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銀河百慕大★絕世好B>>牧马女(二)

牧马女(二)

加入收藏

2016-7-25 9:53:54


      山顶上美丫睡得正香,山下的黑马镇依然忙作一团,因为那匹棕马跑得太快,以至于没有人直到它究竟把美丫带到了什么地方。于是镇上的人只能打着火把四处找寻。已是子夜时分,还是没有发现美丫的半点踪影,带头寻找美丫的镇长跟大伙说明日继续,让大家先散了歇息去吧。其实镇长心里也知道,此刻没找到美丫,怕是明日也不大可能了。

      此刻舅爷的家中却与往日并无两样,舅爷依旧在平常的时间里吃完了晚饭,吸了会儿自家做的草烟,舅妈和几个妯娌则像平日一样搓着麻将,一直待到舅爷快睡着觉。舅爷仿佛是听到了外面有些不小的动静,于是问道:“这大夜里的,究竟在做些啥?”

      舅母拿起手中的麻将牌看了下,头也不抬地说“无非是些小孩子闹呗,你快些睡吧,他们闹一会儿也该回家睡去了。”

      舅爷似乎又想起些什么:“怎么不见俊生和颜良呐”。

      “咱家俊生和美丫她哥安顿马呢,估摸着也快要收拾完了”。说罢,舅母突然楞了一下,没有继续打手里的牌。

      “美丫怎么不跟你们耍牌呢?”

      “美丫也在后面安顿马呢,你快些睡吧,我们玩完这把就散了。”

      “女孩子家,玩什么马,明日里你跟美丫娘说说,也到了相亲的年纪,别整日里跟些男娃玩。”

      说罢,舅爷不久便起了鼾声。

      舅爷家虽然养有不少马匹,房子却是只有三间屋的泥瓦房,家中的收入几乎全攒着等着给俊生娶媳妇用,舅爷说了,来年等他身体好了,就给俊生盖新房子,五间敞亮的砖瓦房。此刻,美丫一家都挤在俊生的单间里急得团团转,却又碍于舅爷的身体不能发出太大动静来,虽说舅爷身体已好了大半,却还是不能有所闪失。再说有颜良和俊生在外面招呼乡亲们找寻,也多少让美丫爹娘稍稍安下些心来,可却依然丝毫阻止不了美丫娘的眼泪。

     美丫娘跟美丫舅爷打小就是在这黑马镇长大的,自从十六岁经由媒婆介绍嫁给了美丫她爹,便嫁到了桃花岭。美丫出生后第二年,美丫娘的爹妈就相继去世了,从那以后,美丫娘就很少再回黑马镇,倒是美丫舅爷会偶尔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来桃花岭来,当然,美丫舅爷也不单纯来看妹妹,来桃花岭自然是不忘桃花岭远近闻名的桃花酒。就在去年,美丫舅爷没生病的时候来又来到桃花岭,正喝得起劲的时候,跟美丫爹提出了让美丫和俊生联姻的建议,美丫娘在一旁听到了,忙打断了他们的谈话,说道美丫年纪还小,过两年再定也不迟。

      “小什么,你在美丫这年纪都怀着颜良了。”美丫舅爷反驳道。

      “呵呵,美丫这孩子被我们惯坏了,心都玩野了,给她一两年的时间让她收收心也不迟。”美丫爹一边给舅爷敬酒,一边说道。

      说罢,又是一顿猜酒划拳,这事也就暂时没有被提。倒是舅妈跟美丫娘偶尔有说起过,美丫娘也没有拒绝,总是说会让跟美丫爹商量的。

      谁知道,舅爷在来了那一次之后,便一病不起。当天回黑马镇的路上,舅爷舅妈还有俊生驾着自家的马车,一路都还很顺畅。他们赶在日落前吃完了晚饭便匆匆上路,走在半路上的时候,许是酒喝得有点多,舅爷突然心急口渴,登时有种喉咙干裂开来的感觉,恰巧装水的瓶子又让舅爷装了些桃花酒,此时的马车上竟没有半口水可以喝。坐在马车前的俊生也是快马加鞭,希望能够快些到黑马镇。可是此时是日暮时分,马儿已经有些松懈,天色也不见明朗,要到黑马镇估摸还需要一个钟头。此刻,舅爷突然大叫起来:

      “停车!”

      俊生慌忙赶紧勒住了马匹。

      “爹,还有一个钟头我们就到了。”

      “我要喝水!我听到有水声!”

      俊生爹说罢,果然,不远处传来潺潺流水的声音,似乎还是条不小的河。只见舅爷下了马车便朝流水声奔去,俊生赶忙奔过去跟着,舅妈则独自留在马车上。

      话说,俊生跟他爹往来桃花岭也有数趟,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条河。只见这河虽不甚宽阔,水流却异常急促,或是水深的缘故,远远望去,似是一条巨大的紫青蟒蛇,走近一看,却又看不到半条鱼的影子。舅爷此刻也顾不了那么多,一路奔过去就趴在了河边,大口大口地灌着河里的清水,若不是俊生拉着,怕是他就要一头栽倒河里去了。解了渴,舅爷似乎觉得好多了,便回到马车上趁着天还没全黑,快马加鞭地赶回了黑马镇。

      约莫一周过后,舅爷像往日一样和俊生在马场里放马,突然觉得胸口憋闷,似乎有一团活物堵在喉咙里,只见舅爷大叫一声后便大口大口地往外吐血,那血倒不是鲜红,却是透着黑色的紫红,就这样吐了数口,便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之后的一年光景,舅爷都是在床上躺着,意识似乎全无,却也能够有正常人的饮食,所以气色倒也不见多差,只是话不能说,腿不能动,全然一个废人一般。方圆数十里的医生都来瞧过,却依然不见丝毫气色。为此,甚至请了些江湖术士来,帖了些符,开了些土方子,却也不大顶用。

      直到那匹青眼棕色骏马的到来。

      话说,这一晚的黑马镇不甚安定,山顶上的美丫却是睡得异常香甜。她身旁的壮汉鼾声如雷,却丝毫没有打扰她的睡意。此时已是五更时分,万籁寂静,天上的群星都在天亮之前争取最后的闪耀,这山顶上没有风,甚至没有任何其它动物的踪影。只有洞内的两个火热的躯体,赤身裸体的壮汉从后面搂着娇小的美丫,两个人都在熟睡,空气中似乎透着一点咸湿。

      美丫突然觉得有些口渴,浑身燥热,恍惚间,似乎身边的大汉在动,而她自己竟只觉得浑身酥麻,不能动弹。

      天色已经开始变亮,太阳虽还未升起。空气在喘息声中似乎凝滞了,天上的每一颗星星似乎都在注视着这里发生的一切。这样的一个夜晚,美丫会永远难忘。

      不知不觉,美丫又昏睡过去。直到太阳刺眼的光芒照进山洞,她才坐了起来。

      “啊!”美丫见到身下的血,随即一声尖叫。

      再看身旁,已是毫无一人。

 

牧马女(一)

标签: 牧马女(4)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118270/blog/7970116/
--------------------
毕竟,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3分!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銀河百慕大★絕世好B

7294名成员10285个主题

性质: 公开, 批准加入

可用积分:25分