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Olympic Games>>四十集电视连续剧《杨升庵传奇6》刘先觉

四十集电视连续剧《杨升庵传奇6》刘先觉

加入收藏

2016-9-8 21:05:43

第九集   初露锋芒,直言谏诤

1.独占鳌头

金殿之上,杨升庵立于金殿鳌鱼头上,正德皇帝朱厚照高座龙椅宝座,下面群臣议论纷纷,左都督江彬说:“杨升庵之所以得中状元,并非他有真才实学,其实是当朝首辅杨廷和从中作弊。”锦衣卫钱宁随声附和说:“左都督江彬大人说得对,所以才面奏皇上今天当着众大臣的面面试。”江彬:“锦衣卫钱宁大人作得对,今天我就是要当着皇上和众大臣的面考考这个状元是否是冒牌货!”皇上说:“当今状元杨慎奏请朕当众面试,众位大臣可随便提问。”众大臣面面相觑,良久,江彬悄悄批使一名亲信,手提一只有盖的竹蓝,走向杨升庵问:“请问状元公,你知我篮中所装何物?”杨升庵侧目一看说:“你这篮中装的是东西。”提篮之人大笑道:“东为大海,西是高山,请问我这个小小竹篮,如何装之得下?”杨升庵从容答道:“我说你这竹篮,只能装东西,不能装南北!”、“此话怎讲?”、“东方甲乙木,西方庚辛金,木与金均为实体,因而能盛于篮中。南方丙丁火,竹篮遇火化为灰烬。北方壬癸水,这水入竹篮,就像你等今天对我的刁难一样,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杨升庵的聪明才智,惊服群臣,仍有不服输的钱宁向杨升庵说:“就以‘东西’为题我出一联请状元公来对。”杨升庵:“请钱宁大人出对。”钱宁:“东当铺,西当铺,东西当铺当东西。”杨升庵说:“钱大人不愧姓钱,此下联似乎是绝对,我的上联是:南运河,北运河,南北运河穿南北,横批是:不是东西。”钱宁、江彬瞪目结舌,狼狈不堪。

2.杨修选任经筵展书官

正德十一年,东长安门外之翰林院,大学士杨一清在给杨慎作介绍。修撰馆内已有九位官员,杨一清:“翰林修撰杨慎今天到修撰馆充任经筵展书官,从事点校宋、元之际马端临所撰《文献通考》,并负责经筵仪:每月初二、十二、二十二会讲,行一日于文华殿设御案于御坐之东稍南,设讲案于御案之南稍东。是日早,先陈所讲经,书以大学一册,经以尚书一册置御案。讲官开讲,经筵书官跪展经册,退立于御案之西稍南官讲毕,跪掩经册毕,退就西班。直至皇上还宫。”杨一清指修撰馆内已有的九位官员一一作介绍:“这是邹公守益修撰,这是王公思修撰 ,这是尹公襄修撰 ,这是刘泉编修,这是孙绍祖编修,这位是张公潮编修,这位是王元正,这位是马理编修,这位是洪尹编修。”杨升庵一一拱手还礼。杨一清:“今年你好好干,明年大比之年殿试,圣上已钦点你为掌卷官。”杨升庵跪地:“谢恩!”

修撰馆内,五名修撰官在聚精会神地点校《文献通考》,每点校完一章就由杨升庵送至编修馆编修,编修馆八名官员也在聚精会神地编修。

3.杨修选任殿试掌卷官

正德十二年,丁丑三月初一。奉天殿,正德皇帝朱厚照亲自主持殿试。阁老梁储任主试,杨升庵升任殿试掌卷官。礼部尚书毛澄为阅卷官,文渊阁大学士蒋冕为阅卷官。二十八名会试中试的进士参加殿试。

杨升庵向二十八名考生分发试卷。正德皇帝圣谕:“朕设科举,以求天下贤才,务得经明、行修、文质相称之士,以资任用,像正德六年朕钦点的状元杨慎现已由翰林修撰升今科殿试掌卷官。朕以实心求贤,必以德行为本,而文艺次之。今科殿试更应如此。”

二十八名进士答卷。交卷毕,杨升庵收卷,当场将试卷弥封写上三合硃笔字。将试卷交主试梁储,梁储将试卷分发各阅卷官审阅试卷,杨慎也参与阅卷。杨升庵发现有一份试卷非常优秀,忙向主试梁储推荐说:“梁公储主试大人,这份试卷策论不入俗套,卓有见识,称得上是压卷之作!”

梁储看后说:“策论虽好,文艺稍次,不能列为首第。”杨升庵:“圣上讲了,必以德行为本,而文艺次之,此君行文德高行洁,是可以列为首第的。请毛公澄礼部尚书审阅再定。”毛澄接过试卷,认真审阅,后说:“杨慎掌卷官眼力确实不错,我看此卷可以列为首第。再请文渊阁大学士蒋公冕再审阅。”蒋冕认真看完试卷后说:“杨慎是初生之犊不畏虎,秉承父亲廷和刚正不阿,敢说敢为的性格,一入仕就锐气十足,展露锋芒。我也认为此卷可以列为首第。”梁储接过试卷,硃笔一挥:“首第。”梁储又将前三名的试卷呈与皇上审阅,皇上阅后御笔硃批首第试卷:“状元。”

4.正德帝豹房淫乐

正德十二年秋八朋。居庸关道上,正德皇帝的车驾在皇家仪卫的簇拥护卫下来到居庸关,护驾的是一批佞臣:江彬、钱宁、许泰、刘晖等时称[外四家]的,守关太监谷大用亲自开关,恭迎圣上。谷大用:“镇国将军府第,臣等已督促修建完工,宣府内珍宝重器现已备齐,豹房内又挑选了八方美女民妇,恭请圣上驾幸、游戏。”皇帝:“谷大用镇守边关有功,江彬、钱宁、许泰、刘晖为朕营造豹房更使朕有地方取乐,功不可没。”江彬对皇上说:“今晚我们玩个新鲜的,干脆直接入民家,为皇上找几个美女玩玩。”锦衣卫钱宁:“还是弄到豹房来让皇上玩稳妥些。”皇上:“还是弄到豹房来玩。”

豹房,一排美女供皇上一个个挑选,江彬指着一个美女说:“这一个脸蛋还可以,就是腰粗了点。皇上觉得中意否?”说着还在该女子腰上抱了一下,皇上摇头。又挑下一个,钱宁指着另一个美女向皇上推荐说:“这一个容貌较好,腰也不粗,就是屁股稍大了一点,皇上中意否?”说着还在该女子屁股上卡了一下。皇上仍摇头。许泰指着一位美女说:“这一个娇娆妩媚,体态丰盈,皇上觉得如何?”说着还在该女子胸部摸上一摸。皇上点头说:“这一个可以留下,再选一个。”刘晖指着另一位美女说:“这一个娇媚可人。皮肤白净,刚解风情,皇上觉得如何?”说着在该女子脸上摸了一下,皇上点头说:“这一个可以。”许泰、刘晖叫皇上选上的两位美女:“快谢过皇恩,陪皇上进豹房上龙床。”两位女子下跪:“谢过皇恩!”皇上叫俩女子起来,两女子陪皇上进入豹房。

江彬等四人:“现在轮到我们挑选了。”四人各挑了两名美女到各人房中。

5.上疏《丁丑封事》、诗谏

杨慎坐书房挥笔书写奏章:“疏杨慎丁丑封事奏为请驾还宫事,近者车驾出北都门百里之外,经日未还,臣等闻之,踯躅警惕,皇皇无依,……君人者无轻举,无妄动,非无事之游,……若轻举妄动,非事而游,则必有意外之悔。……臣等谓此逆旅之观,非崇高之所事也。……,偏听生奸,独任成乱,未之察乎。……,周穆王穷海远游,致有祁招之箴,汉下帝深夜微行,致有逆旅之辱,……,故不敢避鈇钺,为陛下陈之,……”

杨廷和也坐在另一书房内书写奏章,杨慎走进父亲书房,拿出所书奏章说:“父亲!孩儿为皇上重用江彬、钱宁、谷大用、许泰、刘晖等奸佞之臣,荒废朝政,迷恋声色,执意微服出游,趋驾昌平宣府、豹房之事,上疏一篇《丁丑封事》的奏章,请父亲大人过目。”杨廷和找到啦起奏章,边看边念(同上引文)。看完后说:“孩儿能以国家社稷为重,秉承父志,刚直不阿,挺身而出,不避斧钺,忠言直谏,肝胆照人,杨门忠烈,后继有人了。”杨升庵在父亲鼓励之下,一口气写下四首讽刺武宗荒游废政的诗:

中秋禁中对月

汉家台殿号明光,月满秋高夜未央,银箭金壶催漏水,仙音法曲献霓裳。路车天远鸾声静,宫扇风多雉影凉,千里可怜此夕,美人迢递隔四方。

丁丑九日

燕台九日罢登临,节物萧条入楚吟。关塞骅骝迷去路,朔风鸿雁滞归音游御宿山川远,白露清霜日夜深。云际侧身愁北望,天涯怀抱可能禁!

无题

石头城畔莫愁家,十五纤腰学浣纱。堂下石榴堪系写,门前杨柳可藏鸦。景阳妆罢金星出,子夜歌残壁月斜。肯信紫台玄朔夜,玉颜珠泪泣琵琶!

杨廷和边看边朗颂前二首,看后说:“这四首讽刺正德皇上荒游废政的诗连同《丁丑封事》的奏疏,一并呈皇上,我这里也有一篇《止游幸疏》你看看。”

杨升庵接父亲的上疏边看边念:“止游幸疏  杨廷和  道路相传,圣驾不时巡行市肆,或至夷馆菜园等处游幸,夜或不归。甚至驰骤市衢,冲冒风雨,深更静夜,出入宫门。……”

 

第十集   杨状元荣归故里

1.杨状元新都省亲

同年九月,四川新都,杨升庵(三十岁)告假还乡。新都城张灯结彩,大街上张挂着彩色标语:《欢迎状元杨升庵告假还乡》、《杨升庵是新都人的骄傲》、《杨升庵是四川人的光荣》、杨升庵在众乡亲的簇拥下来到新都桂湖,参加由当地豪绅和县令为他举办的欢迎盛会。冯驯、石天柱、夏邦谟、刘景宇、程启充、张含、蓝田、王廷表等好友,和从弟县学杨惟在坐。

县令冯驯致欢迎词:“今天我代表新都县父老乡亲,热烈欢迎状元杨升庵荣归故里、告假省亲。杨升庵是四川的第一个状元,是我们川人的骄傲和光荣,更是我们新都县父老乡亲的骄傲和光荣!我们新都出了一个当朝首辅杨廷和,又出了一个状元杨升庵,都出在杨家一家,真是了不起呀!相如赋,太白诗,东坡文,升庵科第,四件大事,我们新都就占了一件,新都老百姓更引以为自豪!欢迎杨状元说几句。”杨升庵:“冯驯县令的讲话是对我杨慎的鞭策和鼓励,我出生新都,长在京师,现在朝庭为官,我要像我父亲那样,作一个刚直不阿,清正廉明的好官。我对新都父老乡亲对我的欢迎表示感谢!我和我父亲各捐银二千两,作为唐代古刹宝光寺的维修经费。”众人热烈鼓掌。王廷表:“请杨状元为我们赋诗一首好吗?”众说:“好!”杨升庵:“《江楼曲送祝鸣和》江楼上,高枕锦江流,云霞连剑阁,烟树出刀州。登楼送君秋色里,旌旗影落清波水;眺望应随斗牛遥,啸歌直感鱼龙起。江楼高,江思远,阑干曲曲山宛宛。雁湖寒,牛渚晚;石头城,如在眼。玉人过家朝玉京,离筵一饷惜离情。别来家有相思赋,好寄同声慰友生。”张含:“请我们当年丽泽会诗社的社长,状元公杨慎为老朋友赋诗一首。”杨慎:“《无题》石头城畔莫愁家,十五纤腰学浣沙。堂下石榴堪系马,门前杨柳可藏鸦。景阳妆罢金星出,子夜歌残璧月斜。肯信紫台玄朔夜,玉颜珠泪琵琶!”

张含:“杨状元此诗寓意深长,标名《无题》以示讽意,托咏‘莫愁’,实指妓女。”

2.杨状元泥巴沱问天

杨慎、张含、何仲默、陶良伯,四位诗友在新都南郊外桂林泥巴沱聚会。张含问杨慎:“杨状元这次告假真的是省亲吗?”杨慎:“张愈光、何仲默、陶良伯三位仁兄,你们都不是外人,我就以实相告,我是看着当今朝政不振,民不聊生,自己忠君路断,我向皇上献的《丁丑封事》的奏章被驳回,报国无门,无力回天,不得不称病告假回乡的。”何仲默:“大概多长假期?”杨慎:“三年。”陶良伯:“王安人为何不一起带来?”杨慎:“内人身上长一包块,在家养病。”何仲默:“我父是三代祖传名医,专治疑难杂症,我叫家父给王安人看看如何?”杨慎:“那就有劳伯父了。”

在泥巴沱小镇上。人来人往,有坐轿骑马的富贵人,也有卖柴换米的穷苦人。还有一个乡下妇人背着一捆柴,领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孩,艰难地走着。这时,突然下起了“偏东雨”,雷声也响起来了,街上的行人纷纷跑到屋檐下躲雨,只有那个背柴的乡下妇人和小孩还在街上淋雨。忽然,一声霹雳,顿时传来了背柴妇人的惨叫声。杨升庵一行四人正在小店中躲雨,杨升庵循声望云,原来是那个妇人的小孩被雷惊死了!孩子的妈妈悲痛欲绝,嚎啕大哭,喊道:“孩子,你做了什么冤孽事呀?才三岁就遭雷打!……”声音都哭嘶哑了。杨升庵看到这个惨状,想着想着,忽然给三位朋友说:“太不公平了!天理何在!这样穷苦的三岁孩童,为什么要遭雷打呢?我要问老天!何兄请帮我借来纸笔。”何仲默对店家:“这是杨升庵状元,要问天,给你们借下纸笔。”向店家处借来纸笔,杨状元挽起衣袖,挥笔写道:“雷打前世冤,前世也有天虽有天,三岁孩童有何冤?丁丑九月十七日  新都状元杨慎”写罢,用火烧了,灰烬飞向空中。不多时,天空为得灰暗起来,接着一声霹雳之后,大家一看,刚才被雷惊死的那个小孩又苏醒了,在地上爬着就坐了起来。悲痛欲绝的母亲看见儿子活了,异常欣喜,立刻破涕为笑,把孩子抱起给杨状元叩头。

围观的人们也议论纷纷,有的说:“这是杨状元主持公道,把老天爷问住了!”有的说:“杨状元爱护黎民百姓,把老天爷问得无言可对,才迫使老天让小孩复活的。”

3.陪王安人观稼

正德十二年秋,杨升庵陪夫人王人出近郊观稼。见一老家,老家认得是杨状元和王安人,主动招呼:“杨状元陪王安人出来看庄稼?”杨慎:“正是。老伯今年收成如何?”老伯说:“今年收成好,俗话说:日晕长江水,夜晕草不生,草头占月晕,米价问天河。杨状元何不以此谚赋诗一首。”杨慎:“行!”略一思索,立刻成诗一首:“《观刈稻纪谚》田父邀予说:秋成此岁多,草头占月晕,米价问天河。乐土宁无咏,丰年亦有歌,惟愁军饷急,松茂正干戈。”王安人:“夫君未两句怎出?”杨慎:“正德十年,亦不刺寇我松潘,番人磨让六等乘机乱,为之乡导,西土大震,茂州番兵围城堡,参将芮锡等或败或死,副总兵张杰等攻松潘不利,亡军三千余人,迄至如今,茂州卫兵事不绝。因此,惟愁军饷急,松茂正干戈。”老伯叹道:“原来如此。”

升庵卧入室,何仲默领他父亲来状元府为王安人看病。王安人躺在床上,早已骨瘦如柴了。何父看后将杨升庵叫出卧室外,何仲默早已在外屋等候,老中医看后说:“杨状元恕我直言,王安人犁是痨病,体内包块污积,血脉干枯,少则十天,多则一月,快点为王安人准备后事吧!”杨升庵如临晴天霹雳,险些晕倒了。何仲默安慰杨升庵说:“生老病死,谁也无法抗拒,我父亲的诊断是绝不会有误的,天涯何处无芳草,说不一定早就有更好的才女在等你呢!”杨升庵:“何仲默兄,都这时了,你还在给我开玩笑。”何仲默说:“不是玩笑,我听人说,遂宁有一个御史的女儿叫黄峨的,已经二十一岁了,才貌双全,还待字闺中,士人赞誉,称黄峨‘闺门肃穆’黄峨放出话来,非状元郞不嫁!”一席话使杨升庵回想起在京师收到的黄峨托人带给他的黄峨所作《玉堂春》散曲来。[闪回]京师翰林院,一差役拿着一封书信交给杨升庵说:“这是南京工部尚书黄珂托人转给杨状元的书信。”杨慎一看字迹就知道是黄峨写的,拆开一看,是一首散曲《玉堂春》。上写着:“升庵世兄顿首:遵嘱,今寄来《玉堂春》散曲一首,请指教。《玉堂春》东风芳草竞芊绵,何处是王孙故园?梦断魂劳人又远,对花枝,空忆当年。”

杨升庵读后说:“黄峨真是才情并茂,虽蔡文姬、上官婉儿不足与其比。”

4.王安人云世,聘娶黄峨

正德十三年春,王安人得恶疾去世。在办完了后事后给父亲大人杨廷和写了一封家书:“父亲大人台鉴:孩儿回到故乡不久,又遇新的打击:夫人王安人不幸患恶疾于今春云世,现已办完丧葬之事。‘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为继承杨家香火,孩儿打算娶遂宁黄峨世妹为妻,黄峨早已放出话来:非状元郎不嫁!若父亲大人同意,我即遣媒人说媒,并亲自下聘前往遂宁迎娶。孩儿慎顿首。”

5.尚书女儿、知府妹,宰相媳妇、状元妻

正德十四年夏,杨升庵(32岁)在取得父亲大人应允后遣媒人去黄峨(22岁)家作媒,一说就成。

新都城万人空巷,北门宝光寺门前人山人海,挤满了大北街、小北街、上升街、状元街,直至状元府。当彩轿到新都时,倾城震动。人们奔走相告,“快来看尚书女儿、知府妹、宰相媳妇、状元妻,多漂亮啊!”杨升庵骑着高头大马,身披彩带绣球,头带新郎加冠,在花轿前引路,迎亲客、送亲客、新娘的父母、哥哥都骑马、坐轿跟在花轿后头。小伴娘、小伴郎跟在花轿和新娘左右,最后面是三十二驾抬盒,抬着新娘的陪嫁嫁装。鼓乐队一路吹吹打打,整个新都城都沸腾起来了。新媳妇也不负众望,为满足围观者的要求,还不时掀开轿帘,揭起盖头向外面看上一眼。观者一说:“听说新娘是个大才女,等了十年才等到今天!”、观者二说:“骑马的那个老头,就是南京工部尚书黄珂”观者三说:“坐轿那个太婆,就是黄峨的妈”,观者三说:“后面骑马那个,就是黄峨的哥哥,遂州知府。”彩轿一直抬到状元府门前。

6.独秉灵根放故迟——榴阁恋歌

黄峨和杨慎婚后住在新都状元府西端的榴阁,这里濒临桂湖,环境清幽,以庭院中栽种石榴树而得名。在他们乐度新婚之际,正值红榴怒放之期。枝头绯花掩映,朵朵如霞,令黄峨诗潮澎湃。她在榴阁中展笺命笔,写出了对升庵表达真挚爱情的《庭榴》诗:“移来西域种多时,槛外绯花掩映时。不为秋天能结实,肯于夏半烂生姿。翻嫌桃李开何早,独秉灵根放故迟。朵朵如霞明照眼,晚凉相对更相宜。”杨升庵边看边朗读黄峨写给他的这首倾注了火热而纯真的感情的爱情诗。黄峨的内心独白:升庵夫君,妾早已过了及笄之年,且是你的继室,故我不如桃李般在春日争艳,只需像榴花后放,朵朵如霞,伴你终生了;你也不必理解,我是独生灵根,慧眼识英才,所以才花儿“迟放”呀!

杨升庵一字一句地读着骄妻的诗作,眼泪夺眶而出。少年老成且又早熟,加之已经历仕途不顺,丧母丧妻等等人生波折的他,当读到‘晚凉相对更相宜’句时,顿生惺惺惜惺惺之感,发出才子爱佳人之叹!不禁双手捧着黄峨的脸颊,热泪盈眶,禁不住吟出:“宝树林中碧玉凉,西风又送木犀黄;开成金粟枝枝重,插上乌云朵朵香。”(《鹧鸪天》)的词句。说着,从园中的月桂树上摘下一枝桂花给黄峨插在头上。杨升庵的内心独白:黄峨娇妻啊!你以高贵的贵族气质和淑女风范向我表达的殷殷挚情丈夫心领了,你就像宝树林中的碧玉那样圣洁,又像那金桂飘香月窟,枝枝贵重,插在娇妻的头上,朵朵飘香啊!

黄峨温情默默地依偎在升庵的肩上,在他的耳边上亲切地说道:“夫君!大丈夫应学岳飞、文天祥一样精忠报国,或者像屈原、司马迁那样文史千古流芳!你早点给父亲写信,表示你早已病愈,愿效忠朝廷,报效国家的决心。”杨慎:“贤妻珍惜光阴,卓识远大,虽巾帼不让须眉,我马上给父亲修书,请求早回京师,为朝廷效命。我迎娶你时,途经广汉曾作诗一首可表心迹:游子恋所生,不获常怀安,大哉宇宙内,吾道何盘桓。”

 

第十一集  刚正不阿、巧计犯龙颜

1.状元、才女回京

正德十五年九月,杨大学士府,全府上下张灯结彩迎接“尚书女儿、知府妹,宰相媳妇、状元妻”杨慎、黄峨双双归来。夫妻俩双双拜过父亲大人:“孩儿(儿媳)拜过父亲大人,父亲大人安好!”杨廷和一见儿媳端庄秀丽,丰姿绰约,满心欢喜,说:“黄峨儿媳识大体,顾大局,教养深厚,卓识远大,劝慎儿早回京师,作得对!现在朝廷正是用人之秋,吾儿在为父身边,也好助为父一臂之力,儿媳在府上主内,使吾父子,内无牵挂,外可更好效忠朝廷。”黄峨、杨慎纷纷点头应允。杨慎:“父亲!你给我们说说朝廷中的事。”杨廷和:“云年夏六月宁王宸濠谋反,提督南雄军务都御史王守仁起兵计宸濠,经两个月的大小激战,王守仁擒宸濠;江彬、张忠等谋欲夺其功,王守仁乃纶巾野服入九华山修道云了。江彬等愈益骄横,其所部边卒骜不可制;江彬、钱宁等(外四家)仍引诱圣上云豹房取乐。去年春,帝自称镇国公朱寿,制下南巡,欲登泰山,历徐州、扬州、至南京,临江苏、浙江,浮游长江、汉水,至武当山云祭拜,遍观中原,时宁王宸濠蓄意谋反,翰林修撰舒芬等约群臣上书乞留,皇上听信谗佞之言,令舒芬等一百零七人跪午门外五日,廷杖三十大板,谪贬外任,还有二十余人下狱,金吾指挥张英殒命于狱中,死于杖下者十余人,戍边、削级、降级外补者不下十人。但终于阻止了皇上南巡。江彬等亦知朝廷有人,稍稍有些畏惧了。”杨慎:“我也要学舒芬翰林修撰一样,忠言直谏,无所畏惧。”黄峨:“应该这样,家父黄珂也常给孩儿谈到宦官佞臣专权朝政腐败的事,家父有感于此,加之年事已高,便辞官不做,携带家眷,回老家遂宁了。”杨廷和不无感慨地说:“这也是我可能终归要走的路,只不过我这个当朝首辅还有很多事要做。”

2.杨廷和受诏辅新君

正德十六年三月,皇太后张氏后宫,大学士杨廷和、驸马都尉崔元、大学士梁储、礼部尚书毛澄奉懿旨秘密入后宫。皇太后张氏悲痛地告诉四位重臣,说:“皇上寝疾豹房。于丙寅日皇上崩,今诏来四位重臣,请诸位献策,皇上无子,谁来继承大统?江彬等一批佞臣怎么办?新皇帝继位后众臣如何辅佐?”内阁首辅杨廷和说:“尊皇明祖训:兄终弟及谁能不敬。兴献王长子,宪宗之孙,孝宗之从子,大行皇帝之从弟,序当立。”毛澄马上附仪说:“对,应该由皇室最近支的湖广安陆藩王朱厚熜继承皇位。”梁储:“内阁首辅杨廷和和礼部尚书毛澄的建议于理于法都合乎,皇位应该由兴献王长子继承皇位。”崔元:“我同意内阁首杨廷和、礼部尚书毛澄和大学士梁储拥立兴献王长子朱厚熜继承大统的建议。”皇太后:“这件大事就样定下,由当朝首辅杨廷和大学士草拟遗诏和新皇帝《即位诏》。遣太监谷大用、韦霖、张锦奉遗诏往安陆藩王府迎兴献王长子朱厚熜入继大统。”杨廷和:“这是一件关系到大明朝江山社稷的大事,还需寿宁侯张鹤龄、定国公徐光祚、驸马都尉崔元、大学士梁储、礼部尚书毛澄一道斋金符前往,以防闪失。”皇太后:“那就这样办。”杨廷和问:“皇上驾崩之事江彬知道吗?”崔元:“江彬偶然不在豹房,只有我和太监谷大用知道这事,他在镇守居庸关,我以叫他封锁消息,将豹房隔离、关闭。”杨廷和:“附马都尉崔元作得对,恐江彬为乱,可秘不发丧,以皇上之命召江彬及其子入宫,驸马都尉崔元带锦衣卫埋伏宫内,将江彬及其子一并收之。然后由皇太后下制,暴露江彬罪恶,再将江彬五马分尸于市。然后籍没其家。”皇太后:“诸公意下如何?”众异口同声:“江彬罪恶罄竹难书,必须处以极刑。”皇太后:“大明朝的江山险被江彬毁于一旦,必须论磔于市。”毛澄:“在新帝未即位之前,我们这批内阁重臣,应担当起兴利除弊的重任,诸非常例者,一切罢遣。”梁储:“应该雷厉风行,严惩窃权的宦官,革除皇店,放豹房番僧与教坊乐人,释南京系囚徒,遣还四方进献子女和各国贡使,停不急工务,收宣府、豹房行宫的金银珠宝。凡正德中的腐败政治,统统废止。”崔元:“首先应该革云锦衣诸卫中的冒滥军功将校。”杨廷和:“我想新政纲领应该减免税赋,裁减冗兵闲官,停陕西织造和夤缘监织榷税,以及内监局旗校工役,节制冗费,清理盐政、漕运和部分皇庄、官庄,慎刑审,开言路。”皇太后:“那就由首辅杨廷和提纲执行,务求新帝御极之初,力除一切弊政!”

3.杨修选开经筵,任经筵讲官

正德十六年四月,世宗朱厚熜即位。五月杨升庵为殿试受卷官。八月开经筵,升庵首作经筵讲官。

文华殿上,御座上坐着一个15岁的年轻皇帝朱厚熜,讲案上坐着经筵讲官杨升庵。杨升庵开讲,新的经筵展书官跪展经册:《尚书》,金作赎刑之章,退立于御案之西稍南。杨升庵:“今天我为当今圣上进《尚书》金作赎刑之章,三代明君赎刑制度规定,进金赎刑只适用于小民罪犯,以希望他们改过自新,痛改前非。至于象宦官张锐、于经那些罪魁祸首,根本就无可赎之言,罪当死!”皇帝一下就不高兴了,说:“明年二月你代朕祀江渎及蜀藩诸陵寝。”

4.金殿抱扫(嫂)

金殿之上,杨升庵身穿翰林院经筵讲官官服,抱起一把大扫帚在扫地。文武百官陆续上殿,侍立金殿左右,准备迎接嘉庆皇帝早朝。每到一位官员都相当诧异,都要问他一句:“杨状元这在干什么呢?”他都要回答一句:“抱着大扫(嫂)!”官员一问了这,有的官员一听杨状元话中有话,都哄堂大笑。还有的在窃窃私语:“杨状元在讽谏当今圣上。”“圣上与皇嫂之事群臣都听之任之。”“谁敢管皇帝的私事!”“还是杨状元刚正不阿,敢于讽谏!”“这些事还是不管为好!”这时世宗皇帝(18、19岁)已在銮驾的簇拥下登上玉阶上朝,一眼看见经筵讲官杨慎正抱着大扫帚扫殿,累得满头大汗,关切地问:“杨状元这是怎么回事?累得满头大汗,干起值日清洁官的事?”杨状元说:“抱着大扫(嫂)!”皇帝并未听出杨状元话中有话,还关切地说:“这些粗活让值日官云做。”皇上登上銮宝座,还有个别大臣在窃笑。

5.编修《武宗实录》

嘉靖二年,翰林院,杨升庵正在埋头编写《武宗实录》。总裁蒋冕走来,拿起杨慎编写的草稿细看,看后对总裁费宏说:“杨慎纂修朝典精当,纪事敢于秉笔直书,官阶虽未及我等,实际上堪称副总裁啊!”杨慎在旁听见,谦逊地说:“蒋冕总裁太过谦了,学生向老前辈虚心学习。”时吏部左侍郎、考公罗钦顺正好走来,蒋冕将杨慎编修的稿子交给罗钦顺,说:“吏部左侍郎、考公罗钦顺,现杨慎六年考满,你是考官,看看杨慎纂修的《武宗实录》,合格否?”罗钦顺看后说:“文章不愧为出自状元之手,工作与‘慎修’名副其实。”蒋冕在草稿上签上:“尽付稿草,付之刊定,蒋冕”字样。

6.巧计犯龙颜

盛夏的一个晚上,杨状元独自一人在书房里坐立不安,他紧锁双眉,不断地踱着步,苦苦思虑:(杨升庵的内心独白)嘉庆皇帝已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三千宫娥,仍不满足,前个月又选了民间二百美女入宫,已弄得朝政荒废,怨声载道。还暗地里私通皇嫂,我上次冒天下之大不韪,在金殿上抱扫,讽谏皇上,他一点也不理会。这时,黄峨端来热茶,叫:“夫君,天气太热,喝点热茶解解闷。我给你打扇。”说着拿起扇子给丈夫扇风。杨升庵说:“你要早点休息,你有身孕在身,这些事还是让下人来做。”黄峨:“夫君也要早点休息,明早还要上早朝。”杨慎点头:“夫人先去睡吧!”黄峨走后,杨慎继续思索(内心独白):“明天早朝,又要决定什么追尊兴献王为皇帝、兴献王后为皇太后的‘议大礼’,如果‘观政进士’张璁的献媚奏章获得通过,就又要向老百姓征收捐税,抽丁派赋,修筑宫苑,各地官吏又得收刮贡品,奸臣贪官又可从中渔利。‘议大礼’劳民伤财,害国败家。我得想个什么办法此事呢?”杨慎扣着头皮,边走边想,(内心独白):“不管吧,又不忍贪官污吏横行,百姓遭殃;谏诤吧,则可能有杀身之祸,家破人亡。”杨状元反复考虑,苦苦思索,一直想到远处传来了鸡啼之声,也没有想出一个妥当的办法来。他自言自语地说:“得想个妙计。”闷热的天气,嗡嗡的蚊虫更增添了杨状元心中的烦躁。他来回地走着思考,突然,他感到脸颊上一阵疼痒,顺手一巴掌往脸上打去,伸开手掌一看,原来是一只吸饱了鲜血的花斑蚊被打得稀烂,一汪殷红的备将它贴在手心上。瞬间,杨状元眉头一展,计上心来。他看着摊开的手,自言自语地说:“我有计了。”杨状元的内心独白:“为了老百姓的生计,为民请命,我只有巧计犯龙颜了。”这时,黄峨已经起床,从棕包热水壶中给丈夫倒来热水。黄峨:“夫君昨夜一夜未曾合眼,马上又要去赶赴早朝,待为妻帮你穿戴、梳洗。”杨升庵:“这样更好。”穿戴、梳洗中,杨状元始终保护着那只手,杨状元叫醒了随身的童仆,备好马车,早早地候朝去了。

文武百官分列金殿两侧,个个正襟危立,噤声屏息;贴身太监簇拥在嘉靖帝左右,百名御尉持剑执戟。怒目圆睁,威风凛凛,高大宽敞的金銮宝殿,只有嘉靖皇帝的话音在嗡嗡回响:“有观政进士张璁上大礼疏,朕拟准其奏,众爱卿若有异议,即可奏上来。”

但满朝文武,没有一个敢吭声的,整个宫庭静了好大一阵。嘉靖说:“既无异议,朕即准奏。”说罢,举起硃笔就要点旨。突然,从御座附近的文官行列时,猛地跃出一个人来,几大步奔到御座侧面,还没等周围的御尉、太监回过神来,那个便“啪”地一记响这的耳光打得嘉靖帝晕头转向。坐在殿前的杨廷和突然一惊,吓出一身冷汗,待到嘉靖帝睁开眼看时,只见两名杀气腾腾的御前侍卫押着杨状元跪伏在地,等候圣上发落。杨状元气愤地唠叨着:“宁可叫你吃我的肉,绝不叫你欺我主!” “宁可叫你吃我的肉,绝不叫你欺我主!”,侍卫松开杨状元的手。

嘉靖皇帝龙颜大怒,气急败坏地大声吼道:“杨慎你好大的狗胆!你把朕打了,还咕哝什么?”杨状元赶忙把右手掌伸开给皇帝看,并说道:“一只花斑大蚊虫叮咬万岁,我看见了愤怒至极,我是宁可叫它吃我的肉,绝不叫它欺我主,故忘乎所以,将它打死了。万岁,请看我的手心。”皇帝一看,杨状元手心上果真有一汪鲜血,一只花斑大蚊虫被打得稀烂,和着备粘在手心上。嘉靖帝的气顿时消了一半,他无可奈何地将硃笔一扔,喝道:“拿下去,廷杖五十大板!”

杨状元听说要挨板子,赶紧又说:“万岁,欺我主的蚊虫虽已打死,但欺我主的人却还在!”

嘉靖帝问:“是谁?”

杨状元说:“桂萼、方献夫、席书、霍韬、张璁之流目无万岁,花言巧语议大礼,使朝廷上下不和,意在乱我江山,颠覆朝廷!”

嘉靖帝问:“这话怎讲?”

杨状元:“桂萼、席书一伙上次选取宫女,闹得民怨沸腾;这次张璁、方献夫一伙又瞒下情,欺我主,搞什么议大礼,撼我民心,恶我皇威,乱我朝廷,望万岁明鉴……”

杨状元慷慨陈词,句句在理,嘉靖帝虽然心头恨极,却她不好发怒,反而开恩说:“这次廷杖就免了。”

还没等杨状元把话说完,原先那些噤若寒蝉的一班稍微正直的文武官员就在杨状元后面跪下了一大片,纷纷夸赞:

首辅杨廷和:“张璁一介书生,知道什么国体?望圣上明鉴!”

礼部尚书毛澄:“杨慎说得有理……”

汪俊礼部侍郎:“万岁三思……”

兵部尚书乔宇:“皇上怒罪……”

吏部侍郎何孟春:“皇恩浩荡……”

户部尚书蒋冕:“万岁赐恩……”

俗话说,法不治众。嘉靖皇帝一看,摸摸发烫的脸,一甩龙袖,愤愤退朝,太监谷大用宣布:“退朝。”

 

第十二集   “议大礼”、罚俸、“受廷杖”、“永远充军”

 

1. 初议大礼

正德十六年四月二十七日,嘉靖帝即位后六天,下诏礼部,命廷臣集议自己生父兴献王的崇祀和尊号。

金殿之上,嘉靖帝高坐金銮宝座,以首辅杨廷和与礼部尚书毛澄为首的府部群臣六十余人,联名上疏:“臣首辅杨廷和、礼部尚书毛澄遵圣旨,会公卿台谏等官六十余人上议:按汉定陶王、宋濮王故事,陛下宜称孝宗弘治皇帝为皇考,改称本生父母兴献王及妃为皇叔父母。祭告、上笺称侄署名。其理由是遵古训,按帝系继承制度,应继统继嗣,天子诸侯,有统而无嗣,当家族关系和帝系不一致时,须以国为重,遵从皇统。”

嘉靖帝:“哪有父母可以变来变去的?拿下去再议。”

桂萼、席书:“臣桂萼、席书、方献夫、霍韬、张璁上大礼疏:朝议谓陛下入嗣大宗,宜称孝宗皇帝为皇考,改称兴献王为皇叔父,王妃为皇叔母,不过是拘泥于汉定陶王、宋濮王故事,但汉定陶王和宋濮王都是预立为皇帝继承人而养之于宫中,是明摆着的皇帝继承人,故汉朝臣师丹、宋朝臣司马光的议论施行于当时是可以的。今武宗正德皇帝继承皇位已十

 

标签: 原创影视文学剧本(886)
--------------------
刘先觉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Olympic Games

207名成员652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