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銀河百慕大★絕世好B>>独家对话岳松:不能像懦夫一样才拍《超级保镖》

独家对话岳松:不能像懦夫一样才拍《超级保镖》

加入收藏

2016-6-29 2:15:43


 随着《街头之王》《风雪武者》《超级保镖》等动作电影的热映,身兼导演、主演、武打设计为一身的岳松,人气陡然猛增,成为新一代武打明星。此番,岳松声称自己对功夫片格外痴迷,曾经把60年代到2000年以后的所有功夫片动作片都看了。


    这部即将于715日热映的功夫大片《超级保镖》被誉为“20年最狠的功夫电影。究竟有何奥秘?岳松也在宣传期间,特别接受了笔者的访问。他一边畅谈对动作电影的梦想,一边透露自己拍戏的艰辛,如何拍戏险些瞎了眼,如何借钱拍摄动作片,以及今后的电影目标……


 

    想拍最真实、零威的动作片

    释凡:最初如何走向电影道路?

    岳松:我其实以前在英国开了一段时间武馆,那时候一直被全世界各国武术人挑衅。我觉得作为中国人就想开一个武馆怎么那么难啊!为什么有人挑衅你?因为他们觉得你的功夫是花拳绣腿,我就纳闷李小龙不是告诉全世界中国功夫厉害了吗?可是后来,我就慢慢觉得可能是电影带来的。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我去英国DVD商场,就找不到功夫片,我就说功夫片为何这么牛逼,怎么没有?后来发现他们把80%的功夫片、武侠片都归为科幻类的。尤其我们开武馆的,去传播中国功夫与武术,影响力太慢了。那时候,就有一部电影叫《拳霸》,它上映后对中国冲击力不大,但对全世界影响力非常大。然后我在伦敦,已经所有人都开始学习泰拳了,基本没人学空手道、武术、柔术了,这对我冲击很大了。我觉得是不是也要拍摄中国片,来弘扬中国武术。我本身也是功夫片非常狂热,可以一部功夫片一个星期看好几次。


     有一次我带黑人学生去看当时流行的中国功夫片,有一个人在高台打穿木板,打到另一个人。当时我就看一个学生在咯咯笑,我就觉得特别不尊重我们。就问他为什么笑,他说太假了,说你们这么能打,为什么没有一个百米冠军,为什么没有一个世界级拳王,各种质问让你觉得回答不了。那我觉得如果有机会,给人拍这种功夫片,我也希望拍真实的。其实我最早希望拍一些完全没有威亚的功夫片,但是《超级保镖》你也看到了,还是有一些威亚的东西,归根到底还是题材和故事决定的。《超级保镖》不是一个单纯功夫片,我试图尝试在做一种功夫片元素为主的超级英雄电影。当然我们的制作,我们的工业化,包括我个人的能力,都十分有限。可能最终做出来,大家感觉不到那个样子,但那是我的一个方向。我也努力去尝试,努力去改变,成功与失败我也不知道,但可能对功夫片类型有一个启发。


《街头之王》海报

 

《风雪武者》海报

   释凡:为何选择拍《街头之王》《风雪武者》这两部作品?

   岳松:因为我08年回国时候,我觉得自己可以为中国功夫片做点什么,结果拍《街头之王》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不行。我觉得自己性格,包括自己在这个圈子里一些人脉与关系,就觉得自己混不了这个圈子。那时候我就准备不再做电影了,不再做电影又想出国去开武馆,或者做其它东西,那段时间我人生很绝望。突然有一天晚上,我就想如果这么走了甘心吗?我就特别不甘心,那时候我说做一个小片子吧,就借了一笔钱,压力很大,拍得很粗糙。有很多很多问题。可能是我能力有限,当时《街头之王》各个方面有各种问题,我当时就说拍完《街头之王》自己电影生涯就终结了,但是后来还是拍了《风雪武者》,然后这么多年一直坚持。这条路走来一直很难,我多少次想放弃,但是最终还是坚持下来了。

 

    不能像懦夫一样才拍《超级保镖》

    释凡:您拍戏这么多年的资金来源能透露一下吗?

    岳松:《街头之王》资金来源就不说了,《超级保镖》最初是来源是我拍了《风雪武者》,这片子对我来讲是很完整的自我表达。我不渴望在影像上做太多影像表达欲望了,我当时想去开武馆,后来就有一帮兄弟就说再试一次吧,如果你不试一次,就像一个懦夫就走了。我的好兄弟为我借了一笔启动资金,我也借了一笔钱,这是第一步。后来有一些其它片方的资金进来,就慢慢开始有了《超级保镖》这个盘子。那时我们拍功夫片,跟其它电影不一样。拍文艺片,你可能有一个很好的剧本,找一个比较不错演员,就可以拍了。你可以有钱按有钱的拍法,没钱按没钱的拍法,但动作片来讲,就必须有钱,如果你没有足够资金,什么都拍不了。正常情况下,别人拍一场文戏两分钟,两个小时就够了。我们拍两分钟,可能会两百个镜头、三百个镜头剪辑,也可能会拍一周。如果换大明星去拍,他们可能会拍更久,所以我们要拍的东西是有质量的,那可能就得需要足够的拍摄周期、制作费。

 

《超级保镖》阵容版海报

    释凡:释彦能与邹兆龙如何加盟《超级保镖》?

    岳松:我跟释彦能师傅一直在网上都有联系,大家都是重英雄惜英雄。我一直觉得《金刚王》对他不公平,那片子可能在包装上有一点老,或者说不是很多人都喜欢这些东西。各种各样的,但我还是觉得《金刚网》在制作方面很精良,在动作方面很用心的,那样的功夫片在市场上没有任何的声音就被淹没了。他也为那片子付出了很多,然后我就找了他,就说再搞一部,我说再搞一部看看能不能拿回动作演员的尊严。他可能是被我这份真诚打动了吧,所以他参与过来演一个角色。邹兆龙是因为我这个片子里,需要一个很有气场的人,他肯定是我们的前辈。后来我觉得邹兆龙老师可能比较合适,然后我们就通过他的经纪人找到他。他读了这个剧本,对它的角色很感兴趣。因为这个角色本身是一代枭雄,对他演技有挑战的,他也比较喜欢剧本,也比较支持我们拍功夫片,就加入了进来。

 

    释凡:释彦能与邹兆龙在《超级保镖》有何精彩表现?

    岳松:我觉得他们两个表现都很出色,邹兆龙老师其实是国际级明星,拍过很多好莱坞片子,他在现场很性情,他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他不会因为你是一个青年演员就欺负你。他会跟你讲道理,包括我们拍一场戏,就一直沟通,然后他说岳松我觉得你应该这么拍,我说龙哥你说这么拍是有道理,正常情况下是这么拍是行的,但我不想拍得那么矫情,就拍得特别直接。然后,他就会觉得,原来这样也是可以,就会按照你说的拍。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年轻导演很受尊重,你告诉他你为什么想这么拍,他觉得有道理立马会做。他不会觉得我是大明星啊,我比你资历老,你一定要听我的,完全没有这种。所以在电影圈,这种一视同仁,不持强凌弱,我觉得是一个很难能可贵的品质。释彦能还是很努力地完成他的角色,一直还希望NG重来,无论是文戏还是武戏,我觉得他身上具备一个优秀的动作演员所需要具备的素养,我觉得他们还是很出色的。



    《超级保镖》险些眼瞎毁容

    释凡:《超级保镖》动作戏有何不一样的精彩?

    岳松:你想拍一个与众不同的东西靠什么?在香港那么功夫片前辈用了那么多年,把功夫片拍到了极致。你一个新人没有资源,没有资金,那你靠什么取胜?我觉得就靠扎实,我们也不是天才,但我们有热情。因为我们这个片是拍腿功,我就带着兄弟们,前三个月把全世界武打片里有腿功的动作都剪下来。如果全世界都拍了的动作,我几乎就不拍了,但人只有两条腿,你不可能所有都规避开那些被拍烂了的动作就不拍了,我要拍不一样的动作,我们剪辑了几十个小时的素材。在这种大量的武术视频、武术资料上,去创作《超级保镖》新的武打动作。当然我们还想创作一种完全不同的气质,成龙电影是疯狂加搏命,李连杰电影是飘逸加潇洒,甄子丹电影就是猛加狠,我希望自己片子里是什么呢?最终想了三点:原始、自然、有想象力!


    什么叫原始呢?我觉得格斗是一个很本能的东西。我不希望在我电影里,让人看到有任何套招的地方,你感觉他可以踢腿就踢腿,该打拳就打拳,不要有你觉得他要挡了或怎么了那样的感觉。我觉得这方面还是希望创作一种很原始,没任何套招的痕迹,编排又很自然,不流于俗套,我还是希望在动作场面上,保持一个想象力。因为观众走进电影院里,并不是希望看到一个百分百真实的东西。他还是希望看到有想象力的东西在里面,能够让观众看到不曾有过的创意与招数,我一直希望在想象力上有一些突破。

 

    释凡:《超级保镖》中,您踹车那场戏让人觉得很震撼,能谈谈过程吗?

    岳松:车那场戏还是很残酷的,为拍那场戏我把脚腕扭肿了,我当时就想拍一个够刺激的动作。就拍追车戏,我们没有找到那种糖化玻璃,我们用那种很硬很硬的玻璃,就很危险。其实我踹了好几次都没有踹开,最终我踹开了,但拍那场戏让我第一次有很大的心理压力。包括拍追逐戏,你拍这种时装动作片,有功夫片元素与超级英雄的结构,我们必须需要一场追逐戏。我们没有那么多钱,我们就在大街上进行偷拍,那车不是很专业的车,随时都可能翻车,刹车随时都可能失灵。拍那场戏是真正意义上的九死一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那么轴,就一定要拍。

 

    释凡:据说您在拍摄《超级保镖》中过程,眼睛受了重伤险些毁容?

    岳松:眼睛受伤这场戏,当时整个剧组都觉得我眼睛伤了,我也断定自己眼睛瞎了。我在车里时候,大家都很哀伤。怎么办呢?那时候我信心却很坚定,我一路走来,必须要把这个戏拍完,那我就改剧本吧,把角色改成独眼龙,就一只眼睛。最终很幸运,眼球没有问题,我缝了五针。然后,十天就拆线了,就拍别人的戏,所以你现在看许多镜头我都是侧脸,就是在那段时间里,因为我这只眼一直包着纱布。


 纽约亚洲电影节夺得”最佳动作片“


《超级保镖》受到南美影迷喜欢


    日本影迷给出二十年最狠功夫片

    释凡:如何看《超级保镖》海报上写出二十年最狠功夫片

    岳松:其实二十年最狠功夫片,好莱坞这么讲,不是说最狠,而是《超级保镖》动作是“the best!”,意思就是最好。但一部电影如果你说是最好的片,他不仅是动作好,他的服装、化妆、道具、美术、剧情、表演,都要臻于完美。当然我们还是觉得《超级保镖》还不是一部完美的电影,源于很多条件限制,包括我个人的能力。所以我后来想一想,我们不敢打“20年最强功夫片,但是后来有一个日本人看了,就说你们这是“20年最狠功夫片,我就把这个告诉宣发公司了。


    他们觉得这就是一个很好的slogan(口号),《超级保镖》是不是“20年最狠,我作为一个创作者时没有权利表达的,但是我可以说一说《超级保镖》在哪方面比较狠?首先,我们真正意义上没有去借位,我要求所有动作,不管打身上还是打脸,都需要百分百全接触,我不是希望所有演员都这样,我只是对会武术的演员做这样的要求。因为我们所有武打戏,都是交给会功夫的武打演员,不会功夫的演员,我不会让他们去做任何危险动作,我不会通过一部电影去蹂躏创伤别人。因为我们是习武之人,经常戴上拳套跟人打,经常被打休克,经常肋骨被踢断,然后我们养一养就继续打,慢慢养成了一种抗击打能力。我们动作全接触,不借位,拳拳到肉、腿腿入骨。我觉得在个人印象中,这是这些年功夫片里是很少见的。

 

    释凡:如何看《超级保镖》搞笑与剧情上有低俗的争议?

    岳松:首先,我很喜欢这个剧情,觉得每一个人对故事的好坏理解都有不一样的标准。《超级保镖》整个故事还是想讲人性,所以是一个暗黑的故事,因为很暗黑,所以在剧情处理上,有一些幽默与喜剧元素以此来冲淡暗黑的主题。《超级保镖》是一个非常完整的故事,我们也很努力去拍好每一场戏,如果大家觉得剧情上,还没有那么的满意。我觉得有两个原因,第一,我的能力有限,我们主创能力也有限。第二,武戏跟文戏比,确实有一定的落差,因为武戏对文戏冲击太大了。我觉得可能会有这两个方面的原因,从我的角度,也是想真诚表达。

 

    释凡:如何评价《超级保镖》父亲扔儿子下悬崖的争议?

    岳松:我觉得电影不管文艺片或商业片,在完成它的娱乐价值,完成它的娱乐性、商业性同时,我希望加一些人性的东西在里面。你看我的《街头之王》《风雪武者》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人性东西在里面,那我觉得父亲扔儿子,由于剧透就不说太多了。但我觉得每一个电影看完了,除了有震撼的画面,有意思的故事,包括有一些好玩台词外,每一部电影在我的价值观里要有责任留给观众以思考,我觉得《超级保镖》是做到了。

 

     释凡:您会为《超级保镖》全国跑宣传吗?

     岳松:我会全力以赴做这个事情,我虽然是一个创作者,但有责任和义务为每一个投资方的投资负责,我们会跑五十家院线,五十个城市,跑百所高校。可能会跑上四十多天,尽自己可能去宣传这个片。

 

    释凡:如果《超级保镖》票房过亿或者不如预期,您会怎么评价?

    岳松:如果票房过亿,当然很开心,能够让支持我的人,还有支持中国功夫片的人,有所回报。但票房不如预期,可能对我个人伤害比较大,人生又是一个低谷。但是没关系,有机会把这个片子在三年之中,历经各种磨难拍完,完完整整呈现在大家面前,本身对我得创作来讲,已经是一个很圆满与幸福的事情。

 


    《叶问3》买票房肯定不对

    释凡:如何看待武打片不如喜剧片、科幻片卖座的情况?

    岳松:我觉得大家想拍一些简单一点的,可以卖座的电影是好事。毕竟拍功夫片门槛很高的,因为这需要有功夫动作演员,需要功夫班底,许多人拍完之后,觉得没有8090年代好,因为有那个基础吧。但是我觉得未来功夫片和动作片一定还会创造一个很大的市场。你去看全世界市场,功夫片与动作片都有局限性,《超级保镖》也不是一个绝对意义上的功夫片,它是有功夫片元素包装的动作电影。你去看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角落,最卖座的第一名永远是动作片。我觉得中国这些年发展得特别快,各种类型的电影百花齐放,都做得很好。爱情、喜剧,甚至尝试在做科幻片,所以我觉得功夫片和动作片春天一定会来的。

 

    释凡:如何评价《叶问3》是最卖座的功夫片?

    岳松:我觉得卖得很高就很好了,一部功夫片拍摄极为艰辛,《叶问3》我也看了,拍得很好。因为叶问是一个很好的IP,有一个很好的包装,有一个很好票房,给主创和所有演员一个很好的回报吧。

 

    释凡:如何看《叶问3》买票房的事情?

    岳松:我们作为一个创作者,这种事情特别无能无力,我当然希望所有票房都是公开透明的。买票房肯定是不对的,肯定不好。它会让很多没有资本的年轻人,没有资源的年轻人,会一直处于一个社会游戏网边缘化的位置。我希望中国电影市场,大家都靠作品说话,然后如果作品受欢迎,就应该有好的票房,如果作品不够受市场欢迎,票房也应该不会太好。这样,就变成一个良性的、合理、公平的东西。


    不会像方励那样下跪,自己最适合时装动作片

    释凡:方励老师为《百鸟朝凤》下跪后,票房暴涨,您会这么做吗?

    岳松:我一定不会这么干,因为我首先很尊重方励老师这样的义举,我也知道他跪的不是自己的片子,而是别人的片子,我觉得他这种壮士断腕的精神,非常义薄云天。因为他毕竟跪的是别人的片子,是对中国非常有贡献的吴天明导演作品。对我来说,我很努力拍给观众看,但是没有一个好票房,绝对是我不够好。所以我努力变得更好,我现在拼命,如果观众不喜欢我的片子,我会更拼命,如果观众还是不喜欢我的片子,我会想办法改进自己的片子,去做得更好。如果我竭尽全力,但是最终市场还是不接受我,那只能说明不适合做电影这个行业了。

 

    释凡:有没想过去大导演作品里当主演?

    岳松:可能会很少吧。我到现在为止,并不渴望做一个明星,或者大明星。我很幸运,因为有一帮兄弟跟着我,也有自己的制作公司。希望慢慢地成为一个电影制作人,不断去制作电影,中国武打演员很多,不缺我一个。但我希望大导演可以找一些青年人去拍摄,让青年血液更多一些,我个人会把更多精力放在自己制作的电影上,有可能没有那些大导演拍那么好,制作上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中国功夫电影需要一些原创的血液和力量,我还是希望做一些原创的力量。

 

    释凡:有没想过去拍一个古装题材新片?

    岳松:我是希望后面拍一个特别想拍的时装动作片,为那个片子准备了十年,拍《超级保镖》也为拍那个片子。我其实很想拍古装片,但我的功夫倾向于时装电影,我个人也比较喜欢时装片,所以未来的几年,我都会一直拍时装动作片为主,可能古装片不会怎么去拍?

 

    释凡:许多网友与功夫迷都很期待这部片,能带给他们一句话吗?

    岳松:我是希望所有网友走进电影院去看《超级保镖》,不管你听说《超级保镖》有多好,或者《超级保镖》有多糟,都是希望去看一看《超级保镖》,给《超级保镖》一个机会,给中国功夫片一个机会。


6.8 

岳松

影评(3)

收藏(14)

岳松/Song Yue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107143/blog/7965702/
--------------------
微信公众帐号seafans-movie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3分!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銀河百慕大★絕世好B

7300名成员10359个主题

性质: 公开, 批准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