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年轻的战场>>我的艺考之路——恐惧常常吞噬灵魂(已完成)

我的艺考之路——恐惧常常吞噬灵魂(已完成)

加入收藏 已经被1位会员收藏

2007-1-30 12:56:52

我的同桌跟我当了两天同桌就搬走了,因为我的右后方有一个破损的插座,其实那东西远没有这么可怕,金属片都没有露出来,我丝毫都不害怕那个东西,我用它烧水,用它充电,甚至还计划买个香熏灯用它熏香但是后来我没有实施这个计划,因为后面发生的事阻止了我。
  我们学校的领导到某中学参观,回来赞不绝口,又有一批领导去参观又赞不绝口,于是又有一批又一批的领导去参观。一批又一批的赞不绝口。他们都回来后就有一个经验交流大会,之后又有一个反思总结大会,诸如此类的大会开完就到了针对我们学生的动员大会了。
  校领导说:“X中是一个条件差我们很多的中学但是他们的升学率远高于我们学校,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校领导说:“X中的同学注意力相当集中,每天数百人参观但是X中的同学仍能作到安心学习,不抬头自习,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校领导说:X中的同学都用洗脚水刷牙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校领导说:‘X中的同学都吃屎,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校领导说。。。。。。。。。。。。
  校领导拿出一个很漂亮的DV接到电脑上,X中就这样出现在我眼前了。破败的校园,无数的参观者,一张一张麻木的年轻的脸,井然有序或者说死气沉沉的课堂。这时候我突然想,要是这个校领导是个变态分子喜欢用DV拍下自己的春宫,碰巧他用的就是现在的这盒磁带,碰巧他忘了洗,那么这样大屏幕上展现的春光灿烂和他的一脸故做的严肃会是怎样一个组合?至少比现在和他的表情一样乏味的画面组合的有意思。
  ——我是不是想的太肮脏了,不像一个中学生应有的思想,而是像的人渣?好,我就用一个中学生应有的单纯思想来想这件事。
  我想如果我们学校如果像X中一样每天有上百个无聊的人带着DV来参观,拍东西,我们也会表演出一种积极向上的姿态来——即使我们不去表演也会有人逼我们表演。而当表演成为习惯,表演成了生活,骗人最终把自己给骗了,我们也会成为X中,梦想变成现实。
  这时屏幕上出现了一张愚昧的脸,面有菜色,嘴唇上的死皮可怜巴巴的翻着。他说:“我成绩不好,但是考不上大学是愧对家人的,我的父母都是农民,他们希望我能有出息.....
于是我就学了美术,这样回很容易考上大学。”
  校领导说:X中的同学都很务实又有责任感,他们记得对家里的责任,于是他们成绩差的同学都主动学了美术。我说可算讲到重点了,原来饶这么大圈就是为了动员我们学美术啊,真不干脆!
  有关我们学校动员学生学美术的事情可以上溯到很多年以前,那时的校长发现了美术高考这一捷径强制了很多学生变成美术生,那一界的升学率相当的高,校长也不再是校长而是直接打入政坛升官发财去也。从那界后历任校长都不甘示弱,纷纷发动学生学美术,于是大量的校长都杀入政坛。我们学校的美术生数量远超过了普通学生。我曾想不如我们学校改名叫做“XX美术高中”这样似乎更符合实际。
  原来我们学校都是强制考试成绩在多少分以下的去学美术,后来这一做法被XX青年报多管闲事的曝光了以后,学校就变了策略,改成让老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说,劝学美术,并公然歧视“差生”,美术生得到大量特权。因而就读于我们学校的学生大都要经历“劝学”这一关。
  我也被“劝学”了,劝说我的恰好是我最恶心的老师。我轻易不说自己恶心一个人。但是看见一个人打官架子,摆谱,态势高高在上,或是在自己活的尚且不明不白的情况下还去指点别人的生活,以为自己明白一切,看见这样心灵空虚找机会自恋的意淫狂我就恶心的无以复加。
  “劝学”我的那个老师恰好占全这两点。我们进行了一场谈话大意如此:
   X老师:你觉得你高考有希望吗?你知道高考要考到本科需要多少分吗?那你知道美术的提档分是多少分吗?280!你好好考虑下吧。(我在这里分析一下X老师话里的漏洞,首先高考的分数线全国不平均,他没有说是哪个省份的。其次,美术提档只是资格线而不是录取线,他把概念故意搞混了。再有,我高考是不是是不是有希望要不止取决于我的成绩,还有户籍以及关系等等。)
  我说:可是我对美术不感兴趣,我不想学美术。
  他:那你想做什么?
  我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斩钉截铁的告诉他;我想做爱做的事而不是为了某些目的违心做自己不爱的事情。
  一场谈话,我只说两句话他就被堵的无话可说,我觉得自己赢了而且赢得相当漂亮。但是接下来我发现自己不仅输了而且输的相当惨。几天后X老师凭借自己的权力以某个理由把我家长请到学校,憋着一口气吃了我们家很多两银子。这时我想,也好虽然我家损失一些,但我也落个虽败犹荣。可惜我的平衡感刚维持没几天就又被深重的打击了。我被学校丢到了垃圾场里。
  我被分到了“实验班”,这名字听起来相当好听,其实就是被拿来作实验的。这是学校一个相当英明的决定,因为今年拒绝学美术的垃圾太多,所以学校就把垃圾们集中到“实验班”里,任其自生自灭。但是学校没想到的是,垃圾都是相互排斥的,分班没几天就有可回收垃圾忍受不了班里过多的伪黑社会分子搬到了美术班。我却一直坚持做着非可回收垃圾。因为有个意念支撑着我,虽然我全然想不起来那个意念是什么了。
  我一直鄙视伪黑社会分子,我觉得他们打架作恶,都像是小孩子的过家家都是些失败的人才会在这样一个群落里找自己虚拟的尊严与面子。
  班里的黑社会分子里有个叫自斌的,虽然都是装黑社会的但是自斌装的更“雅痞”一些,基本上走的是“文艺青年外衣包装下的黑社会”路线。自斌跟我同桌,身上经常沾染着通宵上网后特有的劣质香烟味。但是自斌通宵却从不像其他黑社会分子一样拿网络游戏的等级和装备充面子,自斌说那群人:无聊。自斌从来把这样的话放到他们面前,但他们从不敢顶撞甚至反驳因为自斌不仅有过硬的关系还有一不怕伤二不怕进公安局的优秀品质,托自斌的福,我跟班里的黑社会分子一直相安无事。
  自斌喜欢跟我聊些“文艺”的事,自斌经常挂在嘴边的是村上春树,昆德拉岩井句俊二这样“小资”的东西,很难想象,长的酷似王朔的自斌会喜欢这样的作品。唯一跟他长相符合的就是他喜欢郑均的歌而且喜欢的发狂。有次我不经意哼了句《苍天在上》让他听见了他就问我觉得郑均的歌怎么样,我说国内摇滚界能排第二,他很高兴,从身上东摸西找找到一块棒棒糖要请我吃,他说是一个妹妹给的,自己没舍得吃,请我吃算是给他在这个学校遇见的第一个真正懂音乐的人的见面礼。这可能是我第一次跟自斌说话。
  高中尤其是我们这种贫困县的重点高中是难得有什么惊喜发生的。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坏事不多,好事更少。这样的生活就是——乏味。我就是这样跟自斌聊天看看小说。我在一家书店办了会员卡,读完了那儿所有的悬疑推理小说,而后又退而求其次的看完所有的艳情小说,最后纯粹为了打发无聊看起了所谓的玄幻小说。我几乎读过那儿所有的书,但是有一种我是从不肯读的那就是青春小说,我从来觉得青春不是他们描绘的那样伤感那样残酷更不是那样完美,我可以体会自己青春的滋味,洋溢着垂死的乏味气息。我可以体会的东西,我可以解答的答案我不需要阅读来解答。在这个问题上自斌的观点跟我出奇的一致,但是跟我不同,自斌只对一个人例外。他读张悦然,一个气质脱俗的女人。她的文字有80后普遍的矫情。
  自斌曾经强迫我读过张悦然的书,碍于情面我读了一本,有很严重的抑郁症倾向。这使得我开始怀疑自斌是贪恋她的美色才会拿她的书摆在课桌上充教科书。
  时间就这样乏味的慢慢溜走,没留下什么,除了那该死的乏味的气息。我就这样没死没活的耗时间,跟伪黑社会相安无事的拼时间。直到有一天梦想照进现实。
  高二快要结束的时候学校挂起一只条幅祝贺我校某某同学考入中戏。若干天后,一个据说是北京电影学院的叫李鬼的人来到了我们学校。两个人彻底的从梦想闯入现实。那个某某击垮了我的信念让我开始相信在我们这样的小县城也会有“中戏”产生,而李鬼更像一颗重磅炸弹打的我片甲不留。
  据说李鬼原是某大学的学生因为热爱电影毅然从大学退学参加电影学院的专业考试并获得通过只是文化考试没有通过,于是回到我们学校办一个“专业辅导班”攒些银子继续战斗。
  这个消息让我很兴奋,于是我不管一切把桌子第一个搬到“李鬼的电影教室”成了李老师第一个学生,做完这些我到操场打了会球发泄我过剩的激情。等我抹着满脸的汗回到教室,我发现我竟出于惯性又走进里“实验班”!我退出来,仔细打量——可是明明教室外边写着“电影教室”。明明是“实验班”原班人马嘛!
  ——不对,自斌没有来。我决定回“实验班”看一下,就看见自斌跟班主任在交涉。教室一片狼籍,自斌很是挑衅的站在班主任跟前,班主任是个黑胖的高个子,自斌只到他胸口,但是自斌的斜视让班主任像是矮了一头。让旁观的我都无法适应。我退了出来。
  没有自斌但还好李鬼老师很能聊。其实我对李鬼从开班之前就十分欣赏了。那是李鬼老师的一节免费电影欣赏课,我在去之前很是担心我怕李老师放的电影太低俗,那么我是该对他还是电影学院丧失信心呢?在那个春风沉醉的晚上,我浑身颤抖。幸好,他放的是我很喜欢的《飞跃疯人院》,我万分激动,忍受着身后磕瓜子的声音,谈情说爱的声音,打呼噜的声音放屁的声音,我甚至都沉醉了。于是电影欣赏课之后我不仅作出决定飞跃疯人院投奔李老师的怀抱,而且从此对李老师的景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学“专业”的日子很有趣或者说很迅速的过去了,在这半年,我看了很多过去想看但没时间看的电影,以及成了李老师最得意的门生,我觉得李鬼是继自斌之后我最好的聊天对象。
  很快到了专业考试的时间了,我义无返顾的跟随李鬼踏上了电影学院的考试之路。走的那天是我青梅竹马(尽管我们同是男性但为了表示我们的友谊之远只好用这个词)的朋友张三送我。
  张三如我前面所说是我青梅竹马的朋友,原本是个高中生,后来精神分裂总幻想自己是周润发,就退了学。现在是个木匠,在我们这个席梦思还不普及的小县城张三的床很是普及。张三打了无数张床而且在每张床的一个不显眼的地方刻下“张三的床”,于是无数个夜晚无数个女人或女孩都会爬上“张三的床”——这里我不得不歌颂一下社会主义,你看封建时代的皇帝不过72个女人还不用每天全部安抚,最终也都积劳成疾英年早逝,而我们生活在社会主义红旗下的张三每晚多少女人爬上“他的床”也都还这么健康红光满面意气风发。
  我们读初中的时候,张三曾和我说:“以后我们一起考电影学院,你考导演,我考编剧,我写本子你拍。”后来张三退学把他的报复和年轻的艺术创造力发挥在家具上,而我终于肩负起我们两个那幼稚的理想。送我那天,张三给我一个书,鼓囊囊的,他说上车后再看。在车上我看见书包里一堆的刨花,中间是一本《电影剧本写作》。可能张三把它看的很重所以把它放在抗震的刨花中。
  在北京我见到一个叫做燕子的女孩,她是李鬼的女朋友,在一个原本叫做“XX走读大学”的民办高校读书,她偎在李鬼身边一副很乖的样子。
  挤破头的报名之后我们终于等到了考试,我报了导演和文学。李鬼也是。第一场考试之前,我紧张的难以形容,反复的看手机,总怕不小心它在考场响起来。这时,燕子看我手机上有很多的挂饰要看我的手机,李鬼说他请客让我去买三杯奶茶。喝完奶茶李鬼说走,我站起来准备奔赴考场,这时燕子跟上来,把手机装我口袋里,又顺手给我整下衣领。这个动作让我想起古时将士上战场他的女人给他整理行装——虽然,给我整理行装的是别人的女人。
  因为那杯奶茶的缘故我加紧写字速度提前半小时交卷,急匆匆的去厕所释放。就在这时,我的电话突然响起来,急促的声音让我险些倒流。我接了电话,是李鬼的声音,他听我接了电话,声音变了一下但很快恢复过来。他说他交卷了在食堂等我。
  我脸色阴沉的赶到食堂,李鬼喜笑颜开的说他请客就去买饭了。燕子习惯的把双手交叉在脸前头靠在手上,她说:“我等李鬼来北京都多少年了。”这顿饭我很难下咽。
  接下来的面试我神情恍惚,表演小品像根木头,终于在考试中被刷。我想终于解脱了。
  晚上收到张三的短信,他问我什么时候考三试,我突然想哭,想把头埋在张三那些辛劳的刨花中。我给张三打了电话,我说张三,我挂了。张三说没事,没事。他说,那什么韩海要结婚了。我说,什么?张三笑着,说婚床可能是要我做。我说,张三我操你妈,你给我说这个信已经很不对了,你要敢给她做床,我非阉了你。张三有些嬉皮笑脸。他说不打就不打,你急什么?
  第二天我就决定离开北京,李鬼去送我他说,你到别的考点再考几个学校。燕子又给我整理围巾,这个动作让我不寒而栗。
  我直接回到家,而没有按李鬼的说法“多考几个学校”,我去找韩海,这个我恋了八年的女孩,这个因为高考落榜留在家乡卖衣服的女孩终于要嫁做人妻了。而且那人是我爸爸朋友的儿子。太戏剧了。我没有继续阻止张三,一切随便吧。
  回到学校,校领导说学校联系了很多专业过关证我要想要随便拿。我拒绝了,办理了留级。回到起点。
  值得一提的是我见到了自斌,他是来搬东西的,他做了高考移民,去黑龙江高考,给他办移民手续的是他的姑父,我们校长。
  我竟回到原来的教室,只是变了班级。我被分到那个位置,身后是个破损的插座,我总怕它漏电,可我同桌不怕。他说,怕什么呀,你看金属片都没漏出来。可我还是怕。
  我去找班主任,他是个小个子的中年男人,有些发福,很文质彬彬的样子。他说要不你换个坐位吧。
  我换在一个角落里,两面环墙。可我的恐惧更加强烈了。我总觉得身后有双眼睛,巨大的孤零零的眼睛,只有眼睛。有天我终于扑捉到了它,那双眼睛。它说:“你不要怕啊,只是眼睛,眼睛是无法伤害你的,除了看。你要不怕就没有什么事,你要怕了,恐惧就会吞噬灵魂了。
  我说我不怕,我不怕。可我还是感觉我的灵魂被恐惧吞噬了。
             THE END
 
 

--------------------
无病呻吟,而且要大声呻吟 http://blog.sina.com.cn/wanghuaichao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3分!
2007-1-30 22:43:08

蛮有文采的嘛~还有讽刺意味,黑色幽默。支持支持一个。

--------------------
所寻找的从未出现。
回复 举报

1 楼

2007-1-31 13:38:46
谢谢支持与推荐,因为很懒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写完。。。。。。。。。
--------------------
无病呻吟,而且要大声呻吟 http://blog.sina.com.cn/wanghuaichao
回复 举报

2 楼

2007-1-31 17:47:02

没关系阿.慢慢写.写得挺好.嘿嘿.

艺考生真的挺难..还没地位..

--------------------
所寻找的从未出现。
回复 举报

3 楼

2007-2-2 21:35:12

终于写完了,全部取自我的生活,部分虚构。

自言自语吧,我心里难以割舍的一段生活,或许不堪回首。全部的感情,不知与谁共鸣。

--------------------
无病呻吟,而且要大声呻吟 http://blog.sina.com.cn/wanghuaichao
回复 举报

4 楼

2007-2-11 12:30:45
               天空飞舞的风筝啊,请你别停下......
--------------------
回复 举报

5 楼

2007-2-11 14:36:19

你很有才华啊,可惜设置这样的门槛,未免对你们残酷了些,还是想想办法怎么跨过去吧

--------------------
青春不灭,光影同行
回复 举报

6 楼

2007-3-2 13:50:24

加油哦

--------------------
努力学习中~~~~努力向往中~~~~
回复 举报

7 楼

2007-4-26 21:41:45

我也没有考上电影学院啊,来上了一个骗人的学校

希望大家都能到好地方受教育吧

我们读文学,但来了一年,没有在任何一个老师的指导下学过电影是怎么回事,更不懂怎么写剧本

我们想为 大家放电影,去借学校的剧场,被告知要申请,成功了一天租金1000

--------------------
回复 举报

8 楼

2007-4-26 22:04:33
- - 汗。。楼上的朋友上什么学校。 不会是北京演艺专修学院吧?
--------------------
所寻找的从未出现。
回复 举报

9 楼

2007-6-12 9:53:11

me too! 考艺校,挺没调

--------------------
孤独可能使一个口若悬河的人从此缄默不语,但是不能使一个思维活跃的人停止思考和遐想
回复 举报

10 楼

2008-4-27 18:40:11

都是同路人 当年我也是如此走过的 那不是一条通向罗马的大路

既然有梦想 那就坚持吧 电影 我们共同的梦想 想说 只要有翅膀 我就感高飞

--------------------
我是个混蛋 可是我不能改。
回复 举报

11 楼

2010-11-8 17:30:41

我读艺考感觉是大家都是混学历的。个个都是老油条。弄得我和那些转行的同学很无奈,不要和教育谈理想

--------------------
回复 举报

12 楼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年轻的战场

183名成员132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