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幻世浮生:爱的至高点是卑微与奴役,一个动机就能让它原形毕露

幻世浮生:爱的至高点是卑微与奴役,一个动机就能让它原形毕露

加入收藏

2016-11-30 10:52:34

 

我在路上看到了乞丐。

是的,很多很多的乞丐聚集在衡山路的教堂门前,断了一条腿的、瞎了一只眼睛的、脖子歪了的、得了绝症即将面临死亡的。

这个教堂似乎在大约在举行一场盛大的慈善礼拜,集合了各种肤色的人群。有个黑色面孔的女性扎着满头的脏辫站在一架滚轮车旁边打电话,滚轮车上用破烂不堪的被子盖住了枯瘦如柴的老人,似乎命不久了。一位推着滚轮车的脏乱的男人,不出意外应该是她的丈夫。

他们似乎得到了这位黑人女性的帮助。

我没有停下来细看这所教堂周边这些不同的乞丐每个人身上是怎样的故事,令我十分诧异的是,上帝的“至高之爱”对于面临死亡威胁的人们是如此重要。他们就像在黑暗中探出的一双双手,渴望从这个教堂洒下来的光明雨露能够撒一些沾到自己的身上。

行人们反而从旁边匆匆而过,大多是跟我一样出来扫街的游客。

没有人愿意在教堂面前随意的释放自己的道德和善意。随着冬天的冷风穿梭脖颈,就像是催促我们每个人快点离开这个氤氲着施舍与给予的怪异的空气的地方。



我在回程中一再去思考,这些乞怜者追求的关于生的本能,与我们对于梦、自由与爱的追寻之间的共同点。我想,如果信仰基督能够带来被爱的感觉,而我们不再如此孤身一人,过着日复一日的生活。这些围绕在教堂门前的人,也许就是所有跟我一样害怕孤独以至于每日都感觉生活是被偷来的人。

我记得一年前跟亮来过这个教堂。

我们是冒然闯进去的,里面众多的参与礼拜的人群,在一位教父的诵经过程中,保持着高度的安静。这种充满着善意的地方当然是允许陌生人闯入的。我们从门口的一位志愿者手中取了一本圣经,然后进入到这些听客们的中央,选定了座位。

现在回忆起来,关于这节课的内容以及周边坐着的到底是什么样的面孔全然忘却了。却印象深刻的是那尴尬到极致的互相拥抱。

亮因为寻找座位跟我分开了,坐在离教父最近的地方,而我在后排的角落里对于礼拜的人群充满了陌生感。在教父讲经至最后,他号召现场左右的兄弟姐妹彼此拥抱,来表达对于上帝的敬意,以及对于彼此之间爱的尊重。

前排的亮憋着满怀的尴尬,跟一个陌生男子相拥,并且互道谢意。而我没有和任何人拥抱。

后来我们俩从教堂出来后,揣着满心的沉默离开了。

隔开了数年,这一幕回忆起来还是如此有力,似乎动摇了我的阴暗性,从善意与爱的角度让我从属于生活中的某些幻象。

我的立场不一样了。

尽管我知道这个世界,所有的善意都是极端的,绝对的,恶的表象。

信仰中的善在某个程度上是由于类似于小型社会的驱动,以及强烈的道德律令,让每个人都表现出善意的面孔,并且与邪恶之间刻意的保持了相等的距离。

但是正是这种对于下流的物质美丽的掩饰,能够将“光明”与“黑暗”断然分开成两个不一样的世界。存在于宗教法典中的爱,把彼此间的互相尊敬与礼仪克制作为爱的前提,并且允许我们进行着彼此之间爱的馈赠,以及自我塑造。

然而这种因为对方赠予的拥抱和爱,我们必须自己放弃快感以及放弃对于自我的阐述,变成从属的大众,我们最终会不敢面对自己的核心欲望以及对于某些背离道德的彻底摒弃。

这是病态。

我想,如果我和亮后来在那个教堂的礼拜仪式中,并不和任何人拥抱,或者正在大众沉浸于自己的道德快感中我们抽身而去,这种自由的主体性,必然是遭到炮轰与驱赶的。

信仰善与爱的必备条件是顺从。

在翻看《幻世浮生》的所有评论,因为它挑战了所有人关于爱情与亲情的幻想,将最刺骨的痛感剥离开来,情感背后隐藏的最为丑陋到极致的东西裸露在外,TODD HAYNES此次尝试遭到了很多非议。

尽管这个丑陋的展现是在华丽的摄影以及主角不断更换的时尚大片一样着装背后的,尽管几位主演精湛的演技让每个人物都具有了“人”的尊严与绝对特定的病态心理。

而对于我,它所解释的病态以及每个觉得自己获取快感的方式,无疑是对于人间道德的一次彻底的羞辱。



///不属于自己的生活///


你要何以在面临日复一日的循环中,找到生命的终极支撑?

可能欲望才是自己解救自己的唯一办法。说到底在两个人共同生活的家庭当中,男女双方互相传播的是彼此内心深处的匮乏以及灵魂最终的缺席状态。

所以再完美和谐的婚姻关系最终的走向必定是两个人在争吵和矛盾之中彼此开辟的独立空间。长久的夫妻生活到了一种苍白的对话阶段,连彼此沉默也没有尴尬的感受。从爱情开始之初,婚姻便掺杂了太多的虚假性。


为了疏离真实生活的残酷和冷漠,人们便开始借助于婚姻来保持与那些道德律令相背离的距离感。大多数人在保持这种生活方式的过程中,投入了最珍贵的时间和情感,去完成虚假和伪装的部分。

而坦然接受两性关系的愚蠢和丑陋的真实,时间的流逝与情感的积累都是完全无效的。

一个时间点把生活分割成两个相对独立的部分——婚姻前与婚姻后,但是他们是之前整体不可分割的。


MILDRED与BERT在电影开端就是一段不可开交的争吵。然后BERT离家而去。

画面太过于幸福与安逸了,好像男女主角都在彼此的生命中努力的奔跑,然后在温馨和睦的厨房中暂停了。他们都遇到了不可逾越的疆界。

爱情出现的方式以隐匿、伪造的前提才得以实现。根基从一开始就不稳妥,二人搭建起的婚姻高楼在一次外遇中就摇摇欲坠。


在争吵中,彼此都展示出了将两人维系在一起的最为恐怖的真实,婚姻编织的梦幻一般的魅力在MILDRED追出口的一句“你要是敢走出那扇门,我发誓这辈子你都别想再回来”烟消云散。

BERT最终彻底的离开了,而MILDRED回到了自己的生活当中。

然而她花费了半生在不属于自己的生活,而最终回到自己的生命中后,却反而显的无助。这前半段,更像是一部女性主义电影,从MILDRED的视角对于这个世界展开了冷静客观的凝视,她因为阶级与出身,先天性自带的命运感无法摆脱。也正因为这个具有僭越性质的阶级障碍,她拼劲全力想要摆脱当下的生活。


MILDRED觉得服务别人是一种很世俗的事情,与她对于崇高以及富裕的向往形成了激烈的矛盾冲突,中产阶级生活的崇高性已经处在濒临瓦解的边缘,她感觉到恶心,倒在卫生间一遍遍的跟LUCY说:

“LUCY,我就是做不到。”

“做什么?”

“穿工作服,收人消费,跟那些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他们竟然当面骂我,还有一个,还有一个抓我的······他的手放在我的······ ”

 

那么理想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什么才是真正属于MILDRED自己的生活?

也许是一种处在被需要的状态当中,在满足自己被爱的极度渴望之中,隐藏在善意与挣脱命运的崇高的表象背后,深层次的边缘化以及接近疯狂的欲望。


///牺牲品///



有时候生活是会随着你对于它的想象与渴求,逐渐就会变成梦幻中的样子。

就如经历了一场美梦之后,必然会发现在这个梦境当中自己生活或者是思想的缺乏,不存在的生活感占据着我们欲望的缺口。


这在道貌岸然的崇高生活中是看不到的,日常规矩的工作,在家人面前无私的互相爱着。这和谐统一的整体性背后,缺失的是欲求的真相。这个欲求的元素就像不断加剧的深渊,隐藏在道德律令以及对于生活梦幻的渴求背后,不断在自己的正面与反面形成强大的排斥、压抑。

但是生活自带的探索未知领域的欲望,驱使着MILDRED踏入了一条错误的河流,去寻找生活的真相。

等到意识到错误时,该付出的代价已经付出了。

 

MILDRED与MONTY以服务员与客人的身份相遇。因为餐厅中的一句打趣的对话,她便跟随者他来到了海边的小木屋,用极度浪漫的爱情体验掩盖了抛弃当下生活深深的罪恶感。可是宽恕并不存在。在她出走的时间内,小女儿死了。

悲剧归根结底是因为雕刻在MILDRED性格纹理中的灾难性特质。

她对于感情与性依赖的太多了。

这完全取代了她在事业与成功中得到的喜悦。正是对于情感与性的过度无意识,她所有的善意都似乎是在表现出渴求被爱,以及想要为自己的女儿尊敬的感觉,以及想要通过对于情人物质上的彻底给予,以及对于女儿的完全信任与付出,来获得他们的尊敬,最后导致的悲剧性结局似乎成了一种必然。

 

女儿VEDA是一条蛇。

在原著以及TODD HAYNES的艺术处理,VEDA彻底推翻了传统的伦理与道德观,取而代之的是激进的新世界的伦理态度。她是MILDRED心中的欲望追逐的放大版本。同样并非出身高贵,她却从始至终渴望以及傲慢着高人一等的优渥生活。

MILDRED为她铺平了所有成为音乐家的道路,让她能永恒的高贵与冷傲下去,就如是自己生命的另一种延伸。她送VEDA师从钢琴家学习钢琴再到VEDA成年师从TREVISO学习声乐,这一路历程造就了VEDA自恋的以及自命不凡的高姿态。


她有孤绝与冷艳的外表,但是彻底的叛逆让她对于MILDRED是一个完全具有威胁性的存在。电影中有一处情节,是对于这个悲剧性结局征兆性的预示:

VEDA在圣诞节期盼着圣诞礼物,本来是希望得到一架奢华的钢琴,但是打开包装却是一只手表。之后VEDA便开始抱怨对于自己母亲的不满与厌恶,点燃了一支烟。MILDRED命令她把烟掐了,她完全不予理会,甚至带着挑衅的眼神。

“把烟灭了,把火柴捡起来。”

“去你的吧。”

MILDRED走上前扇了她一耳光,她回扇了自己的母亲。这一回扇超出了所有人的伦理道德底线,之后便带着完全挑剔与绝对出于爱的立场来无休止的断定导演的无法原谅。

然而这一耳光在某些方面来时是MILDRED苦心经营的爱情与亲情即将土崩瓦解的一种征兆。MONTY对于她的爱只是一种幻象,幻象背后是对MILDRED的控制欲纯粹的报复,在竭尽所有讨好的能事,经受她偶尔的情绪时候后依然表现出不离不弃的接受姿态,一直欺骗MILDRED直到生命最终点。这种作假与欺骗,在故事的安排中是最为残忍的。

而VEDA的恶毒之处在于她赤裸裸测威胁着MILDRED的生活,以及质疑MILDRED的自我价值,让她感觉到自己的卑微。这是生命中最为黑色的地方,她穷极一生的努力,也没能换来VEDA的半分感激。

她成了自己欲望的彻底的牺牲品。没有得到一丝怜悯。


///致命的诅咒///



有时候现实世界才是我们经受完那些精神折磨、爱的挫败感之后的终极支撑。

而开始所忍受的那些日复一日的单调生活的现实世界,已经再也不是寻找属于自我生活的出路。

日常的无意义,在不断的挫败与失望之后,会变成唯一的选择。

我们终归有一天会对于生活妥协,在某种意义上达成和解。那些曾经付出的感情,对于爱与被爱的渴望,以及在亲朋关系中努力寻找自己的位置,这一切构成的巨大缺憾,都不再是一种损失,而形成了一个认知——与现实生活之间的矛盾,需要得到解决。

 

MILDRED在给予了能够付出的一切,但仅有的渴求,对于被爱,对于被尊重,始终也没有得到一丁点的回馈,相反取而代之的是令人窒息的挫败感。

VEDA后来在音乐道路上遇见了前所未有的打击,然后便一直沉沦、生活曾一度的放荡不羁。更加荒诞的是她跟之前用阶级地位压迫她的那位导演妻子的孩子发生了关系,并且上演了一抹狗血的婚姻官司。

从此母女二人开始决裂,VEDA终于说出了一直以来想要说出口的话:

“你知道为什么,我告诉你吧,有了足够的钱,我能够摆脱你,你,和你的小吃店,鸡肉,还有所有闻起来油腻的东西。我能离开格伦代尔,离开那些便宜货,离开家具厂,还有穿着工作服的男女工人们,离开所有这些让我看到破败恶心的东西。还有你。”

这是对于自己母体的死刑宣判。VEDA宁愿露宿街头,也不愿意再生活在MILDRED的羽翼之下,因为爱所产生的掌控力,让她感受到被母亲所吞噬的恐惧与愤怒。

VEDA对于家庭的舍弃是在重复着MILDRED的轮回,从生活的小城中地道的现实想要跳跃到一度梦幻的世界。

经受欲望所控制的人在无形之间变成了恐怖的杀人犯,并且想要杀死的是自己的母亲。

后来VEDA功成名就,回到MILDRED的身边,电影在这个阶段似乎给予了我们一些希望,在VEDA的公演上,那曲赠送给母亲的歌谣,在母亲的婚礼上馈赠的一曲高歌,都像是对于自己亏欠母亲的弥补,关于爱的调停。

用这种幻象的梦,MILDRED再次愿意抛弃一切,她倾家荡产帮助自己的女儿功成名就。却在无意识的状态中落入了女儿的巨大圈套。

因为金钱能够把人间看起来美好而梦幻的所有经验都变得恶心不堪。亲情与爱情也依然如此。MILDRED宣布破产之后,回到家中,所有梦幻的美好的薄雾都被晴天霹雳一般的遭遇劈开了,女儿和自己的情夫偷情,被捉奸在床。

这也是整部剧最高潮的情节之处,也是丑陋到极致幻化为黑色之美的高潮点,戕害自己心爱的人,杀死母亲夺走她的情夫以及一切,并且在施加MILDRED所不堪忍受的羞辱。

在正在上升的母女关系正在往所有人都期待的方向发展的时候,导演让情节来了个乾坤大逆转,这正是黑色故事的黑色之处。

这正是在褪去母爱以及情爱之欢之后本来的样子,似乎是在经受了罪恶的强烈诅咒之下的生活。在某个程度上,MILDRED已经被女儿的背离伦理的行径杀死了。

而在电影最后,VEDA站在车前面对着满面苍老面容的母亲,告知自己即将远行,这个母亲只是以母亲的名义存活着。在VEDA内心深处对于母亲的恨,是个无法填补的黑洞。

 

“你一定费了不少心思,盘算到现在。”

“我不懂你什么意思,妈妈。”

“联合食品公司,什么来着,一周两千五,更不用说这还是你远走高飞的机会了。永远远离你憎恶不齿的一切,这才是你的想法,对吧。”

“再和你说我要误机了。再见,爸爸。”

“走吧,走。你嗓子真坏了吗?有吗?”

“别在大家面前闹,妈妈。走,在我面前消失。我也不需要你。去你的纽约,我才不在乎。有本事永远别再回来。听到没,永远别再回来。我再也不用忍受你了。再也不用了。”

 

要是想恨自己所爱的人,是多么艰难的事。

自己用尽一生以爱的名义去不断呵护的人夺走了你的一切,你不得不去恨她。经历了一切之后,有关爱的情感再也不能牵制着关于恨的表达,MILDRED后来清醒的意识到现实世界的虚无,关于爱的焦虑最终化为悲痛。

抛开的欲望和焦虑缠绕着的生活,能够更加清醒的意识到掩盖在表层之后的真相。在MILDRED和丈夫BERT泪眼对视,终于说出“让她见鬼去吧”的时候,事情的真相不在如此扭曲和模糊,关于爱的谎言,关于另外一种人生的竭尽全力的探索,都是幻觉。

让一切顺其自然。



标签: 凯特·温斯莱特(42) 托德·海因斯(20)
--------------------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

72008名成员30865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