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李丽珍>>三十八年还故国(土)长篇小说3热情忆江南

三十八年还故国(土)长篇小说3热情忆江南

加入收藏

2016-8-23 22:06:55

想回国吗?大海的彼岸就是祖国、故土,那里有自己的老母、舅母、娇妻、还有自己的兄嫂、侄子,那里有生他养他的父老乡亲、山川、田园。谁愿背井离乡,漂泊在异国他乡哩!但自己毕尽作了可耻的俘虏,哪还有脸回去见自己的乡亲父老啊!又听敌人宣传说,国内在搞减租退押、清匪反霸,土地改革,像我这样的人在解放前自己多少做了些坏事,回去会不会像土匪一样被镇压,虽然我从未干过土匪的勾当,也从未拉过血债,但新帐老帐一起算,我可吃不消,再说在俘虏收容所也把人教聪明了,凡是要回国的就是拳打脚踢、皮鞭、棍棒,好汉不吃眼前亏嘛!先不说我要回国,到时再商量定夺。

回到帐篷内林文雄将审讯经过和他的对策告诉了三个兄弟。要他们见机行事,三人中仅赵文华听信了美军的宣传,想到美国去见见大世面。坚决不愿回国,其余两个都想回国,林文雄叫大家求同存异,以兄弟友情为重,同生死,共患难,团结一致对付敌人。

兄弟四人中仅赵之华一人文化最高,读过教会学校,会一些日常英语会话,李大安经常把他抽去给美军看守当翻译。这样其他战俘营的情况,林文雄他们就会从他那里得到。

一天,一个胖得出奇的美国军官到战俘营视察。李大安又叫赵文华去当翻译。关在篷子里的战俘一见到他就吐口水,很鄙视地叫他“可耻的叛徒”。他一声不吭,默默地忍受着,当美国军官走到一个篷子前伸着脑袋向里面张望时,一个志愿军战俘忍不住心头的火气,脱口而出说:“美国蠢猪!”跟随的一个南朝鲜翻译在美国军官耳边说了两句,美国军官恼羞成怒,嚎叫着冲过去给了这个志愿军战俘两耳光,还要叫抓出去枪毙,赵文华急忙笑着挡住那个美国军官向他说了几句英语,说得这头“蠢猪”转怒为喜,哈哈大笑,说了声“OK!”一扬手走了,赵文华又向那个南朝鲜翻译解释说:“中国幅员广大,方言土语繁多,随地域不同意义也不同,在你看来是贬义,其实是褒义。”接着他又举了几个例子,说得那个南朝鲜翻译连连点头称是。过了一会,赵文华回到那个帐篷,找到那个战俘说:“你痛恨敌人,这是好的,但不能不讲斗争策略,刚才你险些出问题,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说得这个战俘和其他听的战俘暗暗称是,可谁也不吭一声。

秋风扫着落叶,寒霜像针一般刺痛着志愿军战俘的肌肤。第一联队二百名志愿军战俘被一队美、李匪军押着到济州岛飞机场仓库搬运物资。一袋袋,一箱箱的货物从仓库扛出,装上一辆辆军用卡车。战俘们干了一整天,一会儿也不让休息,快到傍晚收工时肖华贵肚子痛得实在厉害,悄悄跑去解大便,忘了给林文雄等人说,收工时美军下士发现少了一名战俘,林文雄以为他趁机逃跑了,暗暗为他祈祷,美军下士问他:“你们小队怎么少了一个?”林文雄马上替他打掩护说:“刚才都在,一定是解大便去了。”赵文华连忙翻译给美军下士听,他立刻派人去找,果然肖华贵正蹲在货堆后解大便,美军下士走过去拧着他的耳朵,按着他的头,用枪和刺刀逼着他,说:“you eats it with rel.ish(吃……吃……)(你吃下这个食物!)”肖华贵很想抓起一块砖头给美军下士砸去,又想到这样会连累战友,特别是身为小队长的林文雄大哥和其他俩个兄弟,他闭着快要冒出火来的双眼,伸出愤怒得发抖的双手,把自己拉出的大便捧了起来,一口一口地吞了下去,虽然他恶心了好几次想吐,但还是吞下去了。美军下士看得发呆了,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站在战俘队列前训话:“以后有谁偷跑去解手的照样处罚!”林文雄马上声明:“他是给我请了假的,怎么说是偷跑哩!”赵文华也马上翻译解释给美军听。这一下两百名志愿军战俘全愤怒了,当场提出抗议,回答他们的是棍棒和刺刀。回联队后由赵文华联络林文雄领头第一联队全体战俘向美军战俘管理当局正式提出抗议,又被敌人用武力镇压下去。林文雄被撤去小队长职务,拉去毒打了几次,逼着在他身上刺上“反共抗俄”的字样,关了半个月刺笼,回到帐篷内已是遍体鳞伤,气息奄奄了。

作为中国人,从台湾派到集中营“CIE学校”的特务闻知此事也愤愤不平,说:“美国兵太欺侮中国人了!”几名国民党特务联名向济州岛战俘营美国宪兵上校司令提出辞职。

黄玉祥生着一张黑黄黑黄的脸,一隻眼睛受伤后愈加显得丑陋,性格内向,生性胆小,最初老想着回家,受了几次严刑拷打后,怕被特务、败类屠杀而进了“不直接遣返”战俘营。一九五二年岁暮,天寒地冻,西伯利亚的寒潮铺天盖地而来,席卷着济州岛的每一寸土地,黄玉祥和两百名战俘到济州港军舰上卸粮食。穿着薄薄一层短袖“战俘服”饿得面黄肌瘦的战俘,背着上百斤重的大麻袋,从军舰上一趟一趟往下运,脚步稍慢一点,美军士兵就是一枪托,常常有人在过屯船跳板时失脚或被打落水里淹死。

收工了,战俘们排成长队,美军士兵挨个搜身检查,轮到黄玉祥了,他有些紧张,忙把藏在上衣口袋里的两把碗豆掏出来往海里扔,不料被美军士兵发现,他立刻被抓出来,美军士兵掏出他身上剩下的碗豆,扬手扔进海里,然后一双大头靴在他身上乱踢,枪托、棒子像雨点般落在他的头上、身上,他只好连连求饶。最后,美国兵用刺刀在他脸上划了一个大口子,顿时,满脸淌满了鲜血。美军士兵说:“这是给他留一个纪念,也是给你们的警告!”美军少校站在一边,“OK!OK!”地狞笑着,军舰上的美国水兵,吹着口哨,挥着军帽,为打手助兴、呐喊。黄玉祥和战俘们屈辱地低着头,不忍心去看这个撕肝裂胆的场面。

当天晚上,黄玉祥通过赵文华给林文雄带了一个口信,说他要走了希望三位兄弟多加保重。他把自己的饭送给同一个铁丝网帐篷里的两个四川同乡,大家都饿极了,见了饭如见救星,也不多问,只是连连感激,两三口就吃下去了。入夜,黄玉祥将鞋子、衣服穿得整整齐齐,呆呆地坐在地铺上,自言自语地说:“为什么弄到这步田地?简直连阴间地獄也不如,我是哪辈子作解了孽,何时才能出头啊!”他长长地叹着气,微闭着眼睛,一滴一滴的眼泪不住往下掉。两个四川老乡先还劝他一阵,“要想开点,总有出头的日子。”后来也睡着了,等别人都睡着了,他解开身上的裤带,套在铁丝网的横柱上,上吊自杀了。

林文雄他们三位弟兄得知黄玉祥的死耗后抱头痛哭,将自己的晚饭省下,放在地上祭奠。林文雄痛哭流涕跪在地上说:“二弟,你走得太早了,你家乡还有亲爹、亲娘、娇妻、幼子,你应该享受天伦之乐的啊!”肖华贵也跪在地上不住地向西方叩头,泣不成声地说:“老天爷在上,保佑二哥到了阴间能吃上一碗饱饭!”赵文华跪在地上捶胸顿脚,悲痛欲绝,说:“我怎么这么糊涂,没有听出,他话中的意思,还说他准备逃跑哩!是我害了他啊!”祭奠完毕,他们一齐向天发誓:“风雨同舟,患难与共,无论任何艰难险阻,决不抛弃弟兄。”

五、自强不息

寄人篱下的小自强时时处处感到自己好像是低人一等的下贱小人,婶娘每天分配他和干姐姐玉香早上起来就必须把一个堂屋、四个睡房、一个大厅的清洁做好,一有空又分配做这做那。玉香是林文雄的干女儿,生得皮肤白嫩,五官端正,眼睛水灵,比自强大六岁,是供烟馆子使用的丫头,玉香很心疼自强,总是把脏活重活抢着干,给他腾出时间读书。他早起晚睡,从“三字经”读到“百家姓”,从“增广”读到“幼学琼林”,每天来烟馆子抽大烟的有一个“烂秀才”,在乡上小学当教师,看自强聪明好学,一有空就抱本书在读。多次给自强的妈妈、二叔、二婶说叫他们送他去读书上学,他二婶恶狠狠地说:“他去读书,家里的活路谁干?”自强的妈妈经常教育自强:“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你要好好 读书,为林家争光,为你爸爸、妈妈争气!”为了使自强能读上书,她主动承担了洗衣、做饭、喂猪、砍猪草、做清洁等家务活重担。七岁那年小自强终于上了全乡唯一的一所小学。一年后,老师看他实在聪明好学,四年级要办一个班又收不够学生,他一下从一年级跳到四年级,学年考试仍名列榜首。

就在他满八岁那年发生了一件对他震动很大的事:自强的老表李佑福与乡长的两个在县城读中学的二儿、三儿耍得很好,与王大爷、刘三哥的大公子、二公子也经常在一起,抽烟、喝酒、偷鸡、摸狗,甚么坏事都做。一天,他们四人鬼鬼崇崇来找李佑福密谋什么大事,早被小自强看在眼里。李佑福不能作主,说跟婶娘说去,林乡长的二儿、三儿早就听哥吹嘘说:“李素贞如何与他私通,如何妩媚风骚。”早就想领略一下,但那是哥哥的情人,比自己又大三、四岁,实在不敢贸然行事,先与王大爷、刘三哥的两个十六、七岁的公子一商定,决定以抽大烟为名,先叫李素贞来陪,然后见机行事,不行就叫玉香丫头来也行。他们四人来到素贞面前,丢了两个袁大头,叫她:“素贞姐,买四盒烟,你来教我们抽抽。”素贞一看四人没安好心,又早听乡长的老大说老二、老三已经知道他们的风流韵事,又不敢拒绝,忙说:“怎么你们又要抽烟了,你们父亲知道了我可担待不起。”四人齐声吆喝:“我们父亲早就知道了。”林乡长的老二一句话把素贞给怔住了:“你就不怕我父亲知道你与哥的事!”她乖乖地收了两块大洋,端了两个烟盘子,上面各放两盒大烟,忙叫玉香:“快陪四位少爷到山花档头那间小屋去抽烟。”这正中四位少爷的下怀,他们约李佑福一起去。自强跟在玉香姐的后边寸步不离,李佑福像吼狗一样:“快滚!你跟着去干啥!”四位少爷都喜欢自强聪明、乖巧。林乡长的老二说:“教他长长见识,将来也多一个兄弟。”

这是一间很背静的小屋,门一关甚么声音都听不见,五个恶少等玉香和小自强一进屋就把房门关了,一会儿又听李素贞在外面上了锁,并叮咛玉香:“玉香!你要好好伺候四位少爷!”玉香一下子警觉到要出问题,忙开门要走,早被五个如狼似虎的恶少抬手抬脚、按脚按手按在床上。小自强一下惊呆了,以为他们要杀玉香姐,连忙高声呼喊:“杀人啰!救命啰!”婶娘 在外吓唬说:“强娃!管你屁事,看我打你!”及至他们将玉香姐的衣服、裤儿全拔光了,自强才反应过来:他们要干头回婶娘与乡长的大儿干的那种事。玉香手脚乱蹬,横蹦顺跳,口中不断呼喊:“救命啰!来人啊!”只听婶娘在外面吆呵道:“又没有要你的命,迟早都有那回事!叫唤啥!”玉香怒目圆睁,向着门吐了一口唾沫,说:“你当婊子还不够……”说话之间,林乡长的二儿早已脱得一丝不挂,像一头野兽,眼里露出淫邪下流的凶光,朝玉香姐身上猛扑上去,玉香姐不住呼喊:“我不干嘛!我不干!” 用手脚拼命反抗又蹬又打。其余四个帮着按手按脚,自强则拼死拼活来扯按在玉香姐身上的男人,李佑福封门给了自强两耳光,斥责道:“又没有日你亲姐、亲妈!”林乡长的二儿骑在玉香姐身上恣意行乐,说:“见者有份,等我日够了一个一个上。”自强被打到墙角捂住脸哭。只见玉香眼流水长淌,眼泪汪汪的一双眼睛露出可怜巴巴、无可奈何的凄楚的光芒。她口里发出像奔赴刑场一样的惨叫声,李佑福忙用手去捂她的嘴,被她咬了一口,他用口含着手指止血,恶狠狠地说:“一会才有你够受的!”不一会就只听见玉香有气无力的呻吟声,最后只剩嘤嘤的哭声了。王大爷的大公子早已光着身子迫不及待地等在那里,不住催促那忘乎所以的花花公子。其余三人也跃跃欲试被看得心花怒放。只有自强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干同一件事,他二婶与林乡长的大儿又那么高兴、快活,玉香姐却像上杀场一样痛苦。总之,玉香姐的痛苦就是他的痛苦,他人太小,不能像母亲夜晚给他讲的孙悟空救高家荘小姐一样救玉香姐,如今只有用同情和怜悯的眼神来支持玉香姐挺过这一关,玉香姐微睁着双眼,头侧向自强,一边默看着他,咬紧牙关,忍受着恶少的凌辱。待林乡长的二儿从玉香身上下来,自强才看到玉香姐的下身流了不少血,林乡长的二儿像一个胜利者洋洋得意地说:“够味!她是处女!”接着是王大爷的大公子、林乡长的老三、刘三哥的老二,一个接一个往玉香身上按。待李佑福像一头凶恶的狮子扑向玉香姐时,她已经不住喘着气,手脚瘫软地仰躺着一动不动了。李佑福骑在玉香姐身上说:“平时摸你一下,你尽叫唤!怎么现在不叫了呢?”她哪里还有精力叫唤啊!她恨不得去死,去跳河、上吊自尽,或希望再多来几个狂徒,将她轮奸致死,这样还省事些。她把全部的希望和爱心都倾注在自强身上,以一种似期待似企盼,是信赖,是默许的眼光全部投注到自强身上,在李佑福兽性满足后,玉香姐向自强招手,有气无力地说:“来!玉香姐爱你!”自强不知所措,林乡长的二公子哈哈大笑说:“强娃!她欢迎你也来一遍。”自强气得脸色铁青,浑身发抖骂着:“滚出去,一群公狗!”“好!好!好!我们先出去一下,不然他们姐弟俩不好意思。”林乡长的二公子吆喝着五人一起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自强和玉香姐两个人,玉香仍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这时自强才看出玉香姐原来比刘乡长太太更美丽,秀发如乱云飘浮在头上、脸上,欲露还藏,欲露还显的脸庞像遭风雨侵袭的梨花一样,透出一种神秘、凄迷的美。白如凝脂的肌肤上看不见一丝皱纹,两个乳房不大不小,像两个白面馍馍,泡酥酥的。细不盈尺的腰身使他想起睡梦中遇见的仙女。分开的两腿又白又嫩,像两根玉柱,只是下身太可怕了,像遭人践踏、损坏了的蕃茄,红不棱登的,给人一种恐怖、凄凉的感觉。他不敢再看了,玉香姐还在向他招手,他慑手慑脚走到玉香姐身边,以为玉香姐有话要跟他说。玉香姐轻举玉臂把他搂抱过来,要解他的裤子,他才明白玉香姐真的要那样,他咬住嘴唇,连连摇头说:“不!不!”他根本不知道做那件事有甚么意思。玉香姐眼眶中滚出两颗泪水,哀怨、悲戚地说:“我遭人践踏了,你不爱姐姐了。”自强哇的一声,痛哭起来,不住摇头,连声说:“我爱姐姐!我爱姐姐!我长大了给姐姐报仇!”姐弟俩抱头痛哭,自强敢紧把衣服给玉香姐拿来,轻轻替她穿上。

以后玉香又被这帮恶少和烟客中的狂徒多次奸污,半年后堕了胎,人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还经常受干妈的打骂、凌辱。一天下午,自强打开后门拿起一本书到屋后油菜田埂上边走边念书,麦苗青青,像大河中翻滚的波浪,油菜金黄,像自强想像中的黄金色的海洋,微风吹送着麦苗的青香;蜜蜂在菜花丛中穿梭来往,看着这整天忙碌的蜜蜂,觉得自己也应该这样,像蜜蜂采集花蜜一样,采集那“自有颜如玉”、“自有黄金屋”的书海中的宝藏,为林氏家族争光,为妈妈争气,为玉香姐报仇!自强在心里想着,走到屋后经常去的一块三面是墙的油菜田边。这时后边忽然有人在他肩上轻轻一拍,他调头一看说:“玉香姐!外面风景多美啊!你早该出来走走了。”玉香姐默默地点点头,跟在他后边走着说:“自强,你要好好念书,将来为我报仇!”自强使劲点着头,说:“哼!我一定说到做到!”玉香姐抄在他的前头走着说:“走!我们在油菜田里墙后去耍!”自强每天都要去的,那里三面是墙,正面被一人多高的油菜包围,坐在墙边土砖上看书,既清静,又不会被人发现,时时还可闻到菜花的清香,偶而也可听到一两声清脆的鸟的叫声,这里真是自强躲遮集三教九流、污秽、嘈杂于一炉的烟馆子的世外桃源了。

他们来到菜田正中的墙后,那里有自强安好的一个土磴。自强还要去给玉香姐再捡一个,一看四下再也没有土砖了。玉香姐说:“不用了!来,你坐在我身上,我俩打伙坐一个就是了。”玉香姐把自强抱在怀内,面对面坐着,不觉动起感情来,她热泪盈眶地说:“强娃!你爱不爱姐姐?”“爱!爱!”自强激动地回答“那你亲我一个!”自强不解地问:“就是吃盒脂粉吗?”(四川土话,即亲脸蛋或接吻)玉香姐点头说:“随便。”自强先在玉香姐左右脸蛋上各亲了两下,又在红得像樱桃的小嘴上亲了一下。这一下玉香姐抱住自强的头连连地在他的脸上、嘴上吻了起来。自强听妈妈和舅婆讲述七仙女下凡的故事,讲过天上王母娘娘的瑶池宴会的蟠桃和玉液、琼浆,这时他就觉得七仙女正抱着自己,玉香姐的脸蛋儿和嘴巴儿(巴儿为四川方言读成儿化音。)就是瑶池宴会上的蟠桃和玉液、琼浆,他脱口而出:“玉香姐,你多像七仙女啊!你多美啊!”玉香姐站起身来说:“七仙女要走了,从此以后你再也见不到玉香姐了。”自强惊奇地看着玉香姐脱下她的衣服和裤衩放在土磴上,又替他解下裤子,像刚才一样又把自强抱在她身上面对面坐着说:“我最舍不得的就是你,我才只有十五岁,林乡长的四女瑶瑶也十五岁,可为什么人家的命生得那样好,我的命生得这样苦啊!”自强看到玉香姐那凄楚、悲怆的目光和眼神,不住安慰她说:“玉香姐!以后会好的,我发誓将来为你报仇!”玉香姐把自强搂在怀里,像亲一个小弟弟一样的边亲边问:“自强!你爱我吗?”自强像早晨醒来在床上搂住玉香姐讲梦中的故事一样,紧紧搂住玉香姐说:“爱极了,昨晚我做了一个梦,又梦见有一伙人整你,我一个人拼呀,杀呀,终于把你从一个山洞中救了出来。”玉香姐微笑着点点头,看了一下自强下身那个一寸长的小雀雀说:“自强!你比我小七岁,照理我不应该这样,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我也非常爱你,我要走了,从明天起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我今天特意出来找你耍,要你像男人爱女人一样爱我一次,你懂吗?”自强摇摇头,一看玉香姐很失望,又点点头。玉香姐说:“来,我教你。”玉香姐像灌香肠一样,双手捧住自强的小麻雀,朝她下身洞穴里面灌。自强一会儿看着玉

 

标签: 原创长篇小说(182)
--------------------
刘先觉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李丽珍

204名成员111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