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恋恋风尘:我曾经做了一个梦,梦里我不为任何人而活

恋恋风尘:我曾经做了一个梦,梦里我不为任何人而活

加入收藏

2016-11-1 14:43:45

     我们的精神世界本身就是人为建构的。而时代变迁,战争的纷扰,或者是贫穷或者富裕,都不足以造成精神世界的崩塌,反而会提供给我们更多的思考自身的滋养。

所以说某些灾难的发生,以及某些人为的改变,在我们的生命轨迹中,是完全自然发生的。

 

吴念真在一次访谈中提到,自己的父亲经常说一句话:“A,I,U,E,O一个晚上碰到B,P,M”,在电影中出现了同样的桥段。

讲述的是台湾的那个将所有人都追赶到一个夹缝中生存,并且不断否定与颠覆人们的价值观的年代。

他将这个时代所有的人都称作“历史孤儿”。

又岂止是那个年代?

我回想自己的成长经历,每一个成长阶段的变迁就像是离我的天然和本真的状态远了一次。我并不喜欢这种“远离”感的自发形成。

但是人都是通过学习到的知识和思想来美化自己,从的更加靠近我们生活的世界。然而这种美化和假装,并不能够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感觉。

我们做出了一个选择,似乎更能够顺从自己的主观需求,但是欲望总是驱使我们渴望另外一种没有实现的道路。两难的选择境地,从双面开始夹攻,我们就成了吴念真笔下的活在夹缝中的人。

 

我有时候会特别想念自己的老家,我在想如果自己像很多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一样待在家里,种一亩田,然后陪伴年迈的祖母,过着十分安逸的生活。

这种境况跟我现在的生活截然相反,会不会将追求自我过程变得不再那么重要的时候,良心就会容易过关一些。

但是我另一种思想又告诉我,不可能。

要想得到活着的感觉,就是不断的尽可能的走的更远,对于一个生活阶段的彻底终结,然后再也不要留恋过去的日子,彻彻底底的向前看,永远不要再回去。

最近母亲跟我谈到,在上海的日子过得这么匆忙,回去一家三口开家店,努力经营,生活应该也会过得很充裕。

我知道母亲是想要我生活的安逸一点,成就感不是工作生涯中最为重要的东西,世界也不能随着个人的努力改变。那么,为什么我还是会拒绝母亲的建议,并且没有经过任何犹豫的拒绝了?

其实我找不到个中答案。

我在想,活着,就必须要流动。借用文明的而进取去构建思想,然后处在不断的“自我解放的过程”,剥离思想的蒙昧,废除对于世界认知的迷墙,等等。这种自己掌握命运的快感,是回到老家,待在一个地方所感受不到的。

但是不是所有的“出走”和“远离”都是具有没血性和思想性的。对于知识分子,这是一种内在思想的思辨过程。

但是我很少去思考其他人为什么也希望远离?

《恋恋风尘》对于我,似乎将我拉到了回忆的最深处,然后告诉我,在自己不断跟生活的激流搏斗的时候,所忘却的那些东西,以及所对不起的人。

 

日常事件 


我老家也有跟电影中的阿公一样的爷爷和奶奶。但是我不常联系他们。

现在算下来,我已经有将近3个月没有和奶奶通电话了。日常生活的时间虽然紧迫,但是我不得不承认,这辈子我对不起的人有很多,爷爷和奶奶就是其中的两位。


当然此文的目的不是在阐述我童年在奶奶的照顾下成长的历史。

借助阿公在电影开篇,哄坐在凳子上的孙儿吃饭,将蔬菜插在饭团上,将一碗平常的白米饭变成了外国人吃的西餐,跟我们的饭都不一样。小孙子半信半疑的,从了阿公。

李天禄用来自远方的乡音,古老的台腔,将某些专属于台湾东西一直保存的很好。他在门口砍木头做拐杖的样子,在这站接自己的儿子的背影,每一点滴都能够让我想起爷爷奶奶植入在我进20年记忆里的种种情怀。

在阿公的身上,语言并没有任何意义,古老的台腔,在他身上带有某种特别的起源特征。所以侯孝贤和吴念真将一种先知的符号,嫁接在了阿公身上。

吴念真在方所的演讲中谈到九份这个地方,在《恋恋风尘》中的九份,更像是一个干干净净,坐在槐树下捡青菜的老太婆。

这让我对这个地方的起源充满了无尽的想象力。也许在阿公一辈子没有离开过的九份,他身上给我们造成的想象是专属于他的那个时代的尾声,也是一代人的历史终结。而阿远身上开启的新一代的特征,却给我们一种疲惫的,困倦的累感。


后来阿远走到在窗边沮丧的抽烟的父亲面前告诉他,高中我不想读了。

这是阿远选择与一个自我的决裂。电影没有交代具体的原因,但是给了阿远一个自由的,立刻成为大人的时间段。他选择去城里打工,与阿公,与九份的苍老彻底的决裂。

正如我们大多数人一样,他要摆脱安逸,去期待生活中更多的事件发生的而可能。

也许在阿远的概念中,未开化的单纯之美,在经过知识启蒙的时候,会被染上一种原始的,无意识的,不属于社会现实的世界,这个世界没有太多的变数,或者说太过于日常,学会出走和消失,是自救的方法。

而坐在屏幕前,作为观影者的我,也许是倦怠于大城市中存在的一切,这些楼宇和钢筋混凝土再也没有使我感动的地方,所以才会觉得侯孝贤镜头下对于文化原点的保留是多么的珍贵。

电影中的山就是美的本身,那些靠山而居的美好的居民,就是古老文化传承的智慧本身。这里不存在很多幻象的以及物质的命题。这些物象正式我们在城市中,在不断往前走的过程当中,所不能丢弃和忘掉的。

尽管阿远在后来自我迷失的时候,在恋爱关系变故后伤心欲绝的时候,以及在最为隐忍与沉默的孤独的时候,这老家的一切,变成了他的梦境,虽然离的越来越遥远,虽然抱有浓厚的歉意和愧疚感,但是只要他愿意,这些人间最为珍贵的情感和美以及在隐藏在时代深处的智慧形式,足以能够让他回归。

 

恋爱狂想曲 

 

阿远在台北打工,青梅竹马的阿云后来去看他。

他和阿云之间的关系有种奇怪的尴尬。似乎这种从小相伴的感情并非爱情,而更像是他设定好的一种生命推进的环节。所以那种孤注一掷的热情,没有在这部慢节奏的电影中被过度渲染。

还记得电影开始的时候,他们俩人在电车上的画面,以及沿着车轨行走时脸上洋溢的笑容。这是一种生活的慢动作,娴静缓慢,无论是暂停或者快进,都不会影响关系的磨灭。也许这就是最为美好的真实所在。

可是没有什么是不能够被城市摧垮的。爱情也是。

在城市中生活,必然会产生更多的要求,阿远边打工边学习,但是赚钱不多,后来听朋友说有个更好的机会,他便换了。

在欲望层面,阿远是极度克制的,但是也很难抵消他想要证明自己能够给阿云更好生活的念头。他隔了很久后去看阿云,带她去见自己的朋友们,但是出于内敛和嫉妒,他不服气女孩子当着他的面和别的男生喝酒。后来他带着阿云去购物,想要给她买双鞋,来实现自己在奥运严重的光彩。

可是这种极度希望给予的状态,就预示着一种美好情愫的破灭。


阿远脑海中对于未来生活的美好幻想,在台北丢了。

他不断的碰壁,丢摩托车,然后大病一场。

城市让他的恐惧感战胜了理智。他的理想化生活图景就像吹散在风中一样彻底丢失了。理想,爱情同样如此。

而这个奇怪的畸形的世界中,你越想逃离这种疯狂,你就越要牺牲更多生命中更多的东西。

后来阿远在车站让阿云独自一个人回去,自己为了挽留自尊,直至露宿街头。

可是阿云还是没有因为这些就离开他。只是因为这些,在她的骨骼中种下了一些欲望的种子。

让阿远失望,这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空乏与结束 


有时候我在百忙之中也会有给自己特别的留下空白的时间进行思考,然后才发现工作中的忙碌的自我,是没有面孔的。我在办公室闭着眼睛,甚至听不到自己的心跳声,也感受不到周围同事们的精神活动。

几乎每天都重复着同样木讷的面孔和疲倦的身体。这种生活方式看起来似乎是虚构的,我内心中总是在希冀这其他生活的可能。但是过了一年又一年,我依然在谈论当下的生活是多么糟糕以及忍无可忍。

然后我似乎明白了,目前的错乱不堪以及完全的崩坏,就是生活本身。

阿远后来去参军。

我想这个时候的他正如刚入职场的我,像个对于异样生活充满期待的孩子。消失在当下的九份,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如果不需要再同一个地方虚度一生的话,那就干脆完完全全的疏远吧。

阿公带着阿远走出村,一边走一边放鞭炮,逢人边说,我们家阿远啊,要去参军啦。

参军这件事,从阿公的视角看,是一件如此荣耀和值得庆祝的事情。

当然阿远的善良,让他在参军的过程的当中完全没有办法卸任自己在九份的角色,他和阿云的牵绊,他对于家的依恋,他看到自己的父亲已经老了。


善良的人总是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做出承诺与担保,一份青梅竹马的感情,就必须要走向正途,修成正果。

而阿云的突然缺席,彻底断绝了阿远对于另外一种婚姻生活的期许。

这种彻底带给阿远的伤痛是完全无意识的,阿云选择了自己的路。她没有抵住穷追不舍的时刻相伴的诱惑,她要的是那种能够触摸到的真实感,能够不会让自己感觉到时刻会消失的实在体验。

而这种最为简单的要求,阿远给不了。阿远一直在寻找自己想要的事物中,越走越远。

 

电影进行到这个阶段已经抵达一种平实的高潮。

随着这段感情的结束,两位主角遁入了完全不同的生活圈。阿云的生活是日常的和普通的,能够看到终点的。也许在日复一日的重复中,阿云会成为阿远母亲那样的人,或者成为阿公那样的人,真正能够可九份的土壤承接起来,仿佛是从从这片土地生长而出的树木。

她与阿远关系的结束并不算背叛,也不算道德缺乏。这就是吴念真宽容的地方所在。也是侯孝贤的极度克制表达后的赞许。

那么阿远的生活在未知的维度中逐渐越入越深。爱情的结束,就是对于自由的放纵。阿远没有了情感的牵绊,倒更像是处于美妙和舒适的自我意识当中。

 

电影收尾的方式让我长嘘一口气,阿远穿着阿云为他做的衣服,从容的选择接受了一切。并且在屋后跟阿公聊天,也是无意间引入的关于种植番薯的谈话,阿公说,

“照顾这些番薯,比照顾巴参还累。现在又得除藤了。若不除藤,翻出出来只有这么小。除了藤,番薯才能够吸收养分。”“那才会长大。”“对啊。”

 

最后一段平常的交谈,以大山作为背景,时代间隔的距离不再是纯碎的距离,而达到了没有起始点的共通。

 

在整个剧本的创作过程当中,吴念真将自己的角色隐藏的很好。甚至很多人都并不知道这是源自于他个人的故事原型,九份这个地方,是他的家乡。

我看《恋恋风尘》,似乎是在与最为远处的那个“我”在对话,我想,之所以能够感受到自己从最为天然与纯真的状态,开始意识到自己思维的复杂和意志深处的坚不可摧,这是时代发展的力量,是自我对于更加广泛世界穷追不舍的欲望的力量。

往期回顾:

穹顶之下:如何去“看见”,才能实现独立,才能让事物清晰可辨?

红玫瑰与白玫瑰:经历过多少个吻积累的感情,只需要一场风波便可以荡然无从

不法之徒:单调的生活,是一种偏执,更是一份与他人之间的协议

天窗:可笑的是,每个人都渴望拥有一个乌托邦••••••

(奥塔蒙特事件)给我庇护:是滚石老了,还是时代变了?

《一一》中的世纪交替之冷:面对时刻变化的世界,不变的生命是否太长了?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身体承载着一个时代的重量,还能如何放肆的谈论爱情

45周年:那些啃食灵与肉的婚姻现实,让人坠入没有限度的深渊

牺牲(上):当爱使我们逐渐退化失去自由,我们也让爱成了燃尽一切的火焰

BOB DYLAN:当这个社会将自身的问题开始转接到“摇滚”身上,我选择背离人群

库布里克:我们的信仰逐渐弥散在外在世界,还是只存在于一个梦中

迷墙:ROGER WATERS严重精神孤独的该死的迷幻的一生

巴黎最后的探戈:如果你也如我,对某些东西束手无策·····

飞不起来的阿飞:你紧跟这个落伍的时代,他却早就保持着永恒的高姿态


原创内容,欢迎分享,留言。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更多内容,进入“颓城”页面,点击“查看历史消息”,进行选择阅读。

联络:784121890@QQ.COM


标签: 情感(800) 侯孝贤(133) 吴念真(15) 荒诞人(2)

8.3 

恋恋风尘 (1986)

影评(233)

收藏(1198)

恋恋风尘/Dust in the Wind(1986)
--------------------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

71981名成员30804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