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李丽珍>>三十八年还故国(土)长篇小说6热情忆江南(原创首发)

三十八年还故国(土)长篇小说6热情忆江南(原创首发)

加入收藏

2016-8-26 21:15:59

李素贞在台上高声吼道:“将走资派揪出来示众!”民兵们像老鹰叼鸡儿一样,将一个个“走资派”往上一丢,站在高板凳上。县工业局局长颈项上挂 的牌子是一块钢板,头上戴的高帽也是铁皮做的,他早已压得透不过气来,铁青的脸上滚出黄豆大的颗颗汗珠,低着头,弯着腰,垂着双手,两脚不住打颤,人快要倒在地上了。突然,两个民兵将他一抓抓上高板凳,他两腿一弯蹲在板凳上。李素贞在台上怒气冲冲地搧动:“走资派不投降,就叫他灭亡!”两个民兵在这个局长的背上和屁股上各甩了一枪托,一个倒栽葱,摔在地上,顿时淌了一滩鲜血。县上最大的“走资派”王书记实在看不过去了,小声说了一句:“要文斗,不要武斗。”被李素贞听到了,她咬牙切齿地怒吼起来:“顽抗到底,死路一条!打退走资派的嚣张气焰!”又两个民兵恶狠狠地在老王书记的背上各捶了一枪托,随着枪托捶下去,背上发出两声空响,王书记居然面不改色,稳稳地站在板凳上。

这时在离主席台两百米远的广场尽头,一声瓮声瓮气的女高音高呼起口号:“要文斗,不要武斗!”这声音像从山谷中发出的,还有回声。李素贞气得脸色发青,想寻声揪出这个唱对台戏的女人。她两眼露着吓人的凶光,朝声音的方向扫来扫去,就是找不着。广场的群众也纷纷站起来,朝后面张望,顿时广场一遍混乱,黑压压的人头像潮水一样在上下翻滚,吵嚷声,口号声,辩论声混为一潭,李素贞在台上高声制止:“把破坏批斗大会的现行反革命揪出来示众!”这一下,全场鸦雀无声了。大家又纷纷坐下去。后面有一个人指着一堆堆有一层楼高的地下水管道水泥管子吼着:“小爬虫在这里!”大家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干部模样的中年妇人钻进高高的水泥管内,长伸伸地俯卧着,看不见身体,也看不见脚,只有从正面看得见一个脑袋。李素贞的气一下子倾泄在这个妇人身上,他高声命令:“把小爬虫揪出来示众!”这个妇人一看自已被暴露,还未等造反派来揪,就自动从水泥管中爬了出来。这妇人有三十多岁,白净面皮,瓜子脸,柳叶眉,小方口,薄嘴唇,一看就知道是个知书达礼的女强人,不少人都认识她。她就是大名鼎鼎的县委王书记的夫人。李素贞因为长期在乡场上住,不认识她,但有关这个女人如何关心、爱护她这个全县最大走资派的丈夫的传说,她倒是听了不少:

每次王书记挨批斗后,她总要给丈夫煮不少好吃的东西并劝她丈夫要想开点:“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肚子吃饱了,再批斗也不会倒!”她为了丈夫不致被造反派打伤内脏,在她工作的县医院特地找了胸科外伤病人用的钢背心,每次批斗时穿在身上,今天王书记挨了两枪托,面不改色,心不跳,全靠这件钢背心起作用。

还听说有一次王书记被造反派关押在县委大院家属院二楼。门口由造反派日夜轮流值班把守。她家住四楼正上方。她事先与王书记约好每天晚上十一点整准时将香肠、腊肉、凉拌鸡、鸭、绵竹大曲酒装在筐子内,用绳子吊在窗口,给丈夫加夜餐。喝不完的酒用来揉伤、擦身子。因此,王书记愈挨斗愈精神,愈关押愈发胖。

李素贞一看是这条:“小爬虫”在做怪,恶从心上起,怒向胆边生。叫人当场做了一个纸牌,上面画了一条人首蛇身的爬虫,写上:小爬虫XXX的名字。将王书记的爱人脸上画了花脸,五花大绑,由两个男武装民兵像押女囚犯一样,连拖带推押到台下。她一边随两个男民兵拖着,一边高呼口号:“不准挑起群众斗群众!”广场上的群众又像蜂子朝王般乱轰轰闹了起来。王书记向他爱人递了两下眼色,那意思是叫她不要锋芒毕露,来在矮屋檐下,怎敢不低头。她一下冷静下来,面不改色心不跳,昂首挺胸,高高站在板凳上。李素贞老羞成怒,站在麦克风面前嚎叫了起来:“将小爬虫打倒在地,再踏上一支脚,叫她永世不得翻身!”会场又安静下来,两个男民兵将王书记的爱人双臂向上猛烈反剪,只见她脸色一下变成铁青,随着一声:“唉哟!”的叫声从凳子上摔了下来。两个民兵真的在她背上各踏上了一支脚。会场顿时混乱起来,有反对这种做法的,有不赞成转移斗争大方向的,有叫“剥光小爬虫的衣服示众”的。勤务组几个人在主席台上经过一阵策划,最后由李素贞宣布:“今天的批斗大会暂时结束,把走资派和小爬虫押回红色造反总部听候发落。”

后来,李素贞将王书记夫妇俩折磨得昏死过去,叫人半夜用小车运走,丢在距她家乡不远的路边山洞内。“二月镇反”,她首先关进监狱,罪名是前夫在台湾,对革命干部进行疯狂阶级报复的现行反革命。“二月镇反”后,她又成了“响当当,硬帮帮”的“革命造反派”,县革委成员,还当了县革委副主任。文革后被清洗、靠边站,后来打通关节调动工作,将户口转到了成都,又成了后夫单位上的大红人。

十二、日夜思归

林文雄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刚下台湾飞香港的飞机,老母亲和舅母就赶到香港机场接他来了。老母亲还是他走时那么年轻、硬朗,头上竟然没有一丝白发,脸上也很少皱纹,眉毛还是那样又黑又长,眼睛还是那么大大的,圆圆鼓鼓的,鼻樑高挺,耳垂很大,人中沟特别深长,他一眼就看见母亲额头正中那颗又黑又大的胎痣,是母亲,一定是母亲。还有舅母,可苍老多了,六十岁不到的年纪,额头上已布满了波浪纹,头上仍戴着他在家乡时常看她戴的那副黑绸缎额子,上面镶嵌的还是那一颗绿色翡翠,额子未遮住的头发已经全花白了,牙齿也缺了,嘴也瘪了,眼睛也戴上了老花眼镜。还有那双缠过的小脚不到五寸,穿的仍是那双黑缎子扎花尖尖鞋,走路颤巍巍的还拄了一个龙头拐杖,很像清朝末年出生的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舅母一生清贫,省吃俭用,对他和自强外孙如亲生儿孙一般,这次他回来了,一定要像亲儿子孝敬亲生母亲一样好好孝敬舅母。他快步向前朝母亲和舅母身边走去,母亲和舅母也认出他来了,他喊了一声:“母亲!舅母!”像儿时站着吃母亲奶一样,一头扑进母亲的怀抱;舅母像见到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抱住 他的肩膀,欢喜得流出了眼泪。母亲热泪纵横,泣不成声地说:“儿啊!我们都以为你在朝鲜战场上为国捐躯了,每年的三月清明,七月半我们全家都为你烧钱、化纸,保你在阴朝地府平平安安,有吃有穿!”舅母也流着热泪,激动地说:“我每次给你烧纸,总在心里默默祈祷:但愿你还活在人间,早日从海外归来,与家人团圆!”他也流着幸福的热泪,一手牵着母亲,一手挽住 舅母的胳膊,边走边说:“如今我不是回来了吗!这一下我就不走了,决心回国定居,侍奉两位老人和哥哥、嫂嫂一起,欢度幸福的晚年。”忽然,一阵狂风吹来,母亲和舅母都不见了,他惊呼一声:“母亲!舅母!你们在哪里?”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才知道原来是一场梦。

十三、为民请愿

1987年10月9日上午,在台北“立法院”门外,金门及马祖地区民众、退伍老兵,股市投资人、的士司机、自费洗肾者等五路队伍,三万多人浩浩荡荡前往“立法院”请愿。这五路队伍各自扛着自己的请愿队旗,高举请愿要求的标语牌。走在请愿队伍最前头的是林文雄、赵文华和肖华贵。

立法院会议大厅,台湾“行政院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主委张国英上将,正在“立法院”答复“立委”质询。林文雄既是“立委”之一,又是请愿民众的代表正在认真倾听着张国英主委的述职报告:“关于‘荣民’安置虽已竭尽所能给予照顾,但受各种条件限制,对于散居各地为数高达40多万的‘荣民’老兵,照顾难期周全,在多数方面不能满足‘荣民’的需求。首先是荣民荣眷就业困难问题,目前政府机关实施精简,退休退职出缺人数又与求职人数不成比例,公、民营企业亦员额紧缩,且多以专业技术人力为主,‘辅导会’对外界就业机会之争取,日感困难。会属生产企业用人早已饱和,无力大幅扩增员额,因此,供需失调,创业安置亦感不易。其次,医疗安养照顾难周,早期退伍者年龄日长,体能渐衰,过去就业者再次退休,需要就医或就养,会属荣院和荣家的收容能量有限,已难满足荣民的需求,同时,有眷荣民子女幼小,养育教育负累沉重,荣眷患病又感无力负担医药费用,也形成了急待解决的困难问题。”

林文雄:“我既是‘立委’成员,又是请愿民众代表。自谋生活老兵目前境况很困难,有关当局在道理人情上总该帮助他们。比如,以分期、分年或分龄方式,折价收购‘授田证’,大家都知道‘授田证’是有关当局对退伍官兵的一种许诺,声称‘反攻大陸’成功后,凭证给予土地,老兵们知道,‘反攻大陸’事实已无望,有关当局要是能收购‘授田证’,则可缓解他们的生活困难。公平待遇老兵,生活补助费与吃终身俸及八成薪者一样对待。要求发给退役开荒官兵土地权状;增加安眷荣民的零用金。”

张国英主委:“刚才这位‘立委’叫林文雄吧,你提出的第一个要求,折价收购授田证,有关当局已作定论,于法不合,不予受理;至于第二个要求,老兵的生活补助费问题‘辅导会’决定自1987年10月增加‘荣家安养’员额6000人,并从1988年起增加安眷荣民的零用金,由现在的每月新台币1200元,调高1/3,即每月新台币1600元;至于第三个要求,给退役开荒官兵发土地权证,因不在‘辅导会’职权范畴之内,待报上级主管部门研究、审批后再作答复。”林文雄及其他“立委”点头表示首肯。

一位65岁的老兵代表佝偻的身形,一张刻满沦桑皱纹的苦脸,声音嘶哑,站起来发言:“15岁那年,我上街买油,一队国民党的兵冲了过来,我就稀里糊涂的成了国民党的兵,先是打日本鬼子,再是‘剿共’,最后家也不让回的被载来台湾。在金门、马祖呆了三十年,我军中的哥儿们,有想家想疯的;有因发牢骚而下落不明的;有因开辟苏花公路而丧生的。苦啊!我算比较幸运,一切逆来顺受,为的只是想要活着回大陸老家。如今我成了‘荣民’,孤身一人,在台南一所国中当杂工,住的是存放打扫工具的储藏室。我们这批老兵过去流血流汗,目前社会上操贱役者却以老兵居多,好的可以作机关、学校、工厂的工友、门房;公寓、大厦的管理员、传达;环保单位的清洁工;农家矿厂的临工,等而下之,则为捡破烂的,或成为流浪街头的老人。我们不要‘荣民’的空头头衔,要妥善的生活安置,解决荣民、荣眷的医疗安养照顾问题,改善自谋生活老兵的艰困处境。”

张国英主委:“刚才这位老兵所说,代表了自谋生活的退伍官兵的心声,自谋生活老兵目前境状很困难,这我们是知道的,‘辅导会’只能就近推介临时性工作,像这位老兵的临时工也是我们‘辅导会’推荐的吧。”刚才的发言者点头说:“是。”张国英主委继续说:“但可供安置的职缺有限,以致难尽满足需求,还望各位请愿代表,转达‘辅导会’对广大请愿老兵的歉意。”

赵文华:“我叫赵文华是林文雄先生的副手,也是退伍老兵请愿者的代表。根据这几年台湾党外刊物的报导,目前在台湾约还有40万左右的老兵,这些老兵中,虽有些已安身立命,生活得还算可以。但绝大多数还沉沦在社会的最低层,连带使他们的第二代、第三代,承受着生活和歧视的双重压力,意志薄弱的年轻人走进了黑道,跌入了火坑。人生几何?乡愁随人老,来台老兵坎坷的人生旅程已经走完了四分之三,在这垂暮之年,他们不能再等了,他们的问题需要迅速而妥善地解决。这就是我们这次请愿和前几次老兵走上街头,要求回大陸老家,掀起返乡运动的目的所在,请张主委转告‘立法院’当局” 。张国英主委:“赵文华先生提出的问题,我们一定马上向立法院转达。这里我向大家先透露一个好消息:立法院已经通过决定,单向开放探亲政策,允许退伍老兵回大陸探亲,甚至回大陸定居。”

请愿代表一致欢呼。肖华贵对林文雄说:“这一下好了,我们终于可以圆回大陸的梦了。”林文雄对他说:“这是台湾当局迫于老兵返乡运动的压力,聪明地采取甩包袱的单向开放探亲政策,以期把这批已无利用价值的社会不稳定因素推到大陸。”

1987年10月后,张国英终因“立法院”答复“立委”质询处置不当而遭罢官,由许历农上将接替其“辅导会”主任委员的要职。

十四、落叶归根

一九八八年国庆刚过,林文雄老先生在副手赵文华的陪同下,经由台北——香港——北京——成都到达双流机场。一走下舷梯,赵文华牵住林文雄的手说:“今天肯定有大陸的政府官员来接我们。”林文雄说:“何以见得?”赵文华说:“你是什么人,大陸还不清楚吗?他们派来台湾的敌工人员是干甚么的?你在香港申请入境,这边就把你的情况早打听清楚了。”林文雄点点头:“这倒也是。”刚到航空港出口,就看见有人举着标语牌,上面写着:“欢迎台湾同胞林文雄、赵文华先生来成都!”赵文华一眼就认出:“举标语牌那人是省台办的,叫陈蓉安。旁边的两位官员就不认识了。我八O年回来就是陈蓉安接待的。”对林文雄说。

陈蓉安也认出了赵文华先生,与旁边的两位官员说:“60岁左右这位就是赵文华先生,他八O年回来就是为了打听林老先生在大陸的亲人的情况的,他是林老先生的副手。他手牵着这位就一定是林文雄老先生了。”三人热情上前迎接。陈蓉安一一与赵文华、林文雄握手,说:“欢迎、欢迎,欢迎两位台湾同胞从台湾归来!这位是省委统战部的周华贵同志,这位是省委统战部副部长李奇同志。”赵文华向三位政府官员介绍:“我叫赵文华,这是我的上司林文雄先生。”林文雄与三位政府官员一一握手说:“感谢省台办陈蓉安同志!感谢省委统战部周华贵同志!感谢省委统战部副部长李奇同志!”陈蓉安说:“车在外面等,我陪赵先生去取行李,周华贵同李副部长陪林老先生上车。”行李取好后,林老先生已上了一辆崭新的红旗牌小轿车,待陈蓉安陪赵文华上了另一辆红旗轿车后,陈蓉安叫司机:“锦江宾馆贵宾楼。”

入夜,林自强来到锦江宾馆总服务台,出示了身份证后对值班小姐说:“我来会贵宾楼503房的林文雄先生” 。值班小姐很有礼貌地说:“你是省人民出版社的林自强编辑、林老先生的侄子吧。”林自强点点头。小姐给林老先生挂了电话后说:“请跟我来。”林自强跟在值班小姐身后,走在铺着红地毯的长长过道上,穿过大厅,来到贵宾楼,趁等电梯时问值班小姐:“你是听林老先生说我是他的侄子吧?”小姐说:“不是,是省台办陈蓉

 

标签: 原创长篇小说(182)
--------------------
刘先觉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李丽珍

204名成员112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