

--形容你的魅力有很多語言,比如被說是「可愛」啦、「帥哥」啦、「性感」啦,哪個字眼讓你最高興?

從我的影迷歌迷眼裏看到我,不管是「可愛」也好、「帥哥」也好,怎麽看我都很高興。但是如果是熟悉我的人說的話,哪個字眼我都不喜歡。只是外表得到讚美沒有什麽疸得高興的。

--那麽、說你是什麽讓你最高興?

「好家夥」這個詞吧。讚揚的話裏頭、這句話最動聽。

--[明星張國榮」是你自己嗎?還是由你扮演並推出的一個商品呢?

好難回答的問題呵。並沒有覺得自己是在有意識的扮演什麽,所以說應該是我自己吧。我自己和演員張國榮之間,並不存在什麽錯位。我的存在價值在電影裏,你不覺得是這樣嗎?*反問作者*。同時我覺得作爲明星的素質和天分也是我自己擁有的東西。

其實,人本來就像萬花鏡,僅僅給人看自己的某一個側面是不可能的。但是無論歌迷影迷也好、媒體也好,他們總是只看我們的某一面,並且根據自己看到的這一面來判斷,所以就會産生各種各樣的錯覺。

歌迷影迷總是只喜歡看喜歡的明星神話般的一面,媒體也總是有把從牆縫裏看到的一點東西誇大成大部頭報導的傾向,但是結果那些不過是萬花鏡的一面而已罷了。

--明星這種工作,其實可以說是把萬花鏡的一面、一面切下來作買賣的活,所以應該是壓力很大的,當你覺得重壓到了極限時怎麽解脫?

是呵,所以說放鬆自己是非常必要的。我的話,選擇旅行。到誰都不認識我的地方去,最近我還喜歡上了溫泉。

--對於你來說,一般人所想要的東西你都已經有了。地位、名譽、金錢、美貌、作爲人的魅力……如果說還有什麽不夠的,你認爲應該是什麽?

*稍微考慮片刻*也許是學歷?因爲我上大學半途而廢了。要是那時再好好地多讀些書就好了,可能的話還想讀到博士。只有學生時代才能學到的東西太多了。


作爲一個演員 As an Actor

--對自己所出演的電影,是屬於那種喜歡反復觀看的嗎?或是不太看?

嗯,應該算是不太看的那一類吧。因爲再看的時候,「啊、那裏不太對」、「這裏應該如此這般演就好了」這樣地想,會非常介意。

演的時候非常的投入,沒有時間和精力去客觀的看,一口氣演完,之後再回過頭來看的時候,是以第三者的眼光來看的,疏忽的地方會非常顯眼,想一想,去後悔已經無法改變的事情,從心理健康的角度來看也是不太好的嘛。

--至今爲止所演過的角色中、「這一個可以說是完美的」這樣的想法有過嗎?

*好不猶豫地*沒有。哪一部都是,後來再看的時候,總是想「要是現在的話肯定能演的更好」。

--和從前的電影比較,你的演技顯得更加成熟,特別是愛情戲比以前長進許多,這是經驗積累的緣故?還是刻意研究的成果?

是嘛?愛情戲長進許多?*笑*如果是那樣的話,當然個人的經驗也許有一定的幫助,更多的還是通過鏡頭不斷演出的過程中,漸漸長進起來的。演技就像銀行的存摺,不斷地存錢進去,到一定的時候總會等到收穫的季節。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嘛……到達這一步,有的人早,有的人晚,有的人卻是花了一輩子也長進不大。當然不僅僅是個人努力,能碰到好導演等等,有很多的要素都是必須的。

--不僅僅愛情戲,從銀幕上看到的你的背影、一舉手一投足都有你獨特的一面,哪怕只是一個輪廓也能知道肯定是你,那種姿式是很自然養成的?還是有意識地製作出來的?

並沒有特別意識過。應該是很自然的養成的。我不認爲在演技上有什麽方法論。並不是有意織地去演什麽,而只是將一個個場面我認爲最自然的動作,也就是說,如果自己是主人公的話會這樣做,僅僅是將這些動作做出來而已。

有的演員,自己的最佳攝影角度是斜40度等等,作如此研究的人也是有的。而我則不喜歡那樣地有意識地演戲,表情呵、動作,只要把平時的自己再現出來,那就是最自然最好的。

但是,一次一次總是在同一個鏡頭上重拍的時候,比如某一個鏡頭的開頭的部分和結尾的部分,如果演繹的同樣的話,剪輯的時候會比較容易,但是總是一個動作翻來複去就會乏味,這時候就會嘗試各種不同的演繹。

這樣的話,即使這一幕稍微有些變化,如果演員的演技非常成功,導演也是人,也會覺得這個鏡頭剪掉可惜不是?所以說,觀衆看到的,都是比較好的部分構成的。

--不過再怎麽說,好的演員和不好的演員的演技還是不一樣呵。

當然是這樣。那些有天分的演員或者是高水準的演員,他們的演技讓你覺得不是演技,而是在演他們本身,這正是因爲有他們獨到的一面。不是別人的翻版,因此才有說服力。

與前者相比,中等水平的演員,就是指那些沒有什麽天分的普通演員,他們不願意作大膽的挑戰,因此既不會有太大的偏差,也不會讓觀衆感受到角色的精采和天分這些成分。這是因爲沒有自己獨特的東西,而僅僅是在無意識中抄襲各種人的形象而已。

--你至今爲止和各種女演員演過對手戲,女演員的年代變得不斷地年輕,而你卻一百不怎麽變呵。但是實際的年齡差已經出現,你是否感覺到與女演員之間的年代差距?

是呵、的確是這樣*笑*。說實話,最近的對手戲,與其說是共演,不如說是在教學生這樣的感覺。在攝影現場更是完全變成老師了*笑*。不過,雖然感覺到年代的差距,可是因爲我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年輕,反而與同年代的女演員在一起的話會讓人覺得不平衡,所以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有關主演的電影 Movies


--想問一些有關你主演的電影的事情,首先,至今爲止最難的角色是那一個?

*稍微考慮片刻*是《春光乍泄》裏的何寶榮。那一部電影拍攝期間我的身體狀況不太好,還要準備演唱會而且日程安排又很緊張。導演王家衛又是那種不事先準備腳本的拍攝方法,周圍各種情況都存在一些問題。特別是在短時間內,那個性格上怎麽看都是不讓人喜歡的何寶榮這個人,怎麽演才能讓他富有魅力,當時對我來說非常的困難。

黎耀輝這個角色的話倒是有許多共鳴,心理上也能夠理解,何寶榮的話,實在感覺不到什麽共鳴……。演不好的話,真的就僅僅是個讓人討厭的家夥。即使是在演玩這個角色之後,留在觀衆眼裏的,究竟是什麽一種印象,還是非常擔心。

--但是你還是成功地完成了何寶榮這個角色的塑造,並且獲得香港的電影金像獎和臺灣的金馬獎的最佳男主角獎的提名。

那次實在太意外了。因爲在《春光乍泄》裏,我覺得我不是主角,沒有被提名的資格嘛。

--在《阿飛正傳》和《東邪西毒》裏扮演的角色,你是不是認爲自己有得獎的資格?

獎項是由評審委員決定的。有沒有資格得獎自己是不能說的。如果問我有哪一部片子,讓自己想,這部片子的話應該有資格拿獎的話,那麽也許可以說是《霸王別姬》那部電影在嘎那電影節拿到最高獎,在日本也受到好評非常令人高興。

--和《春光乍泄》中的何寶榮相比《霸王別姬》的蝶衣比較好演是嗎?

是的。性格上也比較喜歡,而且有共鳴。特別是他對藝術和愛的執著,非常有同感。只是在掌握北京話和京劇上比較困難一點。無論從各種意義上說,都是一部令人難忘留下深深記憶的片子。

--《金枝玉葉》描寫的是一個演藝行當的世界,在影迷當中把主人公的顧家明就看作是你的化身的人不少……。

完全不是的啦。我既不是作曲家,也不會彈鋼琴*笑*。的破單身貴族這一面也許有些類似……。從內在的一面來看,如果說有相似的地方,也許可以說是在自己的生活方式、人生觀上的一些比較頑固的一面。另外一些小地方,有些則是我自己性格的流露。比如被關在電梯裏很恐懼的那個場面。那其實是我想家如果自己處在這樣的情況下,會作出那樣的反應的真實表現。所以是不是看上去就象真的?

--原來如此。那一幕原來就是你自己啊。總覺得那種恐懼感的表現未免演得太像了*笑*。不過現在這樣跟你交談,的確感覺到跟顧家明相似的地方,真是太多了。

嗯,是嗎?好吧、我加把油,就算是有點像*笑*。實際上,我想與其說那個主人公像我,不如說更像導演陳可辛。


導演和演員 Directors


--正好談起陳可辛導演,我想就導演問一些問題,你和陳凱歌導演在《霸王別姬》和《風月》裏面曾經合作,我想他是非常賞識你的導演之一。

的確他很喜歡與我合作。《風月》這部片子就最決定由我主演以後才寫出來的作品,也就是所謂“量身定做”。

--他的《暗殺秦始皇》一片,當初聽說本來是由你來主演的……。

是有過邀請。但是日程方面比較困難。那部電影要拍攝一年左右時間,但是我有環球演唱會沒有辦法分出那麽多時間。另外還有一個原因,影片的主人公在中國人的頭腦裏是一個高大、剛強的形象,而我本身的形象與其之間的差距未免太大了。

--在王家衛導演和徐克導演的影片中,你總是以截然相反的形象出現,這是因爲兩位導演對你的印象不同嗎?

也許是因爲他們看的是我不同的側面吧。而且本來他們的電影內容也不同。王家衛導演的電影是一個具有獨特的、頹廢的或者說是虛無的世界,雖然根據影片不同時代的設定、空間的設定也不同,但是他描寫的世界總是一樣的。

而徐克導演的電影,則包含一些哲學的、政治的思想,即使畫面很昏暗,總是在某一個地方存在希望和光明。他們各自影片的這種區別,在我的角色中是不是也有反映?

--這一次,在看到張之亮導演的《流星語》的拍攝現場後吃驚的是,你完全不需要導演跟你說戲,而是完全自己考慮和演繹角色,一直都是這樣的嗎?

基本上是。導演很少調整我的演技。所以頭一次跟我合作的導演最開始一定會有人覺得受不了。因爲一般的導演總是認爲,演技這東西本來就是導演來安排的。

但是實際上一進入拍攝現場,他們就能夠認可我的演技,而且基本上都會採納我的意見。當然人與人的思考方式不同,我的意見也並不總是和導演一致。但是我不論什麽樣的角色都會演的很投入,而且總是希望能拍出好片子,在這一點上和導演的目的是相同的。

--從演技方面來說,在你出場的時候好像並不需要導演呵……。

怎麽會!不可想像的嘛、不要導演什麽的。你想所謂演員、再怎麽樣都是站在第一者的立場。而從第三者的立場看你的演技如何的專家、也就是導演的存在,是絕對必要的。當然和導演之間會有意見分歧,這不正是拍出好電影的很重要的一點嘛。

我作爲一個演員覺得非常運氣的,就是我碰到了這麽多的好導演。吳宇森、陳凱歌、王家衛、陳可辛、張之亮……都是非常優秀的導演。所以他們認爲我是個好演員,我覺得比什麽都高興。

說到底,一部電影是不是好電影,在很大程度上取決與導演。導演是關鍵因素。用我的話說,電影是個寶物、而導演是鑰匙。打開寶物與否,完全取決與導演。所以我現在的目標,是成爲一個導演。


談到未來 Future Plan


--你第一部的導演作品,已經開始著手了嗎?

正在進行之中。早的話這個春天*99年*就可以開拍了。但是內容還尚未決定。

--如果作爲導演選擇女演員,比如說你會考慮選擇誰?

莫文蔚、舒淇。莫文蔚是一個很有表演才能而且有將來性的演員,舒淇則不僅是個美人而且很性感,我想會很適合拍愛情片。兩個人都是大有前途。

--一旦開始作導演,就不會再作爲演員演戲了,影迷們都在造樣擔心。今後你將如何分配作爲導演、演員和歌手的活動?

我想會減少演唱活動。音樂的話我想放鬆心情去做,不像現在這樣定期地出專集,而是一年一次或兩次,在感受音樂的樂趣的同時,只爲真正喜歡我的歌的人演唱。

關於導演呢,一旦開始做,尤其是第一、二次,只想專心做導演。然後漸漸習慣了之後,再考慮自己是否繼續作演員。如果順利的話,像羅伯特.瑞福德那樣,既當導演又當主演也是可能的。

--聽了你這番話安心了。作爲演員,比如說在香港電影之外,這個角色想演演看、造樣的電影有嗎?

《戀愛小說家》中江克.尼克松扮演的角色。那是個非常令人討厭的角色,卻心地十分善良。那樣的角色如果讓我演的話,說不定也會很有趣。

--在《戀愛小說家》中還有一個角色,那個具有非常特別性格的同性戀畫家,那樣的角色怎麽樣?*笑*

不行。我可不願意演那種角色。*笑*

--那麽反過來,即使有邀請,自己也會拒絕的,無法勝任的角色是什麽樣的?

像成龍演的角色。*笑*

--聽說今後你不再會演喜劇,是真的嗎?

沒有呵。喜劇的節奏我很喜歡,今後也說不定會出演的。如果導演做的習慣了,自己來拍也不錯呵。

--那麽、最後請告訴我一些予定在明年的第一部音樂劇《倩女幽魂》的情況。

因爲至今爲止從來沒有在舞臺上演過音樂劇,覺得非常好奇。挑戰一種新的東西會讓我非常激動,而且如果能夠成功,還能體會到至今爲止沒有過的喜悅。特地選擇《倩女幽魂》來演,是因爲它的視覺效果。音樂劇是一種聽覺和視覺相結合的産物,希望音樂和視覺感受能夠達到相輔相成的效果。

--日本公演的予定呢?

可能的話還是想做的。但是和電影不一樣,沒有字幕,也許語言會成爲一個難題。

--即使語言不懂也能夠享受到其中的快樂,請一定使日本公演成爲現實。

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很高興。不管怎麽說,我想它做成一部非常出色的音樂劇,我一定努力,到時講一定來看演出。


 

助手黃正文 Mr Wong Chin Man, Assistant

 

做助手才幾十天,卻和張國榮相處得非常融洽。只要叫一聲“文仔”,不管從哪兒我都會趕去,送水,熨蕩衣服等,象個勤快的家庭主婦一樣。但是,生活方面的禮節的傳授,工作方面的規則的傳授等,無論公與私,實際上我是受到張國榮照顧的。

沒有感覺到比我大20歲,而且總是和他成雙成對,實際上的關係卻象父子*?*一般。

--最初知道張國榮是在什麽時候?

什麽時候看的電影忘記了。但可以肯定〈倩女幽魂〉是第一次。那時候,只覺得他是個美男子、外形好、而且演技過人。

--你做助手是怎樣一個經過呢?

在〈星月童話〉攝影組裏打工時,有幾次和他說話的機會,非常談得牢……他問我想不想試一試做助手?因爲我也對造份工作很感興趣,所以從這次的攝影開始就在這裏工作了。

--助手主要是做一些什麽工作?

總之是要常常在他旁邊,做周圍的一些照顧他的事。

攝影的間歇時給他送水啦、特意講些和工作完全沒關係的話啦,不管怎麽樣,總之儘量去爲他創造一個鬆弛、輕快的空間。

--說起張國榮,他是一個怎麽樣的人?

他非常認真、全神貫注地致力於工作。以至於周圍的人也受到影響,也都排命地全力以赴地工作。他能很自然地給大家幹勁,我認爲他這一點非常核。

--看見張國榮和文仔,還真會以爲是兄弟或是父子呢。

是啊。本來我是不照顧他不行的,可是反過來卻受到他的很多照顧呢。

在攝影現場,當不得不用船做爲移動工具時,我會有些暈船,每到這時他就會對我說。越往後面越會暈得厲害,趕快坐到前面去。

現在,我正在學習日語,他總是教我單詞。還有到餐廳去吃飯,當只有英文菜譜的時侯,他曾把全部菜名解釋給我聽…:;總之無論從教養方面還是生活方面,他總是很關心人。

我能做爲他這樣大明星的助手,真是感到很幸運。


導演張之亮 Jacob Chang, Director of Leslie’s latest movie

談一談不經修飾的張國榮

「能一起做事,並且帶給我歡樂的人」

59年生。TVB演員訓練班出身,做過演員、編導、劇本家、副導演等各種工作,89年開始擔任導演。92年以《籠民》一片,獲得第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作品獎、劇本獎、最佳男配角獎、導演獎等多個獎項。這次98年冬以查理卓別林的KID爲原型,和張國榮共同製作一部叫《流星語》的作品。

--請告訴我一下這部電影的製作經過。

現在香港處在最蕭條的時期,加上人才外流好萊塢的,再加上版權問題還沒有得到妥善的解決,致使盜版影片泛濫,看電影的人越來越少了。

在這種情況下,在“使香港電影界重新充滿活力”的這個願望下,和同行的5位導演結成了“創意聯盟”這個組織。

5個人,每人導演一部影片,然後集中起來低價出售,以便讓更多的品質優良的影片問世。

這樣的話,製作經費就必須盡可能地壓縮在最低限度。張國榮對我們的主張表示贊同並且也無報酬地參加了這部影片的拍攝。

--聽說這是創意聯盟製作的第一部影片,其中男主角爲什麽選中張國榮?

因爲在談到報酬問題的時候,有許多演員面露難色,而張國榮接受了邀請,當時真的令我很爲之震驚。張國榮能出演這部影片會帶來很多效果。首先,他的演技有實力,他出場就等於說會很上座。作爲國隊派影星,他在國外也是很有影響力的。這樣的大明星能夠第一個帶頭,會對其他影星有刺激、促進作用的。對於一部影片來講能夠確保演員的演出是件很難的事。我想他帶頭出演這部片子,以後一定會繼續有人出來和我們合作。

--爲什麽把卓別林的THE KID拿來作爲造次作品的原型?

因爲我覺得現在的香港和當時卓別林活躍的時代有箸共通性。經濟蕭條,在此時期更應該是大家需要歡笑的時期,最向大家問什麽是最寶貴的東西的最好時期。在物欲主義泛濫、蔓延的社會中,真正寶貴的是愛、是心與心的交流。

這部影片就是以養父和孩子之間心與心的交流爲主題。而且對於張國榮,首次飾演父親的角色對他也是一次挑戰性的嘗試。

--聽說張國榮是這部影片的共同製作者,是從劇本開始就一起製作的嗎?

選中這個題材的是我,劇本、場面設定等工作是一起共同進行的。他能直截了當地說出自己的意見,我也同樣地提出自己的看法。總之,我願意傾聽第三者的意見和看法,是以如果是好的意見就採用,這樣的態度來工作的。實際上他的確有很多好的構思。

--作爲合作夥伴,你認爲張國榮怎麽樣?

因爲他是一個能從創作的觀點對話的人,所以很容易溝通。再加上拍攝時他又非常合作,很能理解低預算拍攝影片的目的。攝影時用的車是他從朋友那裏借來的,在上海拍攝時他又爲大家安排旅館等,全靠他了。

*笑*

--他和一起合演的男孩子真的象父子一樣親密嗎?

是啊。他經常留神觀察,希望在孩子能夠在發揮好的最佳狀態下工作。不光是小孩子,對他的共演者啦、攝影組的工作人員,每一個人他都非常注意照顧。可能在他看來,他覺得在一起工作的人都應該是快快樂樂的,他甚至時常注意周圍人的情緒,如果當地看到誰難過的樣子時,他就會若無其事地到他身邊和他打招呼……不僅僅是爲了達成目標,對於整個工作他都會以關心的姿態對待。我認爲這是他之所以能成功的秘訣。

除此之外,我又發現了一點,他總之是一個非常“感性的人”,他憑感性行動,如果認爲是好的,他會集中全力到最後。如果他是一個以某種理由首先去考慮、去衡量得失之後再行動的人的話,我想他不會做到那一步。


導演李仁港

Daniel Lee, Director of “Moonlight Express”



「電影的印象也用音樂去理解、的確是專業歌手的作法」

大學時代學過繪畫,出版過個人畫集,導演過ANITA YUEN

出演的《我愛你》等作品。和張國榮在《星月童話》裏第一次合作。

--最初知道張國榮是在什麽時候?

實際上,我和張國榮的年齡相近。正好是我上大學的時候,張國榮初次登臺。唱歌和演技都很出色。那時候,我做夢也沒有想到20年後能和他一起合作。

--這次你們初次合作、感想如河呢?

演員因人而異,有的人演某種角色很成功,但是換了一種角色就不行了。不過今我吃驚的是張國榮不管扮演什麽樣的角色都很成功。他確實是一個很有經驗,又很聰明的人。

--對於演技、您一點兒也沒有指導過嗎?

在演技方面沒有指導過,但是根據各別場面具體應該怎麽做,這回採用了一些新的手法。在臺詞未能充分表達出某種氣氛時,我就會通過放錄音帶的某首曲子來作比喻,這個場面是這種氣氛,那個場面是那種氣氛等等。於是。啊……原來如此,這首曲子的氣氛應該這樣演才好呵,他會很快地理解我的思路,真不愧是專業歌手。

--這之外在拍攝中還有什麽插曲呢?

一般的演員在攝影中如果只拍身體的一部分,都讓替身去做。但是這次張國榮連影子也自己來演。電影中有他的影子與其他演員的戲,由於配合不好,所以重拍了好幾次,他都沒有嫌煩。

--他不是那種只要自己的地方演得好就滿足的人吧?

是的,他在全部的拍攝過程中都在場,大家團結在一起把影片拍好這種意識很強。他經常照顧攝影組成員,經常問我。您所希望的場面我是不是都演好了?

--工作之外你們的交往怎麽樣?

我喜歡繪畫,張國樂喜歡欣賞畫。可以說我們興趣相投。拍攝完後,我們經常一起去喝咖啡,閒聊各種話題。他是個願意和別人共同享受悠閒時間的人。

Fun Entertainment Limit 音樂製作公司代表陳淑芬

Florence Chan (ex Manageress of Leslie)

 



「和現在一樣、不要變…」

從73年開始,通過所在的CAPITAL ARTIST致力於組織音樂會以及其他演出活動,促成實現福蘭克斯耐特拉、保爾安卡等海外大明星的香港公演。另外,還致力於培養香港當地的演藝人材。94年,設立個人的音樂宣傳公司Entertainment Limited、並成功地組織了海內外諸多演藝人士的音樂會,爲香港的演藝事業的發展做出了貢獻。

--第一次見到張國榮是在什麼時候?

是在RTV比賽的時候第一次見到他,穿著紅色的西服,唱的是一首英文歌曲《AMERICAN PIE》,其是非常有魅力。我想冠軍一定是他,可是獲第一名的是一位唱廣東語的歌手,唱的歌曲缺少動感,又極其平淡。張國樂最終排在第二位。不過前二位就有資格參加在夏維夷舉行的國際音樂節,在那兒他獲得了最高演出獎。從我第一次見到他起就感覺到他是一位長相英俊,歌技超群相當有潛力的歌手。

--不過、您不是馬上就和他進行合作了吧?

張國榮當時是RTV的專職歌手。我那個時候的主要工作是從外國邀請藝術家開音樂會。自己的公司裏還沒有專職歌手。第一次和他合作的是在81年,唱片製作部門設立的時候。

--見面的時候他給您留下了什麼樣的印象呢?

真是很英俊,不過還是有點孩子氣,很直爽,想什麼說什麼。不過對於這點來說對付新聞界可有點麻煩呀。

--實際上是不是很麻煩?

比預想的還糟,(笑) 又愛說,又不會說,招來了很多誤解和抱怨,引起了不少不必要的麻煩。

--當時、有沒有做他宣傳方面的策劃?

沒有,我們公司只是負責他唱片製作這部分。不過,他的性格很好,不管什么都很努力地去做。雖然新聞界寫了不少惡意中傷的文章,但是他給人留下的印象很好,這些風言風語當然不消自滅。而且接受採訪的時候我都儘量和他同時出席,向他提出了一些建議和忠告。

--那時和現在、您看張國榮有什麼不同?

最大的變化呢……是作爲歌手、作爲演員都變得是第一流的了。變得非常專業化,不過,性格可一點也沒有變。(笑) 的確人是變得很成熟了,性格還是那麼正直坦率、表裏如一。但是,愛撒小孩氣可是一點也沒有變呀 。(笑)

--是怎樣撒小孩氣的呢?

撒得很高明呢(笑)。比如,他讓我生氣的時候總是有的吧……但那以後見面的時候,他突然用擁抱的姿勢跑過來,很高興地說起來了一些各種各樣的別的話題。我雖然想的是見面時一定要罵他。但是見他那可愛的表情之後又什么也說不出來了。

--成熟之後、和新聞界的關係有什么變化了嗎?

說他變化了呢不如說周圍發生了變化。如果是新聞界寫了什么惡意中傷的文章,不等他氣憤,他的歌迷早已經抗議了,就像車輪和車閘不能分離一樣。

--是歌迷成了他的守護神吧?

不錯,20年來擁護他的歌迷簡直太多了。不少父母和子女兩代都是他的歌迷,他們對張國榮正直的性格都很瞭解,不管新聞界寫了什么他們都信任張國榮,而且對他的表情他們都很注意觀察。在電影的外景拍攝現場他表情嚴肅的時候,他們從不打攪,而是在遠處等候、等他的表情變得輕鬆的時候,好了OK,馬上跑上去請求他簽名。

--如果您想向張國榮提一點建議和勸告的話?

嗯……他現在的情況非常好。從前呢,娛樂圈競爭很激烈,什麼時候精神都很緊張。不過現在,他已經沒有了爲掙錢而工作的必要了。各方面都變得很自然,可以按自己的生活方式去生活。

對於工作他可以說是完美主義者,對下面的工作人員的要求也很嚴格,但絕不提非分的要求。做事也很公道,對於工作漫不經心的人提出意見。對於不可避免的錯誤他從來不發怒,反而安慰對方。不要緊,沒有關係,不是你的錯誤!等等……。每當張國榮那樣說的時候,下面的工作人員都很感動。

所以,如果是我向張國榮提出忠告的話,就是「和現在一樣,不要變」。


梅豔芳 Anita Mui



「我和哥哥的關係?是性格完全不同的兄妹吧。」

歌手、女演員梅豔芳63年生。

82年在歌唱比賽中優勝,並以此爲契機作爲歌手登上舞臺。憑藉小的時候在粵劇團鍛煉的歌唱力和演技力,不斷擴展自己的活躍範圍,以和張國榮一起出演的*緣份三片在電影界展露頭腳。之後在《偶然》、《胭脂扣》、《金枝玉葉》等片中一起演出。

--最初知道張國榮是在什麽時候?

在電視劇裏。“哇、好英俊呵”,就是當時最初的印象。

實際見面的時候,是因爲同屬一間唱片公司。最初督經覺得這個人很冷淡,但後來有一次一起去國外巡迴演出時改變了印象,啊,原來不是那麽回事。是一個非常容易親近的人。

--怎麽形容你們兩個人的關係?

正是兄妹的關係。而且是性格完全不同的兄妹。*笑*

比如說一起拍電影的時候,他能準確的把握電影的內容,是用完整無缺的狀態來面對現場的那一種類型。但是我屬於那種根據當時所處的周圍狀況的變化來施展演技的那一類,相比較來說以臨時穿插爲多。我們倆乍一看就像水和油一樣、但這就是我和哥哥實際上象美妙的化學反應一樣,會有好的結果出來。的確是我們性情相投吧。

--個人方面也是性格完全不一樣麽?

是的,是這樣的。哥哥的身體非常健康,生活中經常注意保護身體。而說到我呢,經常是喜歡和朋友們一直玩到深夜的那一類。所以,經常被提醒:“你應該好好愛護身體。”是的,是像哥哥和妹妹一樣吧!

--把張國榮作爲大哥,有些事也和他商量嗎?

是的。特別是個人的煩惱,常常拿出來商量。工作方面的事,我自己本身也積累了些經驗,不營怎麽樣大部分自己能夠解決,可是一旦有關戀愛的問題的話,我就完啦。所以戀愛方面一有了煩惱就經常和哥哥談一談,聽一聽他的意見。

--你經常是被提醒注意某些事,反過來,如果請張國榮引起注意的話,有那些事呢?

是啊,希望他儘量放鬆自己。工作方面,個人方面他總是要求完美有時過份緊張……。想對他說再儘量地使自己輕鬆一點。

--最後,開門見山、直截了當地講,張國榮的魅力所在是什麽?

還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非常有魅力。拍相戀的兩個人凝視的場面時,感情接連不斷地進入到角色中,能變得從心裏真的喜歡上他。當然只是在電影中啦*笑*。攝影剛一完了之後就又恢復到兄、妹的關係,又該被他說:“總是夜裏出去玩可不行啊!”*笑*

女演員莫文蔚 Karen Mok



70年生,留學於倫敦,義大利等地。精腫英語、葡萄牙語、義大利語、法國語、廣東語。93年出演電視劇初次登臺,與張國榮一起在「色情男女」裏合作。之後在MTV和演唱會上也多次合作。

『張國榮是位溫柔,可以信賴的人」

--第一次見得到張國榮是在什麼時候?

我5歲的時候(笑)。張國榮在演唱比賽會上獲亞軍的時候,我向他獻了花。

--那時候的印象呢?

唔……非常英俊(笑)。雖然是小孩子,不過我很早熟。

--從那以後又見到他是什麼時候?

中學二年的時候,去看了他的演唱會。那時候我雖然還不是超級歌迷,但是由於坐在靠前面的座位上,有幸能夠和他握到了手。在歌星的演唱會上得到握手雖然經常有,但是一般只是感覺輕輕象敷衍了事一樣。可是張國榮的握手非常有力,我不知不覺渾身都發軟了(笑)。從那時起,我就成了他的超級歌迷。

--從那次之後又見過他嗎?

說實話,見了很多次(笑)。因爲我母親是ATV的一個部門經理。

--那麼、在〈色情男女〉裏初次合作的時候也就沒有太多的緊張感了吧?

是的,作爲前輩他教了我許多,所以也就很輕鬆了。即使是描寫愛情的戲,也沒有什么恐懼感……如果是相同年齡的人的話,我想反而有緊張感了。他象老師一樣認真地教我引導我,緊張感自然也就沒有了。

--您演的是戀人角色,不過和他的年齡相差太大,那種戀人間的微妙感覺是不是沒有呢? 不、完全不是。雖然實際上年齡相差很多,不過他看上去非常年輕,面容還是那麼英俊,不協調的感覺一點也沒有。

--在MTV和演唱會的合作、是張國榮邀請你的嗎?

是的,他是位非常給予新人機會的人,我十分感謝他。

--在您來看、真實的張國榮是位什麼樣的人?

實際上我是叫他張國榮叔叔的(笑)。他在各個方面都給我提了很多建議,甚至私人方面的事情不管什麼都和我交談。無論什麼時候他都是位溫柔的,可以相信的人。不只是我,周圍的人都有這種的體驗,他是位把朋友的事當做自己事的人。

--和張國榮做朋友,給您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什麼?

留下印象最深的還是。歲時初次見他的身影,還有演唱會上多回客串出演。對我來說,在那麼多的觀衆面前唱歌是第一次,絕對不能失敗,實在太緊張了……。在沒有自己演唱的時候,我一音坐在觀衆座位上看他的演唱,他確實很棒,很專業。頓時對他又更加敬重起來。

--張國榮好象要開始做起導演、在他的作品裏您想參加演出嗎?

當然,我從他那邊也聽說他開始做導演,如果使用我的話,一定想試試看。

歌舞伎演員板東五三郎

Tamasaburo Bando,

(Renowned Japanese Opera Singer specialised in female role)

 

「能共敘人生的才是真正的朋友」

56年成爲十四代守田勘彌的合屋子,翌年將板東喜的字作爲自己的姓,以“寺子屋”的小太郎身分初登舞臺。自86年開始的國外公演廣博好評,以後與世界著名藝術家共同進行舞蹈創作和現代劇表演等,活動範圍日益擴大。

另外,自86年的〈羅蜜歐與朱利葉〉之技開始轉向劇本導演方面,*夢之女*、*天守物語*等的導演、作爲導演的才能亦受到高度評價。

--您和張國榮是怎麽認識的?

第一次見他是在歌舞伎座。他來日本開演唱會時,特地趕來觀看我的演出。那天沒有多少時間說話,就約定。下次兩個人一起吃飯好好談談!。去年他來日本時我們終於實現了諾言。

--終於有時間見面,您對他的印象怎麽樣?

感覺非常瀟灑而自然。沒有帶隨從,穿著也不華麗,看上去非常自然。無論從衣裝還是行動上都讓人感覺是一個有著獨特個性的人。而且,他還很會細心照顧別人。

--從什麽地方可以看出他會細心照顧別人呢?

比如說,上次我們見面時,一起吃飯,還一起去千鳥淵賞夜櫻,他對我始終很照顧,上車時讓我坐在最安全的位置,風大時又輕輕地爲我關上車窗,很細心又周到……。

是的,他給人的印象是。細心而可靠的人!比如像我自認爲本來在生活中並不是很堅強,但和他一起說話,可以感覺到他對生活的堅強姿態。當然在工作上他也是一個有著堅強信念的人。

--見面時還談了各自的工作嗎?

是的。關於電影、關於藝術,談了各種各樣的話題。當我說到第一次看的他的作品是〈霸王別姬〉時,他笑著對我說。那個角色是你也能演好的角色啊!*笑*。我說。角色本身也許我是能演好,但與角色同樣有著中國民族自尊的你才能真正演好,。

說起中國,他好像在考慮在香港的生活和藝術活動,而對於日本的藝術他說很羡慕日本的藝術不太受制約。

--你們兩位,有許多作爲演員、作爲演出者的共同之處,在一起是不是有談不完的話?

是啊。但除此之外,我們也談了很多別的話題。其中我最不能忘的,是當我們談到人生有很多悲傷事和困難事之時張國榮所說的話。他一邊看著餐桌上的鮮花,一邊說:“但是我想我們的人生中有上帝給我們贈送鮮花,所以我們必須感謝人生。把這些看作幸福之事,就可以渡過任何痛苦事和悲傷事,……。”

我認爲不光是談工作,能互談人生的人才可以說是真正的朋友。所以從這種意義上來說,張國榮今後也是我應當尊重的人。


音樂藝術家谷村新司 Shinji Tanimura

(Famous Japanese Pop Singer)

 
89年初次登臺以來,推出單曲唱片60張,專集唱片61張。一個擁有銷售約3千萬張的記錄並且還在不斷更新的藝術家。演唱他的歌曲的歌手越來越多,張國榮就是其中的一位。在89的告別演唱會上,張國榮用谷村先生的歌「花」這首歌曲做了最後的點綴。

--您初次認識張國榮是什麼時候?

81年,和譚詠麟、CHO YONPIRU等三人談起了關於「和亞洲各國的歌手一起舉辦音樂節」的話題,然後開始PAX MUSICA的活動。第一次舉辦是在84年,聽當時參加演出的譚詠麟說「在香港還有一個叫張國榮的好歌手」這話的時候,才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

--譚詠麟就是那個曾經一個時期和張國榮一起平分歌壇的人嗎?

對。也許是爲了想介紹介紹自己的後輩吧。實際見到張國榮的是從那以後又過了一段時間……那是什麼時候來著?我想好象是東京音樂節的時候……。

--那時候、您對他的印象怎麼樣?

用一句話來形容就是「一個很性感的人」。他的眼睛很有神,和人談話的時候,目不轉睛地看對方的眼,慢慢地說,並且能很好地接住話題。在娛樂圈裏只說場面話的人很多,但是他並不說那種籠絡人心的話,讓人感到很單純。

另外,張國榮讓人感到和其他娛樂圈的人不同的地方是有「存在感」。但是,不僅開朗,而且在某個地方持有存在感的人,也許更惹人注目。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他就很顯得特別。

--您和他有私人方面的交往嗎--

和他見面的時候,我曾說過「來我家玩」,但是很遺憾,他還沒有來過。他來日本的時候我正好去了海外等等,錯過了很多機會。但是,他有演唱會的時候,我肯定是送上一句「請多努力」和花束來助威。

--張國榮好象唱過很多谷村先生的歌吧。

是的。因爲好象有人說「唱谷村先生的歌、會有好運」,所以似乎有很多的亞洲歌手們在唱。張國榮也是。在他的告別歌唱會上,做爲終曲,他流著眼淚和會場裏的人一起喝了我的歌〈花〉。我聽了以後很高興。

--你有沒有向張國榮提供過歌?

沒有。還沒有在一起做過音樂。不過只要他願意,我非常願意合作。我想我與他是能夠合拍的。



服裝設計師和田繪美

Ms Emi Wada

(Renowned costume designer/Costume designer of the movie

“Bride with White Hair”/Oscar Winner for Best Costume)

 
[見面之前幾乎不知道他的事但反而覺得交往很自然」

在電影、舞臺服裝設計方面是日本首屈一指的人。50年代起作爲服裝設計師活躍在舞臺背後,普在黑澤明導演的作品*亂*中擔任服裝設計,獲得第58屆奧斯卡金像獎最優秀服裝設計獎,此外還獲得過許多國際大獎。與張國榮認識是在擔任〈白髮魔女傳〉的服裝設計時。

--您第一次知道張國榮是什麽時候?

由於讓我擔任〈白髮魔女傳〉的服裝設計,所以他們給我看張國榮和林青霞的照片,那是第一次。在那之前曾經看過〈阿飛正傳〉,但那時候只是純粹看電影,沒意識到那是張國榮。

--第一次見到他是什麽時候呢?

是已經設計完服裝以後,在製作記者發表會上見到的。張國榮那天穿著一件白色的毛衣配牛仔褲,一副輕便的裝束,讓我想起黑澤明的電影〈羅生門〉裏出現的森雅之。看上去很有風度、會穿衣服、也好像很有深度。這是我對他的第一印象。

--穿上您設計的服裝的張國榮跟您想像中的一樣嗎?

我認爲並非根據演員設計服裝,而是爲了表現劇本上的角色來設計服裝,才是服裝設計師的工作。做成的那一件跟他演的角色很相配,張國榮也很高興地說。第一次穿這麽漂亮的服裝!。

--攝影時見過好幾次嗎?

因爲很忙,機會並不多。但總覺得和張國榮很意氣投合,把頭髮垂下來遮住臉比較好!,這樣的話,要是觀衆著急的時候把頭髮往上一撩,她們肯定會歡叫四吧,等等,我們兩個人有時說這種話。我幹過黑澤明導演的*亂*、敕使河原導演的*和休*等,總之都是形象比較沈重的超大作的服裝設計工作,所以以前就很想幹香港的娛樂電影。

--在那以後也和張國榮保持著私人交往嗎?

是的。像我因爲本來不是他的影迷,他也不必顧慮,所以我們的交往很自然。現在也一直繼續保持著友好的關係,我去香港時或是他來日本時一起吃飯啦什麽的。啊,對了,好久以前就說過要一起去曼谷玩,但結果至今還沒實現。張國榮對我說:“你工作太多了,要好好休息啊,我會帶你去按摩!”*笑*

--在一起也談工作嗎?

是。因爲一見面,總是會談到。現在在幹什麽,下次幹什麽,之類的話題。現在他不正以絕好的姿態工作著嘛。電影也不論大小,看來他正在幹自己喜歡的工作。他是屬於那種不設事務所,只憑自己的判斷決定工作的人,總是想親自到現場去,直接進行各種交涉吧。從這點上來說我們有不少相似之處。

--您也給他提一些有關工作上的建議嗎?

我不是製作人,沒法跟他談錢的事,但我給他一些意見。所以演電影時、開演唱會時他總會向我報告。

--他一定很敬慕您吧。

當然我也很喜歡他呀。上次因爲要參加一個歌劇的工作而必須長時間呆在柏林時,還特意帶上他送給我的幾枚CD,有時想起他就聽。我和其他的香港明星也有一些交往,但還是他最特別,我是他日本的媽媽呢。*笑*

曾佩珊 為你鍾情同經營者

Interview with partner of Wei Nin Zhong Qin Coffee Shop





香港島,從銅鑼灣車站步行大約10分鐘左右的咖啡店“爲你鍾情”。1989年張國榮引退時,當影歌迷因覺得再也見不到他而覺得寂寞的時候,他曾經許下諾言:“什麽時候,我一定會設立一個和大家一直保持聯絡的地方。96年實現這個諾言的就是這間咖啡店。他也信守諾言實現了。拿97年環球演唱會的副券來店的客人,可以享受到免費的咖啡服務的約定”。"My door is open"--至今張國榮對造間咖啡店的姿態也沒有改變。它已經成爲了影迷、歌迷們休憩的地方。

[“順便到咖啡店來,好象已經成爲他生活中的一部分”」

自從她嫁到香港有名的俄式餐廳。皇後飯店*皇後咖啡*"之後,現在從事於皇後咖啡店和麥麵包餅系列店的經營。在〈阿飛正傳〉的拍攝過程中,皇後飯店曾被作爲拍攝場地使用。這個機會使她能與張國榮相識並促成了他們共同經營咖啡店。

--您被委託營理這家咖啡店的經過是怎樣的?

他之所以創立這家咖啡店是爲了實現。爲影迷、歌迷們設立一個任何時候都能見到我的地方。這個承諾的。他把這個店的經營工作等計劃拿來同我商量的時候,真的令我吃了一驚。

我和他的關係變得如此密切是在拍攝〈阿飛正傳〉時開始的。在此之前張國榮自己很早以前就偶爾和家人一起來店裏吃飯,似乎皇後飯店的菜使他們挺滿意。

--那麽說這裏的菜和皇後飯店的大體上一樣吧。但感覺上除了菜肴之外,店名和內部裝修都很有特點。

店名是從他的歌名得來的。就像是英文。 “For Your Heart Only"寫的一樣,爲自己的影迷、歌迷、還有一般客人、年輕的戀人們提供一個優美、浪漫的談話、休憩場所。

內部裝修是依據張國榮的主張以整潔、簡單的色調爲基礎,由從事電影美術指導工作的設計師設計的。

--在這個咖啡店裏,張國榮個人所特別佈置的

東西都是些什麽呢?BGM好象是張國榮的曲子。牆上挂的是〈風繼續吹〉的金唱片。其他的也有很成功的白金唱片,但畢竟還是這個曲子最有深意。除此之外、就沒有什麽他特別要求放置的東西了。他好象不喜歡把自己身邊的東西亂七八糟地裝飾在店裏。實際上BGM也是應廣大歌迷的要求而播放的。他本人來的時候就播放其他的曲子。他好象對爵士樂啦、古典音樂啦、歐美音樂比較欣賞。

--另外、關於他本人又有些什麽注重的方面?比如服務、經營方面等。

就是這樣啦、總之他是一個愛清潔的人,甚至於衛生間都要親自過目,衛生方面非常注意。在服務方面更是要做到盡己所能、張國榮說。這是和歌迷、影迷們有過承諾的店,總之要拿出好的東西才行。有些服務過了頭,我會責備他說:“張國榮,這是做生意啊。可不是對待某個人服務啊”*笑*也就是說把收支計算置之度外,只希望來的客人滿意,這種感情很強烈。

--那麽說他信守承諾經常在店裏露面了?

是的,只要有時間他就會來的。與其說是來店裏察看,不如說他是來和廚房的人打打招呼、和朋友順路來喝喝咖啡。好象到店裏來已經成爲他生活中的一部分了。但是他好象很擔心如果自己一來,會引起影迷歌迷們的興奮,給一般的客人帶來麻煩。

--實際上影迷、歌迷們是不是很遵守規矩呢?

非常的好。特別是張國榮多年的影迷、歌迷,他們很瞭解張國榮的脾氣,儘量不去給他和他的客人增加麻煩。只是在他離開之前,悄悄過來請他簽名。

--作爲工作夥伴,你覺得他如何?

他非常優秀,因爲他是個完美主義者。所以他從不圖省事。當然,作爲工作上的夥伴也是沒有絲毫改變。站在我的立場來說,現在和他已經是象朋友一樣地在交往了。他不象一般的明星那樣趕時尚,迫流行。因爲他不管是高興的事,還是傷心的事,都毫不隱瞞地和我講,所以我覺得和他交往的很自然。


--------------------
风里笑着风里唱 感激天意碰着你 纵是苦涩都变得美 天也老 任海也老 惟望此爱爱未老 愿意今生约定他生再拥抱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3分!
2008-12-31 15:22:35
“人呀,最终还是相信他想相信的。”
--------------------
皓月当空,柔柔清辉,涤荡心中黑暗;不老传奇,至情至真,相伴人生苦短。
回复 举报

1 楼

2009-1-6 14:00:46

不舍得看完,先看了一部分,慢慢的看完。

--------------------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盛宴过后,泪流满面。
回复 举报

2 楼

2009-1-15 18:16:20

--你在學生時代一定是很得女孩子寵愛的了?

你是說我嗎?*非常乾脆*沒有這樣的事。我連想也沒有想過,有哪一個女孩子會喜歡我。儘管同班同學都非常想討女孩的喜歡,但是我卻不是這樣。我那時只知道玩網球呀排球這樣的運動。
*********

太谦虚了,林奕华可不是这样讲的哦~~

 

 

一個人,生活得太放鬆的話,存在的價值就太稀少了

*****

哥哥的教导,铭记!

 

 

--------------------
爱这世界哪够爱你伟大
回复 举报

3 楼

2009-12-25 18:22:46

珍贵的帖子!谢谢!

--------------------
如果你和我望见了麦田里的守望者 请微笑 请对视 态度都浮在生活的措辞里 我们都活在彼此的文字里
回复 举报

4 楼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我爱哥哥

22357名成员1428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