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勒布朗·詹姆斯>>四十集电视连续剧《杨升庵传奇10》刘先觉

四十集电视连续剧《杨升庵传奇10》刘先觉

加入收藏

2016-9-12 21:27:38

2.巍宝山遇险记

巍山县城左世瑞进士家。杨升庵在左进士家作客,纳西族世袭丽江土知府木公(字公怒)原云南兵备道姜龙在座。杨升庵:“明天我将告辞大家,从巍山县城出发,前往巍宝山探寻南诏的开国祖先细奴逻的遗迹。”左世瑞:“我虽是本县唯一一个进士,但祖上是彝人头领,对当地的历史、典故、风土人情非常熟悉。巍山是南诏的发详地,南诏的开国祖先细奴逻就生活在这里,距这时二十多里的巍定主山有祖先细奴逻耕田处的遗址,山腰的土主庙巡山殿有祖先细奴逻的神像,山项有祖先白洁夫人誓约处、松明楼遗迹、火把箐、米汤箐等南诏大会五诏因火把照耀夜间如同白昼,人多蒸饭量亦多,致使用权米汤流成渠水而得名的众多遗迹。”杨升庵:“经左世瑞进士这么一介绍,我恨不得马上就出发前往。”左世再笑着说:“我可不是在下逐客令啊!”木公怒:“升庵老师如果是在丽江我作为纳西族世袭丽江土知府,可以派人给你带路,宝山是彝族的天下,不然我都可以陪同你去。”杨升庵:“木公恕知府有分务在身,那就不必了。”姜龙:“我原来在任云南兵备道时一次在处理彝族中的匪案中,在诛其匪首后,单骑亲自到彝族山寨向彝胞作检讨,说当政者平时对他们关心不够,致使某些人沦为盗贼,并鼓励这些人改邪归正,并给资助,让他们同汉人自由贸易往来。彝人对此十分感激,但朝廷却容不下我,于嘉靖五年春被解职归里。升庵兄巍宝山恐难过彝人仇视汉人这关。”杨升庵:“姜龙兄博学而有胆识,我当时得知此事后非常气愤,临别写了《兵备姜公去思记》,并立石留念。以后又写了《晴蛉谣》、《博南谣》等诗词唱和。这次能在巍山左进士家相见真是巧合。”姜龙:“升庵兄所寄之诗词、书信我一直好好珍藏着,但这次巍宝山之行我还是劝你不去为好。那时峰峦高耸,草深林密,人烟稀少,全是彝家山寨。”升庵:“巍宝山是南诏国的发祥之地,我正在编修《南诏里史》不深入到最关键的地方——巍宝山怎行喃!”左进士:“你多带些干粮,我跟他们的头人说一声:杨升庵状元杨慎要来给他们编写《南诏野史》叫他们热情款待。”杨升庵:“谢左进士相助。”

六月的一天,杨升庵独自一人骑着一匹骡子驮着干粮口袋,从巍山县城出发,往东南方向的巍山走去。

升庵骑在骡上,仔细观察,只见这里峰峦高耸,草深林密,人迹罕至,人烟稀少。他自言自语地说:“确实如姜龙兄所言。”又走了一段路程,他边走边想,又自言自语地说:“第含兄说这里的彝人对汉人恨得要命,怪风俗多,冒犯了有性命危险。怎么没见一个彝人哩!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怕险还做什么学问!”太阳偏西了,他在一处坡地停下来休息,吃了干粮,只见满坡烧焦的树干放倒于地,火烟熏黑的土地上,绿茵茵的杂草又冒了出来。他抓把土,捏一下,那黑油油的土成了一团,乌黑的泥汁从指缝中流了出来,手一松,土又是散开了。他感叹道:“多肥多好的土呵!”

忽然,山头传来“呜呜——”的牛角号声,紧接着“当、当、当”的大铜锣声从四面八方响起,满山遍野涌出几百彝民怒吼着朝他冲来,有的拿大刀,有的持长矛,有的举弩箭,把他团团围住,抢走他的骡,他友好地点头微笑,但谁也不理他。人群中挤出两个粗壮的大汉用彝话叽哩咕噜骂了一通,用又黑又脏的皮条将他绑紧,用块黑布蒙了脸,扛起来走了一程坡下坎的路,就把他推入一座石牢里。

不一会,有两个人进石牢来,给他松了绑,撒了蒙面布,周围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又过了一会,有人持着火把,端来一碗水,一块烤鹿子肉,一块荞麦粑粑。杨升庵又饿又渴,手被绑得麻木动弹不得,爬到碗边吸了几口水就昏昏沉沉地入睡了。

第二天早上,他一觉醒来,太阳光透过窗口射进来,这下他清清楚楚看见周围的墙上绷有从人身上剥下的人皮,挂有人的头盖骨,地上还有好几具尸骨。有的骨头已干枯,但是手脚上套的木枷、木鞋、石锁还未打开,看了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粟。他先有点怕,后来壮着胆子,走拢一具尸骨,用手量了木枷、木鞋和石锁的尺寸,用心记下;他试着举石锁,怎么举也举不动。

正在这时,外面又响起了号角声,铜锣声,他又被绑上双手,扛了出去,放在寨子中间的一要木桩旁边。人们把他团团围住,指点着,用彝语不停地议论着什么。

过了不一会,大铜锣“当、当、当”响了七声,一群持长刀的人拥着一个头裹黑纱,穿着黑对襟领褂,身佩腰刀,长得很雄壮的男人出来了。他站到一个高台上,吼了一起,人们立刻静下来。他说了句什么,杨升庵就被绑到木桩上。人群中走出一个手持长刀的大汉,他跪下接过一位长者递过来的一碗鸡血酒,一饮而尽,把这闪闪的大刀朝天一祭,就要朝杨升庵的脖子上砍将下来。杨升庵立刻猜到这可能是要拿他的头来祭天,他马上要成异乡之鬼了。于是他仰天大声叹道:“不想我杨慎昔日的状元未死于朝廷,今日死于此地!”“什么?杨慎,杨升庵——杨状元?”站在头人身旁的一个通司连忙用汉语问道。杨慎:“杨慎,字用修,号升庵,正德六年状元。”那刀斧手没有理会这些,把另一碗鸡血酒喷在杨升庵头上、脸上、身上,把大刀高高举起……这进,通司鸣哩哇啦给头人讲了句什么,头人吼了一声,那刀才轻轻地落在一旁……。

众人散去,头人亲自下石阶,为杨升庵松绑,嘴里不住地说着致歉的话语,请他进高房院内,盛情款待。在饭盯上,司通解释道:“前个街天,就在县城左进士家听得杨状元要到本县,不想你只身来此。村民误以为是用盐巴换皮毛、鹿香的汉人奸商呢!你受惊了!”头人也说:“那汉人奸商可恶得很,欺骗彝人不说,还在左进士面前挑拨离间,逮到时非砍他头不可!”杨升庵:“我在左世瑞进士家住了两天,还有丽江知府木公恕,原云南兵备道姜龙在一起作客。”通司翻译,头人用彝语了一句,通司翻译说:“兵备道姜龙是多好一个官啊!竟为朝廷所不容,被解职了。”杨升庵说:“我这次来到南诏国的发详地巍宝山来,是想了解、收集南诏的历史掌故、民间故事、神话传说和探寻所有的历史古迹,然后写成一本《南诏野史》的书,宣传南诏,把南诏的历史文化发扬光大。”通司翻译给头人听,头人说:“杨状元,我们南诏国人的后裔欢迎你!”

当晚,头人请来附近村寨的长者和歌手,给他讲南诏的历史和“九隆”的神话,以及《火烧松明楼》等故事。杨升庵如获至宝,一一详细作了记录。围着篝火,姑娘、小伙跳起了欢快的锅桩舞。一个长者向杨升庵讲着:“九隆神话本哀牢族之神话,蒙氏本乌蛮,一支入永昌后,以九隆为其远祖沉木化为龙,名曰九隆,是哀牢族的后裔。九隆以龙为图腾,像龙形,衣后着十尾,亦以龙为图腾。诸葛亮乃为夷作图谱,先画天地日月,次画神龙,龙生夷,……”长者又讲道:“六诏之一的邓赕诏妻叫慈善,开元中,南诏于星回节召五诏宴会、祭祖,欲吞并五诏。慈善知春为阴谋,阻止丈夫不去赴宴,丈夫迫于南诏的压力,非去不可,慈善做了一个铁膀圈给丈夫戴在手臂上去赴宴。五诏在南诏的松明楼上聚会,祭祖宴会后,南诏果焚五诏于松明楼,后假装说是喝醉了酒,失火不幸烧死了五诏头领,各诏骸骨无从辨认,独慈善坐起轿子去认尸,一下就认出了丈夫的尸骨。南诏一听,觉得慈善太聪明了,欲娶之为妻,慈善闭城自守,南诏发兵围之,三个月后,粮食吃完了,慈善乃盛衣装,向西而座,自己把自己绑在座位上,活活饿死。临死前说:“我去天上找玉皇大帝申诉丈夫的冤死!”南诏闻之,悔恨地说:“我误逼此贞节妇。旌表其城日德源城。”杨升庵说:“这个故事太动人了。”老者说:“火把节的传说故事片不止上面一种,还有两个。”杨升庵:“请老伯继续讲。”长者又讲道:“曼阿奴之妻叫阿南,她的丈夫被汉将郭某所杀,郭某想娶阿南为妻,阿南恐郭某逼迫自己,说假话骗郭某说:‘妾打算嫁给你,君能答应我三件事吗?’郭曰:‘能答应。’阿南说:‘一须作松幕置火祭亡夫,二段焚亡夫衣,三须令全国人都知道我是依礼而嫁的。’郭说:‘三件事都答应。’明日,照阿南所说,召集全国人,张松枝作幕,置火其下,阿南抽刀走出,等火烧得旺盛时,乃焚丈夫的衣服,大声说:‘妾怎忍以身事仇敌啊!’遂身跃火中,以刀自断,时六月二十五日也,国人哀之,于每年的这一天焚火炬聚会以 之。”杨升庵说:“这个传说也很有意思。”长者说:“还有一个传说是武侯征南,于六月二十五日擒孟获,深夜入城,城中父老设庭以松明火把以迎之。”杨升庵:“这个传说说明云南人民是十分怀念诸葛亮的。”长者:“我讲了这么多,请杨状元就星回节作诗一首如何?”杨升庵:“可以,我就先赋一首《星回节》诗:忽见庭花折刺桐,故园珍树几燃红。年年六月星回节,长在天涯客路中。”通司翻译给大伙听,都连声叫好,长者说:“请杨状元以星回节为题再赋诗赞之。”杨升庵:“《滇南月节词》:六月滇南波漾渚,水云乡里无烦署。松炬荧荧宵作午,星回令节传今古。”通司翻译后,大伙一遍掌声欢迎,说:“好!”杨升庵说:“谢谢老伯给我讲的这些动人故事,今后我将一一载入我编修的《南诏野史》这部书中。”

次日,头人、通司和老人们领他观看了祖先“细奴逻耕田处”的遗迹。还到山腰的土主庙“巡山殿”里观看了他们供奉的祖先细奴逻的神像。只见这位南诏国的始祖,十分威武,光头,着大领红黑条花满襟衣,是彝族的扮相,小腿外露,上缠六条黑带子。

一个老人告诉杨状元说:“这六条带子象征六诏都有细奴逻的后裔。”杨状元提笔将此图临摹了下来,头人和通司等一一传看,人人都说:“杨状元把我们的始祖画活了。”

来绿桃村,参观本主庙龙神之母——龙母。一位老人给杨升庵介绍说:“龙母是一个贫穷的女子。她住在绿桃村,村舍在白石溪边。溪水从山中奔流下来,曲曲湾湾,经巡绿桃村的时候,被大大小小的石阻住,激起许多的绿涛来,所以又叫绿涛村。村人休息的时候,就在大青树下乘凉,小孩们在白石溪中洗澡,妇女去山中背柴,她们虽然劳苦,但他们也能用歌舞、文学艺术来安慰自己。她们是喜欢说话的民族,能歌善舞的民族,她们富于幻想,也许因为她们的生活太劳苦了,而她们的生活愿望,又是那样的强烈。她们家乡在大海(洱海)的旁边,在高峰的下面,风涛是那样的汹涌,云霞是那样的变幻,使她们感觉到恐怖与惊奇。她们从山中出来,坐在大石上,高声歌唱起来,声音像银线似的在高空中颤抖着,在苍山发出一线银色的回响。这是现在村中妇女生活的剪影,原来龙母也不过是这样的一个平凡女子,在古代的某一天,她去山中砍柴,看见一个绿桃,她摘了下来,吞下喉去,就有孕了,生下一男孩。她把他抛在山中,不久去看孩子已长大成人了,原来有一条大蛇,衔食物哺养他。她把小孩收了回来。不到几年,已经长成十二岁的大孩子了,常随母亲到山中砍柴、采药,渴了去龙潭中喝水,水是微温的,他说,龙恐怕有病了,忽然一个巨人,从潭里钻出,问他能不能医病?他大胆说,能医,于是龙潭上面,起了波纹,从两边分开,分成水晶的墙壁,而水晶的阶梯也出现了。他带上采的草药,随巨人下去。龙王在珠帘里呻吟。他想起他和母亲到山中时,拾得一株药草,从怀中取出,献给龙王,龙王吃了以后,病就好了。龙王送他许多珠宝,他都不要,他愿在龙宫多住几天,龙王也很高兴,把他留下来了。某一天,他偷偷的把一件黄龙袍穿在身上,忽然大雷震电,他已经变成一条龙了,龙王见了大怒。这时腾越坎死凹黑龙,盘据下关,大理洪水为患,龙王命他去驱逐盘据下关的黑龙,立功赎罪。黄龙和黑龙在江峰寺大战,黑龙打断了一支角,伤了一只眼睛,向天生桥冲开了个穴洞,逃回腾越的坎死凹去。大理的洪水从此平了,黄龙变成一条小蛇,坐在一片绿草皮上面,回到临水亭,天已亮了,他就只好停下,即是现在的洱海神祠。他永住在这儿,他的母亲,就成了龙母,每年他回绿桃村给龙母祝寿,绿桃村就会下雨,有时洱海国有红灯,向绿桃村走来,那是龙王来看母亲,海上随着红灯上来,农人就插秧了。”杨升庵一个小孩一样,听得出了神,他说:“科是太优美动人的洪水神话,我一定把它整理出来收入书中。”

第二天,头人、通司和老人们陪着杨升庵观看了白洁夫人誓约处,松明楼遗迹,火把箐和米汤箐等古迹。头人说:“白洁圣妃即慈善夫人,其本主庙在大理北门,此处为白洁夫人誓死约处;此楼即为松明楼遗迹。”通司说:“宁北妃,即慈善夫人,今太和、邓川、浪穹都立庙祀之,又称白姐圣妃,邓赕诏芊罗皮妻,乃浪穹诏之女,名白姐,阻夫不去赴南诏松明楼之宴,夫不听,白姐将铁钏戴在丈夫手臂上。火烧松明楼后,独认共夫的尸骨。”杨升庵仔细观看,画在纸上。头人指着一片山间的大竹林说:“这儿就叫火把箐,相传南诏大会五诏时,夜间人人都打着火把,把这片树木丛生的山谷照耀如同白昼,人们就叫这片山谷为火把箐。”杨升庵不住点头,认真听着。又到了一片山谷,其中有条山沟,通司指着这片山谷说:“这儿就是米汤箐,相传南诏大会五诏时,人多蒸饭量也多,致使米汤流成渠水而得名。”杨升庵在几处遗址逗留了很久,仔细丈量地形,绘了草图。杨升庵望着优美的山川景色,感慨万千地说:“大理山川明秀,云霞变灭,城郭滨海,人在镜中,其人民富于想像,神话之优美,可继九歌。一望点苍,爽然飞越,山则苍龙叠翠,水则半月拖蓝,各雪皑皑,光艳夺目,松阴塔影,隐现于雪痕月色之间,金碧交荡,光怪陆离。在此土地肥沃,风景美丽之地,必然产生诗歌的神话与神话的诗歌,这些天来,感谢头人、通司和老人为我讲了那么多民间故事和传说,我一定把它收入我编修的《南诏野史》、《滇载记》这两本书中。头人说:“今晚过年,明日就是六月二十五日火把节,欢迎杨状元同我们一起过年欢度火把节。”杨升庵:“谢谢头人的盛情邀请。”

3.火把节及其传说

火把节,农民持火炬照耀田间以祈丰年。妇女都着艳妆,燃炬照房,谓之“照岁”。明亮如同白晶,大家小户俱盛陈酒馔,合家欢乐,名为“过年”。儿童执火把,屑松枝,将煤渣装在衣袋里,见尊者叩首,举火把靠近裙裾,洒松煤燎之,火焰满身,谓之“送福”。男女齐会,围着篝火,四面绕坐,吃烧烤的猪、羊肉、饮酒,唱歌跳舞。杨升庵则在专心致志地记录着彝族老人给他讲的民间故事。老人说:“历来传说,苍山有一个飞人,飞到南诏国宫中,把南诏公主偷入玉局峰的岩洞里,飞人每天拿食物来侍奉她,她冷了,飞人去海东偷罗答法师的袈裟来献给她穿,被法师察觉,把飞人打沉在洱海底,变成石骡。但玉局峰上的南诏宫主,悲哀的盼望着,很久不见不飞人回来,她也就死了,变成一朵美丽的云彩,盼望她的飞人的回来,这就是苍山玉局峰上的望夫云。这美丽的望夫云一出现在苍山顶上时,暴风把海水吹开,要见了海底的石骡,望夫云才慢慢地消失,现在还是如此。”杨升庵简直像一个小孩一样,听神了,说:“这神话真优美,老伯能再给我讲一个狩猎者的神话吗?”老伯说:“可以,周城是一个大村镇,在云弄峰下,霞移溪边,着名的蝴蝶泉就在周城北面。不知什么时候,周城村中的两个女子,上云弄峰找柴,经过蝴蝶泉,被一个少年邀她们去喝茶,她们被缠不过,回头向村中逃跑。不料路走错了,向霞移溪山峡中跑了进去。那少年真快乐,把她们摄入洞中,渡着悲惨的岁月,不全村都惊惶了。这少年是一条大蟒,常常食村中的牲畜。有一个猎人,叫杜朝选,他曾经打死过无数的野兽,某一天,他带了弓箭,到移霞溪打猎。那时正是春天,山中积雪晶莹,溪旁开遍了不知名的山花,映着一重重的浪花,大石在浪花中耸立,一个女子在上面洗衣服,他不经意地走了过去。走到山麓,一条大蟒向他努力地蠕动,快要到脚边了,他一箭射去,正中蛇颈,巨大的尾巴一卷,大树倒了,一会儿失去了蛇的踪影。他下山来,经过溪边,洗衣的女子,也不见了。第二天,他带了弓箭,挂着刀,又去寻找。女子又出现了,在大石上洗那被血染红的衣服。他去盘问女子,女子说是她们的王子,中了一箭。杜朝选叫她引路,去到洞中,大蛇正呻吟着。他上前去杀大蛇,和大蛇搏斗,剑刃断在大蛇腹中,终于把蛇杀了。把两个女子救出。村人知道,喜欢极了,把他当神敬重,两个女子,就做了他的娘娘。现在周城本主庙的神像,手中只有剑柄,旁边还有两个娘娘的像,那洗衣大石还在霞移溪中,叫‘娘娘石’。”

几天以后,杨升庵告辞了头人,骑上骡子高高兴兴地满载而归。

劫说左进十家的朋友几天不见他回来,认为他大概成了刀下鬼了,大家又急又悲,相互埋怨,不该让他独自出行。后见他满面春风,平安归来,人人破涕为笑。

 

第二十七集  与王廷表、叶瑞的交往、纳少室周氏

 

嘉靖十三年,阿迷州(今开远)王廷表家,阿迷州佥事王廷表专为升庵修建状元馆让升庵安居。状元馆内,王廷表、叶瑞在坐。王廷表:“这是我在阿迷州找来的最好工匠,专门为升庵兄修建的状元馆,好让升庵兄安居。”升庵:“谢谢王廷表弟,啊!我要说谢谢阿迷州佥事大人!”王廷表开玩笑地敲打着杨升庵说:“你就是这张嘴环事,该打。”叶瑞说:“我在建水也为升庵兄建造了一座太史馆,欢迎升庵兄到太史馆去居住。”升庵:“感谢叶瑞老弟替我想得周到,想不到我这个谪臣,居然能受到云南各族人民的尊敬,我当时选充军地点时耍了一个花招,对皇帝说‘宁充海外三千里,不过云南碧鸡关’。实际上我是梦想充军到云南碧鸡关的。嘉靖皇帝上了我的当,后来听说钦差席书业云南吃尽了苦头,闹了不少笑话。”

大家哈哈大笑,王廷表说:“这就叫因祸得福,祸兮福所依朝廷虽然少了一位栋梁之臣,在中华文明史中却多了一颗耀眼的明星。”杨升庵:“廷表弟过奖了,我常自勉曰:临利不敢先人,见义不敢后身;虽无补于事来,要不负乎君亲。遭逢太平,以处安边;歌咏击壤,以终余年。天之顾畀,厚矣笃矣;吾之涯分,止矣足矣。盖困而亨,冲而盈,宠为辱,平为福者耶!”叶瑞:“确实如此,升庵兄言如其人。啊今年已经四十七岁,按大明军政条例规定,六十以后,‘许子侄替役’,嫂夫人无出,且数次劝兄纳妾,兄为何不肯?”王廷表:“是啊!嫂夫人为杨门无后倍感焦急,曾托我和叶瑞帮忙为你作媒。”升庵:“从这两点考虑也该如此。上次新喻人简绍芳客游滇南,题寺山寺,我一见觉得此人很有才学,经人介绍,才知道是我的好友简腾芳御史的弟弟,遂定忘年交,简直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他说有个新喻才女周氏,很钦佩我的气节和才学,愿荐枕席,我考虑到身为边囚,还堂而皇之纳妾,不是惹火烧身吗?”叶瑞:“这一点升庵兄大可放心,我和廷表马上去新喻找周氏说媒,就在临安(建水)我为你建造的太史馆成亲、安家,只请简绍芳、张含、李中溪、杨士云、胡廷禄等友人祝贺,成亲后你仍在高峣或安宁居住,只偶尔去临安居住,凭我在临安的名声地位,是没有人敢说东道西的。”升庵:“那就有劳廷表、叶瑞二弟了。”

1.临安纳妾周氏

嘉靖十三年冬,临安(建水)新建升庵太史馆。升庵纳妾新喻人周氏(20岁)。叶瑞、简绍芳及王廷表、张含、李中溪、杨士云、胡廷禄、唐錡(41岁)吴懋(20多岁)等杨门七子均为之祝贺。

夜,太史馆新居张灯结彩,大厅内大红喜字贴在中央。红烛高烧。杨升庵头戴新郎官的羽翎加冠,身披红绣球,身穿一套庶民新装,在他的门生吴懋的陪伴下步入大厅。周氏头戴凤冠,身穿霞佩,头顶红盖头,由两位伴娘陪伴步入大厅。

李溪中司仪:“今天是升庵兄的大喜日子,由叶瑞和王廷表作媒,简绍芳从中牵红线,升庵兄喜娶新喻才女周氏,我和张含兄为之主婚,杨士荣、胡廷禄为这证婚,升庵兄忘年交简绍芳,门生吴懋作伴郎,简绍芳的妹妹和叶瑞的女儿作伴娘。今天还有一位贵宾唐錡,晋宁人,嘉靖五年进士,曾任定远县县令,监察御史,现任何南按察佥事。这次回滇省亲,刚好碰上升庵兄的大喜日子,特来祝贺。”升庵:“谢谢诸位好友,谢谢唐錡按察司佥事!”

张含:“东方一朵紫云开,西方一朵紫云来,两朵紫云来相会,洞房花烛夜闹起来。一拜天地,二拜亲朋,夫妻对拜,引入洞房。”一丈红绸中间结着一个绣球,一头由升庵引着,另一头由新娘牵着,由伴郎、伴娘陪伴,新郎、新娘进入洞房。大家一拥而入,看新郎如何揭起新娘的盖头。新娘端坐床边,新郎手执一根金色的挑竿,欲挑起新娘的盖头,大家七嘴八舌,叫新郎不要性急。叶瑞说:“新郎不要性急,我今天作为媒人要来考考杨状元,若答对了才准揭新娘盖头。”升庵:“叶瑞弟请出题。”叶瑞:“自唐以降,女皇帝、女侍中、女学士、女校书、女进士、女状元各是谁?状元为什么是女的?”升庵:“女皇帝武则天也,女侍中魏元义之妻也,女学士孔贵嫔也,女校书唐薛涛也,女进士宋女娘林妙玉也,女状元王蜀黄崇嘏也。崇嘏临邛火井人,作诗上王蜀周庠,庠首荐之,为状元,屡摄府县吏事,剖决精敏,小官吏和歹徒畏服。庠欲妻以女,嘏以诗辞之曰:‘一辞拾翠碧江湄,贫守蓬茅但赋诗。自服蓝衫居郡椽,永抛鸾镜画娥眉。立身卓耳青松操,挺志紧然白壁姿。幕府若容为坦腹,愿天速变作男儿。’周庠大惊,具嫁妆让她出嫁。”王廷表:“叶瑞兄这点小题,怎么考得住我们杨状元。好,考试过关,可以揭盖头了。”新郎用挑竿轻揭新娘盖头,其貌如花的新娘羞答答地看着新郎,脉脉含情地笑着说:“夫君受苦了。”杨升庵说:“夫人愿同我一道受苦。”周氏:“妾心甘情愿。”简绍芳:“我作为新娘的家乡人,从中牵红线,可称半个月下老人了。新娘周氏是新喻的名门闺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何不趁此闹洞房之夜,请嫂夫人弹上一曲?”众人齐声:“请嫂夫人弹上一曲助兴。”

新娘怀抱琵琶,调正琴弦说:“我从简绍芳进士处得夫君寄给黄峨夫人的《青蛉行寄内》绝句,感人至深,谱曲弹唱,以谢地君及诸位亲朋:青蛉绝塞怨离居,金雁桥头几岁隐,易求海上琼枝树,难得闺中锦字书。燕子伯劳相对眠,牵牛织女别经年。珊瑚宝树生海底,明星白石在天边。人言西川遥,侬道西川近,东风吹梦过三巴,觉来生在南中郡。”抚毕,周氏汪流满面,众人齐声:“绝妙!妙绝!”张含:“我点评升庵诗,不喜其深邃,而喜其郎爽,此诗颇得风谣遗意。”胡廷禄:“近闻升庵兄得黄峨夫人《寄外》诗一首,何不请嫂夫人谱曲弹唱?”大家齐声:“好!”新娘:“媒人叶瑞和王廷表来时将黄峨夫人这首脍炙人口的名篇《寄外》带给我,我含泪谱曲弹唱,今天应众亲友之邀给大家弹唱《寄外》:雁飞曾不度衡阳,锦字何由寄永昌?三春花柳妾薄命,六诏风烟君断肠。曰归曰归愁岁暮,其雨其雨怨朝阳。相闻空有刀环约,何日金鸡下夜郎。”周氏弹得起泪俱下。众人都流出了感动的眼泪。

[闪回]新都榴阁,黄峨声泪俱下,书写《寄外》诗,配以黄峨的画外音:“是啊,新都到永昌,行行复行行,山高路又长,雁飞不至,锦书难寄,夫妻俩只能异地同观月,空发幽幽叹。自己的命运浇薄一如三春的花柳,易折断,易凋零。夫君你又何其不幸:颠沛流离在六诏地区,风烟飘忽,思亲思乡之情如波涛汹涌,夫君你也愁肠寸寸断啊!升庵啊升庵,我谪戌蛮荒之野,有家难归,年复一年,最难过的是年关岁末,好不令人发愁呀!夫君啊夫君,我对你是天天等,日日盼,望穿秋水,望眼欲穿,可结果就像天云欲寸却又出太阳一样,我的期盼一次次失望,好不叫人生怨?夫君啊!我对你如此这般苦等苦盼,可是谁知你要在猴年马月才能遇赦而归呢?”

2.游福东寺

春,建水,福东寺。升庵、南氏、王廷表、叶瑞、叶瑞妻、女、儿在寺内池中荡舟,饮酒赋诗。叶瑞:“升庵兄观临安社日游乐何不赋诗一首?”升庵:“我赋《临安(建水)春社行》一首:临安二月天气暄,满城靓妆春服妍,花簇旗亭锦围巷,佛游人嬉车骈阗。少年社火燃灯寺,埒材角妙纷纷至;公孙舞剑骇张筵,宜僚弄丸惊楚市。”众人纷纷赞赏:“简直把临安春社写活了。”王廷表:“嫂夫人给我们弹唱琵琶如何?”叶瑞妻说:“你弹一首曲子子给大家助兴。”周氏弹唱:“我弹一首夫君的《送余学官归罗江》:豆子山,打瓦鼓;阳平关,撒白雨。白雨下,娶龙女得绢,二丈五。一半属罗江,一半属玄武。我颂绵州歌,思乡心独苦。送君归,罗江浦。”王廷表:“升庵兄在此诗法独特,以《绵州歌》民谣为主,续成四句,语言质朴,音节错落,嫂夫人以古歌谣曲调相配,不着痕迹,尤以在别出新意。”叶瑞:“我今天专门请了塑匠为升庵、廷表和我塑像,这是一个永恒的纪念,我们死后,叶氏子孙应供祀不绝。”叶瑞对子、女说:“你们能做到吗?”叶瑞子女:“一定做到,并传之叶氏子孙供祀不绝。”王廷表:“也包括我的子孙在内。”杨升庵:“好,我今天特意带上罪服,了塑一个认罪服罪的滇海囚像。”说得大家都笑了。叶瑞:“听说嫂夫人有喜了,杨氏子孙也在内。”杨升庵和周氏点头默认。杨升庵换上罪服,坐在中间,精力充沛,风趣横生,神态坦然,左边叶瑞,右边王廷表,塑匠为之塑像。四百七十年后的今天,人们尚可目睹三人风采。

 

第二十八集  状元公讥讽钦差

 

1.清湘溪碧峣精舍

昆明高峣靠西山一带,有一股飞泉,像游龙似的从山头飞腾而下,真泻滇池。两岸青峰对峙,松竹掩映,山花烂漫。一年四季天光云影,变幻莫测。当地人把这里叫做“清湘溪”。杨状元的“碧峣精舍”就座落在这里。

杨升庵正在碧精舍书房写诗,他边写边朗读:“《高峣晓发过滇》碧鸡关头日上霞,高峣海色分人家。茭塘眠柳犹藏鸦,双双柔橹声哑哑。般尾凤轻浪不花,转眼已届滇之涯。”

李大伯来报:“杨士云进士到。”杨升庵连忙出大门迎接,进书房坐下说:“士云兄,你的大作《黑水集》、《郡大计》、《皇极解》极《杨宏山先生存稿》十二卷我均已拜读。我非常便服你急流勇退,高尚其志的情操。今有《寄杨宏山都谏》一诗赠你:倦意已还飞鸟外,归心远在急流间,……仙郎高议留青锁,学士新诗满碧山。”杨士云听后非常激动,更增了对升庵的气节和文章的敬意,挥笔写下“奉和次韵升庵太史杜赠:会伏青蒲地上冠,久虚结盖殿东班。直从贾董敷陈后,未数王杨伯仲间。”边写边念民,写完后杨士云说:“京师派了一个钦差大臣来滇考察民情,他是我当年在京作工科经事时的一位好友,我邀请他和你到我家里来作客,实

 

标签: 原创影视文学剧本(886)
--------------------
刘先觉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勒布朗·詹姆斯

54名成员314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