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8毫米栏目电影>>8毫米栏目电影剧本--《完璧归赵》(剧本与视频参照)

8毫米栏目电影剧本--《完璧归赵》(剧本与视频参照)

加入收藏

2009-4-15 9:46:22

  给大家分享我们拍摄好的一个剧本,大家可以看完剧本后在欣赏一下成片,这样也有助于大家了解8毫米栏目电影。《完璧归赵》收看地址:http://you.video.sina.com.cn/b/18801612-1358845842.html
8毫米栏目电影剧本——《完璧归赵》
——谭文
人物简介:
1 许悲鸿:男,30岁,广东口音,落魄画师。大胡子、长发,有点娘娘腔。
2 老纪:男,50岁,河南口音,白天收废品,晚上偷东西。是个“歪脖”。
3 憨子(老纪外甥):男,25岁,河南口音,骗子。
4 大成(憨子同伙):男,25岁,东北口音,骗子。
5 玉米男:男,30岁,山东腔,便衣警察。以卖玉米做幌子。
6 古董店老板(许悲鸿弟弟):男,28岁,京腔,幽默。
 
故事梗概:
以画“驴”为生的落魄画师许悲鸿因拖欠房租被女房东扫地出门。巧遇收废品的老纪,老纪无意中发现许悲鸿有块“宝玉”,心生贪念。说自己叫“纪施雨”,外号“赛宋江”,顾假意收留许悲鸿。
夜里,老纪偷煤炉被憨子和大成扣了一头尿泥,一顿好打。冲干净老纪脸上的尿泥,憨子才认出是三舅——老纪。三人打算偷许悲鸿的“宝玉”。
天桥上,憨子和大成用在尿泥里泡了一个月的假古董做诱饵行骗,一眼镜妇女差点上套,却被许悲鸿搅黄。乔装卖玉米的便衣警察抓现行的计划落空。憨子和大成欲对许悲鸿下黑手,老纪赶来解围。
老纪、憨子、大成三人请许悲鸿喝酒,许悲鸿假装喝醉。三人想借许悲鸿酒醉之际偷走“宝玉”。许悲鸿假装梦游借机教训了他们三人。
老纪逼许悲鸿交房租。无奈,许悲鸿与老纪来到一家古董店卖玉。古董店老板出价2万。许悲鸿没有卖他的“宝玉”。
偷不来就敲诈,老纪、憨子、大成三人威逼许悲鸿交出宝玉滚蛋,许悲鸿佯装摔玉。三人只好凑了一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块买下“宝玉”。
树林里,老纪、憨子、大成三人欲以暴力抢回他们的钱,不料许悲鸿不光会画驴,还是个武术高手。三人被许悲鸿打败落荒而逃。
老纪、憨子、大成三人拿着“宝玉”来到古董店,老板却只出10块钱。三人不解,许悲鸿从屏风后走出来,他已经理了短发,刮了胡须。憨子恍然大悟,一年前他正是用这块所谓的宝玉骗了许悲鸿2000块钱。如今完璧归赵,自食恶果。
原来古董店老板是许悲鸿的弟弟。上次卖玉是二人设的局。
老纪、憨子、大成三人在天桥上再次行骗,眼镜妇女中套。便衣警察玉米男终于抓了骗子的现行,将其绳之以法。
 
正文:
 简易楼 日 外
    街上很热闹,一栋简易楼门口。
    “咣当”一声门被撞开。女房东手里拿着半截黄瓜把许悲鸿推出门外。
许悲鸿脖子上挂着两个纸袋,纸袋里装着许多画轴,他左手拎一行李包,右手拎一蛇皮袋,蛇皮袋开着口,里面是锅碗瓢盆等杂物。许悲鸿累得满头大汗。
女房东:(用力一推许悲鸿)滚!
许悲鸿:(放下行李包和蛇皮袋)再商量一下啦,老板娘!
旁边围过来几个看热闹的。
女房东:没商量!(咬一口黄瓜,双手叉腰挡在门口)
许悲鸿:(拖着胸前画,可怜巴巴)我的画卖出去第一时间交房租,通融一下啦!
女房东:哼!(咀嚼黄瓜)谁瞎了眼了买你的破画,你以为你是谁呀?
许悲鸿:我是许悲鸿啦!
女房东:(冷笑)蒙谁呢?徐悲鸿早就见达芬奇去了!呸……(啐出黄瓜)
许悲鸿:(着急)我不是画马的那个徐悲鸿,我是画驴的许悲鸿啦!
围观的群众笑。
女房东:(气愤)我管你画马还是画驴!(指许悲鸿)你趁早儿给我滚蛋!(哐地关上门)
许悲鸿:(啪啪打门)我的孩子【鞋子】……我的孩子【鞋子】还在里面!
群众甲:过分啊!把人家的孩子都扣下了!
群众乙:嗯,就是!
门开了,女房东露出脑袋,怒气冲天地瞪着许悲鸿。
女房东:(嘴里含着黄瓜渣)欠我半个月的房钱,我还没怎么着呢!一双破鞋,你喊什么喊!
许悲鸿:那是我的亲孩子【新鞋子】啦!
女房东恶狠狠地把一只没有盖子的鞋盒扔出来。
鞋盒砸倒了蛇皮袋,锅碗瓢盆“哗啦”撒了一地,鞋盒倒扣在地上。
女房东“哐”地把门紧紧关上。
群众甲:哎,哥们儿,你的孩子呐?
许悲鸿:(翻过鞋盒,露出一双新皮鞋)这就是我的亲孩子【新鞋子】啦!
群众们一片唏嘘声,悻悻地走开。
喇叭由远而近的画外音:(河南腔)高价回收旧电器、旧手机,收废品,收破烂儿……
许悲鸿摘下脖子里的纸袋,蹲下收拾锅碗瓢盆等杂物。
老纪蹬着板车过来,停到许悲鸿跟前。
老纪:废品,卖吗?
许悲鸿:(没好气)这哪里是废品?
许悲鸿一提蛇皮袋,“哗啦”漏了,锅碗瓢盆又撒了一地。一块碧绿的玉漏出来。
老纪嘿嘿一笑,蹬车往前走。
许悲鸿:(生气地踢一脚蛇皮袋)回来啦!卖给你啦!
老纪关掉喇叭,下车把蛇皮袋连同杂物扔到车上。
许悲鸿捡起那块玉拿在手上。
老纪:(递出一块钱)给你个感情价儿!
许悲鸿:(接过一块钱愕然)有没有搞错!一块钱?你不是高价回收的吗?
老纪:(撇嘴)咦!就这破烂儿!还咋高哩?
许悲鸿:(用玉指老纪)太黑了吧!我刚刚被房东赶出来耶!
    老纪夺过许悲鸿手里的玉,眼前一亮。对着太阳照,又翻来覆去的仔细观看。
许悲鸿:看什么!一个纪念品啦!
老纪:(上前一步,盯着许悲鸿)卖给我?
许悲鸿:(夺过玉)不卖啦!
老纪:(掏出一百块钱)一百块,给我留个纪念!
许悲鸿:(笑着摇了摇头)我是不会卖的啦!
    许悲鸿把玉揣进怀里,去拿车上的杂物。
老纪:(眼珠一转,上前拦住)一百块买这些破烂儿,朋友价!(递出一百块钱)
许悲鸿:(接过钱笑了)这才是高价回收嘛!
老纪:(满脸堆笑握住许悲鸿的手)我是个老粗,最爱交往像你这样的搞艺术的朋友。咦!你看看,这一头长发多飘逸呀!
    许悲鸿一头乱发。
许悲鸿:(忍俊不禁)还飘逸?我已经半个月没有洗头啦!
老纪:(一拍许悲鸿的肩膀)走,上我那儿去住!
许悲鸿:那怎么好意思啦!
老纪:(把许悲鸿的大包扔到车上)我叫纪施雨,人送外号“赛宋江”。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我的英雄本色!
许悲鸿:(犹豫一会儿)我的画卖出去再给你房钱,怎么样啦?
老纪:(一挥手)上车!
    许悲鸿坐在板车上,老纪起劲的蹬起车,得意的哼起河南坠子,板车远去……
喇叭由近而远的画外音:(河南腔)高价回收旧电器、旧手机,收废品,收破烂儿……
 憨子家 夜 内
    一间平房里,憨子和大成望着桌上的一桶泥巴奸笑。大成把手伸进泥巴里拉出一个南瓜大小的东西,上面沾满了泥巴。憨子伸手抹掉泥巴,露出一个石雕的轮廓——一只大乌龟背上驼着个弥勒佛和许多小乌龟。
大成:(闻闻石雕表情难堪)真臭!这是人尿吗?
憨子:咦!你这龟孙!我的尿就不是人尿啦?你又不是没尿过!
大成:这老乌龟在咱俩的尿泥里泡了一个月,还真改版了,(托起石雕)谁敢说它不是古董!
憨子:(斜眼看大成)咦!一个月的尿臭能白闻了?
大成:你小子这个馊招还挺好使的。(把石雕放在桌上)
憨子:(侧耳听外面)嘘……
大成:(把手上的尿泥抹在憨子脸上)你又有尿儿了?
憨子:(一瞪眼,压低声音)有贼!
    二人蹑手蹑脚走到门口,轻轻打开一条门缝。
    一个黑影歪着脖子吃力的端着一个三眼的煤炉子,哼哧哼哧地走。
憨子:(咬牙,小声)咱的尿泥有销路啦!
    大成转身去拿尿泥。
 憨子家 夜 外
    憨子蹑手蹑脚的走出屋门,走到那人背后。
憨子:(河南腔英语)may i help you?别累着你!
    那人站住,点点头。忽然“啊”了一声,扔下煤炉就跑。
憨子:(紧追)你个龟孙!偷到爷爷头上来了!
    憨子一脚把那人踹倒,那人挣扎着坐起来。
    大成把那桶尿泥整个扣在那人头上。
大成:尝尝俺哥俩的尿泥吧!嘿嘿……敢偷我们,活腻歪了!
    那人头上戴着铁桶哼哼唧唧地挣扎着刚要把铁桶拿下来,大成又一脚给踹下去。        如此反复几次,那人戴着桶咣当倒地。
 憨子家 夜 内
    那人躺在地上,满头是泥,辩不出相貌。
    大成把一桶凉水浇在那人脸上。那人啊了一声坐起来——是老纪。
    憨子张大嘴巴楞住了。
老纪:(站起来抽憨子一个嘴巴)我是你三舅!
大成:(一脚把老纪踹倒)我他妈还是你三姥爷呢!
憨子:(一脚把大成踹倒)你娘啊,他真是我三舅!(扶起老纪)三舅……
老纪:(又抽了憨子一个嘴巴)外甥打舅,反了天了!
憨子:(摸着脸)天老黑的,咋看得清是你呀?
老纪:(指着自己的歪脖)我这个造型,这世界上还能找到几个?
大成:(爬起来,掏出烟递给老纪)三舅,抽烟!
老纪:(点着烟)憨子,你啥时候来的北京?
憨子:去年就来了。(指大成)这是我的东北铁子大成。
老纪:你们弄啥哩?
    大成一指桌上带泥巴的石雕。
老纪:(冷笑)就这,小儿科。
大成:(殷勤地笑)三舅给俺们指条明路呗!
老纪:(得意地拍拍胸脯)要玩,咱就玩真玩意儿!
憨子:(擦脸上的尿泥)哪有那么多真的?
老纪嘿嘿地笑了。
 老纪家 夜 内
老纪家里很乱,到处是杂七杂八的废品。许悲鸿捏着鼻子从床下拎出几双臭袜子扔进水盆里,皱着眉咂咂嘴。
 街上 夜 外
一户人家窗台上放着两个南瓜。
老纪左右瞅瞅。四下没人。
老纪:(自语)贼不走空,走空不吉利!(把南瓜踹进怀里就走)
 七 老纪家 夜 内
房间已经收拾干净。许悲鸿嘴里叼着烟,站在画板前画驴。
老纪推门进来,一身泥巴。
许悲鸿:(扭头一看)怎么搞的?
老纪:奶奶的,掉阴沟里了!(掏出两个南瓜扔到一边)
许悲鸿:(惊呀)阴沟里长南瓜?
老纪:嘿嘿……咦!(指着画)这驴画的可好,就是跟马不一样!
 天桥上 日 外
    三俩行人往来。
    许悲鸿在天桥上来回蹀躞,前后各挂两张画——驴。脚下放着包,包里都是画轴。
许悲鸿:卖驴!徐悲鸿画马,我画驴啦!
    一个男人端着一口盛满热气腾腾的玉米的铝锅走过去,许悲鸿上前拉住他手臂。
许悲鸿:先生,用我的“驴子”换你的玉米,可以吗?
玉米男:(把锅放下,拿两个玉米塞到许悲鸿手里。山东腔)随便吃,换什么!
许悲鸿:(拿一张画展开递给玉米男)留个纪念啦!
玉米男:(看着画自语)这是草驴【母驴】,还是叫驴【公驴】?(把画铺在地上一屁股做下去叫卖)玉米,新鲜出炉的山东大玉米……
许悲鸿:(诧异)啊?(叹口气)
    农民工打扮的憨子拎着一个塑料袋子上桥。他左右看看,一屁股做到许悲鸿的包旁边,打开袋子,里面是沾满泥巴的石雕。
    许悲鸿盯着憨子的脸,停下叫卖,睁大眼睛。
(场景闪回) 闹市街边 日 外
    农民工打扮的憨子手里拎着一块沾满泥巴的玉叫卖……
(场景返回天桥上)
    许悲鸿怒视着憨子咬紧牙关。憨子垂下头打开一张北京地图看。
几个人围住憨子,对石雕指手画脚。
有个戴眼镜的妇女蹲下,拿起石雕仔细观看。
眼睛妇女:这是什么东西?挺艺术的。
憨子:(搓手上的泥巴)不知道。工地上挖出来的。
群众甲:这要是古董就值老鼻子钱了!
许悲鸿啃着玉米凑过来很不屑地看着憨子。
大成一身西装革履,夹小包,戴眼镜走来停下观看。
    玉米男也挤进人群观看。
眼睛妇女:(摘下眼镜)小伙子,卖多少钱?
憨子:(腼腆)2000块钱。
眼睛妇女:哟!我还寻思着花百儿八十的回去哄孩子玩呢!(起身要走)
憨子:(站起来)人家说这是古董!
眼睛妇女:(戴上眼镜)那你干嘛不去古董店卖啊?
憨子:(装可怜)我等钱用啊!我三舅的脖子让驴踢了,不治就歪脖一辈子了!反正是捡来的,给2000就卖了。
    眼睛妇女又蹲下,要拿石雕……
大成:(急忙上前拿起石雕)我楼一眼!
    大成煞有其事地翻来覆去仔细看,敲敲,听听,还用打火机烤烤。
憨子:(不耐烦)不买就放下!你弄啥哩?
大成:(突然一拍大腿)哎呀!(把石雕放进塑料袋里系好)这东西我买了。(掏钱)
许悲鸿:(冷笑)我用我脚上的鸡眼都能看出这是个赝品的啦!
大成:(冲许悲鸿一瞪眼)哪来你这个多嘴的驴啊!(指着自己的鼻子)鄙人在文物局工作!哼……
憨子:你到底买不买啊?
大成:当然买了!(数钱)哟!兄弟,我就一千七了!(把钱递给憨子,伸手拿起石雕)
憨子:(没接钱,按住大成的手,夺过石雕)2000块钱,少一分,这钱还是你的!
大成:(掏出一张银行卡)要不这样,你带着东西跟我一起去银行取钱,怎么样?
憨子:(撇嘴)不去,这年头骗子太多了!不敢信!
大成:嘿,你这人!(指着憨子)
憨子:没钱你就别买!
眼睛妇女:我有2000,我要!(掏钱)
大成:(急了)不行!我买了,我这就去取钱。(转身要走)
    许悲鸿哈哈大笑。众人都看他。
许悲鸿:这位大姐,(用玉米芯之石雕)这东西一定是假的!我敢打包票。
眼睛妇女:(掏钱)你这个卖驴的,懂什么呀!
大成:(揪住许悲鸿的脖领子)别跟我得瑟!你没钱买,也不想让别人买呀?
许悲鸿:(推开大成)谁说我没钱?我出一万!
大成:(一拍巴掌)好,你真能拿出一万,我就让给你。哼!我就不信了!
憨子:(指着许悲鸿)你把钱拿出来就卖给你。
许悲鸿:钱,我当然会拿出来的啦。(啃第二个玉米)不过……(指指周围的人)
憨子:(抱拳)各位老乡散一散,这东西卖给这个卖驴的了。
    众人都离开。玉米男远远地站着看。
眼睛妇女:(给许悲鸿一个白眼)切!捣什么乱啊?(悻悻离开)
大成:我留下做个证人!
    许悲鸿从包里取出一个报纸包递给憨子,拿起石雕。
    憨子欣喜若狂的拆报纸。许悲鸿举起石雕哐一声砸在地上,石雕碎了。
    憨子和大成一惊。
    报纸打开了,里面是一叠冥币。
    憨子生气的把冥币扔向许悲鸿,冥币洒落一地。
憨子:(气急败坏)你个龟孙!(打掉许悲鸿手里的玉米)
许悲鸿:(捡起玉米揣兜里)一万块,一分都不少的啦!
大成:(掏出水果刀比划)整事儿是吧,老子捅了你!
许悲鸿:(冷笑)我就知道你们是一伙的!
憨子:给他放血!
    大成一刀刺向许悲鸿的前胸。许悲鸿大吃一惊。
    大成拿刀的手被一只大手抓住,刀尖刚好碰到许悲鸿的衣服。
    大成和憨子扭头,是老纪。
憨子:(急)三舅,龟孙儿挡我们的财路!
老纪:(一瞪眼)啥财路!不就一块破石头吗?
大成:刚才有个女的差点就上钩了,(刀指许悲鸿)都是这小子……
老纪:(严厉)把刀收起来!我最看不惯你们这些玩盗版的人。(满脸堆笑)看看人家,人家是艺术家,他那块玉才是真玩意哩!(拍拍许悲鸿的肩膀)这是我兄弟许悲鸿,你俩得喊舅。
憨子:(满脸堆笑握住许悲鸿的手)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我的乖乖!
大成:(满脸堆笑握住许悲鸿的手)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啊!
许悲鸿:(笑一笑)我只是个画驴的!
憨子:(摸着脑袋)许画家,咱们好像在哪见过呀?
许悲鸿:是吗?我们有缘的啦!
老纪:(一推憨子)少在这儿套磁!走!你俩请许兄弟喝酒去!
    四人下天桥。玉米男在天桥上皱着眉一跺脚。
 饭店 夜 内
    洗手间里,许悲鸿掏出玉,用刻刀在玉的背面迅速的刻了个四方的小章,又刻了四个篆体的字,然后在胸前搓了一团泥巴捻在上面。
    包间里,老纪、憨子、大成三人坐在圆桌前脑袋凑到一块。
老纪:(压低声音)先灌醉他再说!
憨子和大成:(异口同声)中!
    洗手间里,许悲鸿用打火机烤了烤字里的泥巴,微笑着对着灯光举上去。
    包间里,老纪把对着灯光举起的玉放下。许悲鸿已经坐在对面。
老纪:(搓手)又透,又亮,又光泽。好玉呀!真是他娘的好玉!
大成:(把玉拿在手上)碧玉恒久远,一块永流传。(不停点头)
憨子:(接过玉看了半天)咋跟我以前倒腾的那些玉长的一个样呢?
老纪和大成:(拍一下憨子的头,异口同声)这是正版!
许悲鸿:(夺过玉揣起来)这是我祖传的宝贝,能让你摸一下已经是莫大的福气了!哼!
老纪:(冲门外喊)点菜!来俩硬菜!
大成:(高叫)来一吨啤酒!
十 老纪家 夜 内
    大成和憨子架着醉醺醺的许悲鸿的两个胳膊,老纪架着两条腿进门。
许悲鸿:(睁开一只眼,嘴里吐出白沫)喝……再来一吨啤酒……
    三人把许悲鸿扔在床上,互相使了个眼色。
    憨子轻轻把手伸进许悲鸿的怀里摸索。
许悲鸿:(突然打憨子一拳,迷迷糊糊的)醉拳!
憨子的眼圈黑了。
老纪冲大成使了个眼色。
    大成蹲下身子把手伸进许悲鸿的怀里摸索。
许悲鸿:(突然横扫一拳打在大成的脸上,嘴里嘟哝着)十字拳!
    大成的眼圈也黑了。
    许悲鸿轻轻起了鼾声。
    大成和憨子按住两手,老纪掏许悲鸿的口袋。
许悲鸿:(飞起一脚踢向老纪)无影脚!
    老纪一个趔趄。许悲鸿一骨碌坐起来梦游,嘴里胡乱嘟哝着,摸索着走到他的行李包跟前。
    三人慌忙蹲下身子躲起来。
    许悲鸿把包里的三个老鼠夹子支起来,然后熄了灯,重重的倒在床上,一会就打起了呼噜。
    三人蹑手蹑脚的来的行李包跟前,三人把手伸进包里摸索。
三人异口同声:啊!!!
    灯亮了,许悲鸿站在他们面前揉着眼睛。三人手上都夹着老鼠夹子。
许悲鸿:(打着哈欠)发生什么事了?
老纪:(摘下老鼠夹子)有……有耗子。
    大成和憨子扔掉老鼠夹子,傻笑着望着许悲鸿。
许悲鸿又趴在床上打起了呼噜,睁开一只眼睛偷笑。
十一 老纪家  日 内
许悲鸿和老纪坐在桌前啃馒头,桌上只有一碟花生米。
老纪:唉!这阵子我手头挺紧张,你都搁这儿住了一个月啦!兄弟,是不是……(手做捻钱动作)
许悲鸿:我哪里有钱嘛,老兄!(咬一口馒头)
老纪:(放下馒头)你不是有块玉吗?送给老哥留个纪念,呵呵……你随便住,住到2046年都中!咋样?
许悲鸿:(噎得不停打嗝)嗝……那是我的传家宝耶!嗝……
老纪:(阴沉着脸)做人要大方!何况,你在我这里白吃白住一个月了!总要有个交代。
许悲鸿:(喝一口水)这宝玉很值钱的!嗝……(啃馒头)
老纪:那咱就先到古董店估一估价钱!
许悲鸿打一个喷嚏。喷了老纪一脸馒头渣,老纪张无可奈何地张着嘴巴。许悲鸿忍俊不禁。
十二 古董店 日 内
    许悲鸿和老纪进屋。店老板戴着金丝眼镜,文质彬彬的。
老板:您二位是买啊还是卖啊?
许悲鸿:(递过玉)这个值多少钱?
    老板双手接过玉,仔细观看,又拿起放大镜举高了看。
    许悲鸿和老纪聚精会神的看着老板。
老板:(忽然一拍柜台)好玉……
    许悲鸿和老纪吓了一跳。
老板:(笑了笑)好玉嘛!还算不上,倒也值点钱。一万块钱,这玉我收了!
    老纪眼前一亮。
    许悲鸿夺过玉扭头就要走,老板赶忙出柜台上前拦住。
老纪:(一捅许悲鸿)别卖!
老板:(微笑)请留步,好商量,好商量。
许悲鸿:东西你已经看过了,值多少钱你最清楚。不要在这里乱开价钱啦!
老板:(咬咬牙,用手比划“二”)两万,这价可是已经到了放血的份上了!
    老纪张大嘴巴望着老板。
许悲鸿:(冷笑)你最少还有十倍的利润空间啦!(出门)
老纪:(跟在后头)这个老板不实在!
    二人走远。
老板:(站在店门口着急地招手)哎,再商量商量!
许悲鸿冲老板摇了摇头上了板车。
十三 老纪家 日 内
老纪嘴里叼烟坐在桌前,憨子和大成虎视眈眈地站在老纪身后。许悲鸿坐在对面。
老纪:(划拉着算盘冷笑)住宿费一万!生活费一万。一共两万,正好是你的玉钱。嘿嘿……卖驴的,我这个人最讲民主,给你两条路……(打响指)
大成:一,把玉留下滚蛋。
憨子:二,滚蛋之前把玉留下!
许悲鸿:(惶恐地站起)敲诈!(指老纪)你……你不是说你是“及时雨”的吗?
老纪:(哈哈大笑突然停下黑着脸)咦!你真笨。别忘了,宋江可是个贼头!(把一把水果刀插在桌子上)我们是势在必得!
大成:(恶狠狠)痛快点!
憨子:(恶狠狠)麻利些!
许悲鸿:(掏出玉高高举起,冷笑)你们玩阴的!我毁了它!(做摔玉动作)
老纪:(慌忙站起)别……(满脸堆笑)我跟你开个小玩笑,老弟!
许悲鸿:(长叹一声)如果你们有诚意,两万快卖给你们啦!何必玩这种小伎俩呢?
三人转回头脑袋凑一块,互相耳语几句,最后点点头,转过身笑容满面。
老纪:(一拍桌子)成交!(转身一推憨子和大成)赶快去凑钱!
十四 公园 日 外
    许悲鸿、老纪、憨子、大成四人围坐石桌。
老纪:(把一堆零钱放到许悲鸿面前)这是俺三个人的全部家底,一万九千九百九十九。
许悲鸿:(收钱)差一块钱蛮好的嘛!如果凡事太完美就很容易不真实!(把玉放在桌上哈哈大笑)
许悲鸿大摇大摆地走了。
    三人抢玉。最后老纪抓在手上。
老纪:(生气)抢啥哩!(一本正经)我们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严格按照股份比例分红。
    三人奸笑。
十五 树林 日 外
许悲鸿拎着画轴,背着行李包走来。一群乌鸦飞过,“呱呱”地叫。
忽然,从树上跳下两个人挡住去路。头戴面罩,一黑一白。手持水果刀。
    许悲鸿吃了一惊,转身,一个带红色面罩的手持水果刀挡住后路。
黑面罩:呔!此路是我开!
白面罩:此树是我栽!
    许悲鸿的画轴掉地。
黑面罩:要从从处过!
白面罩:留下买路财!
    许悲鸿的行李包掉地。
黑面罩:牙嘣半个说不字。
白面罩:(晃动水果刀)你来看……
    许悲鸿忽然迅速出腿左右开弓把二人踢到在地。扯下面罩,是大成和憨子。
许悲鸿:(嘲笑)学人家打劫,也要有一身好功夫才行啊!(摆黄飞鸿造型)
红面罩:(用水果刀顶住许悲鸿的后心)把钱交出来!
    许悲鸿迅速转身一拳把红面罩打趴下。扯下面罩,是老纪。
老纪:(站起来拍拍屁股)咦!你个画驴的咋有这么好的身手哩?
憨子:(带哭腔)你……你到底弄啥的?
许悲鸿:我不只是个画驴的,忘了告诉你们了,我还是黄飞鸿的第八代传人(冷笑)
    三人倒吸口冷气晕倒。
许悲鸿:(捡起画轴)不要装死啦!还不快滚!
    三人爬起来落荒而逃。
十六 古董店 日 内
    老纪、憨子和大成三人站在柜台前,老板手拿着那块玉哈哈大笑。
老板:(笑罢表情严肃)十块钱!
老纪:弄啥?弄啥?(瞪大眼睛)
憨子:(拍柜台)你弄错了吧!
大成:(指老板)别整事儿,啊!
老板:(冷笑)十块钱已经是安慰价儿了!(把玉扔在柜台上)
老纪:你放屁!(抓住老板的脖子)这块宝玉至少值二十万哩!
老板:(推开老纪)我给你们找个专家来鉴定鉴定。
大成:少给我整事,这年头专家的话也没谱!
老板:呵呵……这个专家是你们的老朋友。(扭头冲屏风后)哥,出来吧!
    许悲鸿微笑着从屏风后走出来。他已经理成短发,剃光胡须。
大成:嗬,这造型帅多了!
憨子:(指着许悲鸿激动起来)你……
老纪:咦!你来的正好,龟孙儿就给十块钱!你给评评理!
许悲鸿:(阴着脸)哼!给十块就对了。憨子,你仔细看看这块玉,不觉得眼熟吗?
憨子:(抓过玉仔细地看,突然指着许悲鸿大叫)你……你就是一年前那个买玉的!乖乖!我的亲娘呀!(拍打前胸)
许悲鸿:再看看玉的背面,那四个字你认识吗?
憨子:(拿过放大镜看玉的背面)完—璧—归—赵。我的乖乖!(一屁股坐在地上)
十七 (闪回) 闹市街边     
    农民工打扮的憨子手里拎着一块沾满泥巴的玉叫卖……
    留短发没有胡须的许悲鸿掏出钱买玉。
十八 古董店 日 内
许悲鸿:(一拍柜台)这一年来我续发留须时刻提醒自己一定要把这块玉还给你,老天有眼,现在终于完璧归赵!
憨子:(爬起来,带哭腔)报警吧!
    老纪狠狠抽了憨子一巴掌。
大成:(跺着脚)跟……跟他拼了!
    老纪狠狠踹大成一脚。
老纪:(冲许悲鸿一抱拳)完璧归赵,(双手竖起大拇指,咬着牙)高!
    三人垂头丧气地出门。
老板:(轻打一拳许悲鸿的前胸)哥,来北京一年多干嘛不找我呢?
许悲鸿:我开画店的时候自然会找你的啦,(咯咯笑)现在——是时候了!
    老板和许悲鸿开怀大笑。
十六 天桥上 日 外
    农民工打扮的憨子坐在天桥上手里托着沾满泥巴的玉。周围围了许多人,老纪、大成、玉米男、眼睛妇女都在其中。
老纪:(喊)我出2000!
大成:(大喊)我出3000!
老纪:(冲大成挺起肚子)8000!
大成:(挺起肚子顶住老纪)一……一万!
眼睛妇女:(把二人分开)别争了,我出两万!
憨子:(打一个响指)成交!
    眼睛妇女付完钱拿着玉要走。玉米男上前拉住眼睛妇女。
玉米男:(一本正经)大姐你受骗了!这伙骗子,我跟了俩月了,今儿总算是抓了现行了!(掏出手枪比划三人)举起手来!我是警察。
    三人高高举起手,垂头丧气。
玉米男:(干咳一声)你们可以不说话,但你们所说的将在法庭上……
眼睛妇女:(挥起包狠狠打在玉米男的头上)强烈抗议陈词滥调!
玉米男:(摸摸脑袋笑了)好,来点新鲜的。今晚的八毫米电影到此结束。谢谢欣赏!
剧终。
 
 
 
 
 
 
 
 
 
 
 
 
 
 
 
 
 
 
 
 
 
 
 
 
 

标签: 8毫米栏目电影(3) 完璧归赵(1)
--------------------
8毫米栏目电影,一年拍摄200部电视电影,目前已在53加电视台播出,欢迎您的参与。www.btys.org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8毫米栏目电影

29名成员5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