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Olympic Games>>三十八年还故国(土)长篇小说8热情忆江南(原创首发)

三十八年还故国(土)长篇小说8热情忆江南(原创首发)

加入收藏

2016-8-28 21:09:09

李:“离婚老周最初是同意的,周琼、周燕也是支持的,后来他前妻给他生的大女周玲说:离婚可以,喊你拿肆拾万元给她爸作补偿,我不敢给你讲。”林:“有什么不敢讲的,人家的要求也是合情合理的,不就四万美金嘛!给人家就是了。周琼、周燕是怎么想的。”李:“就是她们告诉她大姐的,她俩支持她爸与我离婚,同意我们复婚,但也要你出这笔钱。”林:“这是可以理解的,她们爸已是七十多岁的人了,老有所养嘛。明天就通知老周,我们想个办法到成都去一趟,我带有全球通金卡,把钱划给人家。对自芳就说去找自强办公证手续,你与老周去办离婚证,我与自强去办公证。”李:“听说办离婚证要两人先写一个协议,然后带上身份证、户口簿、照片找单位、居委会和街道办事处出证明,两人一起去民政局才能办。”林:“你就在成都住两天,把这事办妥。协议我替你写,钱写成你出的。你给我找两张复写纸,复写三份协议,你俩各执一份,民政局一份存档。”李素贞找来两张复写纸,林文雄开始打草稿,写协议。写好后将复写纸丢入字纸筐内。

晚饭后,林自芳去倒垃圾,发现字纸筐内有两张复写纸揀起来对着光线一照,傻了眼,忙将丈夫叫下楼来。自芳:“江山,快下楼来,我有重要事告诉你。”江山:“上楼来说不行吗?”自芳:“不行!快!”江山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从五楼上跑下楼,林文雄以为自芳出了什么事,忙跑向凉台往下看,正好看见自芳将复写纸交给江山看,激动地说着什么。林对李说:“我们的秘密被复写纸暴露了。”李:“那怎么办?”林:“只好实话实说了。”

林自芳丢完垃圾与江山一起上楼,林文雄主动叫女儿女婿:“你俩坐下,爸和妈有事跟你们商量。”自芳:“是妈离婚的事吗?”林文雄:“是,还有我们俩复婚的事。”自芳:“离婚就离婚嘛!干吗还要给人家四万美金,又不是施舍、救济。”她妈说:“你不懂,是你周玲姐坚持要肆拾万才准她爸与我离婚。”江山:“那就不离嘛!爸还是我们爸,妈还是我们妈。”自芳:“我不认识那个周玲姐,这是敲诈!”林文雄:“这不是施舍、救济,人家也不是敲诈,这是我应该对人家作的补偿。”自芳:“补偿也不能那样大方,出手就是四万美金,给周琼、周燕送礼也就叫补偿了。爸和妈不复婚,就不需要妈去离婚,照常可以住在一起。”林文雄:“那成何体统!你妈就犯了重婚罪了。”江山:“那就只离婚,不复婚嘛!”自芳:“对!我去找周表爸协商,包管妈不出一分钱就离婚。”林文雄:“哪有继女劝继父离婚的,况且问题不出在你继父身上。”自芳:“那我就找周玲闹,叫她在单位上抬不起头。”林文雄:“我知道,你们的顾虑,是怕我和你妈复婚后,将来多两个妹妹分遗产。”自芳:“既然爸都把话挑明了,总不能将来我与她们平起平坐嘛!”林文雄:“你和你哥我是会特别考虑的。”自芳:“怎么隔房哥也要与我平起平坐?”林文雄:“你哥是我走之前五年就收的养子,在台户籍上也有记载,民国60年,我通过美国之音呼叫大陸亲人,你哥说他半夜听完英语900句后就收到了呼叫。”自芳:“那你呼叫我了吗?”林文雄:“没有。”自芳:“为什么?”李素贞怕泄露秘密,忙制止,说:“不要再问了,你哥是一子顶两房,这在你老家人人都知道。”林文雄:“明天,你妈陪我去找你哥把公证手续办了,才好办定居。”自芳:“就是定居也定居在我这儿,我好一辈子服侍爸爸和妈妈,尽女儿的孝心。公证手续就没有必要办了。”林文雄:“又是涉及到将来分遗产的问题。”江山:“就是嘛!自芳为爸吃了不少苦,背了几十年黑锅,如今三十八年未见面的爸回来了,总以为可以单独尽女儿、女婿的孝心了,没想到一下子冒出三个兄妹来抢爸。”林文雄:“我已经说了,我对自芳是会特别补偿的。”小外孙女江兰从楼下玩得一身是泥,跑了上来,用脚踢门喊:“妈开门!我忘了带钥匙了。”她妈把门打开,一看女儿已成泥人了,叫她女儿:“去洗个澡把衣服换了,明天我好给你洗,十四岁了,还不会自己洗衣服。”江山:“都是你惯坏的,让她学着洗。”女儿向爸爸做了个鬼脸,一头冲进浴室,关上门洗起淋浴来。林文雄说:“小孩应该多做点家务劳动,衣服可以让她自己洗啊!公证手续必须办,定居只能在成都,定居在远郊小镇上不方便。明天我和你妈自己去成都。”自芳:“不!我们两个陪你们去。”林文雄:“才请了假又请假不好,你哥那里我又不是找不着。”自芳:“单位领导叫我陪台湾同胞到处走走,看看祖国的巨大变化,只要打声招呼就准假。”江山:“我们领导也是这样说的。”

第二天早上,两位老人起了个早,李素贞带上离婚协议、户口本,林文雄从密码箱里取出了瑞士银行的全球通金卡和台湾身份证。自芳起得更早,她早已做好了早饭,江山还在睡懒觉,女儿兰兰也还在睡觉。她先去叫醒丈夫,说:“爸和妈都要走了,你还在睡,快点起来给爸跟起。”后又叫醒女儿,说:“爸爸、妈妈今天陪外公进城办事,可能不回来,你自己管自己,晚上把门锁好,不给外人开门。”

四川省公证处。张绍祥、江山、林自强陪林文雄一起来到二楼办公室。张绍祥给二爷爷介绍:“这是梁光烈主任。”又向梁主任介绍:“这是我二爷爷林文雄先生,这是我岳父林自强。我岳父是我二爷爷的养子,二爷爷为了回大陸定居,先要办个养父、养子关系的公证。这是二爷爷的护照、台湾身份证、户口本、户口本上注明在大陸有一养子叫林自强。这是我岳父读中学时母校的证明、原班主任老师、现南充师院历史系冯国钦主任的证明,省人民出版社证明、身份证、户口本。”梁主任看后说:“一切手续齐全、有效,我们复印一份存档,一星期后你来帮你二爷爷和岳父取公证书。”江山问:“我是林文雄的女婿,公证办好后是不是我妻子与林自强都成了爸的子女了。”梁光烈:“是这样的。”江山:“可不可以不办这个公证。”林文雄白了他一眼:“不可以!”张绍祥:“不办公证就不能在成都定居。”江山:“那就不在成都定居。”林文雄:“不行,非定居成都不可!”江山不悦,林自强:“妹夫不要为此事伤了二叔的心。”林文雄:“也不要为此事伤了你们两家的和气。”

周表爸,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五官端正,精神爽朗,性格豪爽。大女儿周玲正在跟老人商议:“爸!听说这几天李素贞要来给你办离婚,我特意请半个月病假来陪你对付这个老妖精。”周表爸:“什么老妖精!那是你新妈。”周玲:“我只有一个妈,我从来没有认过她。”周表爸:“那是你的事。你新妈的男人从台湾回来了,现已住在一起,我理所当然应该把你妈还给人家。”周玲:“那是非法同居,我要去告她,连那个踩河过来的林文雄一起告。”周:“休得无理,你若这样,我们就断决父女关系!”周玲:“爸,我是吓你的,为了这四万美金的离婚补偿,我不会做傻事的。”周表爸:“甚么四万美金的离婚补偿?”周玲:“我和二妹、三妹商量好了,要离婚非要四万美金的补偿。李素贞、林文雄都同意了。等钱到手后,你们再办离婚证。四万美金啥概念,整整四十万人民币还多,你拾万拿来养老,我们三姐妹各分拾万,八万拿来做生意,两万拿来买福利房,够我们生活一辈子了。”周表爸:“这是敲诈,我有养老金,我不需要别人的施舍、救济!”周玲:“这不是敲诈,是人家心甘情愿答应给的,也不是施舍、救济,这是他们应该给我们作的补偿。肆拾万,不要白不要,你挣了一辈子还挣不到哩。到退休每月工资不到两百元,房子就这么一间,搭个偏偏。钱每月领工资就用完,没有一分钱存款。你若不要,我们替你领。”周表爸:“你敢!”周玲:“你这笔补偿我们领定了,你总不会我们三姐妹都不认?”周表爸:“我真拿你们没办法,我知道这是你妈给你们出的主意。”周玲:“主意是妈出的,想是我们三姐妹的共同想法。”

正在这时,李素贞、林自芳、林茜、周琼、周燕一起进来了。周玲:“屋子窄,怎么你们来那么多人?钱带来没有?”李素贞:“钱带来了,取的是四万美金,大额美金只能兑换成人民币支取,这里一共是肆拾万。”她从密码箱里取出了四十叠百元大钞,说:“钱是刚从银行支取的,还未拆封,你们点点,这是离婚协议,请周老头在上面签个字。”周表爸:“钱你们拿走,字我签。”说着就要签字。周玲连忙制止,说:“爸!先说好的你怎么又变掛了。甚么钱拿走?今天周琼、周燕都在这里,你问一下你三个女儿同不同意不收钱就离婚。”周琼:“钱是要收的,爸妈离婚我们是同意的。”周燕:“爸和妈离婚是好事,钱拿到后如何分,如何用,我们早有安排,怎能不要哩?”林自芳:“甚么好事啊?对你们当然是好事,又分钱又得一个富爸爸。对我就是坏事,将来分遗产就多三个兄妹分。”林茜:“自芳孃孃不要说得太远,先说这四十万,我建议先付贰拾万,等离婚证拿到手再付剩下贰拾万。不是我不相信表爷爷,是这三个孃孃太厉害了。”周玲:“你算哪门子亲戚!是我爸跟李素贞离婚,又不是跟你离婚!”李素贞:“这是我的侄孙女,与你两个妹妹从小一起长大的,她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她的建议很好。”周玲:“别拿侄孙女来吓人。”李素贞:“再告诉你一点,我侄孙女女婿是省政府外贸处的处长。”林自芳马上收起其中二拾叠钞票说:“先付贰拾万,不干就拉倒!”说着还要收起其余的贰拾万。周表爸:“字我先签,签字后我们就去办离婚。至于钱,我不管。”周玲:“爸不管钱,我们三姐妹管,那剩下贰拾万谁担保?”林茜:“我担保!”周玲:“口说无憑,立个字据。”林茜:“立就立。”字据写好后周玲揣在身上说:“他们赖帐,我就向你要。”林茜:“行!”周玲收起贰拾万,一看离婚协议上是四万美金作补偿,忙说:“四万美金折合人民币肆拾捌万,今天的市价是一美元换壹拾贰元。”林自芳:“你们有个爸,一家得拾万,我有个妈得八万还嫌少哩!”李素贞:“四十万是你们提出的。”周玲:“好!算我们偿你了。”林自芳:“弄清楚,钱是爸亲自给我的,嫌少就不离,把贰拾万退来。”周表爸:“不要再闹了,不要为钱伤了大家的和气。字我签定了。”周玲再不阻拦了,两位老人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林茜:“请周表爷爷带上身份证、户口本,先同二婆婆在剧团开个两人自愿离婚的证明。然后,我陪你们到市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去办离婚证,我丈夫已给民政局联系好了。”周玲:“原来你们是有备而来。”林茜:“不错。”

林自芳家。爸爸、妈妈在看电视,林自芳、江山在旁陪看。林自芳问:“爸!你这次回来带了多少钱?”林文雄:“你问这干啥?”女儿一时语塞,有些尴尬。女婿忙接上话头:“爸,我们已经打听了,台胞定居必须有固定的生活来源,或者至少有二万美元的存款。”林文雄:“这你们不用担心,在台湾我每月是有固定的薪金的,二万美元的存款我还是有的。”林自芳:“薪金有多少?回来定居不是领不到了。”林文雄:“我不会让你们供养的,实在生活过不下去了,我还有你哥嘛!你哥已表态,即便我未带够定居费,他帮我出,将来没有薪金了,他供养我。”江山若有所思地说:“难怪爸要定居在成都啊!”林自芳:“定居成都有啥子好处?哥的房子那么窄,一家三代六口人,就那么一套两居室住房,你去朝哪里挤?”林文雄:“你哥可以在单位再申请一套住房。”江山:“我们也可以为爸再申请一套住房,我已问了单位房产科科长。科长说:台胞定居,住房优先分配,并且分配三室一厅的。”林自芳:“对了,哥在成都,最多分个两室一厅的住房,房租还比我们这里贵。”李素贞:“实在没地方住,我在剧团也可分一套住房。”江山:“那不成了非法同居了。”林文雄:“我和你妈已经决定马上复婚。”林自芳:“能不能保持现状,爸妈不复婚。”林文雄:“不能,那我花四万美金干啥?”林自芳:“我咨询了律师,爸、妈一复婚,将来分遗产时,我妈是第一继承人,要等妈死后我才能继承爸的遗产。”江山白了妻子一眼,说:“爸、妈不要多心,你女儿是一根肠子通屁眼,直心肠人。”林文雄很不高兴地说:“你到希望我们早点死啊!不过我也没有什么遗产可分,老兵穷单身汉一个。”林自芳:“爸!我知道你有钱,不然你敢答应送聪儿去法国巴黎留学,还要回来开公司办厂。”林文雄:“那是说来宽你哥的心的。”江山:“不说别的,只就这次回来送我和自芳、兰兰、妈的白金钻戒、金项链、金牌少说也要十万元。”林自芳:“爸,你给哥一家人也送了吗?”林文雄:“送啥送,你哥、你侄女婿第二天上午来锦江宾馆接走我,刚吃了午饭,你们就来把我接走了。”林自芳:“那是我们想念爸爸心切,想尽女儿、女婿的孝心。”林文雄:“你们的心意我明白。”李素贞:“不要争了,你爸的钱终归还不是你的,六十多快七十岁的人了,我们还活得了多久?”林自芳:“现在哥哥又变成爸的养子了,爸妈再一复婚,哥和两个妹妹就跟我平起平坐,妈还要优先继承遗产,总之,我不同意你们复婚。”林文雄:“你哥你就放心,是他主动提出不要遗产,并在公证书上注明:此公证只作办理台胞林文雄定居和养子林自强赴台湾探亲使用。”林自芳:“这一下我就放心了,你们要复婚,我还是不放心。”李素贞:“我们不复婚,只谈恋爱行不。”林自芳:“行!”

深夜,两位老人还在小声商量复婚的事。林文雄:“复婚的事只能秘密进行,明天趁她俩上班后我们到场镇上去给侄孙女婿挂个电话,叫他帮我们给民政局婚姻登记处联系一下,我们抽一个星期一或星期三到市民政局去一趟,把结婚证办了,我的户籍上登记有丧偶,你有离婚证,再回单位开个证明就可以了。”李素贞:“结婚证办好后不能带回来,你看他们经常进这间房间找东西,就是想知道你带回来多少钱。”林文雄:“他们找到了吗?即使看到我开密码箱拿金卡,也不可能知道上面有多少钱。”李素贞:“我看你小密码箱里有几个银行卡还有外国钱。一共有多少钱?”林文雄:“你怎么跟解放前一样,光说钱,不能说点别的吗?”李素贞:“又惹你生气了,好不说钱。”林文雄:“证办好后先锁在密码箱里,等我签证到期前,我还要飞一趟台湾,把结婚证带回去,办理好你赴台湾的手续后再回来接你。我看定居的事只有缓一下,不然会闹得鸡犬不宁的,也伤了大家的和气。”李素贞:“也对,只要我能去台湾,就不办定居。但你必须给我留一笔钱再走。”林文雄:“才说了不说钱,怎么又说钱了。”李素贞:“你不说钱可人家偏要说钱。”

十七、三个女人一台戏

林自芳家。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家里只剩下两个老人。林文雄从密码箱取出两张大红纸结婚证说:“四万美金换来的法定夫妻,我俩要好好珍惜。”李素贞:“我会的,我一定真心真意爱你到永远。”林文雄:“等几天你去一趟成都,把你的这张结婚证交给自强保管,不要让自芳、江山和老周的三个女儿知道我们已经结婚,自强是瞒不了的,他女婿早就告诉他了,将来你赴台湾办护照必须用,并且还要找他帮忙办。”李素贞:“你在台湾遇到过熟人吗?”林文雄:“遇到林兆雄了,他是台湾一个黑帮的小头目,我回大陸前被政府收审关押了。”李素贞:“那是活该!”

“咚!咚!咚!”边敲门边有人喊:“妈!开门!我是你女儿,来看你们来了。”素贞听出是三女儿周燕的声音,打开门一看,周玲、周琼、周燕都来了。冲着周玲说:“你怎么也来了,真是稀客,我没记错的话,我大女儿这里你还是第一次来吧!”周玲白了她一眼:“怎么不欢迎啊!”林文雄忙说:“欢迎!欢迎!想必这就是老周的大女儿了,都请进来坐。”三姐妹进屋坐下后,周燕先开口:“爸!妈!我们今天来是想跟爸、妈商量一件事。”李素贞:“什么事?四十万全到手了,还有什么事?”林文雄:“慢慢说。”周琼:“爸!妈!是这样的,大姐分钱的时候变卦了,她说,我们俩姐妹将来还可继承一笔遗产,大姐只一人给了我们五万。”周燕:“听父亲说,他没有要那拾万。”李素贞:“这是你们一家人的事,现在与我们没有关系,找我们干啥?”周玲:“怎么说与你没有关系?事情因你而起,协议上写好的四万美金,我们要美金不要人民币。”林文雄:“银行负责官员向我们作了解释,为保证国家外汇储备,大额美金只能兑换成人民币支取。”周玲:“那你们憑啥扣除八万元后给我们?非得补齐不可。”李素贞:“你们要价就是人民币肆拾万元,不是四十八万。”周玲:“依协议为准,要吗换成四万美金,不然就给肆拾捌万元人民币。”这时已到中午下班时间,林自芳、江山刚好进门,一见是周玲、周琼、周燕来了,气就不打一处冒上来,对周玲:“你怎么找到我这里来了?”周玲:“来要被你分走的八万元钱,我妈说,主意是她出的,这八万元该归她,怎么说也不能给你。”江山:“你妈评什么关系该得这八万元,你爸与你妈离婚二十八年,你爸与我妈离婚与她有何相干,这四十万是补偿你爸的,照理你们三姐妹还无权与你们爸平分。”周玲:“这是我们的家事,你管不着。”周燕:“姐,是这样的,我和二姐只分得五万元,我们也想要回这八万元,我与二姐平分。”林自芳:“那是你们的家事,我管不着。这八万元是爸、妈同意给我的,你拿不走。”林文雄:“都中午了,她们三姐妹大老远从成都赶来,总不能空着肚子回去嘛!江山快到食堂去打饭,陪客人吃饭。”周玲:“更不能空手回去。周琼、周燕都得有金戒指、金项链,我也沾一下台湾同胞的光嘛!”江山下楼买饭。林文雄:“这样吧,我把回老家送亲友的一份礼物送给周玲。就算是补偿了吧!”周玲:“那就感谢林家表爸了。”李素贞:“她凭啥白得一份厚礼,肥水不留外人田嘛!”林文雄:“你懂啥!”说着到里屋打开密码箱取来了两个首饰盒,交给周玲,说:“你爸爸深明大义,这个金戒指送给你,这条金项链送给你爸爸,算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也算是对你爸爸的感谢。”林自芳:“我爸也是太大方了,出手就是送金戒指、金项链。”林文雄:“钱财如粪土,仁义值千金,这一点小礼算不了什么。”周玲:“感谢林表爸,以后请来耍,我就先走了,回去还要上夜班。”林自芳:“不送!”周玲:“那八万元暂时不说了,再见。”

十八、出席春节团拜会

林文雄回大陸快四个月了,只到过成都两次,每次都有女儿、女婿寸步不离,到哪儿跟哪儿,生怕钱财倒了拐。李素贞也在暗中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因此,四个月来只办成一件事。他感到他已卷入重重矛盾的旋涡,这重重矛盾因他的回归大陸而起。是他不该回来,或者回来后出手大方引起的矛盾,他也说不清楚。特别是侄儿与女儿的矛盾明显加剧,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可不是吗?听女儿说他哥哥以前每月都要来看她一次,他是独子,她是独女,林家就这么一门亲威了。怎么他回来快四个月了,自强一次也没有来看过他和他的女儿?林文雄正在独自寻思。“咚!咚!咚!”敲门声响起来了,门外有人喊:“二叔、二婶在家吗?”李素贞在厨房煮饭,听到喊声忙开门说:“自强,四个月了,也不来看你二叔、二婶和你妹妹,快进屋坐。”自强:“二叔好!二婶好!今天不就来了吗?”林文雄:“坐下说,有什么事吗?”自强:“二月一日晚,省委统战部、省政府举行春节团拜会,特别邀请二叔参加。张绍祥把请柬交给我并为我争取了一张请柬陪二叔,二月二日晚,罗通达副省长要来我们家给二叔拜年。因此,一号、二号二叔晚上只有在成都我们家里住了。”说着把请柬交给了二叔。李素贞:“我能不能陪他一起去?”自强:“不能,我女婿说了,凭请柬入场,一人一张请柬。”李素贞:“能不能把你那张给我。”林文雄:“不能,你看请柬上写有名字。况且那样的场面你也不适合。还是自强陪我合适。自芳、江山都不能去,一号上午你来接我。”自强:“行,就这么定了,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林文雄:“怎么饭都不吃就走?”自强:“我只请了半天假,还要赶回去上班。”林文雄:“好,就不留你了。”

二月一日夜,也就是腊月二十五日晚,锦江大礼堂内灯火辉煌。林自强陪养父进入大厅,省台办陈蓉安同志、省委统战部周华贵同志早已在大厅迎接,他们把林文雄老先生领进小会议室,里面早坐满了人。周华贵向林文雄介绍:“这是省委统战部张部长、李副部长你们已认识。这是省台办王主任。这是林文雄先生和他的养子林自强。”张部长:“林文雄老先生是台湾商界奇才,也是台湾立法院立法委员。去年十月回大陸打算定居,我代表省委、省政府表示欢迎。欢迎林老先生为祖国的统一和繁荣、发展多做贡献!”王主任:“我代表省台办对林老先生回大陸定居表示欢迎。听说林老先生在定居的问题上有点犹豫,想回台湾,这没有什么,我们的政策是来去自由,随时欢迎林老先生回大陸定居。”林文雄:“说来惭愧,回大陸之前,我已作好回来定居的一切准备,还准备回大陸投资办厂、办企业,可四个月过去了,被子女软禁在乡村小镇上,像金丝鸟一样被保护着。我想先回台湾处理一些遗留问题,回来后委托我养子和侄孙女婿张绍祥帮忙办好定居成都的手续。如果一时回不来,就请我侄孙女婿帮我在大陸投资壹仟万美金办厂或办企业。”张部长:“林老先生决定在大陸投资,我代表省委统战部表示欢迎。省政府外贸局的张绍祥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又是林老先生的侄孙女婿,你选人选对了,到时我们一定开绿灯放他下海。给以优惠的政策。”

林文雄:“我还有一个心愿,我回来后一直不能回老家,我想捐赠拾万美金给故乡,用来修路或办学,这是十万美金的旅行支票,上面已盖好印章,请张部长或王主任帮我转给当地政府,一定要专款专用。”张部长:“感谢林老先生的义举,请林老先生放心,这事就交给周华贵和省台办的陈蓉安去办理,他们都去过林老先生的故乡。”王主任:“感谢林老先生对家乡建设和教育事业的支持。陈蓉安明天把款带上,陪周华贵同去办理好这事。”周、陈:“是!”

十九、副省长给台胞拜年

一九八九年二月二日晚,副省长罗通达在他的秘书和几名记者陪同下,来到林自强的家拜访林文雄老先生,代表省政府给林文雄老先生拜早年。罗通达是一个少数民族出生的又高又大的大汉。虽然位至副省长,但非常谦逊平和,没有一点当官的架子,一进屋就拉住林老先生的手说:“谢谢林老先生,给故乡的捐款,欢迎林老先生回大陸定居、投资办厂、办企业,我代表省委、省政府给林老先生拜个早年!祝林老先生新年快乐!健康!长寿!”林文雄:“感谢罗通达副省长!感谢省委、省政府。政府给我这么高的荣誉,我不论是回台湾或回大陸定居,都决心为祖国统一、繁荣和发展多作贡献!”罗通达副省长表示感谢,并详细寻问了林老先生在大陸及亲人的生活情况。最后说:“最近我读了台湾诗人余光中的一首诗《乡愁》: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林文雄接着念:“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他有意等罗副省长续念:“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林老先生热泪盈眶,接着念:“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陸在 那头。”罗通达说:“这首诗是我在一九八三年流沙河编著的《台湾诗人十二家》中读到的。”林文雄:“这首诗在台湾几乎是家喻户晓,特别是在有大陸亲人的台湾人中间广为流传。我这里也即兴赋诗一首献丑:故国山河美,面貌日月新。海峡遥相隔,日夜倍思亲;众盼归一统,赤子共丹心。民富国又强,华夏乐升平。”罗通达:“我今天是遇到知音了。”

二十、归去来兮

林老先生自从一九八八年十月回大陸探亲已经一年多了,如今却要返回台湾,这是为什么?林老先生回大陸定居的决心下得即久远,又坚定。早在一九八O年初,林老先生就托经常往来于台湾、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的他的副手赵文华秘密回大陸替他打听他的妻子李素贞、侄子林自强等亲人的下落。赵先生返台后对他说:“你的妻子六一年改嫁跟成都一个剧团的老艺人结婚,舅母于1960年去逝,老母亲死于74年文化革命中,侄子57年考上大学,后来分配到成都郊区工作,现在是一家出版社的文学编辑,哥哥、嫂嫂都到了成都。侄孙女、侄孙儿已长大成人。我见到了你侄子及其全家,也找到了你改嫁的妻子,她说你还有一个女儿已经三十岁,也成了家,在成都一个郊县纺织厂工作,还有一个孙女刚满6岁,快读小学了。”妻子改嫁这是林老先生早就料到的,家母和舅母死得过早,他还未尽孝道,深深感到遗憾,抱头痛哭一场,并将他侄子托赵先生带回的家母和舅母的照片放大设灵堂追悼、纪念。对侄子的造化,这也是他早年就看得出来的,弟兄如手脚,如今哥哥、嫂嫂健在,閤家团聚,他心里感到安慰。使他感到诧异的是他还有一个女儿,这是他参军走时都不知道的。管他的,总算林家有后代 ,现在年岁快过花甲,膝前无子,有这么一个女儿由结发妻子供养成人,还有外孙女,侄孙儿、侄孙女,也心满意足了,回想自己从南朝鲜战俘营押解到台湾风风雨雨闯荡了三十多年,挣得了这份家业,在台湾、台北也称得上大富了,这确实来之不易。眼看这万贯家财无人继承,一种老来无靠,落叶归根的思乡之情日夜萦绕在他心中。从80年起,他就立下回归故土的誓愿,逐年将香港的商号,新加坡、马来西亚的橡膠、木材分公司,台湾的房地产、木材、橡膠公司,出租的出租,转让的转让,便卖的便卖,赠予的赠予。将主要的财产分别存入瑞士国家银行,美国长城信托公司,香港扎幌银行。88年10月回大陸,从台湾、香港带回二亿元美金旅行支票,两万元美金现钞,黄金首饰若干,决心回大陸定居,以有生之年报效祖国,回大陸后林老先生目睹国家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更加激起了他那“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壮志豪情,决心在大陸投资办厂、开办公司,重振在海外建立的家业,为国尽忠尽力,为家尽孝尽道,为父老乡亲和子孙后代造福,可回大陸一年来林老先生一事无成,成天陷入各种矛盾和旋涡之中。最后,只有秘密与侄子商定办好入境签证和出国护照,于89年11月7日飞回台湾。

这一天清晨,从蓉城去双流机场的路上,开着三辆送别林老先生返台的小车。早开出的一辆是从城中心出发的,上面坐着林老先生的哥哥、嫂嫂、侄儿、侄孙女及女婿;较晚开出的一辆是从城南出发的,上面坐着林的改嫁的妻子生的两个女儿和两个女婿;最后开出的一辆是从市北郊县出发的,上面坐着林老先生,林的已改嫁离婚又结婚的妻子,林的女儿、女婿。

第一辆车一到机场,侄孙女婿马上跳下车,给本单位的司机打了一声招呼就直奔海关口排队站位置。他一看二爷爷边还未

 

标签: 原创长篇小说(178)
--------------------
刘先觉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Olympic Games

207名成员654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