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我爱哥哥>>【重温《春光乍泄》】一层胸壁的距离:这么远 那么近

【重温《春光乍泄》】一层胸壁的距离:这么远 那么近

加入收藏 已经被1位会员收藏

2014-12-8 18:36:37

(写在前面的话:哥哥的角色里我最爱何宝荣,因此这是我最用心力去写也是最喜欢的博文,也是在群组里的第一个帖子,可惜当时还不会用博客同步,让我这篇一直在修改的博客错失了好多亲们有爱的交流。第一次戳进来看见这段话的亲可以移步我的改进版博客,相信有更多图片、就着回忆的音乐看起来更舒服些:http://i.mtime.com/7300322/blog/7813710/  )

 

 

透过一个基本在一间屋子里拍出来的公路片,又能看到什么?


  2014年夏天一个百无聊赖的午后,我才真正从头到尾完整认真地看到《春光乍泄》。然后,中邪也好,中毒也罢,一遍又一遍地重温,双眼再无法从何宝荣身上移开。

  翻翻关于《春》的影评,有人谈分离,有人谈回归,有人谈寂寞,有人怀念哥哥,有人科普技术流,有人论金像奖评委智情商在海平面以下的真理性。我想,不如换个角度吧,以最最宠爱宝宝的视角,谈谈距离。

  全世界都知道黎耀辉深爱着何宝荣,但黎耀辉可曾真正理解过何宝荣?

  出租车里,被打的遍体鳞伤的宝宝侧过脸,默默地偷看木头。是的,那动作只能叫偷看——猛地低下头却还是抑制不住的再次偷看。发觉的木头递来一口烟。宝宝需要的真是烟么?他闭眼缓缓吐出烟,却更像是长长地叹息。
  他自己把头歪在木头肩上。

  “为何住那么偏呢?”
  “便宜点”
  “也是,天花板很高,看出去风景也不错”有一搭没一搭的没话找话里,木头说着钱,宝宝谈着风景。

  宝宝问木头是不是看过了瀑布,他说等两个人一起去看,他满是憧憬地盯着那盏很靓的灯。关上门,木头却在紧张兮兮地藏宝宝的护照。

  全世界都知道黎耀辉爱何宝荣,他可以为了宝宝偷钱跑到离香港最远的地方,可以为他一句从头来过挥之即来,可以为他半夜三更天寒地冻的去买烟, 可以为他生病发烧了还得起床做饭。是的,挣钱,买烟,做饭,黎耀辉总是以最实际最物质的东西证明着自己的爱。不愿让何宝荣外出,他用成堆的烟去禁锢;不愿 让何宝荣再次离开,他死死藏起护照,拙劣得像妄图用怀孕来拴住男朋友的傻女人。也许在他来讲,用尽一切唯一能抓住的,就是这些实实在在的东西了吧。因为他 从没有弄懂过,何宝荣心里是多么无助地渴望着他,而正是他自己把原本可以契合在一起的心越拉越远。

  “你后悔了吗?”
  “我后悔的要死!”
  喝醉的黎耀辉扔过酒瓶喝问何宝荣:“你叫我来干什么?”
  何宝荣像受伤的幼兽一般无助地缩成一团:
  “我只是想你陪陪我”

  全世界都知道黎耀辉整天提心吊胆的是怕何宝荣再次离开,但黎耀辉从来没察觉到何宝荣心里是多么不安。人都是这样,最缺乏的东西才最常挂在嘴 边,最怕失去的东西才一遍又一遍翻出来查看,好知道它一直都在,才安心。同理女孩子们一遍又一遍地问男朋友“你爱我吗?”,宝宝一次又一次地撒娇耍赖变着 花样的“搞”木头。他卖弄风情,是想木头可以解这个风情,一击即中的狠狠攥住他空落孤独的心。可惜,被打得鼻青脸肿时没有得到第一时间的关切,望着木头的 时候木头只会给烟,意味深长地 “饿了”只换来床太小无法两人睡,赛马场里卖力的欢呼雀跃而背后是张写满“我不认识你”的无奈脸。电影开头两人分开时宝宝说,在一起很闷,不如分开一下, 找机会从头来过。这个“闷”字何解,不言而喻。
  当假想的“他”出现,宝宝轻佻又不在乎地问是谁,问细节,但疑神疑鬼到神经兮兮地一遍又一遍追问其实已经充分暴露了他在乎、他害怕。他害怕,也许是害怕黎耀辉迟早会发现“原来寂寞的时候谁都一样”。 当黎耀辉发现这个秘密的时候,何宝荣连身体贴近的机会都失去了。

  黎耀辉有父亲有家乡有朋友,而何宝荣什么都没有,他只有黎耀辉。

  他害怕,也许是害怕那些没有的回应迟早永远不再有回应,两个一直相爱的人,却从一开始起眼中就错位了不同的方向触不到对方的心。

  阳关灿烂的屋顶上,木头蹲在远处低着头看地干活,而宝宝眼神落寞地望着天空。这画面很让人心痛,明明暖暖的色调却比同床异梦来的更加冰冷。

 

    黎耀辉,你觉得自己一直默默地容忍着何宝荣的任性,可你是否想过何宝荣吵着闹着非要私奔到离香港最远的地方也许是想你再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任何羁绊与偏 见的干扰完完全全只属于他何宝荣一个;你是否想过何宝荣吵着闹着非让你费劲巴力地搞辆破车开是想不被拥挤的巴士人群打扰只有你们两个,一起,去看瀑布。黎 耀辉,你说看到了小张家里的照片终于明白了小张可以开开心心在外面走来走去的原因是他知道有处地方让他回去。 可是何宝荣的每次离开真的都开开心心么?又是什么让他总是离开?你是否想到那只远远看去美丽放浪翩飞着的蝴蝶也许只有静静的贴近时才会发现他是只飘荡了太久的敏感的风筝,

 

而你木头从来没攥住过这只风筝的线。

 

 


  
  更清醒的永远更痛苦。
  
  藏好护照的黎耀辉望着何宝荣,然后安然入睡。已在梦乡的他不知道,其实自己才是被未眠人默默注视的那一个。
  
  全世界都知道黎耀辉痴守着何宝荣,可谁知道何宝荣也许才是一直一直在期待在等待的人?“不如我们从头来过”是何宝荣总爱对黎耀辉说的话,可事 实上,黎耀辉从来没遵守过。每一次分手又重聚,木头总会刻意离宝宝更远一些。未到布宜诺斯艾利斯,两人做爱时木头是僵硬的,而再一次重聚,木头干脆装傻充 愣地不解风情,大喊“你别搞我”不愿和宝宝睡在一起。
  被追问假想“他”烦了的黎耀辉说:“你管得我吗?你没和人睡过?”
  立刻干笑着低下头的何宝荣恐怕早知道吧,每次的重聚不是一键还原的干干净净,只是彼此再撕开更深的伤口。黎耀辉从来没放开过他的从前,从来没真正从头与他来过。
  
  又被追问得越来越深入的黎耀辉说:“我不是你。”
  何宝荣默然。
  
  木头啊木头,原来即使是你,心底的心底,那个你深爱着的何宝荣竟就这样不堪。 

  木头开始夜不归宿,宝宝对着镜子穿上靓靓的皮夹克,整理好发型,欣赏的同时脸上一闪而过的讥笑,不知是不是对自己一直的期待与渴望的嘲讽。最后一次分开——我想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吧,因为他走了,却再没有丢下“以后找机会重头来过”这句话。
  
  全世界都知道黎耀辉抵不过“不如我们从头来过”的魔咒,但有谁注意过施魔咒的何宝荣自打再次与木头相见,就已经溃败了?完全无视木头般与鬼佬 勾肩搭背地走入舞厅、卖力地叫好、疯狂地接吻,这一切就足够蒙住木头丢他在窗外咬牙切齿,但远远骗不过自己的心——发泄一般怒摔烟盒上车,车内的宝宝点燃 一根烟,眼里难辨孤独还是空落。也许,何宝荣自己也清楚,一旦再相见,自己就无法抵住黎耀辉的诱惑——可以真正心灵相犀的归宿的诱惑,会想方设法地扑入这陷阱中:约炮不成偷表,偷表不成干脆绝杀出苦肉计。
  
  医院里鼻青脸肿的宝宝面无表情的望着木头:“黎耀辉,不如我们从头来过”,可施出魔咒的自己却也认命一般,缓缓低下头。
  
  最后一次分开,宝宝打着电话索要自己的护照,黎耀辉说他害怕宝宝再次说出重新来过。木头啊木头,你是否想过,也许你再也听不到这句话了,因为 何宝荣始终更懂你,“从头来过”始终没有实现过,彼此的伤口也始终没有愈合过,再相见结局又有什么差别?宝宝找上门来敲门,可木头开门后,已人去楼空。
  
  是的,我相信黎耀辉不懂何宝荣,但宝宝始终更清楚木头。他以木头熟悉的物质方式回应着对方,改变着自己。那么大个放在裤袋里的护照,玲珑如宝 宝能不第一时间发觉不见了?但他直到最后的分开前从没提过,他是知道的吧,一个本子能给爱人的安全感。“穿那么靓出去买烟?”好,穿的靓你会介意,那么下 次出去不再打扮,可黎耀辉照样不信任。是啊,失去对自己对爱人的信心,即使用铁链时刻锁在身边,心仍是不安的。木头太不安,不安得察觉不到分开时的何宝荣 因空虚放荡于多如繁星的男人之间,可一旦和木头在一起,宝宝并没招惹过其他人,即使诱人如他连在赛马场角落都有人觊觎。有了木头,宝宝本可以很快乐。
  木头没对宝宝说过受伤的时候是他最开心的日子,木头也从没注意过宝宝的手一直一直缠着绷带,即使全身挂的彩都已经痊愈,即使双手已经灵活到能翻箱倒柜,也一直一直缠着绷带——直到天台上亲昵的吻被回应为冰冷的背影。
  
  
  目光紧紧盯着何宝荣是一件很虐心的事,因为越是看着他,越会觉得,总是先走的那个未必不知道痛苦,整天嬉皮笑脸的人只是不屑于在人前去表现伤 心。宝宝轻佻地吹嘘着自己曾经的男人“多如天上繁星”,可没有黎耀辉的何宝荣似乎并没有真正快乐过。每次的分离,被抽剥心力的不止黎耀辉,也有何宝荣。从 尚有力气地放浪形骸,到像没有灵魂的躯壳般滥交,直至如空洞的提线木偶般在异国男人怀中起舞,心底依稀浮现的,是曾经两个人共舞的剪影。
  
  Happy together,在一起时本曾有最快乐的时光。木头给宝宝喂饭时宝宝偷笑,改造单人床的星星眼,欢脱的赛马,知道木头帮自己出头时的得意。而最最开心的应该是共舞吧。说来真是奇怪,两个人分分合合过很多次,宝宝最喜欢的舞,木头竟然一直没学会过。
  “每次都忘记那一步。”
  厨房中两人相互缠绵着起舞,何宝荣幸福得如痴如醉,终于把持不住的木头索吻,宝宝却不给,一把将他的头揽入怀里,紧贴在自己胸前。
  
  
  黎耀辉,你能否记得那一刻,你曾与何宝荣的心只隔着一层胸壁的距离。 

 

 

  我很满意墨镜王目前给出的结局,这对相互深爱才彼此伤痕累累的爱人,与其人在一起却疼痛得将心越拉越远,不如天南海北隔出一个绝望的物理距 离。因为远得再也触不到,就可以一直揣着最不切实际的期待不怕被现实打碎,可以永远保留易被失望腐坏掉的最美的回忆——两颗心,曾近得只隔着胸壁。
  
  
  
  我由布鲁塞尔坐火车去阿姆斯特丹
  望住窗外 飞越过几十个小镇
  几千里土地 几千万个人
  我怀疑 我们人生里面
  唯一可以相遇的机会
  
  已经错过了
  
   ——《这么远 那么近》张国荣独白 

 

      因为又找到了传说中的HE拨乱反正来看,看过之后结合零度再现一对比墨镜素材上的取舍,倒是越发坚定了我的这些瞎分析,也越发坚定这个正片结局还真是最佳。所以在这里贴上想补充的话:

 

  我感觉很多人都在怨念结局两个人没有together,
  我也很怨念,但怨念的是没有一个人尝试去理解过何宝荣——即使是木头,即使是他本来有过一次又一次机会。
  整个电影里都是木头在诉说,对着观众诉说他的痛苦诉说他的释然,宝宝的台词却很少很少,少的可怜的台词里有撒娇有撒泼唯独没有诉苦。
    
  真正孤独的人从来不会满世界嚷嚷自己寂寞,真正的伤心者从来都在掩饰自己的伤心。
    
  总是喜欢自作多情地替宝宝这样的人委屈,这种委屈是这个片子最虐我的地方。

 

 

  
  
  
  正文后的碎碎念:
  
  一周目看春光,见开头床戏我就笑了。
  倒不是喜闻乐见的猥琐笑,而是被伟仔明显没入戏的僵硬肢体语言逗得笑场出戏了,心想着墨镜王是怎样突发善心的让这条过了。以他的没人性,不应该喊卡重来个百八十条直到打开伟仔新世界的大门(而重点其实还是满足墨镜自己的恶趣味23333)才对的么!
  不过接下来的剧情没让我来得及思索这个问题,因为!某人早被何宝荣萌得占有欲熊熊燃烧,嗷嗷狼嚎着恨不得化身霸道总裁一脚踹开木头,扑倒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狠狠得宠着、惯着、狠狠溺爱!
  
   二周目,是在重温过哥哥好多作品之后,感慨看来看去,惺惺念念的还是春光里的何宝荣。结合着后来的《摄氏零度》,对开头那场依然让我笑场的戏有了点自己的答案。
  
   三周目,是因为听了哥哥作曲的《这么远 那么近》不知道为什么,首先想到了何宝荣。
  
   四周目以及之后n周目,我写下这篇文,因为惊喜的发现《这么近 那么远》的MV里,哥哥提供的照片满满的竟真的全是宝宝(其实看来看去好像就两张),心里像是拿到了标准答案般心潮澎湃。
  
  n周目之后,我始终坚定地确信,这是哥哥的电影。戏份被剪得丧心病狂也好,当初舆论评价偏心到丧心病狂也好,都掩不住这部戏是绝对属于哥哥的 事实。换做其他任何人,何宝荣也许只是个漂亮又放浪的符号,甚至沦落为毫无说服力、只为推动剧情而设的存在。只有哥哥的何宝荣,他开心时,比孩童还天真的 笑眼里闪着纯净的光芒,感染得你无法不嘴角上扬;他诱惑时,销魂蚀骨的眼神足以撩拨任何人(恐怕不分男女吧)的欲望,明明慵懒而低沉的声线却比海妖之歌更 加危险;他发怒时,你才发现那清瘦的身体里蕴含着无法震慑的气场;可最最致命的,是恍惚中你总会觉得,何宝荣永远被孤独笼罩着,这种感觉有时可以很强烈, 以至于再看他举手投足,一个定睛都像掩着哀伤,一个低头都会落寞得让人心痛。再加上现实中扒去半条命的痢疾把哥哥本太过温润的脸磨得棱角分明,恰恰称极了 何宝荣的形象,病态而颓废,粗犷却美得摄人心魄。墨镜王把何宝荣定位为蝴蝶,我觉得只有哥哥,能让这只脆弱而虚幻的蝴蝶美丽到让你心甘情愿为他心碎,能让 默默凝视他的你莫名感到他那明明轻浮放浪的翩飞却如此沉重而孤独。多少人看过之后明明咬牙切齿地想愤恨何宝荣放荡,可憋了半天只挤出来一句“要不是哥哥演 的,我会讨厌死他”?这就是哥哥的演技与魅力:在少的可怜的戏份里,在毫无内心独白让观众带入的便利下,用他的一颦一笑让你“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但就 是讨厌不起来”。一位网友概括的极好,哥哥是这个电影的魂。
   套用影评里的一句话:我现在还是弄不明白哥哥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做到了。可悲的正是这份用尽心力到毫无痕迹、无懈可击的演绎,却成了某些人口中所谓的 “本色演出”。想想真是可笑,演了程蝶衣哄评哥哥就是程蝶衣,演了阿飞因为张国荣本就花花公子哥,演了何宝荣口口相传的,还是喜闻乐见的本色演出——呵 呵,敢情万千个各异角色,原来个个都是本色出演。个人自诩古今中外飙演技的电影也看过不少,以前以为一个演员自己疯魔、人戏合一的某个角色定格在银幕上没 有人再超越就很牛气了,但直到现在,哥哥的作品才让我真正理解什么是神演技:神到别人硬是不信这是从“无”中做戏出的“有”,神到让银幕外的看客们信以为 真到人戏不分,还洋洋自得的像发现新大陆一般自以为窥见了演员内心。只委屈了最清醒的演员自己。貌似是关锦鹏说的,哥哥短板在于太过漂亮,一张脸抢镜到别 人会忽略他的演技。可个人一路重温下来,这点实在不以为然,因为回顾好多以前早就看过电影时都在感叹,原来这是哥哥演的啊。印象中只有角色,模糊的恰恰都 是哥哥的俊脸。
  
  扯太远了,回到春光。在大秀脑洞的《摄氏零度》各种风中凌乱的结局里,个人挺喜欢自杀那个的,因为我喜欢那句台词:
  
  “每次都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其实我也行的,只是不舍得而已。”
  
  加上正片一起,我觉得这是黎耀辉台词里最贴心的一句话:原来黎耀辉知道自己是何宝荣唯一的归宿,原来有父亲有家乡有朋友的黎耀辉可以放下一切 羁绊,唯独放不下何宝荣。如果是这样的黎耀辉,我会更喜欢,可惜墨镜没放进正片。想想如果素材够用,把片子弄成像青涩文学里《心》那篇一样,同个故事同个 自杀结局,俩个人一冷一暖两个视角,应该挺带感的,可惜拖延症某墨镜再囤,也囤不出何宝荣更多的素材了。所以正片的处理算是最佳的了吧,虽然分开,可希望 一直都在。(碎碎念快比正文长了是闹哪2333333333333)

 

 

--------------------
求粉求赞求回复这些需求赤裸裸写出来真的合适么?矜持的我望天思考一下。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我爱哥哥

22353名成员1429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