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动漫ACG>>现代视觉现象研究综合症——OTAKU学入门

现代视觉现象研究综合症——OTAKU学入门

加入收藏

2009-8-18 11:28:50

注:本文原载于2002年8月份的《梦幻总动员》,原作者葛仰骞(3000),现担任《动漫贩》《24格》策划编辑
一、OTAKU介绍

最近木尾士目又在《AFTERNOON》上开 新连载了,名字叫做《现视研》,是一个关于一群OTAKU们的故事。剧情很搞笑,也非常到位,非常符合OTAKU们的性格。可在我把这个故事推荐给身边的 人时,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阻力——第一个名词就弄不懂,什么是OTAKU?一下子我就懵了,“你不知到什么是OTAKU?你……你就是OTAKU啊!”这 下好了,咱们就什么也别干了,坐下聊聊“我是谁”这个古老的问题吧。

OTAKU(オタク),御宅(お宅)。

对别人家的敬称,意为您家、府上,引申为对对方的敬语,意为您、您家的等等。

什么?房子?要么就是偶尔听人提起过但没印 象,要么就是根本不明白。怎么说呢?这个词一般是指迷恋某些东西到令人发指的地步的人。迷恋动漫的人是OTAKU,迷恋游戏的人是OTAKU,迷恋铁道的 人是OTAKU。那有多迷恋呢?比如说简氏出品的飞行模拟游戏,是当今世界上最恐怖的模拟游戏,键盘上所有的键都有用,按住Ctrl之后再按又都有用,按 住Alt后还都有用……而喜欢这种游戏喜欢到发狂的人,就是飞行模拟游戏的OTAKU。而我们都很熟悉的工藤新一老兄,也被毛利兰称作“侦探 OTAKU”。具体到动漫而言,这就是一个和我们动漫爱好者息息相关的词,因为OTAKU最通常的概念,就是“动漫迷”,而且是迷到有些偏执的“动漫狂 人”。

不要怕,举例。如果一个人是《我的女神》的 OTAKU,那么他(当然也有“她”)可能会特意去做一件贝露丹迪的女神服或一个订做一个雕像。他会要求女朋友留女神发型或者干脆找一个像随便哪个女神的 女孩子当女朋友。他还可能回“爱屋及乌”地喜欢上井上喜久子,然后变成一个恋声癖。不要跑,再举例。如果是《EVA》的OTAKU,那么他很可能为了考据 EVA中使徒的名字而泡在图书馆不出来,并不时兴奋地大笑。他可能在实验室一呆几个月只为试制LCL,也可能买下EVA系列所有的周遍产品,研究EVA的 每一件衣服和每一句台词……不要这样看着我,OTAKU并不是变态,他们只是一群非常非常喜欢动画和漫画的人而已。喜欢《星球大战》到发狂、为了一句歌词 学习意大利语、为了一个神话研究印加神学的JEDI【杂志社里的一个编辑】是绝对的OTAKU,而处处都比他做的强的3000【本文的作者】当然也不能免 俗地沦落成一个OTAKU。

这样一个奇怪的词,其应用却很广泛,历史也相当悠久。不夸张的说,这是一个专属于新世纪动漫狂热爱好者的专有名词。难怪有人说:“所谓OTAKU,就是能把OTAKU的定义说上三天三夜的人。”



二、OTAKU时间简史

具目前所能搜集到的资料显示,“OTAKU” 这个词最早出现在动漫界的时候确实只是一个一般的人称代词,也就是字典上所说的那个“您”的意思。最先开始使用这个词的是一群庆应义塾大学毕业的年轻人 们。这些年轻人基本都是78年从庆应预科班考入庆应的,而且都是科幻作品(SF)的忠实爱好者,这些SF爱好者中的有些人毕业后(也有没毕业就来的,也有 退了学来的……)来到一个叫做“美术家工作室”的OTAKU类动画企划公司里工作。后来,他们制作了被OTAKU们认为是动漫界No.1的经典动漫作品。 这些年轻人有的叫河森正治,有的叫美树本晴彦,他们制作的动画片名字叫做《超时空要塞MACROSS》。而在《超时空要塞》中主人公明美和一条辉的对话 中,首次公开出现了用“您(OTAKU)”来互相称呼的情节。

“嗨,请问您(OTAKU),现在有时间吗?”

这句话是明美在邀请一条辉时说的。在与以往不 同类型的动画片中,年轻的偶像歌星和军官小伙子,这对和以前动画片中那些努力奋斗的热血穷鬼主人公完全不同的两人,互相称呼对方为“您(OTAKU)”, 这是多么令人激动而印象深刻啊!(理解不能……)这大概就是“OTAKU”一词最初留给观众的震撼象征了——“哦,他们互相称呼‘您 (OTAKU)’……”

大家可能有这种经验,就是当一个有趣的流行词 汇由一个名人或一群志趣相投的人说出之后,它将会用难以想象的速度迅速蔓延。“OTAKU”就是最好的例子:因为《MACROSS》而成名的这些年轻人仍 然喜欢频繁参加各种SF大会,而且在这种公共场合也经常互相用“您(OTAKU)”来称呼对方。所以认识他们的爱好者们也开始模仿他们。以工作室的这群原 祖OTAKU们和他们的作品《超时空要塞》为契机,“OTAKU”这个称号立刻在SF爱好者和动漫爱好者间流传开来,在1982年当年的日本SF大会上, 初次见面的动画迷进行“情报交换”时就已经习惯用“您(OTAKU)”来作为对方的简单尊称了,于是经过一次SF大会“OTAKU”一词不胫而走,连以贩 卖同人商品为主的动漫展上的初段动漫迷都开始“OTAKU,OTAKU!”的瞎叫,有趣的是,后来SF爱好者之间已经不再互相称呼对方为“OTAKU”的 时候,这个词仍然在动漫迷中流行着(可能也是因为SF作品中吸引人的地方总是比纯动漫作品多得多的缘故吧)。结果,外行人也就开始把这些喜欢用 “OTAKU”来称呼自己人的动漫迷们统称为“OTAKU”了。这就好像街坊老太太在看到一群开玩笑互称“变态”、“弱智”的年轻人后若有所思的说: “哦,那个就是变态,那个就是弱智啊……”虽然比较可笑,可那些乐此不疲的年轻人们也就顺便享受了这个“尊贵”的名词。

当时是公元1982年,这些动画界明日的希望之星,懵懵懂懂地将OTAKU这个“新物种”带到世界上。

不过遗憾的是,从互相开始称呼对方为 “OTAKU”到被一般社会所认知已经是好几年后的事了。因为这其中产生了比较严重的一个误解——OTAKU到底是“您”还是“家”。因为OTAKU也有 “您家”的含义,而且有时候也有一种虚情假意的感觉,算是不客气的说法(比如《GS美神极乐大作战》里的小笠原爱美,就喜欢用OTAKU称呼别人)。所以 人们就把OTAKU理解成了“御宅”——一种把自己一直关在家里不出去的人。这种人在日本确实有——把自己关在屋里看电视、看电视、看电视……家里给饭就 吃,不给也不叫饿,就在那等着,典型的混吃等死——但绝对和动漫迷的OTAKU不是一个族群(《GTO》第二部里就有鬼冢把OTAKU的含义弄混的例 子)。结果就产生了“喜欢动画、漫画还有游戏的家伙”等于“一直呆在家里暗中和别人交往的坏家伙”这种错误的印象。OTAKU就这样变成了御宅族,“长发 胖子、深度近视、自闭偏执、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中等等……”(其实只要有人群,就一定有深度近视的长发胖子……)OTAKU们原本很天真的爱好被曲解成变态 的偏执,而最单纯的那种礼貌用语的意义却被人们忽略了……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震惊日本的“宫崎杀人 事件”,托媒体不负责任推波助澜的福,OTAKU的社会形象可以说是沦落到了历史的最低点。1988年8月至12月间日本崎玉县连续发生三起女童失踪分尸 案,而且案犯还煞有介事的给警方留下大量“谜题”甚至“预告信”。1989年6月在东京再次发生一起类似案件,1989年7月逮捕凶手宫崎勤。警方在搜查 凶手住所时发现许多动漫相关资料、产品,其中不乏大量色情同人志及自拍的受害人变态录像带。凶手亦坦承杀害四名女童并分尸、吞尸饮血、将残躯拍入录像带等 恐怖罪行。经精神坚定,证实宫崎勤的行为受到分裂型多重人格的影响。1997年东京地方法院宣判宫崎勤死刑,现仍上诉中。

“宫崎杀人事件”在当时可谓轰动日本,各种媒 体都借此大做文章,但令人奇怪的是因此案而受牵连最深的竟然是最不沾边的动漫产业,一夜之间OTAKU全都变成了宫崎勤的同党,人人得而诛之。“宫崎事 件”对动漫界和OTAKU们的巨大影响主要来自于在宫崎勤家查获的大量动画相关制品及色情同人志,而且被告律师也在辩护过程中尽可能将责任推卸给“有害动 漫无节制泛滥带来的不良影响”。虽然最终这并没能为凶手带来好运,但却也给了不明就里的大众一个口实。好不容易找到大新闻的媒体便囫囵吞枣地将动画和宫崎 勤划了等号,将爱好动漫游戏的OTAKU们归类成反社会的危险人物一网打尽。一时间OTAKU全部都被归类成了相貌丑陋、神经过敏的社会边缘人,不仅在社 会上没有地位,而且连动漫爱好者自己也在媒体的攻击下渐渐屈服,羞于自称OTAKU而以动画爱好者(ANIMER)、漫画爱好者(MANGAER)、和游 戏玩家(GAMER)自居。日本政府也令人诧异地利用这次机会向动漫游戏界大举进攻,直接促成了日后的“有害图书运动”。这是日本自1956年针对手冢治 虫等老一辈漫画家的“漫画驱逐运动”(比如批驳《铁臂阿童木》的伪科学性和危险性)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政府性整肃、打压动漫游戏行动。这一连串以“维护社 会良好风气”为名,打压、统一动漫游戏界为实的行动使得动漫游戏界进入了漫长的冰河期。1990年一年中有无数动画经营、制作公司因为缺乏买方市场而破产 倒闭。许多动画人和插画家因为仍然对这个行业抱有无限的热情而转投H游戏领域干起了画师,也间接促成了无数H游戏公司如雨后春笋一般蓬勃发展起来,其中就 有鼎鼎大名的ELF——仔细研究一下会发现许多H游戏制作公司都是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建立的——这不能不说是在日本政府不合理管制下诞生的畸形儿。 1990年到1995年间的日本动漫市场几乎没有任何可以流传后世的经典动漫作品问世,直到1995年《EVA》播出后才慢慢解冻。但是对于传统媒体和社 会大众而言,OTAKU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贬义词。

当时是公元1995年,OTAKU这个词终于开始复兴了。

5年的禁锢虽然摧残了这个行业的规模,却没有 打垮参与者们不屈的斗魂(……),始终有一批逆流下的潜行者们在进行着自己的努力,而一旦时机来临,他们就会以实干家的身份回到战斗的最前线。随着几原邦 彦的《少女革命》、庵野秀明的《EVA》、左藤龙雄的《机动战舰》这三部号称90年代三大OTAKU作品的动画系列浮出水面。大家突然发现原来当今日本的 一线动漫制作人里,十个有七个都是OTAKU。像结城正美、藤泽亨、赤松健这样的家伙都是不折不扣的OTAKU,在他们的作品中也经常会出现类似的情节。 比如当结城正美的《机动警察》漫画中出现了机器人展览会的时候,就会出现被警卫边说“这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展览”边轰出去的结城正美自己,他穿着拉姆的T恤 衫,还买了很多海报和周边……

带领日本动漫爱好者走出冰河期(与其说是解 冻,不如说是过热了……)的,就是号称“史上最强OTAKU创作集团”的GAINAX,这个由OTAKU们组成的集体创造了一个属于OTAKU的神话。 GAINAX的作品中有许多都是关于他们自己的OTAKU题材,比如《OTAKU的录像带》这部极为经典的OTAKU作品。片中的主角是一个普通的上班 族,也是个无可救药的OTAKU。他的上司晚上带者一票人马出去花天酒地,但主角却和一群志同道合的OTAKU朋友们通宵坐在电影院外面的地上排队等着看 MACROSS剧场版《可曾记得爱》!在别人都为了升官拼命考试、巴结上司的时候,主角却在和朋友们一起看动画、聊动画、COSPLAY、甚至制作动画录 像参加漫展的比赛。本片在1982年一经推出即大受好评,于是1985年再次制作。究其原因,无非就是因为片子第一次真正涉及到了OTAKU这个种群。让 人认识到原来这是一种如此多姿多彩的有趣生活方式,也向无数OTAKU们大声宣告:“你是OTAKU吗?我们也是!”

GAINAX成立后推出的完美融合了“机器 人、美少女、宇宙怪兽、SF”等动画多种基本要素于一身的《飞跃巅峰》也更像是讨好OTAKU观众们的一颗甜枣。接下来的《EVA》就不用说了,因为主角 的性格特点非常接近世纪末的OTAKU族群而大受欢迎。不过庵野秀明在看到FANS们把自己因为资金紧张而对付出来的最后两集“文字动画”奉若经典,却对 前面那么多集的精良制作不屑一顾时,恼火的用最后那个能把人气疯的剧场版狠狠抽了观众一个大耳光。耳鸣之余仿佛听到了这个初代OTAKU的怒吼:“醒醒 吧!你们也配自称OTAKU?!”

现在的这些OTAKU让庵野秀明如此震怒的一 个最主要原因就是:他们现在对整个动漫界而言,除了单纯的“衣食父母”(消费者)之外,完全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贡献。即使他们会对作品提出这样那样的评 论,但这些根本外行的个人化情绪在漫画家眼中也没什么参考价值。日本少女漫画一代宗师秋尾望都就曾亲自撰写过三篇痛骂“眼高手低的漫画迷”的文章,其中的 一些看法颇有见地(也颇为痛快,骂人话都这样)。他们不像“音响迷”很会装音响、“电脑迷”很会弄电脑;也不像美食家、鉴赏专家能为业界定下标准、提供改 进的可能。动漫迷现在已经没有当年老前辈们的气魄和气质,只沉浸在动漫中竖起一道隔绝外界的壁垒自顾自地“玩物丧志”去了。这样的话当然就不会受到尊敬 了,尤其是没有经济独立的孩子和有了女朋友却仍然乐此不疲的小伙子们。家长辛辛苦苦赚来的血汗钱被换成了一堆纸、一堆盘和一堆小人儿……和女朋友相聚的时 候总是特别短,而且经常在意一些新游戏、动漫周边胜过女友的新发型、衣服首饰……唉,叫人家如何喜欢咱?

一直以来,国内的动漫迷所做的好像就是奔走呼 号:“漫画并不是给小孩看的东西!漫画也是很有深度的!”希望能藉此获取一般大众的认同(当然也开始有些人表达了对漫画的正视与尊重,因此得到了大家的认 同),可是我总觉得:整个问题的重点好像不是在于动漫本身有没有深度或内涵的问题,而是如果作为爱好者的你这个人的行为如果令人无法接受的话,别人当然也 就不会有兴趣来认同你的喜好了。比如最近传得比较凶的“COSPLAYER在重庆被治安聆训”一事,也许警察确实不理解COSPLAY的“精髓”与“内 涵”,但是一群人大白天的在闹市街区COSPLAY视觉系……又怎能不令人对你“另眼相看”?

也许你会反驳,每件事情的存在就证明了其合理 性,但合理的只是一种一厢情愿的理论,不能代表整体价值观的全盘接受。比如有人真的认为自己可以通过玩《美少女梦工厂》来模拟真实生活,以后和女孩子交会 方便一些。可是明眼人都知道,如果真的相信这种理论的话,交不到女朋友和变成恋童癖的可能性都非常的高啊……OTAKU们普遍待人能力低落也是个不争的事 实。稍微动点脑子就知道如果一个人清醒的时候都在忙着看动漫玩游戏参加COSPLAY大会……那么他们对家人、学校、工作等实际生活上用心的比重当然也就 比较少。

当然现在也有许多进化了的OTAKU,就像 《现视研》中的那帮家伙。他们都因为喜欢动漫游戏等“现代视觉现象”而聚集在一起。有人的手机铃音是《最终幻想》的战斗曲,有的人是《天空之城》,更有人 是《花仙子》(活活!我以前的手机铃音是《08MS小队》)……他们的家里都是“如果你不把这摞游戏搬到那摞动画杂志上的话,你就没有办法把脚伸到房间 里”这种程度……但同样,他们干什么都很出色,成绩优秀,人面广,有人也有漂亮的女朋友,再加上一个全心全意的爱好——可以说是最潇洒的一种人了。

了解了历史,我们不妨来探讨一下OTAKU的成因的演化,一方面能让我们找到点目标(因为过去的老家伙真的都是好样的),一方面也能让我们找到自信——原来我还不赖,哈哈哈!



三、OTAKU的出现

现代社会就是这样,是信息爆炸的社会,是一个 以视觉现象纷繁复杂为荣的时代,这正是OTAKU的时代。虽然被人看成是另类的一群人,而且好像也经常受到社会的排斥,但是实际上OTAKU却是现代社会 中最顺利的生存者。因为他们是对现代视觉现象极为敏锐的一个“新物种”。作为OTAKU的定义,第一条就是:“拥有已经完成进化的视觉能力的人”

。OTAKU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

看了前面的介绍,一般人都会回答是随着电视的 普及开始的(MACROSS嘛)。当然,这并不能说是错的,可是实际上,OTAKU在数量和质量上成长起来是在录像机出现后。虽然在录像机出售以前就已经 有OTAKU了,但那些极少数的人却是经历了在今天看来是无法想象的辛苦才把动漫进行到底的!如果非要深究的话,那么60年代能够在电影院把《小鹿斑比》 连看173遍(每天七场不缺席直至公映结束)的手冢治虫应该是OTAKU的第一人了,不过前辈是用来崇拜的,我们来研究一下晚来的后辈。

OTAKU的黎明时期,不要说录像机,连动画 杂志都没有。即使这样,还是有一群原祖级OTAKU存在。即使看一样的动画,他们也能清楚的感受到其中不同的东西,那些不同的东西似乎就和剧组有所关联。 他们目光专注,在大学的笔记本上(大学生居多)写着剧组人员名单,研究它们的关联。比如《盖塔》,这部动画是在《高达》出现前的正统派机器人动画,现在在 一部分OTAKU心中它仍然是一部古典的名作。这部初代《盖塔》就因为作画监督(通常动画作品中由许多人一起画,所以需要一个作画监督来统一原画的风格) 的不同令画面和气氛也有明显的不同。比如说,如果作画监督是小松原一男的话,那么出场人物的脸会非常端庄漂亮。喜欢这种小白脸类型的FANS就很容易接 受。但与此相反,在动作方面就有些差强人意,战斗的场景也很粗糙,这对于机器人动画来说是致命的缺点。而另一个作画监督中村一夫就完全相反,他担任作画监 督的时候画面总是脏不啦叽的感觉——具体的说就是在原画阶段用铅笔在机器上添加一些污迹和阴影。这样做比只在机体上涂上干净好看的颜色更具有真实感。如果 作画监督换成野田卓夫的话,那么画面的角度往往比较倾斜,带有一些比较极端的透视感,而且战斗时会擦出许多飞溅的火花,表演方法很独特。所以说,因为作画 监督的不同,动画就会呈现出如此不同的风格。剧作人员与作品间的关系就这样在几句简单的总结之下渐渐明朗了,原祖OTAKU们的调查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剧 情、内容之类肤浅的表象了,而是进一步涉及到原画人的个性差异。

也许有人会说:“这有什么?我也能看出摩砂雪 和美树本晴彦的风格不一样!”是啊,别忘了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一句台词没听清没关系,回放键一按就好了。可是在那个连动漫资讯杂志都没有的时代,作 画监督、原画和动画片本身到底有什么区别都还分不清呢更别说录像机这种高科技设备了!一切信息资源都只能从电视台短短30分钟的节目里来获取,看不见就过 去了,重播可能就是两年以后的事情了。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得到如此鲜明的分析,不难想象对于原祖OTAKU来说TV动画的30分钟时间过得多么充实!

那个年代最广为人知的就是关于动画版《福星小子》中拉姆的变身之谜。因为当时高桥留美子本身的画风就一直在变化而令观众无法以原作为基准衡量剧中的角色好坏,所以有许多不拘泥于惯例的年轻动画人凭个 人喜好去描绘心中的拉姆形象。观众们经常会发现,“啊,拉姆的屁股怎么这么大?都快露出来了!”“拉姆的脸比刚才可爱嘛。”“呦!~胸部外露,好色哦~” 这是因为每集TV动画需要2—10名原画人员同时工作,因为场景的不同,拉姆也就会有所不同喽。只有和制作人员仔细接触过才会有所收获,“这次的拉姆,开 头和广告后在空中快速飞过时会露出屁股,让西岛克彦去画,前几回类似场景也是他负责的,屁股大一点比较明显。”“这里有澡堂的镜头,让土器手把胸部画大一 点。”或者“森山负责煽情镜头,越可爱越好。”在没有录像机的年代,TV放映结束后眼前就没有任何资料了。虽然说在笔记本上记下了剧组人员名单,但仅凭这 个OTAKU们就能注意到原画人员也实在是太神奇了!在那时,动画人们几乎在每周不停地提出新的主张并进行实验。原祖OTAKU们对此也很关心和鼓励,做 出时而严厉,时而让人感动的评价。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那段时间可以说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动画杂志和部分OTAKU读者的甜蜜蜜月时期啊!



四、产生近代OTAKU的录像和动漫资迅杂志

让原本人数并不算多的原祖OTAKU数量激增,并推动“近代OTAKU”迅速进化的就是动画资迅杂志的创刊和录像机的普及。

1980年,SONY开始销售SL-J9的录 像机(β带)。是那种有前后倒带功能的新型录像机。托这种录像机的福,呕心沥血的原祖OTAKU们第一次弄到了属于近代OTAKU的“秘宝”。据说,在当 时全日本录像机普及率还不到5%的年代里,除了部分“先富起来”的人,大部分录像机都掌握在OTAKU的手中!OTAKU们就是不吃饭也要买J9!没钱的 人就怂恿朋友买J9,或者和有J9的人做朋友……(汗)。总之,那时拥有J9可以说是高级OTAKU的绝对象征。

当然,录像机即使在今天看来也还算是一种奢侈 品,在那时不要说J9,就连普通录像机都没有的家庭也是有的。即使你是怎样狂热的OTAKU,没钱就是没钱,连录像机都没有的可怜的家伙也还是有那么几个 的。这些人就只好用照相机拍下电视上播放的画面(起码要准备两门大炮、十个炮弹、还有一个负责上弹的装填手),在笔记本上写下剧组人员的名单,在录音机的 麦挂在电视机的喇叭旁边录下剧中任务的对白……其中也不乏高手,他们用专业八毫米摄影机(当然不是现在的V8,是正经的八毫米胶片)把名场面拍成模模糊糊 的记录片……这种精神真是让人感动得流汗啊!

在盗版碟满天飞的现在,这听起来完全是一件不 可思议的事情。不过这确实是十五年前日本人疯狂钻研动漫的“现状”。那个时代的动画资迅杂志也和现在的不一样,非常宝贵。因为不管是多有趣的优秀节目,一 旦结束的话就看不到第二回了。虽然说可能重播,但到底放不放谁也不知道。而此时,动画资迅杂志出现了。许多动画中大受欢迎的名场面都在这些杂志上用几十张 照片的电影剪辑形式完整再现。在宇宙战舰大和号和机动战士高达所掀起的两股热潮中,无数动画资迅杂志陆续创刊了。动画热潮实际上也就是动画资迅杂志热潮, 而且杂志社中负责具体工作的编辑往往也都是OTAKU中的OTAKU。

到了1979年《机动战士高达》播放的时候, 有录像机和没录像机的差别就越来越明显了。对于没有录像机的人来说,找有录像机的人做朋友是他们的首要课题。(在汗一次)当然,有录像机的家庭几乎每周都 像在公映大会。(现在日本30岁左右的这一代OTAKU们也因此而结成了几个关系紧密的圈子,他们都是会交往一生的挚友)因此在七十年代晚期,早在录像机 流行之前OTAKU们就已经陆续把录像机搞到手了。不过那时还没有录像带发售,OVA更是不要胡思乱想。录像带就是用来录下自己喜欢节目的存储器。啪的一 按开关,笔记本就退役了。于是,从关系不错的OTAKU那儿复制秘藏的录影带也开始流行起来。不过几乎没有谁会同时有两台录像机,所以经常能看到抱着录像 机跑来跑去的OTAKU们忙碌的身影。他们还没意识到,其实他们已经兴高采烈地投入到盗版传播的大潮中去了……

虽然如此努力奔波,但OTAKU的黄金年代还 没来到……因为录象带实在太贵了!长度为一个小时的录像带,居然卖八千日圆一盘——先扣除通货膨胀率,再按照汇率换算,大概相当于人民币700块钱!这样 就不能随便录自己喜欢的东西了呀!即使把TV版放映时的广告画面全部掠过,再掐头去尾不要预告片,一盘60分钟的录像带也只能录两集半(VHS倒是够长, 可是又大又贵,而且那时美国人扶持的产业)。这样计算的话,如果要把全套26集《宇宙战舰大和号》都录下来就要用11盘录像带……这可是9万日圆的巨款 啊,当时一顿麦当劳才1000日圆,一碗拉面才300日圆,一本《周刊少年JUMP》才卖100多日圆啊!怎么办?没法办!所以到处会看到一边算着自己钱 包里的钱一边掉着眼泪把以前录的旧东西抹掉再录新节目的苦命人——

“呜呜~第12集没什么意思就抹掉吧……”“第3集……再看20遍后再抹吧……”

一卷带子,如果注定最后是要被抹掉的,那么就 一定要拼命去看。明天就要被抹掉录新的了,让我最后再看一遍算是遗体告别吧……就这样,被删掉的部分都已经用心牢牢记住了。所以在当时,不论在哪个圈子 里,那种号称“能把高达的所有台词全部背出来”的人和“能说出在《鲁邦三世》里出场武器的顺序”的人到处都是。在当时近畿大学有个研究SF的名人,这个叫 三轮的家伙号称“能背出《星球大战》里所有的台词,而且是带音效和音乐的”!据说此人已经把电视版和原声唱片的磁道都磨破了,因为他已经把《星球大战》的 “音”都记下来了!三轮经常在联欢会上为众OTAKU们表演他“背诵《星球大战》”的绝活,而且完全演出的话正好是121分钟和剧场放映的时间完全相同! 虽然厉害得不可思议(令JEDI汗颜,他决定打个小包去木星看100年《星球大战》补课),但是据说在那个时代,其他大学的SF爱好者中也必定有一个同样 绝技的人存在……

就在OTAKU们开始注意“画面的动作与时间 搭配”(背《星战》就很需要这种时间感)的时候,J9录像机的倒带功能(快进、后退)迷住了OTAKU们的心。总之,用倒带功能选择自己喜欢的段落看电视 动画比看动画资迅杂志的静止画面要自在快乐多了。把动画作品翻过来调过去看了以后,很多OTAKU才开始认识到“动画是连续的画”这一点。并且由于发现了 “哪个画面原来是在哪个时间出来的啊”这种有趣的细节,OTAKU们又找到了能让自己兴奋的东西。(这一点喜欢经常把动画精彩画面截下来的人应该深有体 会)

坊间传言,SONY的β制式之所以能在和 VHS的生死大战中没有完全溃败,就是托“拘泥于画面的一部分动画人”之福。而这“拘泥于画面的一部分动画人”实际上就是指被倒带功能迷住而购买J9的近 代OTAKU们。(事实上,不仅是功能,β带在反复录制时很少会出现磁带老化现象,很明显品质更高一筹)时至今日,β制式几乎完全退出民用市场,但在第一 代OTAKU的家里也必定会有β机和β带。当年录下的这些不会一录影带形式出现售的作品是不能随便丢弃的。而在我所认识的朋友中,也有许多人至今仍然保留 着全套的几十盘《变形金刚》或《太空堡垒》的录像带(VHS,咱们赶上了好时候)。托录像机的福,困扰OTAKU们很久的问题暂时解决了。倒带、慢进、暂 停……录象机也进步了,而支持其发展的就是那些想把动画反复看、暂停了看、快进着看、慢进着看、倒放着看(……)的OTAKU们。在没有录像机和动画资迅 杂志的时代,在笔记本上写下剧组人员名单的近代OTAKU们,靠着蓬勃发展的动画资迅杂志和录像带迎来了动画发展最繁荣的80年代。



五、OTAKU和板野马戏

不知不觉间,,OTAKU的数量也增长了几十 倍。在经历了动画最繁荣发展阶段的近代OTAKU中,出现了一个天才动画人。在最繁盛时还只是个普通OTAKU的他,已经经历了危险的实验和学习充分应用 录像机功能的阶段。凭着良好的意识和知识,他天才动画人的名声很快打响了——他的名字就是板野一郎。

没有人不知道《MACROSS》,也没有人不 知道“板野马戏”。板野一郎的动画作品中经常会给人一在苍穹下飞荡秋千般纵横无尽的速度感,这是一种独特的魅力。这种天才般的视觉营造力是什么时候诞生的 呢?应该说是天生的。少年时代的板野曾经是东映的特摄片《人造人凯奇凯达》的超级FAN,从摩托车里发射出导弹的一幕深深打动了他。实际上看画面的话,从 摩托车车身里“嗖嗖嗖”地冒出火箭其实是很可笑的一件事。但是板野却在想,“如果真的骑着摩托车发射导弹的话,会是什么样子呢?”于是,刚一拿到摩托车驾 驶执照,这个疯狂的OTAKU就立刻在车子上装满火箭烟火(一种大个的窜天猴),点上引线,发动机车,GO!伟大的实验在沙滩上开始了。(哎呀呀,日本的 烟花和中国的不太一样呀,好孩子不要模仿呀)

烟火的速度出人意料的慢,自己的摩托车有时甚 至会超过飞出去的烟火。看着在空中似乎是静止的火箭烟火从后面追上来超过自己的时候,他以OTAKU特有的超级记忆力最大限度地把整个画面都记了下来。 “出人意料的火箭奇观为我展示了许多不同的飞行轨迹。” 板野一郎淡淡地笑着回忆,“当飞行的烟火和自己速度相同的时候,我可以清楚地观察到从眼前横穿过 去的火箭。有过这种体验之后,我知道我已经无法画出普通的飞行导弹了。”(光想象都已经让人兴奋不已了!同志们!不过重申一下,危险,不要模仿!)接下来 他想知道的就是“战斗机之间的导弹战是什么样子”。为此他想到了一个办法——他挑了一个平时就一直看不顺眼的学弟,强行拉到海滩上发了一套50连发的大烟 花,两个人抱着“火箭发射器”在海边互相攻击!(危险,不要模仿)虽然最后他搞得满身火伤,但却亲身体验到了别人没有的经历。(那个学弟一定是 NEWTYPE,毫发无损)之后,为了满足他种种的探求心,他又进行了使用“车载火箭发射器”的攻击实验。让2辆摩托车一边高速对冲一边用火箭烟火互相攻 击!(会死人,不要模仿)助手仍然是那个学弟,结果还是一样:他被烧成了烤鱼,人家没事……这种事都能干得出来,人类能想到的事他大概都做过了。

于是,在富野由悠季的作品《传说巨神伊汀》的 战斗场面中,板野的危险经历终于有了收获。“板野一郎”这个名字开始在OTAKU们中间广为传颂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这部电视动画。片中的导弹飞行场面做得 异常出色,完全超乎想象。板野的导弹不仅仅是在自由自在地回旋飞行,更给人以在立体空间里上下翻飞的感觉。好像是通过电视动画这个平面窗口来窥视真实物体 的空间。在满天飞花一般的全弹发射面前,OTAKU们互相悄悄地说:“看‘板野马戏’需要有运动神经!”实拍也好,特技也罢,都绝对体会不到这种感觉的, 只有看“板野马戏”才有这种畅快感!“板野马戏”最杰出的表现是在《超时空要塞MACROSS》的剧场版《可曾记得爱》中,即使是在多年以后的 《MACROSS PLUS》都无法给人带来一条辉穿越天顶星旗舰隧道时的那种爽快感。作着复杂回旋飞行运动的战斗机还要互相发射导弹,镜头一边旋转拍摄 着高速飞行的导弹一边追逐着它们的轨迹。那种速度感实在是过瘾!这的确是只有他才能做出来的动画,OTAKU们看了他的动画后会一边感动,一边佩服,一边 称赞他。直到今天,“板野马戏”这个词仍然代表着日本动漫界的最高评价。

正是在日本动画“预算,时间都非常有限”的制 约下,才会令有能力的创作者陆续登场,板野一郎的经历就代表了今天席卷整个世界的“OTAKU文化”的根本力量。日本的评论家数屋太一曾经说过:“由于偏 差值教育的原因,有个性有创造力的学生因为太突出而不能进入大企业。这样的人才现在就流入到流行音乐、连环画、游戏软件这三个领域中,并亲手引发了卡拉 OK、漫画、游戏革命的热潮。在这些领域中聚集着拥有最高知识水平的年轻人,他们是真正的金子,无论在哪个领域都能照亮前途。”除了网络范围以外,有能力 在越来越复杂的信息网络中不断创作出新作品,并引起热潮的只有OTAKU类型的创作者。现在的日本动画在中国、美国等其他国家得到了比在其本土更高的评 价,而带来这种国际荣誉的往往就是近代OTAKU所组成的创作集团。



六、现代OTAKU,胜利者和领导者

现在虽然我们明白了OTAKU的定义,但直到今天,还有一个有趣的问题一直在困扰着大众——为什么OTAKU这么大年纪了还要看小孩子的节目呢?

很好的问题。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谈到的是“这些人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OTAKU”这个问题。

如果是两岁的孩子迷恋儿童节目的话,那是天 才;五岁的孩子喜欢动画片也一点问题没有;八岁也一样。但是,18岁就绝对不行了……孩子长到15岁还这样的话父母就会开始担心了。这样看来,大概从十岁 到十五岁左右这个年龄段,大多数人就开始变得不再看儿童节目了。中学时的许多女孩子和一部分男孩子都开始出现“我不爱看漫画了,我也懒得看动画片。”这种 转变(当然不排除动画片实在是太差的可能性)。可以说在十来岁的转变过程中如果不能把兴趣完全转向成人节目的话,那么一般就都会发展成OTAKU。

对于OTAKU,比较大众化的看法是认为他们 是精神年龄低下的,不能很好适应社会的成年人。但其实问题并不在这里。如果只是单纯的精神年龄偏低的话(比如骨龄测试低于实际年龄),那么告别儿童节目的 时间也只不过比普通人晚3到5年而已,所以随便评价说他们到了三十岁还不能变成大人是很勉强的。至少只要知识水平不在十岁以下,不象有自闭症一样极其缺乏 社交能力,就不可能出现到三十岁还长不大的情况。

来看看日本现实中OTAKU们的真实情况。(以下部分援引自日本小说家、评论家大冢英志的《假想现实批评》)

这是拜托《广告代理店》做的关于“OTAKU”的调查。(中略)

“OTAKU”和一般人相比异性朋友的人数比较多。几十岁和二十几岁的人拥有异性朋友的人数平均为2.8人,而“OTAKU”则为6.9人,是2倍多。即使不分男女,OTAKU拥有的朋友数也很多,算是社交广泛的一个特殊群体。

“OTAKU”总的来说都很有钱。二十几岁的“OTAKU”月收入平均为22万7千日圆,而一般情况下二十几岁的人平均月收入是16万6千日圆。(中略)工程师、医生、律师、警察……都是很引人注目的高级知识分子或高薪阶层。

“OTAKU”总是很穷。虽然收入颇高,但因为基本所有的OTAKU都喜欢把钱尽量用在喜欢的娱乐上,所以入不敷出就变成了一个特色。

“OTAKU”比一般人看电视的时间要短得多,因为他们的兴趣非常广泛,无论是否是视觉方面的,他们总有动漫游戏之外的其他爱好,而且一样很精通。

“OTAKU”往往是无神论者,因为他们的时间用在事业和爱好上还不够,没有多余的再分给神了。(动漫中的精神偶像除外)

凡此种种,令人惊讶,因为这和之前“OTAKU”留给人们的形象完全不同!

列举得够了吗?他们可绝对不是那种“长不大的可怜的家伙”。

那么为什么“三十多岁了还喜欢动画”呢?

答案很简单,因为OTAKU们在还是小学生的时候就已经对电视节目有了本质的认识。

“就算是大人看的电视节目,其实和这些儿童节目也没有多大的区别嘛。”

“儿童节目也有高水平的东西。”

这样早熟的冷静判断使他们选择了动画。也就是说,他们并不只是单纯的想“赶快变成大人,让自己看起来像大人一点,然后看成年人的节目,得到成年人的身份”。

进入青春期后,OTAKU的判断力完全没有衰 退。大众传媒整天鼓吹的那些“你还未够班呀!这才够酷呀!年轻人的时尚啊!”这些由成年人包装出来的所谓“年轻人文化”和“另类文化”并没有能欺骗他们。 他们既然在十来岁这个转变时期没有被成人文化所迷惑,那么在青春期所谓的年轻人文化对他们也一样不起作用。结果,因为没有能成为“追逐潮流的文化,作为时 尚消费者的年轻一族”,至今市场人员无法对OTAKU进行归类分析。

OTAKU们明确的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他们的 早熟使他们拥有了比一般人更丰富的知识和更敏锐的判断力。因此他们并不热衷于时尚和流行,如果因此说“OTAKU对流行一点都不敏感,真是一群游离于社会 之外的人”那就错了。实际上是因为他们觉得“追逐那种由大众传媒制造出来的流行,不是笨蛋是什么?”从最初就没有受到商品社会的干扰,不变的原则使 OTAKU们往往成为引领潮流的人而不是追赶潮流的人。当手工艺品开始流行的时候有多少人知道许多年前OTAKU们就一直对手工艺人和手工制品存在着相当 的敬意和憧憬。总的来说,OTAKU们并不是那种不知道长大的笨蛋,他们只是在面对来自社会的暗示时微笑着说:“是啊,我都三十多岁了呢,对了,这个你看 过么?”或者会说,“没错,我就是那种三十多岁还在看动画的人。”他们就是这样又天真又讨厌的家伙……

无数年轻人因为模仿别人那些“看起来有意思的事情”而失去了自己的原则与方向。与此相比,被说成“缺乏社会适应力”的OTAKU们却深知自己喜欢什么并忠于自己的爱好。他们总是能在生活中发现有意思的东西,并从中得到乐趣。

60特摄,70漫画,80动画,指的是日本的 动漫产业在这三个领域急速发展冲刺的黄金十年,至于现在的流行,当然就是游戏啦!就在这样生生不息的环境下,OTAKU诞生了,也发展了。他们是社会自然 进化的产物,是伴随动漫游戏业发展而来的一群爱玩爱闹的年轻人。他们小时候喜欢玩大人看不懂的游戏,背大人听不懂的名字,把大人搞不明白的图画收集起来, 用零花钱买下大人可能会在无意中扔掉的塑料玩具。这样成长起来的孩子会注意到除了自己热衷的爱好以外,还有动画、漫画、游戏等其他表现形式存在。而且他们 能够突破这些表现形式的局限,从不同种类的事物中得到乐趣。

这才是OTAKU。

现在的许多动漫游戏爱好者,连动漫、游戏资迅 杂志的文字部分都不看,只一味地享受着消费者的权利而忘记了身为爱好者的义务,渐渐变成了动漫游戏的奴隶。不过,能由此反省过去的种种选择,逐渐掌握现在 的业界状况,拥有自己独特观点的人也有很多。而这些人正是OTAKU系统强大的后备军力量。

再过五年,他们大概就成长为有很大购买力的成功人士。

再过十年到二十年,在他们中间应该会出现很多活跃在动漫业界的创作者。能够在无数信息中发现价值并协调规划、带动流行、左右市场的OTAKU编辑应该也会出现。

他们,就是OTAKU,是在信息的海洋中进化后生存下来的——

NEWTYPE!

[本文转载自《科园月刊——梦幻总动员》2002年8月号  责编:3000]

标签: eva(85) OTAKU(4) GAINAX(8) 超时空要塞(3) 现视研(2) 板野一郎(2) 板野马戏(2) 宫崎杀人事件(2) 梦幻总动员(2) 90年代三大OTAKU作品(2)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893438/blog/2311510/
--------------------
虚经腐史意何如, 溪刻阴森惨不舒。竞作鲁论开卷语, 说瓜千古笑秦儒。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动漫ACG

517名成员299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